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达人
科技生活 生活科技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478 说华文,看选举,会让人联想很多。 原本政治活动中,一群志同道合的人组成一个群体,为自己的理想争取一切,在以前,就是“黨”。 来看看专业的解释: 党,黨 dǎng 【形】 (形声。从黑,尚声。“党”、“黨”在古代是两个字,现在“党”是“黨”的简化字。简化字“党”,从儿(人,尚声)本义:晦暗不明。“党”指集团时,在古代一般只用于贬义,与现代汉语不同) 不鲜明〖notbright〗 黨,不鲜也。——《说文》 还有其他长篇大论的解释,可见“党”从来就不简单,尤其是专业的解释就是把“党”等同于政治。 在新加坡,以前是用繁体字“黨”,乍看之下,根本就像黑手党,是黑的,就因为里面有黑。 于是,找到了“党”,看起来就应该不黑了。 但是,要用“党”,就必须是简体字的环境。 怎么办呢? 于是,新加坡中文就改成使用简体字。 “党”,就不再黑了,也让白更白。 从此以后,有了“党”,就有了兄弟。 有了兄弟,我,永远就是小弟。 信不信由你。。。。 反正现在还是七月。。。。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475 或许大家会知道,我不太愿意完整的谈论政治,不是我不能谈,是不想谈。 一个人如果关心社会上的许多大小事与时事民生话题,是需要长期的持续跟进与关注,才能理出头绪与脉络,有些有做功课的人,会收集大量的剪报与资料,上图书馆档案馆查找,这不是那种突然想关心就能马上掌握到涵盖面广的资料,但是,每当选举前后,就有很多这样突然热心的人涌现。 这些人都自然的会人云亦云,没什么特别之处,立场也会摇摆,但越谈就越凶像毕露的居多。 但是,我一直不爽外地人介入讨论我们的社会与政治,许多网友对我的这个“排外”态度很不以为然,我说得很清楚 – 外地人不会了解我们的一草一木一沙一石一鸟一鱼一沟一坑,他们没资格谈论就是没资格。 看到不愿意谈论我谈的正经话题的早报一直选择刊登那位来自中国的佛学学者,什么社会话题都要插上一脚,媒体也以为访问他就能得到有用的访谈内容,其实,我是非常厌恶的。 许多人写文章不必一字一句的全文照抄,也不必那样生活过,而是什么都是引述别人说,然后什么都宣称自己经过分析后评论,你完全看不出他说的什么是真是假。 本地几个中文新媒体网站转载来自中国或身在曾在新加坡的中马台人士的政治类看法时,其实能一眼看出他们并不了解我们的基层与民生,是靠新媒体的网民的只言片语拼凑出来的内容,不必问怎么看,能看得出的,就会引来反击与抨击。 政治与民生不一样,如果连民生都只接触几年,就在那里叽里呱啦,Hello!当我们本土新加坡人没有的? 新移民其实没有资格说太多,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就只因为生活资历不够。 请大家搞清楚,中国到目前为止依旧是一个共产国家,他们的子民绝对不会知道什么是民主,我们不必由他们的子民来告诉我们什么才是民主。 刚好这几年,有女性在外地中文媒体刊物上发表对新加坡的看法,但是,她们也受新媒体内容的影响,立场也都是那种很“新媒体”类。 当我为此单刀直入的说年轻的马来西亚人来新加坡几年然后读大学,绝对不会对社会的方方面面知道得比我们详细,马来西亚网民就很不服气,新加坡网民也一样的认为我不应该那么说,只因为他们认同她们的文章立场,我说的就都不正确了,就是这样的态度。 我说话是比我打字快几倍,总理群众大会上那位翻译华语时说话快得吓死人的女士的速度,其实我能说得比她更快,你能想象吗? 心直,口就快。 脑直,就撞墙。 我如果不是因为用新媒体的打字方法来克制自己的留言速度,其实许多时候,我会把对政治事件胡说八道的网民骂得狗血淋头,但是,我不是激进派的,我是好人。 如果大家自己判断,自己的亲朋好友在谈大选话题时,似乎会整个人变了样,其实,这没关系,一时的关心,一时的糊涂,才有大选结果。 