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达人
科技生活 生活科技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385 早报在今天“突然”的刊登全版的内容,谈一位人力车夫在日治时期与李光耀一起逃过日军大检证的事迹。 晚报和新明也在今天的头版刊登这位人力车夫的照片。 一时之间,开始疑惑了,奇怪,以前读过的李光耀回忆录为何没留意到有这样的小人物? 其实,这些年来,在新媒体出现了很多“质疑”,因为许多人也是不明白为何李光耀能轻易的逃脱被带到海边枪毙的命运。 下午时,早报网上出现了今天是林谋盛烈士逝世70周年的新闻快讯,如果,如果当年他继续做他的生意,赚他的钱,不需要冒险去抗日,今天,他和子孙们会是新加坡最有钱的富商之一吗? 我上网查内容,找到了一个把李光耀过往的回忆录书籍转载在网上的网站。 《风雨独立日》 第四章 – 來了日本兵 http://www.millionbook.net/js/l/liguangyao/fydl/005.htm 里头提到的,是说如果人们不对日军鞠躬,就会受苦。 第五章 逃出检证关 http://www.millionbook.net/js/l/liguangyao/fydl/006.htm 里头果然是有提到这位人力车夫,看来是我们自己没留意有这个人的存在,那么,现在李光耀的弟弟把这个过程加以描述得更完整也就不突兀了。 最让我重新留意的,是那段李光耀看到被砍下的人头之后,因为觉得自己看不懂告示,会因为犯错而随时会被砍头,决定开始学中文的自述,读起来怪怪的。。。。 原来李光耀学中文不是像中国许多网站刊登的《李光耀传》吹嘘神化的那样,从小就精通中文的。。。。 荒谬的“中国通”● 公孙笑 – 联合早报 http://www.xys.org/xys/ebooks/others/science/dajia5/zhongguotong.txt 其实,国人都知道,由于家庭背景,李光耀是在从政之后才苦学华文的。可是书中却有许多“李光耀”从小就华文顶呱呱的描述,例如他六岁上下便会背诵“父母呼,应勿缓。父母命,行勿懒…..”等《弟子规》经文,求学时代便懂得《九章算书》和《孙子算经》等中华数理经典以及日后与阁僚交谈时经常引据中国古籍的莫名其妙对白,例子不胜枚举。 看来原来这位公孙笑其实也是不知道李光耀是自己说自己是被吓到之后马上苦读中文的。。。。 A。。。。如果今天我们告诉年轻的大学生,不懂得写中文会被。。。。他们会害怕然后学好中文吗? Tan gu gu,因为没有如果。。。。 我祖父与他的朋友当年就是日军以他们远远的走过却没敬礼为借口,在西海岸那里被日军用铁丝把他们牢牢的捆绑在椰树上,然后用刺刀插入我祖父的心脏,拼命转圆圈,再对祖父的朋友用刺刀插得全身是血洞,过后才离开,祖父的朋友竟然还有办法挣脱后爬回家,说出经过后才死在床上。 如果当年我祖父逃过日军的魔掌,他后来会不会成为总理? 你又知道不可能? 算了,反正就是不可能,因为,世界上本来就没有如果。 现在,李光耀被华文报改称为建国总理,不称他为前总理,如果称他为前总理呢? 而本来是独立50周年的SG50活动,也被华文报错误的改称为建国50周年的活动。 不应该犯的错,却继续错下去。。。。 如果改说成新加坡将在明年庆祝独立50周年的SG50活动呢?会有人少一块肉吗? 如果?又是如果? 啊你要我再说什么好呐?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383 在外太空漂游了几天,手好像脚,借不到信号,就回到地球。 发现地球也已经过了许多天,有时下雨,有时没雨。 到餐厅吃午餐,卖菜饭的问 – 去结婚啊? 转头走过卖砂煲饭的桌子,老板娘用纯正的联邦腔问 – 你去借昏啊? 放下食物盘子到没有纸巾和雨伞霸位的桌上,走到卖水的摊位,助手阿嫂问 – 去哪里?劫荤啊? 挖泥拖佛,醉过醉过。。。。 我怎么能这样开荤呢? 轮到那个最没有表情的阿嫂问 – 去吃风啊? 总算有个比较接近标准答案的问题。。。。 回到地球就是这样。。。。 不过,为何这些地球人都在不约儿童的问我同样的成人问题咧?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381 这是一个看似运作正常的城市 这是一个在夏季时,天气热得比新加坡不是最热时还热,热得比我高半个头的大只佬把背心拉高在胸间,撑着一只花伞走在路上的城市。 这是一个到处在店里店外贴上二维条码,让人登录网站获得折扣优惠的城市。 这是一个地方政府开始在大街上提供免费WiFi信号让人随地上网的城市。 