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沒有肯定,我們照樣前進

By , October 17, 2017 3:29 pm

“知音”

本地一些年輕音樂人一開始就打好海外發展的算盤。

好一些都選擇不做實體,而是發數碼專輯;不在新加坡舉辦發表會,轉向到台北的小型場地演唱專輯歌曲。
“很好呀!這樣能讓更多人聽到你的音樂。”

開始的時候,我會這樣對他們說。

可是時間一久,我才知道他們的用意與擴大觀眾群沒關系,目的原來在於:“要紅,就從國外紅回來。”
近兩年“中國新歌聲”的戰情,似乎証實了這個說法。

兩位在本地默默耕耘了十幾年的歌手,必須站上中國舞台後,才能獲得自己國家人民的認可。

http://www.channelnewsasia.com/news/singapore/commentary-what-s-wrong-with-made-in-singapore-9240738

許多從不看音樂劇或聽爵士樂的人,更紛紛說自己打從一開始就支持他們。
若是如此,為何這些年邀請向洋和董姿彥在本地做表演的廠商不多?

為何機場從不見長長的粉絲人龍?

為何社交網站的關注率不比外國歌手?

為何未見他們辦售票演唱會?

是外國月亮比較圓嗎?

是殖民地心理嗎?
新加坡有超過5百萬人口,

就是說,新加坡有超過5百萬人次的市場,音樂人是有可能生存的。

詞曲版權協會每年所征收到公播版稅數目相當可觀,

表示本地聽眾與觀眾是擁護音樂的,

只可惜本地音樂人所得,佔少部分。
大家總會舉例從台灣出發的孫燕姿、林俊杰、蔡健雅、陳潔儀,

咬定他們要不是當初被發掘,在海外發展,他們或許跟其他本地音樂人一樣,

在本地根本紅不起來。
個人覺得這結論下得太草率,抹殺了幾位歌手自身的付出與天賦。

從海外出發並非美夢一場。

離鄉背井、通告滿檔、飲食不定…能吃得起這種苦的本地孩子有幾個?
新加坡歌手的挑戰是得不到自家聽眾的支持。

然而每個地區的音樂人都有自己需要面對的挑戰,如內地人才濟濟,很難出位。

本地民眾較推崇海外藝人的原因,是物以稀為貴?

還是早已認定本姜不辣?其實都不重要。
本地歌手和音樂人能在海外發光發熱,是因為他們夠努力,而努力是最基本的條件。

有理想的人不該以支持者的數量來決定要下多少苦功。

要別人留意你,自己必須先優秀。

有無肯定,我們都該照樣前進。

時髦的親爹

By , October 14, 2017 1:55 pm

“爸與我”

我一有空就往父母家鑽,就當陪陪他們也好。

前幾天,經過他們組屋旁的矮牆邊,看見一位白發、穿著背心、卡其短褲的老人在做體操,特別起勁,還很有節奏感。
“贊喔。”我心想,又多看了一眼。他長得還真像我鋼鐵人老爸!但絕不可能是他。

老人家時髦多了,臉上帶的可是最新款式的墨鏡喔!老爸才不稀罕跟時裝沾上邊呢。
“嗯,一會兒去“酸”老爸!“我預謀著。

走到他們門口,我按了門鈴,沒人應門。老爸耳背,大概聽不到“致愛麗絲”這麼文雅的門鈴聲。打電話吧!他們的電話鈴聲響得足以把人震醒,這下子應該聽得到吧。
響了幾次都沒人接。母親上菜市場去了,但父親這時候應該在家看新聞,屋裡怎麼一個人也沒有?

可能上廁所吧。我等了5分鐘再按了按門鈴,播了幾通電話,還是沒回應。
兩個人同時不在家的幾率不高,但父親有可能去幫母親拎東西了。
於是我給母親的手機撥了好幾通電話。

依然沒接。這時我開始后悔自己忘了帶爸媽家的鑰匙。
該不會是出什麼事吧?

