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达人
科技生活 生活科技
11046424_845559898835924_8434485973398597660_o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159 看到新明日报Facebook的一张图片 图片的解释是 – 红头巾成为了壁画上的主角,提醒我们建国一代对这片土地付出的辛劳努力。(摄影/陈佩敏) [youtube G8zZaBLo8xY nolink] 我想,在新加坡,就因为历史学家懒惰,就因为媒体懒惰,其实,我们的历史真相未必是我们所知道的。 如果体制下的那些人所让我们知道的是他们认为正确的,那我们也可以选择认为那不一定正确。 在新加坡,除了有脾气很坏的广东帮红头巾; 还有性格最逆来顺受的福建帮蓝头巾; 另外有外国网站不知谁提供的资料 – 还有客家妇女的黑头巾。 为什么所有的资料就只提红头巾? 难道她们在每个工地人数最多,气势最盛,而且住在坡底,所以人们常看到? 力量薄弱的,就可以完全被漠视?一点地位一点记忆也不留给她们?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以前写的蓝头巾相关的Blog – 蓝头巾与红头巾 09.28.2011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199 我的阿嬷是蓝头巾 02.26.2014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029 不要说我知道别人所不知道的,其实我也还是无法知道别人已经知道而我却不知道的。 你看到的一切,不是真正的一切,我说的一切,也不是一切的一切。 谁是主角,不是你我说了算,历史也不一定会真真正正的证明一切给我们看。 这就是人生。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157 上个星期,在咖啡店,在巴刹,在很多地方,大家见面,很自然的就问 – 你去排了吗? 这些人都没随口乱问,知道不是新加坡人的,他们绝对没问。 排什么?当然是很多地方排的队,无需多问。 这些人,是文化人眼中的下里巴人,但是,他们知道什么是感恩。 他们不会用智能手机,从不知道什么是Facebook,也听不懂电台深奥的话题,有些也不大懂得读报,所以,更加不知道什么是羊群心理。 今天,许多人见面的第一句话是 – 你哭了吗? 很简单的问题,他们还是在互相关心着这些事。 哭,是排毒,对身体有益。 许多长期积累的毒素,无处排出,再怎么流汗,还是牢牢的依附着。 一切必反的人所说的,铺天盖地的洗脑影片图片文字,把许多几十年从没流泪的人,清明祭祖也不流泪的,在短短几天内把会红眼的毒素排出。 当然,在接下来的日子,毒素会重新积累,但,就像一下子泄了气的人说的,可能,又要再等6年了吧? 想到这些,老天爷也哭了,替车子所到之处的前方尽情的洗刷,车子过了之后,就把雨停了,不想浪费太多水。 真的有那么巧的吗? 没事,说不定改天不立碑,不立塑像,却处处建庙,供奉舍利子。 反正都是随口说说的,学那些还在郁闷着的,他们或许正疑惑着为何被洗了脑5年10年了,人们却一夜之间那么容易变了心,说不定,他们现在是开始在哭了。。。。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155 这几天,不同的人所收集的一些所谓的巧合,许多都不怎么吸引人。 那些想要找出什么神迹的,也还没什么成绩。 唯有一个算是很特别的,我自己另外找了资料查证,证明了的确是事实,就是本地的建国元勋当中,最高龄的都是超过91岁,没有超过92岁的,唯一例外的第一任教育部长杨玉麟最长寿,享年94岁又5天。 把涵盖的范围加大,列入活跃于政治圈的非执政党成员,看得出平均寿命比普通人来得长。 韩瑞生(16 April 1916 – 14 October 1983) 67岁+,马来亚槟城 薛尔思(12 August 1907 – 12 May 1981)74岁-,海峡殖民地(应该是新加坡) 马绍尔(12 March 1908 – 12 December 1995) 87岁+,新加坡 巴克(1 December 1920 – 12 April 2001)81岁-,新加坡 王鼎昌(22 January 1936 – 8 February 2002)66岁, 新加坡 王永元(1925 – 2008)83岁,马来亚马六甲 李绍祖(1 November 1917 – 18 July 2002) 85岁-,马来亚吉隆坡 黄金辉(4 […]

20150327-sg-india-worker-data[1]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152 很巧,我的Blog头像,就是在说黑白讲。 福建话里的黑白讲oo-pe̍h-kóng,是胡说八道的意思,贬义。 中文里的黑白讲,并不实际存在,所以,这就是福建华语,台湾人较常用。 这几天,有人要求民众在明天李光耀先生出殡时,穿全黑的衣服。 结果,有人就唱反调,说黑色不对,应该穿白色的。 又一天,就有人说应该都白上衣,黑裤黑裙。 这种本来就随意不必太约束的公众大型活动在几类人争着什么是该与不该的时候,已经过了火。 对我来说,这,就是拘小节,太流于表面形式,恰好,传统华人里的讲心,有时候就是不太刻意强调表面功夫。 当然,一些人对于新加坡人完全一概的高跟鞋、吊带衣、紧身低胸、黑色内衣、露出内衣吊带、露肚脐、超短热裤、日本式拖鞋,百慕达式三苏古裤子,大摇大摆出入严肃的场面而不自我约束,觉得反感,超级无敌的反感。 是的,所谓的得体,就不能说不必拘礼,得体,就是要有礼,穿正式一点的衣服,这些人就真的会全身痒吗? 还没解决这些外表打扮的争议,又出现有人要大家一起为丧礼挂国旗的呼吁,但这个呼吁竟然需要政府批准,因为国旗不能乱挂。 但是,部长反应更快,说大家只需要在灵车经过时,挥动手中的国旗,就可以了,结果,现在,就只在今天,国旗开始热卖。 这些事,没有主催人,几乎都是民众自己决定要不要做的,所以可以让我们看出真正的民众心思与心意。 一路来叽叽喳喳,什么都要冷嘲热讽的网民在这个时候,就嘲笑说新加坡人排队去吊唁去瞻仰,都是羊群心理,对这些衰嘴的人来说,这不是什么正面的事,这又是民众被政府洗脑的无聊事。 就在大家对国会大厦开始出现印度客工加入瞻仰队伍而感到奇怪的同时,印度政府宣布他们也会在明天下半旗,为李光耀先生致哀。 对那些小老百姓来说,他们的第一个反应就是 – 为什么?为什么纽西兰也是下半旗?澳洲?为什么马来西亚为什么中国没有? 这不是灾难,但是,患难见真情,是许多人联想到的词句,这就是真性真情,不是假情假意。 然后,当看到亚洲新闻台在印度的访谈影片,突然明白了许多事。 我把带有中文翻译的不太清晰影片暂时转录在我的Youtube那里 [youtube SQNx0Kg8O4g nolink] 新加坡人对印度人的心意,以后会知道谁才是真正的有感恩的心吧? 今天,轮到另外一个不爽民众老爱拿起手机不停的拍的人,上网呼吁大家不要在国葬仪式的路线上使用手机拍摄。 结果,又出现另外一波口气很不好的群体,大力支持,严厉的指责批评,似乎用手机就是一定不行。 就算穿黑衣黑裤黑着脸挥动国旗,也不能用手机,理由是媒体有许多照片和影片可以当记忆,自己何必拍。 要搬理由说服人,要有说服力,我特意说我是IT人,竟然有人拿着这句又批评。 或许,我需要直接说 – 不要教你的阿公怎么生孩子,明白吗? 都说了,一直要别人跟随他们认为正确的事,别人会听从吗? 说李光耀专横的人,现在看到更多未来的后浪出现,有什么感想? 我在不同媒体的新媒体上的不同反应,看得出还是有人以为自己就可以主导一切,这是不可能的,要我加入强烈呼吁大家要听话,我办不到。 学李光耀的精神,有许多可以学,但不必用那么左的方法,也不必用那么右的想法,这段话,会有人听得懂吗?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150 现在还在地铁列车里的人群不能再加入排队的人群,到国会大厦停柩处进行吊唁了。 无论政府怎么呼吁民众到社区吊唁处去,对许多华人来说,这种很红毛派的做法,不符合吊唁的意义。 所以,去了社区吊唁处的人,还是想到国会大厦,接近老李。 说实在的,已经有许多人留意到那几万人连绵不绝的排队长龙中,绝大多数都是华族,这也说明了某些族群特征。 所以,如果到头来,灵车不在出殡时绕道,一大半的民众渴望近距离瞻仰灵柩的愿望无法达成,那也就只好接受这样的遗憾了。 到头来,没办法,就像我一样,通过Youtube,近距离看着停柩处的一举一动,凝视着那一张遗照和那盆胡姬花。 那么近,却又那么远。 那些到了现场的,离老李很接近,但; 他却离大家很远,很远,或者,可能不是太远,但; 都一样。 那么近,却又那么远。 [youtube u7fvd6ndZkc nolink]

