欸乃一声山水绿

By , October 19, 2017 12:06 am

很多年前在国外的一场国际媒体大会上,听到当时《南华早报》的总编辑分享报纸转型的经验,一句话触动了当时刚刚转到数码平台的我。

“我们要记住,身为新闻从业员,我们要经营的是新闻传递,而不是报纸的印刷。”(Remember, as a journalist, we are in the news business, not the publishing business.)

当了17年的纸媒记者,当时转到新媒体omy.sg当内容主任,百般不适应。

属下的记者都是Y世代的新鲜人,个个有主观的想法并熟悉科技,虽然当时的我也不过30多岁,却因为过去只在两家晚间报纸工作过,被视为超不入流之辈。

数码媒体都工作流程,也与纸媒大相径庭。在报纸工作时,虽然赶截稿,工作量大,但一般上今日事今日毕,把稿写完后或是改好记者的稿后,只要交到编辑手中,就可拍拍屁股不关我的事。数码新闻或内容却犹如冤鬼缠身,不仅制作时得确保有裁剪合宜的照片或视频,新闻上载到网站上时也因为事件的不断演变得不断更新。若半夜三更有大事件发生,也得甩掉瞌睡虫半夜写即时新闻上载,之后还得不眠不休地跟进,为的就是抢第一。这还不包括拍视频与剪辑视频的种种麻烦:一则简单的平面新闻从采访到出稿,最多3-4个小时就可完成,但一则视频新闻从拍摄到回来录音到剪辑,往往却要至少多一倍的时间。上载新闻时也得再三核查,确保每个工序都没有误差,否则按错一个键或打错一个符号,照片或文字就可能出不来,在这种时候就得面对其他同事发电邮昭告天下指正错误。

我清楚地记得,一名回报馆实习的奖学金得主,在omy实习了三个月后对我说:“桂娥姐,我开始以为做新媒体会很好玩,没想到真的是太辛苦了,我毕业后如果能够,我绝不会要回来!”

我也清楚地记得,转调到这个新工作环境的前半年,我每一天都带着后悔上班 :

为何要把自己从一分驾轻就熟的工作连根拔起,到一个连呼吸都费劲的地方?

为何要放弃一条已清晰可见的平坦大道,把自己丢入一个荆棘处处需要开垦的丛林?

为何要舍弃听话乖巧的记者们,让自己每天被新平台的记者与网络设计师嫌弃?

这一生所有的后悔配额,大概在那个时候用尽得七七八八了。

但后来的满足,却是很完整的。

从无到有,数码平台让人有无尽发挥创意的空间,互动新闻、视频、新的长篇呈现方式,只要你敢、你愿意。

从个人到团体,数码平台讲究的很多时候是团队的合作,大家互相学习,互相推敲。

从上载到刊登,数码读者能够最直接的给予反馈,只要你肯学习解读数据、善用数据。

在omy摸索了三年,我敢说,碰撞中所学到的,不比我在纸媒的10多年少。当然,在纸媒的采访与新闻经验也为制作数码新闻奠定了基础,让我能在2012年的财政预算案发布后,独家视频访问了当时的财长尚达曼,以及在当时制作的“5分钟会客室”,访问到多名部长与国会议员,也在2011年的全国大选可协调一群完全没有采访经验的新媒体记者顺利以即时报道兼视频的方式采访及拍摄开票夜。

也因为在这个平台的磨练,在三年后被调到zaobao.com以及后来的zaobao.sg,能够以较宏观的角度去经营数码平台,以及参与一直不停在演变的数码革新。

对于喜欢摇笔杆(或是打文字)的平面记者,转向数码的确是拥抱一个截然不同的作业方式。但只要翻过了思维与技能的关卡,重要的依旧是想法、内容。好处是,能把自己的结晶与更多不看平面报纸的人分享,自己也学到更多不同呈现内容的方式。

数码时代与科技入侵,虽然带来许多工作上的改变,让许多媒体人得重新掌握新技能,但只要记得自己最初为何入行?新闻工作的意义是否应凌驾媒介?不妨试着怀着那份初心,参与这时代的变革。

