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寒語

第四本書【幸好我不是滿分女生】即將上架

By , April 27, 2017 10:24 am

heapsof4thBook

【幸好我不是滿分女生】

很早以前就想寫這本書了,
因為陸陸續續都有人問起我的一些經歷,
不如乾脆就把自己如何用逆向思考走出陰影的例子都收集起來,
整理成一個“懶人包”,
等腦子善忘了,
聲音沙啞了,
代我來重述。

但今早把印好的書握在手裡,
聞著淡淡書香,
摸著米黃色書頁之時,
心裡不免冒起一絲擔憂。

膽小的我問:
“真的嗎?把自己的大餅臉放在封面?
不是只有藝人、名人才放封面嗎?這樣的樣貌會有人買書嗎?”

“有的。”理智的我說。

因為這本書是為了世上千千萬萬個被“滿分”(外型、分數、成就、婚姻、財產…)制度壓得喘不過氣的女生,還有男生而寫的。
我沒有拿別人直接做例子的權力(身旁的個案都匿名),
因為那是傷害。
拿我自己開刀,剖解、分析,
再把這些切身、真實學來的都寫進書裡,
血淋淋、坦蕩蕩,還怕一張照片?

除了將臉上的一些影子去掉,
照片幾乎是原汁原味,抬頭紋、笑紋、痘疤、鬥雞眼統統都保留,
就是要告訴大家,
我本來就不漂亮,我本來就不纖瘦,我本來就不聰明,
但【幸好我不是滿分女生】,
我才能有勇氣站出來,
什麼形狀、什麼智商,
管他的,我們都應該好好地愛自己!

第一場新書發佈分享會將會在5月14日,2:30pm於國家圖書館16樓的觀景閣舉行。
5 = 1 + 4,這樣您就不會忘記。

Impefectbanner

溫馨提醒,
進入國家圖書館之後,
請往櫃檯的反方向走,
那裡會個小入口,
入口旁會有工作人員接待。
公眾人士需要使用專用電梯才可以到16樓觀賞風景。

出席者可在現場以優惠價購買我的新書和系列作品,
並獲得精美的書簽。

《幸好我不是滿分女生》將於五月中起在新加坡各大書局上架,
包括大眾書局各大分店、紀伊國屋書店各大分店、友聯書局、草根書室、友誼書齋與城市書房等。

日期:2017年5月14日(星期日)
時間:2.30pm – 4.30pm
地點:國家圖書館16樓觀景閣The Pod
100, Victoria Street. Singapore 188064
報名郵址:info@lingzi.com.sg
聯絡電話:62935677

“對不起,你不在邀請名單上。”

By , April 19, 2017 4:12 pm

azkaban

“驅.逐.”

沒有比你已經盛裝打扮出現在門口,
或忍辱負重主動開口問了對方之後,
更令人難堪、傷人的一句話。
這就表示,
你的其他朋友和同事即將與對方聚在一起,
共度美好時光,
唯獨你沒被選上。
主人在選好他喜歡的人選、陪他度過歡愉的時光的時候,
已經確定你在“酷孩”(Cool kids)眼裡,
只是一個“魯蛇”(Loser)。

但世界上有那麼多派對,
我們誰又曾經每一次都受邀?
每一次都榜上有名?
每一次都能成為名單上的其中一個出席者?
別說不可能,
這世間這種人就偏偏真的存在,
幾乎每一個派對名單都有他們的名字出現。

其中一個原因,
就是他們是天生很有魅力的“酷孩”,
有地位、學位、顏值高。

另一個原因,
則是派對是他們舉辦的。

我最佩服主動舉辦派對的人,
耗時耗力耗金錢,
吃力不討好。
舉辦派對的宗旨若是為了慈善籌款,
或提高公司同事之間的凝聚力,
還算有意義。

但為了從中獲益,
如認識多一些政要和上流社會任務,
或純粹為了炫耀自己的家有多豪華,
自己是多豪氣的人,
臉皮之厚是不是很令人佩服?