20150327_news[1]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147 根据这几天来民众的真正急速民心思变,李光耀先生去世后所带来的思想冲击比我估计中来得大。 无论如何,我们现在知道的是 – 越来越多民众觉得,作为新加坡人,他们必须亲自到国会大厦,在那里,他们才会见到李光耀的棺木,他们心目中的国父,这是他们的心意和心愿。 但是,问题来了。 根据停柩处的环境来估计,如果继续安排民众用快步走过的方式来瞻仰棺木,每个小时,大厅最多允许不到1万2千人完成那1分钟的路程。 一天24小时不间断,也最多只能接纳25万左右的民众,而且,这当中,是牺牲了民众鞠躬的机会。 还有另外的两天,最多只能再让50万人到场。 但是,最新的资料显示: 如果是从凌晨到傍晚的6点钟,只有办法让那12万4660人入场,那么,每个小时只能接待7000人, 也就是说,剩下两天,44个小时,只能接待另外的30万人,应该无法满足民众的愿望 那么,除了这少过1百万人能入场之外,另外的1百万到2百万人呢?如果有3百万人呢?他们能用什么方式来直接瞻仰? 但是,27日的资料显示,这几天却是“总共”只有20万人入场,也就是说,除了下午的时间人数较多之外,其他时间人龙的移动因为进入大厅的瓶颈而更慢,那就更加无法让人们顺利的到场。 或许,李总理可以考虑另外一个方式,改变国葬的仪式,让灵车在出殡时,环岛绕一圈。 就是在国葬仪式之后,李光耀先生的灵柩将从国大文化中心移往万里火化场,这条路线应该可以调整。 而从国会大厦到国大文化中心的路线已定 让所有的组屋区最适当的一段路,成为民众聚集的地方,让灵车在他们面前缓缓经过,了却他们的心愿。 或许一方面也让李光耀先生挥别他所关心的更多的子民。 如果需要,组屋区旁一些工业区内的周边也能安排灵车经过,让几万人能近距离瞻仰。 这个做法,虽然是很匆促,但是,它能在一定的时间内,让数量庞大的组屋居民参与。 没有其他的顾忌,只能说我们应该能这么做,这能让那些无法到场的人遗憾减少很多。 从来没这么直接呼吁李总理,这次,就当作是例外吧?可以吗? 这次,就让我再试试看新媒体的力量,大家可以帮忙呼吁吗?

2015-03-25 21.29.57s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143 有时候,觉得媒体很奇怪,很简单的新闻,受访者所说的内容,与最终报道的内容相差甚远,或者有更糟的南辕北辙。 刚才傍晚看到新明日报的一则新闻,一看到图片 –  咦?老法师今早去总统府外献花? 修改好了, 原来是他看了许多李光耀的新闻报道后,很有感触,写了挽联,想赶在今天早上送到总统府外。 光一失 感痛世界人民 耀不明 难忘天下国父 在他们为自己拍照留念时,一位女士走过来,问他们为何那么早就来,顺便为他们拍照,过后,才透露自己是记者。 法师就只说那么简单的一句话 – 怕迟来了会见不到李光耀。 因为他老人家不知道其实是过后在国会大厦才是开放给公众人士瞻仰的,所以他应该是去国会大厦。 想不到,刊登出来,内容却变成 – 怕人家看不到他的挽联??? 乱七八糟,他干嘛需要无缘无故怕人家看不到挽联呢? 他怕见不着李光耀,内容却变成他怕人家见不着他的挽联,这算是什么? 智严法师本来还有另外一篇藏头诗: 光隂易度九一秋, 耀闻天下今巳休, 国失楝樑万民苦, 父慈民孝眼淚流, 千艰万苦勤建国, 古德芳名千代畄。 衲子智严为国父敬挽 他写的,还是不难看懂。 我看不懂的,是记者无中生有的生花妙笔。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141 那天,一位阿公咚咚锵的仪式上,来了一位举止非常有气势,脸露不悦的老阿公。 他连拜也不拜,大摇大摆走向准备行礼的家属,高声的说 – 如果不是当年你们的阿公耍手段,陷害了我,结果娶了你们的阿嬷,继承了一切,现在这里的一切其实本来都是我的! 儿子们认得出他是谁,心头一震,觉得不妙,正在盘算要如何应付他; 一位高头大马精悍干练模样的孙子唰的一声从地上盘坐的姿势迅速站起,走前一步,低着头对面前不到一尺的老阿公说 – 算了吧!你?就凭你?你会生得出我吗? 是的,如果,如果有如果,一切的如果都不是如果。 如果没有那样的结果,后来的后来,结果,就不会有机会说如果。。。。 原创于热浪滚滚烟霾再现的咚咚锵仪式之前。。。。

feb8e8d6581fc2257f4b88f930ea2830550f679378cbc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138 早上,到了办公室,准备用手提电脑里的电脑版Whatsapp。 打了几个字,咦?无法输入?试了几次,换设定也不行,只好重启电脑,过后,好了,我要输入的字,是“红”,键盘的 – H,完全没反应。 输入H,是为了红的汉语拼音,在电脑也能输入Happy,或者是Harry,李光耀的洋名,看来,电脑是故意的。。。。人走了,它也悲伤得不能自已。。。。 我本来要说 – 昨天觉得应该可以了,动手把公司门前吊得高高的几个比我还巨大的红灯笼都拿下来,因为年都过了,而且。。。。我们一直在算。。。。所以,早上家人问我 – 你算到了? 上班时间开始后,除了媒体传统上的做法,将网页变成黑白色调之外,许多政府网站FB上的标志逐一的转为黑白,再后来,民间企业也逐渐的出现黑白图像,有国旗的,在外地也下半旗。 政府提供了一个网站 http://www.rememberingleekuanyew.sg 它的Facebook网页是 :https://www.facebook.com/RememberingLeeKuanYew 估计这个政府网页出现暂时瘫痪是预料之中,因为准备好庞大网络线路和容量需要时间,虽然其实他们早已做好准备,但估计怎么准备也不一定应付得了一时的需求高峰。 而Facebook强大的后端系统,短时间涌进百万人也没问题,而且人们使用手机浏览FB会更方便,所以,估计会有更多人到FB留言致哀。 新的时代,新的悼念方式,有心就好,爱与怀念,不一定需要表现得那么有“张力”。。。。 中文网络上,一些人对李显龙总理与家属说的“节哀顺便”错字有点碍眼,或许用的人不知道正确的是“节哀顺变”。 另外,Facebook的图标是在 http://www.onlinebadgemaker.com/badge/978 我看到已经有几百人下载了,加在自己FB的图像上,或许,这都是人们的心意吧! 另外,还有 – 联合早报悼念墙 :http://www.zaobao.com.sg/microsite/lky/tributewall/index.html

