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达人
科技生活 生活科技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347 当淡滨尼的水果批发商准备在开张时,安排买5元水果送市价8元的鸡,被晚间报免费重点报道时,这已经算是省下大笔的广告费了。 任何店面的商家新开张,往往必须想尽办法让人熟悉他们的位置,多数的方法不太会吸引太多人前去,所以广告费必须下足,让人留下印象,更常见的是前几百位顾客有真正的优惠,让人家觉得去一趟不会有损失。 晚间报的特点是 – 如果不花钱在报上打广告,却有着吸引读者买报阅读的冲动,那么他们才会“免费”报道,所以,吸引媒体报道,也是一门艺术。 更高档的,比如新酒店新餐馆,交通不便,就常把优惠的对象放在德士司机身上,包吃包送,只要让德士司机去过一次,通常会永远记得,这是另外一种方法。 但是,网民一开始就冷嘲热讽,也有说自己没兴趣,也有说自己不煮鸡吃鸡的。 第二天,晚间报的头版都是到场的千人排队场面,一下子就把千只鸡送完,网民又有话说。 当然,媒体说公众顶着大太阳排队时,我留言说不必说得那么悲情,9点的太阳不是11点过后的那种猛烈,这是有区别的,所以照片上只有很少人撑伞遮阳,因为大家都见得光。 口没遮拦的网民,就死心眼的讽刺说去排队的人都是贪小便宜,而忘了这个其实不是小便宜,对本来就要买水果的人来说,送鸡本来就是真正的好处。 别忘了还有其他优惠,比如买30粒鸡蛋,价格是$1.80,虽然是比较小的鸡蛋,还有其他蔬菜也价格便宜,这些对精打细算的家庭来说,怎么可能不想去看一看? 另外一种,没来由的说这意味着新加坡的人民生活过得很惨,要政府看看,说这类话的,通常都是人生经验丰富的中老年人,所以,应该可以用唯老不尊来形容这类胡说八道的人。 买水果,是许多家庭每个星期必定有的开销,如果是住在附近的人,没有什么交通费用,买水果又能免费得到一只鸡,这是一种好处,也是自己用钱买的东西,哪来的贪?特地搭车去买,也是得到比车费高的赠品,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们常说见微知著,可以用在这类凡事冷嘲热讽的人,他一定是个对身边的环境与事物不闻不问的人,对左邻右舍的生活起居一无所知,只活在自己的个人主观世界,思想封闭,自我膨胀,不容易与他人相处的人。 另外是有人批评说送鸡就会影响附近的卖鸡的生意,应该送别的,这是一种没话题找话题的,商家要计划什么,这个怕那个怕,生意能做吗? 明天是农历十五,本来就常在初一十五买水果的人会比平时多很多,商家挑的时机也正好是上班人士的长周末假期,这几种因素综合起来,去现场的人多,商家不一定会让附近的店家没生意,相反的会自然的带动周边的小贩的生意,不是完全负面的让别人做不下去。 网络时代,让那些平时在咖啡店抽烟喝酒时东拉西扯胡说八道的人一一的在网络上现形,是好事?或者是坏事?

11246259_1021735687844747_1269541415390374214_o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344 常看到本地的中文媒体胡乱的称呼Van,Lorry,Truck,Goods vehicles。 在本地货车分类中,G牌的,Y牌的,X牌的,叫法都不会一样。 真正有着奇怪的独特身份的,是Pickup,本地多年来是翻译为必甲。 政府在20多年前市场出现双排座位可载人的必甲款式之后,快手快脚的调高路税,而且是秋后算帐,中枪的,以小贩为主。 这些旧事证明了政府不是不知道货车组别的车辆的各类特征,所以,当年我发现原本是呼吁把货车COE将X牌的几十万元吊秤车和水泥搅拌车等价格昂贵的工程车车辆,与做小本生意的小货车区分开来,彼此不应该抢同一种COE,把价格炒高。 后来,网络上出现了为小贩喊冤的呼吁,要求政府改变货车的COE,其实,我是很不爽这类鸡婆的人,他们懂什么?我公司有10辆货车,我难道要变成小贩才可以有特权一起呼吁修订COE吗? 这些年来,年轻的媒体记者在罗厘与卡车和货车的报道中,已经是不管对错,什么货车都被形容为罗厘。 Lorry在英文媒体资料中,是很容易被分辨为20尺长的车斗或超过3.5米高的,或者就是建筑工程车类的X牌车辆,都叫做Lorry。 一位脚车骑士被轻型小货车撞倒,不一定会重伤,但如果是被大卡车和罗厘撞上,骨头一定断,这是有差别的 5月29日 【蔡厝港发生连环车祸 涉及罗厘轿车及巴士】https://www.facebook.com/ch8news/posts/1021735844511398 我可以很负责任的说,新闻中,根本就没有罗厘,只有货车。

20150527_SIA-A330-300a_Airbus1[1]

新加坡中文媒体究竟怎么了? 前几天,当新航客机在高空中两台引擎突然都熄火,因为引擎失去电力,过后机师成功重新启动,成功降落在上海机场的这则新闻在新传媒8频道的新媒体出现时,我看了摇头。 出现故障的新航客机的型号为A330-300的空客飞机,但是,新传媒的新闻图片,是A380,乍看之下,我一度误以为A380出事。 为何本地的事,需要引用外地媒体错误的图片?新闻工作者难道不知道什么叫做上网查资料? A380的图片有4部大引擎,少了两部不操作也没关系,但偏偏这则新闻不关A380的事,这就是中文里的所谓张冠李戴。 反正已经是深夜,我就不去管它。 第二天,早报网的Facebook,也报道同一则新闻,而且,竟然也一样的引用A380客机的图片。 因为在光天化日,我按捺不住,在早报FB提醒,同时也顺便的在8频道的旧闻的那张图片留言。 过了一段时间,早报那张图片被删掉,我的留言也跟着船过水无痕。 然后,过了不久,早报FB重新放上同一则新闻,这次,图片不再使用飞机,就是说编辑自己没信心去找客机的图片。 早报网过后的图片,也类似外国媒体那样,是找个新航飞机尾部的标志,就这样。 而本地的英文媒体呢?一开始,他们就自己找了新航的A330-300的飞机图片 自己是新加坡人,难道对自己新加坡的方方面面各种本地信息无法随心所欲的信手拈来,反而容易受外地媒体左右,外地怪异中文外地习惯式语句全文照搬,刊登让本地人看不明白的新闻,那还能算是新加坡媒体吗? 不要说我一直重提说来自遥远的外国的无经验外籍新闻从业员直接加入本地中文媒体不太妥当,有些时候,我根本就不需要找证据,大家都心知肚明,处处闻啼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所以,我认为老李说的应该引进外国新闻媒体从业员能提高本地的华语水平的说法是一种认知上的错误。 这不是鸡蛋里挑骨头,也不是能随随便便青青菜菜的事,新闻报道本来就是严肃和认真的,我承认我的速读和挑中文错字的能力比别人强,所以我用我这方面的认真来让别人来让专业的新闻从业员比我更认真,不可以吗? 难道真的是无力回天,真的是想继续这样下去吗?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338 看了一则我一路来有点“不屑”的社会调查新闻,是政府调查的: 调查显示,越来越多国人认为,工作影响了他们陪伴家人的时间。 社会及家庭发展部前年针对国人的社会态度进行的调查发现,有多达55%的受访者认为,工作影响了他们同家人的时间,这个比例比2009年的47%来得高。 在离婚、分居或丧偶的受访者当中,持相同看法的人更从2009年的25%,倍增到57%。 不过,整体而言,受访的国人都对家庭生活感到满意。不论是单身或已婚者,对家庭生活感到满意的受访者,比例都增加到至少90%。 政府没说受调查的人的工作背景,但是,近年来因为受政府5天工作制影响,越来越多工作改成5天工作制。 而实际上,有许多工作是不能改成5天工作制的。 以商场环境来说,单单餐饮服务业本身就是很典型的靠周末吃饭的行业,所以休息天选在非周末是应该的,问题是没人接受,所以餐饮业在聘请不到人手之后,都向政府“靠北”说一定只能靠外劳才能经营下去。 许多人不肯平时请假,坚持要许多上门服务的行业在周末提供服务,而这些行业也一样的有员工不肯在周末上班,所以许多行业的员工在周末工作的数量比平时少,意味着有工作值班的根本就无法应付,所以,这些行业也是外劳为主。 于是,新加坡年轻人都倾向周末不上班,都要请女佣照料家里,都一定要出国旅行,都一定要上餐馆吃好料,结婚时排场一定要好,结果是离婚率更高,也爱把原因归咎于他人,自己酒色财气全包揽却不认错,而任何调查的报告也会反映出这点。 怎么解决? 恢复5天半工作制吧! 不过,5天工作制是李显龙总理推行的,这是圣牛。 反正什么都可以赖,就再找别的借口赖吧! 就是要有工作能收入高,离家近,工作少的,老婆漂亮,孩子听话功课好,马票常中,车子不会坏,常有停车位,去哪里都是VIP,不用排队。。。。 综合以上的各种可能,谜底就是 – 等久就有!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336 什么是智慧型的房屋设计? 高科技是什么意思?高科技产品就等于充满智能的功能吗?有智能的产品就等于高科技吗? 不一定。 建屋局的新闻提到的某些特点: 榜鹅生态镇将兴建首批濒海组屋,将来居民从住家 窗口就能欣赏到柔佛海峡的美景。这个新住宅区不仅会 延续榜鹅永续发展的环保理念,也将在设计中融入智能 科技,成为本地首个智慧型的新住宅区。 榜鹅北岸住宅区的愿景是”永续智慧”,区内设有 智慧停车场、电灯和气动垃圾收集系统,组屋屋顶也会 采用特殊设计,方便未来安装太阳能板。 以智慧气动垃圾收集系统为例,将来居民丢进垃圾 槽的垃圾,会由输送系统吸至中央垃圾处理站,工人无 须到每座组屋收集垃圾。输送系统上将安装感应器,能 分析垃圾数量,以调派垃圾收集工作。这将能提高工人 的工作效率,也减少垃圾收集过程中给居民带来的噪建屋局建设研发署署长黄良兴希望在北岸住宅区加 强绿色科技的运用,让这个区更环保宜居。 他举例,普通的LED电灯能省电,智慧电灯则装有 感应器,能探测到行人动态,在很少行人的情况下,电 灯亮度可下调七成,这将可节省40 per cent的耗电量。 另外一篇: 它们将测试多项智慧科技,包括:设有车位监控系统的智慧停车场,可根据高峰期与非高峰期访客的需求,适量调整可提供的停车位。邻里中心也会设有智慧电扇,可根据风势、温度和人流量,自行启动电扇及调整速度。 [youtube i4TBMXkNhRg nolink] 有太阳能板的建筑物就是智能建筑物吗?我的答案 – 不是。这根本就是 – 风,马,牛,不,相,及 智慧型停车场算是比较有智慧的吗?通常是,它是真正可以运用目前所有已知的有线无线通讯配备,配合人的智慧,就能弄得充满智慧,但通常许多人也只发掘出它不到一半的智慧。 智慧气动垃圾收集系统,它可以算是有智慧吗?勉强可以,但范围狭窄,是高科技,但不太适合说成智慧。 智慧电灯可以算是吗?也勉强可以,虽然它已经存在很多很多年。 个人电脑,是一种存在超过30年的家庭电器,它也还是被称为电脑,不能说因为太普通了而说成普通脑。 反正只要是普通人认为不普通的,就能当作不普通,就是这么普普通通的事。。。。

