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达人
科技生活 生活科技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034 我多少年没去动物园了?看到总理刚说他经常去,很惭愧,我帮不到动物园增加门票收入,因为: 1。没空 2。还没赚够 3。单独去看禽兽,可能会激发自己的野性,不能去 4。身边的小孩大的都很大了,小的却就是都去过了的 5。看到牛和马,就想到自己做牛做马,搞不好遇到牛头马面,要仙它们却都牛头不对马嘴。。。。 6。看到长颈鹿,就想到许多作弊的外国人拿假文凭在社会上混 7。看到熊猫就想到许多半夜三更,3点钟4点钟还在上网留言的 8。看到鸟就想到越来越多网民爱用它的话来批评别人,已经失去过往较克制的态度 9。看到狐狸,就会想到不久前在浴室里脚滑时自己被吓得半死的侄女。。。。 10。看到鳄鱼就想到社会上许多人的嘴脸,还有那些伪善争取名利的 11。看到斑马,就想到那个没斑马线也硬过马路拦车的洋佬 12。看到蛇,就想到那个天天早上在组屋底层把扫把丢一边睡大觉的印度外劳 13。看到每一种张开大口的各种巨型鱼类,就想到处处是政联公司垄断的行业 14。看到猴子,就想到政府给的掉下来的钱还没拿到,却先拿到市镇理事会杂费涨价通知单的。。。。 15。看到猩猩,就想到近来各个道路出现的路霸 想到这些被无形的范围给关起来的动物,还是觉得自己至少不是禽兽,跟它们比起来,我还算是个人。 上面那行指的,不是在动物园看到的动物,是指那些被“想到的”,不然你以为啊? [youtube YZYKQtC6W8U nolink]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028 我们的教育制度中一种隐形的新时代新文化风气,就是商业文化。 其实,严格来说,我们现代人爱说的所谓商业化,是一种贬义,通常不是好事。 所以出现一些学校鼓励学生学习如何“做生意”,经营小卖部的物品来学习如何赚同学们的钱。 这些小孩,单纯的性格已经被扭曲,锱铢必较,好的说法是学会懂得精打细算,坏的说法是培养出斤斤计较的人格。 别以为当义工的大学生们不是斤斤计较,如果你告诉他们哪些活动没有记者报道,也不在Facebook上讨论,也没有任何分数上的好处,你认为还有大学生想“浪费时间”帮忙? 有,当然有,少数人还是不计较肯帮忙,那是因为家教好,不是教育部教得好,要搞清楚。 因为学校里教导他们“回报”,所以大学生个个通常都很有自信的认为自己懂得做生意,也说因为学了心理学,所以了解心理学,是吗? 而学校也不笨,请来不笨的各种体育教练,找出不笨的学生,专心的只教他们,冷落本地的普通学生,让这些技不如人的当陪衬,这,还会是新闻吗? 这就是说 – 教育的大环境已经被功利主义给侵占了! 校长不笨,主任不笨,老师不笨,家长不笨,学生们也不笨,笨的是不懂得开口说话的我们。 欢迎教育部举例,用强有力让大家心服口服的数据来反驳,不过,不要勉强反驳,勉强 – 是没有幸福的。 单纯的商业类各种交易方式,无论怎么调整,自然没问题。 读书人再怎么小心翼翼,也不容易应付商家们的各类活动“需要”,商家的目的呢?会有不想赚钱的商家吗? 比如 – 我们如何看待被鼓吹的,昂贵的各类学生出国学习与考察风气? 如果不是想赚钱的商家“帮忙”,这种花大钱的虚荣风气会越来越盛行? 在这样的“人为大环境”下,教育部本身的文化也必然的被现在复杂的商贾文化思维所影响,所以,最近才出现这些近年来把文章作者身份“美化”的事。 最近的这几个例子,却恰好的让我们看出 – 教育部本身自行制定了一套似乎不认同本地商业运作贯有的新模式,这种模式似乎也不是世界公认的商业合作方式,它是如何成型的? 但是,属于教育与文化类的工作与往来永远都离不开个人的智慧产权,对彼此有着起码的尊重,一切好商量。 当音乐工作者到学校负责指导学生们学习,他们的职务名衔会是什么?课外活动老师?当然不是,他们是Contractor,就只差没穿着黄色的长筒靴去上课。 倒不如直接用更正统的卑微形容词 – 贩夫走卒。 下面是另一个“可怜代”,身份“被”转变的例子: 潘耀田博客:创作者,提供者,贩卖者 http://phoonyewtien.blogspot.sg/2014/02/vender-singpass.html 除了国防部,教育部是拨款第二多的政府部门,类似“土豪”的财大气粗风气会出现吗?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029 或许真的是缘。 我也估计到,在新加坡,建筑女工中的蓝头巾已经被历史所遗忘。 28.09.2011 – 蓝头巾与红头巾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199 这次因为建国的一代的新闻有出现红头巾,我习惯性的对媒体只重点报道三水帮的红头巾而“略有微言”。 新加坡的文史资料一直很缺乏,其实也根本不容易查找,在新媒体出现后,寻旧寻根应该都比以前来得容易些了。 那天,当看到新明日报头版提到86岁的蓝头巾,下意识的本能反应是 – 咦?难道是因为我提到而找到蓝头巾? 