这是一个到处都提供电话短信验证码让你完成申请这个那个服务的城市。 这是一个你拨通热线之后系统能在你拨打完放下电话之后顺便发个宣传广告短信给你的城市。 这是一个到处都提到微信到处都爱说关于微信的内容的媒体内容的城市。 这是一个你随时都能使用手机快速上网用手机快速的作出反应的城市。 这也是一个你无法使用Facebook无法使用Twitter无法使用Youtube也无法完整浏览omy这个网站的城市。 这是一个难以解释的战术。 它让国民习惯了网络的强大,习惯了科技的灵活运用,却让国民也习惯了被拘束而不自知也无奈更无能为力的环境中。 它做到了欲擒故纵的战术的绝妙,更做到了彻底实践了行拂乱其所为的真谛。 你所知道的它其实就是它让你知道的它,不是你应该知道的真正的它。 我却在那个时间,在这个城市,在突然无法登录Facebook时,继续看我的资料。 那个晚上,Facebook向全世界道歉,说它的网站真的“休息”了半个小时。 然后,有人提供证据,证明世界网络的这个时间点出现了来自这个城市的国度的大规模干扰。 所以,新加坡政府以为自己的城墙天下无敌,大开门户,开放军营,让有心“了解”国民服役的可以随心所欲的穿梭其中。 很傻很天真。 天底下,绝对没有天下无贼这回事。 我就在这像是二维条码黑白错乱却隐藏着清楚信息的城市里继续的“呆”着。。。。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379 在中国。 我不甘愿启动手机漫游服务,因为收费极为不合理。 如果使用传统的手机漫游服务,许多人是能控制自己尽量不接电话或长话短说,虽然这还是会出现几十元的开销。 可是,现在手机内太多的软件不断的制造上网的动作,倒霉的话,这类费用比电话通话费高得多。 我在新加坡使用了中国联通服务的无月费预付手机卡,来到中国,别人拨打我的新加坡手机号码,我的中国手机号码就响起,每分钟总开销是少过两角钱,这已经有很大的差别。 唯有数据漫游,还没查如何能够方便的用手机卡,因为使用新加坡的手机卡,在中国依然可以用Facebook和许多欧美常用社交媒体软件,改用中国内部网络就不行。 那类只是因为短期旅行需要而使用的各类通信方式我当然也知道,就如现在我是直接在中国遥控新加坡的电脑写出这篇Blog,所以中国网络没有我这篇Blog的任何资料。 我绝对不可能会相信天下无贼,只有新加坡政府才会兴致勃勃的要随意让背景模糊的外国人加入短期国民服役。 知道我说什么的人知道就好,不知道我说什么的人我不知道要怎么说才好。 无论如何,新加坡三大手机服务供应商十年如一日,继续在漫游服务牟取暴利,继续痛恨中。。。。 对新加坡各大媒体从来都对这种不合理现象不闻不问,也。。。。顺便痛恨中。。。。 对官方的消费者协会无作为,更加痛恨中。。。。 反正我的钱不是他们的钱; 我爱我的钱; 因为爱,要恨。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376 昨晚,新传媒的亚洲新闻台的报道,是说新电信的服务热线被赶在最后一分钟才想要申请机顶盒观看世界杯的人给打爆,然后这些人自己火滚不爽。 Last-minute World Cup sign-ups overwhelm SingTel hotline 另外,晚报的报道就完全不一样,变成是许多人购买价格廉宜的Android机顶盒上网观看世界杯,不急也不躁,一片祥和。 球迷纷纷安装 机顶盒看世杯 这种宣称网上观看免费的内容,真的能与有线电视在同样的时间会看到进球?不会拖延几分钟以上?很好笑。 在几个月前,本地的那些足球迷“照例”的说要抵制杯葛新电信的有线电视服务,就因为它费用昂贵。 这些人脾气都很硬,一直碎碎念,一直骂新电信,而不愿意搞清楚为何世界杯的新加坡播映权会那么贵,这不就是他们自己无意中搞出来的? 如果本地媒体没有长期制造一种新加坡人都爱看足球赛,没有足球就活不下去的社会假象,这些爱讲钱的组织怎么会想到要砍新加坡人菜头? 是谁开口闭口说新加坡人“都”爱看足球赛的? PAP获得60%的选票,人们就骂翻天,说60%不能代表多数的新加坡人。 那么,少过30%的新加坡人爱看足球,参与足球活动,就能说新加坡人都爱看足球吗?当然不能。 可惜,当年执政者被商家所迷惑,被花钱从来不手软的体育界吹嘘吹出来的风震聋了耳朵,被假象的烟雾弹烟雾熏昏了双眼,捧着大把的钞票给那些踢了几下球就脚软喘大气嘴开开的,在1998年说新加坡的目标是会踢进2010年世界杯正赛。 梦醒了没有? 还是没有。 不断抗议有线电视价格昂贵,宣称能通过网络看球赛,也能买掌上配备来看免费球赛的人,往往都会赶在最后一分钟,偷偷的安装那些“昂贵的”,然后在别人面前依旧逞强,依旧一直骂个不停。 