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达人
科技生活 生活科技
1381171043761295285s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749 最近正在找家里需要用得着的音响影音器材配备,虽然现在已经是什么都能上网找产品的年代,音响产品却还是必须懂得用耳朵听才行。 多年前的电子学校的同学当中,真正留守在电子相关的行业的人,应该就只剩几个,而新加坡的电子音响制造业却已经日落西山,不会再有新发展。 所认识的汽车音响店的生意已大不如前,因为这种行业本来能赚得到吃的提升系统的商机,被现在新车附送的性能强的音响给击垮,车里的已经很好了,干嘛需要再花钱装个性能几乎差不多的? 这些年去过一些超级豪宅的视听娱乐室,直接接触到一些看似国际级专家所设计的,有各种考虑因素,除了通常花费几十万元购买的主要配备,最夸张的一间,是为了让冷气吹出来的气流不影响听觉,而特地在娱乐室的一部分空间,用了两个5房式组屋的客厅的面积辟个气流回旋室。 在音响专家谭泽江的家里,所看到的就是当年觉得不应该看的器材,直到同事们小心翼翼的移开音箱后,露出地上的两角钱硬币时,我说的那句 – 不要动这些两角钱,等一下把音箱的脚摆回同样的硬币中间点。谭泽江瞳孔放大猛然盯着我看,露出他诡异般的笑容。。。。其实我不知道为何他不选用那类可以承受尖角重压的垫片而选奇怪材料的两角钱硬币。 当年,同学为了动手自己装配超巨型的音响系统和大喇叭,与他的那届的同学兄弟连夜动手做得累了就躺在舞台上睡觉,睡醒了再继续做,多年以后,他这种新加坡排前三名的功力随着他做其他生意而不为人所知,他那位同学,在多家公司消失后,变成本地主要的演唱会主办者之一,算是真正的留在同一个行业,而那些离开的,通常也没再加入了。 现在看到同样的几块音箱或音箱架木料,欧洲的卖几千元,中国的就只卖几百元,真的只能摇头,这种行业还真的无法与卖鸡饭的价格或者卖手机加额外售后服务的行业相比。 这张随便找来当例子的图片就是标准的发烧级音响系统摆放,喇叭的高低和方向也是学问,你看得出你应该端正的坐在椅子上听、坐在沙发上听、还是斜躺在沙发上听才是最佳位置吗?但是,后面墙上的轻质假石墙,和左右那两幅广告图,都会影响音质,这只是我随便说的,反正那些真正的发烧级的,墙壁的吸音或反射材料是很认真的调整的,说不定那些专家闭上眼睛听歌听到一半,发现声音起变化,睁开眼一看,原来是蟑螂正在墙上散步。。。。 许多音响的效果,不是专家乱吹,而是听了就会知道真或假。 就如以前某次在电子厂里,走过的日本工程师突然转身告诉同事一只喇叭线接反了,所以乐器的位置起变化,另外一次,一位同事无意中把左右喇叭对调,我直接说放错了,因为小提琴跑到右边了,其他同事不相信这样可以听得出,这不是我们这些懂得听,是因为立体声的设计,即使是不到100元的便宜收音机,交响乐队原本的乐器位置就在那里,喇叭接错线,自然会让乐器跑位,问题就出现了,不是只有发烧音响等级的产品才有办法听出不同。 同样的,为了还原音响的真实声音,就必须听过现场真实的乐队表演,才能做比较,空间感无论怎么营造,无论怎么让它逼真还原,楼下一只鸟飞过乱叫了一声,就被破坏得荡然无存。 同样的一首歌,同样的歌手唱的某几秒,在不同的音响器材就能比较出不同,这是一种耳力训练,就像一些人品尝美食,必须在多次重复比较的情况下,和知道菜肴是什么材料,佐料是什么,烹煮过程是什么,才会知道那个味道是什么,这也是一种味蕾训练。 但是,有些人是通过专家直接指点,指引他如何辨别音响和食物的特性,那么他就以那样的方法重复验证,久而久之,就形成一个特定的风格,这,就是派别。 我是什么派也没有,听什么吃什么都没介意什么,但最最最最最不喜欢电子小提琴,尤其是多次听到电视上台湾流行音乐演唱会上使用的干瘪电子小提琴为周华健伴奏之后,更~~~~讨厌电子小提琴。 当年喜多郎的音乐开始流行后,原本用乐队伴奏的黄露仪也改用同样的电子琴合成音乐伴奏,这让我无法不联想到台湾老妇爱拉皮都拉成那种塑胶脸一样。。。。 几天前,听到电台播放下面那首潘越云的歌曲时,过门时的电子琴很那个,觉得很浪费,一首仿古歌就被现代电子乐器糟蹋了。。。。突然想到 – 究竟有多少这些殿堂级的歌手是改用没有灵魂的电子琴来伴奏的?虽然很多电子琴一直想模仿出空山灵雨的境界,但,根本就。。。。 当然,台湾本来就常有一些发烧音响是很认真的采用大乐队伴奏,要不然蔡琴唱歌用电子小提琴电子吉他电子琴伴奏的话,我们就只能听歌听到联想到一把菜搁在电子琴键盘上。。。。 [youtube J5n6By9njck nolink] 李泰祥作曲的这类交响乐队曲风让人清楚听到钢琴、小提琴、大提琴、吉他、双簧管,如果你认真的听,你能听出乐器的位置,甚至当齐豫的声量达到最大值时,你可以听出录音室的空间感,似乎声音被墙壁弹回,这种细节,电子琴伴奏的歌曲就完全没那种韵味,死死的,但,普通音响,也只不过就是这样,只不过,很发烧的专家,能听出一些发烧级的歌曲录音时使用了什么品牌的麦克风,歌手站立的位置离开麦克风多远,钢琴是什么牌子的,乐器演奏是否早就预先录制,又或是在她身后多远同步演奏录音。 [youtube EB-PD_OkBvE nolink] [youtube j0NWYeKBBBM nolink] 如果懂得听,也会发现这类Youtube转录的歌曲都具备电脑类如MP3格式的压缩特性而破坏了歌曲原本的一些频率,就是我们说的 – 失真。 所以,其实,Youtube目前不算是能让人听出原曲味道的影片网站,因为只听到,却吃不到。。。。 但是,听歌是为了放松身心,不是让自己挑刺,因为不是在吃鲜嫩却多刺的河鱼,何必苦?所以,听那些手机小喇叭播放破音的MP3音乐就可以了,青菜啦! 算了,也不能太猫,连睡觉的时间都不够,哪里还能听发烧音响? 其实,最最最让人发烧的音响,应该是从美女口中说的三个音 – 我爱你。。。。

ZB_26_10_2014_CJ_4_26529906_26529589_tanskn_chiaty_x6skk[1]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746 这一次,新一轮的台湾食品有毒原料再一次影响另外一类我们常见的产品 – 台湾统一快熟面。 这次台湾说有19项产品下架,然后,厂商说新加坡没入口,其实,越来越多新加坡人已经不太相信新加坡又是真的没入口有问题的产品。 联合早报的新闻相当详细的解释了原因: 另据本报了解,有问题的产品都供台湾境内内销,本地入口商未引入这些产品。本地超级市场受访时,都表示没有售卖受影响的产品。 昇菘集团发言人说,该超市所引进的统一企业产品都是在中国和越南制造,不是在台湾生产的。职总平价合作社发言人也表示,有关制造商确认超市的货源不受影响。 9月台湾引发“地沟油”风暴期间,农粮局曾下令在本地售卖的六种含有“地沟油”的台湾食品下架。它们分别出自奇美和盛香珍这两个品牌,包括奇美冰冻猪肉馅、素菜馅和韭菜饺子,以及三种盛香珍品牌的饼干。 OK,先相信老是隐瞒真相的厂家和很纯很直很无辜的农粮局的说法,给他们面子。 然后,我们就要开始问 – 为何当局不教导公众如何辨认自己所购买的快熟面的包装上,生产国与各类资料? 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公众查到他们竟然是拥有源自台湾生产的食品,怎么办?又是叫大家丢掉毁灭证据? 政府有没有监督许多长期在台湾和新加坡两地互相邮寄各类食物到当地的民众习惯和常见现象?有?那要如何监督?每包食物打开吃一口? 那么,政府有没有任何资料,来监督许多人自己旅行回来时,所购买的整箱的各类台湾特色食品? 而政府本身又有没有任何资料,来追查许多自己长期直接在台湾采购之后直接入口台湾食品的小商家? 如果我没猜错,答案都是没有。 那么,买的人,和已经把毒素吃下肚的人,该怎么办? 还能怎样?哭咯!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744 最近本地的年轻人似乎越来越心急,越来越不通过大脑,只爱通过社交媒体直接公开投诉服务业,服务业真的越来越不好做。 不谈前几天那位不年轻也看不出是男是女的自己单方面的投诉,虽然最终他害那位爆粗辱骂他的员工被开除,但因为没有录影,我们无法判断现场的情况。 而之前著名艺人17岁的女儿因为听懂服装店里粗俗下流的歌词而抗议,并说会抵制那家服装店,这是通过社交媒体把事件闹大的典型,而且是由她老爸广播的。 而另外有一个调查显示,如果有人说某家公司服务不好,要抵制它,其他年轻人会盲目的跟从。 今天另外一则报道说年轻学生到连锁咖啡店霸位后离开,半小时后回去时发现物品被收拾在一旁,咖啡饮料也被丢而要求赔偿的事,就是典型的踢到铁板。 任何正常人,看到他们竟然是嚣张的只买了饮料后就霸着位子离开那家店,理所当然的都会反感,因为许多人本来就讨厌恶劣的霸位文化。 下场就是让更多人知道现在的吃得好穿得好的好命年轻人目中无人自以为是的没有教养到什么地步,谁说我们能摆脱富不过三代的宿命? 本地的纸巾霸位文化的发源地,是受教育较高的白领阶级集中的市中心,后来才慢慢的“传染到其他地方,这就是典型的读书多的未必就懂得做人的例子。 服务业本来就不好做,往往出现较大争议的例子,其实都与顾客的态度有直接的关系,态度不好的员工本来就早已被自然淘汰,不是多数的主要的问题。 来自外地的群体正是爱钻漏洞,想方设法在服务业身上榨取好处,如果当场不摆平,他们有水准的英文电邮就随着而来,无论是有理无理,他们就要等赔偿。 不是黄皮肤的,闹起来就是要人丢掉工作,这些都是人才,真的,政府是一直这么说的。 当服务业尤其是餐饮和零售业越来越容易被刁难,要怎么聘请年轻人加入这个充满被欺负的机会的这些行业? 然后当请不到本地人,只好聘请外国人时,本地消费者是否更加不满意服务素质? 有些事,是自作自受,真的。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740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这几天出现了几种感谢他人的致谢词,都出现了 – 如果没有XX,就没有XXXXXXXX 常看到称颂人物的形容词时,用上了 – 如果没有XX,就没有今天的XX 最典型的,也是唯一合格的例子,是 – 如果没有老板,就没有今天的公司 通常小公司成立时,就是靠老板,没有老板,就不会有这家公司和公司商号,不同意的人不要举手。。。。 另外一个例子 – 如果没有老婆,就没有今天的成就,基本上这样的例子很“假”,它的说法是基于某个特定的“成就”,但是,如果没有同一个老婆,谁能说其实不会有更大的成就?靠小三而做得更大的例子也有,靠小六PSLE而被许多人骂,然后过后很快的找机会下台换人的例子也有,虽然只是那一个。。。。 [youtube JtYfzlJ9Urw nolink] 还有一种宗教,沉迷其中的总是无论大小事都要在别人面前感谢那个虚无飘渺的XX,斩钉截铁的说如果没有XX,他就没有今天,或许,这要说到不知多少X年,宇宙大爆炸之后所形成的天与地,虽然宇宙没有天,也没有地。 换另外一个角度,一些人在公司拼老命苦干多年之后,因为种种原因,决定离职的时候,会忿忿不平的说 – 如果没有我,公司就没有今天的成绩,我离开了,别人不知道怎么做,公司一定倒! 是有许多这类市场部门或销售部门主管一离开公司,公司的营运和利润马上受挫,甚至倒闭的例子,但,不多。 更多例子是 – 新上任的人让公司继续生存下去,无论是来自被提拔的旧员工,或是高薪另外找的人才,无论公司少赚些,或其实赚更多,没有他,公司也不会倒。 只要放大公司规模,变成超大规模的团体,或者政治人物,因为涉及的人更多,他所占的贡献比率就成相应的下降,没有他,换另外一个人,或许能做到他所做不到的成就,只因为运气,没得表现,就不能比较,也没有所谓的-如果。 后来,爱谈大道理的人,就用了 非常有道理的、无法辩驳的 – 即使没有他,地球也还是继续的转。。。。 所以,务实的人,在说如果没有XX就没有今天的XX时,就通常最多只怕老婆拉耳朵,所以,他说 – 如果没有岳父岳母,就没有他今天的老婆,这句话也肯定是没错的,符合人类进化论里最基本的条件,也不用跪洗衣板。。。。 当然,如果没有外劳,新加坡,还是新加坡。 如果没有外来的人,自称是人才的人,新加坡,也还是新加坡。 如果几个新加坡人离开了新加坡移民海外,没有她或他,新加坡,也依旧还是新加坡。 所以,如果没有莱佛士,或许,今天的中国,说不定也只是新加坡一个比较偏僻的小省份,只是穷乡僻壤不准建赌场,要赌的都必须到澳门和新加坡。。。。 所以,就别再提如果没有XX,今天某个地方还是个小渔村的童话故事了。。。。

