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达人
科技生活 生活科技

植物物语-天气热,剥叶助长 在最近天气最高温的时期,我不在植物的身边,所以,被高温焚风瞬间烘伤的叶子,过后变成我需多次花时间动手,人工介入植物自然生长的恶梦。 许多人都希望植物能自己顾自己,不必花时间浇水就能长得好,但这是不可能的,尤其是种在太小的花盆,不知道是谁发明的越来越小的盆,小花盆根本就不适合所有的植物,除了近年来人工培植故意把植物基因改小的做法,但它们却更脆弱,就如许多那些多肉植物,几年来看到的很多种类都不好护理,怕水的植物种了也没意思。 我自己不知道种植的几种植物有没有出现变种,但因为所种的植物数量,生长方式与速度快过许多专家的介绍,所以我自己有自己推翻所有的专家学者植物种植法的一种逼不得已的想法,尤其是本地高楼种植,其实全世界没有标准,连新加坡也没有标准,必须自己摸索出一些种植模式,把对光线,气流与水分的调整用在不同的植物上,甚至是许多胡姬花种植专家许多花农和卖花人对多个品种的胡姬花的种植要求,已经被我证明是错误了的。 是的,那些花的事改天再说,反正许多人家里就是有种植胡姬花,成功的人会不少,但我种植的数量是以多来求证对错和调整,包括这次是以数量庞大的几百株金边吊兰来发现以前没看过的事。 在我家四周,不同方向的阳台有着不同的光线,气流与水分,有着数量庞大的近20盆喜林芋和超过200株金边吊兰,还有分布在所有花盆里,数量其实已经不少的铜钱草,这些植物,尤其是铜钱草,一旦水分与光线出现异常,它们会起变化。 我用的是一再求证的做法,在不同地点的光线在不同月份所出现的变化来决定如何浇水,浇水是一门学问,与此相关的土壤更是难解决,但我一次过剔除所有的泥,我种植植物就是不喜欢看得见的泥,泥土泥土,土可以用,花盆植物泥就不行,。 当然如果方法对,各种植物就会有机会培植出特殊的精华 这种方法,是在一盆里,把几株本来紧密相连生长的金边吊兰大分株摘下后,再挑选叶片都长得巨大的,移植入较大的花盆,就能长出四面八方的下一代,然后通过数量庞大的第二代,就能紧密的跟踪植物的营养分布,包括老叶片变化,根部变化,分株的新下一代体积变化,这种连体生长,具竞争性,植物也比较容易长得好,一旦有落后的分株,马上被排挤得自我毁灭,无法救活,这很奇怪,但一再发生,这就是金边吊兰这个物种的特质。这样的一盆,就能繁殖出数百株可以生长的下一代。 所有的小株的新苗从垂枝上摘下后,如果放在大盆里,让它们一起竞争,在具备同样的水分光线和营养下,会有不同的生长状态,长得最壮硕的,就是好的精华,挑选出来移入大盆,脱离群体,它就会长得非常健康,叶片大,而且会更快开花长分支繁殖出下一代 这次,怪异的热天气,一些盆出现了以前没有的,中间的嫩叶变黑,而且长不大却很难被摆脱,黑色的部分有一种连手都无法轻易的撕开的韧度。 在施救多天,补充营养和水分,加强保湿之后,大概有不到5盆大盆的从中间烂到完全坍塌,其他的,能生长的,都出现新嫩叶被旧叶紧紧的包裹着无法顺利生长的难看叶中叶的叶片 于是,用手去除那些纠缠着的黑色叶端,拉出新嫩叶,让新叶得以自由的生长。 当问题只出现在很少数量的花盆时,普通人只种一两盆的,一下子就能搞定,或甚至没留意它。 我却面对几十盆需要动手的,结果就更忙,但是,如果我需要有足够的植物数量来形成几道植物墙,还需要多几个月的时间,让这些植物翻倍,只要达到500株,应该就够了,会更忙,彻底的忙。 不要问我过后当500盆生长成为开花长新株的成熟植物后会如何,其实,如果正常,这500株之后,大概不到一年,应该会出现2000株以上,再下一轮可以8000株到10000株,实际上本来就可以50000株,你没看错。。。。 到时候,你们等报纸刊登有人被困在植物屋里无法上网写Blog而用手机上FB求救却不懂得电话报警求助的怪新闻吧!。。。。