AL-tablet-0809e[1]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134 几天前,交通警察局局长Sam Tee接受电台采访说:“红灯时,只要车子不动,驾驶员用手机看、发信息,并不违法。” 这样说本来就对,我们虽然知道还是有许多人在等待绿灯时用手机用到绿灯出现了也还继续用,但是,那不是全部人,只是少数。 发现有些人不知道什么是矫枉过正,他们比政府还政府,凡事必极左,格杀勿论,这类性格极端的人,幸好都不是当官的,如果是的话,迟早会有人祸。 别忘了,除了手机,干扰司机开车时的其他因素也很多,比如另外几种常见的 – 有说话说个不停的,有东张西望找路的,有吃东西的,这些人,都会忘了要在绿灯出现时要开车,等后面车子按了喇叭才醒过来。 凡事都要用严刑峻法,没有商量的余地,换来的将会是反弹,因为它违反了正常人每天也会多少出现失神与疲劳的可能性,要百分之百杜绝一个拥有手机的人本能的拿起电话看看而已,却倒霉的被别人拍到的可能性也不可能,迟早大家还是会不爽。 而且过于严苛,当另外一种需要司机真的拿起手机拍照为车祸或特殊事件留证据的时候,就也会因为一些人怕麻烦,反而留下没证据的遗憾。 我们会有很多科技手段可以完全杜绝在车上使用手机,但是,零容忍,真的可以做到?有必要吗? 反正现在可能有这样的执法方式,那些手机用不停的,就等着被罚吧!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132 用这样的标题,感觉很有标题党的风格。。。。 空气素质又开始恶化,让人想起不久前那位印尼副总统说的 – 空气好的时候没有感谢他们。 其实我本来不太认识这个人,但多年来,据我自己观察东南亚的政治领袖和东亚的领袖中,甚至世界上其他第三世界的领袖,有着一种奇妙的共同点。 就是凡是说话疯疯癫癫,不按排理出牌的,目中无人,最终,都是名声败坏下台,而且都是与贪腐有关。 越会贪得无厌的,说话都更讨人厌,以正常人的角度观察,他们算是假疯子,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陈水扁,全家三代同贪。 那些懂得美化自己的,都是身边其他人负责收钱,比如多年前所听说的,每砍一棵树每种一棵树,钱就转到某个人的口袋中,最终,我们东南亚的林火却越烧越旺,这就是收了钱却不做事的典型。 美化,也可以是指歌功颂德,幸好我们这里不是那种铁幕社会,那种不是人的世界,都要必须与领导同一条心,无缘无故的在一片肃穆的环境中轻松露笑脸,过几天身体就会被用来填路上的坑洞。。。。 当然,机会主义者在非常时期就极度活跃,从冬眠中极速反弹,在媒体面前争取机会曝光,所谓的曝光,就是让人眼前一亮,然后。。。。刺眼,再然后,被亮瞎。。。。 是的,我们本来就是很含蓄,但我们的含蓄,分为不含蓄的红毛思维,含蓄的红毛思维,更含蓄的东方思维,和不知道什么是含蓄的传统思维。 爱一个人,是需要表演的吗? 不久前,我们不是正一直在领教着一位孝感动天,说得天花乱坠,爱阿嬷爱到结果变成只爱她的钱的铁幕社会子民,结果爱到什么都不剩,现在还在明月湾举头望明月。。。。 当然,该美言几句的时候,反正不用钱,说说也无妨,其他的话,改天再说,急什么? 而本来就对本地原生态不熟悉的外来媒体人,在这个非常时期,再不好好谨慎做事,仔细的阅读本地历史,他们的地位,当然会再更下一层楼,或者说,连楼都没有。。。。

11054299_816578838411511_45233618446814924_n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129 晚报FB提到说裕廊东湿巴刹的内外装了七台电眼,在发生伪钞骗案时却刚好都没运作。 https://www.facebook.com/lianhewanbao/photos/a.132423140160421.25332.125584034177665/816578838411511 这很不可思议,根本不应该发生这样糟糕的事,无论用什么借口解释,都无法让人接受。 安装闭路电视,就必须时刻查看,因为它的作用,主要就是记录下发生经过,所以如果不监控这种监控系统有没有工作,那么监控系统根本就是摆美的。 一些人会说一些闭路电视只是起阻吓作用,故意放在显眼的位置,让动机不良的人放弃做违法的行为,所以用假的差的也没关系。 另外一种概念,则是把闭路电视完全隐藏起来,让不知情的人在犯罪时被拍下整个经过,证据确凿,无所遁形。 但无论是什么设计,一定要有负责的人时刻保持警惕,以防这个系统失灵,那就花了几千元却白费心机了。 而且,像我们这类长期查看着各类CCTV的人的经验是 – 它是一个失灵的机会高于其他IT类电器的产品,也就是说,一般的CCTV通常不怎么可以放心的不去管它。 如果要用真正的形容,就是说CCTV就像是个三岁小孩,你要时刻知道它在干什么,而且,随时有人想骗它破坏它,你必须知道有谁在这么做。 估计我们是没机会知道究竟是谁没好好的维修与管理这7台摄像机,那些要犯罪作乱的人,还等什么?

china_daily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124 昨天海外媒体的超级丢脸乌龙,除了凸显了他们的急于抢先结果让自己出丑的傻之外,另外还有一篇比较离谱的,则是显示了一些人的“特异功能”。 有时候,看到中国媒体辨认非华族的明星脸的能力实在差,那没关系,即使是新加坡人,也有人说在小印度看到的人都一模一样,很难区分。 但是,华人不可能无法辨认华人,尤其是年龄,或者通过照片辨认真人,出错的机会很低。 但昨天的中国日报的一篇报道,新加坡人看了应该都有反应 有些人会不认识他,但至少会看得出这是一位青年,不算是老中年人吧? 怎么可能是一位91岁长者的儿子? 随便上网查,都可以找到少见的照片,两年半前,外地媒体拍过的,老李真正的二儿子与二儿子的儿子的照片。 另外,看外地媒体介绍李光耀,都硬加入一大段内容有误差的介绍,这偏偏是许多新加坡人根本不知道的: 作为新加坡的总理,在这个头衔之下,李光耀不仅发起了反对随地吐痰、嚼口香糖、喂养鸽子的运动,还禁止乱扔垃圾、在公共场所吸烟和说粗话脏话,并制定了严格的法律。他还强烈推广了几项他最为倡导的行为:微笑、礼貌待人以及在公共厕所主动冲水。正是由于他在指导公众行为方面所做的指令性研究,李光耀获得了1994年的搞笑诺贝尔奖心理学奖。 有时候,懂中文的外国人之所以不了解新加坡,不是他们有受控制的媒体,而是他们有着无法控制,即使是控制他们,他们自己也控制不了自己的 – 媒体。 烂!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123 那天,在邻里中心的停车场旁,正准备走向商店,一位女士推着轮椅从商店走道朝向停车场的斜坡走过来。 突然,嚓的刺耳声响,轮椅卡住,原来是搁脚板下方的铁管直接撞击地上,轮椅推不动了。 那位女士马上扶拉起轮椅上的老伯,让他站立起来,然后稍微推下轮椅,再让他坐回去。 因为离他们有一段距离,所以整个动作过程让我傻眼,因为那位老伯还能勉强站立,如果完全没力气站的呢? 或许这款轮椅设计有问题,或许是铺设斜坡的承包商无意中让中间隆起的高度太倾斜,所以才有这么惊险的场面。 不过,另外的可能,就是这位女士应该是需要用力撑起轮椅,让它头朝高,或者倒反着推下这个很小,才不到两尺的斜坡。 昨天新闻刚提到政府会让有需要的人士能得到更多辅助,来购买各种器材,让我想起那几天前的事。 其实我在想,为何没有办法让人单独一个人可以在巴士车站驶上巴士后车门?缺乏什么装置?为何一定要司机下车帮忙?没有别的方法? 应该把助力配备装在巴士底部?还是这个助力的都应该装在轮椅上? 能自己爬,上下楼梯的轮椅会好用吗?耐用吗?贵吗? 政府也提到这些配备能减轻照料者的工作负担,那就意味着又是只要有适合的电动装置,就办得到。 要怎么搞才好?有难度,不简单,考虑中。。。。

8b13632762d0f703e8b012230afa513d2797c5cb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117 明朝文学家-杨慎的《临江仙》一词: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原文、翻译及赏析 [youtube SYXL-m2gyds nolink] [youtube -cgZuZcoLZ8 nolink] 笑谈?问题是 – 有什么好笑的,前尘往事,真的笑得出咩? 我笑不出。。。。