温馨提醒,这样病态的社会行为,通常只集中在少部分的人身上,这些人也都很活跃的在新媒体上兴风作浪,就是图个“爽”字。 这类行为上的潜移默化,那种常聚众高声喊叫握紧拳头一起高唱的文化,就与其它国家一样,被运用在街头运动上,与暴力抗争和足球流氓行为混在一起,我们现在在本地也应该越来越容易嗅到同样的味道。 别说我胡说八道,因为我观察到新加坡的其中一些族群越来越容易在生活中对其他人采取敌视的蛮横态度,我其实是一直在提防着。 这些事,慢慢的累积,总会有被激化和出现更大的摩擦,到时候,就看政府人应对的智慧了。 我不是政府,担心也没用,人们还是马照赌,球也照赌,执政者或许就是想要这么麻痹人们的,谁又知道?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374 最近又有本地商人出版书,告诉别人他如何的成功,当然这类故事书其实到处都有。 就如中国大陆许许多多的年轻人一天到晚开口闭口说李嘉诚比尔盖茨是如何的成功,苹果的品牌如何打造成功,似乎他们已经知道怎么成功,他们甚至指点商人,要让他们来证明他们也能成功。 他们都错了。 甚至有书呆子无缘无故的提到说比尔盖茨每分每秒赚多少钱,所以如果地上有10元的钞票,他弯腰拾起来不划算,因为他弯腰的那几秒他能赚更多钱。 这种白痴说法,就是不晓得什么是公司赚钱老板有闲,他坐在椅子上发呆一个小时,公司也还在赚钱。 所以,所以如果地上有10元的钞票,他弯腰拾起来,他就是多赚10元,用膝盖想都知道。 我多次说过,做生意的三大条件,是 – 运气,运气,运气。 反正我又不是那种成功后出版书的,这些当然都是说玩玩的,信不信由你。。。。 本地媒体也常使用同一种报道的调调,让人知道成功商人以前家穷没机会多读书。 可是,在新加坡,45岁以上的人,许多并没有读完中四,在中三就辍学的人一大把。 50岁以上的人,有许多没读过中学。 55岁以上的人,读到小三就不想读的人相当多。 65岁以上的人,许多不是没读到小三,就是从来都没读过书。 可是,我们的环境到处都是这样的背景的人能从事各行各业,包括以前那种年代的议员,也没读什么书。 那么,为什么要一直纠缠于向别人表白说自己没读过书呢? 另外的极端例子,就是做生意做大了,就拼命读书,最终,考取了梦寐以求的博士文凭。 先别问是哪里的大学颁发的博士文凭,重要的是 – 他们硬要别人称呼他们为博士。 偏偏我就遇过这类千万富豪,实际上他让我印证了一个不会被动摇的理论; 那就是 – 这类人都是一直存在着无穷无尽的自卑感。 做生意所靠的运气,和娶一个漂亮的老婆其实是差不多一样的。 老在别人面前称赞自己的老婆聪明漂亮,什么都好,到头来,别人怎么学也没有用,因为世界上不会有一样的人,也就不会有重复的故事。 更重要的是 – 他在家里拉着耳朵跪洗衣板,你根本就不会知道。。。。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370 可口可乐在越南搞了一些小孩子会很有兴趣的产品 – 汽水瓶的额外“配件” [youtube rWgCQgzJOU4 nolink] 可是,塑胶汽水瓶真的能再用来装那些奶油等的食物吗?应该不适合吧? 本来这类塑料水瓶是不鼓励长期使用的,即用即丢,所以人们会发现长期使用的这类瓶子会开始变朦,这意味着必须丢弃了,因为瓶子开始在释放毒素了。 现在可口可乐有点玩票性质的这些配件我们应该还买不到,不过毕竟我们也不难买到价格廉宜的各种瓶瓶罐罐,这些东西还是必须讲求实用。 我其实也是收集了这些日子因为搬迁与装修活动中大量消耗的大瓶装塑料瓶子,可是有一大半的瓶子被不知情的清洁工人问都没问的直接丢弃,现在也只剩下十多个。 这些瓶子都会与植物种植的需要有关,可是要怎么弄我还没搞清楚,因为我本来就是常一面动手一面试一面改的,所以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 学生们放假没事干,就可以试这个,看自己的功夫 [youtube mRxm57EMFdA nolink] 详细的解释:http://kingdarling.blogspot.sg/2013/01/blog-post_7.html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368 政府正在研究如何在终身健保计划下,帮助长期没工作的家庭主妇。 也就是说,其实目前还没有任何打算,所以大家应该还能帮忙想想办法。 首先,家庭主妇为何会不在外工作而变成家庭主妇? 理由通常都是老公的错。 