果然。。。。 我祖母如果还在,已经是超过103岁了,她也不大可能认识这些以前的“小妹妹”。 就这样,以前我的Blog的那段关于蓝头巾的故事,有了“更新的结局”。 新明日报Facebook – https://www.facebook.com/ShinMinDailyNewsXinMingRiBao/posts/648018338590082 蓝头巾 文/周自蕙 一般人对蓝头巾的认识,恐怕远远不及红头巾,而我也一样。 李显龙总理今年农历初十在总统府宣布将给建国一代“小红包”,席上请来一位红头巾王亚运女士,主任在隔天《新闻眼》中着墨,博客科技达人林德义随后在本报面簿留言,提起本地有另一批“蓝头巾”,才引起我对这群建国一代的好奇。 红头巾是本地早期来自三水的建筑女工,但来自福建、广东等地的蓝头巾却几乎被历史遗忘。 我随手搜寻相关资料,果然少之又少,意外地被带到科技达人的一篇旧博文。原来,他曾写过蓝头巾参与建筑虎豹别墅一事,而3年前一名本地女大学生想以蓝头巾为题材写论文,曾向他求助。 女大学生名字眼熟,竟是我的初院学妹。经资料库搜索,原来学妹因祖母也是一名蓝头巾,才因此想研究她们的历史,更曾通过本报找寻蓝头巾的资料。 心中诧异无巧不成书的同时,我觉得这很值得一写,因此财政预算案公布的前一晚决定试试运气,通过朋友要到学妹的联络。很幸运地,蓝头巾林亚金老太太愿意受访,她只会说兴化话,由学妹帮忙翻译,预算案当晚同事采访才能顺利进行。 林亚金老太太50年代来新,当时29岁,从未想过久留异乡,人生辗转,最后成了我们的建国一代。她30几岁才开始出卖劳力当蓝头巾,别人不敢做的工作她都做,性格之坚韧令人佩服。 我很谢谢科技达人不吝提供新闻点子,更感激学妹热情牵线,听她说老太太事后很开心,使我和同事为预算案晕头转向的同时,小有安慰。 其实,要不是学妹有心了解祖母的历史,当时那么尽力地到处找资料,我不可能连环相扣地找到她和她的祖母,让这个蓝头巾的故事隔了多年走到一个圆满,使更多像我这样的晚辈对过去有多一层认识。 建国一代近来受到瞩目,我们因此有幸听到许多建国一代们过去的经历。若是他们的子孙也像学妹一样,花心思了解家中长者的故事,听听他们“讲古”,除了能让老人家开心,我想我们也能从中挖掘出许多珍贵的回忆,从中获益,也无形中丰富我国的建国历史。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025 在政府提高烟酒税之后,琼侨咖啡酒餐商公会说瓶装啤酒会涨1元。 话一出,就惹出事了,因为贸工部很不爽,马上发表声明说 – 新加坡竞争局已提醒琼侨咖啡酒餐商公会,要求公会避免发表可被视为是鼓励或引导会员涨价的言论,以免抵触竞争法。竞争局指出,所有商家应该独立制定货品的价格。 接下来,我们就应该会听到各类酒商提供的新版本的故事,因为刚才我“调查”了咖啡店,咖啡店给我看的供应商提高的价格的确高出政府认为的只应该是4角钱。 那就是说,上线的酒厂已经在乘机多赚一笔,政府人可不可以要骂就应该先骂提供酒的源头? 其实,如果留意这20年来全岛属于大众价格的咖啡店和饮料摊,所卖的咖啡茶水价格的每一次1角钱上涨,通常都是海南人带头起价的,理由往往都很牵强。 政府人是不是也已经留意到了,所以现在顺势教训一下? 这两年来,我更留意到,当媒体报道海南人经营的咖啡店“联盟”带头上涨1角钱之后,各处许多小咖啡店拖了几个月,才调高1角钱。 这就是说,海南人经营的咖啡店通常会提早“赚多一些”。 媒体记者有大量的档案可以查找我所说的,我们就别查,要不然去报馆查资料是需要交钱的,会让报馆“赚多一些”。 当烟酒价格上涨后,我们当然希望那些老是吹嘘说价格上涨就戒烟戒酒的人会真的办到。 有一类狡猾的烟鬼和酒鬼爱用的一句话是 – 要人们戒烟戒酒,就应该全国禁止卖烟卖酒,这样就有意义。这种不可能的事他们常挂在嘴边,偏偏普通人很少提到要政府全面禁烟禁酒。 几年前开始,我也留意到凡是政府所提供的国庆日群众大会送钱金额,在低收入的酒鬼和烟鬼的眼中,还不够他们几个月的烟酒开销。 许多永远处于社会低阶层的人,每个月发薪日前向别人借钱的金额,到领了薪水之后的开销,可以很容易的计算出 – 只要他们不烟不酒,不到三个月,就根本不再需要向几个人借50元借100元的过着一辈子抬不起头的日子。 但是,在新媒体上,我们看到的多数是骂政府提高烟酒税的说法,说政府要多向人民讨回钱的,他们的声音似乎是代表了多数人。 我说过,会抽烟的人,相对而言,不可能是爱整洁的人,也不可能是会为别人着想的人,不承认这点的人,就是一个典型的烟民。 说自己会喝酒的人,常说懂得喝酒的人不可能会喝醉,甚至说自己酒品好,也自夸从来都没喝醉。 我很佩服这些说自己从来都没喝醉的人,如果有已经喝醉的人告诉别人他喝醉了,那真的是天下奇闻。 只有爱喝酒的人,才会谈论酒品好不好,不喝酒的人,根本就不谈酒品,赌徒也是一样,都是自我分析分类,旁观者根本懒得理他们。 那些说每天下班时喝一两杯酒就能身心放松的言论,不想批评,我是很厚道的,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骂笨蛋是白痴。。。。 