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达人
科技生活 生活科技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530 这些日子,常在中文媒体上看到关于企业家或中小型企业的话题,从一些内容中,可以看到许多人根本就没搞清楚什么是称为中小型企业。 政府自己在2011年调整了非制造业的中小型企业的“意思” – Company’s annual sales turnover of not more than S$100 million OR employment size not more than 200 workers,少过200人,营业额不超过1亿元。 在之前,是资产投资不超过1千5百万,也就是说 – 把资格降低些,所以政府的商业贷款援助配套就可以针对多一些群体。 但是,许多非政府机构,包括银行,包括电信公司,自己有另外的标准,来对商业客户规模分类。 政府是把规模中等的公司划一条线,然后提供不同的对待,只要不是SME,就是Enterprise,也就是真正的 – 大企业,当然,新加坡的很多大企业,都是淡马锡的子子孙孙。。。。 在外国,企业,指的是1000人以上的大公司,新加坡岛国很小,所以,201人的公司,就是企业,让自己高兴一下。 之前,听到有什么什么的机构,要那些规模超过百人的公司,一定要交钱,强制加入这个商业组织,我还没搞清楚是谁在这样做,但如果这个组织有作为,不会有那么多中小型的公司会在聘请员工和外国员工的问题上不断的向政府求饶。 一个没有作为的组织,凭什么强收钱却办不了事?等我了解多一些才开炮。 媒体上,常提到一些团体或什么运动,是要帮助年轻人完成梦想,成为一个成功的企业家,这种说法,有问题。 还没爬,还没站稳,就想飞,整天说自己要成为成功的企业家,终究就是白日梦。 因为门槛太高,成功率太低,除了本来就有一定的身家底子的,其他白手起家的,最终都是白干,白高兴一场,都是最多只能是中小型企业,过日子。 就像媒体人,当说到自己创业的梦想时,几乎就是 – 开咖啡馆,卖吃的,卖喝的。 另外,标新局估计在17家公司中,大概70%是微型中小企业,Spring estimates that about 70 per cent of Singapore’s 170,000 enterprises are micro-SMEs. They include family-run shops […]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528 德国的福士伟根柴油汽车因为车子使用了所谓的欺骗软件,而在全世界闹出了许多事,如果每个国家都根据自己的法律惩罚和索赔,估计这家汽车厂最终会倒闭。 我说过,我本身拥有一种汽车黑箱装置的专利,是在这类车辆产品的应用上有些涉猎,所以,这类柴油汽车软件产品能骗得过检查机构,包括新加坡,我是只能摇头。 多年前,新加坡政府在决定让柴油汽车进入市场之前,是有安排这类属于特殊车辆的实验车种,挂上特殊车牌,由特定的使用者,在路上进行长期的使用测试,所以我们常在快速公路上遇到这几辆车,也包括其他几辆氢气等洁净能源的实验汽车。实验不是试验,是要证实一些已知的技术指标,难度不算高,有就有,骗不了。 通常,这些车辆在路上奔跑时,我们可以通过外挂的各类监测仪器,直接获取各类数据,但我没看到这些车辆的排气管有安装任何额外的装置,所以觉得奇怪。 我们对各类柴油车辆的状况,是可以通过鼻子嗅出来的,使用最廉价的杂质多的劣等柴油,通常就是那些船和挖泥机等,所以黑烟多,非常臭,一些柴油车辆的引擎也会因此受损,得不偿失。一些人会晕船,不是船摇,是因为嗅到这类臭烟,所以是化学中毒的晕,不是被摇晕。 而如果柴油车辆没有好好的维修,或司机经常使用不正确的排挡,车子的黑烟就多,而且很臭辣,这种辣,一闻就知道,很辛辣,代表了就是排污很高。 正常的新款柴油车辆,黑烟不多,而且站在空气不流通的停车场,它开车的那一霎那,也不会觉得难受,这些,都是可以通过人体的器官直接判断出来。 但是,福士伟根是“玩臭”的,这些不合标准的新车,排污是一样的差,但是,当车子的软件发现车子是在一个特殊的状况下转动轮胎,就知道自己是在车辆检查中心的测试台上转动车轮,就假假的启动喷射尿素溶液的装置,降低排污,这样检验就会过关。