20150312-skatescooter-st[1]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114 上个星期国会刚“又”提起电动脚踏车的事,还有传统的脚踏车的使用问题。 可能关于这方面的争论趋向激烈和增多,所以 – 陆路交通管理局将成立一个新单位,负责统筹和协调所有跟步行道和脚踏车相关的政策与计划。当局也将展开公共咨询活动,征询公众对管制在人行道上骑脚踏车和个人电动交通工具的看法。 媒体中,海峡时报额外谈得比较多,华文报只是报道国会上的内容几乎没什么跟进。 新传媒8频道新闻 – 陆交局将成立新单位 负责个人交通工具有关政策 联合早报 – 陆交局将推出更多亲年长者和残障者的措施 海峡时报 – Singapore Budget 2015: LTA to consult on wider use of bicycles, personal electric vehicles 海峡时报 – Govt looking into rules on personal mobility devices 海峡时报读者来信 – Redesign pavements to separate cyclists, pedestrians 其实算是老生常谈,然后政府如果有回答也会是很标准的。 海峡时报读者来信 – Rules on motorised bicycles urgently […]

images banana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109 除了常谈木瓜叶用来治疗骨痛热症,我没有留意过其他植物尤其是水果的真正功效,除了我试过山竹让有浓痰的咽喉短时间内就恢复健康透明然后无痰,其他的我还没“玩过”。 去年,家人有次在一个活动上遇到几个月没见的老同学,发现这位女士多年无法解决的脸部皮肤问题大为改善,很惊讶。 后来是知道她就是用朋友说的用香蕉皮内侧擦拭脸部一段时间,那些暗沉的现象果然起了变化。 在这之后,我其实是等看有没有任何资料来证实这种事,因为我通常是“反向研究“,用成功的例子来找出其他可行的方法,这样比较快和可靠。 昨晚,看到有网页出现了类似的说法,今天再找,原来上个星期台湾的节目刚有提起/ TVBS也有。 另外还有 – 啃香蕉皮治病的事。 [youtube I4SQGfokB04 nolink] 这种台湾节目的缺点,其实就是没有找多一些资料,然后只通过不知情的第三方用主观的个人经验来评断,这样其实也不科学。 如果是我真正的反向研究,我需要找回成功解决皮肤问题的人,然后找出她们用过的各种产品,找出共同点。 然后,再用专家推荐的方法,还有市面上可靠的产品,再另外还有些人用过的各类土方,不要搞混,然后做多次成效比较。 让被试验的对象,有着同样的饮食习惯,摄取同样的营养,在同样的有日光无日光环境,有流汗没流汗,有化妆没化妆,不使用其他美白产品,专心的试,不能急。 多年前,我们在工厂里一次在使用清洗皮肤的磨砂膏,为刚接触机器上肮脏的润滑油弄清洁双手时,一位同事先去厕所洗了一下手,日本籍工程师经理看到了,马上提醒他 – 你为什么去冲水?水是化学剂,它会滋润你的皮肤,也会改变那些油污的化学变化,等一下你的手就无法擦清洁! 大家一愣,就不去洗手,直接挖磨砂膏磨擦手,然后,才去洗手,结果呢? 那位预先洗手的,果然最后手仍然是黑的油油的,我们的手却完全干净!结果,手黑的,只好乖乖的再等手完全变干之后,不再碰水,再来一次,拼命搓揉,果然也清洁了。 从此以后,我们对于水就是化学,水就是起润滑作用的这种事提高警惕,所以,皮肤有水没水,就可以做到什么效果,弄到油漆弄到污迹,用什么方法去除,我们都玩看看,就这样,不断的自己学。 多年前,一位务农的朋友,要我帮他想办法为香蕉延长寿命,这样新加坡的香蕉就有办法攻入日本市场,因为只有菲律宾的香蕉送到日本时,还没熟透发烂,就能卖好价。 因此,我就开始帮他查找市场原本的保鲜法,成本,新方法的可行性,最后,不得不说 – 新加坡的生产成本比不上菲律宾,价格没优势,就这样。 但从此以后,我家里的人吃香蕉时,都是隔开一个拔下,这样,香蕉与香蕉之间紧贴的最先开始发黑的现象就比较慢出现,香蕉也看似耐比较多天,不至于太早变黑然后烂掉下来。 之所以这样做,因为发现香蕉本身与许多水果一样,在变熟的过程中所散发的气体,会催熟其他植物,大家一起变烂,所以,长途运输的包装法与材料就是在这类特性下手。 就如很多人搞错了香蕉的一个特性 – 不熟的香蕉能止泻,熟透软软的香蕉有助排泄和改善便秘的问题。 为何有这样的功效?难道又像木瓜那样,就是有那种“胶质”,所以能改变我们的人体组织? 我现在很想知道的还有 – 要用来磨擦皮肤,应该用什么种类的香蕉?多熟的?还没出现黑斑的香蕉的效果会如何? 如果说香蕉放冰箱很容易发黑变烂,这样的特性,是否这时它因冰箱的冷所造成的熟透的皮的成分更加适合用来磨擦黑斑? 如果拿香蕉皮磨脸部黑斑皮肤,在什么时间最恰当?晚上?早上? 洗脸之后皮肤最干爽,那可以贴住不动像影片中那样吗? 拿一块没什么水份的香蕉皮贴,其实也根本贴不住皮肤,然后批评说没效果,这是我看的影片的“不良示范”,因为人家都说拿来磨,不是贴。 那你常常脸黑黑吗? 很想试吗? 有些人尝试后的心得 – 内容主要都是与滋润硬皮有关,不是皮肤色素 其实,我还想试的,包括为何从小到老所看到的卡通片都提到 – 踩到香蕉皮就会滑一下然后。。。。趴另道。。。。

scan00031[1]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106 因为SG50,于是,我们2015年多了一个在8月7日的公共假期。 这次真的是大事庆祝了,与31年前的1984年大事庆祝的方式相比,更上一层楼,但是,那次是庆祝建国25年。 然后政府也很高兴的让大家知道,8月9日是星期天,所以8月10日也就是公共假期,总共可以休息4天。 但是,有多少人其实是有在星期六上班的?如果有,那么,这些人占了工作队伍中的多少?50/50? 倒不如爽快一点,宣布8月7日,8月8日,8月9日和8月10日都是真真正正的公共假期,全部人不工作,没有巴士没有地铁没有飞机飞,要不要?你可以放假,为何他们就不行? 发现最近有个比较明显的事,是超过50岁的人,以摆出懂得比较多的姿态,用中文评论新加坡根本就不是在1959年建国,因为他们认为那还不算国,1965年独立之后,才算建国。 这就是说,英文不好的群众,在用资料来讨论问题时,眼睛只看到50%的中文资料,所以另外的50%英文资料他们没看。 他们不知道,1959年,我们有National Day,也不是在8月9日,而是6月3日,所以,这就是说,新加坡的“国家”生日,本来就是6月3日。 独立后的新加坡,绝对没有想到,自己被逐出门的二奶身份,突然在50年后变成正室,而且大老婆的生日,也改成它的生日 – 8月9日。 一个6月3日生日的人突然改成在8月9日过生日,是悲?是喜? 新加坡的法律,是以英文为主,或者说是用英文作准,其他语言,讲而已,白纸黑字上的最终决定,还是英文。 我一直在等,等所有的有身份有地位的,该说话的都说了之后,才来让政府对大家说说看法,看政府自己敢不敢说自己1984年所说的所大事庆祝的建国25年是一个犯了错的大笑话。 现在已经确定了,研究历史的华文人,通通不理会英文的Nation-Building,OK,没问题,我不再把他们当作有资格的本地历史学者,或者是自己冠名的什么文史工作者。 我从来就尊重可以尊重的人,但对于不必尊重的人,我比别人会更不必尊重他们。 也就是说,最终还是要让政府自己决定 – 该不该让自己31年前已经做的事丢脸,还是让自己在今年犯的小错亡羊补牢,不至于丢更多脸。 经过这段日子不断的在新媒体慢慢的耐心的“纠缠”,连外国媒体也懂得报道了,那么这种事算是它们口中的出现争议吗? 其实那也意味着,政府现在有50/50的机会,澄清说自己以前搞错,还是现在搞错。 让现在的政府公务员与几十年前的政府对着干,有点过瘾。 你认为现在搞错的公务员自己认错比较容易?还是赖31年前的公务员搞错比较容易?这些老公务员还在吗? 至于不愿透露身份的8频道FB工作人员,以及多位我在她们FB留言之后不作回应也让我留言消失的新闻播报员,她们只是拿薪水的,我当然不要再说太多。 这次也算是一个多年来难得的考验,让我们真正的领悟到 – 当本地的中文媒体从业人员有本地人与外地人50/50的比重时,媒体的内容我们要相信50/50,要消化50/50,不过买的时候还是需要付全额,不能50/50。 我本来就不是长气的,也不是什么爱之深责之切,反正我本来都不爱它们。 总之,搞错SG50的中文译名,都不是我的错,也不是大家的错,就都是政府自己的错。 难道这样说有错吗?

yeOkC802fbC1__xn4xMDoxOmdtO40mAx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102 身为新加坡人,很庆幸的,从来都没看过国会里有吵架和打架的事。 不过,这几年来,每隔一段时间,国会照片里,发言的人的背后,是人走光了的空椅子。 我说过,应该让议员们有打卡制度。 出席国会会议之后,才可以领取那一天和那一个月的津贴,要不然,不应该给。 这样的要求,会很过分吗? 还是说。。。。大家很喜欢看到走光的现象? 看看不同天的差别,这真的会“很好看”吗?

