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达人
科技生活 生活科技

新年前的几个星期,美国丰田汽车事件“终于”闹大,之前踏板的问题还没完全解决,与ABS有关的刹车电路也又出现问题,再接下来有提到巡航系统也有发生过问题,另外驾驶盘也有左右摇摆抖动的问题。 就在丰田问题扩大,新闻都在报道的同时,公司租来的一辆Fiat货车也出现“惊人”的问题,结果同事额头出现一个“大包”。 事情的发生非常简单,两个同事上车,发动引擎,从地面停车场开出停车位,驾驶盘照平时的转到尽头转弯,才几秒,司机猛然发现驾驶盘突然被扣住不能动,类似没插钥匙的驾驶盘锁死,赶快踩刹车,哪里知道刹车也没有反应,就在赶快拉手刹的那几秒,车子轮胎已经跨上路堤,拉手刹也没什么反应,就这几秒,撞上组屋旁走道的柱子!(拉手刹哪里还有手顶?所以就头撞驾驶盘。几个小时后,这个“大包”才冒出来,好像半个乒乓球粘在额头上) 因为本来速度就不快,以为不严重,哪里知道撞上柱子的尖角后,引擎油漏出来,驾驶盘又转不动,一个路人经过,三个人出尽全身的力气才把驾驶盘转动,然后才把打横堵着停车场的车子推到一旁。(这个过程就是犯下大忌,包括可以做证的路人资料没记下,包括本来无法转动的驾驶盘硬转回去,使毛病无法让调查员当场查看!也没有尽量的用手机拍下可以做证的任何过程 – 因为手机能拍摄影片!) 租车公司送去检验,说没事,一切都没事,完全没事,是司机的错,都是人的错!车辆检查中心说没事就是没事,要我们还修理费,赔钱!然后货车维修停放的那一个月,租车费照算,还钱!总数是超过三个本地清洁工人的薪水,抗议无效! 正在收集证据,我发现欧洲有人提到这个Fiat Doblo同类的货车也出现驾驶盘锁死的问题。 没想到另外一个同事提起几年前他也遇到同样的问题,在快速公路弯小路的地方,车子弯了几秒后,驾驶盘突然一直强力的继续弯,扭不回来,他赶快踩刹车,刹车没反应,就这样车内5个人在完全没办法用手刹停下车的情况下打横往路旁护栏撞上去才停下来,车子检验的结果,电子系统没问题,是司机的错!这辆车,是韩国汽车。 很巧合的是,这两位司机都是常开车的老手,同时遇到让他们无法解决的,都是踩刹车已经没反应,驾驶盘又自己转,所以束手无策,通常这个是电路没供电给刹车装置才会出现的故障,而他们同样的无法解释为何驾驶盘硬偏向一边而无法拉得动。 需要找外国的汽车专家,才能找出可疑的共同点到底在哪里,问题是谁有空? Fiat过去其实也有召回车辆的问题,是驾驶盘的问题,但那不一定是一样的零件 Fiat recalling 500,000 units of the Grande Punto “a possible incorrect tightening of the steering shaft upper joint fixing screw could lead to the breakage of the shaft, with consequent loss of steering control which could lead to an accident.” Safety recall: […]

所有常开车的人其实要留意这则新闻,如果上诉成功,它会是影响大家的最不可理喻的交通案例。 也是我的blog常碎碎念的,外地脚车骑士常在行人信号灯转红才冲出马路的典型。 也好,终于有个特殊案例,告无辜的车辆,提醒大家这类事件的“严重性”。 就是说,任何人都会无故被告,只要你是开车的。 这类似中国国内已发生过的,看到别人跌倒,扶对方起来却被告要求赔偿的无妄之灾 – 举这个例子,是要说明成语“无理取闹”的真正意义。 keep a safety distance – 大家常听到,很多车祸都是关系到这个原因, duty of care – 你知道它们的意思吗? 