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达人
科技生活 生活科技
bike

我说过近20年前,我是少数写信到早报要求政府让脚车能骑在可以考虑加宽的行人道上。 但是,当时回复早报的“有关当局”,竟然是交通警察部门!冷冷的一口拒绝我的建议。 直到现在,我还是真的不知道到底是谁在管理这个人行道和骑脚车行为,因为脚车一直被偷却没有部门出面说话,好像他们是消极的认为人们会因为脚车一直被偷之后,放弃使用脚车的习惯,这句话虽然很毒,但力度还不够,除非用那个香港傻妞说自己打肿自己变C cup的扭曲表情来说才会够力。 人行道已经有人出面解释,是李光耀资政要求城市规划的绿地条例中,人行道旁必须也保留一定宽度的空间来种植树木花草。这个城市规划条例,也正是目前一些地区人们骑脚车会撞灯柱及大树干,以及被树根撑破路面造成脚车骑士表演滚地葫芦的原因。 如果不特设脚车道,其实目前有个遍布全岛的车道陷阱使脚车骑士摆动脚车幅度过大而有撞车的危险,那就是排水沟的凹洞或不平的沟盖。 还有时不时出现在路面的动物尸体或较大的物件,也威胁到脚车骑士,使得他们如果停不下来,必须突然往外闪避而驶在车道中间,会有被其它车辆擦撞的危险。 另外就是心态的问题,病态的大型车辆司机是主要的“凶手”,因为我本身被罗厘和巴士故意害过,从此我非常留意他们如何开车“经过”脚车骑士。以后有机会我会想办法录下影片,但惊险镜头就只有几秒,很难抓拍到,除非我是站在路边没事干而且不是正在开车。 如果有机会看到,大家会惊奇的发现,一些大型重型车辆的司机,在经过脚车骑士的身边时,不是自然的稍微靠右放慢速度来让脚车骑士比较有空间,反而常有司机重踩下油门然后加快速度靠向左边故意让脚车骑士被惊吓后,才把车辆摆回车道的中心位置。 这个时候,脚车骑士一定要被逼骑在双黄线上,要不然重型车辆的气流会让他骑不稳,而比较糟糕的,是如果这些双黄线正处在排水沟的凹洞上,脚车无法直接驶过,必须马上煞车停下来躲开这些死亡陷阱。 我不知道为何都是在讨生活的司机们会疯得想加害他人,这类人求神拜佛也没用,因为这是天打雷劈的坏心肠才可能驱使他们这么做。当年我想直接拿起工具敲破那辆害我的SBS巴士司机的车窗的冲动如果办到,至少在新加坡交通史上会纪录下公共巴士司机“残害”脚车骑士的记录。 我说的都是自己的观察,别人可能没有这么好命看到一次又一次的惊吓场面,但我说的是我已经特意留意这种事了,才会“容易”看到。不信的话,自己多观察,不要不相信。 所以,骑脚车要活命的话,请放慢速度骑上行人道!等被抓才来讲! 学者:不设脚踏车道 “土地有限”不是合理原因 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助理教授巴特(Paul Barter)认为“土地有限”并不是将脚踏车道从马路规划中剔除的合理原因,因为脚踏车本身就是一种可以有效节省空间的交通工具。 他说:“与巴黎、伦敦等城市相比,新加坡的马路还算宽,通常有三条车道,如果能从两条车道中各挪出50厘米凑成一公尺,划为脚踏车道,让骑士们更安全地在马路上川行,他们的速度也可以更快一些。重要的是,它给人们多一种选择,只有当拥有了这种选择后,才会吸引更多人以脚踏车代步,从而减少马路上的汽车数量。” 先有鸡还是先有蛋? 他预计,在这种发展下,现在只占公共交通使用者大概1%的脚踏车骑士数量也会增加。 驾车者胡炎周(37岁)也持有相似看法。他说,这是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如果先在马路上设置脚踏车道,接下来以脚踏车为交通工具的人几乎肯定会增加。反过来,如果不设脚踏车道,在脚踏车愈见流行的趋势下,最终也会驱使政府在马路上设脚踏车道。 因此他提议说,交通部可以考虑在部分脚踏车频繁出没的路段先设脚踏车道,方便现有的骑士,再作观察。 虽然身为驾车者,但胡炎周并不如部分驾车者那样排斥脚踏车骑士。他说,脚踏车骑士在路上占据的空间并不大,而且有经验的骑士会遵守交通规则,例如在转弯时举左手或右手向司机示意等。因此他不认为设脚踏车专道会对他造成不便。 不过袁佩清说,不是所有骑士都遵守交通规则。她指出,脚踏车骑士也有种种恶习,包括在马路上逆行、几个人共乘一架脚踏车、骑车时打电话等,这其中不少都是外国劳工。而本地骑士则时常不戴头盔,或在天色暗下后不开车灯等。 她认为,如果交通警察不及时加以约束这些行为,并以法律规定骑士们戴头盔等,即使有朝一日设脚踏车专用道,本地依然会出现种种脚踏车相关交通事故,对推广这种交通工具无济于事。 每到一处必参考脚踏车设施的袁佩清也说,巴黎的马路较窄,但当地还是将部分马路划为脚踏车道,在有巴士道的路段,脚踏车道可以与巴士道合二为一,骑士们可以从容地骑车。当地大部分驾车者同脚踏车骑士们“和睦共处”,她希望本地也能有同样的情况出现。

