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达人
科技生活 生活科技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506 我的Blog的右下角,是有非官方的国外亚洲空气污染数据一直在显示着,如果不是因为这个Blog的网站软件有缺陷,我是能弄成以前的5个区的东南西北中的数据,这样就能一目了然。 政府的各类网站在提供必要的数据时,常设计得很差,不容易马上有完整的气象资料变化,比如每个小时的风向和污染程度,这个最重要。 对我来说,当烟雾问题恶化,公司必须在超过300点时,随时通知在外头跑动的同事们戴上口罩,甚至是在400点时取消工作,找地方躲。 而且,如果需要同事们在空气素质不佳时继续进行必要的工作,我们还必须准备有活性炭过滤的工业用口罩,方便他们在从事体力劳动时保持呼吸顺畅不闷热,不能用普通的N95口罩,否则会被闷死,这些,都是因为早已涵盖在bizSAFE里的部分安全考虑。 我们不同意政府的怕死方法,说三小时的平均数据才会比较准确,医生们甚至说24小时的平均才是真正的能看出对人体的伤害。 他们都错了。 烟雾移动很快,一阵风飘来就可以马上改变烟雾的浓度,所以,在户外,在走动着的人,与一个小时后才公布的数据感觉上完全无法联想在一起,大家都觉得数据不准,因为肉眼看出不对劲,而且,眼睛酸涩,呼吸不顺畅,是只要出现一时的高峰,就会影响这个人接下来几个小时,不舒服的症状会让他无法好好的走动,但是,报告也还是只显示不到100。 如果是公布3个小时前的数据平均,更加没用,因为眼睛痛的人,早已需要去休息了,根本来不及躲,怎么可能去相信还没达到什么标准的报告? 接下来,我自己是必须采购至少能探测空气素质中的PM2.5的测试仪,给不同地区的同事们,让他们自己靠身边的仪器,尽快的知道身处的环境空气素质,而能迅速的躲避,等情况好转再继续工作,这样的做法其实最专业也最灵活,也有必要。 为何我会说政府和医生都错了?因为 – 一个有哮喘病的人,他的哮喘发作的诱发因素,就是一个他身体能承受的高峰,只要他不自己留意周围的空气素质,而只相信那3小时平均值,半小时里的超过400的高峰飘来,他马上倒地不起,哪来的医生宣称的24小时才有影响人体的事? 我们自己多年的经验不一样,在一些庙宇内,或清明节在光明山被大范围的烟熏了那么几分钟,眼睛可以不舒服几个小时,无论过后是处在什么空气清新的地方,那个不舒服,就是拖上一段时间。 那么,假设现在真的飘来400,然后300,然后200,平均数即使再怎么升高,即使想躲,也已是2个小时后,到时候,人们只能在地上找到躺着的烟熏肉而已了。 靠政府说的,相信政府说的,倒不如靠自己的眼睛,除非你没眼看。

IMG-20150915-WA0068s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503 有时候,会看到一些不该看到的东西。 不是指上个月的,是那些没教养的人写的。 我说过,我对中土人使用“坡县”两个字极度的反感。 零容忍。 不要以为我疯,我从不称中土为“支那”,因为这是最起码的尊重。 如果这个人站在我面前说出这个词,无论在场有谁,我会用一座体育场距离的怒吼,把他的耳朵给喊聋,让他下不了台。 身为联合早报的早报网微信编辑的其中一人,我不管他是谁,总之,联合早报必须负起100%的责任。 带头把新加坡称为坡县的,都是较年轻的,读太多书读到秀逗,目中无人,没大没小,没父母教养的中土人。 无论他现在是什么身份,只要他胆敢用这种没教养的字眼,他就变成没有身份。 不需要他们道歉,他们的道歉都是虚情假意的。 早报网能做的,就是开除这个使用这种字眼的编辑。 敢不敢?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501 给那些专家,政党和媒体一些时间,让他们对大选的结果作出一些总结,看看他们的看法如何。 有人提到“技术图表分析”,这个 – Out! 有人说 – 新媒体的影响原来没那么大 – Out! 实际上,是新加坡人的善良,改变了选举结果。 这个内心深处的真善美,是被两大事件给掏出来、烘托出来的。 第一,是老李的去世,让媒体铺天盖地的让大家重温历史,成了国民教育,成了唤醒许多人知道真真正正要感恩的深层意义。 第二,就在许多人逐渐的忘却这股悲情时,交通部长的突然请辞,又再度让许多人内心为之一震。 