从来都没有人会知道保持安全距离是什么意思,等到律师死咬不放时,如果倒霉没有其他人证,就会死无对证。 昨天新闻才刚报道有关一个人当车祸目击证人,却说自己不认识自己的朋友而被告 – 这个人也是够倒霉。 希望政府能和司法机关要注意这类动用律师反咬他人犯错事件,但这将不会是第一次犯错的人恶人先告状索偿失败,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我们也知道很多车祸索偿价格超出预期,都是因为有涉及律师帮忙“fight”! 有什么好“fight”的? 比如,市场多年前有个传言,有家提供交通服务的业者,从来没有在任何公司车辆涉及的大小车祸中败诉,所有的车祸都一定是别人的错,而告诉别人这些话的人,正是与对方交锋过的律师,所以他们不是乱说的。 如果能“研究”法律真理,参透其中必胜的奥秘到这个地步,平民百姓也无话可说,这个多年前的传言,直到现在解决了吗?我不知道! 我们也要注意行人在行人信号灯转红之后,车辆意外致伤行人,却反而被指没注意交通安全的是司机的事件,还有电单车骑士乱穿乱闯的事件。 还没空找资料照片和影片,但是觉得一哭二闹三上吊,据“无理”力争的人越来越多,将不会是好事。 中国客工骑脚踏车过交通灯控制的人行道时遭货车撞伤脚,他到法庭起诉货车司机要求赔偿,结果被驳回,还须偿还1万5000元的讼费给对方。客工不服,已决定上诉。 本案起诉人李基雄(45岁)来自福建,答辩人为吴启顺(电工)。 据知,起诉人的右腿骨折,膝盖受伤。他是于2006年11月来新加坡工作,车祸后不久就回国。 代表客工的律师指货车司机疏忽,认为如果货车保持安全距离,车祸就不会发生;车祸既然发生了,就显示货车没有保持安全距离。 代表货车司机的律师则供称,撞向脚踏车是无可避免的,起诉人无法证明其说法。 初庭法官: 无法说明货车司机为何须负谨慎责任 不过,初庭法官刘志忠驳回索偿,因为起诉人无法说明为何货车司机须负起谨慎责任(duty of care),而货车司机又如何违反谨慎责任。 他指货车司机当时没有超速或危险驾驶,反观起诉人,他其实是疏忽驾驶,才使自己遭遇不幸。 法官也认为,起诉人证词不一,很多时候还自相矛盾。货车和德士司机(起诉人先撞上德士)的供证一致,是可靠证人。 所谓谨慎责任,就是假设一个普通、明理的人,在合理的情况下能够预知他的行为会对他人造成损害,他就有责任确保损害不会发生。 这起车祸发生于2007年7月22日晚上7时左右,在文礼大道的交界处。当天下着雨,能见度低,地面湿滑。 根据初庭法官刘志忠的判词,交界处有四条车道。起诉人骑脚踏车准备过路时,交通灯还呈绿色,但他一过路,灯就转成红色。 当时停在起诉人左边的巴士,准备等交通灯转绿时,右转入裕廊大会堂路。 该巴士遮挡了起诉人的视线,以致起诉人没看到在巴士左边的德士。理当停下的起诉人,决定继续过路,还加快速度。 结果,他的脚踏车就撞向那辆有车道行驶权的德士。德士当时无法看到脚踏车,因为其视线也给巴士阻挡了。 起诉人与德士碰撞后,飞过德士,落在德士后面。一辆跟在德士后面的货车看到这一幕,即刻向左摆,以避免撞向德士和起诉人。他成功闪避德士,却撞向起诉人的脚。 法官说,起诉人供证时,承认撞向德士是自己不对,而货车司机已证明他小心驾驶,却无法避免这起车祸。 法官指出,货车当时如果向右摆,就会撞到巴士,所以它向左摆是正确的决定。货车有时间向左摆,就说明了它跟德士保持安全距离,他因此不同意诉方律师指货车没保持安全距离的说法。