另外一種派對主人則是從不在“酷孩”邀請名單出現的“魯蛇”。

一般上,
不被別人邀請的人都會知難而退,
但有些不會。

“魯蛇”請客有人會來嗎?
有。
這就是持之以恆的性格好處。
不斷地邀請,
總有一天會有人被糾纏得受不了,
勉強答應。
恆心也非常值得佩服。

“魯蛇”會很用心地策劃派對,
希望“酷孩”會另眼相看。
但其實“酷孩”在孩子的派對中,
只會記得好吃的和好玩的;
在大人的派對中,
很有可能只要有酒有帥哥美女就可以。
一切就是那麼簡單。

“酷孩”們很少會在參加“魯蛇”派對之後,
和他們成為朋友,
傷害其實更大。

然而這是必要的,
只有在當過“魯蛇”,
經歷過被排擠的滋味之後,
我們才會更有同理心;

對於因為不夠聰明,
不夠漂亮,
不夠地位,
而被滿是“酷孩”的社會撇在一邊的所謂“魯蛇”的處境,
我們才更能感同身受,
才能設法為他們改善生活。

這就是“不在邀請名單上”的意義。

「老九」音樂劇

By , April 10, 2017 1:09 pm

1482994789293

“老久都不能平息的老九”

一位男性朋友為了捧黃韻仁和我的場,
故意買了票到劇場裡觀賞「老九」。
男子氣概十足的他居然被感動得淚流滿面,
趁謝幕,開燈之前想趕緊把眼淚擦乾,
免得散場時被別人取笑。

只帶了手機和皮包的他身上連一張可以擦眼淚的紙巾都沒有,
只要回過頭問身旁的女朋友,
“你有沒有tissue?”
誰料到女朋友卻回答:
“沒有叻,衛生棉就有。”

這位男性朋友遲疑了一下,
認真考慮是否真要接過衛生棉來擦眼淚。
因為眼淚真的太多了。

真的很感動,
而且這次的手法比上2012年的「老九」更收斂,
更細膩,
而主角Sugie的歌唱技巧還有演技,
更為純熟,
令人驚豔。

這是我自己極為驕傲的一部天音樂劇,
除了因為一部份歌詞跟本科有關聯,
更因為另一部份歌詞跟我有切身關係,
夢想VS現實
自己VS家人

票賣得很快,
一定要趕快購票,
帶情人(有情歌情節),
帶家人(有親情內容),
帶學生(有夢想課題):
https://www.sistic.com.sg/events/claojiu0417

只上演到4月23日。
不要再重犯2012年的情景,
最後機場幾場一票都難求。

這是海峽時報今天的報道:
http://www.straitstimes.com/lifestyle/arts/timeless-tale-of-duty-and-passion

郭寶昆老師的作品當中,
最受推崇之一。
更是一部得獎音樂劇。
別錯過了。

乾淨的桌面,流暢的思緒

By , April 5, 2017 11:17 am

Tabletop

“濁面”

不知道是哪個懶蟲為自己找的藉口,
說有效率的人,
有創意的人,
聰明的人,
天才的人,
桌面都是凌亂不堪的。

我試過,
什麼事都做不好,
好不好?
因為什麼都找不到!

能在新加坡一個如此安全、干淨、有秩序的地方進行文字創作,
是我們的福氣,
因為我們不必時刻擔心自己的小命受到戰亂的威脅,
家園受到戰火的蹂躪,
能專心一致地展現我們腦袋中的漂亮詞匯與浪漫的情節。

說我身在福中不知福也好,
但這樣的生活,
對創作也是一個詛咒。

呈直角、平行線的城市規劃,
方方正正的,
容不下奇形異狀的靈感和想法;