因为如果她没有老公,就不会变成家庭主妇。。。。 正经一点?好吧!通常不是她想留在家里,就是她老公要她留在家里。 不是因为老公要吃家里煮的饭,就是家里的孩子要吃饭,那谁煮?女佣?很贵! 如果家庭主妇病了,谁给她医药费去看医生?当然是家里赚钱的人,不是她老公,就是她的孩子。 也就是说 – 被她照顾的家人应该也要照顾她,天经地义,无怨无悔。 好,政府现在问 – 如果家庭妇女可以买医药保险了,谁出钱? 那么,每年365天,每天给她超过14个小时工作的人就必须承担责任,替她交保费。 是谁? 政府?蹲在那里等,等久就有! 她老公啦! 政府又不是常吃她煮的饭。。。。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365 看到新明日报所报道的怀疑是手机爆炸而烧毁组屋单位的新闻中,有人说可能是手机跑电,然后是一小段落不知所以然的内容。 我没去买新明日报,但我怀着一种很反感的态度上网查找完整的新闻报道。 找到的内容是: 充电过度电池膨胀爆炸 手机维修公司老板表示,若使用冒牌充电器会导致跑电,引发手机电池爆炸。 手机维修公司iPhix老板陈仲义受询时表示,冒牌充电器里或许缺少了铜线,充电时可能会造成跑电,导致电池爆炸。 另外,使用非產商生產的充电线,会造成问题。 “充电线的外层有可能是塑胶,而不是橡胶,也会导致过热。” 陈仲义也说,如果过度充电,也有可能造成电池膨胀的现象,最终也会引发电池爆炸。 “其实,在充电时使用手机,也会增加电池的负荷。” 对于这类完全没有根据的说法,我只能说 – 这个人胡说八道,叫他拿出证据证明他所说的事有存在着。 首先,为什么他需要用莫名奇妙的跑电?这是什么话? 如果他说的是漏电,那就应该说短路,跑电的说法根本不能登大雅之堂,更何况这类容易引起担忧的新闻人们都会想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这则新闻其实没有报道大家关心的手机品牌,也没问事主关于手机充电器的相关问题。 而手机店的人提到“冒牌”这个说法,其实,市场上除了仿冒苹果的冒牌充电器之外,其他通用型的手机充电器应该称为“杂牌”,而不是冒牌。 2013年7月13日,名为“M小静1128”的新浪微博网友发出了一条一个手机“电死人”的信息,随后网络各大媒体都报道了此事件,央视新闻也对此事进行了详细报道。经过专家论证,最终确认,空姐使用的山寨充电器由于内部漏电,通过数据线导向了手机,在接触手机金属边框的一瞬间,触电身亡。 山寨,指的是仿冒,做得与原装一模一样,才叫做山寨。 市场上的手机和掌上型配备的通用充电器现在都大部分是使用USB输出端 ,然后插上苹果手机的线或其他安卓手机的Micro USB插头,就能用。 可是,现在这些产品都被简化成两大类 – 1A和2A的电流量款式。 2A的,主要是由iPad开始,后来包括所有的双掌大小的各型牌子的配备都使用2A的大电流量来充电,到了最近,更大屏幕的手机也都使用更大体积的电池,也就都开始用2A的充电器,这些大电流款式都能用杂牌的2A或1A的,电流小的充电就比较慢,不会有问题。 而有问题的就在许多人拿原本使用1A充电器的智能手机接到2A的手机充电器上,这就是真正危险所在。 本来原装的手机充电器有控制电流的设计,在知道手机充满电了之后,停止输出,这类充电器的特点就是它就在这个停止输出的时候就不再那么热,比如最明显的是三星S5这类,充电器自动停止充电,就变冷,当然安全得多。 可是,中国厂家所制造的超廉价杂牌充电器就是几乎都没有这样的保护电路,所以充满了就还是继续用同样的大电流继续充。 而手机的充电电路设计也是具备智能检测,当它知道手机电池充满电之后,会让充电器不再硬硬向电池送电,这也保护了电池。如果手机没这个功能,是手机设计的错。 而手机爆炸的罪魁祸首,多数是电池本身,这类高性能的锂电池本身内部也有简单的零件,也有保护电池避免过度充电,但是,如果这个电路损坏,或者电池内部材料短路,电池发热后起化学反应后快速膨胀然后冒烟喷火爆炸。 那么,使用2A的,或者在车上用通用型的2A手机充电器充电的手机为何那么烫?原因就是充电太快。 凡是充得太强过快的手机电池,因为内部往往已经受伤,这会使内部材料开始出现提早老化,电池很快的就损坏,倒霉的就会膨胀冒烟。 不是智能手机的旧手机更加不能用2A的或1A的,因为它们往往只有0.3A以下的允许充电电流量,拿2A的款式来充电,我没法想象后果,出了事就只能听天由命,反正那种旧手机的电池也小,爆炸起来最多身体皮开肉绽,不会死,只会痛到要死。 