我心裡一陣歇斯底裡。沒有回覆。

我盤算著是否該趕回家領鑰匙,讓我能進門探個究竟。

爸媽平均年齡81歲,我擔憂不是沒根據的。
該打電話報警嗎?報警時又跟警察說什麼呢?我爸媽失蹤?從那裡失蹤?什麼時候開始失蹤?我又該說什麼呢?

正當我急得快哭出來的時候,電梯門開了。
只見我的鋼鐵人老爸拎著支撈魚網悠悠閑閑地向我走來。

“你去哪裡了!”我咆哮。父親有點錯愕,說:“在樓下做運動,順便打撈果樹掉下來的小果子!”

原來虛驚一場!
“在哪裡運動?”我問。

“車站附近的矮牆邊。”他見我那麼凶,回答不敢怠慢。

“那是你?”我感覺全身的血都沖到臉上去了!剛才那位體操老人是我親爹,而我居然沒認出來!
“我長這麼大從沒見過你戴墨鏡,所以我把你當別人了!”

我答辯。父親忍住笑,回敬我一個白眼,假裝難過地進了屋。

我跟在後頭,一臉慚愧。

但其實我多想說:“你們沒事就好了。

謝謝時間給了我一個善的好結局。”

誰說“不要緊”?

By , October 8, 2017 10:55 am

“沒答案不一定沒問題。”

上世紀的父母和這世紀的大不同,

雖然從前做父母的因為家中孩子多,

能賦予孩子的注意力不多,

這時代的孩童能夠得到的關注,

也因為父母工作和應酬多,依然不多。
除了物質生活改善以外,

兩個時代的家長最大的不同,應該是在教育上。

以前的念的書不多,對孩子的學業成績要求沒那麼高。

今時今日的家長對於考試很多時候還比子女更緊張,主要跟面子、金錢付出與回報有關。
但教育並不止於學業而已,品行也很重要。

不少家長總會念在孩子是班上優等生,

對於他們性格缺陷都採取“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態度。

主要是覺得孩子能這麼爭氣就不錯了,

別因為一點小事害孩子想不開。
那什麼是小事呢?
測驗成績不如同桌,就將對方的卷子撕成兩半,是小事嗎?

把同學的食物打翻一句道歉的話也沒說,是小事嗎?

羞辱家裡的幫佣,罵對方笨呢?向自己用力摔門,是小事嗎?
就算不是滔天大罪,

但小苗兒長歪了,長成大樹的時候還挺得直嗎?
許多國人在西方文化的熏陶下,都已抵制體罰制度了,

取而代之的是在孩子犯錯時給予溫柔的擁抱、包容,甚至安慰。

但玉不琢不成器,孩子們也已逐漸失去了抗壓能力。
我們小時候做錯事時,

最常聽到的就是:“我已經跟你說過幾次了要小心,你就是不聽,你看,打破了?是不是?”

余音未落,我們屁股上就已感覺到一陣灼熱,

耳邊更是傳來藤條劃過空氣,“咻!咻!” 的聲音。
但這些聲響在現今社會已經不常聽到了。

父母總會叮嚀孩子:“拿玻璃杯的時候要小心喔,小心…”

“哐當!”的一聲,杯子摔破了,

家長非但沒責罵,還會頻頻說:“不要緊!”
賣飲料的攤主失去器皿,不要緊嗎?

被飲料濺到的路人,感受也不要緊嗎?

讓孩子了解到犯錯是有代價的,他才學會放眼看后果。

懂得犯錯的下場,他才會檢討行為。

懂得檢討行為,才會培養好責任感。
“不要緊”三字是能在人與人之間產生緊張關系時充當潤滑器,

但在孩童的教育上,若使用不當,隻會讓孩子的品德不斷下滑。

請允許我虛榮一下

By , September 24, 2017 12:16 pm

“第一次第一名”

我確實是一個很多“心”的人。

我自認辦公我很細心;寫作時,我很用心;對待他人時我很誠心。

但我對於別人的企圖,疑心很強;我看待一件事情的成敗時,自尊心很強;

換句話說,我的好勝心很強。

 