如果大家都很理智很聪明,新加坡的大选结果就不会这样,这是现实。 买马票无论怎么认真的选字,开彩结果也往往不是我们想要的,大选也是,这是一种数学的奥妙之处,组合越多,答案就千变万化。 无论什么专家站出来说话,说大家要反思,说大家应该感恩应该思考一下一些话题,其实,懂得思考的人是不很多的,会思考的,也搞错方向,也等于没思考。 在这里要问那些这几年学会用中文在新媒体上留言的本地人,为何需要动不动就说别人是狗? 这本来是外地的没教养的用语习惯,为何老中年的新加坡华校生也变得那么中国?那以后我们怎么解释本地人和外地人有区别? 为何都只会用台湾式PLP?为何需要人云亦云的猛烈抨击不是事实的传言中的对象? 为何说大家都支持,而选票从来没有显示有100%的支持度? 为何自己爱说自己代表谁说话?是谁允许他自己这么代表别人的? 无论如何,大选的结果,往往与许多虚张声势的人所宣称的是不一样的,我说的,是几十年来的事,不只是一届两届。 要知道,在这样的环境气氛下,无缘无故的咒骂他人,以为与自己立场不一样的人就是天打雷劈的人的想法的人,不会是好人。 我说的,是这些人潜伏着的劣根性被挖掘出来,这就是真正的他,千万不要以为不谈政治时,他就会变好人的说法。 但是,也有本来是好人的人,在大选期间也变成爱用恶言恶语,所以这就是学好三年学坏三天。 那些老是一吵起来就说别人在Facebook没有放个人大头照就不算的网民请听好 – 不要教你的爷爷如何生孩子。 林北生来就比别人英俊,不想把人头照一直显示在电脑上臭美,自己看自己不爽,这也轮得到你批评? 我不想得罪不认识的人,也不想不认识我的人得罪我,就是这样,但是,我还是会挑人来吵架,只为了真理。 如果你是好人,无论你支持什么党,我不会无缘无故骂你,因为,我真的是好人。 以上的话,是配合来临的大选的包装语言,9月11号之后就不算数,特此声明。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472 8月,是红毛月,七月,是农历七月,也就是当年说的中国人搞的匈牙利鬼节笑话,吃甘当的说这是饿鬼节,扭曲了传统佛教与道教的原本说法与含义。 如果要学李总理的FB管理员那样,把Month写成Moon,写成第8个月亮里的第七个月亮,我真的写不了。 多年来,印尼烟雾问题困扰大家,已经是批评到让对方反而厚脸皮向我们讨钱来解决,不给钱就继续放烟过来的那种无赖嘴脸。 无论我们怎么无知,只要风向改变,从有森林烟雾的地方把印尼烟雾吹过来,我们的空气素质就会马上恶化,这也没什么好争的,没脑的就用屁股想,没屁股的就用膝盖想也知道。 多年来,其实一直有反对华人传统七月的各类集中与大规模焚烧祭品的呼声,激进派的都拿健康问题拿法律来恐吓说应该下令全年完全禁止焚烧纸制祭品,不准组屋有香炉焚烧桶,等等等等。 我这里也常提起,其实最近这几年,工业区的祭祀活动,已经变质成一群人手捧大叠的长形黄色纸钱,在仪式结束前,一起大喊一声“HUAT AH!”,紧接着一起把纸钱洒向空中,结果就是满地密密麻麻的纸钱让人自己践踏。这让工业区环境在这段日子变成惨不忍睹,这是没必要的素质倒退与不像话的行为。 我信佛信道信祖先,但我不相信乱扔纸钱就会发达。 我认为,政府就应该明文禁止这种乱扔纸钱的行为,不要把它当作宗教敏感,因为这是人为的商业行为所制造出来的新做法,并不是什么传统的做法。 而就在今年,没来由的出现一篇研究报告内容,说的竟然是这一个月的农历七月活动对我国的空气素质的影响有关,而不理会有没有风吹走这些污染物质,反正就是要说释放了多少的污染物。 一个本地吃甘当的网站很奇怪的会先发现这种“很冷门”的敏感话题内容: Scholarly research: Hungry Ghost festival responsible for annual air quality decline in S’pore http://mothership.sg/2015/08/scholarly-research-hungry-ghost-festival-responsible-for-annual-air-quality-decline-in-spore/ 上个月 – 7月才正式出版的 http://pubs.rsc.org/en/Content/ArticleLanding/2015/EM/c5em00312a#!divAbstract 现在看来,他们辛苦了5年,想方设法,目的就是已经可以很科学的证实了 – 焚烧活动会污染空气。 