许多性能好的各类可充电的名牌锂电池其实是由日本厂家制造,而日本厂家也没说过他们拥有世界最好的电池生产工艺技术就不会有产品问题,更何况许多普通手机的非原装锂电池是由中国厂家制造,他们绝对无法担保100个生产出来的电池能有少过1个损坏。 至于手机店老板夸张的谈到手机的电线是塑胶就会过热的说法,他如果遇到真正的正常的电子工程师,他就等着被羞辱一番。 因为许多手机充电器的电流是5V1A,这样弱小的电流量根本不会对铜线制造任何温度,这也是为什么大家都看到手机充电线已经那么幼细,里头还有分为5条线,被外皮包裹着,这样幼的线与耳机使用的完全一样,我拿纸巾包住铜线如果纸会烧起来,我用我的Blog保证 – 我会向手机店老板买下他店里所有的充电器。。。。的电线。。。。 他最后的那句 – 手机充电时最好不要通话,是一种过时的常识,有谁会不遇到手机在充电时电话响起的?那么在通话时,有多少人遇到手机开始严重发烫的? 怎么解决? 丢掉那台设计不佳的烂手机,努力工作,加班赚钱,买一个比中国籍同事还要好的新手机(解释:在新加坡,许多公司中,中国籍员工往往拥有市面上最新款的手机,花钱不手软)。 说完了,手指不是很喘。。。。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363 多年前,一位朋友提醒我,任何那些宣称不必检查身体的信用卡或银行附送的保险,都不是真的会那么随便。 因为他就是有朋友在向保险公司索偿时,保险公司拒绝,理由是他隐瞒了他曾患过同类病症的病史。 也就是说,任何人想得到这类免费保险,必须主动透露自己是否有正在患病,是否曾患病住过医院,原因是什么,然后保险公司会正式答复说会否接受或安排身体检查,否则就是曾患有心脏病的人无论花多少钱打官司索偿,所有的保险公司也将不会赔偿任何与他的心脏有关系的开销,只要是保险生效之前一天有医药报告证明他心脏不好,那心脏就不受保。 如果一个人曾经在小学时跌断脚,几十年后,他想要保险涵盖脚的部分,那么他就必须找骨科专家证实他已经100%复原,那么,他以后脚部再受伤,就能索偿,否则免谈。 另外,癌症病人,或者那些肾脏病人,糖尿病的病人在第一次患病时,买了几十年的保险会让他受益,但是!一次索赔就没了,没有下一次,保险行业从来不做亏本生意。 80年代末期,许多人开始买许多的健康保险,另外还有所谓的投资保险,后来才愕然发现,原来所谓的保险是在索赔时,全部的保险公司一起承担一小部分,总赔偿费其实还是一样。 当年政府没有任何法律去让人找那些说谎说得天花乱坠的保险招徕员算账,可是这些曾月入丰厚的招徕员早已离职,不知去向。 许多人也不知道,保险是真正的最传统的直销行业。 新加入的保险招徕员是他的经理的下线,在他加入的第1年第2年,无论他会否勤奋,他的亲朋好友都向他买了保险,一个人会为公司带来他爸爸妈妈姑姑叔叔阿姨舅舅干爹干妈等等等的财富,等到人脉枯竭后,他就开始联络几十年没见的中学小学同学,这是许多人噩梦的开始。 接下来的故事的结局就是 – 在他已经把自己人脉耗尽后,又没法在那个时间升级,没有下线替他卖命寻找新人脉之后,他就因为表现差劲,没有利用价值,变成被完全榨干了再泡水的甘蔗渣,结果就被公司一脚踢开。 新的接手人可能还会在第1年在客户生日时寄生日卡,但因为已经无利可图,以后,这位经理负责的团队就再也没有想到要联络这些老客户。 就这样,大家应该都听过类似的故事,就是这样的嘴脸。 保险本来就是在卖一种不存在的威胁,类似那些电脑保安专家或保安系统专家,会对客户说出各种威胁论,然后被吓坏了的客户负责出钱,他们收钱之后,做些手续意思意思,然后,从里头提取他们的佣金。 他们往往在客户签协议之前,承诺出了什么事他们绝对会负责,但真正出了事的时候,他们说这是前所未有的事,不在他们的保护范围内。 这类话,近年来好像变成 – 这是孤立的事件,听起来是不是有点熟悉? 最终,客户唯有再掏钱再买新配套,旧账一笔勾销没得谈,有钱赚,他们才为客户服务,否则不理会客户的死活。 现在,政府真正出手,让那些曾患病的人终于可以买保险来得到帮助,保险公司竟然厚脸皮说这样对全体保费影响很小。 很好笑,政府没出手时,保险公司就对那些看似让他们“亏本”的老客户不闻不问,政府介入时,他们才说出实话。 至少为许多患过癌症患有长期病痛的人感到欣慰,他们的苦难至少会减少,专家估算出10年里多30%的保费,10年后就会恢复与普通人一样的保费,但。。。。我很好奇,长期病患会突然变得健康整10年吗?这意味着他们其实就是一辈子会一直比普通人多出那30%,直到海枯石烂。。。。 在媒体上可以常看到关于患癌的病人在复发时,耗尽下一代的孩子们公积金里的相关“储蓄”,这个做法其实是在吸血,目的就是硬要人们还医药费。 