11bbc5519fbg213[1]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735 昨天,无意中看到多年来不曾有机会看到庐山真面目的鸟,就是那种半夜清晨吵到要命的鸟。 不选择与别的同类同样的时间呱呱叫的鸟,就不是好鸟。 花就不一样,只要能开花,无论什么时间开花,开多久的花,就会有人看到。 昙花不常开花,但昙花一现,却往往人人都知道,仙人掌科的植物一开花,就被人拍下留念,所以,一霎时的美,还比常常扮美的美还要美。 在旧办公地点种植物群时,最奇怪的一件事,是有人把不要的植物带着几个花盆搁在一起,开始时,以为是隔壁邻居的,后来他们说不是,于是,就把它收进植物群中,一起顺便照顾了。 它的花盆里的泥土,是很典型的花店用的泥,就是那种几个小时无水,植物就萎缩得特别厉害的泥土,这应该是故意的,我认为全岛的花店就是故意不让这些植物长命百岁,才有钱赚。 就因为它容易出现严重缺水,所以当我把它收进植物群里,它就受到保护,阳光没再直晒太久,于是,在一段时间后,它就活回来,开了许多花,也另外再长出新枝干。 但因为我还没换土,所以它一直会时而缺水又开始大量枯萎,雨季一来就又复活,但我看出它其实算是很耐旱的了,与胡姬花的生长状态差不多,就放心的保留它的原始状态,先不去动它,因为那时已经知道要搬到别处了,所以就不费心整理土壤。 带到新地点之后,它也还在同样的环境,也是时不时的在连续下几天雨就长快一些,粉红色的枝干出现,就意味着拼命生长,到了干旱时,就萎靡不振,直到我傍晚浇水,它就又重新抬起叶片,但本来繁殖成两盆的,那盆自己另外在枯萎的胡姬花盆生长的因为缺泥土也因为冷气压缩机的热浪而最终活不下来,所以,又剩下那棵原始的。 就这样,周而复始,我知道它是开花植物,就是不能在室内种植,而我的自动灌溉系统和照明系统一直还没搞好,所以撑着,它也不被害虫侵害,所以还是活了下来。 更重要的,是我根本就不知道它究竟是什么花,和需要什么生长条件,就只能靠自己摸索,而它却是植物群中最会开花,却也不被我留意的,只因为它是外来的,我不知道它的底细。 今天,无意中,看到Facebook有人用中英对照的牌子介绍它,原来,它的名字是 – 晚饭花/四点花,很俗的名,因为它在傍晚才开花。 它的真正介绍是 – 紫茉莉(学名:Mirabilis jalapa)别名草茉莉、夜娇娇、夜晚花、胭脂花、洗澡花、煮饭花、地雷花、白粉花、潮来花等,属紫茉莉科植物。 晚饭花?四点花?洗澡花?煮饭花?这些名字,让我直接联想到。。煮饭婆。。 放一张网络上的开花图片,与我种的之前的一样,但我需要找一下旧照片,因为很少拍它,只因为。。。。煮饭婆有什么好拍的。。。。可怜。。。。 现在,我把它安置在蓝光为主的LED植物灯下,基本上,是不适合它的,因为开花的植物,需要红光多蓝光少,红光才容易开花结果。 左边第2盆的就是晚饭花,用这个名还真怪 它的枝干很特别,就像是一个关节接着另外一个关节,像人的关节一样,在枝干部分随处长花,如果枯萎了,你用手轻轻的就能折断的,都是枯萎的,折不断的关节就无需用力,留下,过几天就会长出新叶片,所以,它很奇特的生长法,变成我们可以控制它别长得太高。 现在在室内,它不缺水,叶片就饱满向上挺,在户外缺水时,几个小时内全部下垂萎缩干枯,很吓人,就跟因为洗衣机坏刚用手耗尽力气洗完衣服的美女一样。。。。 现在要等,蓝光照射下,它的根须枝干还能生长,等移植到红光为主的地方,细胞组织一适合开花,就能测试出那款LED是不是适合它的。 女怕“加”错“蓝”,只因为少了胭脂“红”粉的衬托,只能等,就在不远处,快了,别急。。。。

20141026_122856s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731 这两年,在新媒体,尤其是Facebook,网民学好三年学坏三天的趋势很明显。 我的标题的最后一个字,是不管男女老少,尤其是来自岛国北方的网民都很爱用的字眼,是不可以习惯就好,但用语恶毒的外地网民训了也没用,本地网民则有些有时会道歉会收敛一些。 多年来,我在本地常听到的一种鸟叫声,不算好听,也不像是来自很呱吵的鹦鹉类的大型鸟所发出的声响,在一些午后寂静的私人住宅区听到时,觉得它的叫声简直就是破坏环境。 而这几年,在不同地区的晚上,还有我住家附近的深夜和清晨,也都能听到这种不好听的巨大声响。 如果有谁倒霉,刚好住家很靠近这只鸟叫的地方,那个人无论如何一定会被吵醒。 其实,我是随时准备,一旦我受不了,我会找出它躲藏的地方,然后。。。。下手。。。。 后来,我觉得需要提高生产力,所以也考虑到要如何用4台无人机,同时带着一片巨网,飞到树顶,然后撒网。。。。 刚才中午时,经过多层停车场,听到了鸣叫声,知道它就在附近,于是,直接走向声音来源,看它的样子究竟是如何。 看到了,原来是红眼的鸟。。。。 但看到时,它一直静悄悄的,等了一段时间,终于开口叫了,果然是它! [youtube C1kHcywlMbs nolink] [youtube XoWyjBOvSMg nolink] 这究竟是什么鸟? 不要告诉我是什么濒临绝种的,要不然真的会很快的就绝种。。。。 或许,它的前世,就是整天妒嫉着任何事,什么都觉得眼红,虽然自己明明吃得饱睡得好,却偏偏就在那里一直叫。。。。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729 其实标题是含有“不雅”的字眼。。。。 电台958的广播剧我没什么机会听到完整的,但那位回巢的女广播员多年前就是以女性器官的字眼表演舞台剧而惊世骇俗。 本来我不适合谈这种很“文艺”的内容,杨君伟就最适合谈他的前同事和同样是搞舞台剧的同道中人究竟是在玩什么把戏。 但这出广播剧播出不久,就因为觉得反感而在电台的Facebook的人已经呸到没痰了。。。。 很有趣,他们都觉得恶心,完全接受不了。 几天前,轮到另外一位忍无可忍的听众写信到早报言论版告状,也同样的对充斥着不雅字眼的广播剧开炮。 但是,有点奇怪,不知道为什么,就在一个晚上,当我开车的时间,刚好播出了一段这部广播剧,而我,其实是听到内容隐藏着的“信息”。 所谓的厕所,所谓的大便,所谓的控制,所谓的特权,所谓的抗议之后的反效果,所谓的自作自受,是不是暗示着什么? 听了很反感的人表示了他的极度烦躁和快抓狂的感受,在Facebook上一再留言,而我,却没有觉得哪里有问题。 我直接联想到华校,联想到戏剧界,联想到艺术工作者的创意受限,联想到民主与反体制的一些行为。 是我想太多?还是有人想太多? 你要不要顺便想一想,究竟,这样的内容的广播剧,是表面在谈大便?还是骨子里在谈我们该谈的该争取的,却被政府被正人君子硬认为就是大便的事? 你说呢?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727 这几天,媒体再度大事报道那黑暗的森林卖手机吃人不吐骨头的事,花大笔买了“爱疯蟹”,结果,买了人被气到快疯,也又是警方到场也没用,最终破财消灾。 我这类以前在那里混过的人当然知道这类非人非猴的浪人的野性,所以我都不走入它们的洞穴里。。。。 事主真的不知道这座黑森林的丛林法则吗? 其实,在几十年前,有一首歌已经这么形容森林了: 月儿明 明如镜 夜色如冰 这里没有一点温馨 这里没有一点爱和情 [youtube QbnRe_C4Hq8 nolink] 另外一首歌,唱的是红毛地方的森林 那句:心中那片森林何时能让我停留。。。。实实在在的说出了许多新加坡人对本地这座和隔邻那一座老黑森林的感觉。 [youtube gPpZJlE0Ca8 nolink] 另外一首,说的是: 告诉我这土壤的味道 都是血腥吗 告诉我 请告诉我 当然,我们这里的黑森林,是杀人不见血的。。。。 [youtube uUXsunCWu6M nolink] 接下来,不再有歌词,森林的感觉就变了,这首带着台湾森林5年之中各种环境自然声音的乐曲,感觉更不一样 [youtube qcd87wc7HDg nolink] 现场陶笛表演的版本 [youtube jRhPRsMrUDg nolink] 最后一首,是送给执法单位,替他们洗脑一下,看他们几时才能大彻大悟。。。。不再手软。。。。动手除掉躲在森林里的黑暗势力,连根拔起。。。。 [youtube gm5c897fS54 nolink]

