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达人
科技生活 生活科技

植物物语-根与胡姬花 我不是爱花的人,我很少买花为主的盆栽,因为环境受限,无法自由自在的得到免费的阳光,而种花的条件比普通绿叶盆栽的要求更苛刻,这些我常提到 – 没有不需要光照的花,有花就要有强光。 多年来我常看人家说胡姬花是如何的难种,其实过去我去过无数的私人大宅,还有路过全岛各私人住宅区,的确很少看到有人能成功种植数量多而且品种不同的胡姬花。 种胡姬花,离不开生长在木块的种类,也更多人爱把胡姬花种植在木炭堆中,也有些完全不需要任何帮助,仅靠自己的气根和足够的水份阳光,就能生长在塑胶花盆上而不是陶土类透气花盆。 这些胡姬花无论是花期多长的,花朵有多大的,每年开多少次花的,种植的成败,是通过根部的发育就知道,园圃的都很饱满,但许多人一带回家,就会花谢枝枯,欲哭无泪,而且越难种的胡姬花,价格越高,看得出住在组屋的人种植胡姬花根本就是在玩自己。。。。 多年来,听过无数次的同一句话 – 胡姬花不要浇太多水,就因为如此,胡姬花才会培植在火炭上! 结果,我看到的和本身以前家人新年期间买的,都种不活。 今年,家人买了更多蝴蝶兰,后来另外买了几盆都不一样品种的胡姬花,我不相信不能浇太多水的理论,开始认真的花时间,用以前能写Blog的时间,转换为不断的测试肥料水份光线等的调节,得出的结论是 – 骗人!这个世界上没有所谓的不能浇太多水的胡姬花! 其实,看根部和叶片种类,就大概知道组屋高楼能种植哪几类不算太难照顾的胡姬花,但是,因为就都是气根,还有遗传性的在树皮上石头上生长的附生攀爬特性,选择适合自己家里是否有条件能一天浇三次水,是否通风不闷热,是否有一定的阳光照射进屋或走廊,那么,才会成功。 发现网上讨论胡姬花的讨论组如果排除居住在有地住宅的马来西亚人的中文讨论,其实,我们很难获得具参考性的适合本地热带环境的资料来种植,所以胡姬花才会卖得那么贵。。。。 尽信书不如无书,突然持续多天的高温天气,可以推翻所有的理论,阴冷多雨的天气,可以把不能浇太多水的品种给撑死,所以,种植气根类胡姬花,要不要往屋外摆,自己要看着办。 拍了一部分家里一些品种的植物根部,让大家看看,看胡姬花,不只要看花,也要看根,看什么呢?没得教,就只能看,多看就知道。。。。 买来的胡姬花凋谢之后,保持着足够的水份和施肥,分枝陆续冒出更多新芽,那以后会如何?什么时候分盆最恰当? 长在盆边沿,没有泥土木炭石头,悬空通风易干,也还是能拼命的长根 叶子大大根细细的,不容易伺候 这种有时几乎看不出根部究竟是否正健康的成长,不在屋外种植的这类品种,必须挨过考验 只要看到花盆里冒出来的根开始在花盆外围生长延伸,这是生命力强的好现象,这些胡姬就一定有机会开花 通常买到一盆这样多粗根的,都能切断,每一根有着大气根的分枝就能成为一棵单独的胡姬吊盆,继续的生长开花。 许多资料和卖花的都一致的坚持蝴蝶兰不能浇太多水,结果,我不相信,针对叶片的生长状态,拼命浇水施肥的蝴蝶兰,成功活了下来,长出粗壮的根部,与上面其他品种的新买来的胡姬花根部作比较,看得出比例大小的差别吗? 这类最难辨认的气根,白色的是在继续生长着的,褐色但还没干枯的最危险,就是所谓的太多水或通风不良的或太少水的缺乏阳光照射的 其实,不只是胡姬花,连日本竹也会在分枝上,长出类似人参模样的气根,只要摘下这小段带根的,浇足够的水和给阳光晒几天,马上就能种出一株新的,就因为这样,估计再过不久,非常会生长的日本竹又会在里里外外铺天盖地 阳台植物群换位,现在让位给刚来的胡姬花充沛的阳光,一眼望去这些胡姬花的部分,你看到的是根?还是花? 当然,一些人就是不知道根的重要,结果,我们看到下面惨烈的照片 没有根,经受不起撞击,这还需要狡辩吗?