所有常开车的人其实要留意这则新闻,如果上诉成功,它会是影响大家的最不可理喻的交通案例。 也是我的blog常碎碎念的,外地脚车骑士常在行人信号灯转红才冲出马路的典型。 也好,终于有个特殊案例,告无辜的车辆,提醒大家这类事件的“严重性”。 就是说,任何人都会无故被告,只要你是开车的。 这类似中国国内已发生过的,看到别人跌倒,扶对方起来却被告要求赔偿的无妄之灾 – 举这个例子,是要说明成语“无理取闹”的真正意义。 keep a safety distance – 大家常听到,很多车祸都是关系到这个原因, duty of care – 你知道它们的意思吗? 从来都没有人会知道保持安全距离是什么意思,等到律师死咬不放时,如果倒霉没有其他人证,就会死无对证。 昨天新闻才刚报道有关一个人当车祸目击证人,却说自己不认识自己的朋友而被告 – 这个人也是够倒霉。 希望政府能和司法机关要注意这类动用律师反咬他人犯错事件,但这将不会是第一次犯错的人恶人先告状索偿失败,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我们也知道很多车祸索偿价格超出预期,都是因为有涉及律师帮忙“fight”! 有什么好“fight”的? 比如,市场多年前有个传言,有家提供交通服务的业者,从来没有在任何公司车辆涉及的大小车祸中败诉,所有的车祸都一定是别人的错,而告诉别人这些话的人,正是与对方交锋过的律师,所以他们不是乱说的。 如果能“研究”法律真理,参透其中必胜的奥秘到这个地步,平民百姓也无话可说,这个多年前的传言,直到现在解决了吗?我不知道! 我们也要注意行人在行人信号灯转红之后,车辆意外致伤行人,却反而被指没注意交通安全的是司机的事件,还有电单车骑士乱穿乱闯的事件。 还没空找资料照片和影片,但是觉得一哭二闹三上吊,据“无理”力争的人越来越多,将不会是好事。 中国客工骑脚踏车过交通灯控制的人行道时遭货车撞伤脚,他到法庭起诉货车司机要求赔偿,结果被驳回,还须偿还1万5000元的讼费给对方。客工不服,已决定上诉。 本案起诉人李基雄(45岁)来自福建,答辩人为吴启顺(电工)。 据知,起诉人的右腿骨折,膝盖受伤。他是于2006年11月来新加坡工作,车祸后不久就回国。 代表客工的律师指货车司机疏忽,认为如果货车保持安全距离,车祸就不会发生;车祸既然发生了,就显示货车没有保持安全距离。 代表货车司机的律师则供称,撞向脚踏车是无可避免的,起诉人无法证明其说法。 初庭法官: 无法说明货车司机为何须负谨慎责任 不过,初庭法官刘志忠驳回索偿,因为起诉人无法说明为何货车司机须负起谨慎责任(duty of care),而货车司机又如何违反谨慎责任。 他指货车司机当时没有超速或危险驾驶,反观起诉人,他其实是疏忽驾驶,才使自己遭遇不幸。 法官也认为,起诉人证词不一,很多时候还自相矛盾。货车和德士司机(起诉人先撞上德士)的供证一致,是可靠证人。 所谓谨慎责任,就是假设一个普通、明理的人,在合理的情况下能够预知他的行为会对他人造成损害,他就有责任确保损害不会发生。 这起车祸发生于2007年7月22日晚上7时左右,在文礼大道的交界处。当天下着雨,能见度低,地面湿滑。 根据初庭法官刘志忠的判词,交界处有四条车道。起诉人骑脚踏车准备过路时,交通灯还呈绿色,但他一过路,灯就转成红色。 当时停在起诉人左边的巴士,准备等交通灯转绿时,右转入裕廊大会堂路。 该巴士遮挡了起诉人的视线,以致起诉人没看到在巴士左边的德士。理当停下的起诉人,决定继续过路,还加快速度。 结果,他的脚踏车就撞向那辆有车道行驶权的德士。德士当时无法看到脚踏车,因为其视线也给巴士阻挡了。 起诉人与德士碰撞后,飞过德士,落在德士后面。一辆跟在德士后面的货车看到这一幕,即刻向左摆,以避免撞向德士和起诉人。他成功闪避德士,却撞向起诉人的脚。 法官说,起诉人供证时,承认撞向德士是自己不对,而货车司机已证明他小心驾驶,却无法避免这起车祸。 法官指出,货车当时如果向右摆,就会撞到巴士,所以它向左摆是正确的决定。货车有时间向左摆,就说明了它跟德士保持安全距离,他因此不同意诉方律师指货车没保持安全距离的说法。