20150312_ln_chehuo-01[1]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097 如果留意新闻图片,会发现媒体近年来时常都会刊登以前少见的新闻 – 车子因车祸而翻覆。 另外出现比较多的就是车子起火,以及车子在停车场不小心开车撞出停车场外,比如冲进组屋底层、冲下梯级、冲入商店。 而媒体没报道,民众自己在新媒体之间流传的图片也常有车子车祸翻覆的照片。 有没有发现这类新社会现象很奇怪?为何以前较少?自动排挡车有不一样的动力吗?那不是理由。 单单这几天,媒体就“翻了几辆车” 罗厘车祸翻覆 司机自行脱困 兀兰车祸 好心路人救出受困婴孩与家人 轿车与罗厘相撞 众勇救受困3人 如果我自己推算,猜测,估计,从车祸的撞击力,从小车撞倒大车的次数之多,从车子在小范围内就侧翻来看,都是应该与一个理由有密切的关系 – 只用一只手控制驾驶盘。 另外,我们有许多人,包括轮胎店的包括修车的,也发现这10多年来,出现新的车子特征,左前轮的轮胎单独外侧严重磨损,其他轮胎却很正常,这与公路设计应该有关。 虽然有人猜测是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多层停车场让车子不断的打转,容易磨损,但我们曾查过一些车子的磨损与停车场的盘旋方向不一致,无论什么车,都没有右前轮提早磨损的现象,所以不太可能是车主住家和办公地点的停车场影响了轮胎。 无论如何,车祸时,单手控制驾驶盘,车子极为容易失控偏斜,在小范围内过度的转动驾驶盘,下场就是 – 翻车! 不同意?找专家来玩看看罗厘货车汽车是如何翻倒的,要吗?

s_22[1]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089 今天在东北线的地铁站所发生的又一次乘客失足踏空,脚部被卡在站台与地铁列车之间的事,又有一些事让我疑惑。 以前说过的 – LTA – 马上安装防踏空装置吧! 多年的维修技术人员背景,我们看的事和所说的,未必会被其他维修技术人员认同,这主要是在能力方面的“较量”问题。 东北地铁线比较新,而且是由新捷运所经营的,所以这次就看出新捷运在技术后勤方面也做得不足。 新闻说发生事故后,民防部队接到通知,赶到现场救援,这个我就不怎么苟同了。 首先,地铁站也必须有bizSAFE认证,难道没有专家看出这类地铁站缺乏该有的配备与器械吗? 多年来,地铁站就是一个比起其他环境更需要有较高维修能力的工作队伍,理由是 – 大量的机械分布在列车,站台,电动扶梯,大量的可伤人闸门分布在各处。 在这样的环境下,维修队伍的工作能力理论上会成为市场最顶尖之一,比起规模大许多的机场的维修效率来说,要求应该算是同样的等级。 也只有这类环境下工作的技术人员,才会知道地铁站需要什么配备,来做到一些紧急的救援,比如电动扶梯伤人,电梯门,地铁列车门,还有民众跌落轨道的救援步骤。 我从来都不相信,外来的民防部队会知道这些装置的特点,比如他们不会知道这款地铁列车的哪一个部位最强壮,哪一个部位可以先破坏后修理不困难,哪一个部件能移动不变形。 同时,只有他们自己的配备,才有办法量身订做,比如靠手推车能拉抬几吨重的配备,除了修车厂,地铁站月台上发生事故时,马上推过来,用手动液压也好,用电动也好,反应一定快过民防部队。 这类手动式的爪式千斤顶不贵,可以塞入不大的缝,却可以撑5吨到50吨,本来就是铁路等环境会常用的,另外一种 这类少过6cm厚的超薄式的,只能撑1cm多一点点,却可以撑10吨到20吨,够用了,买这类100元200元的小配备,地铁公司不会买了就要涨车资吧? 就如大家会记得不久前澳洲的地铁站群众合力推移车厢,让受困的人得以脱身的事,但是,那些车厢有没有因此变形?很难说,因为只是靠几十个人对车厢的车身侧边施加几吨的推力,搞不好,车厢会受损,虽然车厢看起来很坚固强壮。 [youtube TD4PqNWDZeo nolink] 日本发生过的,是靠一样的40多人推移车厢解救,同时,动画也解释了靠车厢底部的避震弹簧部分,就能使车厢受力而移动。 [youtube 0G2g2vZMdl4 nolink] 很难说会出现那种 – 人受伤不要紧,列车不能受损的想法。 不过,新加坡没有民众当场建议大家一起下车,然后有力气的,每个人用吃奶的力推车厢? 是不是大家真的以为车厢会受损? 一个人如果只有弱弱的50公斤推力,80个人一字排开,也能制造4吨的强大推力,绝对能让车厢移动一下,脚部就只需要不到额外1cm的空隙,就能脱困。 当然地底站是封闭式的,完全没有办法摸到太多车身,只能几个人集中在车门两边用力,人数不可能够。 要试的,就是地面站,一些高佬能用手越过矮墙勉强摸到车身,但应该无法用太多力,反而是爬上玻璃墙的人如果用力撑车顶,下面其他人用力顶着玻璃墙,能有几吨的力?是不是墙先倒? 特别紧急比如伤者有割伤而大量出血可能会没命的话,要不要大家先用力把墙拉倒,再去推车厢? 通常40个人能一起用力把一辆大型巴士通过左右摇晃而推翻,也是靠几吨的集体推力。 作为男子汉,发生事故时,只懂得拿起手中的手机拼命的拍却不积极想办法,是很“娘”的男人,如果我在场,我真的会骂人摔手机要他们一起出力,不要说我发疯。。。。 其实,老实说,我说过的,在路上开车的人的反应较迅速与灵活,在公共交通工具上的人习惯性麻木反应会较差的观察,这次再一次肯定了我一直在担心的事。 不过,说了那么多,会有下一次吗? 答案似乎越来越容易肯定 – 会!因为更多人发现越来越多人低头用手机却不看路。 那么,如果发生了,你该怎么做?