其实,根本就是废话,有不污染空气的焚烧方法? 算了吧,这种是书呆子想方设法的在一个民族文化习俗里钻牛角尖,以为科学可以改变人类的行为的一种远大的跨越宗教的治理理想。 难道他们没看过西方教徒骂拿香祭拜的人迷信?说因为往生的人根本无法看到什么香,也吃不到那些食物! 就是爱拿香的就冷冷的回答他们 – 那你们拿花献给谁?他们不也看不到闻不到?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469 当我看到今天的某个新闻标题 – 未来公交指示牌 让乐龄出行少障碍,我连内容都还没看,就猜测了新闻的所有内容。 读下去,果然,完全100%猜中! 结果!又是受访的老人当中,出现那一句我们已经耳熟能详的 – 希望能有中文指示牌。 结果!原谅我这么说 – 官腔又出现了 – 各族群都希望指示牌能附上母语说明,但她说,也有年长者反映指示牌若使用太多语言或造成混乱。她认为一个可行的折中办法是利用浅白易懂的标志代替文字。 多年来,我的Blog内容与及对官方的建议当中,其实交通方面的科技应用话题比重最大,但是,最终都是空谈。 我用研发产品收集资料的习惯,分析一些类似的新闻报道中的结论时,发现了一个以前没考虑到的线索 – 那些话是谁说的?百分比有多少?为何多数要服从少数? 放着几十年来我们在生活中已知的资料和知识不用,却又要陪着几个老人作抽样的调查,然后就因此得出结论,这样做会很科学? 对不起,再次原谅我这么说 – 这是典型的书呆子做事的方式。 我们会很轻易的在较年长的亲朋戚友中,得到同样的说法 – 少了中文的指示牌,所以看不懂英文的他们完全就是半瞎的使用着交通工具,跟人走,开口问人问司机。结果,遇到大量引进的什么都不清楚的外地籍司机,也就白问了。 所以,我才一再的“半恐吓”的说 – 只要是地铁站发生严重事故,需要紧急逃生,听不懂也看不懂英文的人,会是跑在最后头。 我们完全没机会问政府 – 其实我们从来都没有出现中文指示牌,究竟是什么种族和什么样的人,竟然说指示牌有太多语言会造成混乱?凭什么这么说?有照片证据吗?有影片录下所有的过程吗? 我就因为这种疑惑,每当在机场走动时,我会特意观察那些看似来自中国和台湾的游客,在有部分中文指示牌的樟宜机场如何的理解什么是什么。 我也很李光耀,如果你说有人说看了会混乱,那么,请拿出证据,提供说这些话的人的详细身份资料,我要分析,请不要造假。一个人说的就是那一个人,请不要说成 – 很多人都这么说、有人这么说。 我研究与收集资料作分析是很认真的,我怀疑有问题的事,通常就已经是隐藏着实际的问题,而不是我衰嘴。 如果是少数种族故意胡说八道,而政府坚持就必须牺牲几十万看不懂英文的民众的需要,自己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却说要公平与维持种族和谐,然后又说自己结果无法解决民众的怨气,那我真的没话说。 是谁说交通话题是烫手山芋? 思路不通,却要管交通,怎么通? 附赠:看看说话能力并不强的海峡时报记者如何解释自己的不科学的“抽样调查方式”却被李光耀问倒 [youtube QAft9wUj9lY nolink]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466 泰国曼谷的四面佛地标建筑物外的爆炸事件所造成的伤亡算是比较严重的,但是,在爆炸现场拍摄的照片传开之后,却有人很刻意的找机会说有神迹有奇迹,生搬硬套。 他们说的,是指四面佛的神像四周似乎几乎完好,而今天,传开了的媒体近拍的照片显示了神像有稍微受损,不是完好无损。 过去一段时间,在许多亚洲地区的天灾中,因地震、土崩、风灾、水灾,还有不算是人为的火灾,有几次有庙宇全毁而里头的神像却几乎完好无损的特殊现象。