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达人
科技生活 生活科技

终于拿到第二个发明专利 今天,终于收到等了7年的文件 – 我的第二个发明专利的证书Patent Title – System and Method for Access Control 把这样的发明的英文翻译过来,完整的字句是 – 一个访问系统及其控制方法 与别人不一样的是 – 我的这个发明,是当时因为H1N1的爆发,短时间内,用上次在SARS时期所设计过的系统基础上大改进,构思好之后马上进行专利申请,然后再在很短的时间内把系统做出来,接着与卫生部进行可行性研究测试,最后,项目测试完成,成功达到我们的理想目标,同时嵌入卫生部的网站系统中,成为系统的一个部分,能在未来有需要时启动。 SARS时期的发明 –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1086 只是一个地点的测量体温配备,功能其实差很远。 当时,不到几个月的时间,在7年前,许多人还未拥有智能手机的年代,就采用了通过Singpass上网或手机注册,填写申报自己的健康状态,然后系统发送2D Barcode二维条码到电邮或手机,或通过打印出来,人们只要拥有智能手机,就能在具备一台同样是我设计的自助机上,自己扫描体温,然后用手机或加上身份证扫描,证明自己没事很健康,自助机就会打印出一张可以附着照片的贴纸,让人佩戴在身上,有效时间可以控制,即使是建筑物想要控制离开的人的时间也没问题,让人再扫描后才离开就可以了。 这个发明,完全取代让人们在大型传染病爆发时,必须与许多人站在一起排队,很麻烦的填写健康表格,然后用红外仪量体温,一台机器就节省了材料的浪费,无接触式的量体温,自己无接触的用事先带有系统传回来的加密二维码扫描机器,然后无接触的拿走贴纸,整个过程,不必与别人近距离接触,自己处理,把风险降到最低,而且速度快了许多。 许多人最讨厌的,是在大型传染病爆发时期,被逼排队填表格,有钱人没有特权,照样必须排队然后被人当众拉耳朵量体温,他们反感得不得了,这类投诉几乎是无休止的。 我的这个发明,其实为相关部门的公务员带来震撼,而且,他们透露就因为我的这个发明极具特殊性,见证了我其实算是既复杂又具备先进功能的效果,因此他们开始在这个基础上,为政府机构一些旧的系统构思新的处理方式,开始朝我所强调的Paperless无纸张的科技手段和通过科技去快速处理分析重要资料的方式去改进政府的系统。 至于所谓的隐私问题并不存在,因为是通过政府的Singpass,所以无需重复填写自己的资料,而系统又连接到卫生部的网站资料库中,完全不对外,如果传统的用手填写健康申报表格,才会有个人资料外泄的风险,有些人写字时连身份证和电话号码都填得乱七八糟,要查找根本就浪费时间。 我自己都无需吹嘘,效果立竿见影,我这才知道自己影响了本来就算是很先进的新加坡政府系统,自己都很感动。。。。 最近看到宏茂桥组屋区出现传染源,同一座组屋的居民先后染上不容易医治类型的肺痨病,其实,看到那样的新闻,我的脑中是在进行大量的逻辑分析,然后,我觉得应该还是已经有人中标了却还没发病,后来的新闻,表面上得到的信息是 – 果然。 因为我的系统的轴心中有一个隐藏的分析法,是通过各种地点时间和群体比对,把不同风险的人编入不同风险的组别中,在某一种风险出现时,从资料库中针对相关群体的个别人士进行紧急追踪分析,同时采取行动,这个时候,如果一个“不自动”的人固执的不听话又随意到处去,不同建筑物的如果具备自助机,就会在这个人出现时,提醒保安人员采取必要的行动,紧急的话,系统能调动警方人员马上配合捉人拦下人,这些不是属于纸上谈兵只讨论的了,是已经办得到的了。 就因为系统结合了几种特殊功能,进行专利申报的代理负责人比我更激动,问我打算如何在全世界的机场推广这样的系统来防止各国的大型传染病四处蔓延,看到专家比我激动,我还真的要自己冷静些。 而卫生部的测试项目,其实也只是利用的系统功能的不到三分之一,因为我的设计功能多,卫生部却只是想测试他们会用到的,所以不必全都加进去,我后续还有更多想法添加,这类可以联网可以加许多有线无线遥控的功能自然可以不断的拓展。 最近,在荷兰村向银行讨钱成功后跑路的加拿大人,又成功的短时间内通过机场逃离新加坡,然后成功的入境泰国,直到泰国警方通过新加坡提供的线索,到大街小巷四处查找大大小小的旅舍之后,才成功逮捕到这个家伙,这样的分析与追踪,其实过程中的逻辑推理都与我的系统类似。 接下来,这个专利可以做出什么,就等。。。。