但虛榮心絕對不是其中一個項目。

我很少穿戴或購買名牌衣服,

我甚至很少購買衣服;

我很少追求物質,

我可以算是這個圈內最丟人現眼,穿著最為寒酸人物;

我很少炫耀我的成就,

因為我一直認為,一個人的價值在於他能做的,而不是他做過的事。

 

有好成績時,我當然會感覺驕傲,

會在社交媒體分享故事,

我也必須,因為成就好成績的單位不止我一個,

還有夥伴、公司、版權公司、出版社等,

宣傳一下是應該的。

 

但這次我真的忍不住想虛榮一下,

享受一下。

新加坡大眾書局的資料來源顯示,

我第四本書【幸好我不是滿分女生】登上了暢銷榜第一名!

 

說真的,我寫書也有六、七年了,

出版過【眼淚是膠囊】(2011)、

【無指幸福】(2013)、

【回不去的候車站】(2015)還有這本。

雖然【眼淚是膠囊】和【回不去的候車站】都曾入圍大眾書局主辦的讀者票選好書奖,

都有在中國內地出版(【無指幸福】也打入馬來西亞市場)

【眼淚是膠囊】更是早早就突破1萬本的銷量,

但能夠看到自己才出版兩個月的書就登上Kinokuniya的季軍位置,

2個月後,書就登上本地大眾書局暢銷榜第一名的位置,

明知應該謙虛的我還是忍不住開心起來了。

或許這與最近舉辦的讀者票選好書奖比賽有關,

但玲子傳媒的努力和新加坡藝術理事會的支持,

還是功不可沒的。

https://ao.popular.com.sg/readerschoice/

(也呼籲您投我一票!)

或許這對您沒什麼,

但銷量對一個作者來說,

多多少少是一種肯定,

表示這本書對讀者來說,是值得他們花錢買、花時間看的作品,

這種感覺難以形容,

虛榮一下,是唯一出口。

就今天。

讓我手舞足蹈一下。

 

 

做我的女兒

By , September 18, 2017 4:58 pm

“光環還是電燈。”

 

女兒不止一次申訴,說做我孩子不容易,壓力很大。

我有些不解,因為我自認對她學業成績要求遠遠不及其他家長,只求她專心、盡力就行,算是隻綿羊媽媽。

不過我對她的品德修養是嚴厲得像隻虎媽,問她壓力是否來自此?

她搖頭說不。
直到她把手機一則訊息拿給我看時,我才明白。

那是一張我替大眾書局會員雜志做的訪問的照片,還配上“你出名了!”幾個字。

女兒說,這不是第一次了,念小學時同學都時不時拿報章剪報或我的專欄內容來調侃她,甚至想從她身上挖明星八卦。

這些,她都習慣了。
她不習慣的是,她在班上表現好時,

同學們都會覺得她有個文字工作者的媽媽,成績好是理所當然的,得到老師的青睞是因為她母親的關系,與她自身的努力無關。

她一旦表現欠佳時,則會感到無比內疚,

覺得她對不住我,有損我的顏面。
我聽了,將她深深地擁入懷裡,不停地道歉,盡管我知道那並不是我的錯。

我們是兩個各體,沒人應該將我們倆做的事混為一談。

然而我了解,這個社會會給女兒帶上一個光環,只是那個光環非但不會照亮她的前途,還只會制造陰影。
我告訴她:

“我和你同學的母親是一樣的,亦是職場女性,只是我們工作性質不一樣。我有時必須在媒體上出現,為一個作品或公司主辦的音樂項目做宣傳。因為照片的關係,讀者或公眾人士會錯覺以為我是名人,或很成功的人士。我相信你同學的父母大多數都比我有成就。”
女兒顯然沒有被說服,這,在我預料之內。

我們關係非常親密,我這個母親在她心裡的地位比世上任何一個人都高。

也因為如此,她對自己的要求也很高,希望有一天能跟我一樣把夢想轉化成事業,再通過事業激發別人勇敢追求夢想。
我唯有換個口吻對她說:

“媽媽是有工作,但大部分的時間都在家照顧你的起居飲食,更像個大媽。我這個大媽一生中最大的成就,就是有你這個古怪、迷糊,但乖巧、善良、用功的好孩子。所以你當然有壓力,因為你將來也必須培養出像你一樣的孩子。”
女兒終於咧嘴笑了。

幸運之神

By , September 11, 2017 3:34 pm

“幸福的幸運。”

幾個好友在我十七年前遷入新居時,

合資送了我一套名貴的德國鍋子,

最大的那個是我下廚的必備品,

最適合用來熬湯、蒸食、煮意大利面,保溫、耐操又容易清洗。
可惜就在幾天前的傍晚,

正當我忙著給同事傳簡訊時,

廚房傳來一聲聽起來像爆炸聲的巨響,

嚇得我全身顫抖,久久回不過神,

直到聽見女兒房裡傳來鋼琴聲,

知道她並不在廚房,才稍微放心一點。
我當下在心裡做了最壞的打算,

廚房此時應該是狼藉一片,

說不定櫃還是什麼電器都被炸掉了。

我吸了一口氣,

輕輕地拉開廚房的門,一小步一小步走進去。

咦?一切都原封不動呀!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大約過了三十秒鐘,我才發現爐子的火滅了,

我用來蒸水蛋的德國大鍋子毫無異狀,

就是它的玻璃蓋子上布滿了密密麻麻的裂痕。

我有些擔心一取起玻璃蓋子,刀狀的碎片就會散落一地,

但廚房連一片碎玻璃都找不到。

我很忙之“不鏽鋼鍋”篇


做飯這麼多年,我是煮爛過不少鍋子,

但還真從未見過鍋子會發出爆炸聲的。

我將鍋子的照片上傳到自己面子書上,

想詢問名牌鍋子為何會爆裂,

引起不少網友的熱心關切,

但其中一個的留言讓我頓時轉念。
他說:“經歷了十七年的疲勞磨損,安全玻璃居然還撐得住。設計你的鍋子的工程師有可能比許多飛機零件的還優秀!”

看了他的留言,我才發現自己有多麼地幸運。
我相信,當一件你花了許多經歷去做的事情結果不如意,

或一樣花了很多錢去買的東西破損時,

你的第一個反應就是覺得既然自己都付出了這麼多,

事情出錯的肯定是別人、或廠商。
但用了十七年的鍋子非但沒有炸破,

蓋子的安全玻璃也完全撐住,沒有掉下任何一片玻璃碎片。

除了一場驚嚇,我毫發無傷,

廚房也沒有受到任何間接傷害。

我將損壞的鍋蓋丟棄之後,

用一片錫箔紙蓋住鍋子,水蒸蛋完美無缺。


不管安全玻璃的制造過程確實有瑕疵,十七年後才出問題,

還是它真的很耐用,十七年後才出問題,

用不同角度看待一件事,我得到一個結論,

受傷的是鍋子不是我,

我真的應該感恩。

我的恩師林明陽

By , September 4, 2017 5:20 pm

 

(所有照片由Funkie Monkies提供)

齊天音樂一年一度的專業創作營即將於今年12月8至10日再次舉辦。

但在那之前,我們有幸於今天下午邀請到創作營的導師之一:

台灣百萬暢銷制作人林明陽老師來為創作營暖身,

並對本地新一代的音樂說一說“創作人的生存之道”。

他是個全能音樂人,也寫過不少膾炙人口的金曲,

如:

如:

說到林明陽老師,我是滿懷感激。

20年前,當我還對如何填寫一首像樣的流行歌詞感到無比茫然時,

遠在台灣的金牌音樂人林明陽老師會在忙著制作作張學友、鄭中基等大牌歌手的時間縫隙中,

抽空打長途電話給我,一句、一句地引導我如何修改歌詞。


填詞是一首商業歌曲重要的環節,

但填詞人是誰倒是相反,沒那麼重要。

一般制作人或唱片企劃會在開案之後將一首旋律發出去給不同的填詞人寫。

這個過程就叫作“比稿”,只有勝出的歌詞會被採用,會有版稅可收,

其他比輸的別說是酬勞,寫的歌詞永遠也等不到有重見天日的時候。

 