多年来,几百万人辞职,也比不上他的 – 林北麦做料!所带来的错愕与伤感。 这种超越族群,超越政治的震撼,我在新媒体上看到它的作用,也在媒体上的报道看到真情流露的民众,大家都很不舍。 这两次的愧疚,前所未有,所以,我才认为,那些说很抱歉的网民,内心开始在挣扎,回想过去究竟自己是在想什么。 所以,当交通部长再度在媒体上以一种豁出去的姿态,成为不计较身份的帮头帮尾的一份子时,我差点鼓掌。 厉害,这种自然不造作的悲情,渗透力很强,如果不是故意为之,我只能说本来只是天时地利,这个人的离去,又撮合了人和。 不必谈那些没有与我们从住山芭开始就一起共患难的外来移民,这些点醒感恩之心的种种事件,不可能不影响几十万张本土票。 假设新移民中,因为人生地不熟,所以相信新媒体的一切,所以,假设它就是对半,或60对40,或更多,但也不可能全倾向一边。 因为新移民其实对李光耀的认识很肤浅,不深,我却认识李光耀。当然,李光耀不认识我。 或许,新媒体上有其他说看到李光耀的另外一面的人,是对这种宣传很不屑,这些人的立场当然也不会动摇。 政治观察家谈到他观察到工人党群众大会上,出现以前所没有的不专心听的群众,而行动党的群众大会,自发到现场认真想听的群众比以往更多,这些珠丝马迹,因为没有谦卑的人认真的对待,没有见微知著,所以,错过了,就成了后来的 – 意外。 无论如何,行动党在使用很华校生的感恩与谦卑之情,来对选民的支持感恩与答谢。 而逐渐减少使用华文华语,与草根距离进一步拉开的工人党,要怎么感恩?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499 08.26.2015 大选一来 人性变恶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475 里头那句半总结 – 无论如何,大选的结果,往往与许多虚张声势的人所宣称的是不一样的,成了事实。 报章电视等传统媒体在大选结果公布而纷纷表示是出乎他们意料之外后,也有报人认为新媒体上流传的看法说法不可靠,会让人回流到传统媒体,暗自窃喜,我只能说 – 不可能。 本地中文媒体太偏重官方口吻,没给人完全中立的客观评析,只报道,没有提供任何额外的第三方说法来与官方说法加以对比,无论官方宣布什么大小措施,都是一股脑儿说好,把官方形容得太完美。所以,我们说“官方媒体”是没错的,当然,这会让我们的社会更和谐,这样做也并没有错,也是任何国家任何社会的执政政党梦寐以求的做法。 也因为如此,外国不爽新加坡的种种,把新加坡媒体的排名故意排得很落后,许多新加坡人选择相信,忘了自己要做出判断,当然,没有人是可以真的自己做出判断,哪来的资料?时间连睡觉都不够,干嘛要烦这些事? 多年来,我不时的说新媒体上,吵吵闹闹的网民其实占了国民中的极少数,不能说他们代表谁,就他们一个,中文新媒体上就只有那几十个,怎么可能代表百万人? 但是,这两年,许多用新的智能手机学使用Facebook的老中年,学好三十年,学坏三分钟,一说话,就变成谩骂式的出言不逊粗言垢语,显得完全没教养,与我们多年来批评的外地网民变得一样,没法度。 本地华人不流行中国人使用的软件,而whatsapp的小圈子讨论风气其实在大选期间让许多人感情间因政治观点而出现裂痕,这就是说新媒体一方面让多年不见的好友重新聚首,却也产生新的与他人起冲突的机会。 但是,不谈混杂许多不知身份的外地人本地人,中文的新媒体我们比较能判断哪些网友是真正在本地生活的本地人,与他们再怎么吵,大家都是新加坡人,都是为新加坡好,没有人存心把新加坡弄成渔船处处,个个需要靠出海捕鱼吃鱼的那种境界。 那些不满政府的是没经验,心太急,以为不经过任何考验,就可以把读书多的一大群在野人士直接推选为部长总理,但是,政府的架构中,不就是也有同样的学识的人?这些不知底细的人为何需要给他们一个机会?公司可以这样请人做做看,不行的话,请他走路,他变成政府了你还可以再把他拉下马?这么简单?这和相亲了结婚,进了洞房是一样的,变了就变了,你还能要求完璧归赵? 在大选宣布前,我在个人与别人的讨论中,都认定后港不可能变,但阿裕尼会再度变,即使选举活动开始,我也还是认为应该会有同样的结果。 因为老李去世改变了很多人的思想,包括之前没人可以轻易改变的年轻大学生群体,他们因老李离去的思想运动而改变想法,这个是最关键的受老李离去的饮水思源思想教育运动冲击的群体,而不是原本就是执政党票仓的老人。