在5月的第1个星期,刚被移位的葡萄还是这个模样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328 自从那一株在很奇怪的旧花盆里自己冒出来,我自己也确定没在那个位置插入自己的葡萄种子的奇怪植物长大之后,它看起来就像是葡萄。 可是,普通任何葡萄的枝干都是像那类曼藤植物却会硬得像藤条的特点却没出现在这株植物上,它不能被随意歪曲,因为是空心的,一扭叶子,马上就受伤,所以很难移动它。 另外两个特点它就一样,就是有阳光的照射部位,它就拼命的生长,阳光没照射的,叶子就小,生长速度也慢。 另外一个麻烦,就是它很需要水,与很会吸水的牵牛花类开花植物很像,缺水就垂头丧气,一浇了水,几分钟内叶子全抬头。 就是这类很“活”的植物能让人知道要马上做什么,做对了,它就一直生长,叶片不枯黄,一直绿嫩的开展着。 你一天不去理它也不浇水,它的叶片就萎靡,再过一天,叶片就开始枯黄,又过一天,焦黑的叶片就让人触目惊心。 等你一去搭救,它就马上重新活过来,同时争取在短短的一天内发新芽,几天后分枝马上出现在许多叶片上,代替之前阵亡的叶子,让你看不到错误的过去。 就是因为这样,决定先安装自动灌溉的水管,让葡萄植物能每隔4个小时被灌溉一次,然后,拍下它目前的状况,在一段日子后再比较它的生长速度。 水分充足,天气却炎热的环境,许多植物会出现不一样的生长状况,所以值得留意。 看看两个星期前,原本刚被挪位,让整株植物被阳光直射的葡萄,现在的生长状况,然后再看看两个星期后的模样。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326 刚才,参加的宴会上,主持人大略了介绍文礼选区的历史。 在现场人手一份的资料中,文礼的名字的由来,只有英文资料,没有中文资料。 其实,文礼是一个“华文”背景的选区,因为从它一开始出现,到现在的39年,我天天都看着它的一草一木,就如我公司后花园的鸟巢蕨,就也都是来自文礼的树。 主持人说文礼以前有两房式的组屋,我就“叮”!什么时候文礼有过两房式组屋??? 在那种地方长大,我是跑遍了每一座文礼的组屋,好像议员一样,但我印象中我没看过有屋子只有一间房间的。 文礼的组屋比较特别的,是几乎大部分是三房式,以及几座是专门只租不卖的组屋,与另外几座只卖不租的组屋外观完全一样,分散在几处,这在别的选区是很少见的,就因为附近的裕廊工业区的工友住房需求,所以才这样安排,但没有一种是两房式,都完全是两房一厅。 直到现在,也还是保留许多本来供出租的组屋,翻新后当作二手新组屋,就这样变成几座只卖不租的。 主持人这时说到 – 租平组屋 hah?马上明白,他读错了,是租赁zu lin,不是租凭zu  pin。 过后,问主持人,他真的不知道这个字是什么意思。。。。 这个主持人大家在omy都认识,而且他也认识李光耀和不认识林德义。。。。 其实,当年我第一次接触Leasing这个字眼的时候,因为中文的翻译有租用和租赁,所以我认为是一样的,直到我接触熟悉金融借贷的双语人,他解释说其实意思不一样。 Rent,你租一样东西,无论是房子汽车仪器,华文就应该是租借,就是借多久,就还那几天的钱,东西永远都不是你的,所以,意思很简单。 Leasing,一样的被用在本地的复印机和配备,还有IT电脑产品,就让一些人误会,原本Leasing的翻译就是租赁,意思较复杂,比如你拿一台彩色复印机5年的Leasing,每个月还钱,这期间,东西是属于金融公司的,不是你的,等到你付了最后一期的费用,这台机器,其实正式变成你的,或者你以1元就能买下。 它的算法,严格来说,就是等于大家现在比较常见的分期贷款,而且共同点就是分期贷款的东西不是属于你的,是属于金融公司的资产。 所以,多年来,本地的中文媒体习惯的说政府组屋里的租赁组屋,这句话是错的,因为HDB没有让租组屋的人拥有组屋的机会,除非你买下。 当然,许多新加坡人也误会自己拥有付完钱的组屋,其实不是,屋主只拥有墙壁以内的所有东西,但不包括地板下和天花板之上,组屋其实严格来说还是属于政府的,不是在99年到期,而是当政府要拆组屋时,你就必须搬,所以屋子是你的,但土地是政府的,你把任何东西放在屋外,就等于霸占政府的地盘。那些把花种在屋外把香炉吊在屋外的,就是在用政府的地,或许是政府开恩,快谢谢政府! 所以,当年我住的组屋,最近政府在其他地区建好替代组屋后,就要他们搬,虽然,这些1973年建好的屋子只用了43年,就要推倒重建了,等不到99年。 99年?想起老李说的那个遗迹的故事。。。。

