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小城大事' Category

妈妈跪女儿!

Thursday, June 21, 2012 posted by walters

ABC

这不孝的事件是发生在香港。

女儿翘课,不肯用功读书,妈妈苦口婆心地规劝她,这个不孝女却要妈妈跪在地上表示诚意才肯改过。妈妈为了让女儿不要误入歧途,就这样在大庭广众下,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求”女儿学好变乖。

现在的年轻人打爸妈的事件我们见多了,这只是皮肉痛;让爸妈像犯了滔天大罪,跪地认错的也开始出现了,那是一种人性败坏和精神上的折磨。这种痛更深层,更长久。

许多爸妈一直认为现时的教育必须采取开明的方式,当孩子是朋友,才能消除代沟,距离拉得更近。打骂更甭说了,过度的宠爱的结果,把为人爸妈的尊严也赔在失败的教育上,孩子和爸妈也角色对调,爸妈得听孩子的话,孩子成了家里的一家之主!

这个跪地求女儿改过的妈妈,对,她可怜!但她却不值得同情,甚至于该打,因为她做了错误的示范,让天下的妈妈蒙羞!让女儿更加得逞,还毁了她的下半生。

她这么一跪,不只把自己后半年辈的人生搞砸,更在母女日后破裂的关系里埋下了注脚。

终有一天,女儿会对妈妈说:“都是你的溺爱,毁了我光明的前程,美丽的人生”。

到底谁才是受害者?

Abercrombie & Fitch 店内侦查

Friday, December 16, 2011 posted by walters

A1

今天和友人在乌节路叙旧闲逛之余,便想碰碰运气,希望雨天没太多人到访刚开幕第二天,使用“半裸男售货员”做宣传的Abercrombie & Fitch“参观”。到了那里,排队的人少于50人,不用大排长龙入场,所以便带着羊群心态排队参取经。

 IMG_1805         

在入口处,便有一位半裸男在门前和来宾拍照留念,这是提供给男人有兴趣顾客的一种福利。再往里走,一片黑朦朦再加上强劲的音乐,像身处在夜店里,所不同的是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浓浓的香水气味。这里的装潢,“男人味”霸气十足,墙上挂满了各色健硕或半裸的俊男,有些还相拥,不知是在玩“搏击”,还是“暧昧”出鞘。 更绝的是还有一个半裸的男性塑像竖立在店里最明显的正中央,真的是无视于女性的存在。

这里头的空间的原貌应该是宽广的,但为了营造出夜店的氛围,设计师把它规划成许多小小的间隔。每个间隔里有不同的营销员在把关,但兜售的产品, 不知是灯光暗淡,还是刚开幕货还没完全上架,看来看去都是千篇一律。如果小朋友觉得闷,这真是个玩捉迷藏的好地方,因为间隔多,灯光暗淡,好躲藏嘛!

这里的销售员没有美国“袒露胸肌”的风景可观赏,取而代之的却是亲切的问候和英俊的笑脸。如果你是视觉派,这里也许是你“撒网”的最佳地点也不定。

IMG_1808

Abercrombie的服装款式,没啥特别,都是down-to-earth 的设计,就是不明白为何卖的都是厚厚的毛衣、衬衫,棉质运动裤之类的设计,非常不适合新加坡的气候。价格和质地更不能相提并论,长期的来说,它既没有Zara的时髦,也没有H&M 和不同国籍设计师合作的惊喜,这场战役如何突围?

IMG_1804

这个品牌强调的是反传统的运作,兜售的是其品牌精神,但却忽略了消费者最基本的需求。摆在橱柜里的服装模特儿身上的服饰,经过了玻璃的反光折射,根本就看不清款式;再说室内的灯光阴暗的程度,连衣服的色泽都看不清楚,怎么掏钱购物呢?如果这里也有美国退款(refund)的条例,那肯定对它来说是件耗时又损财的事。

我观察了四周的顾客,买的并不多,也许国人觉得反正这家店都跑不掉,改天再回来买也不迟,再说它的设计也没时限。拎着袋子走出店的消费者,我猜大部分都是游客,现在不买,更待何时?