或耗尽整个家族的财力,变成卖屋借贷,只为了活下去,也不能再有另外的成员倒下,这些事听起来有说不上是无奈还是愤慨,因为这些真正的故事就是人们常说的 – 可以死不可以病,却有许多人嘲讽说其实是人们无病呻吟,胡说八道,夸大其词,说新加坡的医药制度已经很好了。 是吗?真的是民众乱说的?鄙视这些无知的傲慢人。 人们举出简单的例子,各类很常见的药,在政府大量津贴之后,依然比人们自己搭巴士到柔佛药房买的同款药还贵出许多,这意味着什么? 不过,就如我们常担心的就是 – 医疗费会再次因为所谓的新药和建新医院和提高医生护士薪金等开销,而在政府提供更高的津贴之后一再上调,结果有帮等于没帮。 说完了,讲到很累。。。。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355 最近,当新加坡的历史正式被增加多500年之后,好像感觉到大家对年份的计算开始随便起来。 所有的华文媒体,包括早报,晚报,新明日报,和新传媒的新闻报道中,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巧合。 以前我们很少提到的“建国”这两个字,本来部分媒体只用在“建国总理”-李光耀。 而最近因为政府积极宣传建国一代的配套,所以大家都开始常提到建国,但是建国是指哪一年其实很多人会说错。 没想到,最近,华文媒体在提到2015年是新加坡庆祝50周年的活动时,混乱开始出现了。 大家通过搜索引擎查找资料,看我说的是不是真的发生过,那就是 – 有时候,媒体用 – 新加坡庆祝独立50周年的活动。 有时候,媒体用 – 新加坡庆祝建国50周年的活动。 说真的,我突然开始疑惑起来,因为我真的不知道独立=建国,我一直以为是两种不同的事。 如果换成英文,Nation Building = Independence,哪里一样??? 可是,看来中文媒体已经是把独立与建国互相挂钩,这看起来没错,而且有证据: 1990年的25周年纪念币,英文字是 Independence 另外的钱币“历史”,英文字是Nation-Building 也就是说,政府机构是把1965年当独立的年份,所以2015年就是50周年,没事了吧? 但是,为什么我一直觉得哪里不对呢? 我们以前说的,新加坡自治是在1959年的那种喜悦呢?没有了? 1959年6月3日新加坡成为自治邦,摆脱英国殖民地的“低级身份”,那不算是大事? 1959年12月3日,新加坡自治邦选出新元首尤索夫依萨,就是现在天天陪在我们身边的。。。。那些钞票上的头像。 但是,新加坡就是在1965年才真正成为独立的国家,所以大家都应该只需要记得1965年就行了吧? 不是。 另外一个大家没预料到的线索是: 雾锁南洋 (英文: The Awakening),拍摄于1984年, 是由新加坡广播局(今新传媒私人有限公司 )制作的历史性电视连续剧。 「雾锁南洋之风雨同舟」和「雾锁南洋之赤道朝阳」-讲述新加坡战后的历史,包括马来亚独立运动和新加坡独立后的经济和民生发展。有传闻指「雾锁南洋」原本是没有第三和第四个单元的。但是,因为当时新加坡正庆祝25周年国庆,所以政府要求广播局多拍两集。 原来真的有人以为1984年新加坡庆祝独立25周年?那是搞错了吧?那是建国25周年! 请看另外一张图片,注意它的英文字NATION BUILDING 再来一张公共雇员联合会出版的 1984:AUPE celebrates Singapore’s 25 years of nation building : 25th anniversary of AUPE. […]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351 政府还没公布那1560个被怀疑盗用的SingPass户头的用户类型,通过资料分析,应该能顺藤摸瓜,找到彼此的共同点。 说是1560个人,其实不可能都全数找得到,因为这个数据的线索只是通过查找相关的联系电话号码是否有一样。 过去,大耳窿在向人索取Singpass的密码办借钱的手续的新闻曝光后,我其实一直在等待着这类用户户头的后续新闻出现。 因为没有理由这种获取密码的动作会停顿,应该还有下一步,这是他们的目的,他们就是有特定的目标,才想到需要这么做,才会想办法引诱别人提供密码,或许这次也还不是他们露馅。 Singpass其实就类似我们常使用的信用卡网络资料输入方式,当你点击那些政府网站的Singpass标志后,系统就把你带到Singpass的系统,让你在那个加密的网页输入密码,正确之后,你就又被带回到原本那个官方网页进行其他动作。 Singpass是属于CPF的,是他们管理的,也就是政府机构完全掌握这些资料,不是那种会跑路的小公司负责管理。 