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达人
科技生活 生活科技

Singlish-华校生躺着也中枪 最近这几天,因为《英国牛津字典》收录了一些所谓的地方式英语,一些媒体在转载新闻时,自己以为其中一些就是代表Singlish,煞有其事的把它们列出来,而其中其实有香港使用的粤音英文字,却穿凿附会的说这些粤语发音字也是Singlish,这样的判断水准真的是无话可说。 很多年来,我多次在Blog这里提到Singlish,语气最重的一次,是25.Feb.2009 – SINGLISH不关华校生的事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902 当年,还没有躺着也中枪的这句流行语,我现在就可以用,也真的贴切。 虽然我多次公开说Singlish的这个说法,武装部队文工团必须负起责任,当年的这种表演题材的主角 – 梁志强,也要负起一定的责任,但是,本地媒体从来没有认真的访问他关于这些80年代的事。 正因为出身华校的我比较关心语文的使用,而我只是教育不高的华校群体中的一份子,不是当年那些南洋大学的少数华校生精英,我接触的是社会更低阶层的贩夫走卒,还有在社会底层中流动的马来西亚华族的语言使用,这些都是本地语言学家多年来少接触的范围,我一直认为,Singlish在这些范围的使用研究分析,我比专家了解更透彻。 没空长篇大论,只想针对”Chinese Helicopter”这个词,因为它被老华校生抗议是在歧视华校生。 我自己是这样认为 – 一般华校生的英语是初级和中级英语,在向别人说自己是读华文书时,与马来西亚的华校生是用一样的怪英语句子,通常是 –  I study chinese one。 另外常用的是 I  from chinese School one,没有I’m 的居多,有些后面没带one,能说I’m  from chinese School的那些都是华校生中,华文水平较高的人,通常华文越好,虽然英文不好,但会更认真的使用正确的英语,会纠正和学习,而凡是乱说一通的,是双语都差,中学没毕业的居多。 如果有人说I’m Chinese Educated,这个人不可能是一般的数量最庞大的中学华校生,要嘛是华校高中或大学程度的精英,要嘛是在正统的较有规模的中学有练过,和自己的英文能力超出水平,要不然没去想到用Educated这类高级英语。 80年代,自修英语的华校生是需要买“灵格风”英语课程之类的卡带来学习,以及自己翻字典背字,与更早期的南大生背熟整本字典的方法是一样的。 如果不是在充满吃甘当的人生活着的军营里生活过,我绝对没想到 – 华校生一定会耐心的教导英校生好好的学说正确的华语,英校生却就只会嘲讽华校生说错英语翻白眼,就没有了,华校生的英语怎么可能进步? 这是曾经存在的生活现实,当然,当年这都要算是李光耀和吴庆瑞这些人的错,因为他们这些峇峇族群凭空创造出华校生是低人一等的社会歪风,这些有很多故事可谈。 常看到来自台湾的或更多来自中国的新移民,在新媒体上人云亦云的解释Singlish和自以为是的分析,都懒得读完他们的烂内容,心里总是想不屑一顾却又想挑出毛病来骂他们鸡婆的想法。 只能对他们说 – 厉害就好,不要假厉害,不知道就静一点,不说话不会死。。。。 反正都老了,牙齿也松了,没力气握拳头让血压升高了,那会比较容易中风,为了保持血压正常,只能总结当年的同一句 – Singlish是英文很强的吃甘当的人故意乱说来陷害华校生,根本就不关华校生的事,也不关英语差的人的事。