20052015_wn_loo[1]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323 多年来,新加坡任何地方的新厕所马桶都一致的改为坐式马桶,这也是全世界的趋势。 其实,只是因为坐式马桶容易安装,不必破坏地面砸大洞或特地建一个高台,可以节省大量的建筑材料,施工就快而简单,所以没人认为会不妥。 但是,它却制造了一个大问题,用最简单易懂的通俗说法是 – 大便大不出! 除了坐式马桶在公共厕所面对坐垫肮脏的卫生问题,坐式马桶也对体型肥胖的使用者不利。 觉得太难用文雅的字说下去,那就都用“粗俗”的词句 – 人类要大便,只能靠那么小的“出口”,可是,用坐式马桶,却会让这道门给封住。 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内部加压,通过涨红着脸,丹田施加压力,那道门才可以把“东西”挤出去。 而且坐着会使得大肠的“最后一段路”变得坎坷弯曲,所以,坐式马桶有它的设计不妥的地方。 但坐式马桶却又比蹲式马桶还安全,因为有些人膝盖有问题,或者老人家脚没力,蹲不下去,或勉强蹲下了,过后却没力气站起来,所以,坐式马桶比较安全。 那么,要怎样解决蹲式马桶为老人家们所带来的“假便秘”问题呢?如何在坐式马桶上轻松一些,而不要像一些人那样,穿着鞋子却蹲在坐式马桶上,破坏马桶清洁呢? 很简单的方法,看下面几年前的影片很科学的解释 [youtube pYcv6odWfTM nolink] 很容易吧?就不啰嗦,买个塑胶小凳子,就不怕常便秘了。 可是,外地媒体却报道有人出书解释这类坐式马桶不好,似乎是他想出来的,看来,早就想出用凳子来让大解放容易些的人是我们所不知道的某某人,不是这些在媒体说话出书的人。 晚报 – 学者:蹲着大号更健康 http://news.omy.sg/News/World-News/story20150520-347608 这张图片,其实是错误示范,凳子太高了 当然,要多吃蔬菜水果等含有丰富植物纤维的食物,不要只吃红肉,就不怕自己的大肠里”那些废物“硬硬粘粘的堵塞,也容易“排毒”,每天都一定要解放一次,身体才会健健康康。 身体燥热的人,里头的“东西”就像被烤熟一样变得硬,身体健康的人,那些东西就应该会“身段柔软”。 有些事,“硬硬来”是没用的。。。。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321 以前,谈到本来在所有的旧快速公路,每隔一段距离,就有可以打开的10多米宽的铁栏杆,这些栏杆的作用很明显,就是一旦有需要,可以让车辆从反方向转换过去。 到了后来开始铺设排水量比较快的新种类路面之后,有人决定废除,我不知道是谁,是LTA?还是哪个工程师决定的? 结果,这些路段现在大家经过,还是可以看到没有种草的柏油路面,但已经都被固定的防撞栏杆给取代。 这样的新思维,可以反映出政府人不再有忧患意识,不怕公路上的车辆无法改道反方向撤退,这很奇怪。 就在大家渐渐的对一再被加宽到5个车道4个车道的快速公路的设计习以为常的同时,公路上,越来越多外籍的重型车辆司机一再的出现超速闯大祸的事。 当然,无论是本地司机或外籍司机,重点是 – 他们把快速公路的通路完全切断,车辆被塞在快速公路上超过两个小时以上的特大严重事故已经发生多次,而且是近期不断出现。 又或者是封堵的路段范围过大,所以交通陷入混乱,短时间无法恢复,没有人决定快点清理路面的垃圾,拍照存证,快手快脚把恢复通畅当作是优先处理的事项。 我没法看到现场,但通过媒体,通过一些路过的车辆所提供的零碎拍摄片段拼凑起来,我们可以大概知道 – 其实,道路并没有严重堵死,是警方和民防部队让道路被封死。 新加坡在多次的这类意外中,有着明显的实际生产力损失,另外一些人本身比如赶搭不上飞机可能面对更多的实际损失,这些预料得到,但,没必要。 是不是民防部队的人在判断上,过于夸张,认为车辆都不准逐一的在远处驶离会比较好? 为何这类事故从来没见过交警的高官和民防部队的高官到现场指挥,他们比较有勇气承担责任,中级的官员不可能敢私自决定。 无论我怎么保留态度,我还是认为政府必须认真的检讨一些死板的SOP,不要把严重瘫痪的交通不当一回事,尤其是多次封路堵塞超过大半天,这是无法接受的大事。 什么时候,这种事的处理才会回到过去那种有效率的新加坡? 难道我们真的回不去了吗?

10983172_911966998866007_2354534198027772999_o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317 在已故的建国总理李光耀先生去世之后,有许多以前没见过的网民,在新媒体上动不动就教训别人说还处在悲伤的守丧期,不应该这个那个,这个“守丧”字眼被重复的使用,似乎没有止境。 有许多网民的头像换成黑色标志后,直到现在还在用,所以我们不时的看到有不耐烦的人出面要求那个人“够了”,应该把头像换回正常的了。 传统的华人在先人去世之后,需要守丧多久?三年?七年?必须不苟言笑?不遵守是不是就是不孝? 其实,现代化的世俗社会环境,没有必要全数保留旧社会那种习俗礼仪,因为以前的生活作息简单,为守丧而三年不剃胡子不剪发,反正在深山野岭,谁也看不到。 在现在,如果有人因为亲人去世而出现这类“返祖现象”,悲伤得不能自已(别念错成自己的己),那么,关心他的人,应该带他去IMH,看心理医生,这不是开玩笑的,真的是因悲伤过度而变得反常,不算是很特别的事。 李显龙总理今天傍晚7点到电台作客,他的Facebook上,刚上载了一张照片 然后,就看到一个网民这么留言: 这种出言不逊的,当然是故意的,不是这个网民真的会认为需要悲伤得无休无止。 他的名字不是本地人,他应该是毕业自中国人民大学,所以,来凑热闹,胡说八道几句,让人家见识一下什么是没教养。 联想到那位红衣男的那一巴掌。。。。

2015041413335894[1]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314 没想到自己谈泰国克拉运河竟然已经是一年前 – 05.16.2014 中国会砸钱开凿克拉运河吗? 这几天,台湾媒体和马来西亚媒体因为中国与泰国签署新协议,再度提起克拉运河,而中国媒体一面倒的唱衰新加坡,台湾媒体也不例外。 本地媒体又还是保持沉默,主要也是媒体很少有人有能力开口评论,因为新加坡媒体没有所谓的评论员,除了政治人物觉得有必要说几句。 从这类大块头的国际话题和各种相关的政治格局,区域对抗,军事部署等方方面面,可以看出中台媒体根本就是素质很那个,原来他们媒体记者是这么容易混的。 他们自己不是长时间追踪和关心某个话题,需要时,找网上不实的内容东拼西凑,信手拈来,就成为一个报道专题,顺便赚些稿费。 就如新加坡人自己关于李光耀治国与治理成效细节的讨论不算多,反而是中台媒体一窝蜂的拚命的写,文章泛滥成灾,根本就不知道他们懂什么,但他们会让你觉得他们懂得比新加坡人多,就因为他们是站在国外的角度看待新加坡,所以说什么都是“审慎客观”。 那么,克拉运河的好与坏对中国人来说,是主观判断,新加坡人难道就不可以是客观判断? 为何凡事都非黑即白,一定要把对错成败都说得死死的,一定会有一面倒的结果,这与打广告卖膏药,卖花赞花香的传统有何差别? 很多时候,所谓的客观主观,需要看各国的各种意见,综合起来,就可以大概看出谁说话比较“客气”,五千年的智慧究竟有没有累积在那里,这就是成绩单。 每当泰国政治领导人换人玩,他们就会搞些项目,目的?为自己的钱途。 每当中国政治领导人换人,他们就也会搞些项目,目的?也是为自己的钱途。 任何跨国大工程项目,只要项目可以筹到资金上马,他们抽的佣金,都是进自己人口袋,这是必然的,所以会急,要快。 就如在马来西亚,许多与花公款建大项目有关的事,一定有人表现得很急,让专家觉得超之过急,就如死脑筋的硬要建一座桥的那个老家伙那样,死缠烂打,不肯罢休。这些人往往在项目拍板后,进行到一点点时,就说要加钱,再加,又加,不停的加。 开始的承诺,与后来的承诺,都是不同的人,前面的人拿了油水开溜,后来的人不拿,对不起列祖列宗,所以,再叠加,这样又有油水滴出来。 不要说什么材料成本上涨,这难道要画公仔画出肠吗?什么是预估?每次都推翻原本的估计,那干嘛要预估?什么是专家?这就是答案。 现在,华语不错又很爱说话的中国专家,又创新发明了所谓的“一带一路”,然后,为了这句话,就轰轰烈烈的搞出许多连带的协议项目,气势如虹,势如破竹,好像变成天下无敌,美国会跪在地上求饶。 没关系,看热闹就好,不是十年后新加坡马上就垮,但过几十年,你我在哪里?儿孙自有儿孙福,现在急也没用,难道真的要不小心按到发射飞弹的按钮吗?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312 这几年,随着科技的进步,越来越多烂产品出现烂问题的机会似乎反而比较多而怪。 比如世界各地这几年才有比较多电梯出现怪毛病而杀人,这不是有没有被录下发生的经过而公诸于世,因为以前没有同类的新闻。 几天前,互联网上韩国的影片,竟然有坏成这样古怪的毛病,而且还碰巧有走路不长眼的低头族差点丢命。 [youtube TsNWGL2M20w nolink] 另外,在新加坡的工业区,这几年有发展商直接引进慢到要命的中国制造货运电梯,我知道的事实是 – 的确慢又常坏,烂! 而且,没有很好的电梯门设计,我在之前的工业大厦活动多年,许多大厦租户和我,都有手臂被电梯门撞伤的经验,因为在我们按了电梯门的那块活动片之后,它竟然是继续的关上!连外头的人按钮也继续关!烂! 刚好有部台湾影片,就是测试了电梯门的各种感应,其中就是提到那类我们常遇到坏了就会夹人撞人的活动弹片。 凡是任何带机械活动的装置,损坏的机会一定会高于电子,这是必然的也是无法改变的。 [youtube ly3lpv5-ZR8 nolink] 我家里多年来的“小朋友”就发生过手指被活动的两片电梯门中间的缝夹住手指的事,也好,从此以后就不再顽皮玩电梯了,这算是好事。 其实这几年有出现更多恐怖的电梯意外,都是电梯外的CCTV或电梯内的CCTV拍下的,看了如果有心理阴影的话。。。。以后就爬楼梯吧!顺便减肥!