也就是说,这个Singpass的资料库就只存在于那个政府资料库主机,其他网站根本就不会有你的密码资料,所以是无法通过其他网站直接窃取密码,必须攻入Singpass主机才可能看到资料。 但是,许多网上使用信用卡的资料提供方式其实太简单,它没密码,只要有信用卡拥有者的住家地址和信用卡两面的资料,就很容易过关,其实不算有保安功能。 即使是普通人购买物品时使用信用卡,传统上只靠签名的方式,和鼓励信用卡持有人在信用卡背面留下签名式样,根本就是很傻很天真的做法,却使用了那么多年。 幸好,新加坡的许多银行在过去发生一些事件之后,强制大家必须使用密码生成器,才能在使用密码之后,输入密码生成器上的一次性号码,通过第2关,然后在转账时,与现在信用卡使用的方法一样,发送验证码到手机,第3关通过之后,钱才能动。 问题就是矫枉过正,如果没有密码生成器,根本就进不了账户,结果就看到新加坡许多傻佬随身携带一大串的钥匙和不同银行的密码生成器,摇来晃去,如果整串不见了呢? 其实,应该是使用普通的密码时,依然能进入账户查看资料,但不能转账,这就够了。 Singpass的使用最多以后发展成强制大家需要通过第2关,就是输入手机接收到的一次性密码后,才能进行资料输入或修改。 但是,专家又说话了,又是说大家应该用复杂一点的密码,不要使用太简单的如自己生日或电话号码当密码。 问题是 – 这样的做法,还是避免不了在一些伪装的活动中,看起来很热心的人帮不会使用电脑的老人家上网后输入Singpass资料,然后把这些资料收进裤袋,等待时机。 我们要如何提防老人家们或电脑盲在黑店申请服务时被索取Singpass密码? 直到几天前,我们还是看到老迈的清洁女工被骗走几十万元积蓄的新闻,这样吓死人的财力,让人觉得没有什么事会不可能发生。 那要如何解决? 常常换密码?对不起,专家这种说法是在害人,因为许多人往往就因为被强制换太多次而忘记密码,即使是IT人,即使是年轻人,也都栽在自己拥有太多不同的密码。 而如果又是坚持要大家拿多一个密码生成器才会安全,那我真的没话说了。 或许,还是回到那句 – 那些数量众多薪水不低的IT专家应该想办法解决,这是他们的工作。 要不然我们能怎样?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348 鄞义林Ngerng Yi Ling,我不懂得念他的中文姓和英文姓,网上找到的拼音是yín yì lín 念银义林。 但是,这个英文姓的古怪拚写法是哪个家伙发明的?又是KK的阿布内内护士发明的音译?要怎么念?皱着鼻子念? 鄞姓的姓氏起源 – 先祖源自河南汴梁,自宋入居龙溪都(广东潮州市庵埠镇),就是说他其实应该好像可以算是广东省潮州人? 庵埠镇(传统潮州话外文名称为Ampou)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广东省潮州市潮安县下的镇级行政单位,是潮安县人民政府所驻地,於1950年设镇。 他不会又是一位潮州怒汉吧? 不过,媒体上对这位因为所写的一篇博文被指无凭无据的乱举例影射总理,而准备被总理起诉他涉嫌毁谤的年轻人的介绍都是 – 现年33岁的鄞义林从事医疗工作,也是一名活跃于本地社交媒体的博客。 没有了。 是吗? 其实这根本就不完整,媒体不应该“隐瞒”他另外一个更明显更完整的身份 – 他是自2011年大选后,在芳林公园举行的多次与政治团体人物参与的集会中,多次上台发言表现突出而备受留意的年轻人。 这类群体当中,许多上台发言的人都还是照稿念,但是网上早已有人评论说这位年轻人口齿伶俐,有潜质。 所以,他就是因为上台出风头而被留意,也因此他写的博文遣词用字才会被开始留意,而不是他的博文真的有什么魔力。 参与政治活动就是这么一回事,虽然他自己或许会认为他根本不是在参与政治,只是尽本分代表人民的心声而说话。 选择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说正确的话,也还是错,为何他不选择单独一个人举办活动说话? 许多因为关心时事而在新媒体留言的人也都以为人就是可以这么单纯的活着,认为热心的为不公平与正义说话是义不容辞的。 可是,政治这个词很多人都误会它的化学成分。 它不是粉末状的,不存在于我们的眼前。 它是一种气体,一种我们未必能轻易察觉它存在的漂浮微粒,比纳米颗粒还小,四处飘游,但威力非同小可。 去了芳林公园,站在台上,被附近建筑物里的不同角度的摄像机拍下完整的画面,微粒就开始附在他身上,只要他不小心接触到政客,微粒就开始增生,覆盖他全身。 传统上,中文里有句神圣不可侵犯地震也无法动摇海啸也淹没不了的至理名言 – 枪打出头鸟 媒体不是没有政治信息微粒探测器,只是思想上想要开启这样的机器,可能需要特种钥匙。 