电话骗案,谁还可以做什么? 最近有朋友在银行里值班的家人说有位妇女不听劝告,硬要汇几万元去中国,汇去给一个不认识的人,和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物品,结果就应该成了警方口中的许多骗案中的其中一个受害者。 不听银行职员劝告而破财,就与一些报道中,汇款公司的职员成功的劝服同类要求的顾客停止汇款后报警,成功保住钱财的例子类似,都是靠好心的员工帮忙,但造化却不一样。 至于那些所谓情色电话诈骗就不必混在一起谈,那些比较像是没自制力也没思考能力的问题,没得救,不关我们的事。 这类电话骗案,就与我多年来所说的模式类似 – 许多基地看似在中国的造假和科技骗案,幕后黑手都是台湾人,基本上,就是 – 台湾人用科技想出骗人的手段,搞国际联系帮忙推销的是香港人,然后用中国为生产基地和隐藏身份的地点,最终,挨骂的都只是没技术也没什么捞到钱的中国人。 在华人世界,假的正版电脑软件,假电脑晶片,伪装仪器配备,或所谓高仿产品,幕后的策划者和工程师,常是台湾人,许多人可能还被蒙在鼓里用过而不自知。 当网络电话开始普及,台湾人首先想到的是利用可以隐瞒电话IP地点或伪装成别人的号码,然后通过电子转账,把钱转啊转啊转啊转啊转啊,最终,大笔外汇还是能在所谓严格管制外汇的中国政府的眼皮底下消失无终。 新加坡不久前逮捕了利用外劳的身份偷偷额外冒申请许多预付电话卡的商人,与这种靠注册身份追查电话号码的有关的技术难题,就是每天成千上万的外劳回国之后,他们的电话卡的去向成了一个问题,这也是为何许多人现在在疑惑 – 为何老是接收到说着中国腔华语的外地人所打来的本地号码的电话,和被骗之后以为可以靠号码追查到犯罪份子那样的不实际。 多年来,我在中国进行的研发工作中,发现新加坡的电话服务的应用落后中国非常多,与新加坡高速宽带的应用赢他们非常多的情况完全颠倒。 中国公司企业在应用除了智能手机才能使用的App,连最简单的手机应用不只是SMS短信,而且也还有GPRS的2G微信定位,把2G时代的所有配备功能发挥到尽。 而在新加坡,2G就要在2年后淘汰,更多人却早已不再使用SMS,而这个SMS功能,却是接触面几乎100%,没高档手机或不懂得使用智能手机的人,都能接收到SMS。 在中国的这类SMS用途,就是中国公安部门或政府部门用他们的名义,利用电信公司的电话卡资料库,发送内容给所有的手机用户,提醒他们通知他们,这种方法是有一定的效果。 在中国,只要接收到没有电话号码的境外电话,过后几秒马上就会收到一则由电信公司发出的中国公安信息提醒,新加坡有吗? 在有必要时,政府部门会发出通告通知所有的手机用户,新加坡有吗? 每当手机用户出国到别的国家,电信公司检测到漫游的所在地之后,系统就发出相应的信息提醒手机用户,新加坡有吗? 新加坡所谓的科技应用其实在许多方面都太不实际,自从一些政府部门开始说要公众去看它们的twitter推特信息之后,我想许多科技盲的政府官员一定以为 – 使用twitter就是一种时髦与效率,但不是注重信息的传递。 最终,经常靠Twitter来宣布地铁服务中断或恢复的地铁公司常被埋怨没发出信息或延迟了很久才发出过时的信息的这种典型问题被大家忽略了,因为都是科技盲,大家不知道可以关心这类缺陷,所以就没人关心这个问题,所以,这个问题变成不是问题,你说这会不会算是问题? 