用机器人取代印尼女佣 今天,当新闻说印尼政府宣布说明年起新来的印尼女佣必须住宿舍,也有上下班时间,这些说法都是印尼政府一厢情愿的单方面宣布,但应该说无论是换上正常的官员,或是常见的不正常印尼大小官,都爱随意的要新加坡人任由他们摆布。 面对这个冲击,网上都是一面倒的骂声一片,不会骂人的也都忍不住,因为它完全不合理,没逻辑,所以更多人认为那是变成钟点女佣,可是许多人就是需要长时间在家打点一切的女佣,要不然等于请来摆美,使家里空气流通而已。 假设无论怎么谈,印尼在几年后依旧会千方百计的要新加坡人用极为不合理的代价来请人帮忙做家务和照顾家人,那么,我们还需要继续引进新的印尼女佣吗?代价越来越高而素质却不见得有改善,会值得吗? 目前本地已有12万5000名印尼女佣,需求是肯定会有增无减,面对反复无常的印尼政府,我们能将目前的所有21万名女佣的数量减少,直到不需要印尼女佣吗? 目前新加坡人可以聘请的女佣来源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多和广,除了有大家熟悉的印尼菲律宾缅甸,印度和斯里兰卡,也有马来西亚和泰国,而较少人知道的是香港,澳门,台湾,韩国,至于不能引进的柬埔寨和中国及越南,政府为何不敢开放申请?但如果政府真的敢给共产党统治的人过来当女佣,就会更乱,那就算了。 如果算大大小小的开销,除了薪水,包吃包喝包睡包住包飞机票来回休假一次,一个女佣的总开销一年应该是1万元以上,不便宜。而资料显示女佣的平均工作时间是大概一天17个小时。 如果不请女佣,把必须付出的开销,转用在改装住家,和一些自动化机械,包括在厨房的洗衣晾衣服装置,包括厕所装置,包括卧房装置,一个本来需要女佣照料的老弱病残,能做到不再需要女佣吗? 而这些辅助装置是长期使用的,女佣能做的事,它一定能做到,至于照顾小孩的家庭,就继续有女佣照顾,不必机器人和自动化。 不是天方夜谭,主要关键都是在家里设备的改造,而女佣本来的工作重心就是准备三餐,定时喂食药物,搀扶散步,上洗手间,洗衣晾衣服,还有最无聊的是帮不关心宠物的雇主照顾宠物。而组屋外头和楼下环境的设计,政府都已经尽量做更多斜坡,更多地区已经能让人从家里坐轮椅直到邻里中心和公园,无障碍的设计也已经变成建筑物标准,少了女佣,只要手能自己动的人,理论上就能到处去。 很奇怪,门槛其实不算高的半自动化机器人设计,怎么那么多聪明的新加坡人一直没做出来? 怎么大家都还在依赖由不聪明的人统治的国家的人帮忙做家务? 既然充满悲情的印尼政府一直很情绪化的感情用事,说新加坡人欺负它的人民; 那我们就改用没有感情的机器人,24小时不间断的工作,又不必怕它跳窗找男朋友,不必怕它肚子变大,不必怕它偷吃零食,不必怕它偷懒,不必怕它加料在食物里,又更便宜。。。。讲到来,好像我是在卖机器人。。。。 说真的,在等中8百万多多,中了我就开始搞机器人。。。。 等。。。。

当发生严重的电梯事故时 两个月之前,13.Mar.2016,我问 – 会终于认真的检修电梯吗?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630,那次,是因为电梯冲到顶的意外事故,那种问题,是电梯的问题,与使用的人无关。 很巧的,就在一年前的这一天,17.May.2015, 说的是 – 当人们不知道电梯已损坏时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312,谈到外国的电梯杀人事件。 而两天前,驾着电动代步车的老年人因为电梯机件出了问题,在还没完全与地面层的地面对齐时,打开电梯门,使得老汉因为向后退的车子后轮无法着地而向后翻倒,撞伤头部而去世,这又掀起了大风波。 很多人会对这样的新闻感同身受,因为电梯无法与地面对齐的事太普遍了,普遍得电梯工程公司不把这样的毛病放在心上,没投诉就没修,有修了但过后又出现就再修,似乎,这是无穷无尽的常规毛病,我们不能说什么。 如果说这是老款电梯的毛病,这不能说不正确,但如果新款的电梯还是用这类旧设计,一样会有风险。 多年来,无论是从较低的电梯内部跳出电梯外的地面,或从里头较高的位置跳到地面,我都经历过,在电梯门口遇到倾盆大雨泼洒而斜坡滑溜溜,从电梯里出来就马上“溜”出几十cm的脚滑事件我遇到不少次。 