98507[1]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724 我其实不怎么有时间玩那些近年来常不时的被人提起的省电装置,马来西亚媒体今天报道的,是一种类似小磁卡,贴在家里的电路总头那里,宣称能省电,现在被揭发是骗钱的金字塔传销产品,许多人花了几万马币后,用了没效果,才发现上当。 这是另外一款,好像贴膏药的方法 我常说台湾和马来西亚是东南亚直销和传销骗钱的重镇,自从30年前我接触电子产品以来,已经听闻了不少虚假电子产品的来源,都与台商有关。 所谓插在插座上就能省电的装置,是近20年来才在新加坡比较容易看到,基本上你不必知道里头是什么,就是一个看起来像变压器的轻巧装置,但价格不便宜。 许多购买的人都说用了的确有效,能省最少10%,这些人购买这类产品的来源,不是靠上门推销的,就是靠传单,另外一种是在邻里中心的小摊位上促销。 先不要谈肯定没用的那类小卡,买这种东西基本上无需测试,就可以知道靠改变家里电线的磁场来省电,就好像是说工人党下届大选会执政那样,听起来好像真的,实际上办不到。 台湾多年来已经有许多Youtube影片介绍各种省电装置,看看就好,不要因为看了心动反而去买,结果我反而变成像是在鼓励大家买来用: 多年前的一系列台湾新闻 [youtube qQvI57VAYPo nolink] [youtube hqdmJuD54c8 nolink] 新闻中,用强力磁铁把转盘式电表的转速变慢的方法,在马来西亚也有人用,而其实电力公司能查到有问题,因为总机房的输出是没改变的,少收了钱,马上知道有电被偷。 [youtube MzFGLTf4LZ0 nolink] 新闻影片中,摇摇晃晃的插上插座的电器,就是我说的最危险的会跳火着火的问题来源,脱皮的线也用来演示,他们还真的很随便。 有人在不同的类似影片中用了很技术的解释:節電器內部是電容,台灣的機械式電表並不能計算到虛功(安培數較少的情況),假如加裝了電容,可以讓線圈式電器(例如:變壓器,線圈式馬達,壓縮機等等)的需求輸入安培較穩定,譬如沒有電容穩流的情況下,正常情況下每一分鐘可能安培數會從1A跳到3A左右持續不穩定的跳動,但如果加入適當毫安數的電容器,確實可以讓輸出電流轉變成比較穩定的輸出,實際例子就是可能會座落在2.5A左右波動,波動幅度會變小,但是如果加入了不適當的毫安數的電容器,會造成在輸入電流後,持續充電電容時間過長,但電器卻吸不到足夠的電流,反倒造成電器的電流更不穩定,會造成反效果,所以因為市面上一般的省電器,其中內部的電容器毫安負載數是固定的,也就無法達到穩定電流的功效,相對的無法達成省下因為電流不穩產生的熱功耗的那1﹪功率,所以省電效果趨近無效。但是如果在線圈式電器內部加入適當電容安培負載數的電容,可以讓電器穩定輸出功率,減少熱功耗,可以稍微省電一點點。 中国的影片,提到感性电器,这样的广告,说得有龙有凤,你会不会心动? [youtube HbMR3EUir9E nolink] 红毛人也多数不相信,所以都很认真的测试 [youtube 1H1PCYm4bEk nolink] 新加坡目前所卖的,主要也是源自台湾,所以现在在影片中所看到的产品,也会有机会在新加坡看到,最重要的是如果它像当年那样卖200元,买得下的人就是勇敢的人。 但我知道目前最新款的LED电灯一定最省电,而且日光灯没用时就关,肯定省电,当年宣称说每次开关日光灯的瞬间很耗电的说法,在后来技术更精密的测试法证实是误传之后,直到今天,还是有许多技术人员坚持不应该频繁开关日光灯。 或许政府人说的应该要多提升自己的说法是正确的,已经有了互联网,看不懂英文,也有大量的专业的中国和台湾技术资料可以参考,学而时习之。 多数人如果在用电脑时开风扇,只要用USB风扇和USB灯,接在电脑的USB上,其实就会省很多电,因为电脑的USB的输出不会增加家中的电流,不用白不用。 家里插着太多的手机充电器charger和电器的适配器Power Adapter不关电,一年到头,每一个其实会花掉一两包鸡饭的钱,所以,关掉这些,就能省钱。 很多电器的特征其实是 – 越会发热的,就是在浪费电,所以如果电视机关了,一直在Standby mode,可是当你摸电视机时,发现有点微热,那表示就在浪费电,就应该关上插座的开关,这样最省钱。 现在新的电器,越省电的越多勾,花钱买新电器,淘汰老旧的电器,比如用了10多年的冷气机换掉,最终省下的电费就是会比买新电器的花费更多,这种投资就是物有所值。 就如路边的草,长得好好的,却没有价值,而那些价值连城花了大笔钱的,却半死不活,只因为不识货,买错用错。。。。你应该会联想到什么吧?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722 几天前,一位自称是女教师的动手把组屋楼下丧家的设备都砸乱,等着警察到来,面对着镜头,她还自己送上个人详情。 看到她露出缺了一颗牙还这么爱露出笑脸乐滋滋的透露她自己是西方教徒,看来,经过新媒体的网民炮轰,小事不变大事都难,工作会保吗?大概也会知道她的下场。 刚才,楼下的人燃放烟花,冲上10多层楼高的天空的烟花炮,每隔一段时间就燃放,应该是警察没什么想管了吧?家里的几个小孩看不到,只听到声响,可是,也没多大兴趣,应该是没看到烟花的小孩不知道烟花是什么。今年不是第一次,而是多年来每年都几乎一样,同一批印度人放烟花,没事,因为他们很容易躲在黑暗中燃放。。。。 就如现在每逢星期天,各处马来人的婚礼,乱七八糟的电单车胡乱的拦路指挥胡乱的霸着路乱鸣车笛随意表演,来的宾客当中,通常许多亲朋戚友就是警察,不要告诉我警察部队不知道这件事吧? 当年,当我说这件事的时候,之前当过正规警曹的马来同事尴尬的笑了一笑,我补充多一句 – 没办法啦!你们都没办法,我们当然没办法,等出了事,大家才来想办法,对吗?他。。。。也只好同意。 就如现在年轻人爱听的933,每当我开车时随意的听时,不知道是不是倒霉,老是听到那首歌,老是听到那句 – 祈求上帝帮助我 一个拥抱就足够 怎么现在这种台湾式基督教植入推销的流行歌曲现在毫无阻拦的、公开的、重复的播放也不会有事? 那潮州节的6个字的方言发音的限制还紧握不放,以后那些带有超过6个福建音的流行歌曲会再度被禁止播放吗?双重标准?不意外。难道只因为有人向人宣示他的存在?有必要吗? 我是来自一个被压抑的年代成长的新加坡末代华校生,我们已经被磨练成低调,不要惹事,不要强出头,不要说太多。 所以,我现在什么也没说。 乱,就给它乱,不乱,就没乱世,就没法出英雄,也没法出狗熊。 你相信吗?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720 这些年来,有时候,不是觉得自己的中文程度有多好还是变差,而是疑惑为何中文媒体常出现一些自己不熟悉的中文字句。 本来我们把不同国籍的婚姻称为异国婚姻,这本来也没什么问题,一看就知道是指不同地区的人结婚。 但为何晚报却特别的用 – 跨境?是以为在报道跨境旅游吗? 晚报大特写:跨境夫妻真与假 这篇内容就与我之前认为的那样 – 似乎有越来越多本地中年男人娶越南和中国海南姑娘,而且数据显示的确在增加中,每天超过17个外籍新娘嫁来本地。 这种趋势的改变,我觉得有点超乎寻常的,是所听到的是娶这些女性的男士的年龄层有下降的趋势,也就是说其实不是老安哥想娶,而是不太老的男人急着娶。 我当然也不时的会遇到有人问我要不要娶越南的,或者问我要不要去试看海南的。 我身边几个娶越南妻的男士,刚好年龄都和我差不多,所以更容易看出这些工作收入不稳定的人娶了越南老婆之后,问题更多的种种麻烦。 之前,也有异族的同事娶了来新加坡当过女佣的印尼妻,也有华人娶印尼华侨,收入不高的,就面对许多问题。 新加坡政府有个很特别的“冷酷无情”行为 – 凡是拿过工作准证的外地女性,想嫁来本地,都会面对艰辛的各种考验,才有办法安定的过日子,其实是元气大伤,这有必要吗? 至于许多听到的,意气用事的,有了孩子才坚持要注册的,更被明显的受到惩罚性的刁难,没得商量,这个部分,才显示出新加坡政府严谨与法治的调控能力 在本地工作过,与本地男士的认识不就更为正常,不就比突然飞来本地找新加坡男人娶她的那类女性更正常吗?为何刁难这些良家妇女? 我在全岛走透透时,在几间屋子遇到完全不懂得说英语的女主人时,发现她们都是来自印尼,同样的体形瘦弱娇小,同样的沉默寡言,就像个女佣,一时之间,我联想很多,我估计男主人的那种收入和他们家里的经济情况,应该也是困难重重的。 娶越南妻的,多数也一样是语言问题,这些所谓的越南大学生老婆,来到本地根本就完全变成文盲,不要说搭公共交通,连搭德士都成问题,必须有本地人陪着,这不是问题吗?更多的这些越南村姑并不是大学生,她们如何生存? 本地的议员通常忙什么?有多少工作量是为了帮助异国婚姻所带来的问题?其实,政府有数据,能分析得出。 那么这些无法工作的妇女,做丈夫的如果年龄偏大或收入不稳定,家庭总收入能不被划在低收入家庭的线之下吗?不可能。 至于我所知道的泰国和菲律宾跨国婚姻,都与离婚汉扯上关系,都与英文能力较强的群体有关,唐人派的,就是马国,越南,中国海南,这种区分还有点意思。 曾经有同事到了红毛人的家后,问在屋内的菲律宾女士说 – 你的雇主几点回来?得到的回答是 – 那是我先生! 就因为发生过这种丢脸的事,后来我们告诫其他同事,不要用那种问法,应该是问 – 请问屋主是你的???这样就不会没礼貌得罪人,因为菲律宾女郎嫁给外地人也很普遍。 说来说去,多年来,还是有认识的新加坡男士继续娶了来自马来西亚的女性,这种比例与当年我们这类工厂背景的群体几乎一样 – 新加坡男娶马来西亚女,就因为工作环境。 但是,政府应该没有办法阻止人们继续的到较落后的发展中国家相亲,然后再在一个月内就来新加坡注册结婚,其实,说白了,这还是算买妻,许多人负担得起。 这种速食面般,像古代一样到庙里转一圈就可以娶老婆,不必浪费时间拍拖的婚姻真的没有问题吗? 有了问题后,要怎么解决? 而且,除了娱乐圈也不时的报道本地男女嫁娶了中港台的娱乐圈中人,大家有没有发现到一个怪异的趋势? 怎么新加坡女性的选择会那么少? 怎么新加坡的女性被本地男性看上的机会显得那么少? 风水有问题? 疑惑中。。。。

