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的肚皮

By , May 23, 2017 11:15 am

18557052_10155348759916952_4362466487108342164_n

“舔舔快樂!”

朋友簫賀碩2007年唱過一首歌叫《媽媽的肚皮》,
裡頭有一句:“媽媽的肚皮,是最美麗的女人留下的証明。”

我當時當媽媽才三年,
對歌詞一點也不認同。

生完孩子的女人,
無論在懷孕時做過多少護理,
擦過多少潤膚霜,
妊娠紋一旦形成,
就再也去不掉了,
何來的美麗?

不過,對於歌詞“媽媽說穿衣服不方便,難找漂亮衣服又難遮掩。”
我倒是有一些認同。

雖然我本身沒有肚子突出的問題,
但我見過我的母親,
還有千萬個安娣身上穿著的花上衣,
衣角都一定會有開叉,
為的是要裝得下,
底下那鬆鬆軟軟的肚皮。

我在小時候經常會頑皮,
想設法將母親衣角的開叉撕開。
被母親逮到,
打手心時,
我總會不服氣地頂嘴:
“你肚子這麼大,我想讓衣服鬆一點你為什麼打我?”

當時我並不知道,
母親打我的原因,
並不完全是因為我調皮的動作,
而是因為我並沒有考慮到她的感受。

世上有哪個女人不希望自己身材苗條的?
除了做媽媽時。

懷孕之後,
準媽媽總會怕餓著孩子,
飲食不敢像平時那麼節制,
體重不增加,
就表示胎兒沒長好。

但體重的日漸增加,
也包括了孕期堆積起的皮下脂肪。
這層脂肪累積到了一定的厚度,
可以為寶寶提供一個很好的保護。

相信天下沒有一個孕婦會為了保持身材,
捨棄累積脂肪對胎兒的好處。

懷孕期間肚皮撐大,
脂肪就算會隨時間逐漸消失,
肚子上變得鬆弛的皮膚,
除非動手術,
不然很難消除。

我們家女兒總愛指著我的肚皮,
稱它為“果凍”,會隨著我的舉動,
肆意地擺動。

最近上了生物課的她,
突然跑過來親了我的肚皮一下,
並對它說了一聲:“謝謝”。

我突然一陣感動,
與羞愧。

我的女兒謝我的肚皮,
但我媽的女兒從沒謝過她的,
況且我的都不如母親的那麼多故事。

母親的肚皮除了滿滿的妊娠紋,
還有一條蜈蚣般的手術疤痕,
那是一場為了讓我出世的緊急剖腹手術。

我終於認同這句“媽媽的肚皮,是最美麗的女人留下的証明”的歌詞了。

母親的肚皮,
是我生病時的枕頭,
是我第一個安全溫暖、美麗的家。

頭痛,真令人頭痛

By , May 16, 2017 12:10 am

IMG_0709
“丸,完。”

因為皮膚患有魚鱗斑的關系,
我平時較難出汗,
身體也較容易在本地的氣候中過熱,
產生頭痛、暈眩的症狀。

昨天與今天正是如此。
整場【幸好我不是滿分女生】新書分享會,
我都頂著個大大的嚴重偏頭痛進行。

偏頭痛常年糾纏著我不放。
可以說,我對偏頭痛束手無策。

除了止痛藥,
我試過會洗冷水澡來降溫;
我試過以按摩來舒緩緊繃的肌肉;
甚至經常像個老太太一樣,
在脖子上貼上鐵打的膏藥布。

但這些方式僅能起舒緩的作用,
無法將偏頭痛去除。
一痛,
就是三天。

但也不是沒有天然的解決方式。
前年的一天,
正在承受著頭疼的我,
在走下旋轉大理石樓梯時,
突然想搬演《灰姑娘》中鞋子落在梯級上的一幕,
便將自己的涼鞋往前甩一下。

誰知道用力過猛,
涼鞋掉入大廳的鯉魚池裡。
看見幾位男士為了將我的鞋撈起的樣子,
我忍不住大笑一場。

笑完,偏頭痛完全消失了!
從此,我成為了笑聲的信徒 。

去年,
我為了宣傳工作,
抱著偏頭痛上了一個電台節目,
身體不適影響了我說話的速度與反應力。
DJ朋友見狀,
將她前一天收到的商家送的香精油遞給我,
要我馬上擦一小滴在太陽穴。
一向都半信半疑的我照做了。