奥地利随游随记

By , June 28, 2016 1:28 am
维也纳市中心街景

维也纳市中心街景

每次旅行后都不想写游记,一来觉得旅行是很个人的,比较喜欢随心所欲,注重心灵上与感官上的交流,所以很少把行程填得很满很精彩,二来不太喜欢去翻阅已流逝过的感受。不过这次从奥地利回来,想尝试简单整理一下10天的感悟:

1. No Kangaroo in Austria; 这是去到许多纪念品商店都可看到的T恤标语,大概有很多悟性不高的人把Austria和Australia混淆。不过,从这点可看出,奥地利人有一定的幽默感。

imgres

2. 奥地利人几乎都讲德语,即使看到我们这种亚洲人,也会很自然的用德语跟你沟通。但你只要以英语回应,他们就会马上转过来。奥地利人普遍英语程度不太糟,除非你到乡下遇到年纪大的大叔或大婶,所以到奥地利旅游可以先学几句简单的德语旁身。

3.奥地利除了莫扎特,还有什么?还有知名画家Gustav Klimt,老约翰史特劳斯和他儿子小约翰史特劳斯(蓝色多瑙河的作曲者)还有统治奥地利多年的Habsberg皇朝遗物。奥地利的艺术文化气息非常浓厚,学艺术音乐的人也很多,到处有皇宫、博物馆、美术馆、剧院。各种层次皆有,到那里旅行,如果对这些兴趣不高,可至少游个皇宫什么的,除了看一下当年皇朝的奢华,也可看到许多珍贵的收藏品与艺术品。

IMG_8925

4.奥地利著名的萨尔斯堡(Salzberg)除了是莫扎特的出身地,也是著名好莱坞电影《音乐之声》的发源地与拍摄地。不过,你若去跟一般奥地利人谈论《音乐之声》,他们多数会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原来这部享誉国际的电影,在当地却无人知晓,原因是这个Von Trapp家族的故事之前已两度在奥地利拍成德语电影,由于没有音乐的贯穿,拍得非常沉闷。当好莱坞的音乐剧登陆奥地利时,一来已没有人有兴趣再去看第三遍,二来因为是英语电影,更引不起人家的兴趣,所以1965年只在奥地利上映了一个星期便下画。不过由于每年因为想游访《音乐之声》拍摄地的国际游客比萨尔斯堡的居民还多出很多倍,因此当地还是有多间公司提供《音乐之声》半日游行程。

Screen Shot 2016-06-28 at 1.23.18 am

5.奥地利有三分之二的国民是天主教徒,他们跟德国人一样,讲求效率,但却比德国人懂得放轻松,也很已自己的传统为傲,喜欢穿传统服饰。他们包容性也很强,对与自己不同的文化、种族、宗教等虽然会感到陌生,但会给予一定的尊重,所以亚洲人在奥地利受歧视的情况不严重。

6.奥地利首都维也纳的交通系统很发达,可能对一些人来说,会有一点复杂。但若你能看懂新加坡的地铁图,维也纳的基本上没什么问题。地铁车费是以区域计费,基本上鼓励人们买套票,买单行票比套票贵很多。不过,搭地铁时不须用票开启任何闸门,可以从地下购物商场就长驱直入,只是偶尔会作突击检查,所以可趁机测试自己的诚实度与运气。

7.维也纳的地铁让人很佩服的是,不管你是牵着大狗,骑着大脚车,你都可以搭地铁!狗主们会很自动的帮爱犬套上口罩,也不会让它们随地大小便。其他乘客也都很忍让,会尽量挪位给狗狗与脚车。所以,维也纳真的是可做无需拥车亦可四通八达。

8.到维也纳,要去泡的是咖啡馆,而不是酒吧。维也纳咖啡是举世闻名的,因此若是天气暖和的时节到访,很多当地人与旅客都会选择在咖啡馆露天处享用咖啡。如果你介意二手烟(相信我,那非常严重!),就选择在室内喝。

9.奥地利的山峰比瑞士的更俊秀,因此到奥地利不要忘了去登山。当然,不是叫你徒步上去(虽然有很多老外会这么做),可以选择坐缆车或有些地方有登山小火车。如果可以的话,可先坐船游湖再坐缆车,尽享湖光山色。当然,如果你喜欢《蓝色多瑙河》这首乐曲,也可去看看多瑙河的真面目(Spoiler alert: 多瑙河不是蓝色的!)