graph1[1]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717 今天的一则新闻相当特别,是少数所有媒体都报道的一则消协调查 – 小贩大众美食价格两年涨10至20% 其实一看标题就觉得没多大用处,因为所谓的小贩大众美食很难让人联想到种类很多的主要食物。 鱼丸面、鸡饭、杂菜饭、鸡肉黄姜饭和印度煎饼这五样就是调查中所谓的本地大众美食,而且调查的结论是过去两年共涨价10%至20%。 早报的制图 其实我觉得这种调查很不科学,因为完全没提到他们调查的其中一个主要的比较 – 食物份量。 通常,如果调查不同品牌的食物价格,大家自然的会拿同一类食物成份一样,还有容量或份量完全一样的型号,这才是苹果与苹果的比较。 别忘了,本地的许多小贩都会趁摊位大翻新而说新租金调涨了,所以必须起价,而且都很喜欢卖贵5角钱,没有贵一角钱或两角钱,甚至有许多被老顾客指出价格没调,份量却减了。 一些客流量看起来不高的老旧小贩中心,食物的份量,以及价格的低廉,足于让它比一些地方所卖的价格还要便宜30%以上。 中国人在比较物品的价值时,看划算不划算时,会用一个词 – 性价比,就是涵盖了价格与性能两大因素。 价格低,品质差,或者价格高,品质却也高,并不等于价格高的会不划算,反而会因为价格高的物品更耐用而更物有所值,这就是性价比。 无论如何,鸡肉黄姜饭看得出非常昂贵,这也是常见的马来食物非常贵的问题,买马来杂菜饭选同类鸡肉和同类菜,价格往往比华人的杂菜饭更贵,有谁抗议过? 而华人的斋菜摊在同一个地方的食物价格,也比隔壁摊的普通杂菜饭贵,有谁表达不满? 一摊卖4元的鱼片汤,给8片厚厚的鱼肉,吃了会饱,另外一摊卖3元的,却给6片薄的鱼片,吃不饱,那么,应该怎么比较? 当年在新加坡带头把餐馆电脑化的公司就是面对了同样的问题,如何判断同一块猪肉,一部分炒成一大盘菜,给一桌人吃,另外一部分卖给另外一个顾客一盘海鲜煮炒,利润不一样,算法也不一样,怎么办? 就是需要把食材的份量计算好,这就是成本,这才是关键,这,会很难吗? 所以,一摊提供6粒工厂制造的大鱼圆的面卖4元,另外一摊6小粒的另外一种鱼肉手工制作的鱼圆面卖3元,你能自己算出哪一个值得吃?而且,问题是哪一摊才好吃? 说来说去,有得吃就要偷笑了,不要再比较什么想当年卖多少钱。 再比下去,就只有新的国家体育场枯死的那些草更值钱,你。。。。要吃吗?

safe_image (6)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711 几天前,国家发展部长许文远在基层领袖、交警和陆交局官员陪同下,到“争道”情况严重的兀兰9道和兀兰弯路口实地了解情况。 他所视察的地区,其实早已有脚车道,所以,是那些骑着脚车上人行道过斑马线等的违法行为才被重点对付。 这几张图片,有一种说不出的怪怪的感觉,虽然网民个个都举出自己的组屋区也一样的到处都是同样的情况。 到了另外一则新闻刊登后,才知道为什么 晚报报道的新报报道 – 脚踏车骑士讲不听 不理警告人行道上骑车 或许,大家会记得,之前的国家发展部长马宝山先生,在他所属的淡滨尼集选区试验脚车道的可行性后,后来才在几个脚踏车使用量高的北部和西北部有另外的脚车道。 而越来越多地铁站增加的脚车位,也是顺应居民的需要,虽然许多人指出这些人多数是外国客工,但这些脚车位本地人也需要用,那么,该怎么解决?只让新加坡人可以停放脚车吗? 还记得当年我因为被路上的公共巴士和罗厘故意贴近我的脚车,逼本来就骑在双黄线上靠近路堤的我闪开,驶在水沟的凹洞上,危及我的生命后,愤怒的我过了一段很久的时间才写信去早报,提到脚车使用的需要与不可改变的事实。 但是,当时官方的标准回答,交警就是说脚车不应该上行人道,也不鼓励使用脚车,就这样的态度。 30年后,这样的情况依旧没变。 多数的人,都坚持说政府应该在全国马上开辟脚车道,因为政府不是没钱,而且水沟加盖也就是能增加面积,不必担心行人道面积变小,但实际上,有脚车道的地方,最终行人与脚车还是“撞在一起”,无路可分,因为大家不可能绕远路。 有些事,表面上看起来,没有问题。 但就是有人觉得有问题,尝试去解决问题后,这才发现根本解决不了问题。 现在,不理会执法人员的多数是外国客工,搞不清状况,直到被罚才会喊冤。 行人被脚车撞了就跑,也无法记下脚车资料,这点,政府其实可以马上要求所有的任何脚车,尤其是比赛类的脚车都应该注册,贴上牌号,是看政府要怎么做,没有做不到的。 至于脚车速度和电动脚车横冲直撞伤人的事,就必须在脚车结构上动手脚才能解决,这就是说,没有人能解决了。 怎么办?

Plant LED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708 之前,经过一段不短的时间测试了许多植物,尤其是那些宣称是室内植物的种类,发现其实大家有点被骗。 因为所谓的室内可栽种的植物,都不是植物本身真正能在缺乏阳光照射下长期生存而改变的基因,只是人们自己讲自己爽而已。 许多在大自然环境中能自己在缺乏光线下生存的植物,都会出现某些突变的生存方式,就如大家比较熟悉的仙人掌,就是一种变了形的植物,才能在缺水的环境中生存。 各种在生长时常遇到光线不足的的植物都也会变种,让枝干生长,却让叶片变小,也不开花,等到接触到自然光,就拼命长叶子不长枝干,然后开花结果,让下一代活下去。 我们在热带的环境,在新加坡马来西亚很容易生长的植物,比如 – 草,是永远都是翠绿的,在有四季之分的环境却都长得不太好,比如香港,每次我从香港机场到深圳的办公室的路上,看到他们快速公路和普通住宅区的草地都很难看,就觉得比较欣慰。 不因为什么,就因为我们的草生长得比较好,如果政府要人民吃草,那还有得吃,好过吃泥沙。 新的国家体育场的温带草现在被亲口证实是被晒死,那么,这意味着所有的草皮都要重做,而不是缺乏阳光照射那么单纯的理由。 可是,当我看到他们使用很传统的强力聚光灯类来为缺乏阳光直射的草地补光时,我就有了疑惑,这个150万的灯光设备是不是买贵了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的是灯光应该是用得不太对。 在过去,因为科技限制,人们总是用最强也发出高温的白光来取代阳光,为室内植物栽种的系统补光。 可是,最近那3位刚刚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的日本人在90年代所发明的蓝光LED,就改变了许多事,就是因为他们,才有真正的白色LED出现。 而且,这种蓝光LED所拥有的波长,经过测试证明能为植物补光,另外一种植物需要的波长,是来自红光LED。 当然,倒霉的是1962年发明LED的LED之父却没得奖,估计是诺贝尔的评审们比较喜欢“蓝光”和听“白光”的歌。。。。 所谓的LED白光的3色组成部分,是除了红与蓝,还有绿光,可是,绿光对植物没帮助,所以,这几年的新款植物灯,都只用了蓝与红双色,如果是自己排列数目也行。 经过测试,LED厂家确认了,如果需要开花结果,红光需要较多,如果是促进植物生长生根发芽,就需要蓝光较多,所以就是蓝多红少,是可以让草生长得更好,LED灯也没发热,植物不会被烤,所以那些室内植物棚就不必再为使用强力聚光灯时会造成的高温而烦恼。 我最近买了两种不同比例的红蓝灯,准备作比较测试,看我那整大群在窗边长得很翠绿却还不足以快速开花结果的金边吊兰是否会马上起变化。 另外我还有几盆不同类的植物,已经证实是对光线敏感,叶片生长时的趋光性,使得它们老是长歪一边,都爱向着窗外灿烂的午间阳光,好像窗外老是有美女在走动一样。 而每当几天连续下雨,没什么强烈的阳光照射时,那几种很渴望有光线的植物就开始无精打采,也不能乱浇水施肥,就只能等阳光再现。 金边吊兰与绿萝money plant一样,虽然都可以在室内生长,但都会越生长就越萎靡,就如深圳办公室那样,不到一下子,两盆就壮烈牺牲了,同事觉得奇怪,为何我种的与他们种的相差那么多,但他们没把植物放在也是有着充沛的午间阳光的位置,就我的座位后面,所以,它们应该还是需要足够的光线,才能长得好,或者说 – 才会好好活下去。 我们室内普通的日光灯再怎么强,绿萝的叶片的黄斑点还是越变越少,纯绿的叶片就不好看了,只要光线充足,黄斑点一增加,就会好看,才是名符其实的另外一个称号 – 黄金葛。 金边吊兰与绿萝都可以在水中继续长根,这种特性,是我无意中发现后,才知道原来本来就有水培植的金边吊兰在售卖,但很肯定的,它的开花结果的机会低。 就如我以前已经完全摸透了Money Plant的各种生长形态,所以半泡水半土栽的混合方法也用过,就还没用植物灯来让叶片的方向被人工调整,这样的话,只要我自己动手弄个别的红蓝LED,室内绿萝的叶片与生长模式就会完全起变化,所以需要试。 买各种现成的植物灯就不灵活,要嘛就像我现在买的,厂家自己宣称这样是最好的长度和光照度,但我不太相信,而且很难把植物种得那么密集那么迁就灯光,应该是在现有的植物生长环境中放置适合的LED才会自然些。 反正就是要试,也没花150万元,就等看安装了之后的效果。 就如我喜欢在淘宝的买家留言那里留下的标准废话差不多一样 – 等试了再来作补充。