IMG_1812

希望新加坡的Abercrombie,别像纽约的那家一样,成为大部分游客的观光景点呀!

*我拍的照片是不是朦朦胧胧呀? 我是冒着Iphone被没收的风险拍的。

 

小精灵足球队

Saturday, August 13, 2011 posted by walters

IMG_1319(1)

今天路过乌节路, 在国泰戏院外面的草场上,意外发现了两队蓝色的小精灵在足球场上较劲 。

卡通式的造型,蓝色的身体,两队分别穿上了深蓝和黄色的球衣,可爱极了。沿着球场边,还有不少的蓝色小精灵,分别为自己支持的球队欢呼;还有一两位小精灵还戴上望远镜观赛,唯恐错过了小细节。

IMG_1316(1)

整个球场占的总面积大约为5米 x 3米,大家都为了将球攻进对方的龙门而摆出了不同的阵势,所不同的是这里没有一般球员们在比赛时的粗暴动作、狡诈的诡计及怕输的心态。两队的小精灵们各自拥有可爱的面部表情和独特的形体动作,为两队激烈的攻守缓和了紧张的气氛。

唯一令我不解的是,这个“Smurf me a goal” 的展览,足球怎么没在球场内?是被偷了吗?这个摆设的目的是为了商品宣传吗?

 IMG_1320

纵观全场,找到了一点蛛丝马迹 — 两支国旗,也许这是祝贺新加坡国庆的“贡品”!

令人开心的是,这群蓝色的小小精灵在这个欢庆的日子里带来了些些的童话色彩!

IMG_1318

宫雪花?权怡凤?

Sunday, January 16, 2011 posted by walters

quyifeng-gongxuehua

昨天, 看见晚间报章的头条新闻出现了权怡凤的照片时,以为她又“出事”,细读之下,才知道是宫雪花上头条。那张戴金发的照片,就像权怡凤平日在电视节目里模仿其他艺人的造型般,直至现在,我还在怀疑他们是否用错照片?他日电视台想找人模仿宫雪花时,除了权怡凤外,不做第二人选。

宫雪花和权怡凤的年龄相差一大截,如果这张是宫雪花的近照,那权怡凤大概可以从中略略知道自己以后到了宫雪花的年龄时,会是怎样的一副尊容,就如某些人用电脑科技方式来拼出自己和伴侣日后生下来的孩子长得什么模样。

宫雪花因为“走光抢镜”而被美姐会开除。她露出的“胸部”,活脱脱像两个“锅盖”挂在胸前,“硬绷绷”,一点美感也没有。遮住照片的头部,胸部和“健美小姐和先生”无异,这难道是“出位”的另一种方式?

对了,权怡凤和德士司机的事件“水落石出”了吗?到底是“恶人先告状”还是“好人被人欺”?

宫雪花和权怡凤有许多相同之处,你说的出来吗?

橱窗里的殡葬品?

Thursday, November 18, 2010 posted by walters

 IMG_0530

那天走过义安城时,吓了一跳,以为走入了牛车水的“死人街”。经过的几个橱窗, 个个里头都放满了长方形,用纸张扎成的箱子,活像我们在鬼节或亲人逝世时,焚烧给他们的殡葬品。

IMG_0532

这就是Louis Vuitton 新一季的橱窗设计。看这些一箱箱叠起来,用牛皮纸糊成的LV箱子,像不像我们烧给亲人的电视机和装元宝的箱子?每一季LV的橱窗总叫人眼前一亮,这次怎么会如此失策呢? 肯定的是橱窗设计师决对不会是华人,否则怎么会不懂华人的习俗?如果这个设计在华人鬼节时推出,肯定会有更多人有异议;迷信的人会避而远之。

IMG_0536

记得多年以前,我觉得一张海报太单调,所以便差遣橱窗设计师在海报的四周粘上了花朵,结果就成了葬礼里的“花牌”。这是同事告诉我的,幸亏在老板还没发现前,我已将它重新改过。

IMG_0538

创意可以天马行空,但设计必须和生活挂钩和了解各民族的习俗和喜好才不会出差错。如果一意孤行和不做资料收集,最终不只变成了“闭门造车”,更难以取得共鸣!