那我们究竟可以做什么来通知大家防止罪案的信息? 只要新加坡警察部队与电信公司合作,在短时间内受害者数量多的时期,通过电信公司的系统,能快速的把多种语文的信息有效的传递给每一个拥有手机的人,成本与效率比印制海报或电视广播或报章宣传更直接更好。 估计我的这个说法在什么都只靠英文宣传的新加坡不可能实现,那些因为自我封闭不接触外面的世界的人傻傻被骗掉钱财时估计没人可以搭救,就算了吧,这是他们的命。。。。 估计傻的人也绝对不承认自己被骗是傻,如果他承认,那么,他就也真的是傻的。。。。

端午节传统与COE传统 每当端午节一到,到处就会介绍说端午节是为了纪念跳河的古代爱国诗人屈原,划龙舟是人们不让屈原被吃掉,后来就成了整个亚洲地区许多国家的传统节日,虽然有人说端午节在更古早以前就是存在的风俗,后来才有屈原的故事,可是,人们就多数选择只要听屈原的,只相信这些。 新加坡年轻的一代呢?就如我的华语很烂的同事很自然的说是 – 粽子节,也因为现在新加坡人只知道吃。。。。 我家呢?端午节的另外一个纪念意义,就是祭祖,也正因为这天就是母亲的忌日,所以我们可以告诉下一代,许多人在端午节就是在祭拜我们的祖先。。。。 新加坡政府在几天前在没有任何需要说明的情况下,突然放宽汽车借贷的条例,于是,有钱的没钱的都一涌而上,所以,COE再度因为抢的人多而狂涨。 COE是新加坡政府的发明,现在已经成为一个传统,下金蛋的传统,虽然银行最近都赚大钱,有钱没地方花,看来政府像是在帮银行赚钱,但这种是我们说玩玩的,不要认真对待。 新加坡政府对车辆的态度在这COE制度出现直到现在,不是摸着石头过河,而是朝令夕改,颠三倒四,翻来覆去,欲拒还迎,既期待又怕受伤害,知道选票会随时因为COE而翻转,知道不被多数人接受却一直在滥用,知道对富有阶级拥有多车而无计可施却不改良,对种类繁多的商业车辆就只一种大小通吃让企业巨无霸吞掉小商家的竞争机会。 不同的政府部门和不同时期的部长,对道路的堵塞,对无法顺利解决棘手的停车问题,对相关车辆所衍生的各种社会问题都有不同的看法。 当有部长一直在谈尽量鼓励大家多使用公共交通; 当有部长一直在谈无车日谈骑脚车上班的终极目标; 当到处大兴土木要让脚车与行人并肩而行; 我们就已经发现到处都出现了路上车辆减少,堵车情况开始减缓,停车场车辆减少速度超过百分之五,我们也大概知道拖拖拉拉的行情坏真实情况已经开始浮现了。 我们以为政府在10年内要搞好自动行驶公交就也不再鼓励拥车用车了,但我们错了。 政府竟然不趁这个时候让路上的车辆更进一步的减少增加的幅度,反而是义无反顾的自己再推波助澜的让那些不够钱买车的人,又再花大钱买车。 究竟是哪一派立场的政府人战胜了哪一派立场的政府人?没有人谈着谈着谈到掀桌子?真的? 不知道如果财政部长回到办公室,看到政府因为自己炒作COE而现在比之前每期都还要额外多赚几千万元,他会笑还是哭? 不必百年,再过20年,当目前所有的公务员改朝换代翻了几番,新加坡政府成型的COE传统就会是 – 只要行情不太好,政府税收想要多赚些,就搞些气氛搞个名目调整条例让人们傻头傻脑的抢COE,这样就可以每年多得到几亿元的税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