医生说过,许多本地人每晚喝啤酒,但喝得满桌都是空酒瓶,一个人喝超过5瓶,那已经是上了酒瘾,已经酒精中毒,真的浅尝即止的,应该是一两瓶就够了,但酒鬼不会认为这样的说法符合他们的“生活需要”。 爱下棋的人,绝对不会认为自己会输给别人,如果一个棋痴老是谦虚的认为别人比自己行,那他绝对不是一个下棋高手。 自我陶醉,也是一种醉,现在不是有许多对雇主公积金上调1~2%大声赞好的自我欣赏自我吹捧的舆论,我又要问 – 难道做生意的都赚了大钱了??? 政府近年来许多调整送钱调整制度调整CPF比率的大动作,其实都是把大家的钱往医院送,根本就没有做到降低昂贵医药费的重点,只是要确保人们在“移民”前,不能欠下医院的费用,就这样而已。 我真的不知道媒体上那么多人高兴什么,说真的,我已经忍很久了。。。。 酒不醉人人自醉,是水浒传里头的一句话,不是周旋说的。。。。 [youtube l1RJQ-xy4oU nolink]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021 看到晚报这样的新闻内容 – 调查显示,现在的儿童每年可以自由玩乐的时间,比他们的父母在童年时期少了448个小时,平均每日少了1小时20分钟。 这种调查和结论,通常是不会让人信服的,因为不可靠。 拿了薪水后想有所表现,可以做其他调查,但不需要找那种做了会欠骂的无聊调查。 现在,新加坡有着超过20万名家庭女佣,她们替儿童们省了多少时间? 现在,新加坡有着百万辆车辆,父母亲和家人管接管送,替儿童们省了多少时间? 现在,巴士车站离开住家的距离少过400米,替儿童们省了多少时间? 现在,儿童们使用手机和电脑学习的方便,替儿童们省了多少时间? 做这份调查报告的人,是不是以为当年没机会念完书就必须辍学工作来让弟妹读书的许多人更早有得玩? 是不是在家里需要负责煮饭洗衣打扫家里照顾弟妹的小大姐们都算是很快乐的在玩着这些事? 是不是以为当年走超过半个小时的路满身大汗才能抵达巴士车站的人是一面走一面可以玩? 是不是以为当年什么都要学生们自己动手的校园清洁和园艺工作让手掌起泡破皮流血就等于是很好玩的? 想当年,警察穿短裤就是因为比较好玩,对吧? 所以,现在警察又开始穿短裤,因为还玩不够,对吗?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010 这几天在几个地方拆卸和装上一些厨房和浴室用品,由于是把许多螺丝钉转出,所以看到很明显的产品实际质量优劣表现。 这些螺丝钉都是经过了许多年,10~20年,尤其是水汽最重的厨房和浴室洗手盆的部分,是直接被水泼,强碱性的清洁剂也不时的会渗透而接触这些镶嵌在墙内的螺丝钉。 而一些名牌的厨房白钢用具附带的螺丝钉一转出,很明显的看到完全没有任何腐蚀,所以清洁如新。 而一些普通品牌的廉价用品,包括中国的台湾的马来西亚的本地的,都腐蚀得锈迹斑斑,连壁砖也留下不容易清除的锈迹。 其实现在本地所有的五金店都在卖“肯定”生锈的螺丝钉,这不是他们的错,因为这已经成为基本用品。 只有我们这类,才会在买的时候,要求给价格更高却不会生锈的钢螺丝钉。 如果是用在户外,有时候还要注意一些普通的水龙头也会在日晒雨淋的气候下,电镀层烂得不剩。 虽然说一分钱一分货,可是,现在许多五金店所卖的水龙头,里头的橡胶也很快就老化,所以现在许多人的浴室内,马桶渗水,水龙头滴水,灯坏,许多问题,都是质量越来越差所造成的。 正如建屋局以前所有的组屋所提供的铝窗的铆钉,都是铝的材料,经过风吹雨打,会生锈的铝钉自然会朽烂,窗就掉下楼。 建屋局发现情况不妙后,强制大家必须自己花钱换上新的钢制的铆钉,问题就解决了。 都是钱的问题,不是吗? 看一下经过10多年的折磨,会生锈的和不生锈的螺丝钉的产品比较: 所以,说自己铁齿其实是没用的,时间到,铁齿也自然朽烂,唯独钢牙,天下无敌,007也怕他。 政府人如果不要太铁齿,放下身段,听取民意,就比老王卖瓜好得多,不对吗? [youtube 2lUwJ9CG5rM nolink]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007 这种路看起来是会让车子“受伤”的路 而车子如果没力爬坡,车主内心会很”受伤”。 这座桥,是连结日本鸟取县境港市和松江市的江岛大桥 [youtube xySyTUJujhQ nolink] [youtube wxSkyJ1o4cA nolink] 现在多数人都买自动排挡的车,上下斜坡问题不大,因为车子的电脑会自动调整速度,懂得退档,斜坡太陡,一些人不懂得换较慢速引擎制动力较强的排档,就一直在踩刹车。 为什么这么说呢?其实,本地有许多各类的多层停车场,在那种地方就与日本的这种桥的斜度差不多,只是一直在转圆圈。 如果是手动排档,也是一样需要换慢速的排档,才能避免刹车片被磨光。 一些马来西亚金马仑高原和云顶高原发生的车祸就一样是刹车片被磨光后,又铁磨铁过热后,金属熔化,刹车片等于不再存在,就失去作用,不赶快换成第1档慢慢停下,就会从山上“飞下”。。。。 其实,新加坡本来就有几座不算倾斜的高架桥,最长和较斜的应该是薛尔思桥。 看过许多评语不佳,被人当作是“老爷车”的几种车款在薛尔思桥上龟速前进,这座桥的确考验了车子的性能。 不过,西部人被设计新快速公路的人给”设计“”了,再也没有机会从西往东向上向右驶过这座桥。 