只因为喷射这类化学剂会影响车子性能,变得比较没力,而且用完就必须回去车厂补充,麻烦,价格又不便宜,所以,一路来声誉良好的德国人就决定 – 骗! 同样的,在新加坡,巴士到站系统,是通过准确度很高的GPS为巴士定位,但是,我都写信提醒当局了,他们一直采用有缺陷的信号传输方式,所以,信号受到延迟,在1分钟前的位置,与1分钟后显示在巴士车站的位置信息,就有很大的差别,问题是 – 有时误差超过20分钟,因为信号传递受到拖延。 我多次提醒有关当局应该考虑我的建议,用巴士车站来定位,接收巴士的信号,让车站作出准确和快速的计算,这样绝对精准的方式又能使用互动的判断,来分析出有没有错误与信号中断,然后根据前后巴士车站和路况,再补偿位置误差,这样有一来一往的纠正,巴士位置的误差绝对是一个灯柱的误差,也就是30米,不到10秒的误差。 巴士不告诉我它在哪里,我还是能通过巴士已经过的车站知道它在哪里。 很可惜,我在新闻中,所看到的有关当局尽可能的纠正目前软件的不准确性,已经能把误差降低到相当合理的水平,公众的感觉就是比较准了。就是说 – 只用现有的软件,修改计算方式,提高准确度。 我的直接反应是 – Sure or Not ? 问题出在哪里? 其实,这也就是用软件来自己推测预估调整,请问,它如何能被调整数据? 我会做的东西,我知道怎么做,别人乱做的东西,我当然知道他们可以怎么乱做。 如果要我猜,我最多只能猜测绞尽脑汁的软件工程师通过额外获取目前实时的交通状况,得到目前道路上的平均车速,然后把它融入计算方式,让它决定巴士目前离这个车站大概还有多少分钟。 但是,巴士到站系统,本来就要知道这辆车的正确位置,它在哪里,问它,它回答,系统问巴士车站,巴士车站证实它目前刚刚离开哪个车站,它的准确性,也就是标准的200米到400米的一个车站误差,不必算时间多久,它就是误差一个车站,当系统告诉你它在你的车站之前的车站之前,你就大概知道了,就等两个车站的时间。 那么,采用其他方法,来告诉你这辆巴士还在两个车站之外的距离,而这辆巴士却突然的出现在你的车站前方,这意味着什么? 巴士的位置,通过正确的信号传递,是准确无误的,不应该预测,如果是预测,就与气象预测一样,准或不准,都靠运气。 你终于看懂我要说什么了,这,也是欺骗软件。 虽然,那应该可能只是善意的谎言。。。。

method_1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522 这几天whatsapp在传播分享着两年前的深圳某个节目中的一部分片段,关于按着手掌骨的穴位可以立刻解除颈椎、胸椎和腰椎的疼痛的方法。 相信许多中老年人除了膝盖问题之外,另外的腰酸背痛也是困扰许多人的常见问题。 无论是不相信还是相信,你按了正确的位置,可以立刻解除酸痛,就是有效。 网民的坏习惯,就是无论什么事,总要说些什么治标不治本的话。 问题是当一个人一直正在酸痛时,一按就有效,不必看医生吃药,那就是有根有据。 许多针灸也解除不了的疼痛,如果可以自己解决,就是最好的办法。 在新加坡,如果医生真的因此没钱赚,那他还可以去当议员。。。。 [youtube uMpgsW-VlVE nolink] 另外一个节目,用的是不同的方法“调治”不一样的毛病。 [youtube iQleY1g6PP4 nolink] 如果你留意,会发现这些中国节目都在念“尽”椎,我们通常都习惯说成“井”椎 那些弄了无效的,当然还是需要花钱找医生找物理治疗师解决。 对于那些站着说话不腰疼,不了解疼痛究竟是如何的,就像开车的人不了解巴士地铁的毛病如何折腾大家的,就别去管他们了。

wb16-a2[1]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517 从那天,新加坡士兵出发到印尼协助灭火的新闻图片出现开始,到现在,已经几天了,出现的图片,都是有不正常的地方。 非普通士兵戴着的,是性能优越,能让佩戴的人舒服的工作和呼吸的工业级口罩,可以加上活性炭,过滤更多类物质,普通口罩的等级是N95,这些专业级的加上可以改变的各类活性炭却能真的N100和P100,就是他们可以闻不到任何油烟味。 而那些普通士兵,却佩戴着不能顺畅的呼吸的普通即用即丢口罩。 新加坡不是公正平等的社会吗? 