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剧操练营】编剧Q&A

By , September 5, 2014 9:12 am

“编剧操练营”是实践剧场的例常节目之一,2010年至今已经举办了四次。2013年实践剧场属下支部“实验室”成立后,它便归属为“实验室”的训练项目,成为实验室总监带领三位年轻编剧进行的一整年学习的一部分。

“编剧操练营”的目的在于让三位缺乏经验的年轻编剧,可以在短时间内经历一个制作从头到尾完整的过程,接受从导演、演员到观众各方面的反馈,从而获取更多经验。

今年,参与的三位编剧包括梁海彬、朱美谕和朱昕辰。想了解更多三位编剧的背景,请点这里

P1011200_副本_副本

Q1:你如何看待自己作为一个“编剧”?(也许你还不觉得自己可以称之为“编剧”,但至少你已经开始写作剧本了)

海彬:我发现了另一种表达形式(恰如演戏、写诗歌小说、唱歌、画画等等都是不同的表达形式),而这种表达形式有许多许多需要我去学习的地方。

美谕:有想法没功力,有感悟没生活。

昕辰:我觉得自己是一个还在学习中的、并且还未成熟的编剧者。当然“成熟”并不意味着可以终止学习,我是始终不会放弃学习的,我这里的意思是我的剧作还没有形成一个体现个人风格的完整的剧作系统,总是在很多地方能明显看到借鉴他人剧本的影子。

Q2:你怎么看“编剧实验室”里的“实验”二字?

海彬:我也不断地在问自己这个问题。我之前没写过剧本,所以对我而言,实验的是我踏入一个未知领域的状态。嗯,对了,在这个平台上,我可以换另一种眼光,重新审视自己,这也是“实验”的精神。

美谕:通过对传统剧场各因素的考验,探求剧场在当代的存在意义及位置。

昕辰:“实验”意味着大胆地“放肆地”发挥你的创意,它是和“守成”相对的概念。但“实验”也包含着对这种大胆创意的验证过程,它也许能产生新的成果,也许是让你发现更多的问题和危机,但无论如何是有积极意义的。

P1011197_副本

Q3:在一年的“编剧实验室”过后,你希望有什么收获?

海彬:希望能够更发现自己,更了解自己。

美谕:希望可以更有意识地生活和创作。

昕辰:我希望自己对剧本和剧场间的关系有更深入的体会和思考。关键是能启发自己思索在新时代语境下我们能创作出什么样的“新”的剧本来丰富在地的剧场艺术。

Q4:在“编剧操练营“中,你更享受创作的过程,还是观看自己作品的过程?

海彬:当然是观看的时候,因为轮到演员在受苦嘛!哈哈!

美谕:都是苦乐兼半吧。

昕辰:观看自己作品的过程,因为在作品呈现过程中,导演、演员和观众之间的互动会激发你对自己作品更多的思索。

Q5:你觉得在”编剧操练营“中,最痛苦的部分和最幸福的部分分别是什么?

海彬:最痛苦是掌握好写剧本的技巧,因为我还不熟悉;最幸福是有那么多优秀演员、导演、幕后工作人员,为我们付出那么多,只为了我们三人可以懂得怎么讲好一个故事。

美谕:最痛苦的部分应该是没有时间去仔细推敲琢磨一个场景,交上粗糙的作品。最幸福的部分应该是能和有趣的人合作吧,沟通起来蛮开心的。

昕辰:最痛苦的部分是演出过后如何“过滤”、辨别观众和剧场工作者的意见和建议。最幸福的部分是完成了剧本的第一初稿。

P1010877_副本

Q6:在这一年的“编剧实验室”过后,你有什么计划?

海彬:继续在剧场沉浮,继续掌握好写剧本的技巧,继续在演戏和编剧之间互相借鉴。

美谕:努力赚钱,早点退休写剧本。

昕辰:我还是会在编剧的道路上继续跋涉。当然也希望自己对舞台艺术有更多元的体验,而不仅仅只是剧本写作。

Q7:如果写一出正式上演的长剧,你最想要探讨什么样的题材?