那么多专家以为这些学习到感恩的人就只有区区几千人几百人?还是没有人?当这些群体是透明的? 成绩揭晓后,我是错了,还是有1千多人没选择改变立场,所以,我猜错一个集选区,就只错了一个,没有大跌眼镜。 但令我感觉奇怪的,是所有的媒体都公开说他们完全预测错,专家也全部预测错得厉害,这正好证明他们躲在冷气房看着新媒体上的种种说法。那么,我的预测比他们准,因为我从来不谈其它选区,管它什么A队B队,我就是认定不可能,不屑一顾。 或许这证明在草根间生活,在新媒体上活跃,我也没被新媒体的种种影响,我从来都不认为其他选区会在这届起变化,所以,我连分析都没有,我只认为阿裕尼集选区的议员接下来日子难过。 而且,我点名重点抨击的办事能力有问题的两个议员,在自己的选区也是落败,还好靠其他三个选区的票数,挽回总票数,所以,虽然我的预测错,还只错了那个集选区的60%,早知道我就。。。。买马票买大一点,虽然我没买。。。。 网上许多输了红了眼头像变黑不服气的人又进一步的拿新移民来开刀,许多人忘了,政府解释过,与许多本地人血脉相通的马来西亚的新移民占了很高的移民百分比,而他们会完全有同样的投票想法?他们就不支持看似更草根的反对党?立场会摇摆不定的中国新移民又一定是选谁?没问,又怎么知道一定是投谁?榴梿包吃?自己猜的?猜的也敢拿出来吵架? 但在换人做的榜鹅东的市镇会必须在交接时查账,到时候,更多事,会变得更多更多的事,这是我现在的预测,三个月内我们就会知道问题是否有估计中的严重。 如果,我是说如果,万一因为有不应该发生的事,最终,必须补选,那会发生什么事? 我之前谈论账目有问题的内容,不知情的网民说要引用我说的 – 厉害就好,不要假厉害来用在我身上,对不起,我是知道一些事,但没说,并不代表我假厉害,OK?请不要假厉害的以为我假厉害。 立场偏颇的网民不使用已知的公开的查账资料,国会里揭露的事实,却死脑筋的要相信诚信有问题的人所提供的不实内容,我无话可说,看待一些事时所表现的判断分析,就能看出一个人的能力与智力。 这些日子,看到一些行为极为不正常的网民以近乎神经质的做法来对个别网民穷追猛打,无论是什么派别,无论是什么非大选的话题,完全的离题。这些人都不正常,但我说了 – 疯子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是疯子,如果他承认,那他也就是疯子。 让已经承认自己不完美的PAP执政,又不是什么世界末日,紧张什么?凭什么我们以后不能继续投诉,不能继续抨击有问题的政策与条例?凭什么一切的一切在大选后就完全碰不得?这不是胆小是什么? 还有落败的候选人那种要教训新加坡人以后不要向他们投诉政府的种种的嘴脸,他们算老几?滚一边去!轮不到他们指指点点! 如果国家真的民不聊生,林北还在这里打字写Blog?林北早就去竞选议员,领那微薄的津贴,放弃更多更多想买的奶粉,只因为要救国救民了! 请不要无病呻吟,说该说的事实,用证据说话,就事论事,心平气和,这样才是人性本善。

2015_GE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496 大选终于尘埃落定,估计海外的那几千张票也无法再改变任何结果。 本地中文论坛 – 狮城乐园,在选举结果揭晓后,期待已久的藏名诗终于面世。 七言论大选 绝句藏名录 看看作者 – 雪中飞鸿,也就是狮城乐园的制谜达人,如何把所有的候选人的名字以谐音的方式隐藏在其中。 或许要等另外把候选人的名字列在后头对照的版本,大家才会知道自己对候选人的熟悉程度。 文章出处:狮城乐园 www.ehome.com.sg 作者:雪中飞鸿(omy射虎达人Blog总编辑) http://www.ehome.com.sg/discuz/viewthread.php?tid=21292 2015年大选共181候选人,180个名字。(因为有两位同名 – 拉维) 这首七言长诗描述了大选过程的点滴与花絮,每句最末几个字皆以谐音隐藏了一个候选人的名字,与君共赏。 前奏 深谋始颁无悔令, ( 吴慧玲 ) 欲借金禧复明君。 ( 符明俊 ) 区界重新画地码, ( 花蒂玛医生 ) 挪移乾坤妄定坤。 ( 王鼎昆 ) 曾经旱湖流回注, ( 刘慧洙 ) 版图已难彰原容。 ( 张媛容 ) 二八城池须连选, ( 许连碹博士 ) 十三孤堡预争中。 ( 余振忠 ) 备战 放眼长治皇寻才, ( […]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494 最近太多人为了自己所爱,与其他人的爱产生恨,这有点奇怪。 爱自己所爱,就像老公对老婆的爱,爱一个对自己照顾得无微不至的老婆,也爱她煮的菜,也更爱由她所生下的孩子,一切都爱,这很正常。 很奇怪的,我身边许多真实的例子,都是在多年以后,爱上酒,或爱上酒国里遇到的,或爱上对自己献殷勤的,或者自己主动去对人献殷勤,这些人,似乎都是因为钱太多。 没有一个有完美的收场,似乎他们白活了几十年,一切推倒从来。 当然,往往吃亏的都是老婆,即使多数都不至于陷入困境,但她们的一生就这么被浪费了,只因为栽在遇到不对的人手上。 当旁人指责负心的男人时,有时,他会认错,但却不想放弃新爱,希望旧爱接受新爱,让他享齐人之福,很意外的,一个朋友真的成功。 另外,也有负心的男人被发现了,还没表示认错时,老婆却完全不给机会,马上下重手,一拍两散,得到孩子得到屋子,然后就这样让男人自己从零重新开始。 多数知道的例子,几乎都是男人在老婆和小三之间,只选择后者,很少听到回头是岸的,所以,许多本来经营得好好的公司突然倒闭,就是因为男的把钱投在外国小三身上,本地的一切都没心思经营下去。 很多时候,这类老公在老婆花点钱买东西时,就对老婆瞪眼,小三买名牌服饰,他却只说美,可以再多买。 但他们老想给小三机会,他们是无法知道小三变成老婆之后,会不会把家产挥霍光,还是说会与他同甘共苦,把未来的生意做得更大。 男人通常以为自己很有眼光,自己估计的一定没错,小三懂得帮他打理生意,老婆却只会洗衣煮饭。 别奇怪,那些爱挥霍打扮的小三,一定比勤俭节约的小三更吸引男人。 这就是包装。 这种喜新厌旧的心理,明天也会发生吗? [youtube IOVAk2r4Imo nolink] [youtube ONPmkMln4VU nolink] [youtube hWlqosvxhlY nolink]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492 这次大选,除了是因为刚过了21岁,是许多中年人多年来有机会投票,因为一些选区多年来不必靠投票,就会有议员不战而胜,所以,这次算是真正的全新加坡人都有机会投票。 我们听到了一些讨论,主要吸引我的,是关于想投废票的说法,归纳起来,他们有几大类: 人数最多,在社交媒体上重复说得最多的,其实是年轻人,第一次投票的年轻人 另外有一些,是不喜欢政府人,也不喜欢反对党人,投废票,是最自然的选择 还有一些,说某个他喜欢的政党没有到他们的选区,所以就投废票,这些人,主要就是西部人 最怪的一种,就是认定目前的执政党不可能输,所以,就是要投废票,让赢得选区的人,没法得到太多票 看这些说法,其实,说白了,要新加坡人理智的对待手中神圣的一票,很难 这个时候,故作沉思状根本就没市场 懂得想的人,会给别人机会 不懂得想的人,绝对不知道什么叫做机会 反正买马票也差不多,或许,大家其实都还在赌 那些什么得票率预测,也是赌,随便的放些数据,竟然还有人认真的看,想从里头看出头绪 你要了解住在同一间屋子里的人难度都已经不小了 现在你要去估计其他几百万人想什么,算了吧 反正会输的人终究不会赢,会胜的人不会败,废票,就只是一张没用的纸 什么人,就投什么纸,对吗?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490 上届和这届大选,有几位议员或非议员,说着说着,就悲伤得哽咽说不下去,眼泪夺眶而出。 老实说,我其实是看不下去。 如果是说苦,你苦没有我苦,林北小时候比你更苦。 大男人,无缘无故的在非特殊时刻痛哭,没有必要,也很不正常,也显示了他们的心态很不一般。 为何需要用这招?而且,这一届用得更多太多,难道都是被烟霾薰到眼? 基本上,选举时期,是心跳加速,肾上腺素分泌较多的时候,为何这些人反而是泪腺分泌变旺呢? 老李的离开,是真的让许多几十年没流眼泪的大男人泪眼汪汪。 或许这之后,泪腺就很难关得紧。也好,流眼泪是在排毒,专家说的。 但是,老是重提老李的种种,也会有反效果,用他的故事来点化来感化许多人的心灵,点到为止就好,够了,点得太多,人会痛醒,就会反弹。 哭不是罪,但,千万不要自我陶醉,以为只靠哭,就能哭到别人的心坎里。 