醉榴梿与中医

By , 2015/08/13 10:28

喝酒,会醉,常识。爱人,会醉,常态。

吃个榴梿也会醉?别说,这还真是,真的。

那是一个凉风习习(空调很足)的夏日午后,名医坐堂开讲。期间被把脉看诊,名医曰:体略寒,气略虚,补补吧。食补即可。吃榴梿。

对榴梿没有什么喜欢或者不喜欢。只是第一次是吃吐了,第二次则有神奇的买榴梿经历,然后就是写过一篇自己不太满意的关于榴梿的文章,印象中跟榴梿的关系也就如此而已。

但,我是听话的,尤其是中医的话。下午建议,晚上就买了个泰国榴梿吧唧吧唧地吃上了。泰国榴梿,味道清淡得很,甚至是甜甜的。一个榴梿吃下去,基本上没有太大的所谓补上热气的感觉。有点失望。但所谓食补,那必是长期的工作,也就不以为意。

飞机降落新加坡,洗刷刷之后,满大街的榴梿让人立刻想起医生的医嘱。

卖榴梿的aunt又让我感动了一回--似乎很少的买榴梿的经历都能让人感动,也许是榴梿跟农耕社会衔接紧密,卖榴梿的人也还是会带着一股泥土般的质朴敦厚吧,当她开了一个发现榴梿品质不好,拿她的话说,不美,还没有熟的时候,她将它放在一边,重新给 我开。这一开竟然连开了四个!直到第四个榴梿被打开,她终于笑了,自言自语地说:这个美,这个美!

那一刻,我被她的笑容迷醉了。确实,美。

金黄的榴梿摆在桌上的时候,那浓郁的味道飘散在屋里。想起了很多传说,赶紧打住,那些传说可不那么高冷,吃的时候还是尽量地不要联想比较好。

也许,我的吃榴梿的经验和常识太少,虽然知道榴梿比较厚重,火气大,但到底吃多少算是补足身体所需?倒也是犯了难。榴梿当药吃,必须量大?不管三七二十一,大概先吃一个,没什么问题。

榴梿跟臭豆腐大概是一样的:初尝者,简直入鼻就吐,无法忍受;习惯了,臭味就成了奇香!无法忍受变成无法割舍。从古至今有太多民谣、诗歌、文章反复地告知了这个真理。

第五次吃榴梿了,心态非常淡定。边吃边想持续了近十年的中西医之辩。中医真的不可信?中医为什么以及如何遭到了西医以及拥护西医的攻击?中医的药材都是来自自然界,仅有最基本的加工,完全靠自然万物自身的不同功效间的相互配合来对疾病相克。这里面真那么神奇吗?

不知不觉中,一个榴梿竟然吃了半个,忽然觉得浑身发热起来,紧接着,竟然满头冒汗。以为天热。一边想事情,一边继续吃。

一盒榴梿很快被吃下肚。未几,浑身燥热无比,热汗直流,一股热流从小腹往上腾起。天哪,难道中毒了?

还没来及细想,热流冲顶,眼神迷离,就这么,倒在沙发上,昏睡了过去!

两个小时 后,好友老王归来,见状,连连叫醒,娇嗔道:有榴梿也不留给我,宁愿自己吃到醉倒。

呵,原来这竟然就是闻名遐迩,百闻而无一见的醉榴梿!

还好,醉榴梿的结果只是昏睡罢了,这春药般的水果,还真让人不得不防其乱性啊。

自然万物皆有其性,中医研究万物之自然天性,重新排列组合,瞬间产生的效果不可谓不奇妙。中医如何能不信?

醉榴梿,南洋趣事也,中医,国之大事也。记之。

2 Responses to “醉榴梿与中医”

  1. 金口 says:

    榴槤多食易为忘返, 若不慎遇之, 寻山竹肉八両急服可解

    近来大陸多中医迁回狮城著手成春不免要品尝果中王 :-)

  2. yiduan says:

    谢谢!–小毒

Leave a Reply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