五分鐘后,頭痛也消失了。
從此,我成為了香精油的信徒。

朋友送的快用完了,
我趕緊到那家商店去購買。
小店主人問我,
希望香精油能有什麼功能。
我回答:“治療偏頭痛。”
並將小瓶上寫著的“藥方”給了對方。
只見他一臉狐疑,問了問我:“你確定是偏頭痛?”
我有一絲絲的不耐煩,
但還是客氣地點點頭。

“你朋友給你的香精油,有玫瑰油的成份。玫瑰油的用處並不是消除偏頭痛,而是減輕憂郁症、躁郁症和肌肉拉傷的症狀。”

驟然間,一切都了然了。
難怪每當我感覺自己的頭顱裡好像有人在練鼓時,
止痛藥幫不上太多忙。
我的偏頭痛,
原來源自於自己的個性。

我天生一個急性子,
做事、說話速度都很快,
因此容易疏忽、拉傷筋骨;
我天生敏感、多愁善感,
因此容易悲觀、自責,
導致憂郁症復發。

凡是能夠引發大腦分泌血清素和安多酚這種人體裡自然的止痛劑的事、物,
都能解除我的偏頭痛,這也包括了運動。
從此,我成為了跑步的信徒。

從此,儘管頭痛沒有離我而去,
但我們“相見”的次數,
大大地減少了。

5月14日(星期天)【幸好我不是滿分女生】分享會

By , May 8, 2017 4:20 pm

Impefectbanner

每個人的條件不同。
自身的外表和智慧,
家庭的財富和人脈比常人高一等的,
不必太努力,
連手都不伸就夠得著天邊的夢想,
和生活其他的奢侈品,
好比他們生來就有一隻高板凳一樣。

與高富帥相反,
我們自嘆自己天生窮矮衰,
天生隻獲得一隻矮板凳,
站在上面就算再怎麼踮腳,
再怎麼彈跳,
夢想的邊邊怎麼好像就是碰不到。

Prologue

這些我都知道,因為我就是過來人。

一個臉蛋長得不怎麼樣的女孩,
如何在這個處處都是滿分女生的地球上長大成人?
一個大腦不怎麼靈光的小孩,
要如何在這個處處都是滿分學生的世界裡達成夢想?
有辦法的,
只要懂得怎麼看待“不滿分” 。

於是我寫了生平的第四本書《幸好我不是滿分女生》,
匯集了我這個人在畢業、事業、戀愛、母愛等人生重要階段所累積的經驗和心得,
不談科幻,不談浪漫,
只談真實感,還有幽默感。

寫這本書主要是希望在籍學生看了,
能開始從另一個角度感受“成長”;
身負重任的大人能從另一個尺度評論“成熟”;
疲於奔命的工作人士則可以從另一個高度感覺“成功”這件事。

不知大家可有留意到,
滿分的人往往對自己不滿意?
其實,
沒有滿分樣貌,
就可以馬上杜絕所有成為明星的念頭,
專心鑽研自己拿手的才能,
將它發展成一個事業;

沒有滿分成績單,
就表示任何一點加分,
都是進步,
都值得慶祝。

Sentosaoldphoto93copy

你可以說我懂得自我安慰,
太阿Q。
可是人生不就應該如此嗎?
3Q都重要呀!
IQ幫你在學業上取得好成績,
EQ幫你在事業上取勝,
阿Q則能幫你從生命裡取經,
甚至還能幫你娶老婆!

這本掏心掏肺的作品總共18個章節,
是一個“成長懶人包”,
以筆記的形式呈現,
歡迎讀者隨時放在背包中,
感覺失落、失望時拿出來翻一翻,
讓它陪你轉個圈,轉個念,
轉個運。

《幸好我不是滿分女生》將於這幾天在各大書局上架。
我也將會在下個星期天5月14日下午2點30分,
於新加坡國家圖書館16樓的觀景閣舉辦新書發布分享會。

希望您也能前來,
和我一起探討“不滿分”的好處。

“無意”勞動節?

By , May 1, 2017 8:17 pm

apple
“自食其果”

年中考試轉眼就到了,
女兒與同學都趁不用上學,
臨時抱佛腳,
努力溫習,
不敢怠慢。

當她們聽聞中國“五一”國際勞動節在2008年以前都放假7天,
而新加坡就只放一天,
羨慕之餘有些不甘,
認為好不容易才放個假,
卻都不能放鬆,
還問說:“既然教師節和兒童節都隨意改期,為何勞動節不能?”