讲华语运动的目的是去新加坡化? 不想把范围说得太广太杂,之所以会说推广华语理事会负责推广的讲华语运动目的是去新加坡化,是因为在开车时,重复听到电台播放同一则讲华语运动的宣传信息,试图纠正一些不正确的华语,转而鼓励大家使用规范的词汇。 但是,内容中,把本地用语“巴刹”当作是不正确的用语,纠正说应该是讲“市场”,听到这个部分,我才开始留意今年的推广华语理事会究竟准备了什么。 对我来说,这就是踩了红线,已经是越权。 对一些所谓的文化或语文标准来说,遵循一定的标准是必要的,太多太杂不一定是好事,使其规范化有利于流传与宣导,所以,中国历史上才会发生秦始皇受不了有那么多书呆子使用那么多不同的文字而一次过消灭他们所有的一切,把复杂的简单化。 现在这样的事会再发生吗? 当然会啊!把全新加坡使用“巴刹”这句话的人都取消公民权,驱赶到印度,然后开放250万份公民权,让中国北京户籍的居民直接跳过永久居民程序,直接成为新加坡公民,分配一间组屋单位给他们过来居住生活,立竿见影,本地华语将“儿声四起”,那么新加坡不就不再有人用“巴刹”了? 需要那么极端吗? 需要我说得那么露骨和极端吗? 当然不必,没必要用这样耸动偏激的回应来只为了坚持“巴刹”依旧是可以用的本地生活常用字。 当然,如果有人同意我们应该马上放弃使用巴刹这类马来翻译词,认为我们不应该坚持没必要的错误,让下一代学习没必要的杂语,什么都百分之百以北京话为马首是瞻,那么政府应该协助他们去办理北京户籍,完成他们的心愿。 如果北京冬天到了,那些身在新加坡的人认为必须追随北京标准而穿起厚皮大衣雪地长筒靴,那我完全不会去阻止他们。 温馨提醒 – 中国人自己都不了解中国人,也不了解全面的中国各地文化,南腔北调,却以为中国人民都是同一思维模式就可以共存,厚着脸皮说着他所知道的中国人标准都会一定是这样那样。所以如果有中国人说他了解中国人,那么他一定是“真正的中国人”。 不是说对讲华语运动的内容不苟同,而是不要被随意的贴标签说这个那个本地惯用语不是正确的华文华语。 新加坡人,或者说新加坡华人华校生一直都很谦逊,所以我们不会妄自尊大,但我们也不必妄自菲薄,认为自己一无是处,把与蒙古人混了种的北京人种所使用的文化当作是宝。我们身边也有着很纯的中原汉族的客家血统和保留着许多古文古发音的潮州音和潮州文字,北京文字和发音如果不纯,我们干嘛一起去搅和? 就如我们知道我们用电脑打字输入英文,都有所谓的英式英语和美式英语,从来都没统一,但他们也没说对方不正确。 以下的宣传片段(2015),终于把我强调的-你吃先你走先 – 是广东省用语的来源植入他们的解释中,许多本地的“砖家”还死脑筋的自以为是的说 – ‘你吃先”是本地发明的不正确的新加坡式华语。 [youtube XomGjhFU31g nolink] https://www.facebook.com/SpeakMandarinCampaign 无论如何,英语不好的人会冒着额头的汗询问说英语的一方 – Can you speak Chinese? 可是,所谓的正确英语,却必须是说 – Can you speak Mandarin? Mandarin,就是欧洲人所指的北京话 Google 怎么翻译Mandarin?答案是- 普通话,中国官话 哦,原来如此,我们搞了几十年的讲华语运动,原来我们搞错了,其实是要我们学习说些普通的官腔。。。。 儿啊!怎么你还没来新加坡这儿啊!