我们要的,是在选举期开支票,开几张能兑现的支票,让我们知道中小型企业的租金能否不再毫无廉耻的找借口上涨,能否让急需货车赚一口饭吃的各行各业有正常的买车方式,让有标得合同可以证明需要工人的许多行业能聘请到他们要请的人手,这些难道不是市场经济吗?为何钳制他们的发展? 商家或许不哭,不哭也倒,哭也还是倒,当然,公司倒了,哭也没用。 但是,无论是执政党反对党,少了出钱出力的商家支持,他们会真的哭。 到头来,请不要假哭变真哭,到时就不必催泪了。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488 其实,新加坡的大选的讨论话题,多年来是大概都一样的。 几乎都是医药费,房价,CPF,还有交通话题的公共交通,车子COE和ERP,这些永远都不会让人满意,所以说也说不完。 而反对党很喜欢围绕着的重点,是税务中的GST,我说过,其实中低收入的人是被高收入的人愚弄,也傻乎乎的跟着反对GST。 我是认为没什么专家的反对党应该在大选时,避免开口闭口取消GST,这正好暴露了反对党根本就没能力组织政府。 无论是受过高深教育的,或者收入很低的,许多人其实没仔细计算自己究竟是GST制度的受益者,或是这种税务制度下损失得更多的人。 政府多次有使用很简单的对照法,来说明新加坡的税务制度的完整与合理性,与政府如何的把税收用来津贴较低收入的群体。 我也曾多次的提到 – 这些年,除了许多人不必交所得税,政府另外给予的GST回扣,多过许多中低收入家庭的GST开销,但是,政府的很少直接说明每一年那条线是划在哪一种收入,当然,自己做功课还是能找出来的,这些“粗活”,应该让那些反对GST的人去做。 我们知道许多机构的各种援助配套里,常会说家庭总收入和人均收入,如果要我把GST说得简单,就用一个月薪2000元的一家4口来算。 很多人的收入是每年2万元以下,假设不说得麻烦,不要谈CPF,就说他一整年包括花红,拿回家的现金总共是1万5千元,假设全花光,假设都花在有7%GST的开销(这是不可能的),那么,大概随便算,就是他贡献了1千元左右的GST给政府。 但是,住4房式的家庭,到目前为止,和未来的收入估计,这个家庭会得到政府超过1千元的各种GST相关回扣,包括水电费,包括有些年份有较高的现金分发,所以,我才因为这个简单的理由,一再的说 – 没钱的人不应该反对GST,因为肯定会得到政府的完全回扣,再加些好处。 那么,每月收入超过5千元的人,有买车子的人,住有地私人房产的人,无论政府给多少回扣,他一定会付出更多,交更多的税。 因此,有钱的人,有名正言顺的理由反对GST,因为他吃亏。 而很多人不知道哪里学来,坚持说某些日常必需品,油盐柴米鸡蛋牛奶类的小商品应该像一些国家那样可以免GST,其实,这些根本就不必谈,因为新加坡的一概全GST制度是更好的方法,主要是避免有钱人逃税,赚了钱不肯给政府知道,吃亏的,最终是老百姓。 商家的电脑系统无论做得怎么好,也是会混乱,一家公司的系统在混有GST和没GST的产品下,在计算时,出错的机会高,而且会有问题。 比如,我们说米不应该收GST,大家很高兴了,接下来,就会出现 – 你去买鸡饭,3元的鸡饭,和35元的高级酒店鸡饭,因为有米,就都不可以算GST,对吗? 然后,餐馆卖螃蟹炒饭,杨州炒饭,海鲜烩饭,便利店卖的糯米鸡,都有米,那么,也不能算GST,对吗? 你不同意? 这就是问题所在! 我是用很简单的可以通过混合免GST的原料的例子,来说明商家就是能通过电脑系统,改变售卖的商品的种类,来进行逃税。 许多会计师是懂得算账,但是,会计师其实不熟悉税务的计算,这些都是不同的专业,如果要搞清楚GST,必须问处理税务的,不是问做账的。 我还是要说明 – 反GST是有钱的律师们商人们成立反对党之后,重点讨论的话题,就因为GST对他们不利,所以他们迷惑一般的民众,让民众支持他们反对GST,这样他们就会得利,躲在一旁暗笑。 但同时他们自己又说出许多送钱给人高兴的梦想,当被问起钱从哪里来,就胡说八道一通,这样的素质,十年如一日,怎么可能让这些连税收都一窍不通的家伙说他们有能力管理大家的钱?叫他们滚一边去! 对收入不高的一般群众来说,如果他们不知道GST对国家有好处,对自己有好处,却强烈反对GST,我只能说 – 都是大笨蛋。 笨蛋哪来的能认真思考大选对自己未来的生活影响?这种美化了的甜言蜜语说多无益,许多民众在大选时,其实是青青菜菜的投票的。 不必一本正经的说自己很认真的投票,这是事实。 要反GST,请举例给我看你西北有钱,我就让你赢,OK?

