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物蜜瓜木槿花(上)

By , December 29, 2016 11:04 pm

melon

“種花得瓜”

小瓜再過幾天就上中學了。
這也表示我這個媽又要開始忙碌了。
儘管我不斷地提醒自己,
孩子大了,該放手了,
但我自知自己是緊張派老媽,
到時我肯定又會為了孩子的起居飲食而奔波。

在瘋狂日子來臨之前,
我提醒自己一定要放慢腳步,
“smell the flowers”,
於是一有時間就往父母家跑,
聽一聽父親聊園藝,
欣賞一下他的手藝。

如他如何通過接枝的方式,
“迫使”紅木槿樹,
接納黃色的木槿做“兄妹”

hibiscus

多拍一張讓大家確認兩朵花確實是來自同一株植物。

hibiscus2

文章上頭貼的是父親引以為榮的哈密瓜!
還未成熟,所以還不知其味。

這粒蜜瓜的來源說來有趣。
朋友從日本進口了一些日本哈密瓜,
我們捨不得自己切來吃吃,
就扛著沉甸甸的瓜來父母家跟大家分享。

味道真是不錯,
但我們都認為日本哈密瓜大概只有在溫帶地區才能生長,
於是把所有的種子都刮下,
要我帶給遠在荷蘭的家翁家婆。

家翁在荷蘭租了一片小園地,
栽種許多不同的果類和蔬菜,
每每都豐收。

於是我們決定由他們試試栽種這種一粒價格大約170新幣的日本哈密瓜。

可是吃到最後一片時,
我爸突然心癢癢,
心想不如來也試一試,
就算種不出瓜,
當一盆花來種也不錯呀。

正想打電話給我,
向我要回一些種子時,
才想起我的班機已經起飛,
我已在飛往荷蘭途中,
頓然失望不已。

誰知,
我爸吃完蜜瓜摸了摸嘴巴,
才發現哈!
右唇上端粘著一顆種子!
就一顆!

於是我爸就把那一顆種子隨意放進門口一盆泥土裡,
隨它生長。

苗是長出來了。
但歪歪斜斜的。

我媽上完巴剎回來,
看那小東西好像因為受不到陽光直射,
長得不好,
就順手把它拔起來,
隨意種進另一個空盆裡,
翻了翻土,
就不再去留意它。

令人訝異的是,
那小苗兒突然拼命地長呀長,
藤也不斷地攀呀攀,
不過幾星期,
就開了小黃花!
其中兩朵居然在後來長成果實!

父母欣喜若狂,
但必須忍痛將位置比較不好,
體型較小地摘掉,
剩下這一顆,
如今比我巴掌還大的哈密瓜。

melon

這粒瓜,
是我爸媽近期除了紅黃木槿以外,
最為驕傲的成果。
父親就算身體不適,
一聽到我問:“哈密瓜可以吃了嗎?”
都會起身開門帶我出去看看,
然後自豪地告訴我他如何支撐蜜瓜的重量;
如何利用吸管引導藤蔓轉移方向等。

其實這些,我都不感興趣,
但聽見父親那麼興致勃勃地講解著,
我都不忍心打斷,
耐心地聽他說著,
並努力地記住他說話時,
閃爍的眼神。

父親自脊椎的傷惡化之後,
行動不便,
整個人消沈不少,
難得有一樣事情能讓他這麼專注,
這麼積極,
我也跟著開心起來。

當初不過是想和父母分享好吃的東西的初衷,
演變成一場意外的驚喜收獲,
感覺真的像“種花得瓜”。

剛才離開爸媽家時,
我笑著跟我爸說:
“哈密瓜熟的時候,
一定要叫我們來吃,
尤其甜的,
一定要分享喔!”

我爸也巧妙地回說:
“哈密瓜熟的時候,
一定會叫你們來吃,
尤其不甜的,
一定要分擔喔!”

我心想:
“還沒吃到瓜,
已經感覺很甜了。”

Leave a Reply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