IMG_0535

这群“红衣人”到底是谁?

Sunday, October 24, 2010 posted by walters

IMG_0383(1) 

昨天大约六点钟时,我在乌节路地铁站遇见了一片“红潮”。只见一大群约莫二十来个的老外,全都穿上了红色的服装,场面是挺壮观。最骇人的地方是他们全都是做女装打扮,乍看之下,还以为是“变性人”和女生混杂在一起。仔细瞧瞧,这些男人虽说是做女生打扮,但也没刻意让自己看来“女性化”。他们还毫不避忌 “雄赳赳”在地铁站内到处走动,不管他人的眼光,还不时和身边的“红衣”朋友,大声说大声笑。

我很努力去把这群人的装扮和举动与现时市面上的一些活动和运动联想在一起,就是找不到答案。这是心脏协会的宣传吗?还是防止爱之病的推广活动?真的没有头绪。

IMG_0388(2)

接着,我在乘往City Hall的地铁站途中,想从他们和身边人的互动上找出蛛丝马迹来,还是失败。

最后,我在City Hall转地铁时,还有一两个穿上红衣的男人上地铁和他们会合,然后,地铁继续开往Raffles Place。 根据推论,他们去的地点也只有Raffles Place 或Marina South地铁站附近。哪儿有化妆舞会吗?

IMG_0384(1)

有没有人知道这群“红衣人”到底是谁?为何穿上了红衣?他们要到什么地方去?

IMG_0389(1)

地铁站的情感联络站

Thursday, September 2, 2010 posted by walters

NoticeBoard1

相信大家在回家的途中经过地铁站时,见过一个贴满广告宣传字条的布告栏。上有补习老师待聘启事,找室友寻猫的讯息,地产广告等。虽然看来有点凌乱,但却是个让社区居民互换讯息和交流的好天地。

最近,路过地铁站时,简陋的布告栏不见了,却出现了一个被塑料包扎,设计美观入时,能盖上玻璃罩,挡风遮雨的新布告栏。见到了这个新款的布告栏,虽然还没开始启用,心中不免微微触动,高兴大家有了一个新的讯息联络站。

几天前,路经布告栏时,发觉布告栏开放使用了,所有的广告和讯息也更有秩序和整齐地排列着。 再细看之下,原来开始收费了,每格大约像A5 Size的面积,每天收费5毛钱,我肯定这一定引起许多居民不满。每一个布告栏横8格,直8个,共64格,一格每月15元的收费,收入也只不过$960。陆路交通管理局每年赚取国人庞大的交通费,就不能放过这么小小的联系天地吗!虽说在商言商,打开门做生意必须充分利用每个赚钱的机会和争取最大的盈利,如能放弃这个赚取小盈利的机会来换取关心社区民众的正面形象,那不是可以为公司省却拨放在建立企业形象的广告费吗?

如无记错,记得在Cold Storage 和一些台湾式的泡泡茶馆,都设有这类免费的留言和情感联络天地,来拉近商店和消费者之间的距离,让人倍感窝心和亲切。

如今大家经过地铁站时,只见到寥寥几则的讯息,因为需要缴费。如果现在陆路交通管理局要居民花钱来联系感情,我肯定他日也得砸上大笔钱来和搭客重新建立新关系呀!

神通遇见鬼

Sunday, August 15, 2010 posted by walters

wizard6

小明珠遇见“好兄弟”,结果在歌台又哭又喊,这会不会是患上了“忧郁症”,因为今年是她们这对组合最后一年的合作?

最近,有个当编辑的朋友,也是在七月鬼节来临的前几天,忽然发狂不断地哭。看了医生后,医师怕他会自杀,想把他转送到“精神病院”。难道他也遇上了“好兄弟”?

有些人不知他们是“时运”低,还是有神通,可以看见另一个空间里的人。

那天在UFM1003的节目里听到一位嘉宾Amanda 自认能看见“好兄弟”。我听闻有些人有“阴阳眼”,但Amanda把自己说得“神通化”。她不需要等到“鬼门关”打开才看见“好兄弟”,常年都遇见那些活在灵异空间的鬼在她身边走过或飞来飞去,就好像双方都生活在同一个空间里。更好笑的时,她可以和鬼对看,鬼被她瞪了几下,还会害怕呢!试问,在现实生活里,人都不怕你, 难道她遇上的每只都是“胆小鬼”?鬼世界里没有恶鬼,凶鬼?