punggol_bus_accident[1]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308 昨天早上,年轻的女护士被巴士撞倒碾过丧命的交通意外,媒体还没报道其中的一个关键 – 究竟行人是不是在人行过道上被撞倒的? 从车祸现场的照片看来,女护士被撞倒的位置,是距离行人道有一段距离的护栏的地方,通常这种位置不太可能有行人需要行走,尤其是那个环境,看不出有必要。 从youtube影片的连接,寻找了这几年的巴士交通意外影片,发现了一个可能性 – 女护士应该是在被撞飞之后再被碾过再被拖动,所以出现了超过10米的距离。 以这样的距离来看,巴士的车速要很快,所以才会在急速转弯后发现撞倒人,才紧急的停在这个位置。 [youtube EpP8ptsZnXM nolink] 23Apr2013发生在金文泰的同类车祸 [youtube Vh98lkRLuIE nolink] 而2012年时,被其他车辆清楚拍下行人被转弯的巴士碾过的整个过程,女行人倒下的位置也差不多一样 [youtube SCp8qyc1TJM nolink] 直到现在,车辆与行人同时绿灯的危险性还是依然存在。 如果说被撞飞再碾过究竟是怎样的距离,还有另外一段影片可以看出抛飞的那种可怕场面。 [youtube qn6ZShQX8NU nolink] 虽然很多网民现在无论发生什么事,都赖说走路低头看手机是发生事故的原因,这种乱下评语的坏习惯虽然不正确,但越来越多人在需要留意四周的环境的地方习惯性的使用手机,是一种越来越明显的趋势,命,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眼观四方,耳听八方,不是开玩笑的事。

SM_15_05_2015_CJ8_20_28247728_28247722_tankmg_x5stehp[1]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305 早报网刊登了一则新闻 – 香港刚发生的香港富家女绑架案已告破,内容中,出现了我看了“不爽”的非中文的中文字: http://www.zaobao.com.sg/realtime/china/story20150514-480035 疑犯把肉参带到飞鹅山,安置在一山洞内并轮流把守。经与事主家人讨价还价,赎金定在2800万元。4月28日,家人按要求,把赎金带到指定地点,疑犯取得赎金后,释放肉参。 只要问一下所有的新加坡华人,什么是肉参,多数人会回答不出,除了来自香港的新加坡人,就完全知道,因为,这是粤语字,不是中文。 新加坡人本来就只用 – 肉票,为何被称为肉票?应该是被准备干一票的绑匪绑着的肉身,就叫作“肉票”。。。。所以也有“撕票”的说法,都是一些奇怪的中文字,华人没事找事,把中文复杂化。。。。 当然,查网上的中文资料,就会看到有那种把海参说成肉参的解释,但也是我们陌生的字,因为海参就是海参,干嘛又要叫别的名字? 今天又恰好有这样的新闻 – 台湾黑心食品:致癌海参 而为何早报会突如其来的在内容中加插了粤语字呢?其实,就因为新闻是来自香港,所以编辑只要疏忽,就忘了香港媒体报道中安插粤语字的陷阱,全文照抄,自然就被弹一票。 或许,有人会认为不需要这么吹毛求疵吧? 其实不是,在以前,新加坡人和马来西亚人掌舵的媒体所使用的中文都是很严谨的,老一辈的新闻工作者很少让人挑出毛病,不会被人认为他们掺杂了许多不正统的外来语,而如果有错字,他们都会赖那些拿铅字的工人的错,现在都用电脑自己打字了,没得赖了,审查却也不严谨了。 越来越多来自中国的媒体工作者也把家乡那里五湖四海的用语直接使用,完全不担心被骂,也不认真的查找一下本地惯用语,这样的不正确心态,大众却漠视。 李光耀先生就是要本地媒体引入来自中国的媒体从业人员,因为他认为他们播报新闻时能说正确的语音,但是,老李就因为对中文的认识不深,而没注意到外来的中文对本地中文的使用所带来的影响,所以也没人理会。 其实,这正是一种青蛙在被煮的水里慢慢的被煮熟的中文能力退化的征兆,也是一种外来文化快速殖民的不好的趋势。 但我们又能怎样,这就是我们的人生 [youtube 9nuFfbGl8Uw nolink] 不要问我为何那些女舞蹈员要绑那种人参须的发型,或许,那就是。。。。可爱。。。。。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303 在去年的五月二十五日,在 – 公共巴士外包的神话 的内容中,已经提到,澳洲的巴士公司会得到合约,这不是“预测”,而是认定。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321 这家后来飞龙过洋的去英国经营公共巴士服务的公司,照理说还是应该被称为澳洲巴士公司,也因为老板本身就是自己亲自在澳洲开巴士起家的。 而这家公司到时候提出的巴士司机薪金配套,会不会就如我说的必须有“赏罚分明”,会不会避免有外地人必须完全与本地人同工同酬的错误天下大同想法,只能等着瞧。 到时候,本地其他巴士公司以及许多司机行业的薪酬被这股外来的新思维推动,必然出现波动,这个能估计得到。 而它经营的范围在新加坡西部,正好新加坡的西部与西北部有许多老安哥就是各种行业司机的大本营,这点或许没什么特别,但有时候难说会有好处。 我也一再说过 – SMRT巴士司机的驾驶文化有问题,巴士司机爱从巴士车站猛冲插队的“狂野”文化已存在多年,虽然政府人不一定会知道。 而去年SMRT参与投标后,只懂得股票的所谓市场人士和所谓的专家就因为SMRT的投标价最低,而普遍认为它赢定。 结果,这家澳洲巴士公司以第3低的投标价取得合约,以后,大家就可以比较看看“外来的和尚”的亲身参与的管理层文化对公司运作的影响到什么层面。 本地一路来的市场自我封闭,都是新加坡政府的公司的子公司孙公司在挂着不同招牌经营的下场,就都是剥削低收入的阶级,请的员工都是短期合约,承包商都被无法好好的以合理的市场价格得标,结果是得标的承包商必然的也剥削自己的员工和分包商,恶性循环。 政府在每年的审计署报告中,关于花冤枉钱的部分时,审计师的口吻,都一定是价低者得,一般上,专业的审计师只看钱,不看素质,如果有便宜的,为何不采用? 结果,就因此出现官方不承认的清洁工人收入急速倒退的现实,在多年累积之后,事情到了政府不得不硬着头皮介入的地步,规定说本地清洁工的薪水必须有多少,却坚持不承认那就是最低薪金制。 但是,整个新加坡社会风气,在政府和政联公司一贯的价低者得的带动下,完全开倒车,承包商越做越苦,这种坏影响不会那么快被扭转。 读书人从没踏入社会工作,拿了政府奖学金,保送到外国读得更多回来之后,就一路稳稳当当的升到高层,然后间中再进修个工商管理,就认定自己懂得商业运作,没做生意的料,却硬要对生意人指指点点,外行人教内行人做生意,怎么会不变糟? 对不起,现实就是现实,很多事,底下员工所说的话所面对的生活成本,与政府控制的工会所反映的情况不完全一样,所以才会出现本地员工素质倒退的必然现象。 新加坡的许多制度已经完全官僚化制度化,官僚本来不是负面的说法,但一般低级公务员只要按照一定的办事方式,就可以稳稳当当的拿花红,不必太热血,也不必太悲情,如果民众抨击,政府人都一致的认定那些民众都是愤世嫉俗的,这是他们的罐头思维方式。 新加坡的道路拥挤程度,在今年明年后年更多老旧车被放弃而出现车辆总数负增长时,应该乘机多收回,留给子孙,让道路变得通畅些,让公共交通趁这个空挡调整喘息提高效率,而不是贪图这几年的COE收入让部门收入好看,而忘了许多高密度住宅区出现车辆增多道路却无法拓宽的瓶颈。 我们不知道是谁决定拍板,打破两家政联公司经营公共巴士服务的模式,或许,多年以后,会有公务员出书,说自己就是那个突破僵局的人。 当我们面对房价每隔几年必然翻一倍的特定模式,当我们知道通货膨胀对各类商品与服务的成本的必然影响,当我们知道人手短缺的行业必须果断的用高薪先解决本地年轻人不加入的困局时,政府人和政联公司的人真的知道吗? 真的是便宜的劳工就可以了?真的是人贱人爱? 说多也没用,看热闹吧!