植物物语-没有真正的智能家居 最近出现的一个公寓项目,因为以名牌电器的智慧功能外加几个常见的无线控制,就大打智能家居的广告,连媒体也全体捧场,过后,看到报章上的全版头条广告,才明白为何媒体会特地报道,基本上,就是钱在作怪。 智能洗衣机大家都有,智能冰箱却一直不实际,无论你拿什么,必须去扫描条码,那么,你一大块肉切了剩下多少,你牛油咖椰涂了多少又放回去,一罐可乐喝了几口放回去,它会知道吗?答案是不必多说的 不久前,一位商业伙伴也特地和我讨论智能家居的市场,从这些本来就从事与房地产工程项目有关的行内人士口中,大概也知道多数人会需要什么,虽然10年不变,但一些功能都还是商业噱头,是卖点。 实际上,多年来我自己本身对智能控制的使用与设计概念是多类和复杂的,因为我也做了可以遥控车子能自己发动引擎的更复杂装置,也个别测试了多类产品的使用方法,但没急着做,虽然所谓的产品研发说起来好听,但我所做的许多事,包括对植物的照料与知识,就是一直可以算是真正在进行的研发过程。 在外国,智能家居除了屋内的一切,其实也包括户外,就是电动闸门,还有植物灌溉系统,和鱼池游泳池太阳能花园灯光系统等额外的配备,虽然看似价格高昂,但却是早已能做到的简单事。 这几天,媒体说本地的园圃业者在环境突变高温的情况下,蒙受不少的损失,这与本地多年来每逢高温干旱季节时,本地渔场就会因为海藻与氧气问题而血本无归的问题一样,而园景业等同于普通农民,完全没有技术改进的想法。 多年前,我本来就建议政府安装公共感应系统,但政府人看不懂,直到去年,才终于说政府将开发一套公共传感器系统,分享资料给所有的政府部门和共同使用,包括淹水感应等这类常见问题,就是资料共享。 我知道,其实我常提出非常尖端的应用,让许多人看不懂,或者认为不可行,但实际上,我说的东西,都是我自己能做到的,也不是最新最贵的高成本设施,而是能马上使用的。 所有的园圃都很懒惰,都聘请南亚外劳当工人,每天固定时间用水管浇花,这种固定方式,就是在天气变化时,让自己蒙受损失的主要原因,保守与缺乏知识,就是问题的根本。 政府现在提出机器人与自动化,我们懂得做应用产品的人当然知道有许多应用可以让商家受益,但住家其实也会同样受益。 现在智能家居所做的许多事其实是属于愚蠢型或浪费电的事,以前有人发明一套智能家居,建议屋子的主人在没人在家的情况下,早上预先把米和水放在电饭锅,傍晚回家的路上遥控启动电饭锅,饭就能煮熟,回到家就能吃香喷喷的米饭,这让一些懂得煮饭的人的第一个反应就是 – 把米泡在水中几个小时??? 许多本地家庭爱安装的热水器其实不适合多人使用,开了怕浪费电,不提早开电要冲凉时却没热水,可是,即开即热的热水器根本就不贵,也不会让人觉得温差太多而老是浪费那几秒的冷水,而且不浪费电,那干嘛需要智能家居装置来预热这些热水器?这与冷气系统一样是智能家居常浪费电的典型例子。 电动窗帘和智能灯光系统其实很简单,都是靠光的感应来启动,其实,这类同样模式的光感应系统就是可以延伸到植物照料。 但是,偏偏新加坡多数家庭要买的下雨天自动收衣服关窗的设计,却一直没人做出来,而这类雨水感应装置,也是植物照料系统的一个同类小功能,但应该必须有雨量计算,复杂得多。 针对某类开花植物,开花期有多长,每年什么气候什么月份植物一定会出现什么固定的变化,这需要预先输入在系统中,让智能系统提早知道什么事会发生,所以,智能系统主要是要靠有智能的人把它变得有智能。 当一个真正的全功能的智能植物照料系统成型时,它就能每时每刻持续的监控光线,光照度的变化,红光蓝光的频谱变化对开花长叶的影响,空气湿度,土壤湿度,土壤酸碱度,植物生长的计算,重量变化的对照,而难度高的用智能影像来判断植物是否缺乏营养缺水缺光长霉菌生病毒生虫,调整营养液调整药剂,然后注入到特定的有问题的植物上,应该不会有人懂得如何做,除非他是一个有能力开发室内植物墙系统的人。 户外如果能收集雨水,不只是省钱,而且雨水中富含丰富的微量元素,能让植物长得更好,但是,雨水如果收集得不正确,这些元素不只是消失无踪,而且会发臭,所以,这也是需要研究的部分。 懂得如何真正的生活,懂得科技,才有可能做出适合的科技产品给懂得生活的人。 这就是科技生活,生活科技,很熟悉的口号有没有?只要滚动网页回到顶端,你就会看到这8字真言。。。。 很难,都是讲爽的。。。。 从园圃买的原盆,在光照不强的走廊能持续正常生长,如果浇水不足,就不断的出现枯萎,也变得不美,把枯萎的部分剪掉,把正常的前端放入土壤中培植 过后,那一小段前端在早晨阳光的照料下成长,也比原株肥大,这种植物,就是能一盆快速转变成一百盆的垂吊植物群,那么,如果不是人工操作,智能系统本身能知道怎么做吗?