那是因為5月1日原本就不是一個拿來歡慶的日子呀。
從它另外一個名稱:
“國際示威游行日”,
我們大概能猜到它的由來。

1866年5月1日,
35萬人於美國芝加哥舉行了一個示威游行,
並大規模地罷工,
要求當地政府改善勞工法令,
實行8小時工作制。

2天后,
芝加哥政府出動鎮暴警察,
射死4個示威者,
傷者不計其數。

隔天的和平示威升級至爆炸事件,
死傷慘重。
警方將慘禍歸咎於勞工領袖,
將他們逮捕並將大多數處以死刑。

為了紀念這些犧牲自己性命的勞工領袖,
和這段歷史,
5月1日在1899年被定為國際勞動節,
欲將各國勞工團結起來,
爭取8小時工作制。

但美國卻一直到1935年,
羅斯福當選總統時,
才制定法律確立8小時工作日。
這也就成為了我們熟悉的“朝九晚五”。

“朝九晚五”也就是說早上九點鐘上班,
五點鐘下班。
幸運的話,
住家離工作地點不太遠,
每個人都能與家人享用早餐和晚餐,
家庭生活將更美滿。

可惜諷刺的是,
1935年的8小時工作日,
正逐年增加。

在82年后的今天,
大部分上班族待在公司的時間已變成“朝九晚九”,
更有些下班後還將工作帶回家。

這麼一來,
那些在美國芝加哥中心喪命的示威群眾,
在干草市廣場群眾大會中死亡的警察和勞工,
還有被判死刑的勞工領袖的犧牲,
都變枉然了嗎?

5月1日是全球大多國家遵從的國際勞動節,
但又有幾個老板真正理解到8小時工作對員工的好處?
又有多少人遵從這條法令?

大家總說:“努力工作是為了理想、家庭。”

那為何我們總從理想和家庭那裡偷時間來工作?
為了到最後,
理想沒實現,
家人被忽略嗎?

好好分配時間,
別讓五一勞動節變成了“無意義”勞動節。

第四本書【幸好我不是滿分女生】即將上架

By , April 27, 2017 10:24 am

heapsof4thBook

【幸好我不是滿分女生】

很早以前就想寫這本書了,
因為陸陸續續都有人問起我的一些經歷,
不如乾脆就把自己如何用逆向思考走出陰影的例子都收集起來,
整理成一個“懶人包”,
等腦子善忘了,
聲音沙啞了,
代我來重述。

但今早把印好的書握在手裡,
聞著淡淡書香,
摸著米黃色書頁之時,
心裡不免冒起一絲擔憂。

膽小的我問:
“真的嗎?把自己的大餅臉放在封面?
不是只有藝人、名人才放封面嗎?這樣的樣貌會有人買書嗎?”

“有的。”理智的我說。

因為這本書是為了世上千千萬萬個被“滿分”(外型、分數、成就、婚姻、財產…)制度壓得喘不過氣的女生,還有男生而寫的。
我沒有拿別人直接做例子的權力(身旁的個案都匿名),
因為那是傷害。
拿我自己開刀,剖解、分析,
再把這些切身、真實學來的都寫進書裡,
血淋淋、坦蕩蕩,還怕一張照片?

除了將臉上的一些影子去掉,
照片幾乎是原汁原味,抬頭紋、笑紋、痘疤、鬥雞眼統統都保留,
就是要告訴大家,
我本來就不漂亮,我本來就不纖瘦,我本來就不聰明,
但【幸好我不是滿分女生】,
我才能有勇氣站出來,
什麼形狀、什麼智商,
管他的,我們都應該好好地愛自己!

第一場新書發佈分享會將會在5月14日,2:30pm於國家圖書館16樓的觀景閣舉行。
5 = 1 + 4,這樣您就不會忘記。

Impefectbanner

溫馨提醒,
進入國家圖書館之後,
請往櫃檯的反方向走,
那裡會個小入口,
入口旁會有工作人員接待。
公眾人士需要使用專用電梯才可以到16樓觀賞風景。

出席者可在現場以優惠價購買我的新書和系列作品,
並獲得精美的書簽。

《幸好我不是滿分女生》將於五月中起在新加坡各大書局上架,
包括大眾書局各大分店、紀伊國屋書店各大分店、友聯書局、草根書室、友誼書齋與城市書房等。

日期:2017年5月14日(星期日)
時間:2.30pm – 4.30pm
地點:國家圖書館16樓觀景閣The Pod
100, Victoria Street. Singapore 188064
報名郵址:info@lingzi.com.sg
聯絡電話:62935677

“對不起,你不在邀請名單上。”

By , April 19, 2017 4:12 pm

azkaban

“驅.逐.”