IMG-20150513-WA0038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298 以前,在没有电脑化的时代,应该是无法知道自己的“历史”,因为无从查起。 现在,容易得多,原来我的两个旧家的位置,是位于Kampong Toh Guan,甘榜卓源。 1975年的新加坡道路指南地图,大略的显示了那个住屋群就是Kampong Toh Guan,那个时间,高尔夫球场就出现了。 然后,我再通过政府的国家档案馆网站,查找1970的新加坡地图,更多细节,更清楚的显示了许多屋子的位置 http://www.nas.gov.sg/archivesonline/ Lorong Locheng Kampong Toh Guan 左下角,就显示了我两间老家的位置,还以为没有比这个更准确了。可惜我的老家范围刚好就在地图被切割的部分,很难剪贴成一个完整的大图。 往左边,这就是真正的,未来的新隆“火车头”的位置范围了 想不到,又有其他更详细的,虽然模糊不清,但更细,图片就不放这里,只放链接 看看政府如何的把土地房子的范围画得那么清楚 http://www.nas.gov.sg/archivesonline/watermark/cards/jpgcd/20050000694-0001-0001-0001/imgAccNo681_1.jpg http://www.nas.gov.sg/archivesonline/watermark/cards/jpgcd/20050000694-0001-0001-0001/imgAccNo681_2.jpg http://www.nas.gov.sg/archivesonline/watermark/cards/jpgcd/20050000694-0001-0001-0001/imgAccNo681_3.jpg 十字路口的地图 http://www.nas.gov.sg/archivesonline/watermark/cards/jpgcd/20080000035-6258-2121-9777/imgAccNo3461.jpg 1985年,高尔夫球场的水池也入“画”了 http://www.nas.gov.sg/archivesonline/watermark/cards/jpgcd/20120001633/img0010.jpg 如果你要追查你的童年的一些历史,你早已被拆除的学校的位置,这些够你玩的了。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296 政府宣布说征用裕廊乡村俱乐部所在地段,兴建连接新加坡与吉隆坡的高速铁路终站时,我几天前与家人划出的可能位置也终于猜对了,因为那是我老家的地点。 当年,当离开居住了不算很久的这第3个家之后,我就搬进了文礼组屋区不再离开,但往后的几十年,我换了不同的工作,也还是常常经过这个老家地点,因为它变成了高尔夫球场,而且是在西部的AYE快速公路旁,是必经之地。 我大概记得的道路的位置和巴士车站的距离,在以前我们是向一位叫做梁山伯的屋主租下的,我也只记得当时有位胖胖的女邻居很疼我,就没其他印象了,毕竟那个时候只有大概4、5岁。 我不知道这个梁山伯的梁山是不是广东音,因为是Leong Shan的发音,不像福建名,最近新年前家人向一家木材总行买了一些木材料,才发现那家公司的名字就是梁山,家人依稀记得屋主正好就是从事木材生意的本地几大龙头之一,所以大概估计正好就是他的公司了,旧记忆一下子挖了出来。 那个时候,媒体上也刚好谈到梁山伯与祝英台,真巧,不过,此梁山伯非彼梁山伯。 就当我们在谈这间老家,以及在附近一公里左右,之前的另外一间老家是在JTC时钟楼的大概什么位置时,大家都没印象了,就因为老一辈的都不在了,我们的旧记忆出现了断层,我的记忆更差。 不知道后来是被征用还是卖给了其他业主,因为要70年代中期要得到这么大片的土地改成高尔夫球场也真的不容易,70年代,很多人三餐还没温饱,什么是高尔夫球? 现在,我可以确定的是 – 目前高尔夫球场的其中一个小人工湖的位置,就是我的旧家的位置,以后,它会被填平吗?我不必猜,反正也不是我的地。 与别人搬离了旧甘榜,老家环境就出现天翻地覆的变化的情况比较,我还算是幸运的,只要这段AYE没什么改变,它的位置就永远看得见。 反正以后火车站建好,也不关我的事,我也不能说火车站不能破坏我的记忆,因为我也学老李 – 拆就拆咯!

nea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293 那天,留意到一则与科技产品配备有关的新闻: 环境局工地噪音高级监督员祖基菲里说,当局去年每天平均接到40多起工地噪音投诉。其中,只有不到10%的投诉是成立的,其余个案的噪音,实际上没有超标。另外,过去5年,有多达95%的类似投诉是不成立的。 祖基菲里说,一般上,投诉的居民是想知道,工地发出的噪音,是否超出当局设定的70分贝顶限。也有一些居民用流动器材,测出噪音超标后,向当局投诉,但这些器材的测试结果往往不准确,数据落差可多达20分贝。 The National Environment Agency (NEA) today revealed that up to 95% of more than 16,000 complains about construction noise level made in 2014 is unsubstantiated. Complains about noises were dismissed by the NEA’s own handheld noise meter. Residents who made the complain usually just want to find out if the noise […]

Water_180725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277 照顾植物,如果需要比喻,可以说是在照顾一个无法说话的躺卧病人,每天需要重复每一个动作,可以长期不变,却不能忽略不理。 一旦需要换一下植物的泥土位置和大修剪,就像是替一个病人开刀换药,从头忙到尾,不能做一半。 遇到植物突然开始萎靡不振枯萎腐烂,就像是一个病人的心跳突然加速,突然发高烧,无论多忙,都必须要马上施救,阻止情况恶化下去。 在农历新年前买的植物,现在的时间应该算到了,要嘛必须自己换土,要嘛自己修剪然后转移到有阳光的地方让植物恢复元气,因为这些植物在新年之前,都是已经被施肥过度的,只要阳光不充足,天气燥热干旱下雨潮湿过后却闷热,无法有时间每天浇水两次,还长霉菌出现虫害等,许多人买的年花不可能挨超过3个月。 所以新年后的两个月,每逢周末都一直要逐步的救那些开始萎靡不振的植物,其中有几类是可以转为水培植的,这类就不换土救枯萎焦黑的,而是把它们都转移到水中。 现在就把大部分的品种都试放在水中了,然后等看谁的根叶的转变速度会最快。 目前看得出能很快的靠新水复活的,包括金边吊兰,滴水观音,还有以前的绿萝,金钱草和半边碗就更不用说,水活它就马上活。 如果以根部生长的速度,和发新芽的速度,冠军目前是金边吊兰,真的很快,根部最快能在一小时冒出1mm,就是一天内生长出2cm的根,发芽速度也快,没根部的嫩枝,竟然有办法长出将近1cm的嫩叶,真的不知道这些植物是动物还是植物,长得太快有点离奇。 我把已经在泡水里发呆的照片列出,除了金钱草,看大家能否认出哪几种平时只看到泥土栽种,不可能靠水也能活的。 然后过一段日子后再看看那几种的状况,或许到时候有固定的浮动舞台,它们就能在水面上“表演”,现在当然还不行。