IMG_9362

10. 奥地利美食,主要是酥脆的炸鸡排(Wiener Schnitzer),配上酸酸的马铃薯沙拉,总之就是好吃。还有一道水煮牛肉,也是很有风味的,但要找到牛肉煮到恰到好处的,我们有一晚吃到一家的牛肉煮得过老。还有,到处都在卖Mozart Balls(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刚好这么叫),总之就是印有莫扎特头像的圆形巧克力,一颗就大概至少要0.7欧元。当然不同商店卖的品质也有差。还有,维也纳人对他们的自来水的品质是非常引以为荣的,所以如果你跟酒店要求矿泉水,他们有时候会生气的。不过,如果你是到餐馆吃东西,要求冰水则会是被当成不礼貌到行为。如果真的不想花太多钱在饮料上(其实这里的啤酒,红酒有时候都比汽水便宜),可以叫一杯Citron Soda(柠檬苏打),一杯或一瓶约1到2欧元左右。

1be3c668b0fd9ae74945a21c43057acc

不再方恨少!

By , December 19, 2013 6:14 pm
最近找到一位好老师。说它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一点也不夸张。
去年的圣诞节,它教我如何烤火鸡,http://www.youtube.com/watch?v=I93nany8nQI让家人享有丰盛的圣诞大餐;
今年教师节,我也从它那里,学会了如何烘焙好吃的巧克力饼干,给儿子送给学校的老师们聊表谢意;http://www.youtube.com/watch?v=DpqOnb15DbE
儿子最近心血来潮想学滑板,我们也向它学习溜滑板的窍门;http://www.youtube.com/watch?v=p8Vs-Pf7YFo
儿子想报考学校的击剑社当课外活动,我们也先向它偷师,掌握一些击剑的基本步法,结果从200多人中顺利获选。http://www.youtube.com/watch?v=CDYALpG95s8
这还不止,最近我们到韩国雪山滑雪,我们也向它讨教了滑雪的窍门,结果还可滑得似模似样,省下了在当地请教练的高昂费用。http://www.youtube.com/watch?v=AR7C5qWvuUc
如果你想学烹饪、跳钢管舞、外语、开车、乐器、骑马等等,只要你想得到的,它可能都能够教你。
这位几乎万能的好老师,就是YouTube。
上YouTube只要输入自己想要学的技术名称,马上有一堆的相关或不那么相关的视频出现,任君挑选。最了不得的是,每个视频下都会有网友们的留言与反馈,可让你知道视频的可信度。
网络时代,再加上许多社交媒体的普及化,人人都可把自己的心德上网与世人分享,学习新东西再也不必被金钱与时间所限制。只要有兴趣,随时上网搜寻即可。
而且YouTube上每一个项目的视频都非常多,必定可找到符合你要求,喜好的。当然,网络上的视频大多只能给你一点入门知识,若真的要精研,还是必须找合格的老师指导,重复练习,才能进步。
只是,忙碌的都市人,很多都求快不求精,很多东西是要用到时才会去临时抱佛脚,YouTube的这类xxx for beginners视频,就能满足这类需求。
当然,少了直接的人际接触,学东西时没有一个专人在身旁监督指导,会有一定的危险,也可能少了沟通的乐趣。
在这类知识充斥的情况下,作为收费的导师,必须要努力建立口碑与人缘,作为学生,当然是可在YouTube上先学一点皮毛,再确定自己是否真有兴趣。
当学习变得如此垂手可得时,我们似乎就没有借口拒绝尝试新东西了!

