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达人
科技生活 生活科技

智能化,自动化,机器人 这些日子,本地出现更多工作用机器辅助或自动化来取代传统人工或提高生产力的新闻。 政府官员一直在提醒,人们却被动的在发着牢骚,这是常态,短时期内也不会有太大的变化。 比较让更多人注意的,是那间全自助贩卖机咖啡店的启用,还有自己四处移动的让人方便放置碗碟的自动机器推车。 我自己正在策划智能建筑,智慧办公室和智慧屋,作为设计功能的人,我的思路当然与普通人不会一样,但我与总统一样都表现得很亲民。。。。因为我还是必须看人家要什么,可以接受什么,硬来也不行。 本地最近的电梯的功能必须提升问题,还有地铁的巴士的,许许多多我这些年Blog里谈过的,其实都是与自动化有关。 很可惜,新加坡人的技术能力不强,所以现在许多领域都是来自中国的人才,我们一直听说谁的孩子很聪明,但是,那么多年过去了,新加坡的聪明小孩在哪里?这是自吹自擂的下场。 现在许多领域的低级维修技术人员和高端技术科研专才是外国人占多数,是新加坡年轻人怕脏怕流汗怕辛苦?还是读书不行,技术能力也不行?但他们绝对没想到要累积基本功夫,从事维修就是学习技术的最佳途径。 当然我们有优秀的人才遍布所有的科技领域,但是,真实的情况是 – 泛知识很差,比外国人差,这个不会那个不懂,大学里动手能力强的,来自印度和中国的大学生往往轻易的能把本地人抛入山谷深井中。 但如果说机器人开发,做产品不精细的中国人再怎么行,也比不上德国人和日本人,30年多年前,新加坡许多受训于德国和日本公司的老一辈的去了哪里?他们知不知道自己的价值其实是“回春”了? 25年前,我是个不折不扣,被训练为一个负责半自动化机器取代人力和提高生产力的侩子手,但我没机会把日本工程部的技术用吸星大法直接吸收,就这样擦肩而过,虽然当时日本人被我无师自通的自己动手改良了机器吓个半死,但这种技术的领域很快的就被后来的新技术所取代,其实也没好处可捞。 现在,我自己准备开发出几类机器人,在有适合的环境条件下,以前的不可能,现在变成可能。 开发与研发其实意思不太一样,研发等于还在研究,开发就是已经完成了摸索,到了做出产品的阶段。 以前许多技术不是办不到,只是因为没有适合的零件,所以做不好,经过多年,现在一台手机等于几年前的一台电脑,许多功能一再改进提升的零件也衍生出实际的应用,所以,不一样了。 一台自动车,一台自动打扫垃圾的吸尘机器,一台自己在固定轨道慢慢行走的无人控制载人载货自动车,一台自己在无轨道但固定路线行走的载人自动车,和一辆可随意在公路上到处行走的无人驾驶大型巴士车,背后的科技应用可以完全不一样。 感应器,影像识别,无线传输,有线传输,卫星定位,室内定位,电机控制,这些,都是需要许许多多的人才从事个别的部分,大公司都是这么做的,新加坡顶尖的大学生投入了这些领域,我们看到成绩了吗?就因为分工,创意没有人,他们都变成机器人,只负责一个很专业的领域,但这样就可以自豪吗? 说真的,无论再怎么忙着选东西找东西找资料,我还是常向工程师提到 – TNND,为何本地没有人好好的做自动晾衣服的配备,很难咩? 谁说什么东西一定没钱赚很难卖?谁说什么东西无法做到什么功能? 我的Blog留言其实一直有个本地的卖晾衣装置的人进来打广告,我看到累了,也没去批评什么,只是安娣们看到产品演示的影片,第一句话就是 – 下大雨时还这样一件一件收进来? 是的,卖产品就是这样,卖住家产品更是这样,合买家的要求就能迅速推广, 要不然要怎么卖? 自动化有多种意思,半自动化是适合住家的,全自动化是工业应用,在不同环境的狭窄组屋厨房,下雨天就自动收衣服关窗,没雨了就再度自己开窗伸出竹竿,衣服不会被勾坏吗?那么不准把衣服晾出去晒的私人公寓呢?下雨没雨就不必开关窗吗? 但我还是要专心一点,我的开发领域是工业级应用,就等改天才继续谈这些安娣的。。。。