武吉巴督第二鼠山 我常在Blog谈老鼠,因为我的公司就在武吉巴督。之前的武吉巴督第一鼠山,离公司地点较远,所以,我不认识那些鼠辈。 这次,离第一鼠山一公里外的另外一座山也变成鼠山,那我应该有可能认识这些家伙了,因为它就在工业区的外围大路旁。 我说过,工业区多年来就一直有老鼠的存在,而这几年,整个地区的开发达到了100%,这个工业区再也没有空地,整个工业区的多座工业大厦加起来,是10年前的数量的一倍多,或者说两倍。 那为何没有空地,只剩下这座山上的小树林,却反而会有更多老鼠在短时间内大量聚集? 多年来,其实我有一类话题一直与地区的发展扯上关系,那就是只要一个地区完全发展或出现更多建筑物,这个地方,往往会在下雨天时,有时会突然出现积水现象,就是那类周边排水系统排水不够快的问题。 就在新加坡全岛多处出现越来越频繁的积水现象后,终于有人搞清楚了,于是,也出现了多个计划,把暴雨的雨水暂时储存起来,或拖延一下,才迂回排出建筑物范围,让附近的排水沟能顺利的吸纳的各类设计与构想,基本上,问题被发现了,应该以后照做就可以了,毕竟我们没有机会再搞个大草地来吸收雨水,这就是最终的解决办法。 那么,水沟与什么事也会有关?就是我也常说的蚊子,还有老鼠。 武吉巴督工业区就是一个特殊的地带,附近环绕着大水沟,直通几公里外的班丹蓄水池,这一带几乎不怕淹水,土地被暴雨冲刷时的积水量,算起来能轻易的被水沟快速带走,却也能让老鼠通过干旱时的大水沟到处溜达,所以,以我多年来的经验估计,鼠患在大水沟旁的无人地带将会长期存在,这包括水沟经过的裕廊东。 这几天,虫害控制公司的人在晚上围绕着鼠山,在准备着,而其实这种可以围绕包抄的环境,这个老鼠家族肯定逃不出这座山,再怎么难,也会被灭绝。 但是,老鼠的食物从何而来?真的每次都是有人故意喂养的吗? 从多年来,围绕这些地区道路上被车撞扁的老鼠体形看来,它们会存活,还是靠人多的地方的食物而能大量繁殖。 我都说过,工业区里只要哪里有聘请中国籍员工和马来西亚籍员工,你不必告诉我,只要让我在早上在建筑物外走一圈,我就能从满地楼上丢出窗外的垃圾来判断哪里的单位有比较多外籍员工,这是事实,这也是我的经验。 而且多年来我一直是在多座的建筑物底层活动,看着咬几口就从楼上丢下来的苹果在地上炸开,看着打包吃完的饭盒直接从楼上飘到地面的速度,就可以知道食物是否好吃,因为好吃的食物就会吃得完,饭盒飞下来比较慢,也会飘到远处,不好吃的,重重的压坏我周遭的植物的叶子,再不然就都是炸开,满地的食物渣。 有这样的人存在,这个环境就会有老鼠有蟑螂,然后这类人自己的住处也可能会有他们投诉的臭虫,这些事,都是一直存在着,不是我夸张的,也不是我常爱乱开玩笑的事,是我倒霉遇到,所以知道。 知道了又怎么样?每次当同事看到我拿出粘着老鼠的胶板吓得纷纷走避时,他们其实不知道我是在心疼我那两块钱的胶板,反正我也没杀生,直接把老鼠板放进垃圾桶,让它们靠自己的求生能力找机会活下去,不关我的事。 真正来说,除了外来人所带来的卫生问题让老鼠有食物,另外一个以前没有出现的新问题 – 越来越多人有闲钱买猫粮喂养野猫,就是另外一个新问题,吃饱了的胖猫只会意思意思追老鼠,不一定拼老命追上然后吃下,这也是问题。 说到底,是新加坡人有钱了,到处找吃,所以到处都是卖食品的店,老鼠才越来越容易有机会饱暖思淫,动物吃得饱就会大量快速繁殖,乌鸦的出现也是一样。如果现在新加坡还是个小渔村,老鼠只能吃香蕉和鱼,会一直泻肚子,估计也活得很辛苦,因为它们的妈妈一定会告诫它们小的,东西要煮熟才能吃。。。。 这样吧!让政府引进会吃老鼠的群体进来成为新加坡公民吧!不对,会吃老鼠的越南人,也正好爱吃猫,说不定,越来越多越南人出现,猫就会越来越少,老鼠就。。。。