怎么机师和有经验的民防部队可以佩戴好一点的口罩,普通士兵就没同等待遇? 这是什么理由? 而实际上,如果长时间在那种污浊的空气中工作,工业级口罩的使用寿命较长,保护功能更强,即使加上活性炭,整体开销却会更低,更值得。 而即用即丢口罩会因为逐渐肮脏阻塞,而让佩戴着工作的人越戴呼吸就越困难,一个脸部肌肉大动作,轻易的就让污浊的空气从口罩不牢靠的许多隙缝窜入。 这并不是钱的问题,钱也不是问题。 国防部不是没专家,他们能否说一说  – 我说的,有错吗?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515 早报新闻说 – 22名中央医院病人感染C型肝炎 4人死亡, 院方正在尝试联系那些在今年1月至6月,入住第64A 和67号病房的病人,请他们接受检查。 除了四月至六月,院方并未在其他时段发现新的C型肝炎感染病例。 新加坡中央医院22名病人受C型肝炎感染,其中四人死亡。中央医院表示“毫无保留地道歉”。 这22名病人是在今年四月至六月入住在中央医院新装修好的第67号病房。大部分是肾脏移植的病人。 C型肝炎会造成长期性肝癌,常通过打针、液体输送和未彻底消毒的医药器材,进入病人的血液传染。大约0.3%的新加坡人口患有C型肝炎。 院方表示,病人可能是在注射药物时受感染。 目前,院方正在尝试联系那些在今年1月至6月,入住第64A 和67号病房的病人,请他们接受检查。 除了四月至六月,院方并未在其他时段发现新的C型肝炎感染病例。 我认为,中央医院可能是无知,或者是在撒谎。 问题可能没有医院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我有家人是肾脏移植病人,去年2月入院后,突然感染了C型肝炎,医生否认是医院的问题。 那个时候,是64号病房正在装修的时期。 洗肾是在第42号病房,那里就没调查? 我家人差点因为这个从天而降,不知道源头的C型肝炎第6型而丢命。 这类第6型多数是发生在其他东南亚发展中国家如越南,泰国等。 因为正在进行其他治疗,她无法停止所有的药物治疗来对付这个肝炎,必须逐步的试。 最后,她靠本身的抵抗力,终于活了下来,直到现在,她体内仍然存在着C型肝炎,还没完全成功消灭,而且还因为用肝药治疗此病而衍生出贫血等其他病症。 C型肝炎不是通过呼吸就会被感染的,不必找借口,那些医药记录是证据。 现在,终于感觉到真相果然就在那栋建筑物内。 请卫生部也调查去年2014年或之前,属于同样的肾脏移植群体在同样的建筑物里治疗时被感染C型肝炎的事。 希望中央医院不要隐瞒。 记者们请不要忽略我这篇内容。 谢谢大家的合作。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513 不知道为什么,在许多方面执法严厉的新加坡,会对手机软件所制造出来的非法载客现象束手无策。 或许,只因为是警方人手不够。 用手机软件寻车找客所发挥的互动好处不用多说,所以使用这个软件的德士司机不会浪费车油兜圈子寻客,人们也不必在路边等太久,这是好处。 缺点却是很意外的 – 任何人只要注册了,就可以载客,这样也可以? 政府要介入其实根本不难,如果强制说司机必须有驾驶德士的执照,必须是使用德士或有注册的出租车辆,掌握司机的背景资料,掌握车辆的资料,有车辆保险保护乘客,那什么问题都没有了,但为何会有那么多纠缠不休的争议? 或许,是因为德士公司德士组织本身在分析这个问题时,无所作为,所以,才需要官员特地想办法解决。 手机软件公司用软件来赚取利润,如果这家软件公司不在本地设立,政府无法征税,那么,政府也可以强制他们在新加坡领取营业执照,交税。 其实,我疑惑了超过一年,直到今天,我还是不知道究竟是谁怕谁,谁不怕谁,才让简单的手机软件公司变成全球巨无霸,拥有大笔现金不断的砸钱搞优惠让加入的顾客习惯,而各地政府则相反的却无计可施。 世界各地也有越来越多地方爆发德士司机示威抗议这几种手机软件让他们收入减少,台湾和香港政府直接捉司机罚软件公司,在新加坡,抗议的却似乎只是德士公司,为什么政府要心软? 本地乘客如果是单纯的比较服务和价格,这类几乎没什么本钱的软件当然是可以提供最优惠的价格,而且新加坡人似乎不怕有流氓强盗开烂车拐走人,这个好处似乎真的无法推翻。 说实话,新加坡虽然有严格的法律,但是,东南亚和东亚暗娼随处可见,没车牌的脚车撞人就跑也不怕,多国丐帮在小贩中心卖纸巾的车轮战无日无夜,这一切的一切,告诉了我们,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应该是会这么乱的。。。。 乱世出英雄。。。。