當時,明陽老師其實在我寫得不夠好之時,

大可一聲不吭地換個填詞人來寫就行了,

沒有必要花錢打長途電話,或抽出寶貴的休息時間來理我。

還記得當時我把一首旋律的感覺搞錯了,

為憂傷的曲填上快樂的歌詞,

可以聽得出他已經氣得七竅生煙,

卻還是很專業地用冷靜的語氣來通知我。
填詞的“前呼后應”技巧是什麼,是他教我的。

他批評說我的歌詞裡經常回出現一兩句令人驚艷的歌詞。

但一句佳句之後就沒有下文了,

因為我轉眼就轉換角度了。

那時的我一直聽不明白,他就以“一問一答”的方式來解釋。

那一通電話,肯定花了他不少台幣。

 


這幾天和好多本地音樂人談起,

我才知道原來林明陽老師也是他們的貴人。

他也是第一個教會新加坡音樂人,什麼是“洒狗血”的意思。

“洒狗血”煽情。

我們好幾個,都是因為他當年慷慨賦予他們發表作品或從事制作的機會,

才可能踏上音樂的道路。
我和音樂搭檔黃韻仁當年要不是有幸碰到願意拉我們一把的恩師,

或許不會有今天的一點成就。

我們會把這份恩情銘記在心,開辦齊天音樂品牌,

務必要把這種薪火相傳的精神延續下去。

傳承,是我們的使命。

愛面子不一定是壞事

By , August 27, 2017 12:56 pm

 

“戴面子”

本地才女庄米雪痛訴有些人做事不夠專業,大快人心。

其實不專業的人不限於本地,地球上哪裡都有。

我遇過的,有些令人啼笑皆非,有些荒謬至極,有些則直接影響到我的工作。

啼笑皆非的例子很多,所幸都算無傷大雅。

印象最深刻的,莫過於前幾年國外演講時,司機先生在機場接不到我,遲到的情況。

原因是主辦當局在填寫接機詳情時,寫上了“小寒先生”。
原來主辦當局在最早的資料上就已經犯了“性別”錯誤,

於是連酒店、場地許可証等上,都注明我是個男生。

為何安排演講的工作經過這麼多人的手,卻沒有人發現?

因為員工們都不擔心遇到我的時候會丟面子。
荒謬至極的例子,要以這個為首:

我們搬新家時,鋪磚的工人將黑白兩色的地磚都貼到牆上去,

水管工則將熱水水管和冷水管串換,導致我們每沖一次馬桶,屁股就經歷一次“桑拿”。
鋪磚和水管的工人叔叔難道沒有發現不妥之處?

要是發現了,為何不向裝修商詢問?裝修商為何沒有將正確的指示傳給工人叔叔呢?

那是因為大家都不夠愛面子,不怕見著顧客時,會不好意思。
雖然是兩碼事,卻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當事者都不夠“愛面子”。

愛面子的單位會害怕影響在業界的名聲;

愛面子的工人和裝修商會害怕砸了自己的招牌;
愛面子不見得是件壞事。如果你無法憑著燃起對工作的熱忱,

起碼想想別人會怎麼看待你的不專業。

你喜歡被人唾棄的感覺嗎?

不喜歡吧?那就把工作做好。

 

 

藝術可以教嗎?

By , August 17, 2017 6:49 pm

“畢業:畢生的事業”

 

經常有人在聽到我開辦作詞班授課時 ,

問我:“寫詞不是靠才華的嗎?可以教?”

我每一次都會設法耐心地解釋,

雖然這種口吻的背後,總藏著一絲絲的不屑和嘲諷。

藝術和音樂,在這些本地人民心目中,

不過是“能幫孩子考進好學校”,

或“不會讀書的孩子”才做的事。
先說才華。

歌曲創作等藝術學科,其實與其他的科目如數理一樣,

並非每個人與生俱來能力就平均。

在某方面有才華的人,會贏在起跑線,學習時較得心應手。

天賦較為遜色一點的,則有希望通過努力而后來居上。

若手深厚興趣的話,那就更好了。

因為興趣會讓一個人的大腦變成就海綿,吸收力更強。
再說藝術“能教”嗎?