沒有比你已經盛裝打扮出現在門口,
或忍辱負重主動開口問了對方之後,
更令人難堪、傷人的一句話。
這就表示,
你的其他朋友和同事即將與對方聚在一起,
共度美好時光,
唯獨你沒被選上。
主人在選好他喜歡的人選、陪他度過歡愉的時光的時候,
已經確定你在“酷孩”(Cool kids)眼裡,
只是一個“魯蛇”(Loser)。

但世界上有那麼多派對,
我們誰又曾經每一次都受邀?
每一次都榜上有名?
每一次都能成為名單上的其中一個出席者?
別說不可能,
這世間這種人就偏偏真的存在,
幾乎每一個派對名單都有他們的名字出現。

其中一個原因,
就是他們是天生很有魅力的“酷孩”,
有地位、學位、顏值高。

另一個原因,
則是派對是他們舉辦的。

我最佩服主動舉辦派對的人,
耗時耗力耗金錢,
吃力不討好。
舉辦派對的宗旨若是為了慈善籌款,
或提高公司同事之間的凝聚力,
還算有意義。

但為了從中獲益,
如認識多一些政要和上流社會任務,
或純粹為了炫耀自己的家有多豪華,
自己是多豪氣的人,
臉皮之厚是不是很令人佩服?

另外一種派對主人則是從不在“酷孩”邀請名單出現的“魯蛇”。

一般上,
不被別人邀請的人都會知難而退,
但有些不會。

“魯蛇”請客有人會來嗎?
有。
這就是持之以恆的性格好處。
不斷地邀請,
總有一天會有人被糾纏得受不了,
勉強答應。
恆心也非常值得佩服。

“魯蛇”會很用心地策劃派對,
希望“酷孩”會另眼相看。
但其實“酷孩”在孩子的派對中,
只會記得好吃的和好玩的;
在大人的派對中,
很有可能只要有酒有帥哥美女就可以。
一切就是那麼簡單。

“酷孩”們很少會在參加“魯蛇”派對之後,
和他們成為朋友,
傷害其實更大。

然而這是必要的,
只有在當過“魯蛇”,
經歷過被排擠的滋味之後,
我們才會更有同理心;

對於因為不夠聰明,
不夠漂亮,
不夠地位,
而被滿是“酷孩”的社會撇在一邊的所謂“魯蛇”的處境,
我們才更能感同身受,
才能設法為他們改善生活。

這就是“不在邀請名單上”的意義。

「老九」音樂劇

By , April 10, 2017 1:09 pm

1482994789293

“老久都不能平息的老九”

一位男性朋友為了捧黃韻仁和我的場,
故意買了票到劇場裡觀賞「老九」。
男子氣概十足的他居然被感動得淚流滿面,
趁謝幕,開燈之前想趕緊把眼淚擦乾,
免得散場時被別人取笑。

只帶了手機和皮包的他身上連一張可以擦眼淚的紙巾都沒有,
只要回過頭問身旁的女朋友,
“你有沒有tissue?”
誰料到女朋友卻回答:
“沒有叻,衛生棉就有。”

這位男性朋友遲疑了一下,
認真考慮是否真要接過衛生棉來擦眼淚。
因為眼淚真的太多了。

真的很感動,
而且這次的手法比上2012年的「老九」更收斂,
更細膩,
而主角Sugie的歌唱技巧還有演技,
更為純熟,
令人驚豔。

這是我自己極為驕傲的一部天音樂劇,
除了因為一部份歌詞跟本科有關聯,
更因為另一部份歌詞跟我有切身關係,
夢想VS現實
自己VS家人

票賣得很快,
一定要趕快購票,
帶情人(有情歌情節),
帶家人(有親情內容),
帶學生(有夢想課題):
https://www.sistic.com.sg/events/claojiu0417

只上演到4月23日。
不要再重犯2012年的情景,
最後機場幾場一票都難求。

這是海峽時報今天的報道:
http://www.straitstimes.com/lifestyle/arts/timeless-tale-of-duty-and-passion

郭寶昆老師的作品當中,
最受推崇之一。
更是一部得獎音樂劇。
別錯過了。

乾淨的桌面,流暢的思緒

By , April 5, 2017 11:17 am

Tabletop

“濁面”

不知道是哪個懶蟲為自己找的藉口,
說有效率的人,
有創意的人,
聰明的人,
天才的人,
桌面都是凌亂不堪的。

我試過,
什麼事都做不好,
好不好?
因為什麼都找不到!