Youtube

最近找到一位好老师。说它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一点也不夸张。

去年的圣诞节,它教我如何烤火鸡,让家人享有丰盛的圣诞大餐;

今年教师节,我也从它那里,学会了如何烘焙好吃的巧克力饼干,给儿子送给学校的老师们聊表谢意;

儿子最近心血来潮想学滑板,我们也向它学习溜滑板的窍门

儿子想报考学校的击剑社当课外活动,我们也先向它偷师,掌握一些击剑的基本步法,结果从200多人中顺利获选。

这还不止,最近我们到韩国雪山滑雪,我们也向它讨教了滑雪的窍门,结果还可滑得似模似样,省下了在当地请教练的高昂费用。

如果你想学烹饪、跳钢管舞、外语、开车、乐器、骑马等等,只要你想得到的,它可能都能够教你。

这位几乎万能的好老师,就是YouTube。

上YouTube只要输入自己想要学的技术名称,马上有一堆的相关或不那么相关的视频出现,任君挑选。最了不得的是,每个视频下都会有网友们的留言与反馈,让你知道视频的可信度。

网络时代,再加上社交平台的普及化,人人都可把自己的心得上网与人分享,学习新东西再也不必被金钱与时间所限制。只要有兴趣,随时上网搜寻即可。

而且YouTube上每一个项目的视频都非常多,我们可凭个人的需求、喜好选择看某一位分享者的视频。当然,网络上的视频大多只能给你一点入门知识,若真的要精研,还是必须找合格的老师指导,重复练习,才能进步。

只是,忙碌的都市人,很多都求快不求精,很多东西是要用到时才会去临时抱佛脚,YouTube的这类xxx for beginners视频,就能满足这类需求。当然,少了直接的人际接触,学东西时没有一个专人在身旁监督指导,会有一定的危险,也可能少了沟通的乐趣。

在这类知识充斥的情况下,作为收费的导师,必须要努力建立口碑与人缘,作为学生,当然是可在YouTube上先学一点皮毛,再确定自己是否真有兴趣。

当学习变得如此垂手可得时,我们似乎就没有借口拒绝尝试新东西了!

下回记得带伞出门

By , October 25, 2013 10:40 am
恶男插队被阻向2女郎吐口水事件,引起民众热议。
除了觉得这个男子完全野蛮不讲理,另一方面,大概是他的“手法”够恶心,够“新颖”!
随地吐口水,虽然不是许多本地人的惯性动作,但还是不时会看到;向另外一个人的身体、脸部吐口水,还真的不多听说。
这样的事在社交媒体入侵前,大概发生了也只有几个目击者知道。即使受袭者当场拨电报警,若无人拍下视频为证,警方大概要指控也必须耗费一段时间搜集证据。
在这起事件发生前,大概没有多少国人会想到,万一有人朝你吐口水,你应该怎么做?更不会想到,原来朝他人吐口水,是可被控上法庭的!
有了目击者拍摄的视频在社交媒体上疯传,警方在短短一天内就将肇事男子逮捕,第二天就将他控上法庭,算是给其他爱“口沫横飞”的人一个警戒。
最近晚报就在其网络的“疯投选”设了这样一个问题:如果被人吐口水,你会怎么样?
结果40%的网友选择“马上踢他或揍他”这个答案,选择保持冷静拨电报警的人,只有33%,还甚至有10%的网友表示会“以口水还口水吐回他!”
面对这样的羞辱,要人保持冷静很难,不过想想,人的唾液中带有了太多的病菌、病毒,平日与亲友吃饭,好些人都纷纷用公筷公匙了,突然被一陌生人一沫口水淋脸,想必一定抓狂,而且肯定心理受创,留下阴影。
不知下回要阻止人插队时,是不是该先准备好一把伞,见对方嘴部开始酝酿“口水弹”时,就立刻开伞自卫?千万不要因为忍不住一时之气回敬对方,搞到双双被控,就更不值得了!

Spitting

恶男插队被阻向2女郎吐口水事件,引起民众热议。

除了觉得这个男子完全野蛮不讲理,另一方面,大概是他的“手法”够恶心,够“新颖”!

随地吐口水,虽然不是许多本地人的惯性动作,但还是不时会看到;向另外一个人的身体、脸部吐口水,还真的不多听说。

这样的事在社交媒体入侵前,大概发生了也只有几个目击者知道。即使受袭者当场拨电报警,若无人拍下视频为证,警方大概要指控也必须耗费一段时间搜集证据。

在这起事件发生前,大概没有多少国人会想到,万一有人朝你吐口水,你应该怎么做?更不会想到,原来朝他人吐口水,是可被控上法庭的!