这些事,如果说是奇迹,那我们不会有异议,因为这的确无法用科学来证明。 但是,四面佛的例子却不一样,到了现场的本地记者,发现周遭都遭受一定程度的破坏,而神像所在的位置却相对的完整不崩坏,就用了一种不可思议的口吻说这很特别,意思很浅,就是应证网民说的 – 的确是神迹。 实际上,这个说法是近乎迷信,因为现场的情况并不是那样可以用四周被破坏的对比,因为当时四面佛的外围,本来就有较多人群在膜拜和走动着,这些人,就是一道厚实的人肉墙。 炸弹炸开的冲击波四散,无论是炙热的铁片或石块,其他地方的人群和车辆建筑物都被击中,所以形成明显的破坏,而四面佛的神像周围,那些首当其冲的人群,都被炸碎,身体都被物体击中,全部倒地,伤亡惨重,在这道人肉墙之后的神像,无论如何,强大的冲击力都早已被挡开击散,所以,破坏力自然减弱。 无论什么宗教,只要是有神迹,照理说应该是神显灵救人命,牺牲自己,这是人类很自然的想法。 有哪一种宗教的神迹,是牺牲信徒,然后让自己留下来? 其实,在新加坡周遭的民众,常说的四面佛和白龙王很灵验,都是传言,是靠非常迷信的香港娱乐圈牵着鼻子走,这些港星说什么,娱乐报就自然照报不误,没人敢质疑,所以,泰国当地人并不比港台人还要相信白龙王,而他也就是一个乩童,一个靠几个香港人炒作成功收入大增的普通乩童。 灵不灵验都是他们说的,他们都是职业演员,他们演什么,你就信什么,是这样的吗? 而四面佛也一样的靠港人吹捧,所谓的许多华人认识四面佛的说法,是炒作出来的说法,香港娱乐圈的影响力是全世界的,你能不相信?你能不知道? 在本地,如果你敢开口问,那些捞偏门的,那些常流连在酒色充斥娱乐场所的,那些开各种黑店开手机店骗钱的,那些为了赌而求财豁出去的,有谁没去过泰国?有谁没去过四面佛那里许愿? 有些事,不是小道消息说什么,我们就能信。 虽然我们知道在东南亚旅游的人当中,在泰国酒店住宿,会遇到许多无法解释的事,这也只能证明那里“邪灵”多。 正气的事,我们可以相信,邪门歪道的歪理,什么爱情降什么养小鬼,使用这些招术的都是心理震慑,越信的人,不就越怕? 我们可以信,但不能迷。我们相信许多科学无法解释的现象,但我们不必过度解读这种无法说个明白的事。 记者的工作是什么?如实报道新闻?No!No!No! 那么,记者的工作底线就是必须增加报纸的销量,可以这样说的吧? OK,我明白的。。。。 你也应该会明白的。。。。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464 新闻报道 – 去年7月14日,一名德士司机通宵驾车,工作15个半小时间中只休息不到两个小时,凌晨5时30分左右,他抵不住睡意片刻合眼时驶入反方向车道,撞死一名澳洲籍的脚踏车骑士。 我对这种交通意外的发生原因与后果的资料较熟悉,因为在我的汽车黑箱专利中,对司机的互动控制设计当中,醉酒开车和疲劳驾驶是最危险的司机行为,我花了一段时间收集资料与研究应该如何解决。 而疲劳驾驶 drowsy driving,Sleepy Driving,是比醉酒开车还普遍,它会发生在每一位司机的身上。 许多人如果回想,会发现自己在每一天的开车时间当中,有部分路段是记不起自己是经过了哪里,看到什么车,做了什么,就突然回到家,这是因为 – 自己出现了不自觉的轻微疲劳驾驶,用惯性动作把车开回家。 所以,一些城市的道路设计,就不设计得太死板笔直,因为那会让司机睡着,所以,道路两旁的景观设计变化多端是比较好的。 另外,许多爱谈环保的人很热心的建议说晚上路灯全亮很浪费电,可以开一盏关一盏,这样可以省一半的电,其实这是错的,这会制造斑马效应,司机会被有规律的一亮一暗一亮一暗的光线催眠而渐渐入睡,所以全世界都没有让路灯这么操作。 本地的中文媒体似乎都不知道这则新闻所涉及的关键因素,其实是有个常见的专有名词 – 疲劳驾驶,所以 早报用“开车稍睡”; 晚报用“边睡觉边驾车”; 现在,全世界从司机必须在头部或耳边佩戴感应器侦测打盹的不可靠侦测法,转而想办法在司机前方安装摄像头,利用日趋先进的影像分析,捕捉司机瞳孔注视的方向,只要发现司机的视线不集中在某些特定的范围区域,离开太久,眨眼次数不正常,头部移动不正常,经过动作模式分析判断,觉得有危险,就发出警报。 