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痛,真令人頭痛

By , May 16, 2017 12:10 am

IMG_0709
“丸,完。”

因為皮膚患有魚鱗斑的關系,
我平時較難出汗,
身體也較容易在本地的氣候中過熱,
產生頭痛、暈眩的症狀。

昨天與今天正是如此。
整場【幸好我不是滿分女生】新書分享會,
我都頂著個大大的嚴重偏頭痛進行。

偏頭痛常年糾纏著我不放。
可以說,我對偏頭痛束手無策。

除了止痛藥,
我試過會洗冷水澡來降溫;
我試過以按摩來舒緩緊繃的肌肉;
甚至經常像個老太太一樣,
在脖子上貼上鐵打的膏藥布。

但這些方式僅能起舒緩的作用,
無法將偏頭痛去除。
一痛,
就是三天。

但也不是沒有天然的解決方式。
前年的一天,
正在承受著頭疼的我,
在走下旋轉大理石樓梯時,
突然想搬演《灰姑娘》中鞋子落在梯級上的一幕,
便將自己的涼鞋往前甩一下。

誰知道用力過猛,
涼鞋掉入大廳的鯉魚池裡。
看見幾位男士為了將我的鞋撈起的樣子,
我忍不住大笑一場。

笑完,偏頭痛完全消失了!
從此,我成為了笑聲的信徒 。

去年,
我為了宣傳工作,
抱著偏頭痛上了一個電台節目,
身體不適影響了我說話的速度與反應力。
DJ朋友見狀,
將她前一天收到的商家送的香精油遞給我,
要我馬上擦一小滴在太陽穴。
一向都半信半疑的我照做了。

五分鐘后,頭痛也消失了。
從此,我成為了香精油的信徒。

朋友送的快用完了,
我趕緊到那家商店去購買。
小店主人問我,
希望香精油能有什麼功能。
我回答:“治療偏頭痛。”
並將小瓶上寫著的“藥方”給了對方。
只見他一臉狐疑,問了問我:“你確定是偏頭痛?”
我有一絲絲的不耐煩,
但還是客氣地點點頭。

“你朋友給你的香精油,有玫瑰油的成份。玫瑰油的用處並不是消除偏頭痛,而是減輕憂郁症、躁郁症和肌肉拉傷的症狀。”

驟然間,一切都了然了。
難怪每當我感覺自己的頭顱裡好像有人在練鼓時,
止痛藥幫不上太多忙。
我的偏頭痛,
原來源自於自己的個性。

我天生一個急性子,
做事、說話速度都很快,
因此容易疏忽、拉傷筋骨;
我天生敏感、多愁善感,
因此容易悲觀、自責,
導致憂郁症復發。

凡是能夠引發大腦分泌血清素和安多酚這種人體裡自然的止痛劑的事、物,
都能解除我的偏頭痛,這也包括了運動。
從此,我成為了跑步的信徒。

從此,儘管頭痛沒有離我而去,
但我們“相見”的次數,
大大地減少了。

Leave a Reply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