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我心深处' Category

网络电视主持

Tuesday, June 19, 2012 posted by walters

IMG_2709[2]

打从2010年开始,便跟着广播老师尤发开始做网络广播/电视。在这两年里,随着他搬了两次的家,共去了三家网络电台/电视工作,希望这家能做的久一点,不想“孟母三迁”了。

在这两年内,不只和尤发建立起一定的默契,与另一位搭档鲍鸿也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这有助于节目里的双向沟通。虽然我不敢说我们配合地天衣无缝,但假以时日的磨合,肯定的是我们的节目会更精彩。

人生没有梦想,生活没有动力;生活缺乏兴趣,日子失去色彩。有些人的梦想就如世俗般的传统,要的就是一个温馨家和孩子。我不敢说做广播和主持是我的梦想,因为我的付出和牺牲不够说服力,但这个兴趣确确实实地让我除了在工作之外,又多了一个天马行空的机会。至少现在我的生活多了一些寄托,忙碌之余心中更为踏实一些。

这个节目叫《男人大中小》,每逢星期二晚上8点于www.itv.sg 播映。 我们无所不谈,更不要脸的自爆自己的糗事和经历。欢迎你参与,观众的提问还能丰富节目的内容和主导其方向。

如果你想知道我是大、中或小男人,别忘了下星期二上来坐坐,记得说声“Hi”.

晚安,我的朋友。

IMG_2719[1]

魔鬼的前身是天使

Monday, March 28, 2011 posted by walters

W2B cover 1

“人之初,性本善”,人刚来到这个世界都是天真纯洁的小天使,但经过了岁月的洗涤、人为的污染后,天使般的心灵开始“变种”。在成长的过程里,我们对自己,人和事物有了一定的要求和价值观后,便开始为一己的私利,做出一些让自己满足,对他人有损的动作。渐渐的,我们就变成了一只魔鬼,一只贪利图益的魔鬼。

有些人明明是天使,却在友人的压力和怂恿下,为了不吃亏,变身当魔鬼。没有主见和随波逐流的人,永远当不了天使;缺乏正义之心和坚定的信念的个性,也只能做只阴险和贪婪的魔鬼。

最糟的是很多人根本就是魔鬼,却一直认为自己是天使。他们行事待人就遵照自己的那一套标准,令许多身边的人最终都成了他成功背后的“壮士”。这类人是“不知觉”抑或是“执迷不悟”?但肯定的是他们认为自己无罪,错的是天使心中的准绳跟不上急速的人性蜕变。

每个人心中都住着一位天使和一只魔鬼,谁先出笼,就视环境的优劣和诱惑的多寡。为此,我们经常分身,在魔鬼和天使这两种身份里游走;哪种身份管用,符合当下的环境,能获取最大的利益,就选择扮演那个角色。

在这个险恶可怕的世界里,单一拥有天使的特质是无法让你立足;同时具备魔鬼的个性和天使的心地才是存活的绝妙配搭。没有魔鬼的金身来护体,天使就会绝种,只有在没被取代和消失的空间里,天使才能有机会用纯真来怜悯众身边人的不幸和苦难。

我是魔鬼,还是天使?那要看你用什么角度来审视我。在广播上、专栏里,我极力去“裸露”对手和嘉宾们的心情和背后的故事,为的就是追求“真实“的感觉。看在受访者眼里,我也许是只阴险的魔鬼,在听众的心中, 我是个顶着光环的天使也不一定。在不同的位置、价值、利益、角度、身份和目的当中,魔鬼和天使的分界线 越来越难划分,好人坏人的标准更分外的模糊。

喜欢安上翅膀当天使的感觉,虽然现实的环境和客观的因素会动摇我的定力,但自从笃信了佛教后,坚定的信念让我更努力朝着这个目标前进。希望天使的人口会越来越稠密,当魔鬼的人会移民到属于他们的地方。

是天使、魔鬼也好,你必须知道自己当时在扮演的角色,更重要的是你要过的了自己的良心这一关!

最后,我要感谢那么多的专业“天使”为我的第二本书奉献,除了令它在编辑、视觉和个性上看来益发的成熟和进步外,也让我消除在筹备新书时“魔鬼”所带来不安和恐惧。在这里要谢谢所有的好朋友:出版商Jennie、编辑宝环、美术设计Jeffrey、美术加工Andy、校对文川,兆锦、摄影Stan、造型师R S Danny、化妆师Cale、为我写点评的安娜,蔡志礼博士、老师兆锦、广播搭档劲东、传媒朋友和支持这本书的友人 。

衷心地谢谢每一位曾经为这本书出付出过的朋友!