chicken_rice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086 晚报今天强打公积金存款利息,在FB上看到的新闻是说: 公积金利息能让存款“越滚越多”,月赚2200元的25岁年轻人,40年后退休时,特别户头存款可“滚”到16万5000元,是存入实际数额的三倍,否则40年累计的存款估计只有约5万4000元。人力部长陈川仁昨天在国会拨款委员会辩论人力部开支预算说,国人只要固定工作,购买负担得起的房屋,要累积足够公积金养老不成问题。 我看了,觉得?!?!?不知道为何需要强打这类“低利息”的算法。 因为,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东西叫做 – 通货膨胀。 无论如何,只要有工作,我们的薪水自然会流向CPF,干嘛需要讨论什么利息有多好? 在我们的公积金的特别户头的存款,是有“高达”4%的年利,所以,比市场上的银行利息高,但是,这些利息的利率,不是50年不变的,没人可以承诺。 但是,因为通货膨胀,所以它会被抵消掉一定的百分比,那么,这类通货膨胀,究竟是多少? 不要谈专业的分析数据,我们就只谈吃的,因为许多人的家庭开销中,除了交通费,另外一个让钱包里的钞票迅速消失的,就是伙食开销。 既然政府举例40年,那么,我们拿过去的20年,30年和40年的伙食开销,就大概知道真正的通货膨胀对我们的储蓄的影响。 20年前,通常我们会买到一包两块钱的鸡饭,一小碗压得紧紧实实的油饭,还有大概10条各厚1cm的鸡肉,已经是吃不饱的。 现在,我们常在许多地方,即使是非冷气的食阁,也已经有三块半的鸡饭,而且,料再度减少,鸡饭摊老板以前能卖9包的鸡肉,现在他能卖成10包,也就是刀磨得更利,所以能切9mm厚的鸡肉块。 我用Excel格式,把两块钱变三块半,用20年的时间,你猜,“利息”是多少? 是3%,单单鸡饭,通货膨胀就使它静悄悄的平均每年膨胀了3%。 咖啡当年1杯5角钱,现在1.2元,通膨是多少?4.7%! 所以,更贵的医药费还没算,交通费呢?我不够时间查旧资料,但是,当年我两角钱搭巴士可以搭几公里,30年后呢? 当年地铁通车不久时,大家记得车资是多少吗?现在,如果搭乘同样的站距离,车资又是多少? 目前,政府也已经把每年的车资涨幅订在2.8%,这是政府自己准备的一套车资方程式,这意味着,政府早就估计无论经济情况如何,“臭臭”都有超过2%的通货膨胀。 还有更贵的住屋呢?那就不要算了,因为除了价格,房子面积不断的缩水,这与卖一碗内只有一只切成两半的虾的虾面,云吞一两粒的云吞面,鱼圆两三粒的鱼圆面一样。 根据我常不靠计算机的模糊计算法来计算,把钱放在银行定期存款,和把钱放在公积金,其实没什么好高兴的,被通货膨胀抵消后,每年可能最多能让人赚不到1%的利息。 1%的概念是什么? 拿本地许多家庭每年现金储蓄最多3千元来说,1%,就是等于30元,CPF里的应该也差不多。 几十年后,十多万的公积金所带来的额外好处再加利息,也可能就是那100多元,因为到时候,最低薪的工友的工钱早已超过2千元,而这些100元200元的利息收入,还不够许多人每年旅行一次的那几百元,除非出国是指去柔佛。。。。 但别忘了,40年后的鸡饭,绝对不可能低过10元一盘,所以,如果加入通膨的自然跟随,我们应该说- CPF里的那额外1%每年或许能为我们带来多10盘鸡饭的快乐,这样就大概准了吧? 为了几十元,说到有龙有凤,真的够力喔。。。。 我劝大家,抛开心理障碍,去排队吧! 排什么队? 买多多万字票咯! 一个月花8元买多多就可以了,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一次花50元也没包中。 中了就请我吃点什么千年人参的,不要告诉别人,不要再去理什么公积金利息比牛车轮还大的故事,OK?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084 华文媒体再一次报道本地老会馆的内部选举出现争端,再一次的通过联系媒体和报警来把小事化大。 新明日报的Facebook那里,我只留下一句话 https://www.facebook.com/ShinMinDailyNewsXinMingRiBao/photos/a.358346434223942.79082.357787027613216/840001259391788 正经的说,严肃的说,许多这类会馆已经有新移民加入,而许多老会馆,什么都没有,只剩下钱。 再多几十年,老的都不在之后,接任的要拍卖资产,把钱分掉,或把资金乱挥霍,外人阻止不了。 没有要挑动什么,因为这是我们这类知道一些已知的事的人把旧事稍微公开一下而已,信不信由不得我。 结果,引来的,就却正好又是一位有亲身经历的大叔,把他的隐忧说出来。 很多时候,真真正正的争名夺利,我们外人看得雾煞煞,里头的人却争红了眼,甚至动手,别忘了,让老的激动得出手,总要有一些特殊原因,是什么原因,他知,天不知,你我皆不知。 其实,当年我与几位朋友有在谈论这类问题时,一位朋友是有去向家人查证这类会馆资产细节。 结果,是发现他们所参与的会馆不需要担心这类问题,也就是说,以后也不会被掏空,我们就放心了。 所以,看到这位大叔的留言,有点意外,这意味着,还有相当数量的老会馆并没有进行一些“部署”,所以弄得大家有点担心。 法律的东西,六亲不认,先小人,后君子,约法三章,就没有后顾之忧。 我们是一个法治观念很强的社会,没有办法搞定的事,如果真的有必要,国家就会修法,总之最后还是有办法。 没有所谓的地域歧视,也不是说外来人都来者不善,防患于未然,就可以让老的安心放手。 如果会馆最终只是打麻将和吵架用的地方,倒不如改装一下,把整个会馆弄成室内菜园,只种菜,问题就少一些了吧? A。。。。那要种什么菜才好?可以卖给谁?给会员特惠价要卖什么价钱?每个人可以买多少? 结果,又吵起来。。。。

20150301_120221_resize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078 早报今天有篇报道是提到关于在住家种菜的事。 其中一张图片,是显示一家有地住宅的前院种植了一些蔬菜,很可惜,它的空间相当浪费,所以种值的种类与数量看起来并不多。 在我全岛有地住宅跑透透的经验中,成群成片的住家都种植大量果树或植物的其实不算多,其中一处是在汤申路上段,家家户户连路旁都种植了许多植物,所以环境看起来很“活”。 我没看风水的任何经验,但是,通过屋子周边的植物生长状态,通常我觉得很活很舒服的,往往都是植物青翠又打理得好的,或许,这才是真正的风水。 虽然植物看似没生命,但是,许多植物的活,与主人的心灵健康的活跃程度息息相关,因为照顾植物是一种天天必须坚持不懈的,真的是风吹雨打日晒雨淋都不能改变的。 而且,许多果树是几十年的生命,那些长得茂密庞大的果树,屋内,通常有健康长寿的老人,虽然,我没统计资料,但我坚信这样才好。 通过与一些老人的交流,有些会直接说他们当年本来就是务农的,或在乡村里的老家也是到处种植果树的,所以他们都一直这么做。 但我留意到一个共同点 – 这些老人,很少会大量种植蔬菜,非常非常的少,连草药的数量也不明显。 这几年,媒体上出现的绿色园林概念,却是许多人从种植草药开始,到尝试在阳光少的组屋种植蔬菜,这一点,其实我有点。。。。。。。。 无论如何,都要尝试,自己种的,肯定不下农药和化学肥料,就只是洗米水和一些算是较自然的植物肥料。 我嘛?我就是没尝试想要种菜,可能知道自己时间不够,虽然我连各类种菜也能用的LED植物灯也有,自动灌溉系统也有,不怕室内种不了。 看到花圃里有卖那些蔬菜种子,我却从来都没想到要如何种。 有些植物如果不说,一般人以为是草。 就如一些西医不喜欢病人提到吃中药,他们说那是在吃草,没用。 所以,只要东西没人要,也变成草。 羊是吃草的,但羊有吃水果的吗?好像没留意过,因为大家都只拿草喂羊,没有人拿西瓜喂羊吃玩玩的吧?可怜的羊。 下面的图片,可能会有人看了眼睛一亮,然后留言问哪里可以买到。。。。 或许,是我怕。 我怕那些在种植条件不好的环境下所种出来的蔬菜,会变成和我一样。 什么一样? 好看不好吃。。。。