能在新加坡一個如此安全、干淨、有秩序的地方進行文字創作,
是我們的福氣,
因為我們不必時刻擔心自己的小命受到戰亂的威脅,
家園受到戰火的蹂躪,
能專心一致地展現我們腦袋中的漂亮詞匯與浪漫的情節。

說我身在福中不知福也好,
但這樣的生活,
對創作也是一個詛咒。

呈直角、平行線的城市規劃,
方方正正的,
容不下奇形異狀的靈感和想法;

沒有溫度的鋼骨水泥,
沒有音符的車水馬龍,
早已驅走心靈與心靈之間的誠實對話。

再加上我選擇為了家庭,
時刻在柴米油鹽醬醋茶裡打轉,
除了每天接送孩子,
就是個足不出門的人,
無處充電。

能每隔兩天就在文章裡注入新觀點、新主題已經算是很幸運了。

工作的關系,
我也必須不時在歌詞裡深入描述失戀情懷,
但我這一輩子,
轟轟烈烈的愛情不曾有過,
和風華雪月沾得上一點邊兒的戀愛經驗,
已是20年前的事。

授課的關係,
我也必須保持正面、積極的態度。

如何是好呢?
之前就碰過了一場“世紀”大瓶頸,
別說靈感來源嚴重堵塞,
我就連感官都麻木沒有知覺。

曾經,
我對付瓶頸的方式,
就是看很多非主流的書、看很多獨立電影、聽很多另類歌曲。

如今我,選擇什麼都不做。

我不再刻意搜尋能刺激大腦的訊息,
反而迫使自己將生產者的責任卸下來,
多睡覺,
多做一些沒有意義的事,
多過個普通消費者的的生活。

因為我知道大腦就像自己的辦公桌一樣,
左邊堆滿參考書、草稿,
右邊疊著文章和歌詞。

開始的時候,
流程還算順暢,
一邊是從自己和別的藝術工作者的生活中提取的題材,
另一邊是自己消化訊息過后的產品。

但慢慢地,
工作量大了,
我們就會忽略整理、分類的使命,
忘了每天都必須將桌面還原。

工作、生活將可用的空間都囤積滿了,
一切自然模糊了、混亂了,
效率慢了。
這種感覺就叫作“疲勞”。

不要認為清理桌面是一項沒有生產力的事情,
是在浪費寶貴的時間,
還想繼續硬著頭皮撞穿瓶頸。

因為靜下來不用力,
才能淨化自己的心。
心空了,
才有空間裝更多有趣的點子。
才能淨心靜力。

被拒絕是一件美事

By , March 24, 2017 11:50 am

Dialogue_Series_Peatix_Images_800_x_800px_3_

“動詞動詞”

我房間衣櫃裡滿是黑色衣服,
都是十幾年前買的。
黑色確實是一個很“方便”的顏色,
不怕褪色,
也不容易弄臟;
只要配搭得體,
黑色服飾也非常適合在出席隆重場合時穿。
但說實話,
我的黑色衣服背后有一個故事。

我寫詞生涯可以追溯到二十年前。
那是一個還沒有周杰倫和孫燕姿的音樂時代,
流行的大多是洒狗血的抒情歌曲。
當時最清新的風格,
大概就是中式的R&B。
性格直率的我,
當時不擅長寫這類型的歌詞,
每寫一首,就被退一首。

眼看著一起出道的戰友們越來越多的歌詞被選為專輯主打歌,
而自己還處於被拒絕的階段。
那年還在從事科研的我,
經常在實驗室裡偷偷流淚,
甚至把顯微鏡的目鏡弄濕。

唯一安慰自己的方式,
就是為自己買一件黑色的衣服。

每穿一件黑色衣服,
就等於紀念我辛苦填寫的歌詞變成一個個孤兒。
可是當時的我又怎會知道,
作品被退稿,
被企劃、歌手和制作人拒絕,
其實是一件好事。

被拒絕,有很多個原因。

當然,我無可否認,
其中一個理由,是因為我不夠好。
在提倡信心的自愛的年代裡,自愛、自信很容易變成自負、自滿。
因此被拒絕,
是一件好事,
當頭一棒把自己打醒,
繼續加倍努力。

