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髦的親爹

By , October 14, 2017 1:55 pm

“爸與我”

我一有空就往父母家鑽,就當陪陪他們也好。

前幾天,經過他們組屋旁的矮牆邊,看見一位白發、穿著背心、卡其短褲的老人在做體操,特別起勁,還很有節奏感。
“贊喔。”我心想,又多看了一眼。他長得還真像我鋼鐵人老爸!但絕不可能是他。

老人家時髦多了,臉上帶的可是最新款式的墨鏡喔!老爸才不稀罕跟時裝沾上邊呢。
“嗯,一會兒去“酸”老爸!“我預謀著。

走到他們門口,我按了門鈴,沒人應門。老爸耳背,大概聽不到“致愛麗絲”這麼文雅的門鈴聲。打電話吧!他們的電話鈴聲響得足以把人震醒,這下子應該聽得到吧。
響了幾次都沒人接。母親上菜市場去了,但父親這時候應該在家看新聞,屋裡怎麼一個人也沒有?

可能上廁所吧。我等了5分鐘再按了按門鈴,播了幾通電話,還是沒回應。
兩個人同時不在家的幾率不高,但父親有可能去幫母親拎東西了。
於是我給母親的手機撥了好幾通電話。

依然沒接。這時我開始后悔自己忘了帶爸媽家的鑰匙。
該不會是出什麼事吧?

我心裡一陣歇斯底裡。沒有回覆。

我盤算著是否該趕回家領鑰匙,讓我能進門探個究竟。

爸媽平均年齡81歲,我擔憂不是沒根據的。
該打電話報警嗎?報警時又跟警察說什麼呢?我爸媽失蹤?從那裡失蹤?什麼時候開始失蹤?我又該說什麼呢?

正當我急得快哭出來的時候,電梯門開了。
只見我的鋼鐵人老爸拎著支撈魚網悠悠閑閑地向我走來。

“你去哪裡了!”我咆哮。父親有點錯愕,說:“在樓下做運動,順便打撈果樹掉下來的小果子!”

原來虛驚一場!
“在哪裡運動?”我問。

“車站附近的矮牆邊。”他見我那麼凶,回答不敢怠慢。

“那是你?”我感覺全身的血都沖到臉上去了!剛才那位體操老人是我親爹,而我居然沒認出來!
“我長這麼大從沒見過你戴墨鏡,所以我把你當別人了!”

我答辯。父親忍住笑,回敬我一個白眼,假裝難過地進了屋。

我跟在後頭,一臉慚愧。

但其實我多想說:“你們沒事就好了。

謝謝時間給了我一個善的好結局。”

Leave a Reply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