有了目击者拍摄的视频在社交媒体上疯传,警方在短短一天内就将肇事男子逮捕,第二天就将他控上法庭,算是给其他爱“口沫横飞”的人一个警戒。

最近晚报就在其网络的“疯投选”设了这样一个问题:如果被人吐口水,你会怎么样?

结果40%的网友选择“马上踢他或揍他”这个答案,选择保持冷静拨电报警的人,只有33%,还甚至有10%的网友表示会“以口水还口水吐回他!”

面对这样的羞辱,要人保持冷静很难,不过想想,人的唾液中带有了太多的病菌、病毒,平日与亲友吃饭,好些人都纷纷用公筷公匙了,突然被一陌生人一沫口水淋脸,一定抓狂,而且肯定心理受创,留下阴影。

不知下回要阻止人插队时,是不是该先准备好一把伞,见对方嘴部开始酝酿“口水弹”时,就立刻开伞自卫?千万不要因为忍不住一时之气回敬对方,搞到双双被控,就更不值得了!

烧掉什么?

By , October 7, 2013 3:14 pm
小六会考结束后,竟有一群家长携孩子烧书“庆祝”,引发争议。(图/新明日报读者提供)

小六会考结束后,竟有一群家长携孩子烧书“庆祝”,引发争议。(图/新明日报读者提供)

读中国历史时,最心痛的是几次的焚书。

秦始皇焚书坑儒,被烧掉的宝贵书籍之多,只能靠想象。

中国文化革命,许多文化分子与书本也遭殃。

在新加坡这个注重知识的岛国,没想到也会发生焚书事件。

最近小六会考刚过,就发生家长陪孩子一起烧书的事件。

几天前,在朋友的聚会上,一些有孩子参加今年小六会考的朋友,在闲谈间也谈到要找时间去烧书,以泄对小六会考之恨。

这些朋友,其实在平日就比孩子还紧张。小六学年还未开始,就已经打听好会考的口试、母语考试日期等。

一旦掌握到任何的资讯,他们就通过手机的Whatsapp程序,昭告天下,即使事不关己的朋友,也无一辛免。

只能庆幸自己不是他们的孩子,否则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也往往因为这类型的家长的紧张,潜移默化的造成孩子对会考的过分担心,过分压力,因此恨不得会考一过去,就可以把所有的书本丢掉,或是烧掉。

这些家长没有想到的是,过了小六会考,还有中四会考(若非直通车制度),之后还有A水准会考,每过一关,还有另一关,这些孩子一进入中一,就得开始讨厌/担心四年后的会考,这样的校园生活与学习生涯,总觉得即使有乐趣,也是有限。

比较令人关注的,是烧书或把课本丢掉,传达的是一个怎样的负面讯息?课本是很讨厌的东西吗?课本里的知识纯粹就是为了应付考试吗?

对学习的热忱,对书本的热爱,对终身学习的执着,当然,都被火给烧掉了。

陪孩子们烧书的家长们,你们到底烧掉了什么?

压力来自考试吗?

By , November 5, 2012 6:11 pm
小王子里的生意人,整天埋首数他拥有多少星星,却说不出拥有这些星星的意义。

小王子里的生意人,整天埋首数他拥有多少星星,却说不出拥有这些星星的意义。

儿子就读的学校,去年起实施小一学生不用参加考试,采取的是Holistic Assessment.

原本对我这种全职工作,兼职照顾孩子的妈妈,是个最好不过的消息。但孩子入学了近一年后,有感这种制度的“犀利”,倒想念起考试来了。

一年的课程分成4个学期,每个学期有个小专题作业,有Show and Tell,有大大小小的测验,还有每星期的作业、听写、默写,这些,每一样都有算分,并都包括在孩子年中与年底的成绩当中。

原本以为可轻松度过儿子的一年级,到头来却发现自己每天都很忙,处在紧张状态中。压力来自要确保孩子作业都得准确无误(当然不可能),测验听写都得按时准备。周末前夕,就得计划好接下来两天该如何分配温习生字与完成作业的时间。

