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沒有肯定,我們照樣前進

By , October 17, 2017 3:29 pm

“知音”

本地一些年輕音樂人一開始就打好海外發展的算盤。

好一些都選擇不做實體,而是發數碼專輯;不在新加坡舉辦發表會,轉向到台北的小型場地演唱專輯歌曲。
“很好呀!這樣能讓更多人聽到你的音樂。”

開始的時候,我會這樣對他們說。

可是時間一久,我才知道他們的用意與擴大觀眾群沒關系,目的原來在於:“要紅,就從國外紅回來。”
近兩年“中國新歌聲”的戰情,似乎証實了這個說法。

兩位在本地默默耕耘了十幾年的歌手,必須站上中國舞台後,才能獲得自己國家人民的認可。

http://www.channelnewsasia.com/news/singapore/commentary-what-s-wrong-with-made-in-singapore-9240738

許多從不看音樂劇或聽爵士樂的人,更紛紛說自己打從一開始就支持他們。
若是如此,為何這些年邀請向洋和董姿彥在本地做表演的廠商不多?

為何機場從不見長長的粉絲人龍?

為何社交網站的關注率不比外國歌手?

為何未見他們辦售票演唱會?

是外國月亮比較圓嗎?

是殖民地心理嗎?

是因為我們從孩童時就養成凡事都必須先獲得自家人的認可才敢對外人展現自己的才能的習慣嗎?
新加坡有超過5百萬人口,

就是說,新加坡有超過5百萬人次的市場,音樂人是有可能生存的。

詞曲版權協會每年所征收到公播版稅數目相當可觀,

表示本地聽眾與觀眾是擁護音樂的,

只可惜本地音樂人所得,佔少部分。
大家總會舉例從台灣出發的孫燕姿、林俊杰、蔡健雅、陳潔儀,

咬定他們要不是當初被發掘,在海外發展,他們或許跟其他本地音樂人一樣,

在本地根本紅不起來。
個人覺得這結論下得太草率,抹殺了幾位歌手自身的付出與天賦。

從海外出發並非美夢一場。

離鄉背井、通告滿檔、飲食不定…能吃得起這種苦的本地孩子有幾個?
新加坡歌手的挑戰是得不到自家聽眾的支持。

但責怪本地聽眾與觀眾之前,不如先想想,

每個地區的音樂人都有自己需要面對的挑戰,如內地人才濟濟,很難出位。

每個領域的音樂人都有自身的難關要過,你的舞台小,他的競爭對手多,大家還不都一樣?

本地民眾較推崇海外藝人的原因,是物以稀為貴?

還是早已認定本姜不辣?

其實都不重要。
本地歌手和音樂人能在海外發光發熱,是因為他們夠努力,而努力是最基本的條件。

有理想的人不該以支持者的數量來決定要下多少苦功。

要別人留意你,自己必須先優秀。

先努力地把自己的工作做好,根紮得深,樹自然能長得更高。

(至於有沒有被看見,就要看你當大樹的本意是為了吸取所有你自認應得的陽光,或是純粹供人乘涼?)
在我們為本地優質音樂人得不到更大舞台而感到惋惜之時,
與其責怪本地聽眾與觀眾,先把自己的本事變成本領吧。
不要再說”從國外紅回來“這樣的話了。
說多了,會變藉口的。

有無肯定,我們都該照樣前進。

Leave a Reply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