沒有溫度的鋼骨水泥,
沒有音符的車水馬龍,
早已驅走心靈與心靈之間的誠實對話。

再加上我選擇為了家庭,
時刻在柴米油鹽醬醋茶裡打轉,
除了每天接送孩子,
就是個足不出門的人,
無處充電。

能每隔兩天就在文章裡注入新觀點、新主題已經算是很幸運了。

工作的關系,
我也必須不時在歌詞裡深入描述失戀情懷,
但我這一輩子,
轟轟烈烈的愛情不曾有過,
和風華雪月沾得上一點邊兒的戀愛經驗,
已是20年前的事。

授課的關係,
我也必須保持正面、積極的態度。

如何是好呢?
之前就碰過了一場“世紀”大瓶頸,
別說靈感來源嚴重堵塞,
我就連感官都麻木沒有知覺。

曾經,
我對付瓶頸的方式,
就是看很多非主流的書、看很多獨立電影、聽很多另類歌曲。

如今我,選擇什麼都不做。

我不再刻意搜尋能刺激大腦的訊息,
反而迫使自己將生產者的責任卸下來,
多睡覺,
多做一些沒有意義的事,
多過個普通消費者的的生活。

因為我知道大腦就像自己的辦公桌一樣,
左邊堆滿參考書、草稿,
右邊疊著文章和歌詞。

開始的時候,
流程還算順暢,
一邊是從自己和別的藝術工作者的生活中提取的題材,
另一邊是自己消化訊息過后的產品。

但慢慢地,
工作量大了,
我們就會忽略整理、分類的使命,
忘了每天都必須將桌面還原。

工作、生活將可用的空間都囤積滿了,
一切自然模糊了、混亂了,
效率慢了。
這種感覺就叫作“疲勞”。

不要認為清理桌面是一項沒有生產力的事情,
是在浪費寶貴的時間,
還想繼續硬著頭皮撞穿瓶頸。

因為靜下來不用力,
才能淨化自己的心。
心空了,
才有空間裝更多有趣的點子。
才能淨心靜力。

被拒絕是一件美事

By , March 24, 2017 11:50 am

Dialogue_Series_Peatix_Images_800_x_800px_3_

“動詞動詞”

我房間衣櫃裡滿是黑色衣服,
都是十幾年前買的。
黑色確實是一個很“方便”的顏色,
不怕褪色,
也不容易弄臟;
只要配搭得體,
黑色服飾也非常適合在出席隆重場合時穿。
但說實話,
我的黑色衣服背后有一個故事。

我寫詞生涯可以追溯到二十年前。
那是一個還沒有周杰倫和孫燕姿的音樂時代,
流行的大多是洒狗血的抒情歌曲。
當時最清新的風格,
大概就是中式的R&B。
性格直率的我,
當時不擅長寫這類型的歌詞,
每寫一首,就被退一首。

眼看著一起出道的戰友們越來越多的歌詞被選為專輯主打歌,
而自己還處於被拒絕的階段。
那年還在從事科研的我,
經常在實驗室裡偷偷流淚,
甚至把顯微鏡的目鏡弄濕。

唯一安慰自己的方式,
就是為自己買一件黑色的衣服。

每穿一件黑色衣服,
就等於紀念我辛苦填寫的歌詞變成一個個孤兒。
可是當時的我又怎會知道,
作品被退稿,
被企劃、歌手和制作人拒絕,
其實是一件好事。

被拒絕,有很多個原因。

當然,我無可否認,
其中一個理由,是因為我不夠好。
在提倡信心的自愛的年代裡,自愛、自信很容易變成自負、自滿。
因此被拒絕,
是一件好事,
當頭一棒把自己打醒,
繼續加倍努力。

被拒絕,
也有可能作品不符合對方心裡的“標准答案”。
一個團隊在開案時,
都已擬定好每一個作品和人的定位和需要發揮的功效。
但基於商業機密的緣由,
你不得知具體的要求。
“蒙著眼睛射箭”,大多下場就是“不中”。

另一原因,
是因為你門視角對不上。
你的獨特之處、你的視野或許過於前衛、尖銳,
對方在人生經歷上還沒到達你的等次,
不懂得欣賞代表你的想法的作品。
這種情況下被拒絕,
也是好事,
好過作品被不懂得欣賞的人糟蹋。

成功,
是一個夢,
也像一場夢,
不真實 。

相反的,
被拒絕,
是一種現實,
才踏實,
才實在。

我們都需要現實來定義我們的夢能否變得實在,
是否能夠存在。
被現實打槍的次數如果多得以上的三個原因都不能解釋的話,
答案就只有一個:
你不適合吃這行飯,不如轉行吧。

這會是我在來臨星期天上午10點,於“實堂”
與實踐劇場的老大郭踐紅一起主講的分享會的部份內容。
歡迎大家來捧場,
來被我們當頭一棒,
敲醒你的夢想,
幫你把夢想捶打成型。

入場免費。
座位有限請於以下網址報名。
http://dreamreality.peatix.com

騎在老爸頭上

By , March 17, 2017 9:17 pm

shoulder

“騎:奇怪的馬”

父親是傳統的華族男子,
對於兩個女兒,
很少公開表現慈愛,
也從來不曾與我們擁吻。

只有帶我們過馬路時,
他才會牽我們的手,
因此我手的細胞對於父親手掌並無太多回憶。

或許他對小時候的我非常嚴格,
因此我再倔強也從不敢在他的面前任性,
或亂說話。

從前的我總是如此規規矩矩地,
從遠處敬畏他。
哪像現在的孩童如此嬌縱,
目中無人,
放肆得都快騎到爸爸頭上去了。

不過話說回來,
我也曾經騎到自己爸爸頭上,
而且不止一次!