但我反感的是为何设计电梯大厅的人,铺地砖的人,无论是工业大厦,或住家类尤其是组屋的各种设计,明明就是有着很多缺陷,却要等到老人家们或任何人摔跌了之后,才想到要做什么。 许多电梯的维修承包工程,在很久以前,市场就说都是HDB的子公司肯定会拿到,因为他们搞建筑工程的说当年HDB是把电梯维修的业务分割出去,让前雇员独立运营,自己去投标市镇理事会的维修工程。 当然,我不是那行的人,不能随意说是否真的难做还是好赚,只要是维修得好,没事发生,就有钱赚,如果老是出问题,赚钱也变倒贴,搞机械维修承包的就是必须面对这样的事实。 但是,这类又脏又粗重的工作,就与地铁和巴士车辆的机械维修是同类行业,员工背景都大同小异,只要不怕脏,就可以做。但是,本地年轻人哪里肯做肮脏的工作?于是,这个行业的新入行者,都是来自外国的技术背景的外劳为主。 在新加坡,没人肯干的行业,引进大量外国技术人员的行业,素质却都兵败如山倒,因为外国人的文化就是凡事不会做到尽善尽美,即使有毛病,做不好,他们都认为那叫做没办法。 新加坡人呢?肯尽责做事,自己认真的把事情妥善的解决的人有吗?在哪里? 电梯意外发生后,我们当然知道这个毛病是100%电梯机械配备故障,但倒霉的老汉却阴差阳错的因为他那款容易倾倒的三轮电动代步车向后翻而丢命,如果是让其他人遇上呢? 如果是一个高龄老人家没留意,一脚踏出去,踏空摔伤,别人会如何评论,摔伤下肢的老人家们复原期可能很长,或可能在几个月后因此而丢命,会有人知道吗?会有人联想到是电梯杀人吗? 许多人不管三七二十一,把之前牵着狗绳的老人家被拉断手掌的事硬要说成电梯的错,对那些熟悉机械工程的人来说,那是错误的,基本上那是老人家自己犯错,却刚好倒霉的无法及时丢开缠绕在手掌的绳子,所以出事。 而这次,不能说老人家应该倒退进电梯,说往前驶出电梯前也应该看一下,这样的说法不成立,他是无辜的。 许多人都提到自己曾因为电梯常坏而投诉,当因此而强烈要求更换新电梯时,却被告知电梯要使用28年才会换。这个28年的折旧是全国一样的,无论使用的次数有多少次,就是28年到了,没价值了才能换新的。 这次出事的电梯是FujiTec,这个牌子的老电梯遍布全新加坡,如果不够老旧,要怎么解决? 以前,当有人问我为何找工业厂房都是要找一楼,我是说我不要浪费时间等电梯。 我也说如果不需要常搭电梯,就不容易被气死,这些,都是经验之谈,都是真话。 如果没猜错,当局什么也不能做,就只能拖延下去,也不可能有钱马上都换掉旧电梯,大家就都只能继续骂下去。 很少遇到这类没有让我们有讨论的余地的维修技术问题,当电梯坏的时候,他们就不让你用,然后进行维修,你也不能吵。 要不然?

在宗教世俗化的路上 多年来,新加坡的人口普查中,宗教信仰的比例一直在变化中。本来大家以为华校源流消失后,向西方宗教倾斜的幅度会变得明显,事实上却没有,是慢慢慢慢的。。。。 资料是说 – 截至2012年,新加坡的主要宗教有佛教(33.3%)、基督教(18.3%)、回教(14.7%)、道教(10.9%)和兴都教(5.1%),新加坡人口有0.7%信奉其他宗教。17%的新加坡人被正式列为无宗教(相比之下,2000年有14.8%) 资料是提到有个比较新的趋势,就是自认没有任何宗教信仰的新加坡人反而有所增加,这与新台湾佛教运动对本地华人的影响加大一样,数量增多的癌症患者改吃斋或改变宗教信仰一样,都在增加。有些人家里有祭拜祖先,清明祭拜,他们也认为那只是传统仪式,而他们没去庙宇参与游神没去佛寺念经,就应该算是等于没宗教信仰。反正事不关己,己不劳心,宗教自由嘛! 以前,吃斋的人与我们一起出门,就只能喝豆花水,喝豆奶,现在,全国各角落每一间咖啡店一定有一摊斋菜摊,而且还卖得比普通杂菜饭还贵,这就是新的变化。 当然,目前财雄势大的新派唱歌类基督教惹出一些事,等这些钱的事解决了,几十年后会变得如何,我们也不会知道,我们不是神,神也不知道今天傍晚马票会开什么字。。。。 