因为政府希望我们走地下,再也不希望我们“向上”前进了。 路,不是人走出来的,的确是政府铺设的,要不然你能怎么样?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004 2014财政预算案的新闻是政府提到“送钱”的各种方式。 当然也会提到商业与人力资源,然后,提高生产力 – 这5字真言,自然就蹦了出来。 之前有商家受访时,提到50岁以上的员工的公积金时,也又提到提高生产力。 这变成新加坡社会一种不实际的坏习惯,无论谈什么事,只要提到成本越来越高,就一定以提高生产力来作为“翻盘”的唯一托词。 不太想谈这种我提了又提的所谓提高生产力。 现在许多行业已经出现因为外劳成本太重和收紧比例,所以都出现人手短缺,可以看到许多组屋楼下一些本来需要大量人力的工作,现在变成一两个员工在“慢慢撑”,越做越慢。 如果给“专家”看到,专家一定会说2个人也可以办到4个人的工作,只要提高生产力,工作就会应付得来。 还是那句话 – 钱从哪里来? 于是,财政预算案里政府就拨款协助买机械配备提高生产力。 那么,政府提供这些“援助”的钱又是从哪里来? 就提高烟税酒税咯! 然后,当香烟更贵,人们就少抽一点,时间就省一点,生产力就静悄悄的升高一点。 转了一圈。到头来,烟的税收,因为人们少抽一些而减少收入,那么,以后要再提高生产力呢?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001 有时候,看一些人出国旅行后所说的几天见闻,吹捧得似乎他去过的地方遇到的人吃过的美食,都是好的。 这不是一种客观的观察,是很主观的走马看花,去之前和之后没做功课的人几乎占大多数。 就如许多地方自己的人民其实根本就不了解自己的国家,有时候一些本土和海外媒体访问民众时所记载报道的资料根本就不能相信,他说他的,我们听就好。 这些年来,因为接触到不少关于中老年的本地人爱去东南亚发展中国家的一些事,如果认真的分析,这些人都有几大类生活背景和目的,有好有坏,不能一概而论。 还有一些年轻人不肯在本地求学,坚持要到欧美留学,贪图的,是便宜的啤酒,和“开放”的女人,美其名 – “ 自由”,就没有了。 红毛派的去东南亚各地方的问题不大,而不会马来话不会英语的其实很少敢搭飞机飞得那么远找温柔乡。 他们举出的共同点,都是那些地方的女人对待他们服侍他们有如皇帝般,所以很“值得”,也能安享晚年。 奇怪的是,这些人很少举出当地人真正的工作性格,和潜伏着难以驯服的野性,还有与这些人交往的真正生活。 反倒是这些地方的人前来新加坡工作后,他们的民族特性就很容易摸透,也是因为他们不是复杂思想的一群。 外劳队伍中,直到今天,以全面性的工作能力来说,勤奋、刻苦耐劳、学习能力强、有领导能力、忠心、态度认真的,通常会指向同一民族。 这里是单指蓝领工人而已,白领阶层不谈,因为比较复杂。 什么是复杂?有些民族的思想复杂得无法形容,就如本地一位“前”在野党领袖刚在“不公开”发表的访谈中,对访员称颂与其同样来自共产党社会的人民比较懂得谈论民主政治,这真的令人大开眼界。这样的说法比那些复杂的社会的人还要复杂,很佩服。。。。不谈他了,谈他就会谈到政治。 我们常看到的词汇是 – XX国的人民是善良的 如果我们举出反面的例子,来证明许多国家的人根本就谈不上善良,他们就说 – 这些只是少数人的行为,他们的社会大多数还是善良的人居多。 ??? 反面例子多得是,这几天就有很多,比如 第1分40秒开始 [youtube anpUTLGKpSE nolink] 慢镜头 [youtube cEEAOvbjPlw nolink] 嘲笑小印度事件中新加坡警察决定先撤退的人,会同时嘲笑下列的情况吗? [youtube vqZzhmspbsI nolink] 比起邻国,新加坡人民是真正善良的居多,我们都不希望这样的事会继续发生下去,等一下,我们?谁是我们?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998 新闻说 – 总部设在德国柏林的透明国际(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政府国防廉洁指数报告将我国和阿富汗及伊拉克列为同一个等级。 所以国防部长在国会上表示很不爽他们故意不理会新加坡提供的资料,摆明就是故意捣蛋的。 这样的新闻,关键在于它们这类总部位於德国柏林,並在大约70个国家有分支机构的组织,是非牟利的,他们如何得到准确的资料? 他们这种没事干乱做事的钱从哪里来?不知道。 他们有没有人住在新加坡?不知道。 如果有的话呢?他们一定是有人老是跟新加坡人不爽。 最近那位老是惹事生非的红毛黄衣脚车骑士好像阴魂不散,网上出现的好像又是他。 如果不是他,也就是另外一个长得一样衰款的。 Youtube还没有影片,先看Facebook的朦胧无声影片 Ya ya payaya Ang Mo cyclist block road –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v=618628664875671&set=vb.289564517782089 Youtub的影片 [youtube ZThzHE49QFw nolink] 近年来大量出现的,那些长相不好看的红毛是不让其他车辆按喇叭的,只要你一按,他们就马上停下,比中指,然后阻止车辆前进。 