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鋒、中場、後衛、候補媽媽

By , March 8, 2017 5:12 pm

skip

“往前地前往。”

女兒在學校受了委屈,
神情淡然地向我說了一些,
嘴上說:“沒什麼。”
但格外地安靜。

才發現,
她哭的話我可能會放心一點,
她不哭,
我的心更疼。
但我告訴自己,
堅強一點,
堅定一點,
堅決一點,
堅持一點,
不要插手管她的事,
她必須學習解決、改變,
甚至接受。

約十年前,
我寫過一篇文章《你要前鋒還是後衛作情人?》,
分析愛情的兩種情人:
前鋒為主動討好,“進攻”你的芳心的類型;
後衛則是駐守在你身旁,
奉公職守卻沒有機會積極得分的的情人。

我在那篇文章裡寫著,
我選擇了后衛做情人。

沒料到十年後的我,重新陷入前鋒、後衛的局面。

不過這回擔任起前鋒、後衛、中場、甚至候補的職位的人亦是我。

寫上述文章時,
我還是個“前鋒”媽媽,
眼球的視線、腦子裡的思緒從未離開過孩子一秒,
一心一意地想還能為女兒做什麼。

孩子肚子還沒餓,
我就已想好喂食策略,
盤算著甲計劃、乙計劃等;
孩子人還未走向危險,
我就已沖上前去把障礙物踢走。
當時的我不停地沖刺,
一刻也不歇息。

孩子念幼稚園時,
我退到了中場的位置。
時刻為女兒制造更多表現和學習的機會,
我擴大了視野,
腦筋不再只鎖定在她身上,
而是專注於尋找各種可能啟發她提升自己的故事、新聞。

我很欣慰在擔任中場期間,
開啟了她對閱讀和寫作的興趣。
中場也有防守的職責,
我在那時便已在彩排當後衛了。

她念小五時,
我就不常出現在孩子周圍了,
希望她能學習如何獨當一面。

然而和任何雌性動物一樣,
做媽媽的我即使不再寸步不離,
但我從不會拒她於方圓幾百裡之外。

我駐守在她的心靈附近,
隨時陪她化解危機、替她安撫傷口。
可惜後衛在贏球時,
是很少會被提起的。

進入少女期的女兒已經不太需要我這個媽媽替她出頭,
或讓她出氣了。

如今我就只能靜靜坐在一旁當候補,
等著她什麼時候需要我時,
給我再一次出場的珍貴機會。

除此之外,
我只剩羨慕地望著她的新隊友與她共享舞台,
跟她一起歡呼、一起哭泣的目光了。

怕只怕,我這個媽媽很快就“過氣”了。
因為就算一個球員貢獻甚多,
但在新臉孔、新規則、新賽情和新時代的替代下,
再被崇拜的臉孔也可能被遺忘。

我們這些媽媽或許曾是孩子的不可取代的偶像、不可欠缺避風港,
但有一天,
我們也難免淪為一張從牆頭剝落的褪色海報。

Leave a Reply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



本站部落格言论纯属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