EP75_3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075 在唱弹EP75.3的《独居老人不能没有好邻居》中,黄明德所提到的那些老人求援系统的不足,的确就是多年来的问题。 http://video.omy.sg/News/movideo/1158814 这段影片中,黄明德所说的社工义工们实际参与测试系统的经验的参考价值其实很高,但大多数人不太可能听得出什么特别之处。 当然,他所提到的如果独居老人出了事,黄金救援时间是只有短短的半个小时,这类是指脑中风与心脏病这些高危案例,不是指一般不紧急但较严重意外。 一些老人或病人跌倒之后,进入半昏迷或无法移动的状态中,如何互动,不产生误报,这些都是智能家居设计中最顶级功能中的重点之重。 不过,最后大家会发现,他说有好邻居,就能24小时都可以提供帮忙,理论上,这是与半小时反应的说法出现了矛盾与错误的。 他所说的没有科技可以办到提供这类智能求救系统,其实,他误会了,或者说,因为他说的是目前的已知事实,所以是正确的。 就如蔡深江所提的老人跌倒拉绳子警铃的系统,就是属于很烂的阳春设计,这些我都提过。 在我开始写科技达人Blog之前,我已经在紧盯可以随身监控老人的科技,甚至多次让政府机构知道可行性,这类科技最原始的零件是出现在智能手机上,后来这3年来的功能一再的提升,已经能做到相当不错的灵敏性。 另外一个原因,是整个社会的老龄化,许多家庭都开始出现更多大白天单独在家的老人,也没女佣,他们也需要一个照料老人的方法,所以,这类科技有它的迫切性与一定的需求。 人体感应,也不是那类很阳春的简单红外线移动感应类的系统就能解决,同样的,误报的可能性不会小,因为这类零件不是智能系统,它就只是一个开关零件。 真正的智能科技,其实都是指近年来不断改进的影像分析系统,温度感应,人体心跳检测,人体动作变化检测,这些个别零件,都有了,只是,还有一个难度。 就是电力问题,功能强的,耗电多,耗电少的,功能就较弱。 但是,只要是有好邻居或所谓的伙伴照料制度,一天24小时内,只要有人上门送饭探望一次,电池电力问题也就是可以解决,不算是问题。 但就如我常说的,很遗憾有那么多大学或大机构资助的研发项目,却没有人把可行的方法用在试验中,结果让大家以为科技是办不到这个那个。 或许,当各个资源能结合在一起,然后,让懂得做的人领导研发队伍,结果就会不一样。 智能系统的开发,离不开一个原始的智能设计架构,所以,少了懂得做的人,许多系统半途而废,或虎头蛇尾,或无疾而终。 许多商家所开发的系统,最重要的功能,是可以让他们赚钱,而不是亏本的干下去。 就如我常告诉研发部的同事,要研发改进一些我们已经掌握一定的技术的智能家居的产品,不是我不想投入,而是时机不对,靠几个人,不可能会成功,必须是群体的,非盈利的,才会有结果,才会事半功倍。 一些事,是可遇不可求,与买马票不一样。 或许,是我在向左,机会,却老在向右吧? 向左?不好,有人用顺口溜说 – By leaning to the left, we do not have much left 其实,那只是“爱拱伟”(福建话),这世界,只会说不会做的,不就都是霸着XX不拉X的吗?

CPF1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070 当新闻报道说总理特地称赞官委议员谢邕邕xiè yōng yōng的谈话时,我其实没看到那段国会报道,不知道好在哪里,所以上网看Youtube片段。 华语的摘要部分,我只看看到短短的几句看似大道理的话,看了,只能摇头,怎么会有这样的新加坡人?哪里冒出来的? 或许应该还有别的演讲部分,可能总理说的重点我也没法看出什么,大概是我的领悟力还不太够。 正经的讨论的话,当然会需要知道许多乱花钱的人最终需要整个社会来养他们,这是政府担心的重点,但是,就没有灵活些的方法吗? 看许多退休后拿了CPF的老人所做的事,难道不能逐一的拟出对策吗? 对于CPF,律师竟然会这样问,她是装?还是真?答案 – 她应该不缺钱。 自己的钱,要用之前,需要走到镜子面前看着自己,问自己究竟是不是真正的自己? 发现镜子面前的自己竟然是自己,需要感动的自己抱着自己感激痛哭流涕吗? 就因为这段话似乎有提到我。。。。的名字。。。。所以我更有义务要纠正她的“错误”观念。 [youtube 3Lh9IfSUCOs nolink] 我从80年代就开始缴交公积金,虽然她的年龄比我大,但我估计我吃的CPF的盐应该比她多,让我来教教她。 不过,在新加坡,律师都是聪明才智过人的人,说话都是有目的的人,说话漫无边际没心机的人,绝对当不了律师,所以,律师其实也轮不到我来教,就当作是聊一聊吧! 但是,新加坡的公积金制度中,雇主所缴交的公积金,就是员工的薪水的一部分,这是《雇佣法令》及《公积金法》中有法律文字可查的,不是猜的,也不用多问。 雇佣法令中 http://mycpf.cpf.gov.sg/NR/rdonlyres/48ADD928-FE08-4646-B3E0-A3D6DB901ED9/0/Workright_Chinese.pdf ,提到薪金少过500元的员工不必缴纳公积金,但是,老板还是必须为他缴纳,有多少人了解?有多少人被老板骗?谁说老板缴纳的公积金不是员工的?还有王法吗? 任何所谓的政府的公积金填补计划,就是政府时不时拿出一笔小钱,放入我们的公积金户头,这些钱,就已经是我们的,不再是政府的。 老公赚的薪水多少,提款卡交给老婆,老婆去提款机把钱提领出来,钱握在老婆手上,钱就是她的,不再是老公的,老公敢抢回吗? 许多家庭主妇理想中的制度是 – 老公的钱就是她的钱,她拿这些钱买菜时顺路买几张多多和马票,中奖的钱就是她的钱,所以,她的钱就也是她的钱。 许多小男人理想中的制度是 – 自己赚的钱是家里的钱,表面上100%上缴,在公司里却要老板给自己现金佣金,所以,他的钱就是老婆的钱,但,他要收的钱也还是他的钱,但是,政府却说这些小钱其实也要交公积金。 许多读了许多书凡事都爱大谈计划的年轻人理想中的制度是 – 如果结婚,大家各自赚的钱,就各自是自己的钱,需要一起用的,就一起出钱,比如 – 厕纸。洗发剂不行,因为根据科技达人的研究测量发现,全球多数的老婆的头发长度会比老公长,所以洗发剂用得比老公多是必然的,那么一起出钱买洗发剂,老公肯定会吃亏。。。。 公积金就没那么乱,几十年来,我们知道的是 – 公积金里的钱,都是自己的钱,利息,是借钱给政府去投资去钱生钱之后,意思意思送回的利息,所以,比银行的利息高,也是应该的。如果政府不肯付高利息,就收回我们自己的钱咯! 现在,我们依旧看到 – 有钱人,从不缺钱的,问政府能否自己放多一些钱进CPF,以便赚取比银行更高的利息,这些作乱的人,有多少个? 不够钱花的人,则是怪政府,自己已经穷得每个月银行户头被银行收取钱太少的霸道服务费,却不能动用自己数目不算少的CPF来解决燃眉之急,必须到处借贷度日,这些人,又有多少? 多数人,除了房子的问题,CPF留着的目的,似乎就只剩下等他进医院时被扣个精光,我还是那句话 – 现在变质的CPF主要就是不让人们欠下医药费用的。 与许多食言与半途而废的投资类保险配套类似的是 – 原本55岁可以提领公积金的原始承诺,在政府一厢情愿的情况下,一再的强制修正,终于修到今天的民怨沸腾,几岁都无所谓了,人们不爽,要拿回自己原本的钱了。 公务员有自己的盘算,普通不聪明的老百姓根本听不懂也听不进去,当然就只能发牢骚。 那些聪明的老百姓听得懂却也听不进去,也发牢骚,就因为不爽。 早在很多年前,破解政府CPF塑胶网的那些聪明才智过人的,早就布局,在年轻力壮时,先花钱在外国准备好后路,需要时,就借口说永久移民海外不再回来,向政府讨他们的CPF,钱到手之后呢?这些人,又有多少? 普通老百姓呢?现在那些比较敢说话的,就天天在新媒体上说会用自己手中的一票来解决这个僵局,那么,这类人,有多少? 再怎么复杂,再怎么用语言攻坚反击,唯一巍然屹立不动的原则是 – […]