估计再过不久这类危险的行为将会为他们带来很大的代价,因为不是每一辆车都能来得及刹车,意外的发生将避无可避。 或许我们其实不知道早已发生多次这样的交通意外,就如不久前也有红毛当场移民的。 政府人都很怕英语能力很强的红毛人,没办法,谁叫我们的母语不是英语咧? 都是老祖宗的错,对吧?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995 一则不起眼的新闻反映了我们社会的一种年轻人新文化 – 不切实际。 人家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 他脚踏浮云,一步登天,然后 – 摔倒。 新闻说 – 拥有英国曼彻斯特大学一等荣誉学位的陈俊源(27岁)辞去经理职位,在大巴窑中心第177座的咖啡店开肉骨茶摊,曾扬言要在3周內回本。 开业才4个月,陈俊源前天却在面子书说,本月28日以后就结束营业。 陈俊源受访时说,生意的確很不错,真的在开摊3周內就回本。 但是,他从一开始就计划5年內开三四十间分行,成立中央厨房。于是,他从4个月前开摊就开始招聘助手,但一直请不到人。 最终,出现在报纸上的标题是 – 每小时付$8.50请不到人 肉骨茶档宣布结业 这则新闻其实算是引起马来西亚人和媒体的留意,只因为肉骨茶这道美食。 我说过,本地媒体常报道样板式的企业成功模式,包括报章,包括电视,都在说着同一类的企业经营模式,让无知的人信以为真。 多年来,许多生意人都发现了一种摆脱不了的魔咒 – 见光死。 就是本来经营得好好的生意,在媒体上曝光后,在无法预知的情况下,生意迅速走下坡,一些则关门大吉。 现在看来敢面对媒体,畅谈企业成功之道的,都较少会有我们没见过的新星了,都是“稳稳吃米粉”的行业居多。 而近年来,特许经营稳赚的模式为本地某些圈子所接受和推广到东南亚,同样的一些群体吹捧之下,参与的金融业者自然也接受。 于是,我们在媒体上所看到听到的样板模式变成 – 第一年开设多少间,接下来开设多少间,然后推广到东南亚如吉隆坡,曼谷和雅加达等地。 许多突然冒出来卖得不便宜的咖椰面包鸡蛋加陶瓷杯盛着的咖啡,就卖得比普通杂菜饭还贵,只因为他们说是家传秘方,结果很不幸的,到东南亚旅行,甚至在中国,都被同样的食品围绕着,这就是新加坡美食家所追求的吧? 笨! 为何什么模式都会几乎一样?答案很简单,这些都本来就是他们写给银行的计划书的内容,因为这些人都采用同类商业顾问提供的内容来向银行借钱,就如那位大学生夸口的 – 计划5年內开三四十间分行,成立中央厨房。 还有许多一模一样的商店,被同样的商场业主邀请去每一座旗下的购物商场开店,结果每个新购物商场变得越来越重复,价格也因为电脑化而变得一模一样。 可是,做生意不是这么一回事,复制分店所带来的恶果往往就是 – 骨牌效应。 做生意要成功,有三大要素。 第一,运气 第二,还是运气 第三,也还是运气 挑战这个定律的人,是经验不足的人。 别以为靠运气的说法太迷信,这是建立在科学的基础上。 所谓的运气,是可以因为运气,有钱撑,也因为有机会靠某个人脉广的人帮忙,又或者因为机会而拿到独家代理权。 当年,我们爱举几个每隔几年就出现的危机 – 猪瘟,禽流感,疯牛症,因为这些历史事件的确重创了多家老店,一些真的因此而倒闭,这就是所谓的运气不好。 近几年来,这类靠经验而谈的说法,变成所谓的 – 风险管理,看!这么多名堂! 本地华文媒体有个股市分析家很喜欢拿这类历史事件来分析股市,就是那种如果没有XXX,股市就会更好,如果出现YYY,一些公司可能会受到拖累,股价就会受影响,这类有讲等于没讲的内容,是我们常引用的标准例子。 我们也看到许多所谓的学生作文样板 – 小时候家里很富有,常出国旅行,后来做生意的爸爸被朋友骗走了钱,生意失败,从此家里就过着贫困的日子。这类神话现在还是很常见,你信或不信? 这类故事颠覆了新加坡生意人都是老实人的表面说法,很有趣。 […]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991 网上刚出现一辆公共巴士逆道而行,速度也没放慢或停下的影片。 [youtube KXRz1PtSWlA nolink] [youtube 7HOFeW6B06A nolink] 巴士车头的防撞杆撞烂了,这显示这辆巴士很不正常,之前肯定也发生了事故。 这种事算是违反交通规则当中最严重的,看接下来情况的发展如何,反应不够迅速或乱说话,情况肯定变糟。 之后另外一张照片,由另外一辆车拍到的 新闻 – http://www.tnp.sg/content/face-face-runaway-bus 不用说,大家都下意识的说 – 肯定是来自不同驾驶方向的中国籍巴士司机所开着的巴士。 中国籍的司机在本地已经呈现数量更多的增长趋势,与本地人起冲突或让人诟病的问题一再的在媒体上出现,情况变得越来越让人觉得不对劲,但没有任何迹象显示高官出面说他们留意到了。 高官们保持沉默,未必是好事,也未必是坏事,但绝对不能当作没事。 