20141017ap04y[1]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705 自从小印度事件发生后,在本地中文网站极度活跃的过动式网民一直重提的所谓警察看见暴民就掉头跑的事,一再嘲笑,其实我极度的反感。 虽然一眼就看出那些不是警察,是柔佛脸孔,后来媒体也证实了是打工的外包的外地保安类警察,但是警察部队不趁那个事件让人区分外包的非正规警察与本地真正警察的差别。 无论如何,本地的中文媒体也不懂得用自己的语言解释,看起来,网民懂得很多,说什么都是对的,在他们眼中,警察都是怕死的。 当政府表扬那些当时在场,冒着未知的生命危险做事的民防部队和警察部队的人员时,网上尽是一片嘲讽,似乎这些网民认为自己的判断比较正确。 多年前,当早报论坛还在时,中东地区掀起的茉莉花革命事件,使得这一类网民动不动就说新加坡受尽苦难的人民迟早也会上街革命。 多年后,当今年台湾发生学生所发起的针对法案而霸占国会的太阳花事件时,同样的,同一批网民又鼓动说新加坡迟早也会发生同样的事。 这类在网上长期辱骂新加坡有60%的愚蠢选民害了全体新加坡的网民,在香港发生年轻的学生带头的占领“马路”的事件后,也随口就说新加坡迟早也会发生同样的事。 对不起,新加坡人不是同类的人种,新加坡人的思路没再像50年前那样,有些事,可以发表意见,但不应过火。 香港媒体在这次事件上选择性的报道已经让更多人开始了解了媒体的作用,这种可以是亲政府或可以反政府的角色,大家看多了也心知肚明。 就因为香港媒体不报道,本地媒体也照搬它们的报道,所以没看到一些人在新媒体上所写的所揭露的另外一种真相。 我们可以不相信政府,可以不相信媒体,也可以不相信不知道真实身份的网民,但自己要做出判断,究竟谁是谁非。 就如新传媒8频道新闻的Facebook也报道说恢复通车的场面很平和,我特意提醒8频道这3位警员被围攻的事不能忽略。 下面的Youtube影片,起因是有一个参与占街的路人突然从人行道用水瓶踢向马路,让一辆车差点出车祸,警方人员上前拘捕他。 于是示威人群夹带着前方的摄影员,两百人包围3个警员,要求放人。 当他们被围困,援兵却不知道他们真正的位置,找不到他们,情况与小印度的事件中,镇暴部队根本不知道哪个地点是最紧急的状况类似。 马后炮,靠一张嘴指指点点批评当然很容易,这是人之常情,虽然说废话的不能算是人。 我们在许多影片中其实可以看到示威人士有跟在摄影师的背后推挤警方人员的“作战方式”,这值得参考,但新加坡有水炮车,管你什么高级摄影师,器材被水射坏是你的事。 站在面对示威群众的立场看,你可以看出示威人群根本不是他们一直在网上宣称是和平的,这种现场被鼓动的混乱气势,就与小印度类似,你认为警员如果掉头跑,你应该嘲笑吗? 老是有示威群众在媒体上强调警员打人,许多爱站在前线的摄影师投诉被警察推挤被警察弄伤,在这样的场面,需要这么娘娘腔吗? 其实,就因为香港人没当兵,所以体格瘦弱的大学生相当多,因此,比较娘的,绝对受不了硬来的拳头,这是可以理解的。 留意影片中最激烈的开打场面,当CID拿出手铐时,群众涌上前趁乱袭击警员的方式,只有手握警棍的警员还能击退他们,这算是奇迹。 新加坡小印度事件不一样,是喝醉了的体格健硕的大群蓝领工人丢石块,放火,硬来也没用,必须等援兵到,所以,一定要懂得撤退。 如果有谁有种站在那里面对杀红了眼的暴徒,与他们对打,才有资格嘲笑别人会害怕逃跑,OK? [youtube SQ_yZ4Hamoo nolink] 这部是被媒体特地剪辑了最火爆的那几秒的 [youtube mC5BZtjAjag nolink] 这个是事发经过的完整版,影片一开始,假假掉钱在路上拾钱的那个黑衣戴红帽,yayapapaya的家伙,就是后来冲撞警员被警棍打的其中一人,可以看出他是一直带头闹事的人,另外一个戴黑帽的也是,在红帽的被打了退开一边之后,轮到他一直在镜头面前带头吵,过后大队人马带领上手铐的人离开时,那位高瘦穿黑白条纹的家伙一直高举双手带头拦路,这类人,就是知道会被“秋后算账”,所以都蒙面。 [youtube GzTZKCaFXAU nolink] 人多的地方可以去吗?你说呢?

HDB_121014

拆水泥桌椅的奇怪思路 有时候,一些人,在平时没事时,是无法看出他的办事能力,以及逻辑思维是否正常。 通常,为了解决一些事,需要一些人动脑筋,想办法解决那些事,同时避免做得不正确。 这个时候,往往就会出现一些古怪的建议或想法,来推翻那些建议,通常,这类专门搅局的,不是负责想出办法的人,理由是 – 他的大脑构造异常。 那么,原本想办法的人就要看是否能说服这个搅局的人,如果说服不了,只好另外想办法,这个时候,那个搅局的人,通常会认为自己心细如发,心思慎密,理由是 – 他很聪明。 再一次的提议,如果围绕在被抨击的缺点的基础上去改善,那么,皆大欢喜,很快的就可以拍板,大家可以动手了。 但是,如果是另外的做法,另外的构思,搅局的人还是会再搅局。 这种举例,只是许多工程项目中,技术问题中,很常见也不稀奇的现象,之一,是的,之一,所以技术的东西不好做。 那么,现在我们说回这个组屋楼下的石桌椅在不心疼成本的情况下,好端端的拆除的做法。 通过媒体的报道,我们知道这个拆掉桌椅的提议,是来自“居民”。 [youtube 5c-8qV5tFQE nolink] 我在这里合理的怀疑,这几个提议的居民可能不是真实的存在。 如果这些居民真的有其人,我们可以怀疑他们的影响力不简单。 为什么我说不简单? 因为。。。。愚蠢的想法,竟然得到支持?还真的动手?是吗? 爱赌的人,即使把10根手指都剁掉,他也还能赌,少了几张桌椅,就可以要他们滚蛋? 我很少需要骂人蠢,因为。。。。笨蛋永远都不会承认自己是笨蛋。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700 长期以来,我们看到本地人在外劳需求方面一直有着争执,而官方的说法一直不被许多人接受。 而其实不久前不熟悉工人阶级生活的工人党当时提到应该马上禁止再增加外劳的话题时,反而被执政党拿来当话柄。 不想谈太政治的那种内容,是因为在前几天,听到电台里政府人在讨论本地的这个相关人力问题时,再度说成输入外来人才XXXX。 我对这种很简单的华语老是被搞错其实是觉得有点烦的,因为拿工作准证前来工作的人,我们本来就应该都统称为外劳,无论职位高低,外劳,就是外劳。 白领阶级的,虽然通过猎人头公司双手奉上黄金万两铺红地毯洒花瓣迎接他的到来,但,工作就是“劳”,无论是体劳还是心劳脑劳,所以,他们就还是应该称为外劳。 这种词汇其实不带有藐视,是有心人自己把它给弄复杂化,然后分出职位高低,再发明一个翻译词,从此,中文新媒体上,人们就混用FT这个英文缩写词,但其实用的时候是带着刺带酸带着贬义,因为这个政府“发明”使用的流行词让许多人不自在,我在下面也会“学习”这么用。 而外劳当中,就因为借势而认为自己地位比本地人还高,所以连带的出现趾高气扬的态度,这加深了白领阶层之间的敌视态度,蓝领的问题就不一样,这,其实政府有责任。 各行各业有不同的职位是完全没本地人问津的,即使政府拿枪指着雇主的脑袋,即使雇主跪下拿出9千9百99张4D的包中万字票附送,也没有适合的本地人能胜任那些不一定是纯体力的工作。 而外劳在本地也挑工作,所以,在新加坡,暴露在阳光下的粗活,暴露在马路旁的体力劳作,就只剩下黑皮肤的外劳,其他人溜到”尾巴直“,不见人影。 外劳也不是笨蛋,薪水也要够吸引他们,他们才留下,要不然,临走前,会说自己的家乡有更好的发展机会,家里建的屋子会比老板的小气半独立式洋房还富丽堂皇,再白一眼,才走。 工人党过于狭隘的敌视外劳的言论被将一军之后,自然的会引起那些本来就请不到本地人的行业的人的不爽,这算是小教训,证明律师就只能是律师,爱讲话的也就是只能爱讲话,不可能是万事通,无论是什么政治背景,不会游,丢下水也浮不起来,当然,最终还是真的会“浮上来”,但灵魂已经移民了。。。。 其实我一直不明白,为何我们动不动就需要称别人为外来人才?这种肉麻的奉承称呼,往别人脸上贴金的文化究竟是谁在鼓吹的?答案其实应该就是红毛派的人搞出来的。 唐人派的,虽然自己会很谦虚,但也不会谦虚到变成恭迎外人说没有对方就会死,这是一种生活智慧,一种谋略,避免对方爬上自己的头顶天灵盖上,但天真却有邪的红毛派哪里懂得这些? 而这类依赖外劳的话题也避免不了谈论提高生产力,这是捆绑谈论的老话题,但许多提高生产力的说法被读书仔滥用,随口就教训别人应该提高生产力,花钱买机器,样样外行充内行,好像自己更加懂得做生意,其实我也重复太多次说这些了,也不想变成啰嗦阿伯又谈。 只是有些事,我们会习惯的把它们与其他事联想在一起,比如饮食行业这几天说的卫生问题,当饮食业引进过多“外来人才”时,他们把自己家乡的生活习惯都转移到本地,现在,我们正面对着的“小强”的卫生问题,就是复制了他们当地的环境,要一起习惯的降低水平吗?为什么不?要怨谁? 政府也对外来娼妓问题放任,和本地人因为廉价航空的方便搞小型寻春团到处寻开心,结果大家都一股脑儿的从各地引进许多“外来人才”,于是,本来已经断了根的肺痨病,在本地又重新萌芽,然后政府自己似乎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似的。 当“外来人才”埋怨自己居住的空间有太多臭虫时,本地因为居家环境卫生水准高而对臭虫问题无知也爱理不理的人突然“被逼学习”,也跟着“外来人才”而学会对付臭虫,但如果不解决而常被“放血”,就不怕血压高,这算是好事吧?对吗? 我看到的是我们的社区的许多环境其实是在倒退了20年30年,就连乱糟糟走不过去的脚车阵也到处都是,可是,大家好像都已经接受了,是我自己接受不来吗? 真的,太难鸡婆了,那么,我们就明哲保身吧!人多的地方一去,一张开嘴,就惹祸,那还是不去了,也不说了,行吗?