植物物语-李光耀胡姬花 家里买的胡姬花种类现在太多了,有点难搞清楚谁需要强光谁需要多水谁怕比较热怕水太多,需要用很长的时间才能了解多一些,都说过了我之所以不种花,就是因为花难伺候,和女人一样。。。。 刚买来的胡姬花都有机会开花一阵子,那个时间,是观察花期的机会,还要保持根部能持续生长,在开花时,因为不能乱施肥,所以一切都较简单,就是要让它们保持水分。 而这些花凋谢完之后,就是麻烦的开始,许多园圃卖的胡姬花都有一个习惯了的培植的过程,突然来到高楼多风和无太阳直射的环境,都会马上快速起变化,这个时候,根部一萎缩,叶片开始被病菌传染,就麻烦大了,而看来许多人种植胡姬花会失败收场,最终都不是阳光和水分,而是病害和虫害,这些改天继续谈。 这些日子,有两盆不同品种的胡姬都是经过一段时间持续的施肥而浇水后,成功的长出全新的花枝,然后开花,营养足的胡姬花,不同品种的一枝花枝能长出多少朵花是有一定的指标,能开得够多,就是种得好,如果开花了,花朵却少过原本该有的数量,就是有问题,这些需要时间搞清楚。 这两个星期,其中一盆盛开的黄色品种,没特地拍照查品种,主要也是没什么时间,因为要研究的东西太多了,不够时间研究女人和花。。。。 今天在网上看其他胡姬花的一些资料,无意中,看到李显龙总理放在Facebook的纪念老李和老李夫人的胡姬花品种 – Aranda Lee Kuan Yew (李光耀蜻蜓万代兰) Vanda Kwa Geok Choo (柯玉芝万代兰) 公园局的介绍 – https://www.nparks.gov.sg/news/2015/3/aranda-lee-kuan-yew 就在这个时候,我觉得。。。。好像有点熟悉的感觉,于是走去阳台再看一次,果然,颜色不完全接近,花瓣不完全一样,但是!中间部分是完全一样的! 为了让大家看清楚,把花的图片放大 因为拍摄角度不同的关系,所以显示出不太一样的前端,但是,那两粒眼睛就像动物的眼睛,像个捧书之人,所以我就认为是 – 李光耀之花要传递的意思,就是要大家多读书! 以为这样就没什么了,传了图片给妹妹看,要她问孩子们看到了什么。 两个小女孩说看不出什么特别的,她们的弟弟就不一样了,6岁的他说 – 像 sloth 他不会sloth的华文,其实,我本来知道,后来还是觉得应该是称树獭(ta),但现在的正式名称是树懒,很奇怪的名字,但中国那边认为是就是,虽然这也是翻译词。 于是,我找了一下,看能否有符合外甥的形容的树懒读书的图片,想不到的竟然是 – 越看就越像,连捧着的书颜色也像,真巧,小孩的想象力和联想力与我们不一样,这不是童言无忌。。。。 结论就是 – 李光耀蜻蜓万代兰的花语 – 意思是要人多看书!当年,李光耀曾经提到他每当去人家的屋子,第一件事就是看有没有书房!而且他认为人人的屋内都应该要有很多书的书房,这花怎么那么巧。。。。 5月30日的一个莫名其妙的调查:家中收藏越多书籍的孩童 长大后赚的钱越多!真的是够烂的调查。。。。 而我家的那种胡姬花的意思就是。。。。看书的人是树懒。。。。 同人不同命,不同花也就不同命也不同意思。。。。

因外来媒体人而愈发混乱的新加坡华语 多年来,我谈的华语话题多不胜数,每当有媒体报道什么关于新加坡华语的话题时,我都有话讲,但不是每次都有空写在Blog,虽然多数也是老生常谈的范围。 去年,08-Apr-2015,我说的:你走先-不是新加坡式华语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187 其实直到现在,我还是听到新加坡有语言专家与学者依旧说“你走先”,是新加坡华语的其中一个明显例子,没有人知道自己犯了主观评论的错误。 比较离奇的是竟然有人认为“你吃先”是受新加坡式英语影响,这就是儿子教爸爸如何生孩子的一个典型 在新加坡一般语言的应用中,马来西亚北方中部南方华语,还有广东帮福建帮华语,麻坡槟城怡保华语词汇与口音都不同,还有几够力的同一间中学的同一位华文老师教导出同一批读错音的学生的现象,影响力与使用范围比本地自己创造发明的新加坡式华语还要多和广,但本地没有真正的学者对这方面有着科学与认真的研究。 另外一个许多本地学者不谈论的,是现在越来越混乱的本地媒体华文华语,我是忍无可忍,现在已经是习惯的常在本地中文媒体的Facebook那里单刀直入的批评媒体从业人员。 新传媒与报业控股的主要区别,是报业控股虽然也已经有许多中国籍的媒体从业人员,但有着比新传媒更多的马来西亚籍工作人员,而他们使用马来西亚式华语不明显,但却明显的喜欢对源自香港和台湾苹果日报的港式中文原文照搬不误,所以现在形容本地人什么都是用狮城男狮城女。 