刚才,早上10点前,走到楼上的五金店找材料,过后走过车道,准备搭乘电梯。 就在往前走时,看到前方一辆货车在可口可乐的大货车旁移动,似乎过不去,然后再走上前一些时,听到喊叫声。 没一下子,听到货车的车身似乎被人用手掌用力拍打,金属车身发出巨响。 货车紧急刹车,接着穿红衣的中国籍可口可乐司机冲过来,拉开车门喊着要货车司机下车,说他乱骂人。 本地籍的司机非常愤怒,也同时对他喊叫。 后方车道开始塞起4辆大货车,有人开始按喇叭催促。 看到这两个体形比我粗壮的家伙准备动手,因为就在我面前,我不得不介入。 我按住中国籍司机的肩膀,然后推他往后,问他什么事。 他说那个本地司机乱骂他,问我有没有听到,说我应该有听到的。 本地司机转身想下车,我阻止他,用福建话问他什么事。 他回答说因为车道很窄,他怕撞到旁边乱停的汽车和可口可乐的货车,结果等了5分钟。 最后等太久,慢慢的往前,中国籍司机就嘲讽他说他不会开车,根本就过得去。 他很不爽,说中国籍司机不自动,接着就吵起来了。 他坚持要打电话报警,我把他的手按下不让他打,叫他开走,不要惹事,说后面的车都被堵了。 他说他不管,要打给公司,要报警,他一想下车,我就用力把他推回车里。 只要他有下车的动作,那位中国籍司机就喊得更大声,也往前冲。 我又转身拉中国籍司机的手臂一把拉到另外一边去,叫他不要再说了,他说他被本地籍司机用难听的话羞辱,他不服气。 转头叫本地籍司机开走,他本来稍微冷静的情绪又因为中国籍司机的喊叫声而又被激怒,对我说叫他们回去,不要来吵 – 意思就是回中国。 不让他把这句话转为华语,叫他开走,“麦拱料”!他最后放下手机,慢慢开走了。 中国籍司机回到可口可乐的货车,也向前挪出更阔的空间。 我转头走向电梯,怒骂声又响起。 路旁看热闹的保安人员摇啊摇的看着,其他人转头看我,应该是又觉得不安。 我不去管了。 两只牛在斗,我做了一些我能做的,其他的就是政府的事了。 这又是谁惹的祸? 看来只要大家不要喝太多汽水,就不会需要那么多送货司机,就不会有必要请外国司机吧? 你说呢?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989 刚把电脑搬到一个暂时没有网线的房间,这个地点,3G信号不强,手机本身上网已经时快时慢。 我是那种如果手机在不能使用上网功能的环境,也不会觉得很糟糕,没得用也不会“屎”的款。。。。 反正很少测试电脑通过手机的USB连接上网后的使用量,如果是以前的无限量配套的使用,就不必操心。 但侄女试过在某次某地的图书馆暂时用手机让电脑上学校网站查资料,就那么一天,就那么一下子。 一个月后,帐单显示使用量异常高,超出平时不知多少倍,几十块钱就这样没了,让大家都觉得有古怪。 我现在上几个网站,写这个blog,退出,看接下来会出现什么异常的现象,如果又有古怪,那我当然不会客气。 节省能源,到此为止。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987 做工,是本地方言华语,比较正确的华语是 – 工作。 工会,是一种组织,其他国家都是工人合作设立的组织,本地是政府人合作设立的非民间组织。 最近新年期间,工会大发慈悲,建议让50岁以上的工人增加一点点的公积金,钱,由雇主出。 很好笑,我一时之间怀疑自己看错,同样的字再读一遍,才确定工会是真的建议雇主再拿出更多钱给50岁以上的工人,理由是让他们与别的工人的薪金更接近。 最近有什么迹象显示公司企业都赚很多钱吗? 干嘛无缘无故的想要建议别人多拿出钱? 工会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如果无风无浪,工会当然不需要存在。 可是,本来就是无风无浪时,政府人控制的工会,有替本地公司企业设身处地的着想吗? 不可能,工会的人,不是做生意的人,不会知道各种行业的生存之道,他们自己也不是所谓的工人,他们只知道为工友们争取应该得到的,至于什么算是应该得到的什么不应该得到的,就不关他们的事。 于是,当人们说白领阶层的外国人数量太多时,工会什么都没说,也没法做什么。 然后,政府自己突然决定必须加速减少蓝领外国劳工的数目,工会也没显示出他们究竟知道什么,能说什么,懂得什么。 政府对白的与蓝的颜色认知真的这么与众不同?白领外劳太多的说法很难听得懂? 当许多企业拿出真凭实据来证明生存能力大不如前时,工会是否当作没发生这样的事? 当公司关门之后,失业的本地员工是否都能马上找到新工作,能赚得更多? 现在车辆买卖生意变得难做,房地产生意因为市场开始走下坡而难做,而与它们息息相关的劳动力短缺的问题却继续恶化,因为劳工税不断增加而成本包括租金其实还持续上升. 请不到足够人手的生意要怎么做?当然是抬高价钱,装修行业的各种价格已经让人无法参考过去的做法和价格了,就是因为人手严重短缺。 接下来,当人们发现工会所鼓吹的加薪幅度在拉高之后依旧被各行业高涨的收费所抵消之后,他们还会高兴吗? 然后政府人觉得公司企业应该亲家庭,让员工高兴,就认为能留住员工,似乎政府人比老板们还要懂得如何做生意。 当有公司企业向政联单位诉苦时,现在竟然有政府人冷漠的说 – 去柔佛依斯干达区吧! 就是如果有公司说难以为继,请不到人,租金太贵,政府人就等于什么都没再考虑了,就等于直接的说 – 滚! 