轮到孩子做Show and Tell时,我还得帮他想题目,找照片,辅助他写出一篇演讲稿(学校的要求),并且指导他演讲时的声调、台风等。

老师很尽责的给了家长一份评分表格,声调、台风、展示物品、内容、生子,各占多少分都一一列明。

在其中一次的Show and Tell中,儿子刚好与另一同学“撞题”,讲了一样的内容,但该同学的父母却费尽心思的为他准备了Powerpoint Presentation,看得全班同学哇哇叫,只有几张照片凑在纸板上的儿子,虽然演讲内容丰富,却因为他的母亲认为没有必要为他做Powerpoint而在展示物品中拿了低分。

还有一次的听写中,儿子因为忘了为上一次的听写作改正,被老师处罚不得听写。对小孩来说这不算什么,却急坏家长,担心就因为这么一个鸡蛋,会拉低孩子整体的分数。

总之,孩子在课堂上的表现,很大程度取决于家长有没有积极的帮他准备,参与他的专题作业等。

相比起来,考试是完全靠孩子的理解能力与准备是否充足,看起来似乎就公平一些。当然,也有人会说,小孩考得好不好,也要看家长是否有经济能力为孩子请得到好的补习老师。

总之,要怎么改,都会有其美中不足的地方。到头来,要思考的是,考试的目的究竟是为了什么?是为了评出学生们的能力高低,再以这些不同的程度送他们到不同的学校?只要是有好坏之分,爱子心切的家长肯定会想尽办法见招拆招。

若为了不让家长如此紧张而剔除了学校或班级的好坏之分,却又对学习进度快的学生不公平,到时好的学生与差的学生两者都照顾不到,新加坡的学术成绩更是成了牺牲品。

为了满足家长们都希望孩子能考到大学文凭,教育部增设大学,到头来,这些大学也会有好差之分,一些机构还是会对那些觉得较差的大学设下门槛。

新加坡讲求功力,教育自然朝同个方向进行。除非哪天,我们能像《小王子》里的作者所说的那样,见到人时第一件事就问,你喜欢什么东西?而不是,你从事什么行业?

带刺的蝴蝶

By , September 6, 2012 5:12 pm

Float_Like_A_Butterfly_and_Sting_Like_a_Bee-h11gah-d

一直以来,不是很欣赏美国总统奥巴马。不是不苟同他的政策,只是觉得他说的比唱的好听。

在他所得到的一阵又一阵如雷掌声后,美国经济不见好转,失业率居高不下,让人觉得,就不过尔尔。期望越高,失望越大,大概就形容这种情况。

随着美国总统竞选的白热化,原本还对共和党候选人罗姆尼有些期望,再加上副总统人选年轻有为,更是讨好。

不料,一向不公开演讲的第一夫人米切尔,昨天却轻而易举的改变了整个局面,让人重新审视自己对奥巴马的观点。

身着名设计师所设计的丝织印花连身裙以及粉红色高跟鞋的米切尔,被美国一报章用了很巧妙的形容,蝶影蜂蜇 (Flotus like a butterfly, Sting like a bee)。

她没有具体的攻击竞选对手罗姆尼,甚至连对方的名字也没有提及。

她没有反驳罗姆尼较早前所作出的攻击,更没有攻击共和党的任何竞选纲领。

整段演讲,着重在让大家看到奥巴马鲜为人知的一面,并从两人的出身,价值观等,带出丈夫为民服务的坚持,及夫妻俩与美国老百姓的共同之处。

她的演讲成功的刻划出丈夫的献身精神,让人的脑海中浮现出奥巴马如何在深夜在案前挑灯读民众的来信,坚持一定要为这些人的生活做出改变的画面。米切尔也同时诚恳呼吁美国民众给丈夫多一些时间,去实现能够造福人群但未必受欢迎的政策,去拯救美国的经济。

最厉害的是,这位出生贫寒家庭的哈佛法律系毕业生,利用诉说夫妻俩的卑微出身与信念,重重的打击了出生在富裕家庭的罗姆尼夫妇,让两人看起来变成不知人间疾苦的优势之人。

优雅的,不露痕迹的,米切尔凭这段短短的演讲,替丈夫扳回一局,并充分的显示了这位第一夫人的才智过人。

曾经看过网络上传的一则小笑话:奥巴马带着米切尔到高级餐馆用餐,奥巴马对米切尔说:“看,你若当年嫁的,是如那个侍应生这样的人,你今天就不会是第一夫人了。”米切尔却淡淡的回答:“当年若我嫁他,而今你就不会是美国总统 。”

不知道这则笑话的真实性,不过,写笑话的人肯定信奉米切尔的睿智。有如此聪慧的妻子,这位总统,大概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谁之过?