我们需要担心中文媒体业老一辈的不再有能力掌控与监督中文水平,许多华文媒体从业员本身说话也是已经混杂着英语了,电台933就一样是标榜着是轻松的娱乐音乐台而逃避中文频道广播员中文能力不应该不强的社会责任与使命,而政府取消电视与广播的执照费 ,意味着他们更加不像是官方的地位,可以更加随心所欲的胡来,贴近年轻人,就是所谓的一起沉沦。 多年来,与多位新闻从业员因为谈论到华文华语时,都会告诉我他们有着使命感,这些较年轻的新加坡人在大学里看到越来越少本地人修读中文系,他们身边本地年轻一代的中文越来越弱,心里自然产生危机感,所以他们自己会有使命感,但路遥知马力,说很容易,做就不简单。 我在社会工作多年,即使我从事的行业是英文为主,我说华语也不混杂英语,只因为我在乎,如果我自己说得一塌糊涂,怎么可能给别人做榜样?这是自我要求的使命感,不关其他人的事。 现在也不啰嗦,为了防止中国人抄袭内容,我不多列例子,只谈几个我反复批评媒体却得不到答案的: 1。本来不是问题,但我得不到答案 以前我们说 – 现在是采取行动的时候。 现在媒体与多数人都用英式中文 – 现在是时候采取行动。这个港中台都一样,都已经是时髦的中文,没有人认为有错,又是新时代可以接受了的。 2。踩踏与践踏 本地媒体多年来用 – 因为人群推挤,所以发生了践踏事件。 早报很明显的中国化 -只要是转载中国报道,就一定坚持说  –  发生了踩踏事件,新传媒虽然是中国籍人士多,却很奇怪的依旧正常使用“践踏”。 3。阴沟与下水道 本地本来就一直在使用阴沟系统,无论是谈到厕所,谈到地下管道工程,都只使用阴沟这个词汇。 现在,双机构的Facebook编辑主要是由中国人负责,同时都出现了 – 下水道。 4。淡米尔与泰米尔 以前,我们只说印度淡米尔,而新加坡的印度人主要就是这类族群,所以我们不会搞错。 在李光耀去世之后,媒体越来越多爱使用泰米尔,源自于有所谓的泰米尔的纪念李光耀活动,然后过后就一直泰米尔下去。。。。 但新传媒的新闻报道字幕,不一定每次与Facebook或网页的词汇相同,这是一个问题。 早报网和Facebook,与印刷版的联合早报,不一定使用同样的词汇,这同样是一个问题。 在报业控股对新媒体的负责人调整多次的多年来,情况没改善,其实可以说是每况愈下,越来越糟。 许多网页上的中文错字,多数是由我或是另外几个比较热心的网民出面纠正,这些都有迹可循。 后来,设立的facebook 组 – 大家来找错字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chinesetypo/1628821100766470 就是要留下多些证据。 当然,有很多时候,当我们在Fb指出错误,中文媒体的网页编辑几乎都马上纠正,除了新明日报Facebook常不纠正。 我唯一说到“西北显”的,就是榴莲,虽然一些人可以输入榴梿的正确字,但更多人办不到,也不知道是不正确的错字,只因为手机和电脑的中文输入是以中国提供的中文为蓝本,他们不点头,榴莲这种不是莲花的莲就天天在报章媒体上重复出现,你又能怎样? 峇变成巴,巴淡岛,巴厘岛,甚至离谱的巴巴娘惹文化应该都会让马来西亚华人以为这样用没错,虽然有些人会提到旧电脑无法找到峇字。 出现一些网民开始使用港式的德士  – 的士,却是显示他们以为这是在中国使用的正确的字眼,所以在中国搭的士,回到新加坡,就只剩下的士,德士无影无踪。 还会有其他去新加坡化的中国式中文字词已经从移民身份变成殖民,本来存在于本地的港式台式中文逐渐消失,而新加坡的教育系统中,只有中学的中文教师会有机会需要向学生解释哪个才是本地独有但不一定算是正确的,离开中学后,继续修读高级中文的学生更多是来自中国的中国人,他们不知道哪个是不正确的本地常用字,反正数量也不多,无伤大雅,也只因为他们的教师很多也是中国人,这些人进入我们的大学中文系之后,以后这类中文字的使用自然的会去新加坡化,融入新加坡的环境中。 我都说过了,当年本身华文能力不强的李光耀先生认为媒体应该引进来自中国的广播媒体人来提高新加坡人的华语能力,是没错,他却不知道语言的使用不是全中国百分之百一样,更何况与新加坡相比,许多不同点不可能靠放弃一方来完全迁就别处的文化。但政治人物做的所谓务实的决定,20年后30年后社会出了什么变化,都不关他的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