在鬼门关关门前与亲人相见

Tuesday, September 7, 2010 posted by walters

gate3 

某一天的凌晨,忽然被一则简讯吵醒,原来友人Swee Lin回复我在中午时问她的问题。

早上, 我在上班途中发简讯告诉她说她电讯公司的服务有问题,中午发给她的简讯迟至凌晨五点才收到答复。她回复我说她是在凌晨3点37分发出简讯的。

我当时愣了一下,便说:“你睡不着?”

她的答案令我感到惊讶:“我半夜往窗外看时,看见逝世的妈妈站在窗口外与我聊天,她看来很平静和高兴。”

听见友人谈起伤心事,我一般上都会低调地带过免得她触景伤情:“看来你是想念你的妈妈。”便终止我们的简讯。

gate1

两天前,我梦见的爸爸,梦中的情景很模糊, 我只记得爸爸带了我去一家很大的戏院看电影,过后,我便惊醒了。回想起来,从爸爸逝世二十多年至今,我都没梦见过他,今夜他为何会入梦?梦醒时,我忽然记得在梦境里的戏院是小时候爸爸带我去看戏的黄金戏院,那时它是新加坡最大的戏院。

坦白说,与爸爸的感情不深厚,因为他常年在国外做生意,相处的时间少之又少。直到他的脚出现问题,不能再往外国跑时,我们才有机会真正同在一个屋檐下培养父子情。这样天伦之乐的日子也没过了多久,爸爸便染上恶疾逝世了。当时,我在葬礼上也没哭。

以前怕鬼门关打开,怕会碰上游魂野鬼,现在鬼门关开启对我来说有另一层的意义,因为可以见到亲人。

原来,我也和Swee Lin想念妈妈一样想念我的爸爸。

爸爸,你几时会再来坐坐?

 

 

 

 

2009 年的遗言

Monday, December 28, 2009 posted by walters

 the-end.jpg

2009 年是我人生中最糟的一年,根据宿命论,我今年偏冲太岁,犯小人,事业会起伏不定。 

在事业方面,首先应验了算命师的预言,因为人事上的复杂,我今年换了两个东家,至今还在待业当中(十一月底刚离职),哈哈!在一年内换了这么多分工作还是头一遭,工作高姿态被嫉可理解,转低调谦虚以待,默默耕耘还是被误为不够积极,信心不足,实在难以明了。经过证明成功的策略,原来在不同环境和人身上也无用武之地;“因地制宜”这句话才是不变的真言。 

面对着一连串的挫折,幸亏我用了“另一只眼”来看待它,才不至于意志消沉。我告诉自己在一片经济萧条和失业高涨之际,我还能换了几次工作,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吧!很阿Q是吗?这是EQ!有人问我会不会难过,我回说生活肯定失去重心,有点失落,但我没有资格和权利难过,因为当初离职就是为了快乐;如果现在不快乐,那还不如留在原地。我就当现在是神给我的假期,与其郁郁不得志地等待新工作的来临,还不如开开心心地度完假期后,才回去职场拼搏;神是不会这么眷顾我,让我永远不用工作。   

tv2.jpg 

今年我也失去两样我花了很多时间经营的东西。这两件东西在我的人生里一度还比我的事业来得更重要,我还为此被好友经常 “唠叨”。我一直对自己说必须接受和相信这样的一个真理 :“得到的不代表永远拥有,失去的不意味不再有”,希望我能失而复得。 

不知是否有小人在作梗,今年我和一位认识多年的挚友不再联络。我不知她是患上“忧郁症”还是“失心疯”,她觉得我想下降头害她,我俩都因为害怕对方所以疏远了, 实在是莫名其妙。 

在人生低潮时是洞悉人心的最好时刻,特别是朋友。到新公司上班的第一天,居然有朋友送花,送礼物来祝贺我,搞到我不要脸以为有人“暗恋”自己。原来这些人都是冲着生意而来,我离职时,打爆电话他们都不接听或没时间陪我吃个饭。想深一层,其实每个人在另一个人的棋局里只是一只棋子,要深交真的需要莫大的缘分,能够成为对方的棋子也算是个因果,一种福分,无须太介意谁利用了谁!聪明点,就得看清楚对方的诚意后才倾注感情,否则自己犯贱! 

今年我经历和看透了人生,深切地体会到金钱,名利,权力全都是过眼云烟。无论你有多成功,盖棺离开世间后,即使有人记得你,哪又怎么样?活在当下,享受现在才是最重要,健康和快乐才是最实际。 

2010 年,跟着感觉走吧!