许多国家其实也一直爱说新加坡是个基督教国家,虽然基督徒在新加坡不是占多数。但李光耀先生拼老命的不让宗教影响新加坡的形象,所以直到今天,连他本人是什么宗教信仰,大家都还在猜,千万元多多再怎么难猜,都有人猜中,但唯独老李对待宗教的态度,没有真正的定论。 最多人提起的,是他与佛教高僧宏船法师的许多故事,包括至今仍然有人像是发现新大陆般在讨论的钱币八卦的事,这还真的算是很八卦的事。也因此,许多人认定他是非基督徒,直到他当年说他开始学西方的打坐养生,但不是东方的打禅或冥想,这又让一些人猜他的信仰有改变,继续猜猜猜。 而政府不在一些事或活动特意的扯上宗教,除了每次讨论恐怖威胁,就全部一起拖下水的说各个宗教应该如何克制,模糊原本很清晰的讨论,美其名是维持宗教和谐,要讲要批评就大家一起讲一起被批评。 好了,新地铁路线开通,让各大宗教一起为地铁祈福。。。。可以,没什么要多想的,就只是要大家安心。 但现在,部长重病,媒体上,重点介绍了各大宗教为部长祈福。。。。 说真的,这有点。。。。 应该是有新的社会运动正在酝酿中。。。。吧? 化简为繁,然后又要超凡脱俗,为谁辛苦为谁忙? 疑惑中。。。。

寂静之声,政府真的听到了? 不久前,部长陈振声说 – 人协不允许任何人在人协旗下的设施,进行政治或拉票活动。 其实,我Blog这里曾说过,当年,当时的黄根成副总理也曾说过一样的话,但是,后来。。。。我要说的,或许你知道了,或许你曾听到谁说这个那个。。。。 当今天看到新闻说 – 为了让所有人都有平等的机会为国家庆祝生日,国防部兼国家发展部政务部长孟理齐Dr Maliki Osman表示,当局将不会派发国庆庆典的优惠门票给建国一代。 我睁大双眼,看着这样的新闻,原来,有人每年都有办法出席国庆庆典现场,就是因为大家有着平等的机会? 原来我误会了? 原来林北周围认识的数千人多年来用尽各种机会,还是完全无法得到国庆入场券,就因为大家都有平等的机会? 既然是当别人在唱歌,那我就选一首歌,歌曲内容不是没关系的,要“顿悟”,你有悟性,就听得出个中意涵。。。。 The Sound Of Silence – 虽然原本是沉默,但是,这些年,外来移民也骑劫了”沉默的大众“这句,说自己就是,我就不要再用。。。。 放链接,给一些无法通过手机直接观看的人点击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n0QBXMYXsM [youtube qn0QBXMYXsM nolink] 另外一种握拳头的版本 – [youtube Bk7RVw3I8eg nolink] 当原唱者这几年老了,没力气了,就是这样的味道,带中文翻译 [youtube 6x08IgSBU1g nolink]

新加坡的选举pattern 那天,因为武吉巴督即将补选,公司内,公司附近,到处都有人必须去投票,就想到当年2011年在Blog这里预测说大选会选择在母亲节之前的一天的举行,后来果然如此。 当年的预测 –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629 这次,因为忙,想到了,也没写续集,就是想说以PAP的标准做事方程式,也应该会选择在母亲节之前的一天的举行,结果,又对了。 其实,PAP就是要让人在母亲节之前,听到四处“妈声四起”,这样比较有气愤。。。。不是,比较有气氛,他们还真的有点幽默。。。。 不过,这是许多官员的标准做事方式的其中一种很典型的作风,其实,现在我也另外能估计几个月后会发生的一些事,比如: 国庆日,因为伊斯干达已经不在了,而没想过“乱冒险”的国庆庆典,应该又会找上Dick Lee李迪文,可能又编出样板国庆歌曲,然后,一切按照标准罐头模式的庆典就如此这般从开始到结束。 总统选举,因为已经说不要让上市公司不会做事人数又多的阿狗阿猫都有资格参选,再来就一直提种族的“固打限额”问题,看起似乎只要姓陈的宣布不参选,事情就少了,只因为来自那个制度的姓陈的知道他必须让别人知道他知道一些事,结果现在无论什么事,看起来果然就像是为了他,总统选举果然也很政治化。 今天还是很多人在喊妈妈,那就等明天,看有多少人继续在关心别人的妈妈。。。。