1613116R3

也许,市面上会开始卖铁布衫,这些外套都可以让人们在腰部,肩膀,胳膊和手肘的地方,放几粒小仙人掌,脚车骑士冲过来不放慢,就自然的送给他一堆免费的仙人掌刺。 也许,更多人会买膝盖铁布衫,嵌在里头的仙人掌,前面有个“请让位”的标志,在老人家和孕妇“不小心”腿软摸到装睡的霸位乘客时,标志很自动的被拉开,送上仙人掌刺,让混蛋惊为天人,拔地而起! 也许,仙人掌里有个小吸管,口渴的时候,可以让人吸仙人掌的“肉汁”,这个要出力才吸得出的汁,不会滴到地上,所以没有地铁红衫军可以说那是水。 也许,永远都在散发氧气,吸入二氧化碳的仙人掌,让冷气老是好像不操作的地铁和巴士里会有足够的氧气,让美女不会晕。 也许,如果铁布衫真的有市场,科技达人将会把写blog的时间,用来种仙人掌和缝铁布衫,放在贫困家庭妇女在没有新闻时,能上媒体宣布免费得到的商场手推车上摆卖。。。。 也许,连科技达人都以为是真的会发生。。。。  🙂 [youtube h3ma042YG3Y nolink]

pic18.jpg

过马路更安全  用乐龄卡轻触碰  绿人会多闪数秒 26/09/2009 两周来第三起涉小学生意外 9岁男童遇车祸不治 26/09/2009 (早报网新闻7天后就消失,要看趁早) 十岁女生遇车祸受重伤 24/09/2009 (早报网新闻) 德士撞死“赌间口油条”女摊主22/09/2009 交通灯装倒数器  促使驾驶者加速闯红灯 19/09/2009 女童被撞引发争议  行人灯转绿车子禁转弯? 16/09/2009 行人绿灯  货车没停  撞死小学女生 15/09/2009 网上可找到的电单车意外现场 你不要眨眼,算看看闯红灯酿成车祸的发生时间是多少秒 [youtube kMn5yZmBApw nolink] [youtube tULMTKrkhiw nolink] [youtube PtvBgUYmXDE nolink] 注意左边的那个行人,他最后在哪里,他其实也违法过路 两个星期内,两个由父母辛辛苦苦养大的小孩,就在短时间内离开人间,任谁都不甘心。 我们这里每一个人,每天都有机会与时速超过50公里的庞大杀人机器 – 车辆,有着少过两尺的亲密接触。 我们每个人都应该自己想办法生存下来?还是一切都让LTA去想办法? LTA的同一批人,能够有多少办法可想? 科技,是唯一能改变人类行为模式的唯一途径,尤其是在路上与道路两旁。 马车时代,速度不快的马车能把人活活撞死,现在仍然一样,只不过大“马力”的铁壳“马车”更可怕。 究竟是LTA内部是不是真的在想尽办法,还是他们把一切都交托给那几个人们常“胡说”的大工程承包商? 承包商会想办法?有没有钱可赚?吃力不讨好是一回事,只为了接工程而做是另一回事,从来不积极想办法是另外一回事,没有创新能力又是另外一回事。 我在设计我的汽车安全产品专利时,查阅的、接触的资料,都明显的看到,交通难题,本来不是那么容易解决,全世界有很多专家在想办法,虽然办法不太多,但是,这并不代表不能解决。 用老人卡的RFID功能来改变交通灯时间设置,让老人有足够的时间走完这段路,而不必靠鲁莽的司机送他“上路”,这个至少是目前最有效的办法,无需试用也知道。 那么,目前行人绿灯快转红了仍然有人开始从另一边冲到另一边,甚至是转红了也有脚车开始冲到另外一边的问题呢?迟早的问题,如果不是我自己小心,我有机会撞倒至少两个王八,我也亲眼目睹了无数次别人如何被乱穿乱闯的脚车和电单车骑士吓破胆。 