对那些被狠狠的泼冷水的公司企业,他们应该会联想到这首歌 [youtube ZHx_1OH5tVY nolink] 要不然修改法令吧!把全国的公司都收归国营,政府人喜欢讲什么都没问题了,公积金要提到多高都没问题了,因为都是由他们自己自掏腰包了,看他们敢不敢再信口开河。 要不要?第二声!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982 今天是正月十五元宵节,农历新年就算是结束了。 2月14日,听说也是吃汤圆的日子,你有吃吗? 我们一年究竟要吃多少次汤圆?不过,我还真的没试过在元宵节吃汤圆,因为这好像不是新加坡的习俗。 新加坡华人是冬至吃汤圆,还有想吃的时候,去小贩中心吃汤圆,还有去超市买冰冻的汤圆,所以汤圆也和粽子一样变成随时都能吃。 今年,元宵节是“改成”一面送别人玫瑰花,一面吃汤圆,一面吃巧克力,一面等千万元多多开彩成绩。 有没有全合一的“配套”? 应该会有,外国人早就“有了” 折纸五瓣玫瑰 – http://www.esgdiy.net/Article/zy/mg/200903/78154.htm 五张马币 – http://www.beeprince-travelblog.com/2009/02/blog-post_17.html 有谁有空可以拿新币1000元的纸钞折看看,折好了,不管美不美,送给我看,我是不介意收下的。。。。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975 看到电视台早安你好的Facebook出现的一段“有趣”的公路白痴撒野的片段,对话很“有趣”,看来犯了错还嚣张狗眼看人低的那位“小朋友”接下来准备网民再次发动的人肉搜索了。 高清晰度的影片加了字幕,放在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v=10152189773609028&set=vb.220603958063 内容说 – 据了解,事件发生在淡滨尼购物商场外一个交通繁忙的弯道。影片中的轿车在齿状(zigzag)路段非法停泊,并且停泊处是转弯处。后来来了一辆巴士(影片中的巴士),虽然那是双车道,但是由于弯处狭窄所以根本无法通行。 轿车接应的乘客(片中穿紫色衬衫的)终于出现,但是轿车没有因此开走,反倒是司机和紫衬衫乘客下车理论,并用手机拍摄巴士司机催促他们的影像。后来进而拍打巴士车门,要和巴士司机理论。 影片拍摄到理论时,紫衬衫乘客和巴士司机的对峙画面。 后来,轿车司机还用肉身阻挡巴士,挑衅巴士司机撞倒她。僵持不下,轿车慢条斯理往前移动,巴士司机无论对方如何叫嚣,还是黯然离开。 难怪你是个巴士司机 没法找到一份好的工作 巴士司机赚得比你多啦! 好心啦!你赚多少? 我有车,你有什么?巴士啦! [youtube TuY5cYI8A1I nolink] 吵架吵到比身家比看谁赚比较多开什么车,是白痴吵架文化中的经典,问题是这辆车贷款付清了没有? 这次,“幸亏”有懂得说英语的年轻巴士司机和这类傻佬吵架,引他说出不该说的傻话,等着看好戏。。。。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972 正在找各种装修材料,顺便看别人在网上分享的装修价格。 但多数人都只谈家庭式装修,完全没有人谈工业级的商业环境装修,这是本地的一大特色 – 缺乏资料。 那天刚好碰见一家公司正在装修,门口进行地面涂层的工作,走上前去索取名片,与老板攀谈。 他们进行的是epoxy的地面涂层,看起来不算完美,但我不去谈他做的,只问他这样的表面是否防滑。 就如这类照片,我看了其实是没信心这地面会防滑和耐久 工业大厦环境的地面一定要能防滑,不只是因为很多人会脚滑。。。。是因为这些停车位一定会出现车辆的油渍和水渍,安全考量很重要。 给我猜到,他的回答是 – 当然会滑啦!油漆弄到水更滑,epoxy避免不了也会滑溜。 然后他笑着接上一句 – 如果要防滑,就加多一些沙! 其实,他错!他根本不专业!乱来! 他应该回答我的是哪一种产品能防滑,因为有许多类的产品可以用在不同的用途。 我又不是他那行的,反正我也是问爽的。。。。 其实这也算是很典型的回答,连我去五金店询问时,也都遇到同样的回答,然后就会有人反问为何我爱问很难回答的技术问题。 准备弄的地面是凹凸不平的,所以必须先铺平,然后去除油脂,让表面干燥后,才能进行地面涂层的工作。 我看过附近许多家有涂上epoxy地面的公司,几乎百分之九十以上地面脱漆,除了产品本身的耐用性,更多是因为他们忽略了地面水汽的长期问题,这些积累在水泥下的水汽无路可去,就只好从最弱的地方窜出来,所以最常走动的地方都剥落,看起来就和使用普通油漆完全一样糟。 觉得很可怕,虽然这将近15年来新产品不断的面世,而这些承包商的技术水平却还是那样的糟,不像话。 连组屋的厕所和厨房的地砖表面也能喷上透明的涂层防滑,可是有许多组屋在下雨后,电梯大厅被雨淋湿的地砖变得滑溜溜,会让老人小孩跌倒,就是HDB本身没想到要怎么做。 走路跌倒,只能怪自己,总不能怪世上路不平,脚滑的狐狸也不会承认自己狡猾。。。。 