3M_N95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510 不是要为一个品牌打商品广告,只是要专心针对它。 这几年,买的3M的N95口罩,2年多左右就会出现鼻梁位置的海绵朽烂的现象,估计我公司里丢了不少。 这类海绵,用在许多产品上,也不见得会那么快烂坏,为何化学产品的品质比别人好的3M口罩上的海绵却品质低劣? 今年,3M的这类口罩开始在产品包装盒上注明保质期是5年,真的吗?不要骗我可以吗? 3M自己解释说这种产品本来就卖给工业用户,他们买了很快就用完,所以从来就没想到需要注明保质期。 那么,我们买了不便宜的3M口罩,海绵坏了,能换吗?记者不懂得问,当然就没答案。 但是!很少人留意到 – 在新加坡生产和销售的这类3M口罩,零售价格比起在其他国家零售还要高,这是为何? 政府究竟有没有想到这类几乎像是“战略物资”的救命商品,其实需要控制价格,避免过去几年所发生的乱哄抬价格的情况再度出现? 除了中国3M工厂所生产的同类口罩能卖得比新加坡便宜很多,为什么政府不主动介入这类在新加坡生产的商品售价,让它能有合理的价格? 什么是合理的价格? 一盒在外国能卖10多新元的同类20只的包装盒,在新加坡就卖28元左右,等于一只的价格高达1元4角。 如果普通人想临时买一只来急用,价格卖到2元的也有,价格肯定贵过1元5角,这类只能用8小时左右的既用既丢产品,几乎变得与小贩中心那些纠缠不清的外地人卖2元一包的纸巾一样 – 都在杀人放火。 政府只是送免费的口罩给老人和领取社会福利的群体,但是,许多家庭收入一般的人花钱买口罩,也觉得吃不消,政府就这样,什么表示也没有。 以前NTUC在价格最混乱的时期,即使大规模的采购,零售价还是偏高,也还是比外国贵。 我是习惯性的全世界查价格,因为我是一直在采购物品,所以请不要骗我,说新加坡的价格是合理的。 除了3M这个牌子,当然还有其他牌子,但是,我就是只选择这类在新加坡生产制造的产品来要求政府介入,要3M自动一点,卖合理一点,海绵品质好一点。 这样的要求不算过份吧?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508 每隔几年一次的大选之后,有一种花钱的事需要留意一下,因为用的是我们的钱。 就是市镇理事会一换人管理,没代没志的就换标志,结果所有的印刷品都受影响,从来没有不浪费的方法可以继续用完所有的文件。 多年前,就是因为盯紧看哪一些市镇理事会有这种“癖好”,而发现很少有人会抗议他们乱花钱搞形象包装。 而现在大选后,市镇理事会有完整的借口,换掉所有的文件,因为许多市镇会都要换名,换名就意味着旧的标志都不能留。 路牌无代无志的也中标,垃圾桶也中标,虽然有些是粘标签上去的,有些却不是,干嘛要在这些路牌指示牌放上没必要的市镇会标志?结果就这样如果不换旧标志看了很不爽,结果是不是有事没事的乱花钱找事? 市镇会不是做生意的组织,只是受委托,拿人钱财,管理环境的一个单位,没有借口说需要设计很好的标志,搞什么形象,让大家容易记,这种花俏就是不实际,就是浪费钱的征兆,华而不实,又不是要增加营业额大赚钱。 不要以为请了读过什么工商管理的,就整天说要搞形象。要知道,现在满街都是读工商管理的人,数量比组屋区的老鼠还多。。。。 如果经常这样浪费钱,政府不如强制市镇会的任何招牌都不能做一大片附带标志,而且没必要的话,不应该因为议员看不顺眼,想换就换。 商业公司每当有老爸让败家子接手,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装修,换公司标志,换名,搞宣传,但是,收入未必会增加,所以,才叫做败家子。 没生意可做的市镇会如果想对我说换标志代表新的希望新的开始新的未来,可以,不过,他们必须办到一件事。 做得到,我一定说没问题。 那就是 – 5年内,不要让我在他们负责管理的范围看到老鼠洞和老鼠,可以吗? 不要来讨价还价,去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