交通系统如果不谈钱,可以改善的地方当然还有很多,说这不急也不可能,我自己在交通灯的行人道的地方被鲁莽的司机擦刮身体而过,这几十年来亲身体验最少5次,就是说我在半秒的时间,重生了5次,换作是其他人呢?换成是小孩呢? 也亲眼看了几个醉酒开车的司机如何蛇行,最难忘的是在AYE上看见醉酒的印族司机把巴士从最左边车道,横跨4个车道拐向最右边再拐回左车道的离谱事件。 就如有人以为我为何把这个blog取名科技达人,只是能谈科技,谁说的?我澄清一下,抄写电脑IT产品资料的人,不是自己发明东西的人,其他什么都不谈的人,不会是和我同一条船的。 科技是能救人的,这我很清楚,因为往科技产品高端的功能特性去探索,就知道所谓的实用,就是能救人帮人。 正如LTA的各类相关的新闻,几乎都会涉及人命,即使没涉及人命,也会有人投诉等车等到要命,塞车塞到要命,车资贵到要命,巴士挤到要命。 救苦救难,就是科技的功能特性,你看得明白吗?看不明白?那就真的是命! 🙂

11860603484012130891.jpg

[youtube fP3r2L8CaB4 nolink] 中新网9月2日电 据英国媒体2日报道,两名新西兰自行车爱好者日前成功发明了一种外形奇特、可折叠的高速电动自行车,时速可达20公里。 来自新西兰的该车发明者Grant Ryan与工程师Peter Higgins即将在德国举办的欧洲自行车商品交易会上展示这种前轮大,后轮小的自行车。据报道,这辆车外形奇特,看起来像一只螳螂和一辆儿童脚踏车的结 合体,15秒钟就可由折叠状态完全展开,成为一个交通工具,按下启动按钮就可以上路。 要骑上这辆车,首先需要坐直身体,把手放在身侧掌舵,手指操作加速器和刹车,而双脚只需牢牢地放在脚凳上。自行车的座位设计和规格都很人性化, 骑乘者无需费劲踩踏板,节省了大量体力。正面看起来,骑乘者就像坐在酒吧的髙凳上,以时速17公里的速度行驶,好像一个人不动腿地漂浮而过,令人大开眼 界。 更令人赞叹的是,整辆车是可折叠的,重量还不足10公斤,发明者甚至制作了一个袋子将它折叠起来随身携带。它可以放置在办公桌或书桌下充电。 这辆车的名字叫YikeBike,号称“21世纪的电动自行车”,它给人的感觉也像Yike(形容惊讶的叫声“呀”)一词一样,让人赞叹不已。 两位发明者用了5年的时间研制改造这辆车,将内部装上电动机,大大提高了运行速度。车子发出的噪音也不大,刚启动时,听起来像一辆普通电动送奶车,高速运转后,声音减弱了许多。 发明者表示,起初他们打算设计一辆独轮车,但随后发现对普通民众来说,不便于骑乘,因此他们最后采用了前轮大后轮小的设计方式。虽然在维多利亚 时代伦敦就出现了前轮大后轮小的自行车的原型,但当时车身过于高大,骑乘者很容易摔倒受伤。相比之下,自己的新发明YikeBike更小巧玲珑,也更安 全,适合任何人骑乘。在他们教人骑车的经验当中,还没有任何人曾在YikeBike上摔倒过。 “我们也不是要与传统的自行车竞争,”该车发明者Grant表示,“我们的目标是生产电动自行车,便携、小巧、实用、有趣。” 它的网站自己有宣传片 http://www.yikebike.com/ 这个产品看起来不错,不过。。。。 因为是折叠款式,所以没有多余的部分可以放东西。 10公斤其实不是很轻,如果是装进那种有轮子的行李袋,那最好。 如果有卖的话,应该会是多少钱? 如果价格又是让人摇头,那又要等中马票才想了。