教學的本意在於傳授經驗。

農夫爸爸教孩子怎麼耕田,那也是教學。

我很幸運,在我小學時遇過將我藝術毛孔全都擴張的老師們。

她們生動的教學方式令我對藝術的感官以及意識茅塞頓開,

盡管她們本身不是美術或音樂專業工作者,能教導我們的有限。
但要不是她們,相信我也不會將對他人藝術創造的傾慕之心,

轉化成希望創作自己作品的野心。

然而這種在我心中灌滿動力的教學方式在現代家長眼裡已經不夠了,

雖然說藝術教師和任何一個科目的教師並沒有兩樣。

都必須傳授知識,

但藝術教學不能只限於課本和課室,

教員本身也不能只教而不做。
換句話說,學術界不會渴求科學老師本身是一名科學研究生,

卻會要求教舞蹈的教師本身必須是一名舞蹈家;

教畫畫的是一名畫家;

教寫作的是一名作家;

教表演的是演員或導演。

如果不是,

原本擁有“藝術是飯後消遣”感覺家長就會更理直氣壯地,

將美術、藝術和寫作課歸納於“浪費時間”行列之內。
家長們要求藝術教師除了教授技巧、美化作品的竅門,

在鞭策和鼓勵學生之間取得平衡,還要好好地經營自己的事業,

抵達事業高峰后才能說服學生臣服於自己的資歷,

並且給予他們更多的創作動力以及動機。

在擔任煉金師之時,還要點石成金。

要不然,他們就是不好的藝術教師。
教師真太不好當了。

如何中止“中指”行為?

By , August 11, 2017 1:36 pm

“中止”

為了讓今年新加坡國慶日慶典更有看頭,

主辦當局還有千萬個志願者們都花了不少心血。

然而最受矚目的,莫過於這位小弟弟:

我猜,他當時根本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

許多同齡的孩子也大概不懂。

因為這個不雅手勢,還有其他污穢的語言(如:F字頭的,B字頭的,S字頭的),

已經融入了他們的日常用語。

西方的流行文化已經將這些極端語言,

正常化了。

孩子們大概會想:

既然每個人都在用,

既然世上最受歡迎、最有錢、最帥、最美的人類都時不時地使用這些手勢和文字,

依樣畫葫蘆的話,自己也一樣很酷。

誰不想看起來“酷”?

誰會覺得這孩子這樣做不“酷”?

如果大家有留意到各大網站上的留言,

贊成,甚至稱讚這個小男生的作風的網民,

可以說是佔絕大部分。

有些人覺得他有膽識,

有些人覺得他有型…

 

但我倒是很想問這個小男孩,

你知道這個手勢的意思嗎?

 

我在2013年寫過一本中篇小說《無指幸福》。

每一個章節都以手指命名:拇指、食指、中指、無名指、尾指…

當中名為“中指”的章節,為了刻畫書中主角,身為一個美國小孩所渡過的青春期,

有聊到比中指這個動作。

中指是五指當中最長的,本應最有用處,

卻只能擁有一個功能,那就是被豎起來指向自己討厭或辱罵的人。

然中指身為五指的最“長者”,任何表示都特別明顯。
豎中指,是一種來污辱人其他人的手勢,稱為“digitus impudicus”。

來自古羅馬時期,

隨著社會的開放,現代青少年對於表達自己的情緒,越來越毫無忌憚了。
他們常常會為了一時宣洩,而不顧後果,結果惹出禍來。

比“中指”是一個非常不好,卻偏是一個越來越常見的現象。

孩子們必須了解到,

比中指,其實跟賞人一巴掌是一樣的,是一種主動性的攻擊性行為。

你打別人一巴掌,就表示你在蓄意傷害對方,

也給了對方對你動粗的絕對理由。

即使比手勢的人無意,但看的人有心。
FU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



本站部落格言论纯属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