劳动节,谁在劳动? 每年的劳动节虽然名称是劳动节,但是,许多人依旧在节日上班,对这许多人来说,这种假日是不痛不痒的,手停口就停的现实让许许多多人不贪图享受,只希望多做多得。 但是,有着这种心态的本地人已经越来越少,而且,都已经越来越老。 年轻人不再有新加坡30年前制造业蓬勃发展时期所拥有的积极工作态度,当然,这也是全球的问题,没办法。 又蓝领又白领又无领的我是属于什么都靠自学的,在资讯不发达的年代,学习技术是很吃力的,现在,单单靠Youtube,就能让人懂得许多根本没机会学习的技术,买到适合的机器直接开电就用,这其实是一种隐形的生产力提高,就如政府现在贴钱让工商业界买机器提高生产力那样,理论上,让人学习新事物的机会更多。 但过了那么多年,许多行业都在原地踏步,这些,其实都是人的问题。 2011年,我写了一篇Blog – 29.Nov.2011 问政府 – 劳工税去了哪里?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367 4年半后的今天,一切依旧,再过两个月,外籍劳工税将会再度提高,直到今天,无论工商界如何的说到没有口水,政府就是铁了心,完全拒绝取消或延期,无论是经济已经出现无可避免的停滞或衰退,政府说不就是不,劳工税提高是没得谈的。 许多行业所增加的这些成本最终谁承担?用膝盖想都知道,就都是消费者承担一切。 那么,经济的压力造成工商界兵败如山倒,政府在劳工税上的好处真的会让政府无动于衷?还是政府其实究竟是想干什么? 无论如何,第一轮的自我抬高身价的事出现了 – 装修商已经发出埋怨,来自马来西亚的半桶水装修工人狮子大开口,要求更高的工钱和收费。 其实,就如我这里多年来常提到的一个社会现实 – 西马来西亚人为主的许多行业,是让许多人头痛的行业,最终,这些行业后来引进的中国籍劳工,成功的压制了西马人的气焰,各行各业都有他们的真正事实和例子,不是无的放矢,但这几年新加坡人比较清楚的,是通过罢工的中国籍巴士司机口中,把西马籍司机的工作态度公开抨击之后,才知道一些问题。 在新加坡,许多装修行业同个时间接了许多工程,拿了订金,做不好就跑路的例子,新加坡人涉及的机会很低,因为新加坡人跑不掉,外国人却可以跑路了再也不回来。 今年,装修工程会因为政府提高的那个幅度的外籍劳工税,而出现明显的成本猛增,因为是那些人吊起来卖,再烂的手工,新加坡人也傻傻的把钱塞入他们手中求他们做,只因为没人做。 其实,许多45岁以上的新加坡人失业后无法找到工作,许多人都具备一定的能力可以转行,加入薪水不低的装修行业。 许多传统装修技术,已经有现代高科技配备可以配合,能做得更快更好,而许多新加坡人即使只是读过中学,也有能力学习新的装修技术,但是,政府一直没加大力度来吸引更多人加入这个不会比建筑业辛苦,却能赚取相当高收入的行业。 我是一直很认真的在紧盯着这个严重缺乏人力的行业,就如身边许多失业的老亲友都全部成为德士司机的那种情况我也在留意。 我一直认为,政府人有时显得高智商,看待全局很具前瞻性,但有时却对一些迫切的事不闻不问,没有及时做出必要的调整,没有及早介入。 我的祖母曾是蓝头巾建筑女工,所以,我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总有一天新加坡将会到处都是女装修工人的联想。。。。 当然,如果有钱赚,让我培训100个本地中年人,训练他们成为装修行业的各类工匠,然后到处抢钱,不是不可能的事,都说了 – 如果有钱赚。。。。 不要以为我开玩笑,你知道我是谁吗? 不知道?那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