20080125_002_train1_img2.jpg

淡滨尼试验计划 脚车共用行人道 居民多表支持 针对允许脚踏车骑士和行人共用行人道的计划,15居民当中,有2人反对。 新明日报报道,淡滨尼镇去年实行的“允许脚踏车骑士和行人共用行人道”一年试验性计划已结束。淡滨尼镇今早举行了第4次的“社区论坛”(Community Forum),探讨了这个课题。 论坛会的嘉宾是国家发展部长马宝山;共有300名居民参加了这次的论坛,其中15名代表发问。 男居民艾维尔(50多岁)指出,让脚踏车骑士和行人共用行人道只会造成双输局面,行人步行时会有压力,骑士也得左顾右盼,很费神。 马宝山表示,当局将会确保双方都有正确安全意识,并改善行人道,使道路更宽敞。 他也表示,论坛结束后,会与其他议员进行讨论,并在两星期后宣布是否会继续实行这项计划。 希望这个由“国家发展部长”带头的试验,能真正推行到全国。 十多年前,我投稿到早报的要求开辟组屋区脚车道的要求,被警察部队公式化的,冷冰冰的拒绝。 往后很多年,能成功出现在早报读者来信的版面的同类要求,也多数被警察部队用同样的公式化格式文件拒绝,陆交局几乎不回答。 而“国家发展部”,其实就是决定这个概念的最终部门,因为,这是一个“大”的改变,它需要最高层规划出新的城市设计。而新加坡自前总理-李光耀时期的城市绿化设计概念,腾出的路边草地宽度,行人道的设计模式,巴士车站周围,交通灯,沟渠加盖,各衔接处的斜坡,栏杆设计等,都必须面对改变。 直到不久前新闻报道说,国家发展部长所属的淡滨尼集选区要试验脚车道,我就认为它必须成功,不成功的话,大家就要等到下一任国家发展部长愿意试,才可能会有“突破”。 新闻说,脚车骑士在马路上涉及的意外,去年约500起,在行人道的意外,则只有8起。 我本身在少年时期,常骑脚车,常看到大卡车故意逼近脚车来吓脚车骑士,我说的事实是事实,没有人可以说服我为什么那么多卡车与巴士司机用Z字形摆动车子,把轮子不断摆到双黄线上行驶不是故意的,还有在转弯时轮子压着黄线弯是因为看不到脚车,所以不是故意的,这种天打雷劈的恶毒作孽坏心肠,你必须自己亲自踏着脚车,亲眼目睹才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的。 我一辈子不会忘记的一件事,是一次从文礼“长征”到裕廊东时,在裕廊西,经过一个巴士车站,一辆公共巴士停在巴士车道内载客,那辆巴士司机在望后镜看着我几秒,然后突然猛踏油门,在我面前切入我的路,我被逼马上跟着偏向右边另外一个车道,他还是把巴士偏着45度,继续进入第二车道,我继续歪着脚车进入没车的第3车道,他继续再斜切进来,直到把我逼到右边100米外的交通灯前,那种速度,那种情况,如果我慢下来,或停下来,就会被巴士的中间车身碰飞,而直到我停在交通灯前,在他的旁边蹬着他准备喊他,他始终关着窗故意不要看我,本来我要把整辆脚车抬起来抛向企图谋杀我的巴士司机的车窗,但当时如果我那么做,可能今天不会看到我写的这个内容。 脚车道的设立,也将对以后全国数目逐渐增加的老人家使用轮椅带来更大的方便,没有路,能载轮椅到处去的巴士有个“X”用? 不用喊无力空泛的环保口号,争取全国都设立脚车道的口号是 – 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