頭一次,是在我五歲的時候。
父親帶著我姐和我,
到外婆家附近的直落布蘭亞火車軌道散步。
他一時興起,
帶著我們爬上了軌道旁的山坡,
想讓我們從高處看風景。

不料不一會兒,
天色暗了,我們也餓了。

誰知上來容易,
下去則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
沒有路可繞,
山坡又太陡斜了,
直接走下去難說不會摔傷。
山坡附近沒有公共電話可求救,
而當時我姐和我才那麼一丁點,
哭得父親都慌了。

他用一隻手摳住身旁的泥和草穩住身體,
另一隻手則拉著我姐,
引導她一步一步往下爬。
他不放心分開解救兩個孩子,
於是想出了一個滑稽又有效的方法,
就是讓體型較小的我,
坐在他頭上,
捉住他的頭發,
一路滑下坡。

那是我頭一次騎到爸爸頭上。

第二次則是我們到榜鵝海裡捉螃蟹。
才及腰的海水卻突然因漲潮,
令不諳水性的我姐和我就快沒頂了。
父親很有男子氣概地將我們兩個“打撈”起來,
扛在肩上。

偏偏這時下起滂沱大雨,
父親決定讓我們浸泡在水裡比較溫暖。
但他不知道的是,
我下水前喝了一大瓶汽水,
聽著水聲,
不禁開始產生想尿尿的欲望。

那天我不僅騎在嚴肅的爸爸的頭上,
還在海風猛吹的大涼天,
送了他一股“暖流”。

這麼多年了,
父親依然嚴肅。
但我已經不再那麼拘謹,
而是常拿這些往事、糗事來調侃他,
有時甚至還會故意伸手捏捏他的臉,
或搔他痒痒,
氣得他直喊:
“沒大沒小!居然敢騎到我頭上!”

然后我就會報以得意的微笑,
回答:“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我五歲那年早騎過了!”

前鋒、中場、後衛、候補媽媽

By , March 8, 2017 5:12 pm

skip

“往前地前往。”

女兒在學校受了委屈,
神情淡然地向我說了一些,
嘴上說:“沒什麼。”
但格外地安靜。

才發現,
她哭的話我可能會放心一點,
她不哭,
我的心更疼。
但我告訴自己,
堅強一點,
堅定一點,
堅決一點,
堅持一點,
不要插手管她的事,
她必須學習解決、改變,
甚至接受。

約十年前,
我寫過一篇文章《你要前鋒還是後衛作情人?》,
分析愛情的兩種情人:
前鋒為主動討好,“進攻”你的芳心的類型;
後衛則是駐守在你身旁,
奉公職守卻沒有機會積極得分的的情人。

我在那篇文章裡寫著,
我選擇了后衛做情人。

沒料到十年後的我,重新陷入前鋒、後衛的局面。

不過這回擔任起前鋒、後衛、中場、甚至候補的職位的人亦是我。

寫上述文章時,
我還是個“前鋒”媽媽,
眼球的視線、腦子裡的思緒從未離開過孩子一秒,
一心一意地想還能為女兒做什麼。

孩子肚子還沒餓,
我就已想好喂食策略,
盤算著甲計劃、乙計劃等;
孩子人還未走向危險,
我就已沖上前去把障礙物踢走。
當時的我不停地沖刺,
一刻也不歇息。

孩子念幼稚園時,
我退到了中場的位置。
時刻為女兒制造更多表現和學習的機會,
我擴大了視野,
腦筋不再只鎖定在她身上,
而是專注於尋找各種可能啟發她提升自己的故事、新聞。