MBS1[1]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485 或许一些人不知道始末,但是,比较活跃于社交媒体和常来看我内容的人,不可能不知道金沙事件。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775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782 的图表 这一次的金沙事件,当然就只是单指那一次的中国富豪在金沙赌场所涉及的非礼案,到目前为止,似乎是政府让它不了了之,所以变成无头悬案。 但实际上,那一次由我介入要求媒体帮忙维护正义的事件,让我真正的领教工人党的做事能力,真正的危机处理能力。 其实,当事人都说了,她很倒霉,在错误的时间碰上工人党人个个都忙着埋头处理不属于他们选区的后港选区补选的事,而不理会她遇到困难急需帮忙处理。 因为一个其他选区议员的婚外情,就完全顾不得其他事,只一心一意要赢回选举,这说明了什么?居民的急事能等几个月? 议员是选来自己干自己喜欢干的事? 那我们需要议员来摆美浪费冷气浪费食物的吗? 有什么事,我们才能说议员会受到考验? 风平浪静的日子谁能显示出与众不同的危机处理能力? 陈硕茂是当事人所处的集选区的选区议员,他的能力,在这金沙事件中,表现出乎意料的完全等于零。 当时,我还因为觉得奇怪,问当事人为何后来懂得找妇女协会懂得找家庭服务中心找其他律师,是谁指引是谁帮忙的。 想不到,是由一个没身份的朱倍庆在帮她,写信求帮忙,才开始有人协助她陪伴她,使经济也陷入困境的她不至于无助,这件事的处理上,朱倍庆根本就是主要帮上忙的人,但实际上,有着这样能力的人却没被选上当议员。 网络上对前警监的朱倍庆冷嘲热讽多年,而我却靠这样的事件间接发现了他的办事能力。 后来,即使通过媒体的力量,连外国媒体也访问身在中国的犯罪嫌疑人,却也没有结果,因为警方不愿意再做任何事。 所以,这件事也让我对警方办事能力摇头。 对我自己曾经形容为沦落成中国租界的金沙赌场有更加痛恨的依据。 而且,当事人提及的,金沙赌场的外籍中层管理员工故意排挤新加坡人,和在非礼事件发生后处理不当的事不算是小事。 为何有员工在公司经营范围内被顾客欺负,公司不做出保护与赔偿,反而找借口要求员工离职? 就因为这样胶着没有结果,所以,我直接在陈硕茂的Facebook那里放话,要他把事件带到国会。 或许,陈硕茂就是以为我只是一个网民而已吧? 在之后,当事人的亲戚说有人上门要与当事人谈,但碰壁,应该是两次之后,就不管她了,没见到议员亲自上门处理。 就这样,我静静的等,要知道,我等目标,是可以等上20年,才放冷枪,等中马票也是。 因为一次巧合,身在西部的我,直接了解了东部政党的活动与组织能力。 我只能说 – 每个人的大脑构造的确是有不同的,有理性的失智者,也有没理性的聪明人。 不过,我现在有理有据的怀疑,工人党应该是取错党名。 HENG 啊!还好我不是东部人!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483 如果照旧的就事论事,人民行动党其实也同样的有许多事做得不好,但是,他们却一直有着认为自己很完美的那种错误的自负观念,我把以前所谈过的一些再翻出来,想到什么,就先说什么,看看PAP所走过的路,肯定会需要再补充。 如果PAP要在市镇会的辩论中站稳自己的道德立场,首先,PAP似乎好像还不知道他们自己欠我们一个答案 – 就是那家前议员们所组成的AIM,是不是用之前人民的钱来开发软件后,转卖给他们,再让他们以似乎是无本生意的方法来开始提供服务,对?还是不对? 以前市镇会在风平浪静的美好日子时,不知天高地厚的买了高风险的基金,亏损了千万元之后,以厚脸皮的姿态,完全不正面回应这种大亏损所应负起的道德责任,之前用居民的钱赚了钱,有没有分掉好处?亏损之后,是不是当作是无法避免的风险?那么,这样的态度,与那些拿别人钱不还却去赌场输掉钱的赌徒有什么分别?与拿别人的钱来投资的风险基金有什么差别?他们同样也是拿客户的钱去博,赢了分钱说自己有功劳,输了就当作客户必然要面对的绝对风险,这样的比喻,对?还是不对? 小贩中心的清洁承包工作,不应该由政府介入,强制小贩们付出太高的成本,却又没对付收了钱却没提供足够的清洁工的承包商,却又同时推行自动归还碗碟运动,变相的替这些承包商免费义务帮忙,这是不是也可以算是一种不只是道德上有问题,而且算是变相包庇?