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在老爸頭上

By , March 17, 2017 9:17 pm

shoulder

“騎:奇怪的馬”

父親是傳統的華族男子,
對於兩個女兒,
很少公開表現慈愛,
也從來不曾與我們擁吻。

只有帶我們過馬路時,
他才會牽我們的手,
因此我手的細胞對於父親手掌並無太多回憶。

或許他對小時候的我非常嚴格,
因此我再倔強也從不敢在他的面前任性,
或亂說話。

從前的我總是如此規規矩矩地,
從遠處敬畏他。
哪像現在的孩童如此嬌縱,
目中無人,
放肆得都快騎到爸爸頭上去了。

不過話說回來,
我也曾經騎到自己爸爸頭上,
而且不止一次!

頭一次,是在我五歲的時候。
父親帶著我姐和我,
到外婆家附近的直落布蘭亞火車軌道散步。
他一時興起,
帶著我們爬上了軌道旁的山坡,
想讓我們從高處看風景。

不料不一會兒,
天色暗了,我們也餓了。

誰知上來容易,
下去則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
沒有路可繞,
山坡又太陡斜了,
直接走下去難說不會摔傷。
山坡附近沒有公共電話可求救,
而當時我姐和我才那麼一丁點,
哭得父親都慌了。

他用一隻手摳住身旁的泥和草穩住身體,
另一隻手則拉著我姐,
引導她一步一步往下爬。
他不放心分開解救兩個孩子,
於是想出了一個滑稽又有效的方法,
就是讓體型較小的我,
坐在他頭上,
捉住他的頭發,
一路滑下坡。

那是我頭一次騎到爸爸頭上。

第二次則是我們到榜鵝海裡捉螃蟹。
才及腰的海水卻突然因漲潮,
令不諳水性的我姐和我就快沒頂了。
父親很有男子氣概地將我們兩個“打撈”起來,
扛在肩上。

偏偏這時下起滂沱大雨,
父親決定讓我們浸泡在水裡比較溫暖。
但他不知道的是,
我下水前喝了一大瓶汽水,
聽著水聲,
不禁開始產生想尿尿的欲望。

那天我不僅騎在嚴肅的爸爸的頭上,
還在海風猛吹的大涼天,
送了他一股“暖流”。

這麼多年了,
父親依然嚴肅。
但我已經不再那麼拘謹,
而是常拿這些往事、糗事來調侃他,
有時甚至還會故意伸手捏捏他的臉,
或搔他痒痒,
氣得他直喊:
“沒大沒小!居然敢騎到我頭上!”

然后我就會報以得意的微笑,
回答:“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我五歲那年早騎過了!”

Leave a Reply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



本站部落格言论纯属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