我很欣慰在擔任中場期間,
開啟了她對閱讀和寫作的興趣。
中場也有防守的職責,
我在那時便已在彩排當後衛了。

她念小五時,
我就不常出現在孩子周圍了,
希望她能學習如何獨當一面。

然而和任何雌性動物一樣,
做媽媽的我即使不再寸步不離,
但我從不會拒她於方圓幾百裡之外。

我駐守在她的心靈附近,
隨時陪她化解危機、替她安撫傷口。
可惜後衛在贏球時,
是很少會被提起的。

進入少女期的女兒已經不太需要我這個媽媽替她出頭,
或讓她出氣了。

如今我就只能靜靜坐在一旁當候補,
等著她什麼時候需要我時,
給我再一次出場的珍貴機會。

除此之外,
我只剩羨慕地望著她的新隊友與她共享舞台,
跟她一起歡呼、一起哭泣的目光了。

怕只怕,我這個媽媽很快就“過氣”了。
因為就算一個球員貢獻甚多,
但在新臉孔、新規則、新賽情和新時代的替代下,
再被崇拜的臉孔也可能被遺忘。

我們這些媽媽或許曾是孩子的不可取代的偶像、不可欠缺避風港,
但有一天,
我們也難免淪為一張從牆頭剝落的褪色海報。

你的歌,是我們的事

By , March 5, 2017 9:37 pm

16716020_1610699662277900_3032690104985136025_o

“經一事,長一志。”

其實,有時經歷了一件事,
人未必會“長一智”,
未必會變得聰明、理智一些,
但絕對會“長”一些“志”。

“志”可以指“意向”,如“志向”、“志氣”,
也可以指“記錄”:“雜誌”,和“記在心裡”:永誌不忘。

因此我每一堂作詞班,
除了教授填詞技巧、和發表作品的心得,
我都會跟學員們分享我剛領悟到的,
更令我寫歌的熱忱提升的事項。

學員曾經問過我,
有沒有保留一些竅門不分享,
我笑著說絕對沒有,
堅持將自己一直以來都在運用的技巧毫不吝嗇地分享,
除此,也因為我堅持“活到今,學到今”,
每一堂課開始,
我都會將自己剛學到的,說給大家聽。

學員有些不信,
天下間哪有這麼慷慨的老師,
沒有給自己留一些後路?

我笑著告訴他:
“我在音樂學院裡把你教好,然後把你簽到我們版權部,
發表的歌曲越多,我們版權部的收入是不是更多?”

大家聽了,都笑了,
頻頻點頭。

這就對了。
你的歌,是我們的事。
你聽什麼歌,是我們的事;
你寫什麼歌,也是我們的事。

齊天音樂,黃韻仁、林倛玉還有我,
十幾年前就開始擔起栽培新晉詞曲創作人的使命,
開辦基礎作曲和作詞班,
將對創作沒有什麼概念的素人,
培養成能寫出基本詞曲的學員,
再通過每年一度的專業詞、曲、編曲班,
將這些學員鞭策成人才。

這些才華橫溢的創作人,
有好一些已經簽在我們版權公司旗下,
成為專屬作者,
在加入不久後便發表了好多歌。

我說,
你不一定要信,
不如星期2晚上8點,
在位於惹蘭勿剎的Switch,
來觀賞一場由我們專屬作者編、唱、彈的原創音樂會,
聽一聽他們發表過的詞和曲。

16716020_1610699662277900_3032690104985136025_o

勤勞的他們還犧牲了這個週末到錄音室排練:
17017063_1860537707523260_1613986288057283608_o

17039203_1860540287523002_914254465529803564_o

17017098_1860540040856360_8923845989615247667_o

17097274_1860540140856350_498752922996558860_o

除了這張很“認真”的“原創音樂會”,
有興趣知道我們專業詞曲班課程的朋友們,
也可以在3月12日下午4-6點,
來到我們公司聽我們解說課程內容,
入場免費。
地址是:81 Ubi Avenue 4, UB One, #08-22, Singapore 408830

16903580_723971427777116_3128502651407439739_o

但由於場地不大,
所以請大家填寫以下表格預定位子,
以免向隅。

預定表格

到時見!

#writethesonginyou

你聽什麼歌,是我們的事;
你寫什麼歌,也是我們的事。

所以說,
你的歌,是我們的事。

扶弱攜老不是廣告

By , February 28, 2017 5:00 pm

TP

“敵人的敵人,都是朋友。”

Google, Facebook, Apple, Starbucks, Amazon, Netflix等國際品牌對特朗普移民政策進行抵制活動之後,
民眾的好感度大增。
他們聲稱,
要與總統打官司是因為移民對美國經濟的貢獻不容忽視,
阻止他們入境違反人權,
甚至是一種忘恩負義的行為。

原本我也感動不已,
但自從因害怕失去顧客而突然轉變風向的Uber,
加入之後,
我不禁懷疑這些公司的動機在哪?
他們宣揚要幫助弱勢,
大大地提升了升品牌的形象,
媒體更是不斷報地導,
這不就是大免費廣告的大好機會?