ebola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697 亚洲的华人地区都把Ebola翻译成伊波拉,偏偏中国的官方翻译就是要与众不同,翻译成 – 埃博拉。 应该是爱博出位啦,所以把非常简单的e – 伊,硬要变成i – 埃,这种读音不正确的翻译水准。。。。 无论如何,新加坡政府已经强调过,中国采用的翻译都是“国际标准”的联合国标准,所以,迟早我们这类本来要伊没啦的,变成爱没啦(福建话)。 之前全球发生过的致命传染病,是SARS和H1N1,那两种疾病最终都是用现成的药就能医治,所以到了后期,大家比较有信心,不再感到极度的害怕。 伊波拉也是很古老的非洲病毒,在70年代在非洲爆发过两次,连香港1996年时也有一部电影用当年探听到的新闻为主要情节。 那么,当年两次的大爆发为何都会结束?至少,从到目前为止也没有真正有效的解药来看,当年因为交通不发达,所以被传染的都卖咸鸭蛋了之后,病毒就没了活体的传播,最终都入土为安,传染的途径就中止。 现在交通那么发达,要如何让全世界的新传染病自己中止传播?不要告诉我病患都要入土为安才结束,那太可怕了。 到目前为止,虽然不算是准确的计算,但大概已经知道伊波拉病毒的潜伏期最长的有21天,这增加了防堵的困难,遇到那些不自动的,害其他人中招,问题就大了。 我在2009年年中,H1N1传染的中期才开始开发出病患追踪系统给卫生部,卫生部也快手快脚的弄成适合他们使用的系统,但等到所有的细节都完全弄妥了,把它结合到政府的资料系统中,已经是将近结束了,所以当时所有的准备都变成一种预防下次再发生的方式。 5年过去了,时间过得真快,当时在地上爬的小娃娃,现在就快要上小学了。。。。 2002年的SARS时期,专家都说过,每隔11年左右,全球就会出现一轮新变种流行性病毒大爆发,死亡率高的病毒不能让它们结合再变种,如果再有无药可医的病毒出现,就真的必须改变防御方法了。 问题是除了流行性的流感病毒,却还有其他病毒也随着爱趴趴走的人到处扩散,如何禁止人们旅行? 现在,伊波拉如果出现在任何一处,它依旧是让病患在受感染的潜伏期时没有症状,只有发病时才会发高烧和出现其他不舒服的症状,旁人才会知道,这时,可能已经晚了。 问题是为何美国那位被感染的护士是在作足了防护措施后,依旧被来自非洲的病患传染,这增加了未知的风险,她是如何得病的?怎么办? 欧洲人和非洲人来往比较频繁,所以现在是欧洲出现一个又一个案例,都是通过搭飞机而把病毒空降到某处,然后那个地方的所有医药单位都忙翻天。 新加坡明天又要开始让来自非洲的乘客在机场填写健康申报表格,只要还没在新加坡发生任何外地染病,到了本地才发病的事,我们就只能等,眼巴巴的等,能念经的继续念,能祈祷的继续祈求。 那么,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社区又再度开始爆发这种传染病了呢?怎么防? 还是我娘说的那句 – 人多的地方不要去。

20141012_ln_caopi-02[1]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694 在以前,我以为种草很容易,只要不去管一片土地,它自然的就会长出野草。 在我旧办公地点与野草相处几年之后,我才发现 – 纯自然的普通草,不是那么强,野生的其他杂类蔓藤植物更强,根部可以无限延伸,与竹子一样,表面只有几棵,实际上已经把根部紧紧的延伸到几十米外。 这些植物的各种现象,平时是看不出来,唯有在极度干旱时的萎靡情况,以及在阴雨连绵的季节,就可以分出高下。 本地各处的草品种就那10种左右,耐干旱的就只有几种,越好看的越不耐旱,美女也是,少喝水的美女通常很难“水当当”。。。。 在去年的长干旱季节时,所有的蔓藤类植物都几乎被毁灭,连最耐干旱的品种的草都出现枯死现象,而我的一些种草的经验就在那个时候丰富了一些。 在一些树荫下,即使就在空旷处几公分,草就生长得很差,即使当时我拼命浇水,而且是营养丰富的鲤鱼池咸的粪水,以及清洁的自来水,甚至我还特地买了一大包的草肥料,草就还是长不好。 当左邻右舍的草地已经全黄时,我照料着的那片还保有翠绿的部分,也有枯黄的部分,因为我分批测试,有浇水浇得淹起来,让泥土完全充满水分的,有加了新泥土让草有机会生根的,也有部分是只是夜晚浇一次的,还有部分是一天浇两次的,有些有草肥有些没有的,这样就能作比较。 结果,我发现草所需要的水分多过我的想象,奇怪的是草明明本来就耐干旱,可是当它们缺水后,无论怎么灌溉,它们的情况都似乎没什么改善。 等到下雨时,尤其是连续几天都下大雨时,草地就马上活了起来。 隔邻土地上完全枯黄的草恢复元气的速度,与我每天持续浇水的那个部分,在几天内几乎变得一模一样,也就是说,关键不是阳光和温度湿气,而是雨水中的元素。 我没有看过新加坡的植物的任何书籍说关于如何种草,但这些事,让我决定不应该改变草的生长,要生要死由它去。 反正我就是没有150万元的本钱买灯来照那些草,就因为没阳光照射,所以不知道用了共两三百万元的成本弄出来的草好不好吃,因为我不是吃草的。。。。 而且,那些花了钱好不容易将会生长出来的草,命运就是被人踢被铁钉鞋狠狠的铲,最后,还不断重复被践踏。 没关系,它们阵亡了之后,说不定仍然存在的根部还被连根拔起,被外来的草替换上。 无论怎么搞,草,依旧还是草。。。。 [youtube Lb-wtHXlzBQ nolink]

这个牌子还能把椅背折下,体积更小,就容易塞进车子行李厢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686 这几天,与工程师谈到市面上一些电动车辆的配件的用途,一面谈论,一面查找全世界的产品特点与价格。 然后,我突然发现本地完全没有,外国也没有人成功的大量生产给老弱病残的许多电动配备,这在新加坡来说,人们都会因为有钱请女佣就可以帮忙了,就不热衷于用自助的,看来,我们必须自己重新的先看看第一类 – 普通轮椅的改装。 如果现在超重的金正恩真的需要轮椅,他也会有钱买电动的。 日本人正在加紧研发助力的器械,帮助人上下楼梯扛重物,这些都很实际,因为的确需要这样的器械来取代逐渐老龄化的环境。 新加坡也是,老人们可以从事的许多行业,包括清洁工作,却偏偏不是体力弱的人能胜任的,所以年轻的外地清洁工的工作效率强过新加坡老人,这是用膝盖想都会知道的。 新加坡的城市化环境,与本来就山路多的香港一样,脚力有问题就很难出门,但现在政府四处造斜坡加建天桥斜坡,旧组屋加建电梯,基本上已经不像以前那样难了,这就解决了最难解决的困难。 而年纪不大却患上关节炎或膝盖脚踝有问题的年轻人似乎比以前多,在以前,凡是说自己有这类毛病,下雨天会喊酸痛受不了的,以男性爱踢足球的为主,多过其他受过伤的。 另外还有吃得好而患高血压然后中风心动不便的,这些人,还不需要轮椅,却需要一些助力的器材,才方便单独行动,他们也很难会一定有人跟着,因为这需要花更多钱。 如果有各种辅助器械来帮助行动,许多人一整年所聘请的女佣费无论如何都会高过器材价格,这是其中一个成本效益的最简单计算,必须物有所值。 普通轮椅在新加坡以200-300元的占多数,而且可以租用,也能买旧的,政府也有津贴,朋友刚送来的让我看的款式就是很标准的,较强性能的,能让人在后面也能刹车不溜下斜坡的 我正准备对轮椅的底部与结构做些测试,看在后面推动轮椅的各种助力方法,包括使用电动装置,把在家里使用的轻便普通轮椅一出外就能变成电动轮椅。 这种设计肯定会有许多人尝试过,但因为看不到也买不到,这就意味着本地理工科学生多年来所设计的各类相关产品没有大量生产。 只要产品实用,就一定会有人买,只要有人买,就会需要大量生产,然后价格成本就会低。 但外国设计的许多配备价格都不便宜,也没什么人懂得维修,这些技术问题,还不算容易解决,以后当我们身边的人都变老了,就更缺乏技术人员维修,这不可能不算隐忧。 说多也没用,等做出一些设计再说,这需要时间,也就是所谓的研发时间与成本。 不过,叫金正恩不要来找我,我没空,谁叫他吃那么多。。。。

2014-mercedes-benz-sls-amg-black-series-gear-knob s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683 在晚报FB那里留言,看晚报自己会不会特地开辟一个话题,讨论我认为应该避免发生倒退或碰撞危险的司机行为。 常看到许多车,尤其是新款的自动档的德士,司机竟然在交通灯前打P档,之所以知道,因为他们的车子出现倒退的白灯闪一下,然后因为拉手刹而使车身顿一下,所以知道他们的动作。 这是错误的,知道一定会等很久的话,应该打N挡,就是所谓的空档,这样才不会出现车子突然倒退的危险,和不对车子的排档齿轮造成损害。 但新加坡的路口交通灯转红通常不会有夸张的2分钟,很繁忙的路口虽然需要等比较久,许多也就是那1分钟,根本就不需要换档。 我说的这个换档,是那些需要等超过1分钟的情况,几十秒的等待,保留在D档,脚踩着刹车板,甚至加上拉手刹,也没什么车子会因此而坏,除非是很老爷的车。 马赛地这类欧洲车的设计更直接,停在交通灯前或塞车比较久的话,踩踏刹车板时再踩多一下,仪表板的一个停车灯标志亮起,脚就可以轻松的放开,等到要移动时,轻踩油门,车子就自动放开刹车功能,这个环节,根本就不需要去烦恼换档,排档也不必担心会坏。 不时的会听到有人提到有交通路口发生的车祸,其实是前面的车子突然倒退,那些在后面停得相当靠近的就被撞上,还被诬告是从后面撞上来,这种事真的需要靠车里安装摄像机才有办法避免被陷害。而这种自动排档车在停车时突然倒退的情况,就与司机换档到P档的坏习惯有关。 而最常见有换P档行为的德士应该是司机不知道这样做是不是多此一举,德士公司给德士司机新款的自动排档车,但却没好好教导司机们? 是不是老司机们以为自动排挡的P就是“没牙”,等于是手动排挡车的空档? 也一直在观察近年来新媒体上出现的,似乎增多的较新德士在停车时或在慢速的环境时出现所谓突然失控乱冲的问题,没有理由会是车子有问题,还在疑惑中。