应该捉蚊,不是驱蚊 我常在Blog里提起我有一段时间是研究白蚁,蚊子和老鼠,这三害。 我也常在Blog里谈植物,而且常强调土地,雨水和阳光,这三大重要的“主角”对植物的影响。 实际上,土地,雨水和阳光,也正是催生了三害,只要有三大主角存在,这三害无法根除,都是采用化学毒药来解决。 我也常说听说害虫控制公司有留一手,不会让自己以后无生意可做的这个江湖传言,基本上,我不排除这个传言所说的可能性,尤其是捉获的老鼠这些公司的处理手法是在林厝港放生,但那种无人地带,它们繁殖率降低,还有蛇和各类天敌在对付它们,这倒是一种算是有效的处理方法。 那么,比普通蚊子更强悍的黑斑蚊,也就是伊蚊的天敌是什么? 什么方式能有效的在人口密集的城市地区对付伊蚊? 靠环境局的“专家”?还是靠害虫公司的“专家”? 客观的说 – 既然已经用了超过10年,给了这些许多昆虫学专家和化学专家那么多机会,现在我们一直无法好好的解决伊蚊的问题,就足以证明他们还是不行的。 这就是我常用的逻辑 – 我没说谁不行,但过了几十年还不行,就是他不行,不必辩解,这不是我的错,是天意。 我正在进行策划的大型智慧屋智慧办公室与智能建筑物的几个项目中的许多细节当中,这类植物与虫害控制,也是列在其中,当然如果有新的构思能引申为新的专利设计,这里就先不说。 但我经常提到 – 在住家周围,尤其是地面层的住家如有地住宅,应该采取天然诱蚊措施,不是驱蚊。 把蚊子成功驱走,不是正确的目的,蚊子想吸血,是它们的生存之道,它拼老命就只为了吸血,产卵,然后伟大的死去,所以,应该把这只要吸血的蚊子诱导到一处,然后让它被各种方式消灭,如吸入后风干,如热炉热干,如高压电死。 即使第一招拦不住,或有远方外面范围的吸了血找水源准备产卵的雌蚊飞来时,同样的诱使它进入陷阱,或把卵产在陷阱中,让它的下一代全数被歼灭,就可以了。 环境部也是等到近几年才开始在各处水沟盖设下陷阱,让孑孓无法孵化成蚊后飞出,但有地住宅的人根本就不必这样做,其实他们也没水沟盖可以搞,因为他们家四周都有水沟,都是问题所在。 只要是有风的夜晚,蚊子可以一个晚上飞向200米外的范围,到处喷洒有毒的蚊药点蚊香搞味道难闻的所谓天然驱蚊法不是长期的解决方法。 可是,我们可以布下假的环境,诱使蚊子到这个有茂密植物和丰富营养的水源产卵,但水里都是爱吃孑孓的母孔雀鱼在等着,就如有组屋居民养一缸的孔雀鱼在走廊,这是最可靠的长期手段,却很少被人认同。 我们可以用较大型的配备,在有隐患的黑区范围外布防,拦截被风吹向四处的吸血蚊子,布防在水沟边也行,蚊子要的是死水,不是活水,雌蚊它们这些快做妈妈的,懂得找安全的水源,有营养物质的水源,让自己的孩子们成功长大,它们不是笨蛋。这种配备中,增加智能的控制,就可以做出许多以前没法办到的事。 政府一直不提供准确的数据,只一直说三分之二的蚊子滋生处是在住家内,但就是不透露是什么住家,高楼?还是有地住宅? 我的问题是 – 为何要急着消灭这些已出现孑孓的地方? 哦,有人要赚钱。。。。 最阳春的不必研究的最有效方法,其实是必须用这些已经有孑孓的地方来诱捕另外一轮的漏网之蚊,困住那些孑孓,然后继续歼灭,直到两个星期后,这个新的群体被全数老死累死,一个月后就安全了。 另外,许多人极为讨厌的组屋高楼种植问题,也是政府人无知而没有妥善的处理,真正的特点是这些植物如果会吸引蚊虫,这些植物自然的会躲着蜘蛛和壁虎,它们会捕杀蚊子和各类昆虫,这是无害的自然控制法。 也一直有人问 – 蚊子究竟是哪里来的? 如果不参考第一行和第二行,其实还有一个答案- 你以为蚊子会傻到出钱搭顺风车吗? 其实,有热血动物存在的地方,就一定有蚊子会生存下来继续繁殖,你我皆热血,这。。。。都是天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