通常,我们所谓的智能互动控制,就是要能让系统知道司机在被警告后有没有恢复正常,如果司机继续打瞌睡呢? 我的互动装置设计,就是有考虑许多能知道究竟司机醒了没有的各种方式,包括自动拨打电话给家人朋友,让他们与司机对话,车子也自动亮起警告闪灯,让其他车辆回避,如果需要,亲友直接劝他停好车休息。 而目前更多新款的高档汽车已经能做到自动减速自动刹车的智能控制,这能避免司机自己在突然不自觉的猛醒的那一霎那使车子突然失控换道碰撞。 科技的进步,会降低危险,但是,如果知道自己睡眠不足,在吃了午饭之后,最好躺下休息半个小时,因为睡眠不足加上吃饱饭,血液一流到胃部进行消化,本来不累的人,也会在开车时不自觉的突然打瞌睡,这叫做“饭气攻心”。 开着速度很快的交通工具,一定要小心,只能靠自己,别人是帮不上忙的,要量力而为。 路上开车讨生活的,不一定知道有各类装置能保护自己,问题是 – 怎么卖?怎么买?谁来做?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462 之前我说新媒体的网民挖底,所以准候选人当年对方言的官方看法,又被人重新提起。 但是,一个又一个来我这里留言的网民,不知为何变成说是像是我说的话,会因此让他没机会出人头地。 在众多网民的抨击之下,这位准候选人今天回应了新媒体上的网民,不要搞错,这些网民都是英文网站的网民,不是华文源流的,所以,他用英语回应。 我之前的内容下方,转载了当年众多的讨论,以及多位新闻工作者的说法,现在我才发现,大家的讨论很不对劲。 首先,与李光耀先生立场完全一致的人,采取了一种没得商量的姿态,坚持学习方言会影响学生们的语言学习,这是一种极端,接近沙文主义的真正极端。 而华文报当年的投稿讨论,民众的看法却是中庸与一致的 – 应该放过对中老年人被剥削的娱乐消遣的钳制与约束。 没有过分与不理智的额外要求,也没有人提到要在主流课程中安插方言学习,其实,在民间,很多人也就只是说不要让老年人失去简单的娱乐消遣,根本不是在说干扰学生们的学习。 同时,他们也有类似的看法,应该让能够自由学习多种语言的大学生能够有学习方言的选择与途径。 这是指让大学生有系统性与专业性的学习,让他们成为一个传承传统的接力点,而不是到各种小场所学习零零碎碎没有系统的生活类方言。 就是这么简单,为何李光耀先生看不透,他身边的人也看不透,而支持他的人也一致的认定极端的约束没错。 这很奇怪,我一直觉得很奇怪,非常奇怪,太奇怪了。 究竟是什么原因,从不涉及任何政治立场的这类正当的谈论,会是一种极端与中庸的较量? 新加坡的国民教育,是在18岁以后就结束,18岁之后的学习,是很个人的,优秀的人,继续深造,成为人才。 不一定能读更多书的,进入社会,用自己的能力生存下去。 这个18岁以后的分水岭,那么多教育学家,各种专家,为何经过几十年,依旧拿不出研究资料来说服李光耀? 究竟是谁在怕什么? 还是摇头。 我在当年震惊了一次,现在重温旧资料,再度震惊的,是因为我转载的内容众多,排列在一起,就出现了一些共通之处,当中,多人提到一模一样的一些话; 那就是 – 如果要学习方言,不必担心,只要到字正腔圆的中国各省,就有一大把人可以当方言教师。 这是什么话?这样的心态,不就是另一种直接把外地人都移民到新加坡,取代新加坡人的说法? 那我们何必担心华文水平下降,去北京那里,找两百万北京人,英文英语测验及格后,都送到新加坡,新加坡马上就有两百万个说起华语都字正腔圆说话都拼命卷舌的华人,不就解决了? 那何必再搞什么讲华语运动? 那何必再担心新加坡华人再也不会写华文说华语? 为何都是这样的轻蔑与偏激的态度来与我们讨论语言的学习? 不要逼我骂人。。。。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460 这算是我本来不太想太早谈论的部分,但只因为今天中文媒体出现了一个用福建话自称“小弟”的小弟。 当年,学讲福建话的前总理李光耀先生,就是在许多场合自称自己是小弟。 