许多清洁员工领到的薪水不是政府所知道的低薪,也就是说有问题,政府为何一直不知道这个行业有问题?这就是不会做却又假厉害自作主张强力介入市场自由经济的一种事实?对?还是不对? 对于我很认真的重复强调建国50周年的华文说法会是在误导群众,应该澄清是否在1984年建国25周年犯错,还是在这个建国50周年犯了错,可是上至总理,到强调应该正视历史的教育部的部长们,到许许多多华文媒体从业人员,完全不敢发声提醒政府必须公开澄清,只让隐姓埋名的不知名小职员抄袭自己的答案随便重复回答我就了事。这是不是说PAP自己从以前到现在为了约束媒体而形成的无形恐怖依旧被错误的以为还存在?部长不敢正面回答,媒体也不敢声张,这是不是说大家都因此有了不敢出面扛下责任,也缺乏道德勇气和使命感?对?还是不对? 政府一再强调说提高退休年龄,不是意味着必须工作到那么老,而是让想工作的人可以有法律允许他继续工作,听起来本来可以接受,部长和议员也都以为这个部分没错,可是,政府自己忘了,他们就是同时也在CPF方面同样的一再挪后可以领钱的年龄。那么,既然无法在以前原本的55岁就能领钱退休做点小生意,没钱的人就不能退休,这不就是变相的强制人们必须工作到更老?那么,PAP不就是等于在自打嘴巴?看不到的强制不就是等于强制?难道那么多老人一直出现在芳林公园就是他们不感恩,就是他们反政府?他们不就是要拿回自己的钱?为何那么多反对党人都纠缠在CPF课题?不就是有漏洞有前后矛盾的地方让人有话说?对?还是不对? 作为拥有商用车辆车队的商人,我在多年前就强调说不应该让商用车辆的COE被调整成那么少,应该牺牲可有可无的普通车辆,让有实际用途的商用车辆不被炒高COE,因为这对小商家是一种割喉的措施,许多行业,没了车,公司必须关门,没有其他途径,而满足人们买车到处找美食吃饱找包的欲望根本没必要,为何政府听不进去?还故意进一步减少商用车的COE?车商到目前累积了几千张订单,而公开组和商用组的份额却那么少,如何消化?政府是故意要本地公司倒闭吗?政府是疯了吗?究竟是哪个家伙计算出来的?不公开的与商用车辆的使用者对话,自己喜欢喜欢的闭门造车,以为自己没错,这是公务员的做事心态吗?这是不是也同样的不会做却又假厉害自作主张强力介入市场自由经济的一种事实?对?还是不对? 许多PAP议员部长,或者是许多没官职的议员,没心思处理议员的工作,摆臭脸处理居民的事,或者甚至从来都不愿意与居民直接交流,只让那些入世未深的大学生帮忙接见选民帮忙写信,这些年轻人如果态度认真,那还好,但是,为何多年来,还是有许多人埋怨说PAP议员高傲?也埋怨说被这些工作人员呼喝?这些人真的都是胡说八道?如果他们没乱说,都有真凭实据,那怎么解释?这是不是说 – 集选区的制度,缺点就是搭顺风车的人以为一切都是人民欠他的,这样说是对?还是不对? 以前PAP自己向社区领袖保证不让联络所被政治化,因为许多人本来有热忱要帮助社区,只想积极参与活动,帮助老人帮邻居,可是,PAP在新的统战策略下,强制社区的公民质询委员会,联络所管理委员会和组屋的居民委员会,都必须是PAP的人,这样的处理,真的就是顺应民意?这不就是反其道而行之,让更多不愿意涉及政党活动的热心人士敬而远之?难道不加入政党,就不是好人?难道这股健康的社区凝聚力对PAP来说是很不健康的?难道这些社会资源都是PAP的?所以不能让反对党随时会因为成为议员,就把一切心血骑劫过去?所以怕死,必须加速把所有资源政治化?这不就是共产党管理模式?这样说,是对?还是不对? 有PAP的人能直接用正确的华文,针对每一个段落正面回答我的疑问吗? 如果没有,是不是就证明了PAP根本没有能力在新媒体呼风唤雨? 那么,这些问题没解决,干嘛老是去东拉西扯,尽说些动物故事,乱七八糟的幼稚对话? 那么多候选人上台说话不流畅,也一直低头看讲稿,究竟是在选举?还是在举办儿童讲故事比赛?英文讲稿写得好,英语念得好,就会是以后的好议员? 政治能这样儿戏的吗? 你说呢?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481 我是新明日报所形容的一个“网民”,我不是博客。2015年的大选,许多候选人是律师,或者是博客,我都不是。 我的身份,应该算是科技公司的科技企业家,自己要灌水一下,不过,我的公司是能投标较大的工程,比如工人党的市镇会招标管理的规模,我没去看他们的招标要求,但是,我的公司等级是可以投标那类规模合同,却不是同行。 所以,我现在,用比较正经的商人角度来看待工人党的账目不清问题,工人党的其他事,另外再说。 