20141212_101258_resize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270 办公室外的水道送来拼装成形后,接下来就要开始把能水培植的植物都转移到水道上。 有流速非常快的水流动时,不必担心普通水培植任何植物必须天天换水才不会因水质恶化而使植物腐烂的问题。 而如果要让植物稳妥的在水面上不会被泡烂,就要针对不同类的植物作出不同的“花盆”,高大的和藤蔓类的都不一样。 今天特地去找了本地塑胶用品厂家的现货,真的不太适合,而中国的厂家产品会较多,但都是属于静止不动用的水培植着的花瓶。 除了绿萝整个植物包括叶子不容易被泡烂之外,其它类的植物都必须避免水泡着根部以上的部位,才不会出现腐烂蔓延影响整株植物。 今天先动手把从天而降,不请自来,在家里的废弃胡姬花盆里突然冒出的滴水观音(海芋)转移到水中,如果那时我不是莫名其妙的天天用水浇着什么也没有的花盆,就没有这棵滴水观音,问题是我家根本就从来没种过,究竟它是如何出现的,这个谜我无法知道。 在深圳的办公室原本有株一个人高的滴水观音,经过一年多,现在已经不剩了,只因为阳光和水份一直拿捏不好,同事就只好只能浇水,直到它完蛋,就因为它太大盆了,所以没法用水培植,因为不容易换水。 而新加坡的办公室的环境就好得很,因为有后院花园,阳光几乎可以算是充沛,而且我是把它放在冷气机的排水口下方,办公时间一开动冷气机,冷冷的废水就持续不断的滴喷到它,它就在一个几乎没有泥土的废弃胡姬花盆里开始长大,连根须都长到花盆外,顺着废水向外生长,现在整株已经有我的腰部那么高。 把它拿到水池里浸泡着,同时动手剥离那些附在主干上较小的,变成分株,接下来完全靠活水培植,就要看它的生长速度了,因为室内的环境缺乏光照,在我还没安装LED植物灯之前,它们就只能靠水而活。 用流速快的大水池培植的一个缺点是 – 无法适当的和准确的把水培植物的营养液注入池水中,所以本来这个位置已经属于最难种植物的工业大厦车道旁的室内环境,空气较脏,植物没什么光合作用也没土壤,又没雨水中的微量元素,也无法得到氮、磷、钾,那要怎么好好生长,这有点难度,或许,我只能先让强水流把根部催生壮大,只后必须想办法让植物补充一定的营养。 所以,植物的托架也一样的必须灵活可移动,可以让我把植物转移到某处用营养液浸泡,或拿去晒一下几天的太阳,才又移回来,这样应该会比较好。 另外一个可行的,是依旧用LED植物灯照射,不再考虑阳光,然后用营养液喷洒在叶片上,一些植物也能通过叶片吸收养分,但我还不清楚有哪几种植物的叶片是不能喷营养液的。 原本在冷气机排水口下,还长得不错,开了花 清洗了肮脏的底部根须后,先放在这样的高度,过后会移到水流湍急的出水口,让它被长时间冲刷,看能否受得了,毕竟之前它只是被长时间滴水滋润着的。 从主株上逐个剥离几株小的,如果我要博一下,连主株的分体都可以尝试逐渐的用力挖离,用几天的时间慢慢的一分为二,看能否培植出更多株。 凡是已经本来就有嫩根的,很容易培植,问题少。 就这样,在还没有任何适当的架子来让这些植物妥当的浸泡根部前,包括其他几类植物,先用衣夹扣着,让根部尽早的有水喝,看根部的生长速度如何,到目前为止,根部生长速度最快的水培植的植物中,金边吊兰能一天长出最少1cm的速度,这样快的速度,与绿萝一样,能让我很容易监视水质,所以容易调整,其他的植物我还需要观察,一切还言之过早。 水池在工业建筑物内其实很引人注目,因为没有人为单位装饰,而且我们接下来的绿化一旦成形,会更加的明显。 无论如何,今晚一位保安人员就被吸引,观察了几次,最后,他。。。。伸手到水池的流水口,用手掌盛了一些水,然后。。。。洗了一下颈项胸口。。。。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268 那天看到有议员谈小时候的苦生活,觉得没什么,昨天又看到另外一位议员谈小时候的苦,才发现原来是晚报一个系列的专辑。 http://www.wanbao.com.sg/hot-story/议员忆苦 其实,让议员,尤其是中年人谈以前的日子,没什么特别之处。 许多人忘了,现在年龄在45岁以上的,包括70岁的,经历过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的全球大萧条和战后的重建的那种物资缺乏的年代整整几十年,直到80年代,所以那种年代人人多数都是过着比较困苦的生活。 我们常说的句子是 – 在那种困苦的时代,百业待兴。 而现在的人,回头看,下意识的以为自己的成功就是因为以前挨了苦,这是一种主观上的误解。 所以,我根据多年的各种接触,得出了一种计算模式,与我这类第一批选择O水准N水准的学生相比较,之前的每隔5年,本地人的教育水平和成长环境都能得出一个大概。 现在40岁的,许多有读完中四,修读Poly,英语英文都已经没问题,小时候就已经是住在组屋的,没有什么比电梯坏更苦,比巴士没来迟到更苦。 而现在60岁的,非常多没读完小学,家中的老大和女性许多也只读到3年级,或没读过书,住在乡村多年,走路是走十几公里不搭巴士,他们才会有更多苦的日子可以缅怀。 当年,其实我在中学时,也认为一些人因困苦而发奋图强拼搏成功,直到我在90年代初期,因为留意到劳工运动,所以留意到当时的一篇报道。 那篇内容的大意是说 – 一位美国社会学家发现,人人往往认为,一个升了级的管理层,因为有着过往的工作经验,所以知道下属的工作,也就会比较了解问题,也就是说人们以为过来人比较清楚知道如何,其实,是错的。 经过调查,他诧异的发现到,成功的人,往往忘了以前所发生的事和教训,没有累积经验,也会变得不了解下属的问题,而这些问题,却正好就是以前发生在他身上的。 他说的忘记,当然不是指完全忘了,而是一个管理层在应付一些事的时候,在临阵反应时在沟通时所表现出来的态度,是忘了当年自己也曾亲身经历,少了同理心,所以会让下属不服。 就是这篇报道,彻底的改变了我对工会在蓝领工人群中的作用的想法,也因为那个时候是已经知道工会的所谓领袖,就是政府官员。 就因为在那个时期,一位资深的同事在成为工厂里的工会第2号人物之后,在这家日本电子厂里处处受刁难,管理层想方设法让他觉得很难工作下去,就是故意要逼他走。 更不可思议的,是最刁难他的,是在一起工作多年的老同事,只是刚升了一级当小管工,就开始带头刁难他,对他呼呼喝喝,而且似乎不必日本人开口,他更积极的整这位旧同事。 这位工会领袖告诉我,不要轻易加入工会,会没有回头路,因为厂家都不喜欢工人组织工会,虽然本来大电子厂有工会是很自然的,但是,大家都等着带头大哥被枪毙。 在那种环境,就像刚离开军营的我们,马上能分辨谁是英校生,谁是华校生,谁是马来西亚工人,因为态度都有不同,就是那种大难临头各自飞的自私自利环境,让我对那位美国社会学家的说法很佩服,因为的确都是这样。 多年以后,在不同的职场,我一直在观察着所有的人在升级之后的人格变化特征,以及能力潜能的变化,我又一再的发现,大家都是事过境迁,从来都不记取教训。 就像一些人爱说的 -如果我是经理,我才不会那么做,我会XXXX,但是,等他当了经理,历史将重演。 多年以后,我又发现了一位德国哲学家黑格尔说的一句话 – 人类从历史中得的教训就是 – 人类不曾在历史中得到任何教训 佩服这些高人,简单的一句话,就准确的说出许多事的来龙去脉和纠缠不清的事实。 议员即使从没过苦日子,他也能一样的当个体恤民众的好议员,有耐心的自己亲自接见态度散漫,依赖性极强的麻烦选民,也会为居民据理力争那些看起来没机会的,让居民打从心里感激他的积极,为他一人一票的慢慢累积”财富”,下一次大选,他如果再次当选,受之无愧,大家没异议。 而小时候生活穷困,长大后靠个人努力表现好而当上议员的,有多少个在相关话题说错话而被人抨击,被当成将来几十年的话柄的? 或者当了一届之后就突然不再当议员,也不再像当议员前那样,热心的在社区为居民服务,就这样完全消失在大家的眼前的? 这一切的一切,都与他们的出身背景无关。 要谈苦?人人都会认为 – 你苦没有我苦,自己最苦。 不同意?天啊! 你~苦~没~我~苦~啊!(用福建话放慢速度念)。。。。。。。。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266 这几天那两位双生的师奶的事已经是举国皆知,大家看到了来自不正常基因的人类的破坏力。 其实我自己上个月也遇到同类的事,一位没耐性等待的本地籍顾客拉开嗓门吵吵嚷嚷后,在我一再的警告下变本加厉,更不顾一切的冲进柜台对着我骂。 我当然是动手,把他猛推出去,因为是我公司的范围,就是我的地盘,外人随意进入擅闯,就是犯法,我不怕动手有错。 如果不是我自己息事宁人,他一样的会在如果我报警的情况下自讨苦吃,不是他说赶时间就对别人呼呼喝喝乱骂粗话就可以赢别人的。 另外一次,是不久前,有位同事在一个中国籍工程师的家做事时,也被他突如其来的暴怒给搞砸,对方硬把他推出大门外,在他的手还按在门框准备回去拿自己的东西时,疯子大力的摔门,这样的关门法,手指骨当然会断裂。 在我们用电话与这个疯子对话时,虽然他听不懂一些英语,却从头到尾使用英语,等到警察来,他继续的闹,警察查了他的底细,告诉我们说他有犯过同样的事,被定罪过。 他继续的闹,结果来了3辆警车,因为警署的最高级人物也亲自出动,看到他不罢休,下令逮捕他,上手铐,以后什么事,我们也不用猜,不过,他会被驱逐出境吗? 有时候,觉得多一些疯子继续的闹也是好事,政府人就不再拖拖拉拉,能更快的决定要不要制定严刑峻法,把这些垃圾驱逐,我们的社会无法包容有精神异常的基因的群体,我们只欢迎正常人,我们太小了,承受不了那么多外来疯子常常的闹。 而这几天,中国也有新闻,涉及了极端的暴力,都有CCTV做为证据,当然还有许多我们所看不到的事一直在神州大地发生着。 那么,为什么会叫作神州大地呢?看来很容易让人联想。 我把那段女司机开车嚣张之后被痛打,中国的舆论从同情到谴责大逆转。 想象一下,如果这些人来到新加坡,我们要如何过滤?找到之后,官方爱理不理,我们又能如何? [youtube vYx79BRoq4s nolink] 就当舆论都谴责男司机时,男司机的车内摄像机把冲突的经过还原,根本就是双方小事变大事 [youtube zdUcKMPhbzo nolink] 另外一件事,女司机生气的把挡路YaYaPaPaYa的电动车女司机撞死的事,这就是疯了的冲动,而且是坚持不认错,自己编故事,如果没有CCTV,谁也不知道真相。 [youtube giZ6JofSrzQ nolink] 另外的,是今天的,陕西男子当街狂殴暴打很乖巧在扫地的3歲小男童,路过的行人完全没反应。 惊心动魄的影片说要超过18岁才能观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ynQnsusufw&has_verified=1 [youtube lynQnsusufw nolink] 台湾去年也有这类小题大做出手伤人,而且被打的是80多岁坐电动轮椅的老妇人。 [youtube klWFSNfKmaA nolink] 看了这些影片,实在是无话可说,或许,吃了太多伤脑的有毒食品,人类应该是大脑停止进化了。。。。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264 政府下令关闭一个有负责人逗留在新加坡的网站,和他们相关的新媒体户头,让这些靠胡说八道吸引人注目的网站没得捞。 当我在新闻留言说这种方法没有效果,因为随时都可以另外搞个一样的网站时,很“奇怪”的,同时有两个网民直接说 – 你弄的? 之所以觉得奇怪,是因为一般人不会这样说的,他们不是“一般人”。 所以,没有人留意到他们那些“坏人”上个月已经静悄悄的布局,所以,就这样再度换个名在海外继续的“玩”。 政府自己没留意过,或者,政府人真的华文不算好,所以并不知道,互联网,是一种真正贯彻了那句“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真理的地方。 互联网的各种活动,不是聪明才智的问题,而是速度,什么都是速战速决,不考虑后果。 政府自己在制定对付网络的限制条令时,直接说只要在本地,能控制的情况下,就会控制,但不说外地的鞭长莫及,无能为力。 可是,搞网络的,马上就明白了,跨国的约束根本无法轻易的展开,于是,他们把一切都全数转移到外国,人也在外国,然后让本地网民继续参与,政府能做什么? 坏人一直在找漏洞,一旦教了这些坏人漏洞是什么,他们集中火力,拼老命猛攻是很正常的,反正他们也爱玩网络战斗游戏的。 当然,最终政府还能做的,就只能见一个IP杀一个IP的不断封挡,然后通知那些什么Facebook Twitter的各种公司不要提供服务给那些网址。 就这样,外国的互联网百万大军,对本地几十个网络警察,谁会打胜仗? 这种缠斗,永远没有结束的一天,但是,拚了老命要复仇的,和拿薪水之后按照吩咐对付要复仇的,打起来其实也不好看,就是乱七八糟。 还是那句 – 事不关己,己不劳心,看热闹吧!