如果Amanda能令鬼害怕,我建议她创业,开“驱鬼”公司,生意肯定很好!两位主持人听来带着怀疑的态度来配合她和节目《火星人》,还有几位听众的问题不知是含讽刺性还是有创意,居然还问她有没有见过“动物的鬼”?你干脆问她有没有见过“鬼做爱”好了。真是滑稽到极点!我真想SMS问她,她在1003 的播音室有没有见鬼?

是不是应该捉她来研究,看看她的头脑和脑电波是不是和一般人不一样,说不定还能为医学界作出贡献!

佛光普照的三步一拜

Thursday, May 27, 2010 posted by walters

IMG_0105

一年一度的卫塞节又到来,三步一拜从五年前开始已成为我庆祝这个佛教佳节的一种方式。

还记得第一次到光明山花了大约两个小时走完三步一拜后,往后的几天,全身酥软,双腿无力。第二年再去三步一拜时,心中还是战战兢兢。还好,身体和体能经过了第一年的训练后,第二次居然完全适应,真是神奇!

IMG_0114

有人问我三步一拜的路程遥远吗?那就要看你专心与否?只要你心中默默地与佛祖对话,全程诚心地祈祷,别让劳累和辛苦干扰你,终点就在三步的距离。

朋友问我她月经来能不能去三步一拜?有些人认为这对佛祖或神灵不敬。我个人认为佛祖既然连妓女都不嫌弃,又怎么会觉得妳肮脏呢?再说,她有事想祈求佛祖保佑,错过了今年,又得再等多一年。结果,她被我说服了,在光明山的三步一拜出现了。 善哉,善哉!三步一拜在乎的是你的心灵干净与否,身体只是一个虚壳!只要你心虔诚,无论你的长相如何,身分地位低微,众人在佛祖面前还是平等的!

IMG_0117

每次造访光明山,由于寺庙的面积大,信徒分布各殿堂,所以总是非常清幽。在卫塞节前一天,三步一拜这一天,光明山仿佛变成了主办嘉年华会的场地。除了有不少的团体在促销各类有关佛教的书籍,饰物,有机食品,倡导环保等,还有许多平日鲜少到光明山的佛教徒前来朝拜,甚是热闹!虽然信徒众多,人声吵杂,当殿外各地播放佛经时,气氛立即呈现出一种祥和的感觉,让人觉得自己寻找的那片净土原来就在这里!

在佛光的普照下,我们得到了佛祖的庇佑,平安快乐。虽然我们不是神,但我们也可以将笼罩在我们身上的佛光普照在此时此刻心中正有一些牵挂事的人身上,让佛光涵盖的范围更大,更广。

IMG_0115

最后,在此祝愿天下太平,大家喜乐满满!卫塞节快乐!

骗子琵琶女“重出江湖”

Wednesday, May 12, 2010 posted by walters

ABC1

自从传媒爆料,琵琶女失踪了几天,待一切沉淀后,又再重出江湖“挣钱”。 这次路过的行人捐钱给她时,她不再像以往那般冷漠无情,还频频点头道谢。在人情世故上,她开始懂了,没有任何人欠她的。  

令我佩服她的地方是她连换个地头“挣钱”也懒,也许是知道乌节路的行人不看中文报,游客更完全不知道她的“历史”。这也意味着她完全无视于传媒的报道,似乎不屑和有意挑战新加坡的法律!难道她的双腿真有问题?

有些人就是贱骨头,不见光棺材不流泪,必须受到制裁和处罚才懂得“怕”。“人在做天在看”,如果现实生活中她能逃过有关机构的侦查,我想天也不会放过她!

我痛心的不只是她行骗,更心痛的是分不清她诡计的人!

唉!

之前的报道:

http://blog.omy.sg/walters/archives/1317

http://blog.omy.sg/walters/archives/1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