就因为我们做生意的人,是必须保持一定的市场灵敏度,所以,我们直接知道的是 – 工人党以前所管理的后港,就是由他们自己的支持者进行维修保养工作。 但为何这些人不再争取后来规模更大的集选区工程呢? 事实是 – “听说”这些人面对收钱难的问题。 做生意,只要能赚钱,只要能收到钱,任何生意都能做,不必管太多,什么党的地盘都不是问题,但是,钱难收的生意,即使看起来好赚,却很久也还是收不到钱,就不能做。 我以前的部分IT生意也卖各类软件,也时常与各类大小规模的软件服务公司接触,所以,我们会比普通人较清楚一些公司的营运特点,和工作人员的能力,这样才能卖给他们合用的硬件和软件。 新加坡所有的不小的公司的基本运作都已经算是全面电脑化,所以,任何种类的软件,用在什么样的公司比较适合,是很容易找到解决方案,难度不大。 所以,如果你要我在完全没有旧资料的情况下,要我输入10多万居民的资料,屋子类型,收取的费用,但不告诉我谁有之前欠钱,我也能够先建立这个不复杂的资料库,然后开始向居民商家收取杂费。 我这样说其实是假设的,因为在新加坡,你绝对无法想象任何一个市镇理事会在让别人接手时,完全不交出居民的资料,这算不算犯法,我不知道,但是,任何关系到资料库的工程合同,都一定会提到如果合同到期,这些资料必须交出来,这是很简单的约束,不必法律也能约束,因为新加坡人都有法制观念,不会乱来。 那么,假设我不知道谁早已欠下很久的杂费没还,但是,3个月后,我能在我自己的新电脑资料里发现有居民不还钱,作为管理公司,我需要对欠钱的人发出警告信。无论如何,如果对方有办法欠半年也不还,我却无计可施,那是不可能的。 那么,为何我需要去纠缠于因为以前的资料我不知道,所以我的开销因此就会乱七八糟?运作几年也还是无法做好账? 工人党本来就有后港的资料库旧架构,哪里需要夸张到说规模大很多就无法再用旧的后港软件? 只有10多万的屋子单位,却没有复杂的分类,是谁说不能用微软的Excel来解决的? 新加坡人都常看到许多公司的幸运抽奖的条例中,写明了他们公司的员工的直系亲属是不能参加幸运抽奖,你知道为什么吗? 如果大家留意世界新闻,会看到一个词 – 朋党政治,你知道那是什么吗? 马来西亚巫统和台湾的陈水扁靠朋党的帮忙,把公款左手进右手出的招数,转换成在外地的在私人的账户里累积成千上万甚至亿元美金,新加坡有吗? 公园局买了名牌脚车为人所诟病,负责招标的人被揭发其实“早已认识”得标的供应商,所以就让投标的结果起了变化,因此被控告。 而工人党的市镇会的员工开支票给用自己名字开设的公司,能算没有问题吗?这其实就是赤裸裸的利益冲突。 在这样的条件下,招标工程没有人下标,过后出现的变数,你以为不能怀疑就是因为有“东西”在作祟?这是合理的怀疑,就因为有利益冲突的,就一定有私心。 去问一问做生意的规模比较大的公司的老板们,什么情况下,利益冲突会是一种罪? 有利益冲突不必算是罪,却已经可以搞垮一家公司,因为连带的只手遮天,吃里扒外,暗渡陈仓,公司会没问题吗? 不知道是不是政府从来没想到有人竟然那么大胆的把大笔公家钱付给自己开设的公司,所以无法马上采取行动,还因此而需要考虑修改条例,无论如何,这样做,马上就被解读成是不择手段对付敌对的政党。 而这几天竟然还说现在这家代理公司现在控告自己,说市镇会欠了几百万元没付清,这很好笑,本来签支票给自己私底下的公司的那个人怎么签不下去了?或者,是市镇会的支票的另外一个签名 – 主席,不肯再签了?她自己不是说一切没问题吗?为何不肯付钱? 看到许多工人党的支持者或同情者,完全不管三七二十一的胡乱辩解一通,这些人,是什么背景的? 那些审查了账目说必须保留意见的专业审计师,没说账目可以了,其实说白了,意思就是说账目有问题。 律师和审计师都是专业人士,与医生一样,不会乱说话砸自己的饭碗。 就事论事,不要黑白不分,支持把错的硬说成对的,这样做就是典型的愚昧无知。 以前的年代,我们用愚忠愚孝来讽刺那些愚民,现在,耍嘴皮子的死撑,也还是有一群义无反顾的支持者支持他们,与陈水扁的支持者的心态完全一样,什么错都不是错,即使是错,也都是可以被原谅的错。 或者,他们与那个说犯了什么错都可以被原谅的牧师是一样的心态,很巧的,那位牧师也一样的是账目出现问题,也一样的坚持认为自己没错。 管理不善,经营不善,能力不足,就是问题,不承认也要承认。 奉劝那些被蒙蔽了双眼的,做应该做的事,错的事不要乱包庇,以后的路就能走得更远,也问心无愧,这也不是什么大道理,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