过马路更安全  用乐龄卡轻触碰  绿人会多闪数秒 26/09/2009 两周来第三起涉小学生意外 9岁男童遇车祸不治 26/09/2009 (早报网新闻7天后就消失,要看趁早) 十岁女生遇车祸受重伤 24/09/2009 (早报网新闻) 德士撞死“赌间口油条”女摊主22/09/2009 交通灯装倒数器  促使驾驶者加速闯红灯 19/09/2009 女童被撞引发争议  行人灯转绿车子禁转弯? 16/09/2009 行人绿灯  货车没停  撞死小学女生 15/09/2009 网上可找到的电单车意外现场 你不要眨眼,算看看闯红灯酿成车祸的发生时间是多少秒 [youtube kMn5yZmBApw nolink] [youtube tULMTKrkhiw nolink] [youtube PtvBgUYmXDE nolink] 注意左边的那个行人,他最后在哪里,他其实也违法过路 两个星期内,两个由父母辛辛苦苦养大的小孩,就在短时间内离开人间,任谁都不甘心。 我们这里每一个人,每天都有机会与时速超过50公里的庞大杀人机器 – 车辆,有着少过两尺的亲密接触。 我们每个人都应该自己想办法生存下来?还是一切都让LTA去想办法? LTA的同一批人,能够有多少办法可想? 科技,是唯一能改变人类行为模式的唯一途径,尤其是在路上与道路两旁。 马车时代,速度不快的马车能把人活活撞死,现在仍然一样,只不过大“马力”的铁壳“马车”更可怕。 究竟是LTA内部是不是真的在想尽办法,还是他们把一切都交托给那几个人们常“胡说”的大工程承包商? 承包商会想办法?有没有钱可赚?吃力不讨好是一回事,只为了接工程而做是另一回事,从来不积极想办法是另外一回事,没有创新能力又是另外一回事。 我在设计我的汽车安全产品专利时,查阅的、接触的资料,都明显的看到,交通难题,本来不是那么容易解决,全世界有很多专家在想办法,虽然办法不太多,但是,这并不代表不能解决。 用老人卡的RFID功能来改变交通灯时间设置,让老人有足够的时间走完这段路,而不必靠鲁莽的司机送他“上路”,这个至少是目前最有效的办法,无需试用也知道。 那么,目前行人绿灯快转红了仍然有人开始从另一边冲到另一边,甚至是转红了也有脚车开始冲到另外一边的问题呢?迟早的问题,如果不是我自己小心,我有机会撞倒至少两个王八,我也亲眼目睹了无数次别人如何被乱穿乱闯的脚车和电单车骑士吓破胆。 交通系统如果不谈钱,可以改善的地方当然还有很多,说这不急也不可能,我自己在交通灯的行人道的地方被鲁莽的司机擦刮身体而过,这几十年来亲身体验最少5次,就是说我在半秒的时间,重生了5次,换作是其他人呢?换成是小孩呢? 也亲眼看了几个醉酒开车的司机如何蛇行,最难忘的是在AYE上看见醉酒的印族司机把巴士从最左边车道,横跨4个车道拐向最右边再拐回左车道的离谱事件。 就如有人以为我为何把这个blog取名科技达人,只是能谈科技,谁说的?我澄清一下,抄写电脑IT产品资料的人,不是自己发明东西的人,其他什么都不谈的人,不会是和我同一条船的。 科技是能救人的,这我很清楚,因为往科技产品高端的功能特性去探索,就知道所谓的实用,就是能救人帮人。 正如LTA的各类相关的新闻,几乎都会涉及人命,即使没涉及人命,也会有人投诉等车等到要命,塞车塞到要命,车资贵到要命,巴士挤到要命。 救苦救难,就是科技的功能特性,你看得明白吗?看不明白?那就真的是命! 🙂

网上流传!13岁开50万跑车 组屋停车场狂飙 抱狗开车 女郎玩命 路人捏冷汗 问 :犯法吗? 一只飞蛾害她瘫痪!美丽妈妈变口画家 omy三则几乎并排在一起的新闻,不知道有引起大家的注意吗? 注意什么? 都是和车子有关,都是与生命有关。 我们看到一个为了炫耀能力,不爱惜生命的无知小男孩不扣安全带猛踩油门偷开着跑车。 我们也看到一个为了炫耀生活品质,却不爱惜生命的女驾驶员危险的开着车。 最后,我们看到一个因为车子,差点失去生命,却凭自己的毅力,开创出新生活的妇女。 这3个活生生的例子,到底哪个才有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