Animated-candles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261 今天明义法师的记者会新闻大头照竟然同时刊登在两大晚间报四分之一的封面上,第一个感觉是。。。。摇头,媒体是想干什么?麦来相害! 果然,新闻一出街,网民负面评语居多,这样的局面,难道又是媒体间接的无心插柳所造成的吗?真的吗? 我虽不是佛教徒,但我关心华社的任何与道教佛教有关的事,当出现负面的事而被渲染时,都会积极的参与交流,不只是因为什么,只因为我觉得许多人的过激言语其实是真正的挑战我们的社会的宗教和谐。 就如我反对这几年莫名其妙的高喊“Huat 啊!”,然后把没焚烧的钱币纸条撒得满地的这种做法,因为这是另外一种对道教的无形伤害,而开倒车的破坏环境行为更显得愚昧无知,为何华社再也没有德高望重的重量级人物站出来呼吁? 过去许多新加坡人都提到 – 李光耀先生对犯错的人从来没有给第二次机会,虽然现在好像变成他其实没有那么严厉,心肠没那么硬。但是,似乎很多新加坡人却已经自我激化,变得过于严厉,对犯错的人自己先给对方死刑,完全不再给对方机会,虽然这只是在社交媒体上用键盘加以讨伐。 如果举NKF的例子来说,多数人会认为那伤害太久太大太深太广,所以不会有人讨论是否应该原谅那曾经不可一世的狂人,而实际上,当年被冤枉举报事实反被告的那个受害者却是选择原谅了这个人。 而本地刚恢复元气的慈善事业后来再一次的被明义法师的不正当的花钱方式给破坏,许多人却乘机的数落佛教,各种难听的话其实早已触犯宗教和谐的各种界线,只是人们没那么计较的逢听必告,如果真的要告,要怎么告? 当他后来复职时高调的举行庆典,又再一次的让人摇头,这些,都是“旧账”,他自己究竟知道多少? 现在,如果正如他的低调的冒着一定的健康风险把肾脏割除一半捐给别人,是否应该旧账一笔勾销?还是依旧必须对他落井下石,让他永无翻身的机会? 我们别说翻身,就算是让他平静的过完这一生,毕竟他也还只有53岁,算是中年人,日子还长得很,如果数落他的人依旧不满足,往后他也还能做出许多“赎罪”的事。 智严法师说过,和尚都是孤苦命,所以才注定会出家当和尚。 所以,会当和尚,就已命中注定,要“定”,心不能乱。 我不是和尚,但我从没抽过一口烟,我也没喝过一口酒,我比许多和尚还和尚,就因为“清心”,这些很简单的自我约束,为何和尚会做不到“清心”? 或许,在世俗的社会环境中,爱凑热闹的和尚容易行差踏错,除非真的是低调,低调得媒体都无法知道,就不会有反宣传的害处。 无论是坚持认为他是在高调的说自己低调也好,或者是真的是第三方无心的透露给记者们让消息曝光变得高调也好,过去的,难道就不能放下吗? 他虽犯过错,但他似乎放下了,其他人呢?还握得紧紧的,难道是放不下的手机? 参悟人生的真理,不一定需要靠任何宗教信仰,对那些犯错但不是大奸大恶的人,我们得饶人处且饶人,不就是最好的态度吗? 我不喜欢写风花雪月的内容,也不喜欢说劝世的话,“矮来买刷”,反正这都是他的命。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259 昨天看了那两位中国籍的女士在柜台大吵大闹动手的原庄的正版短片,与网上的影片不完全一样,s说是间名校,但却又有人说其实是私人公寓办事处,但因为还没真正公开所有的细节,所以我也就不多谈,反正接下来有戏看。 闹事的其中一位被揭露是具本地永久居民身份的,估计这个将会是重点,政府要不要留下这个外来人才。 就如以前有纯作乱来赚广告钱的网站转载我的Blog的内容之后,所翻译的内容和口吻让我的内容变质,幸好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网站被令关闭,现在就看其他屁股痒的如何继承这种风格。 这些事,都与外来人有关,所以我们的社会安宁,还真的就是这小撮人在兴风作浪,没有办法平稳的过好日子。 但刚才就在浏览这些资料的当儿,顺便看到外地人写的外地媒体对新加坡的外来移民的评语,又是把外劳当作是我们所谓的外来移民。 觉得这些笨蛋知识分子其实有很多,没有分析能力,我们引进外劳来建房子,与民间抗议工程师经理的职位被菲律宾印度中国人抢去,被澳洲人和不知道哪一种西方国家的所谓外来人才抢去的事是两码事,但政府人也却一直在说如果不引进外来人才,我们的房子没人建,垃圾会处处。 也好,原来政府人其实在暗示我们,所谓的外来人才,就是会建房子的,就是打扫垃圾的?那就好。 不想再吐血内伤,阿Q一下也好。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257 最近这几年,综合同事们和其他商业伙伴们的许多经验,发现许多与装修有关的各种问题其实没什么改进,而消费者协会每年的报告也证实了许多问题没法解决。 或许这些行业是以赚快钱的二手承包商为主,所以在一些问题的处理上很不积极,他们东家不打还有西家南家和北家。 其实我算是一脚踏入与装修行业有关的一些事,但又不是那行的人,然后有许多事是自己处理自己动手,说真的,与我类似自己动手的人也有很多。 只是到了最近,大家才提到每逢新的组屋开始兴建后,屋主们都会自己搞个Facebook专页,一些人进去打广告,就马上被除名,而一些人打广告就没事。 这种事说穿了,其实就是有人“自己来”,所以那些广告的下场才会厚此薄彼,不用解释也猜得到。 有点好笑的,是装修行业技术员工是以华语为主的,许多本地的讨论却是英文为主,这也是新加坡双语社会的一大特色,所以那些马来西亚和中国工匠常会和业主一只鸡一只鸭的讨论一些装修细节,有老人在场的就用方言。 新加坡年轻一辈的都很少有兴趣自己加入与装修有关的行业,却选择加入与美术有关的室内设计行业,所以才会有因为没基本功,无法自己做出好的设计。我在许多次与室内设计师碰面的机会中,几乎都是我在传授我的经验,因为这些20多30多岁的从来没动手,怎么可能会知道以后的问题? 许多人看屋子装修好的表面,我却是一踏入别人的屋子就观察各种缺陷和未来的隐忧,这是职业病,因为工作上,许多老屋子累积多年的问题没得到解决,必须有人懂得帮他们做好,却随便的做,等我们到场,又要再花钱,这些事很常见,就如现在的组屋越来越容易因失火把客厅或房间都烧得精光那样,就因为没有人出面解释应该做什么,电源负荷本来就是问题,不是不必谈的问题。 之前装热水器之后没多久却被电触死的新闻案例,原因查出来就是因为热水器是由一位没执照的德士司机兼职安装的,所以才出事,但是,大部分没执照的电工所安装的电线电话线电脑网线,遍布全新加坡,谁知道会有事? 最近有两个亲友要嘛是搬家,要嘛是老屋子需要整间重新装修,所以一样的会谈到装修问题,但是,各凭经验,各凭运气,大家都是这么进行的。 我去过几间独立式的洋房,在与女主人谈起一些必要的成本以及一些相关问题时,女主人非常清楚知道细节,一问之下,原来整间洋房从设计到建成,都是女主人一手包办,所以她们连细节都完全清楚,有时间就是这样,没时间也无法这样搞,而细心也没用,必须到处去看别人的房子,看到老毛病,才会想到要如何用新的方法避免自己的屋子以后也会出现同样的问题。 组屋就没那么复杂,我们也很难知道一些设计是源自谁的想法,但只要由我们这类开口批评设计出错,尤其是客厅的家私最容易出错,结果就什么花招都有,有直接认错认为自己没经验的,有不服气的,也有认为我们是笨蛋胡说八道的,我们见的人多,见的鬼也多,工作经验又比他们多,当然不会太在意什么,因为反正不关我们的事,最终他们还是必须自己花钱找承包商解决。 但有时觉得有点残忍,还是觉得我们这类应该也可以帮忙指引介绍,毕竟许多胆大但乱来或没水准的承包商还是必须由我们自己揪出来,政府帮不上忙,好的承包商就可以让他们赚多点,价格就有得商量,大家好来好去。 结果今天想了想,其实还是要由我们这类有IT经验的人设立一个讨论为主的网站,再连接到现在已经开始普及到老人群的Facebook,不管其它什么新潮流的软件,然后让商家自由的爱打广告也好,让大家交流经验,但现在的新潮流,应该是倒过来,Facebook要先搞定。 说了那么多,想到要花时间弄,就。。。。看看再说。。。。 现在先弄好一个Group,就是能在加入后自己也邀请朋友加入的小组 – 新加坡装修话题 –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renovation.sg