By , October 3, 2013 10:31 am

朋友抱怨说,现在的年轻人很不懂礼貌,看见长辈不打招呼,甚至正眼都不看一眼!

我说,这是因为他们所接受的家庭教育已大不相同。

到同龄的朋友家作客,有的只是随口叫孩子“Say hello to Uncle, Auntie”,当孩子不照做时,10个中有9个朋友都不坚持,只是带着无奈又宠爱的语气说:“这孩子,真没礼貌!”或是“他就是害羞,没办法!”

小时候家家必备的藤条,在今天的家庭中早已绝迹。

不久前上培训课时,有很多X世代的同事都纷纷投诉Y世代的新同事态度很有问题,当时负责培训的导师说了一句话:“别怪这些年轻人,他们之所以变成这个样子,都是你们这代与上一代人的杰作。”

她的话音刚落,投诉声马上匿迹,大家都静静反思自己平日采用的“爱的教育”是否真的带来意想不到的结果。

不同时代的父母,教导出的孩子不一样。经过父母的严格管教后,许多同辈的朋友,在当父母前就已决定要采用“正面教育法”,要以赞美培养孩子的自信,完全否定传统的责骂、体罚方式。

从小在互联网的熏陶下成长的新一代,接触的讯息多,知识较广,再加上父母时不时的赞美,自信满满,对长辈们的经验毫不惊艳。不懂的事情,google一下即可,无需向任何人讨教。

有专家说,X世代是背负整个世界的“驴子”。忙碌的驴子,不敢要求工作与生活间的平衡,除了确保孩子的功课名列前茅外,大概更没有办法花太多时间去好好教导他们处世的道理。与其事事要花时间花精力去纠正,不如纵容孩子们的一些小不是,宁可开开心心的度过难得的家庭时间。等到经济条件充裕时,发现孩子的性格与处世待人之道已成型,要改也来不及。

如果你遇到一位很懂得尊敬长辈,谈吐得体很有分寸的年轻人,这位年轻人的父母肯定在孩子的德育上下了不少工夫。

所以,下回若遇到一个你认为“没有礼貌”的年轻人,请先想想,家里的小瓜,在别人的眼里,是否也这样?如果没有办法要年轻人遵循我们从小被灌输的标准,我们对他们的要求,是否是时候调整一下?

对不起,还是这里好

By , July 23, 2012 3:52 pm

ban gun

听说美国丹佛发生戏院民众被狂徒乱枪扫射的案件后,我立刻发电邮给回那里度假的好友。

幸运的是,她与家人并没有去观赏首映会,但她当天却因请朋友吃饭,而也到了奥罗拉镇上去。发生枪击案时,她正在镇上的另一个角落,直到回家途中才从电台上惊悉有这样的事情发生,震惊不已。

好友来自马来西亚,她自国大毕业后也在本地工作了一段时间才到美国去修读硕士与博士学位,然后在那里认识了韩籍先生,在美国定居执教。

最近几年,她回到新加坡的大学执教,丈夫却眷恋美国的居住环境与工作,两人在经过商量后,决定暂时分隔两地,但她一碰到学校放长假,就会迫不及待的飞回在美国丹佛的家度假,与丈夫共享天伦。

她所捎来的电邮,描绘的都是拈花惹草、树林漫步、骑脚车郊游,山上滑雪等的美好田园生活景象,这些只能存在于我的想象或记忆中的景象。不止一次,我的羡慕之情通过我的电邮传送过去。