海彬:新加坡有很多人,有人就有故事,可是我们很少属于自己的故事,为什么?想探讨这个,比较贴近我的出生环境的课题。

美谕:交流恐惧症/演示焦虑(display anxiety)

昕辰:这个要看机缘。因为大千世界万千题材,什么时候他们进入你的头脑是难以预见的。但就本地戏剧而言,我可能会希望写本地历史不大探讨的但是却能给人很多启示的事件或人物。

编剧操练营在四个礼拜的紧张创作后,终于告一段落。而三位编剧也吸收和学习了不少。
接下来等待他们的是,与实验室的导演和演员们共同创作的结业作品《3房事》。
3段合作,3个团队,3出作品,大家敬请期待。

编剧操练营2014第四期作品呈献(9月1日)

By , September 2, 2014 7:12 pm

P1011507_副本

本周题目:
请把“格林童话”版本的《小红帽》改编成一个剧本。

注意事项:
请把重点放在编剧的技巧,而非创意的出奇,因此请以原故事的主要内容为剧本脉络。

对编剧的要求:
梁海彬 —— 以外婆的角度为叙事主线
朱美谕 —— 以小红帽的角度为叙事主线
朱昕辰 —— 以狼的角度为叙事主线

作品(一):《小红帽之外婆篇》”What Big Heart You Have, Grandma!”
编剧:梁海彬
导演:黄美兰

年老体弱的外婆哼着《外婆的澎湖湾》等待孙女的到来,却不料等到的是野狼的生吞。随后孙女也被吞进了肚子。在野狼的肚子里,外婆和孙女被困在密闭又狭小的空间,外婆一边安抚孙女的恐惧,又一边享受和孙女相依为命的时间。祖孙两人最终被猎人救出,野狼也被制服,外婆却显得没那么开心……

排练花絮:
P1011561
P1011574

演出剧照:
P1011700
P1011713
P1011733

作品(二):《小红帽》”Little Red Riding Hood”
编剧:朱美谕
导演:刘晓义

被猎人救出来的小红帽,从昏迷中苏醒。她见到了猎人、外婆和还没死的狼。她顾不上认识大名鼎鼎的猎人,也顾不上安慰惊魂未定的外婆,而是径直走向被捆绑的狼,质问她在森林里引诱她去的地方到底在哪里?在森林里,狼对小红帽说,人人都只知道你叫小红帽,却忘记了你自己的名字。到处都是小红帽的空气,却没有你自己的空气。如果她要找到自己的空气呼吸,就必须去一座小山……
被解救的小红帽执意寻找小山的所在,却遭到了野狼的嘲笑,一怒之下,小红帽将野狼捅死……

排练花絮:
P1011547
P1011551

演出剧照:
P1011651
P1011680
P1011686

作品(三):《大野狼之恨》”Eternal Regret of the Big Bad Wolf”
编剧:朱昕辰
导演:林志坚

故事从大野狼的叙述开始,话说大野狼在路上巧遇小红帽,套出外婆家的住址,又按计假扮小红帽,来到外婆家,打算吞下外婆。不料外婆却告诉他自己的肉有毒,反过来提出帮助野狼吃掉细皮嫩肉的孙女小红帽。原来小红帽的妈妈也就是外婆的女儿,因为小红帽的出生将外婆逼出家门。外婆心生恨意,想要借大灰狼之口报复。可是大灰狼却没有不管人类的那些仇恨,把外婆和小红帽都一并吃下,还吃下了妈妈托小红帽带给外婆的蛋糕。最后,大灰狼还是死在了人类的阴谋诡计之中,因为蛋糕有毒……

排练花絮:
P1011583
P1011601

演出剧照:
P1011613
P1011628
P1011625

四个礼拜的编剧操练营就此告一段落。
希望大家关注11月,由三位“导演实验室”成员带领三位在“编剧操练营”中历经磨练的编剧,共同创作的实验室结业作品。同时也是实践剧场“勒紧腰带系列”演出。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



本站部落格言论纯属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