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火,慢活

By , October 31, 2016 11:20 am

img_0210
冬“研”湯

從荷蘭返回新加坡前,
心裡萬分的舍不得。
縱然我從上星期就已經開始想家,想爸媽,想念新加坡的美食,
但也嘆息秋天的歐洲,
被紅、金、橙、黃色樹葉染色的藍色無雲天空,
還有人民生活的步調,
都裝不進行李箱,帶不回來。

我會想念在攝氏八度低溫中跑步時,
必須邊跑邊脫去圍巾、手套、外套、毛衣的滑稽舉動;
也會想念在六度中騎著小腳車,
氣管和肺部被冷空氣凍得僵硬的奇異感覺;
更會想念鞋底踩在布滿鵝卵石街道的金黃色落葉時,
發出咬薯片般的沙沙聲。

我會想念那群在超級市場外跟顧客討貼紙的小毛孩;
會想念那些在家門面前空地泥堆中互相丟擲泥球的頑童;
也會想念那些都快要走不動還堅持出外散步的老人;
更會想念那些耐心等待老人和腳車騎士過馬路,
從不板起臉猛按車笛的司機們。

我以為,依依不舍的心情,
大概跟旅行有關。放假心情好,
周遭的事物自然也變好。

然而,這一趟,我完全沒有放鬆,
依然天天工作,
填詞、打稿、回電郵、審查版權部作者的作品。
我照常閱讀新聞,
和家人辯論時事課題,
不讓自己有一絲怠慢。

盡管工作量沒減輕,
我卻多出許多時間來做別的事!
如做帶氧運動,到小鎮裡的超市購買必需品。
我甚至有興致開始鑽研一些從沒想過烹煮的食物,
如越南牛肉面(這個蠻考耐性的,湯頭需要熬過夜,每一碗麵都要分開煮)、
泰國冬炎湯(其實這個真的簡單到不行!有空來貼一下食譜)。
更奇妙的是,
向來廚藝不及格的我,
居然能盛出碗碗似模似樣的食物!

當然,家婆從旁指引功不可沒。

但我猜自己之所以有進步,
是因為我學會了用慢火。

在新加坡做飯時,
我總希望快些煮熟食物,
便把爐火開得最大,
結果肉的外層焦了,卻熟不透,
必須重新煮一次。

慢火就不同,
能讓食材的好滋味都煮進湯裡,
肉也嫩滑可口。

“火力全開”同樣能達到變成“熟”的效果,
但過程中,人會變得“焦”急,
靈感很快就乾涸。

浸泡在慢生活中的人,
則感覺不到環境升溫,
更能釋放前所未知的本事,
自己則更“入味”,更有品味。

和生活交換自身的細致風味,
因而做得更多,
這就是慢火,
這就是慢活。

Leave a Reply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



本站部落格言论纯属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