李光耀先生于1979年9月6日的讲华语运动,谈论方言与选举语言,这段影片让大家了解李先生对方言的想法。 [youtube 54WgG5ahp3w nolink] 群众大会上的福建话谈话,解释华文教育与方言 [youtube T_43rpZVa9k nolink] 但是,多年以后,这位证实即将参与选举的年轻人,被人直接挖底,大家就记起来了,他曾经对方言所做出的不客气评语。 Mar 9, 2009 – 资政首席私人秘书徐芳达特致函媒体,重申推行双语教育的重要性,并指出倡议学习方言是愚蠢的。 用词不当,是他当年犯下的错误,他可以使用“不理智”、“不值得鼓励”、“没必要”、“不恰当”,但,根本不应该用“Foolish”。 论年龄,论资格,论生活资历,当年年轻的他根本不会知道方言的重要性,利与弊,在文化上的深层意义,无论如何也没资格用“愚蠢”这样过分的口气来形容学习方言的活动。 其实,我们也估计到,这种口吻显得傲慢与不妥协,他未必是我手写我口,只是政府代言人。 我们不在其位,不谋其职,有些事,画公仔也不必画出肠,我说 – 也更加不必画出毛细孔。 他当年认为他可以在那个职位说出那样不得体的话,应该也是经过深思熟虑,推敲之后,以为正确,才正式传达,他们都认为自己是没错。 有偏见的人,自然认为他们的偏见就不算是偏见,如果我们硬说是偏见,那是我们自己有偏见,应该是这样理解的。 小市民在新媒体上无论怎么辱骂一个官员,即使是上百人上千人一起用不堪的字眼羞辱,那其实也没什么,大官也不必因此而辞官归故里。 但是,一个小官员,一个轻藐的眼神,一个不耐烦的动作,一个厌恶的牢骚,几句责难的话,马上流传千古,人人铭记在心。 人走过,必留下痕迹,新媒体上,挖土机成千上万,真凭实据,人证物证充足,力量无远弗届。 有些事,因为看待的角度不同,一旦形成对立,会被人秋后算账,是避无可避的事。 现在人人有手机在手,随时取证,一个大意,无意的或故意的事,都被录制下来,这是以前所没有的事。 只能说他们自己要看着办,路还很遥远。 选举一来,在平日被贬得一无是处的方言的地位再度上神台,这是常态。 但是,让自己变成最看不起方言的,为何偏要让自己成为第一个带头用方言来说选举语言呢? 我不是不明白,我只是想摇头。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450 多年来,国庆庆典的摄影师把镜头对准某个人的表情,是很常见的,拍到可爱的小孩,或拍到美女,也没什么。 问题在于今年的国庆庆典过后的讨论变成去“新加坡化”,进而低俗化,这才让人看到问题。 来自中国的人所设立的中文新媒体以很中国的风格马上追踪所谓的美女出镜,而本地的中文媒体也忘了该做的事,也跟风转述讨论了起来。 之所以说很中国风格,是因为在中港台的媒体报道,有一种本地所没有的娱乐圈式、俗媚式、以情色和炫富为主基调的报道方式。 而且,他们的电视媒体各种节目中,许多镜头聚焦在某位美女或很投入很陶醉的现场观众,过后却都被踢爆是专业演员,是伪装成观众的职业观众。 当然,本地中文媒体是已经被同化,毕竟是使用着同样的语文,所以原文照登,把外地的不良风气也直接引进,对本地读者观众潜移默化,甚至常出现我常批评的照搬外地语言,包括非华文的广东方言字。 但是,民众在媒体把焦点关注在这些镜头中出现的美女证实是外国人之后,已经很不爽,加上媒体不克制,竟然还访问当事人,帮她公开征婚,这样离谱的做法,惹恼了更多人。 多年来,我们身边所有的亲友,除了那些小学生能参与的预演彩排,通通没有人成功拿到国庆日当天的入场门票。 可是,媒体上的访谈,却很奇怪的经常访问到那些说每年都出席国庆庆典的人,这种不公平现象,政府采取不理不睬的做法。 许多人是知道公务员或社区里的居民委员会和一些机构,是有特权拥有固定数量的门票,还有许多大公司,也一定会被分配到许多门票。这就常出现门票多到没人想去。 于是,在新媒体上,那些向人展示自己出席现场的外国人,都是通过赠票而能入场观礼,这似乎没有办法批评什么。 可是,难道就要一直这样坚持不公平的门票分配法吗?