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达人
科技生活 生活科技
20100411_chenxi_transportation_img_main

本来大家对地铁站所谓的防恐袭击的信息已经麻木,甚至感到厌倦。 但三月底莫斯科地铁遭自杀炸弹恐怖攻击后,全世界的防恐专家神经再度绷紧,这不是开玩笑的,因为暴力极端分子通常会有模仿效应出现。 但因为我们的特殊情况,大家使用太多种不同的语言,这在紧急事故出现时,增加维持场面的困难度,当然一般上我们会只用英文英语。 所以我一再的说出了事,说华语的公众往往最后才知道如何走,是我们防恐系统中最大的致命伤。 想象一下,如果画面里“发现炸弹”的老人家是用福建话问 – 谁的书包? 大概几分钟后才会有人听懂?然后多快会有人七嘴八舌的翻译成其他语言? [youtube O9tUIL_3OH4] 2009年介绍《全面防卫:新加坡2034》的意思,就是25年之后的新加坡 [youtube 8sCjHaSISx8] 我不知道我说的这些“有关当局”有没有可能听进去,虽然我知道是不可能! 理由很简单,直到现在,每当地铁服务出现故障,现场的工作人员的效率极差的问题一直没有被纠正。每当看到公民记者拍摄到的真正混乱场面,以及工作人员只举出英文告示板,我又要摇头。 将四大语文告示板连接在一起,把不同的故障分类,当出现状况时,把属于那一类的牌子挂起来,旁边就可以跟着其他语言的解释,大家就可以选择要等还是必须要离开搭巴士搭德士,或者看到告示说因为需要停止服务很久,所以有提供免费巴士转乘而从容不迫的离开,不必那么多人同时蜂拥到服务台去找那几个工作人员,那些会说华语的更加没空,那他们如何分心去监控其他乘客? 下面这则新闻是很典型的“小事”,过后大家都会一起忘记 – 就是没有提供清楚的告示,我们真的太落后了,大型的LED告示板是已经很便宜了,而且就是能提供各类语文,因为它是使用电脑! 四美朝丹那美拉西向地铁服务 昨午因轨道故障中断25分钟 15/04/2010 新闻的图片:地铁与巴士服务真的合格吗? 那我们的地铁与巴士服务到底合不合格?是我们太挑剔吗? 恐怖袭击时 只有半数国人知如何应对 12/4/2010 新传媒新闻报道,去年所做的全国安全意识调查发现,只有半数国人当身边发生恐怖袭击时,知道如何采取实际步骤去应对。国务资政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贾古玛表示,这个数据显示,个别国人对恐怖袭击的准备还是相对的低。 贾古玛表示,单靠政府措施是不足以对抗恐怖主义的威胁,私人机构和公众必须尽一分力,建立起主流反恐意识,当中包括抵御恐怖主义软力量的侵袭,例如杜绝培养恐怖主义的温床。 国务资政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贾古玛说:“它还包括观念的改变,并参与更广泛的社区,以建立起一种文化规范,从而提高警惕,抗拒极端主义和暴力。 俄媒称警方在爆炸前一天曾接到报警 莫斯科市当局消息人士3月29日透露,在莫斯科地铁连环爆炸案发生前一天,即3月28日下午,莫斯科市警方就已经接到一位女市民的报警电话,声称她在地铁内听到似乎有车臣人企图制造地铁爆炸事件。 据悉,莫斯科市“02”号警察局于当地时间3月28日17点36分接到报警电话,莫斯科一位女市民说,她在“科恩科沃”地铁站乘车时听到,似乎是车臣人在说莫斯科地铁站可能将发生爆炸,而且当时谈话者当中还有几名年轻姑娘。她在电话中说,恐怖分子可能正在“科恩科沃”地铁站筹划袭击事件。值班警察记录了相关报警情况,莫斯科市内务局工作人员随即带着警犬仔细检查了“科恩科沃”地铁站,但是没有发现爆炸装置。 莫斯科市内务总局信息和社会联系局局长比柳科夫3月29日证实,警方在接到报警后立即检查了“科恩科沃”地铁站,核实可能发生地铁爆炸事件的消息,但是没有发现任何爆炸物。