信任

Tuesday, December 15, 2009 posted by walters

 man-woman18.jpg

在私底下,我很容易相信他人,只要坐在一块吃个饭或喝杯茶,我便会打开天窗,天南地北,甚至于交心。就因为这个弱点, 我已有无数次被同事拿我的“投诉”当“人情”卖给老板,结果可想而知。我一再的告诉自己,同事不可当朋友,因为牵扯到利益关系, 但总是改不了,一错再错,成了我的死穴! 

在公事上,我却是个容易起疑心的人,任何商业伙伴或同事作奸犯科和走漏洞时,总是被我发现。我不会轻易相信工作伙伴,会把各项目从头到尾紧紧地跟进和把关,当然错误的机会因此减至最低。 

这种疑心的敏感度来自于我的“第六感”,在心里总是有把声音把我的警觉性敲醒,让我侦察错误。不过,在一定的范围内,我还是会给予团队“自由度”,我不重视办事的过程(除非是违法),只在乎结果。 

man-woman9-2.jpg 

在维系情感,信任是最重要的元素。 一对恋人若不相信对方,大家犹如在“爱情的桎梏”里谈恋爱;被怀疑的那方,失去了行动上的自由,起疑心的那位,在思想上也被禁锢!在那么狭隘的空间里,爱情又岂能滋长?又如何爱得痛快? 

人真是复杂的动物,经常自相矛盾;说愚蠢又不全然,论聪明又不全面。 在公在私,我居然会有如斯的不同个性, 让我自己也无从理解。我经常安慰自己说,至少公事上的精明能弥补私底下的不设防!很阿Q是吗?哈哈! 

因为幸福,所以害怕!

Wednesday, September 30, 2009 posted by walters

 youngman23.jpg   

有没有发觉人生就好比一条抛物线,上到了顶点,终要掉下来。 没有人能永远在顶峰生存,什么“高处不胜寒”也只是短暂。如果你的个性够坚韧,运气也不错,你的人生就会由无数条抛物线组成, 让你上上下下,精彩绝伦! 

bell-curve2.jpg

 “花无百日红,人无千日好”,这句话再贴切不过。当你处于幸福期时,摸透这个道理的人都会害怕,因为不知道幸福的日子能过多久?这种害怕会令人惶恐和劳累。

sadman2.jpg

2007 年算是我人生中的一个顶点吧!什么想追求,想做的,霎那间全都出现在我的人生里,让我像做梦一般。午夜梦回时,自己还会不知觉地笑醒!很幸福是吗?“好景不常在”,在2009年,不知是个性使然,还是幸福逾期,所有的东西都不翼而飞。突然间,我一无所有,掉回平地! 有人把这归咎于犯小人,有人却说是冲太岁?

我一直对自己说,一定要坚强,那我的人生才会出现另一条抛物线,继续精采。如在此点被卡住,又是一场让人看扁, 看笑话的戏。所以,我要不断地转动零件,等待另一个机会从山脚下再往抛物线的顶点爬!

  bell-curve1.jpg          

话说回来,如果你正处于幸福点,与其担心掉下来,还不如实际地享受每一天,每一刻,反正迟早都会回到水平线,担心也没用。也许可以更积极一点,乘自己“旺势”时,打好各路的人脉,做好他日从平地重新开始的准备。 

 因为幸福,所以害怕。。。

害怕忘了享受每一天。 

帮人, 还是害人?

Wednesday, September 9, 2009 posted by walters

 help1.jpg

Ben传来了简讯,问我是否能为他的朋友介绍一分Building Facility Management 的工作,读了他的简讯后,让我对他又爱又恨。 首先,他本身也算是在待业中,居然还有闲情,这么“鸡婆”为别人找工作,这是我为之气节的地方;但见这人在困境里还帮忙别人,让我对他萌生敬爱之意! 

我们常常都很热心地助人,因为我们深信“助人为快乐之本”。很多时候,当自己没有那个联系网或能力不足时,我们就会求助于其他友人, 但我们却没发觉这无形中间接地给友人带来麻烦和不便。

 help4.jpg

记得多年前,有位朋友向我借钱,由于我大部分的款项存放在定期储蓄里,所以便说服另一位朋友合资“筹钱”给这位朋友。朋友二话不说,相信我借出钱,但在还钱的过程中,发生了许多不愉快的事,带给他不少的麻烦和困扰。为了这件事,我一直很内疚,因为我个人的“快乐”而导致友人的“不快乐”! 