被拒絕,
也有可能作品不符合對方心裡的“標准答案”。
一個團隊在開案時,
都已擬定好每一個作品和人的定位和需要發揮的功效。
但基於商業機密的緣由,
你不得知具體的要求。
“蒙著眼睛射箭”,大多下場就是“不中”。

另一原因,
是因為你門視角對不上。
你的獨特之處、你的視野或許過於前衛、尖銳,
對方在人生經歷上還沒到達你的等次,
不懂得欣賞代表你的想法的作品。
這種情況下被拒絕,
也是好事,
好過作品被不懂得欣賞的人糟蹋。

成功,
是一個夢,
也像一場夢,
不真實 。

相反的,
被拒絕,
是一種現實,
才踏實,
才實在。

我們都需要現實來定義我們的夢能否變得實在,
是否能夠存在。
被現實打槍的次數如果多得以上的三個原因都不能解釋的話,
答案就只有一個:
你不適合吃這行飯,不如轉行吧。

這會是我在來臨星期天上午10點,於“實堂”
與實踐劇場的老大郭踐紅一起主講的分享會的部份內容。
歡迎大家來捧場,
來被我們當頭一棒,
敲醒你的夢想,
幫你把夢想捶打成型。

入場免費。
座位有限請於以下網址報名。
http://dreamreality.peatix.com

騎在老爸頭上

By , March 17, 2017 9:17 pm

shoulder

“騎:奇怪的馬”

父親是傳統的華族男子,
對於兩個女兒,
很少公開表現慈愛,
也從來不曾與我們擁吻。

只有帶我們過馬路時,
他才會牽我們的手,
因此我手的細胞對於父親手掌並無太多回憶。

或許他對小時候的我非常嚴格,
因此我再倔強也從不敢在他的面前任性,
或亂說話。

從前的我總是如此規規矩矩地,
從遠處敬畏他。
哪像現在的孩童如此嬌縱,
目中無人,
放肆得都快騎到爸爸頭上去了。

不過話說回來,
我也曾經騎到自己爸爸頭上,
而且不止一次!

頭一次,是在我五歲的時候。
父親帶著我姐和我,
到外婆家附近的直落布蘭亞火車軌道散步。
他一時興起,
帶著我們爬上了軌道旁的山坡,
想讓我們從高處看風景。

不料不一會兒,
天色暗了,我們也餓了。

誰知上來容易,
下去則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
沒有路可繞,
山坡又太陡斜了,
直接走下去難說不會摔傷。
山坡附近沒有公共電話可求救,
而當時我姐和我才那麼一丁點,
哭得父親都慌了。

他用一隻手摳住身旁的泥和草穩住身體,
另一隻手則拉著我姐,
引導她一步一步往下爬。
他不放心分開解救兩個孩子,
於是想出了一個滑稽又有效的方法,
就是讓體型較小的我,
坐在他頭上,
捉住他的頭發,
一路滑下坡。

那是我頭一次騎到爸爸頭上。

第二次則是我們到榜鵝海裡捉螃蟹。
才及腰的海水卻突然因漲潮,
令不諳水性的我姐和我就快沒頂了。
父親很有男子氣概地將我們兩個“打撈”起來,
扛在肩上。

偏偏這時下起滂沱大雨,
父親決定讓我們浸泡在水裡比較溫暖。
但他不知道的是,
我下水前喝了一大瓶汽水,
聽著水聲,
不禁開始產生想尿尿的欲望。

那天我不僅騎在嚴肅的爸爸的頭上,
還在海風猛吹的大涼天,
送了他一股“暖流”。

這麼多年了,
父親依然嚴肅。
但我已經不再那麼拘謹,
而是常拿這些往事、糗事來調侃他,
有時甚至還會故意伸手捏捏他的臉,
或搔他痒痒,
氣得他直喊:
“沒大沒小!居然敢騎到我頭上!”

然后我就會報以得意的微笑,
回答:“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我五歲那年早騎過了!”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



本站部落格言论纯属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