she100418

不用说,新地铁站照旧没有华文指示牌。 华文报报道社会新闻的记者们再度必须报道这类重复的老问题。 LTA这次是自己也负责设计地铁站,所以这次的直接责任明显得多。 在设计时完全不直接考虑双语文显示牌的必要性,只想通过公关手段拖延设立华文指示牌的必要。 每当要求说要多放华文指示牌,机械式的公关回答方式,就还是会说为了凸显我国四大语文并存的需要,太多文字的语文指示牌却会使得视线被遮挡等等。 我们说过一个英文配华文,一个英配巫,一个英配印,个个都只是双语文的指示牌不会太大,但我们说的这些话,都是对着墙壁说的。 地铁服务开通多少年了?当时诞生的小孩现在都已长大成人了,但是当年的文盲现在还是文盲,当年的老人家们现在年纪更大,看不懂英文的还是不可能看得懂英文。 为何只要民众要求加上华文指示牌,就会出现所谓的华文沙文主义的论调,而不是坚持不使用华文字的交通部门的官员们不被人冠上英文沙文主义的帽子?为何官员们改朝换代了那么多批,态度仍然一样? 我说过,地铁站每当发生任何事故暂时停止服务,听不懂英语或看到临时手写板写上英文告示板的民众,往往都是最后一个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的人。 我当年常乘搭地铁时,也是写信到早报投诉这种非常不具效率的做法,安排不懂华语的非华族执勤,让只懂华语的民众生命像小草一般任人践踏,衰嘴的说一句难听的,当听得懂英语的民众已经“逃到”地铁站外乘搭免费的巴士“溜掉”时,这些无助的人,将白白牺牲生命  –  以上是指如果发生恐怖紧急事件。 不是常说防患于未然吗?不是老说防恐吗?这个部分的缺陷被掩盖了许多年,真的没有人想解决? 我不认为把目前来自中国不谙英文英语的民众数量增加的需求的说法,能改变交通部门的态度。 那要我们怎么做,感动度才能100分? 要发动全部不懂英文的老人家在地铁站静坐?或者在地铁站集体下跪?那不可能成功,因为老人家连跪都困难。 连最靠近中央医院的欧南园地铁站没有厕所,只因为把地方改为电梯,还有把厕所改为花店的事就不说了,这些多人的投诉都可以被忽略置之不理,那我说地铁站就是山寨的说法还是一样,就是土皇帝说了算,不关政府的事,山高皇帝远这句话的意思差不多是一样的。 难道又是要说不放华文指示牌,那些不满的民众可能会在大选时把票投给反对党?想吓他们?算了吧!睬你都傻! 早报拍摄的照片,上方的荧光幕上有没有华文就不太重要,而指示牌才会引导人们该往哪里走

1613116R3

也许,市面上会开始卖铁布衫,这些外套都可以让人们在腰部,肩膀,胳膊和手肘的地方,放几粒小仙人掌,脚车骑士冲过来不放慢,就自然的送给他一堆免费的仙人掌刺。 也许,更多人会买膝盖铁布衫,嵌在里头的仙人掌,前面有个“请让位”的标志,在老人家和孕妇“不小心”腿软摸到装睡的霸位乘客时,标志很自动的被拉开,送上仙人掌刺,让混蛋惊为天人,拔地而起! 也许,仙人掌里有个小吸管,口渴的时候,可以让人吸仙人掌的“肉汁”,这个要出力才吸得出的汁,不会滴到地上,所以没有地铁红衫军可以说那是水。 也许,永远都在散发氧气,吸入二氧化碳的仙人掌,让冷气老是好像不操作的地铁和巴士里会有足够的氧气,让美女不会晕。 也许,如果铁布衫真的有市场,科技达人将会把写blog的时间,用来种仙人掌和缝铁布衫,放在贫困家庭妇女在没有新闻时,能上媒体宣布免费得到的商场手推车上摆卖。。。。 也许,连科技达人都以为是真的会发生。。。。  🙂 [youtube h3ma042YG3Y no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