一切都不無理由。

這些品牌的消費者,
一般都是受過高等教育的知識分子,
或滿腔憤慨的文青。
這些人工作時,
使用的是先進的Apple電腦;
搜尋資料時使用Google;
喝的是Starbucks咖啡;
出門以Uber代步;
沒事就Amazon網購、
觀看Netflix節目。

其實,這些公司打的如意算盤,
和民主黨一直以來的一樣。

通過聲援難民、非白人種族、殘疾人士、同性戀者等,
來塑造大哥大的形象,
沖著小市民的英雄情結而來。
但結果,
民主黨輸了,
部分原因與美國人民厭倦了如何搭救弱勢人們的陳腔濫調。

美國人都知曉,
這個擁有最多移民之一的國家,
強大之處就是它的多元化,
他們應該提倡的是不分你我的政策。

批判特朗普、捉弄他的小兒子、針對他女兒,
不停緬懷著奧巴馬的舉動,
其實也是一種欺凌,
跟特朗普舉止沒多大差別。

滔滔不絕的公司總裁們會不知道嗎?
但可別忘了,特朗普是有史以來上報率最高、上頭版最多的美國總統喔。
他荒誕的言行和政策,
你越反感,
報章、電視台等媒體的閱覽、收視率就越是節節上升。

煽動兩派支持者的心情,
加深白種人和其他種族人之間的鴻溝,
民心更容易收買。
這,活生生地應驗了「鷸蚌相爭,漁翁得利」這句話。
大公司越丑化特朗普,
勝算越高,還不如趁機打廣告。

為何不能像那些日以繼夜尋找法律途徑幫助受困的移民的執法者?
他們沒有拍照,
沒有炫耀自己的功勞。
真正幫助他人的人,
沒有時間拍照。
即使真的被拍下來,
也只是被人偷拍的側拍照,
而不是拉著弱勢人士一起的擺pose照。

清晨五點寫歌詞

By , February 15, 2017 8:26 pm

IMG_3694_2

“樂。”

健康拉警報時,
醫生一語道破:“你一定休息不夠。”
我聽罷,心裡有些不屑。
其實要診斷出我睡眠不足一點都不難呀,
我臉上的“煙熏妝”早已泄漏天機,
兩個黑眼圈不僅大,
還非常均勻,
是我長期累積下來的“戰績”。

醫生賜我四個字:“早睡早起”。

“家裡小孩上學,所以我有早起。”我對醫生說。
“那要早睡。晚間11點至凌晨2點,
是DNA修復的時間,
最好讓身體處於沒有壓力的狀態,專注於維修工作。”她回答。
我笑著答應了。

睡眠不足是我生活忙碌的后遺症。
白天的我總是疲於奔命,
在公事和家人之間奔走,
寫作和填詞的任務總是挪到一天下來的最后幾個鐘頭。
很多時候,
我會寫著寫著就睡著了。
更多的時候我會為了提神,
攝取很多咖啡因。

但公事不能不辦,
家人不能不顧,
而我的精神生活——文字工作更不能沒有,
要如何獲得更多的休息呢?
為了將體質調好,
我決定每一晚11點鐘就停止一切活動,
不顧一切上床睡覺,
並把鬧鐘調到早上5點。

說也奇怪,
午夜以前就睡著的我,
總是在鬧鐘響起之前就醒過來,
連懶腰都不必伸就一股勁地走到廚房去弄早餐,
並用過簡單的早點之後,
打開電腦時,
發現靈感不斷地涌進大腦。

清晨五點鐘寫歌詞,
除了因為精神好,
能更聚精會神地想佳句,
最大的好處是,
窗外沒有交通和城市的噪音,
也少了家人對自己的要求。

在這個時候,
我的全世界就只有一個精神奕奕的自己,
和一台電腦。

昨天還想破頭的歌名、押不了韻的字句、捉不到的拍子,
突然都變得好容易。
平時需要用一晚上寫的幾句歌詞,
在清晨五點鐘的這時候,半小時就能搞定。
我甚至還有時間回到床上賴個十幾分鐘的床。

雖然以鐘點計算,
我的睡眠時間依然不足,
但睡眠品質這個長期的毛病,
似乎不復存在了。

因為不在睡前寫作,
降低了大腦活動的頻率,
我的夢也相對地減少了,睡得更好了。

我現在終於明白為什麼我們家附近,
打氣功的老人總是十點不到就熄燈,
早上五點就打著大燈刷牙。

原來不是老人也需要保健。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



本站部落格言论纯属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