20141010-smart-nation[1]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680 今天看到某则新闻时,一再查找英文版的与华文版的对比之后,还是看不大明白。 就是IDA准备在裕华区安装大量的探测器与感应器,以及准备招标,打算明年在全岛安装共1000多个感应器的智慧岛新闻。 之所以说看不明白,主要是内容的叙述让我很疑惑,多种功能的介绍中,探测淹水的水位感应是最简单的,空气素质探测器分析空气,也完全明白。 控制人流量交通量用感应器?很神奇,就是在这里开始疑惑,究竟是IDA讲错?还是媒体记者自己本身的理解所以写成这样的句子? [youtube 6xuAwfDupSc nolink] 只好找IDA过往媒体报道过的同类话题,然后,明白了 – CCTV。 CCTV摄像机也算是探测器?感应器?其实根本不应该这样归类,还是必须分出来,直接说影像分析,那就猜都不必猜。 用CCTV探测到有垃圾,就是软件分析画面,多出的物体就提醒,这就明白了,如果说用感应器探测到有垃圾,安装的难度不是普通的高。 假如说用CCTV发现实龙岗某处人群太拥挤,调动工作人员前去,或车辆太多,就阻止车辆涌入,这样也容易明白,什么是用感应器分析人流量?难度多大?一个简单的网络摄像机就可以搞定,干嘛说到那么高科技? 而几天前,政府说会加长一些海岸边的屏障,以阻止偷渡活动和其他非法活动,其实,我以前就对政府提议,本来就能在偏僻地带用太阳能感应器形成大规模的探测网,任何野狗任何车辆人类一进入,马上发出警报,通知警员。几年后的今天,一切如故,还是没有所谓的高科技,所以报纸还是时不时的爆料说在某处丛林地带出现男男女女在那里这个那个,几天后,大队的警方抓人的新闻一定随着出现,屡试不爽。 无论如何,个别的什么探测器感应器的科技不是问题,有问题的,是在用最便宜的方法传送数据,铺设电线和数据线最不划算,无线科技才容易和快速搞定。 要说的,其实2008年我说了大部分,只是政府现在准备招标开始的就是这样的概念 – 所有政府部门共用同一个国家级/城市级的传感器网络 参考那篇早报的内容: http://blog.omy.sg/tech/zaobaolty 用新科技加强防恐力量 (2008-03-04) 不过,我说的那些技术,可能还是要再等多10年或20年,新加坡才可能勉强把大部分感应器安装完毕,到时候,庆祝独立60周年70周年,我们就是智慧老岛了。。。。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678 新闻标题是 – 手机床边充电 令人更易发胖 完整的内容是– 英国《每日邮报》说 – 不少人睡觉时都会把手机或板脑放近床边充电,但原来这样做除影响睡眠质素,充电装置释出的微弱光线,还会扰乱新陈代谢机制,最终令人更易发胖。 科学家解释,人体需要维持褪黑素的水平,才能有效地将体内的食物燃烧并转化为能量。假如褪黑素不足,人体的新陈代谢将放缓而更易致肥。 人体要在漆黑的环境中,才能有效地制造褪黑素,意味电子装置充电时发出的光线,也会影响褪黑素的分泌。当中尤以手机充电常见的短波蓝光对人体影响最大,主因这种光线会干扰大脑休息,影响睡眠质素,从而干扰新陈代谢。专家建议民众睡觉前,提早数小时关闭电子装置。 这种新闻肯定会有人相信,就如许多人一直相信电脑荧光屏的辐射很强,必须吃昂贵的健康食品才能“解毒”那样。 这不是笨不笨的问题,因为笨蛋自己的世界里,没有所谓的笨蛋。 在新加坡,有好几十万人的房间在夜晚依旧被走廊的灯照亮,或者被外头的路灯照亮,这些人,多数住在组屋区。 那么,在组屋区,你见过多少胖子?很多? 住组屋区的人,只要多走几步,比如用楼梯上下,流些汗,就排毒减热量,身体就不容易发胖。 少吃重复用了整个月的油所油炸的食物,少喝特别多糖的泡泡茶少喝可乐,身体就更健康不发胖。 这些人如果发胖,根本就与手机那一丁点的灯光毫无关系,是其他的原因。 包括是因为呼吸。 因为,一些人连只喝白开水,甚至连只是呼吸,都会发胖。 这。。。。关手机屁事?

GST Voucher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675 之前,新加坡的《2014年人口简报》显示,截至今年6月,新加坡的总人口共547万人,非居民人口160万人。 也就是说,新加坡公民+永久居民 = 387万,变化不大。 但多篇中文媒体的报道里没有提到共有多少户家庭,而我印象中,新加坡的公共与私人住屋单位是共有100多万,单单组屋是去年达到100万个单位。 一个不被人留意的数据,是那些“买妻”的家庭,当中许多越南、海南、福建、印尼等地的外籍新娘其实有许多无法成功申请到永久居民的身份,这些人为数不少,也是许多家庭收入偏低无法改善的一个关键问题,因为外籍新娘通常不被批准随意找工作。 这些家庭,就是政府刚刚宣布的低收入家庭,所获得的服务是 – 17万户低收入家庭 可免费接收数码电视信号 目前,在新加坡,什么是低收入家庭?有几种标准,其中有提到个人收入,也有提到家庭总收入,更有家庭收入平均分摊给每一个人的人均收入。 这个数码电视接收器的新闻就提到 – 家庭总收入低于1900元或以下,或人均收入在600元或以下的家庭也将受惠。至于没有收入的家庭,当局将以受惠者的住屋年值不得超过1万3000元为援助标准。 也就是说,没钱,但住在家人的有地住宅的人,就不被算是低收入人士,没有所谓公平或不公平,是因为必须有个算法才能区分。 当然,一个外国人,来到本地,认本地人为亲戚,住在豪宅,没收入,却轻易的成为PR,他算是成功人士?还是低收入人士?我不是政府,我根本就不知道怎么算。 但是,早报其中一篇新闻标题,却把低收入家庭的身份,说成是贫户 – 新加坡16万贫户援助计划下将获免费数码机顶盒 很难看,怎么低收入马上摇身一变,就变成惨兮兮的贫户? 而几天前,新明日报的新闻标题 – 低收入家庭各类补助和水电回扣 人均年获5560元,却又引起“混乱”。 http://www.gstvoucher.gov.sg 的部分资料: 我说过,新加坡的GST是典型的劫富济贫方式,所以低收入家庭在GST方面的受惠很高,高不成低不就的中等收入家庭就是在GST方面比较吃亏,有钱人亏更多,所以都反GST,一些政党更是用反GST为政党纲领,反对到底,所以。。。。才被称为反对党。 一些人忘了个人所得税的减免对收入低的人较有利,还有另外赚了钱的商家因GST条例而不会有办法轻易逃税,让政府的税收方面不会蒙受损失,是有GST与没有GST起了不同的作用。 但如果说低收入家庭人均年获5560元,等于一个低收入家庭如果有4个人,每年共可获得政府的22240元,于是,会有很多人根本就不同意了。 这就是说,政府人在解释这类数据时,让新闻工作者越看越晕,写出来的内容自己绝对不能看,因为又晕,而那些尝试要理解这类数据的读者,读了会更晕,不知道有没有写错,还是自己理解力不强而自己搞错。 会有人问这些钱去了哪里,或者说自己根本没看到这些钱,那么,政府人应该自己要再解释清楚一些,避免让记者免费带读者到荷兰一游。 无论如何,低收入,只是低,不算惨,还算是比较不泄气的称呼。 无代无志的把低收入群体称为贫户,16万户如果平均有4个人,就有64万人是贫户,这不是给先进繁荣昌盛自信满满踌躇满志趾高气扬的新加坡狠狠刮了一巴掌? 也好,把新加坡说穷一些也好,那么播映足球赛就不会被狡猾的红毛人敲竹杠,付出比周边发展中国家高出很多倍的电视播映权费用。 也不会有外国人轻易的举家直奔而来认爹认娘认奶奶,毕竟我们比他们还穷,来这里就只能挖野草吃。。。。 你苦没有我苦。。。。

20141007-sg-flying-tray[1]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672 撞脸,是现在很常用的字,我不知道地球上和外星球有没有别人和我撞脸,如果有,那么他的声音、性格和命运理论上会与我差不多。。。。 其实我要说的,是用那种吵死人的无人飞行器,取代走路无声无息的人工,在餐馆里把食物递送到顾客面前,然后,由顾客自己端走放在桌上。 [youtube OuA4pF0l7ZA nolink] 这样的东西就会提高生产力? 既然政府人都兴致勃勃的,认为有这样的东西就真的是可以解决人手短缺,好像它永远都不会坏,那就玩看看,投其所好,对吧? 不试怎么知道不行? 多年前,在本地还没有流行使用用输送带输送食物到顾客面前的自动化方法时,就有人问我把食物快捷的送到顾客面前的各类机械配备。 而另外之前我也提到,早在差不多20年前,本地就有餐馆的员工用移动效率最高的溜冰鞋来往穿梭,还有使用当时非常昂贵与不稳定的无线点菜系统。 身为接触多类无线电控制的技术领域的人,看到这样夸张的用飞行器来把简单的端食物的简单工作复杂化的新闻,我会联想很多。 很多时候,很多技术不是新的创意,别人也试过,也有放弃过,也照旧会有别人再尝试,然后成功,这都是与我说的 – 做生意必须靠运气有很大的关系。 钱,在这方面绝对不是问题。 问题在于赚不到钱之后,才会出现问题。 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要故意找碴,说一下用无人飞行器的缺点,搞点危言耸听,杞人忧天,可以是这样: 1。在新加坡多处属于飞行路线的禁飞区一带的餐馆不能使用,理由是 – 飞行器可能会突然飞出户外,直冲天空,威胁到飞机。 2。因为餐馆是典型的较高危险工作场所,所以,MOM人力部专家就会站出来说 – 所有的吊灯所有的垂吊着的物体必须全部清除,灯必须加防撞网,避免意外撞上,于是,这类餐馆上方就空得一点都不剩。 3。因为飞行器飞在人的头顶之上的高度,所以,顾客必须绑起头发,避免美女们和那些认为自己有女人身体的不是女人的飘逸迷人的长发被意外卷入飞行器的风扇里。 4。因为飞行器可能会掉下,所以,所有的顾客必须戴上安全帽,除了“八姨”不需要之外。。。。 5。因为需要防止突然失控的飞行器让汤水飞溅,所以,所有的顾客身边必须有一把大雨伞,紧急时,按个钮让它迅速张开,抵挡从天而降的汤水。 6。所有的桌子,必须能允许同一张桌子的每一位顾客能马上钻进桌底,避开“起笑”乱飞的飞行器,前提是 – 不能让那把遮汤水的雨伞对准他钻入的方向,要不然。。。。 还有吗? 其实,还有,但,不需要准备什么,因为,千方百计想出的任何方法,也挡不了一个冒失鬼突然猛地快速站起来冲进厕所,满载着食物的飞行器根本来不及躲闪,这个时候,意味着 – 撞脸! 不过,要提防撞脸,不是没有办法,有一个方法绝对是可以解决撞脸的问题。 那就是 – 脸皮要够厚。。。。