yuanxiao_vs_tangyuan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067 如果大家用网上的元宵节图片,就会发现许多都带有汤圆的图,但是,本地人传统上为何没在元宵节吃汤圆? 而且,中国与台湾地区还有一个本地所没有的争议 – 元宵与汤圆究竟如何区分,原来,元宵不是节,是可以吃的! 多年前,才突然发现我们应该是说错了一句话 – 吃汤圆就是长大一岁了! 家里的每一个小朋友在开始容易被骗的年龄吃下人生第一粒第一颗第一口汤圆时,我们都爱说一粒代表一岁,他们年龄渐大时,也真的越吃越多,然后,不再上当了。 但是,那是在冬至!还没过年! 之所以说一粒和一颗,因为在人为故意搞复杂的华语中,两三公分大小的鱼圆和乒乓球,说成一粒一颗一只一个,都会有争议,因为中国人看待事物的大小标准与我们不同,所以,简单的两个字-澳洲印尼硬要说成啰嗦的澳大利亚印度尼西亚,这样也甘愿。 为何南方的后代移民到东南亚之后,忘了一年里,南方老家还有正月十五元宵节是需要又再吃一次汤圆呢? 我估计,是因为当年留在中国又不靠海的人没什么东西吃,就过年过节搞些花样解解馋。。。。 我们已经有粽子节,月饼节,火鸡节,然后变成肉干鱼生五颜六色萝卜丝节,再来又有马来人的印度人的不同佳节零食,已经太多东西吃了,就不再吃两次汤圆了。 有时,看中国北方人在佳节聚餐时,单独一个人吃下一大盆(不能用碗来形容)的几十粒包肉饺子,然后,另外一个佳节,又吃一大盆饺子,再另外一个佳节,又吃一大盆饺子,看了真的只能说。。。。哇佬喂! 传统的所谓过年过节一定要吃什么,都是人为的,都是可以改变的,所以,中国北方北京话一直想统一全中国的中文写和说,要办得到,要看什么时候大家过年过节都变成肯只吃饺子。。。。 现在冰冻的包着花生豆沙馅料大大粒的台湾汤圆超市随时都能买到,随时都吃得到,所以现在的孩子们都早熟,因为吃太多汤圆廖,一粒一岁。。。。 有一句我说过的 – 年轻时,有本钱打扮,却没本钱打扮,多年以后,已经有本钱打扮,却反而没本钱打扮了,这句,应该没有人会看不明白。 新加坡政府在19岁时,猛吞下6大团汤圆,于是,自己突然变成25岁,就热热闹闹的大事庆祝一番。 多年以后,新加坡政府在56岁时,怕老,于是,要大家忘了再过4年它就变成刘晓庆第二,所以,装嫩,回春,说自己又变成50岁,又大事派钱庆祝一番。 A。。。。政府啊!6年前吃进肚的汤圆,你们真的有办法再吐出来咩?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065 国会现在正在谈的,包括终生学习的技能培训,然后,话题就被扯到现有的学生,还有家庭妇女。 笑话,现有的教育体系当中,已经到了钱多到乱花乱搞大手笔出国乱买昂贵配备的地步,干嘛要现在的学生去动那500元的脑筋? 终生终身的学习,50年后呢?要用到500元怎么办? 50年后?反正也不关我的事。。。。 其实在多年前开始,也就是80年代的时候,是政府自己不太想要照顾那些职业专科学校毕业的学生,让他们自生自灭。 多年以后,这批80年代的人现在变成所有技术领域的中坚分子,有些是来自马来西亚的中年人,考取了这类文凭之后,就容易申请成为永久居民或最终成为新加坡公民。 现在呢? 修车的人几乎再也没有办法招聘到本地年轻人学修车,一位修车老板到学校去,想直接了解学生们的想法,看能否聘请到一些人。 学生回答他 – 读修车的课程并不是他们要的,是政府逼他们读的,他们根本不想从事这类工作。 结果,这些修车店一年又一年,都无法请到本地人,同时,越来越少的马来西亚年轻人肯学修车了,就只有中国人,缅甸人,斯里兰卡人,成为本地新的一代修车技工,但是 – 我们从来都没听过有菲律宾修车技工。 谁的错? 国家政策,让好吃懒做的一代,书读不好,被踢去读职业专科,又不想读,最终,国家社会继续养他们,你能怎样? 我们技术行业的行内人有些话不能在新媒体公开谈,因为这类真正的事实的话一说出口,就有人要说种族歧视,国家地域歧视,所以,只能私底下说。 这个职业断层,与本地的华文能力断层类似,无力回天,还是有许多天真烂漫无邪可爱的人不认为很严重,所以,技术水平与服务水平全线崩溃,再多10年吧!大家慢慢就会发现,恭喜发财。。。。 家庭主妇呢?A。。。。还是让安娣们自己谈吧!毕竟我没生过孩子。。。。 还是觉得 – 那500元是海市蜃楼。。。。

3D_Tech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062 中国人很奇怪,明明可以说的华语,被红毛人影响,赶时髦,结果出现不伦不类的语言,比如 – 3D。 本来华文中就有三维,所以那些英文不好的,就老爱说3滴,要不然就是3弟,总之有三就对了。 一直在测试我买的3D打印机,很耗时间,因为我是直接就尝试不同材料,所以温度和速度的调整很耗精力和时间。 有时候某名奇妙的毛病出现,我就三字经出口,也是有三。 我的妈,他妈的,臭鸡蛋,鸡蛋糕,都是三字经。 同事们每当第一次看到3D打印机,就会谈到电视新闻提到的中国用3D打印机建房子的事。 这是典型的臭鸡蛋新闻,因为那种是拿3D来炒作的新闻,本来无需提到什么3D科技,因为机械设备中,能做到XYZ的功能的机器一大堆,许多工厂里的切割机也是XYZ,就是左右前后上下移动,都没刻意强调3D技术。 真正考我们耐心的,是打印复杂的小物件时,一个手掌般大小的成品可以需要费时超过3个小时,再搞多一些花样,6个小时也有,很要命。 所以,先花时间弄个设计图,然后等。。。。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060 这几天,到处喷洒防蚊的烟和油的工作看起来出现得比较频繁,不用说,又是天气变得干旱。 然后,夺命蚊又在西海岸成功得逞,这种此起彼落的繁殖能力,实在防不胜防。 不过,干旱的季节应该可以让老鼠的繁殖能力降低一些,虽然现在是武吉巴督的老鼠名震天下,到处乱窜,报纸常常报道,但主角 – 老鼠却没因此有钱拿。 新年假日期间,其实还几乎算是隔一两天就到公司,主要是为“臭干”的植物浇水。 有时候,很奇怪的巧合是 – 如果我坚持几天不去浇水,等到我觉得天气异常闷热,真的受不了,盆栽植物也干得变轻,被风一吹就倒,去为植物浇水之后几个小时,就会下雨。 所以,我博了几次,几个月来,我投降,还是选择天天浇水,但是,西部的闷热之后的短暂雨,似乎只出现在武吉巴督工业区,车子出了这个片区,其他地方,挡风镜就干了,尤其是多次深夜的小细雨,就只飘洒在很小的范围,工业区里的路面湿漉漉的,外面的世界,却干巴巴的,为何? 老实说,我一直在疑惑中。。。。 最近这几年,都是在天气酷热时,就到处出现死鱼,以前却很不常见,为何? 所以,虽然开设渔场看起来简单,成本就主要是饲料,但每年一次集体漂浮,心血全泡汤,我在鱼箱里养几只大鱼玩玩就已经受不了,更何况养几千几万只的那些赚吃的,当全体自动浮上来时,还能吃吗?专家开口了 – 不能吃!完蛋! 今天下午,看到新闻报道说 – 最近降雨量大减,而气象署说接下来15天预料会没雨,于是,马上判断 – 既然气象署这么说,那今天就会下雨! 果 然 ! 猜 对 了 ! 傍晚,就下起了不算短暂的雨。 别的地区的人会问 – 真的咩?有下雨咩? 羊年到,大家说话都比较多 – 咩。 所以,我说的,老天爷与气象署的预测倒过来,准确率低,现在,还是一样,新的一年,改不了这个命运。 接下来的日子,估计天气依旧是 – 干旱,有雨,白天热,夜晚凉,冷气电费增。 恭喜新能源 – 恭喜发财!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058 本来以为农历新年的最后一个周末是大家忙着继续拜年继续吃新年食品的时候,想不到那么多人对某类话题有兴趣。 是在晚报FB那里,看到一则所谓的印尼少妻棒打鸳鸯的新闻,在晚报的头版上,她是被形容为少妇。 不过,她是47岁。 不是指她年龄大,是指少妻或少妇应该是年龄较小的妇女的形容词。 晚报:怀疑65岁狮城丈夫胡搞,47岁印尼少妻,越洋来捉奸,声称惊见丈夫抱着女人睡觉,气得拿棍戳情妇、拿鞋敲丈夫,把他打伤流血,警方到场调解。 华语真的是可以这样用的? 我只是说:温馨提醒记者,请不要教坏大小,少妇少妻,通常是指年轻的,30岁以下居多,如果47岁也叫少妻,那么30岁的呢?嫩妻?21岁的呢?童妻? 18岁的?婴妻? 想不到一留言,反应就很多,主要是因为老夫少妻的说法,因为她的丈夫是65岁,所以她被形容为少妇,这没错。 那如果不要用少妻,还有什么字可以用? A。。。。 要避免用装嫩的词,又要避免说得太臭老,就。。。。 妻子! 有错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