nonstopbike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254 一位德士司机的车内摄像机拍到的画面,显示一个无知的人如何的无视交通规则,最终闯祸的画面。 那段通过whatsapp接到的影片,还没看到原本高清的片段,先上传到Youtube [youtube lQUbDLM1-r8 nolink] 有没有人看得出这个不要命的傻佬骑的是不是没有刹车配备的单速车? [youtube bk5CRSQUBmc nolink] 其实,单单看那辆脚车的后轮的多齿轮装置,大概看得出他应该不是骑那类单速车,却有着疯狂的不想停车的嚣张骑车态度。 我说过的有一类脚车骑士有着不转头看车也不肯停下车的危险方式,现在就有一个实际的真正的闯祸例子。 就如之前已经有媒体报道过的,其实这类车的爱好者多次在违法的情况下封路赛车,可见这类脚车所带来的多种社会问题。 只要警方无法找到他,而他依旧以这种不要命的方式上路,那么他估计可能没有机会退休拿他的CPF,会提早“上路”。 更要不得的,是他害在路上讨生活的德士司机无缘无故的被拖下水,难道全新加坡的每一位德士司机都可以上前一人给他一巴掌以示警告吗?当然不行! 究竟这类人活在地球残害人间的意义是什么?

最近有两大新闻,可以看出各有两大类网民在较劲。 一次是红星大奖的黑脸事件,媒体被指责为黑脸事件的主要“推手”,因为媒体只刊登了没有笑脸的照片。 后来马上有人提供了大量的笑嘻嘻的脸孔照片,给大家的感觉就是 – 媒体是故意的。 然后,有人开始提到 – 笑脸是在成绩揭晓之前,之后的脸色不是这样的轻松。 结果,再也没有人很精确的查找时间点和照片的先后秩序。 再后来,是许多媒体工作者都一致的指出 – 黑脸就是指成绩公布之后的态度,但也没有人针对这个部分再接话。 然后,是各新媒体不断的有年轻的网民重复的,以报复性的态度指责媒体。 而之后,继续有媒体刊登娱乐记者及媒体记者的一面倒批判式说法。 比较有年龄的网民倾向于认为出来社会混就要圆滑,该笑的时候不应该黑脸。 年轻的网民就说做人要有这个那个,大谈道理,总之他们认为这样就是有性格。 就这样,两派还在继续拉扯着,说不定等到圣诞节时还在争辩。。。。 另外一则,是在法庭外突袭,49岁的老男人狠刮16岁少年的暴力事件,警方第二天就抓到人,不需要任何人报警。 之前就是奇怪为何警方没在第一时间站出来说已经在调查,而是给人感觉是即使是几百万人通过许多摄像机看到袭击的片断,警方也保持沉默,家长也还没报警。 两派主要是中年人的就又吵起来了,心地好的就说16岁毕竟太年轻,不应该这样对待他。 另一派就说罪有应得,给这个不听话的叛逆小孩一个教训,看他敢不敢再乱开口。 于是,吵起来的内容,又是谴责那些幸灾乐祸的,是家里没小孩,是同情政府的。 另一派就无论如何说看到被打的镜头很爽,替他们宣泄了对这个小孩的反感,但有些又说其实也不同意打人。 这个小孩,同情他的支持他的,是想得比较多的,不喜欢他讨厌他的,是比较不一样的群体,就是这样的复杂。 看来只要跟脸有关的,就一定会比较多事。 看热闹,事不关己,己不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