Screenshot_2014-10-06-20-01-16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668 我常提本地有一群专家,逢说必反,不是指造反,而是马上出现倒反的结果。 就是我们伟大的气象专家。 但看到新明日报的新闻提到 – 苏门答腊林火料虽加剧 本地专家:烟霾不会吹向我国 心里在想,以前有没有不听话的季候风? 答案在今天出现,就是 – 有! 下午,因为在忙,就把手机搁在无线充电板上,让它充个饱。 几个小时后,拿起手机看,哇!NEA发送了那么多空气污染指数超标的消息? 结果,看到那个比NEA还要准确的网站在我手机上显示的,已经是全红,这是这段日子以来最糟糕的一天。 还会有更糟的吗? 问那些气象专家咯!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666 早报记者突然的使用一种新名词 – 博客政客,她指的,其实是本地那几位积极投入政治活动的红毛派博客。 本来,早已有一种通用的中文名词 – 政论博客,就已经是指专门讨论政治话题的博客,在本地,这类中文的博客也有,我懒得归类。 那么,为何记者舍政论博客这个词不用,偏偏自己需要发明另一种名词 – 博客政客呢? 博客政客,其实就在字义上不正确。 政客,就是必须是政治人物,有一定的各种政治活动参与度,包括召集集会,游行,注册一个正式的组织,才能被称为政客,要不然,没资格。 如果什么都是跟在别人的屁股后,人家举办活动他才参与,也没投入政治选举活动,就不应该给他政客的标签,充其量是政治活动爱好者。 如果说时事民生话题与政治话题脱离不了关系,那么,我们应该怎么区分话题政治化?什么才是时事民生话题? 讨论民生话题中的几类重点,然后喊政治人物应该下台,是世界各地正常人的习惯性说法,大家都习惯的说换人做做看,但不应该说只要是反执政党,就是政客。 要妖魔化任何人并不困难; 要为爱出风头并且过了火的人泼冷水也并不困难; 要为势单力薄的人闭嘴要为他贴上不利的标签更加不困难。 但有必要吗? 报道政治新闻记者的立场一出现偏颇,明眼人也看得出,同样的也将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引来更多反击,何必苦? 就如我提到的,我观察到本地有不少,或者越来越多华语流利和中文评论能力较强的年轻人,都是来自外国的,也都是具备在大学进修政治学的背景。 重点来了,我同意总理说读大学没有用了,因为,政治的事,不是上了大学靠多读政治的书就能比普通人更明白的。 2011年大选之后,太多的电视台电台媒体上的这类政治分析,根本让我看不下去,因为它们多数是属于表面数据分析与主观性的臆测,乱下定论,没有深入民众基层的特质,所以这类样板式政治文章根本就多此一举,倒不如不看。 当年,PAP就是因为相信书呆子的分析,说人民的教育程度提高了,分析能力强了,所以取消群众大会,挤在小房间内自己说给自己人听,等到发现其他政党的群众大会人山人海,才如梦初醒,赶快重新搞群众大会,这种事,谁会忘记? 在外国长大,然后来新加坡读大学,就能写出新加坡政治分析文章? 我也多次说了,那几位居住在新加坡的台湾媒体特派员也一样的程度,观察力不强,倒不如不要写,我没打算说叫这些爱谈同性恋话题的家伙停止说三道四,因为要台湾媒体不胡说八道,那简直是。。。。暂时找不到适合的成语来骂,算了。。。。 所谓的政治领袖,重点是领导能力,感召力,而领导能力当中,一定是因个人天生的特质,包括说服力非常强,眼神有催眠的魔力,所以别人才会服从他的思想与领导,无论他的思想是对或错。 自夸自己是政客,连屁也没有,当然就没有跟屁虫。。。。 这样什么屁也没有的,只要有写Blog,自然还是被称为博客。 在新加坡,写英文博客的,专门骂政府的,臭臭都会吸引上千人留意他的说话,骂得越狠,支持者更多,屡试不爽,信不信由你。 我也是博客,如果我也敢大谈特谈政治,一天到晚什么都是赖政府的错,谁上台当政府,谁都会有错,我还怕没东西可骂吗? 不过,我都说了,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 许多人也是习惯性的说 – 博客爱渲染话题来吸引读者,增加读者群,这是错误的说法,这只是那类靠使用广告产品来赚钱的类型,如果以为所有的博客都需要这么做,那就是IT白痴,不知道Blog这类算是很普通的电脑网络工具的来源与发展。 一个很简单的做人原则 – 厉害就好,不要假厉害。 不懂政治,就别尝试告诉别人什么是政治。 要记得一个“做人”的道理 – 不要教阿公怎么生孩子。

IMG-20141004-WA0013s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659 今天是长假前的周末,应该是有许多警察休息放假吧?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今天我与家人都收到已经大半年没出现的垃圾SMS。 我的是很典型的放贷广告。 我工作忙,要不然我会开始反击他。 任何发送给我的垃圾广告,就已经触犯法律,因为我已经加入“神的”计划,不准垃圾广告碰我,虽然现在每天本地发送的商业垃圾电邮还是一大堆。 想不到,今天另外一个时间,家人也收到另外一种垃圾SMS。 就是上次那类恐吓人欠钱还钱,不还的,他们真的去破坏车子的亡命之徒,结果被逮捕。 现在又来,就是他们以为警察放长假,不干活了吗? 这类人渣的嘴脸,就与刚刚发生的 – 一名越南籍女子在森林广场(Sim Lim Square)购买iPhone 6时,因不愿支付1188元的“保修费”,结果付了1200元却得不到货的事类似,就是这类亡命之徒的浪人根本就没有把法律放在眼里。 怎么他们以为很好玩吗? 他们以为只有他们才懂得玩别人吗?

a10[1]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654 前天马来西亚方面终于发布研究的消息,证实了木瓜叶就是恢复体内血小板的主要“功臣”,中国广州目前登革热疫情也在恶化,就不知道那里有没有做同样的研究。 如果我没特地看,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长期以来,我的旧Blog内容中,最多人重复看和转载以及通过Facebook转帖的,都是木瓜叶的内容。 我的Blog中来自的Facebook阅读点击,最多的就是其中一篇木瓜叶的内容。 08.31.2011 专家证实木瓜叶对於治疗骨痛热症具有疗效作用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131 还有之前的 03.12.2010 救命土方之 – 治骨痛热症又抗癌的木瓜叶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2406 尤其是来自马来西亚的网民,多数很认真的对待我所说的本身的试验与资料,讨论时会提到他们的一些值得参考的资料。 在新马印,只有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人染上骨痛热症后,必须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等待血小板恢复正常,印尼人就没这样做。 在这段时间,这个病人的血液已经非常的稀,也就是非常的“水”,几乎与白开水一样稀薄,所以一旦流血,就会像水龙头一样喷出喷泉,无法止血,随时有生命的危险,必须赶快输血。 病人完全不能刷牙,因为牙龈一旦出血,就很危险,也不能吃太硬的食物啃咬骨头,要不然口腔一破皮流血,也一样只能通过输血才能活下来。 只要到了这个非常危险的最后关头还无法复原,喝下木瓜叶汁,24小时内,最多48小时,这位病人自己会突然感觉体力恢复,身上的红点快速减少,验血的结果也会证明血小板快速回升。 我在没有科学实验室的背景下,对比了几种模式,和病人病情的关键部分,才会说木瓜叶汁是真正的有效。 许多网民坚持说也有其他的蛇草,苦瓜,还有一些退热的植物也可以办到,我不相信。 在病情危急时,不需要盲目的试,只要喝木瓜叶汁,不会有事或无效,几乎都会24小时内成功,这是我的“研究报告”。 可惜目前还不算太多喝了有效的网民有留言说看了我所说的之后去喝木瓜叶汁真的有效。 目前我还欠一个需要证实的 – 母木瓜叶比较有效,公木瓜叶效果比较差。 一定会有人问 – 如何辨认是公的还是母的木瓜树? 很简单 – 你看过公的会生孩子吗? 新闻中的木瓜叶处理法,但我认为不需要用榨果汁机,因为它会产生我们所看不到的高温,可能会破坏一些效果,这也有待证实。 1.取2片新鲜木瓜叶並冲洗乾净。 2.將其置放盆內,用水浸15分钟。 3.再次用水清洗一遍並將其沥乾。 4.將沥乾后的木瓜叶切成小片待用。 5.將木瓜叶片捣碎取汁(无需加水)。 6.也可將木瓜叶放入榨果汁机取汁(无需加水)。 7.两大片木瓜叶大约可挤出30毫升的木瓜叶汁。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652 进入10月,新明日报和联合晚报依旧在每天的头版新闻标题那里,重复的使用大大的“富婆”这两个字。 我“故意”的在两家晚间报FB那里不断的强调说不应该再继续用这两个字,只因为觉得很难看。 其他的中文媒体,并不是也一直在用这两个字,因为不是每一位新闻编辑都有“勇气”敢用。 但我没在中文媒体讨论这个鸠巢雀占的大新闻,因为看到中文报都因此多赚了一些奶粉钱,而网民的怒火在高潮迭起的最新版和加料版白金版顶级版不断的推出后,还没冷却,等真相大白水落石出之后才会有话可说。 本地新移民为主的网站也出现少见的冷处理现象,真的是奇迹,这种特性值得记在墙上,写在历史中。 过去,当我多次看到一位男记者写试车心得时老是说幻想他自己是富太,这个那个,就对“富太”这个广东人常用字“起了疑心”,怎么一个正常人会说自己像富太? “富婆”,其实多少也是带有广东方言的那种“事头婆”的“语气”,福建人潮州人不会这样乱称呼老人家,直觉也还是觉得没有礼貌,媚俗。 而本地的晚间报本来就专靠比较耸动夸张的新闻标题来冲奶粉钱指标,我们都习惯了,只是有时是习惯性的要训他们一下两下,因为不可能每一张脸都可以形容为俊男美女,不是每一个被报道的“英国移民”都是厂花都是咖啡店之花。 如果需要大家想办法找两个字的缩写来形容目前绝地大反击的钟庆春老太太,她本来就有名有姓,会很难吗? 上面那句,其实是在问众多的华文媒体记者。 如果办不到,就用三个字,就是许多人用的“钟老太”,“钟女士”,“老太太”,看!多么文雅! 如果继续富婆、富婆、富婆、富婆、富婆、富婆、富婆、我不相信没有人会不被洗脑,以后变成也跟用这种字而不觉得难看。 我们整个社会的中文水平起落,中文媒体本来也有一部分的责任,这不是我说的,是本来就是这样的。 不过,大家可以放心,明天,照旧还是会有富婆的字眼出现。。。。

1958487_952750041408780_8892990555886187345_n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649 东北区居民委员会推出共用工具计划,主要的工具他们都有,议员的FB放了这张图片。 你猜我的眼睛会留意哪几种工具? 本来左上角应该是放一张电插座带闪电标志会比较适合,可是却放了一支大铁锤,让人产生错觉,联想很多。。。。 其实我是注意到那支电钻,因为多数人缺乏的工具,主要就是价格最昂贵的家庭工具 – 钻墙电钻! 这张图片里的这种电钻,价格低很多,扭矩力不高,只是适合用在钻木钻铁,没有钻墙的锤钻功能。 不要问我如何知道,只因为我看了就已经知道,普通人看到洗手间,就知道里面一定有马桶,这是基本常识,我也是。。。。 欲先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没有了适合的工具,拿钻木的电钻来钻墙壁,钻到来,人做到冒烟,电钻也会冒烟。。。。 刚好这位议员那天因为涉及芳林公园的事,所以我也联想到预先煽其事这句谐音的话,是因为在活动举行前,其中一方已经在新媒体放话有人作乱,一时之间,许多人在去之前还互相提醒要小心,结果,第二天,照样秩序出乱,变成新闻。 怎么他们那么多老的有参与,如果年轻的年少气盛,老的不知道什么是欲先善其事吗?难道他们华文不好吗? 紧紧的踩在已被有心人弄得变质成政治话题的老百姓话题上,过度消费这个公积金话题,对也讲,不对也讲,加油添醋,讲多错多,越错越讲,到底有完没完? 我们都关心公积金话题,但请不要骑劫话题,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