难道不能减少这类赠票的百分比,而让本地公民有更多被抽中的机会吗? 当年,当我们发现能因为提早排队领取就能获得入场券,当然会觉得不公平而抗议,但后来所改变的所谓抽奖方式,许多人抽了20年30年,估计也还是一样都无法得到。 为何媒体不去关心民众所在意的不公平现象,不对当局不妥善的安排持续的加以关注和评论,却要对一个化了浓妆的外地女人浪费版面呢? 如果被拍到的一个女人实际上是个伪娘,那媒体自己不是通通去撞墙? 为何摄影师饥渴,所谓的热烈讨论的网民饥渴,难道媒体也跟着饥渴? 结果民众也变得饥渴,不是因为流口水,而是呸到没痰。 放着正经的话题不谈,离谱到又是帮对方征婚,这样的徇私,难道我们不能质疑媒体报道的公正性与正当性吗? 或许,是媒体自己不想再提那个空置着放鲜花的椅子吧? 也或许,我们应该发明一个新双关语 – 职业美女吧?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448 当匈牙利鬼节就快到时,我们以为旧事已成过往云烟,想不到,还真的阴魂不散。 外地人不知道新加坡华社用匈牙利鬼节,是一句行走江湖的暗号,意思很浅,就是指中文翻译出错。 这次,还真的是与旅游有关,与圣淘沙的鱼尾狮有关。 在圣淘沙的鱼尾狮塔景点的网页是 http://merlion.sentosa.com.sg/cn/explore-whats-inside.aspx 网页对纪念币的介绍没问题,虽然名称也怪异 – 繁荣硬币 内容就是在告诉游客,说去那里走一走,就能聚集财富,反正旅游业就是爱搞许愿泉和爱情锁这些,要不然就不叫做旅游业。 硬币正面看起来没问题,虽然我们一直说外形吓坏小孩的圣淘沙鱼尾狮塔是一个失败的设计,但没有人敢推倒重来,硬币却把鱼尾狮塔弄得笑意盈盈,这样也不错。 问题就出现在硬币背面,中文的翻译 – 平静与富裕,英文原文是peace & prosperity 这次,如果不是硬币被网友阿初(omy博客-温馨达人)拿到了,应该是等到不知何年何月才会被人发现。 PROSPERITY COIN,如果查找Google翻译,它竟然不会翻译!百度却能翻译成繁荣硬币 peace and prosperity,谷歌翻译 – 和平与繁荣,百度也完全一样 那么,究竟是哪个高人,竟然有办法翻译成平静与富裕? 这次,问题竟然不再是出现在Google,而是更烂的另类翻译! 而且,又是一关过了一关??? 无论如何,圣淘沙发展集团毕竟是直接隶属贸工部的法定机构,与旅游局平起平坐,结果,绕了一圈,还又真的关政府的事。 那政府人究竟把华文的使用当作是什么? 青青菜菜随随便便马马虎虎的对待? 已经说会有专人负责统筹所有的政府部门所有语文的翻译,结果,又来了! 还没算SG50乱翻译成建国50周年的旧帐。。。。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446 标题把政府和中文媒体坚持要使用的所有相关词汇都丢下去,写完一看,果然真的是丰富多元的中文啊! 身在岛国几千公里外,静静的等,等了一段时间,觉得时辰已到,回到地球,政府人果然恰好“发明”的新的应景中文词汇 – 建国金禧年。 坚持不说1984年的历史是不是想静静的全盘推翻,那不说就不说咯,我还是可以再等,还有国庆群众大会。 这些懂中文的,真的是匠心独运,硬要拖建国两个字进来,实在佩服。 无论如何,新加坡这个国家是大家的,不是属于现在这些官员的,也不是属于现在这些中文媒体人的。 他们玩他们的,我们玩我们的,不在其位,不谋其职。 放心,政府人对历史改来改去,迟早也会改对的,再给他们44年的时间,或者300年,应该是够了的。 无论怎么玩,今天是8月9日,是新加坡国庆日,但不能说成是新加坡生日,因为新加坡已经生了超过700年,只因为有历史=有生日。 国家已经独立50,就不需要act cute装可爱,老有老的好,不必装可爱,50知天命。 但请不要跟随中国人又说成国庆节,这是有差别的。 我对华文华语的使用是很认真,这是无法改变的历史。 祝大家国庆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