针对阿Ben这事来说,首先,我不了解他朋友的工作能力和态度,万一“遇人不淑”,我岂不是为朋友添麻烦。如果朋友的公司正在征聘,我就不介意做个“顺水人情”,将他俩联系在一起。让我做“人格担保”,大力推荐,这是我死也不会干的事,不是自私,要为朋友两肋插刀,赴汤蹈火也要看对象和状况!

 help2.jpg 

反过来说,如果阿Ben的朋友不满意我介绍的工作或与我的朋友起冲突时,他也许会怪罪于我,说我事前没给他说清楚状况。做这种介绍人,最后会搞到“猪八戒照镜子”,里外都不是人。 当然,借助朋友或众人的力量来做好事,还是当仁不让的,我也不会吝啬付出自己小小的力量来完成“大我”,但那必须是要在我清楚状况的前提下。有时不清楚个中所牵涉到的人物和关系,就贸贸然去帮忙,会越搞越糟。 

下次要帮忙朋友时,真的得考虑自身的条件,否则害人也不利己! 

谢谢你为我解开那粒“纽扣”!

Wednesday, June 10, 2009 posted by walters

button1.jpg 

书出版至今,在努力宣传之下,终于在3个星期前,分销商开始为销售点补货。

甫一出版,在策划宣传时,遇到不少的难题,真的是有点透不过气来,犹如扣紧了上衣最上,喉结位置的那粒纽扣。幸好在良师好友和传媒朋友的协助下,我的新书《当你解开我的第一粒纽扣时》得到了不错的曝光率,像解开一粒扣紧已久的纽扣, 整个人像松绑了。

button2.jpg

在此要感谢白全成编辑,旭光和Wayne, 他们卖力协助宣传我的书的程度有如自个出书一般。传媒方面要鸣谢联合晚报,新明日报,联合早报,我报,丽的呼声,电台FM883FM933FM958FM972 UFM1003,都会佳人及其他传媒(排名不分先后, 恕我无法一一列出)。

button3.jpg

至今,书终于回本,可以松了一口气,也给我更大的动力,继续创作。第一本书的封面有点耸动,不知大家能接受的程度到哪里?文章是否做到富娱乐性和趣味的来,又能用简单的方式和大家分享这城市的爱和人性?第二本书会以怎样的面貌和大家见面,我还在收集民意和了解市场。如果您有机会阅读我的书,请电邮至walters_forum@yahoo.com.sg给予我意见。 

 thank-you1.jpg

最后,还是要衷心的再说一句,谢谢你为我解开那粒纽扣! 

寄,还是不寄?

Thursday, May 21, 2009 posted by walters

letter3.jpg

上个星期二在网上看见了一则猎人头公司的征聘广告,挺喜欢那分工作的性质,所以便申请了。寄出不到两天的时间,猎人头的负责人来电说我的工作经验和联络网能胜任这分工作, 决定推荐我,这个星期五,应该知道该家公司会不会给予我面试的机会。她大致上给我解说了这家公司是从事什么行业,并没有告诉我这家公司的名字。听后,当然开心,心中存着一个希望。

applyjob11.jpg

昨天,从一位前同事Robert 口中知道他的客户正在聘请员工,工作性质和猎人头公司说的差不多,也是在同一个行业里,就是不确定是不是同一家公司。知道后,我便托Robert拿这家公司MD的电邮地址,想将履历传过去。Robert虽然给了我这位MD的联络电邮,却觉得我不应该私底下行动。征询了一些同事的意见,他们都觉得我应该直接电邮给这家公司的MD,因为一般上新加坡的公司会同时让几家猎人头公司为它们找寻员工,也不知这家猎人头公司是否有把握为我争取到面试的机会。“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弄得我心情七上八下,不知该如何是好?

 applyjob3.jpg

 其实我也没这么desperate,只不过Robert说上个星期五,这家公司已经开始应征申请者,而我那家猎人头公司要等到这个星期五才能让我知道有没有面试的机会,形势上是不是吃亏了一点?我尝试过找猎人头公司查询,怎知她放假去了,星期五才回来,现在我真的像热锅上的蚂蚁。

applyjob4.jpg

如果我直接把履历寄出,万一申请不成功,日后这家猎人头公司肯定会将我列入黑名单,不再介绍工作给我了。另一个更让我担心的原因是,如果这家公司知道我已通过猎人头公司申请,还私自将履历电邮过来,会不会怀疑我的人格和诚信?万一不是同一家公司,我不是失去一个机会?

现在问题是到底这两家公司是不是同一家公司呢?

applyjob21.jpg 

 请告诉我:“寄,还是不寄?” 

beautiful1.jpg希望在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