8年前那第一篇Blog 如果写Blog是与带小孩一样,那么8岁的小孩已经是在读小学二年级了,已经从原本的会说华语的小孩变成爱使用夹杂着破碎英语的标准本地小孩了。 如果写Blog是与经营一门生意一样,那么8年的时间,比起本地大部分3年就倒闭的公司来说,算是比较成功的了,实际上,我们可以看到Omy这里的中文Blog也一样拼业绩的居多,3年拿不到什么Blog奖,马上消失无踪。 如果写Blog是与追女孩一样,那8年的时间,女孩。。。。早已变阿嫂了。。。。男人嘛。。。。8年的时间,头发变少,肚腩变大,牙齿变少,眼睛老花。。。。这是地球人的宿命。 其实,我是经常的有意无意的,在Blog的热爆话题被点燃时,自己踩刹车,让话题冷却,没有继续下去,晾衣服的人都知道,衣服晒干了就可以收,不必等下雨,也不必等鸟屎,更不必等楼上邻居丢垃圾晾湿衣服。煎鸡蛋也是一样,还没煎好,捞上来搁着也会熟,快熟面也是,没软透,熄火之后它还是会继续的变烂,上面哩哩罗罗的三行字浓缩起来的人生哲学就是 – 见好就收。 不触碰纯刻薄骂人话题,也不参与太政治的各类话题,通常会少了许多吸引力,但我就是喜欢平淡无奇的,虽然还是有人认为我一亮剑就会伤人。。。。所以,我不喜欢亮剑,但是,道路不走草成窝,金属不用锈满堆,还是需要不时的拿出来涂油,有时遇到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也会对他们涂油。。。。我用字斯文谨慎,勿作他想,对你的身心有益。。。。我是指他们的脑袋瓜生锈。。。。 这些年,在OMY这里的一些博客在网上的初步交流热情洋溢,但当我与对方真正见面时,却发现个个对我极为冷漠回避,其实我是在疑惑,虽然我会习惯去做“故障”分析,但怎么会有这样的“下场”?或许,我在网上的立场与身份是显得较为粗俗的没文化的资历低的卑鄙的不感恩的反政府的,不具备文人背景的,说起话来深度不够,没有创意,没有这个那个,看似会矮了别人一大截。当然,当我发现许多时候,其实是傲慢与偏见在作怪,人家不想谈,那我也只好识相点闭嘴了。。。。 或许这就是不时的出现一些媒体新闻工作者在知道我真正的职业背景与身份时所表现出来的错愕,我惊讶于别人的惊讶,其实我不在现实生活中表现出我是小咖,但为何在网上常遇到轻藐之人?就如常有那种脑筋短路的人训斥我说我是个报业控股的小记者那样。与人说话吵架,连对方的底细都不先做点功课的人大有人在,或许,网上的群体中,那些我批评了又批评的类别还是那样的死性不改,那就不去操心了,现实生活中不如意之人,不如人之人,在网上表现得霸气又如何? 其实,当年我原本是想通过Blog说多些话,但现在发现Facebook的传递能力是较强和方便,有时候,在Facebook说的话会比Blog来得更多更尖锐,只因为角色不同,许多年龄不小的人依然沉迷于角色扮演,但我这种不是扮演,是换,换位思考的换,这样的词句一用,说不定我就会变成一个老叫人要反思的有文化人。。。。 或许,能写,却不被重视,就是一种平淡的幸福,一种细水长流的安稳平静,我当然会继续写,什么话题你不必按赞也没关系,只要你愿意看我写什么,看得懂我写什么,那就够了,反正说了8年,也够啰嗦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