然而,这次的恐怖枪击事件,却为这幅美好的田园生活抹上一层黑影。朋友虽然不说,但我知道她也为当地缺少枪械管制法令感到不安。

曾经也到过一位住在亚利桑那凤凰城的一位美国朋友家作客。当时他经不起我的追问,从马赛地的驾驶盘底下抽出一把自动手枪给我看。到他的家时,发现他书房里的一个玻璃橱内放着形形色色的手枪、猎枪、来福枪等,就觉得不寒而栗,晚上在书房睡觉,望着一橱子的枪,各种恐怖画面不断涌入脑海中,久久无法入眠。

美国郊区地大人稀,方圆五百里只才一间屋子正常不过,支持拥枪一族往往以保护家园、家人作为理由,义正言辞。不同的州有不同的枪械法令,但多数被禁止拥枪的,只是一些被诊断为情绪不稳定或是有家庭暴力倾向的人,其他一般人则不大受管制。

好些美国小孩从小就在父母都有枪械的环境中成长,在步入青年期就去考取手枪执照,一些父母更是会以手枪作为生日礼物送给孩子。美国更有许多枪械的讨论网站,交换使用各种手枪的心得,对我们来说这么不寻常的事,对他们来说正常不过。

虽然美国已有许多民众要求政府管制枪械已久,但拥枪族的势力强大,要禁止拥枪,政治家就得面对赔上自己政治生涯的风险,更多的擦枪走火的事件只是在等着发生。

疯狂扫射事件屡次在美国的校园、公众场合发生,但要等到完全禁止拥枪的那一天,应该还很遥远。在这样的大环境底下,田园生活对我的吸引力,远不如一个安全的生活环境。

消失中的回忆

By , March 5, 2012 1:03 am

虽然有从新闻中得悉园林局要收回东海岸一带的一排商店,在那里营业多年的麦当劳可能也得搬走,但今天在面簿上看到朋友分享这张照片时,心里还时纠了一下。

426487_10150604502102732_533512731_9104226_1763438419_n

照片: Eugene Lim

我不知道现在的学生还兴不兴到东海岸去聚餐、骑脚车,但我在80年代末读中学、初级学院时,东海岸是我们每次出游的首选。

到了东海岸,一定会到这家麦当劳报到,买汉堡包、薯条、汽水,再左一袋右一袋的直奔海滩,在那里野餐;或是直接到海边踏了脚车后,再饥肠辘辘的奔到麦当劳解决午餐。这间麦当劳,可说见证了我们这一代人从中学、初级学院、到后来大学、谈恋爱、结婚、生子的几乎每一个人生阶段。即使到了现在,我还是喜欢趁着周末,带着儿子到这里吃早餐,再到海边散步、玩沙。

曾经养过的一只宠物狗,也曾数次带它到这里。狗儿老死后,偶尔来到这里,往日欢乐的点滴也仍然会涌上心头。

我们这一代人,也是俗称的Gen X,许多都对着小学或中学时期才登陆新加坡的麦当劳有着一份特殊的情感。

记得乌节路YMCA楼下,原本也有一间麦当劳,当时只要是与同学一起到国家图书馆做课业报告,或是到戏剧中心看演出,也会到那里去吃吃喝喝,即使不是解决正餐,也会喝上一杯热巧克力,在看着同学们高谈阔论的当儿,有种接近长大的感觉,现在回想起来,那种青涩又想长大的心情,还是让人回味。

不久前开车途经乌节路,看到YMCA楼下早已改成其它用途,有种莫名的唏嘘。国家图书馆早已莫名其妙的让路给一条至今我仍摸不着的道路,戏剧中心也搬迁了,YMCA楼下的麦当劳也不在了,如今,东海岸的麦当劳也要搬了。虽然说回忆是可以留在脑海中挥之不去的,但若还是能偶尔踏入一个熟悉的地方,触景回味一番,更是让人能情牵这个小小的岛国。

当然,商业机构如麦当劳的去留,轮不到政府来干涉,但另一些有历史价值的建筑物若在考虑去留时,希望当局在拍案时可更审慎。

东海岸的麦当劳,再见了,希望有机会在你搬走前再去敲一敲记忆的打门,你搬到海鲜中心后,大概我也更没有什么理由专程去那里光顾。以后到东海岸去时,希望不会为了一个莫名的决策而惋惜一番。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