所以,我们在传统媒体上,就只是看到 – 现年33岁的鄞义林从事医疗工作,也是一名活跃于本地社交媒体的博客。 报告完毕。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344 许多人都很熟悉公积金局的标志,它中间有着3把钥匙,是代表什么意思呢? 通常我们会说21岁时,我们领取人生中的第一把钥匙,所以,最上面的那把钥匙,就是你21岁时第1次合格。 第2把,指的是在你的孩子21岁时,你能够达到要求的第2级。 第3把,不用说,就是你的孙子21岁时,你能够达到要求的第3级。 就是到了第3级,你才能得到你想要的 – 全数领回你的公积金。 那么,那个时候,你会是几岁?还没结婚?可以直接抱孙吗? 假设你21岁就结婚,22岁有了孩子,等到孩子22岁时有了孩子,那么,在孙子21岁时,你最少是65岁。 如果你迟婚,领取公积金的年龄就会延迟,工会有意把法定退休年龄从65岁提高到67岁,刚好和这个年龄吻合。 你或许会问 – 当年说的55岁就可以领取公积金的承诺呢? 还问?难道3把钥匙的暗示不够明显吗? 可是,2009年,政府说 – 他们还在探索第2把钥匙,这,与公积金的钥匙有关吗? 猜也没用,政府还在继续“慢慢的调”,不要急。。。。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342 政治语言,通常需要翻译。 当政治领袖说 – 才一个洞,等有三个洞时才要紧; 如果人们很单纯的以为拿衣服来说话,指的就只是衣服,那就是把事情简单化了。 第1个洞,2012年2月,论政网站编辑依照要求删除相关内容并作出道歉,无须赔偿。 第2个洞,2013年1月,博客依照要求删除相关内容并作出道歉,无须赔偿。 第3个洞,2014年5月,博客依照要求删除相关内容并作出道歉,却必须赔偿。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就因为它是第3个洞,哪里可以忍? 现在,我们换个主角。 CPF,中文译名是公积金,意思就是公众一起累积的资金,不是阿公留给孙儿的过期鸡精,我的CPF,就是指我的一种钱,但是它其实不在我的口袋里,我要用,除非阿公同意。 第一个洞,1984年,《侯永昌报告书》说人民可能无法自己理财,杜进才严词抨击,人民似乎是鸭子听雷,雾傻傻。 第二个洞,1993年,人们可以用一小部分的公积金来买特定的电信公司股票,变成全民拥股,结果,一些人后来用公积金东买西买,最终投资户口里只剩下“屁”股。 第三个洞,2014年,在新媒体引发新的争议后,人力部长在Blog发表 – 「公积金存款绝对安全」,这个洞,会被堵上吗? 等待中。。。。 Blog无厘头语言,通常也需要翻译。 我的裤子,无论新旧,通常会有三个洞。 我的衣服,无论新旧,通常会有四个洞。 我的手机,无论新旧,通常会有五个洞。 看到这里,你要相信我,你会开始翻转你的手机,和。。。。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340 我多次说过,人力部的bizSAFE制度有问题。 这类通过强制的手段逼所有行业必须得到认证的法律,除非有很认真的官员仔细的审查那些课程提供者的课程是否有问题,要不然一定会出现问题。 我说过,几乎所有的课程指导员本身其实不熟悉多数的行业,却用一种专家的身份来规定所有的条例应该如何的被遵守。 结果,就出现了我多位同事不肯在课程结束前的高处攀爬测验中,签下生死状后绑安全带跳下,表示出了什么事自己负责,这种不正常不合理的安排,让我的许多同事抗拒而被指导员列为当场不及格。 这些同事有些是年龄偏大或超重的,要他们徒手攀爬鹰架到超过两层楼高的高处然后跳下,被安全带吊着,根本就不合理,这不是新加坡武装部队突击队的训练课程,这是提供给建筑业的特定课程,可是,我们却不是建筑业的。 这样的吊法,一些体重超重的人几乎都有受伤的风险,可是他们却必须签下生死状,这意味着什么? 我的同事们有许多个其实根本不会在工作中使用梯子爬超过三级,这个考试却强制他们必须爬到高处跳下被吊着,才能及格,这算什么? 这种课程原本是说让那些工作的时候,工作平台高度可能超过3米高的行业的员工都必须强制报读,这意味着许多行业都受影响,只要是任何公司有使用超过6级的梯级的环境或工作,都等于触及这个MOM的条例。 决定明天之后,正式投诉人力部长和总理,有人必须对这种不合理的考核制度负起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