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都不留一些給自己?

By , July 16, 2017 9:16 pm

“學著當芭樂和荔枝的桃李們。”

 

“怎麼都不留一些給自己?”

其中一位小詞鐵(我們對作詞班學員的愛稱)問。

她指的是我教課時候掏心掏肺,

把20年以來所有累積的技巧,

和剛學到的心得,

一字不漏地“交”了給所有學員。

 

“你不怕學員們學會了,以後變成您的競爭者嗎?”

當然不怕!求之不得呢,我回答。

如果我教出來的小詞鐵能夠有一天寫得比我好,

就表示我不僅是個能填詞的創作人,

我也是一個有授課能力的講師。

他們能成功,也是我的一種榮耀。

 

最好他/她也簽在我們Funkie Monkies 旗下,

成為我們的作者,日後為了中文樂壇一起奮鬥。

我夢想,

有一天我能在頒獎典禮上,將“最佳作詞”這個獎項,

交給我栽培出來的詞人。

 

也因為曾經李宗盛大哥、林明陽老師對我有恩,

在填詞路上給了我不少指點,

我的作品才能有機會問世,

我也希望能夠像他們一樣,

毫不吝嗇地提拔下一代。

 

就為了這2個夢,於是這十年來,

我一直不斷一直不斷地訓練新學員,

一直不斷一直不斷地發掘新填詞人,

 

7月2日,我專業班的小詞鐵們才剛畢業,

15日才送走我第21屆基礎班的小詞鐵。

休息一個星期,

我7月29日又要開辦為期新十個月的專業班了。

 

說實話,我還蠻佩服學校老師們的,

除了講課、批改學生的作業之外,

還要為每一堂課準備大量教材。

 

為了能夠讓學員們上課時獲得最新的音樂資訊,

還有能啓發他們的一些點子,

我不斷地搜尋並閱讀資料,

不斷地鑽研要如何教課。

 

來上過兩次作詞班的學員就發現,

我沒有任何2堂課是一模一樣的,

因為儘管我有一套教學大綱,

但我會針對時下的一些潮流,

或一些感悟,

因材施教。

 

也有學員形容,

整個課程像液狀一樣,

學員們不知不覺地沉溺其中,

很快地就能將我教的技巧給吸收。

 

過獎了。

他們也忘了提,我其實蠻囉嗦的,

只因為我怕大家會把重要的知識給忘了。

 

或許太過盡力,

太過用力,

我週六下課後,

肚子總是很餓,

學員們常常給我遞糖果和餅乾。

哈哈。

 

說是教課,

但我從來不當這是一份工作,

而是一次次有營養的聚會,

一次次心心相印、薪火相傳的機會。

雖然非常辛苦,但我必須承認,

我真的很享受。

尤其學員們寫出令人驚豔的字句時,

那種感覺真是無以倫比。

 

7月29日,下午4點鐘的專業作詞班鐵定開課,

已經快滿了,

如果您想加入我們,

歡迎您電郵admin@fmmusic.com.sg

 

希望能見到您!

 

Leave a Reply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