又是那句话 – 花几千元让他们做出以后会内伤的事,倒不如自己来,弄得好,以后我就做这种生意,可以吗?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969 新年时期的银柳买来时,如果本来没带根须,或者枝干很干枯的,无论怎么放冰块,它就是不会发芽。 而一些富含汁液的嫩枝干只要环境适合,就会长根发芽,但不是每次都能成功的把它种成一整大棵完整的,暂时还没听过也没看过。 刚才,无意中发现公司没什么人理的银柳竟然长了许多嫩芽,而上方的那些“小棉花球”因为本来就没根须的帮忙,没出现“绿色毛虫”。 这次“发”啦! 花圃里的银柳在新年前就已经有些银柳长出非常长的“绿色毛虫”,过后会如何?要如何栽种? 不过像这类没人刻意理会的却自己冒出头来的情况不少见,是我少见多怪罢了。 这就像政府人自己突然非常不爽邻国的军舰名字,然后媒体铺天盖地的要大家记得没有尊严的过去。 那时是大国欺负我们小国的时代,所以不是很美好的回忆。 但是,真的那么严重吗?军舰的名字出现后,我们的生活就都会改变了吗? 还是如邻国首脑说的,是我们反应过度? 不对,不是我们,是那些人,我们是我们,他们是他们。 或许是一些人反应过度吧?我们现在还在过年,对肉干被别人拿去吃才会有反应,对突然在新年穿裙的美女才会有反应。 反正我们以前战争时几十万人被屠杀,政府没问过人民就自己没要求赔偿,就算了。 反正华校生老是被人嘲笑,直到现在还是有许多人傲慢的“严重的”断定华校生不比英校生聪明。 反正方言被禁,直到现在还是有许多人以为方言只是新年时用上几句就可以向老人家们拿到红包的语言。 反正那位异族的人学会的华人方言就只是那句难听的“靠北靠雾”,她还欠我们一个道歉,我们也没吵。 反正许多社会现象包括东西起价我们也说过也骂过也都不爽过,最终还不都是一样?我们哪来的什么自尊与尊严? 尊严?是什么?如何衡量?多少尊严可以换来一公斤的肉干? 对不起,还在新年期间,不想看到这种看起来就感觉是无病呻吟,那些哭喊着要正视历史的给他们自己继续吧! 我们剥我们的花生给小家伙们吃,不要理这些有的没有的。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966 交警今天公布去年2013年的完整交通数据,证明了重型车辆有越来越多问题。 Annual Road Traffic Situation 2013 新闻说 – 去年死于重型车辆车祸的人,比前年增加近四成,死亡人数从2012年的32人增加至去年的44人,增幅为37.5%。 另外,重型车辆违例个案年比增加5.8%,从前年的1万2583起增加至去年的1万3318起。 交通警局局长郑敬强助理警察总监说,尽管交警过去一年已经加强取缔违例的重型车辆司机,涉及重型车辆的车祸依旧为人所关注。 1万3318究竟是每天平均有多少辆?答案是大概36.5辆,也就是如果算一天工作12个小时,平均每个钟头有3辆违例。 应该是不对,违规的重型车辆数量明显的比这个数字多了很多,没被抓获是因为交警人手不足。 那应该如何加强执法?如何在人手不足的情况下提高交警的效率? 只能依赖高科技,科技能完整的告诉我们可怕的事实真相。 到时候,真相不会使我们大白,只会使我们坠入黑暗的深渊中,不明也不白,只因为那都是灰色地带。 怎么办?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963 讲了很多天,西部终于下雨了,有些地方还很夸张的出现马路上水波荡漾淹脚踝的样子 人家都说新加坡政府很有钱,应该也是钱淹脚目,突然说要拿钱出来感谢建国的一代,许多人从开始没下雨的第一天就开始伸长着颈项等。 大家都好像怕天气太假,雷声大雨点小,今天,武吉巴督也下雨了,车道还没完全被淋湿,连小水流都还没出现流进水沟,雨就没了。 结果,真字出来了,是1949年的人好福气,迟几天生的,一条线清清楚楚的,不留情的划上,一直划到他的心坎里。 那些1987年之后才成为本地公民的65岁老人,也没法,连擦边球也没有,但这个或许是许多人希望的。 45万个65岁的,不是很多,政府负担得起。 就只是医药费相关的开销,没生病的没买医药保险的直接移民的,政府就不需要掏钱。 我知道这45万人之中,少了一个我认识的人,那是我娘。 不过,谢谢,她不需要了。 还有很多老亲戚,都不再是这45万人之中的人了,没等到。 政府听到了,钱又赶紧收回裤袋,舍不得分给那些相差一天的一个月的。 政府赚到。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960 年初九,是“福建人”拜天公的大日子,在初八时总会看到有人扛着甘蔗回家,在午夜一过的初九凌晨就开始拜祭。 懂得拜天公的都是人才,满桌的供品必须按照标准而准备,所以福建“人才”拜天公 天公,就是玉皇大帝,天上的No.1 最近老是没下雨,估计昨夜有许多福建人在拜天公时,“顺便”希望下点雨。 果然,初九的下午北部和东部一带下了大雨,西部却连一滴鸟尿也没出现。。。。 以前我娘总是在新年的食品消耗了几天之后,又上巴刹买了许多,就都是为了拜天公而准备的。 后来她念佛了之后,就没拜了,因为她说佛教的是没拜的,看来拜天公不是佛教的活动,是道教的。 反正她也不是福建人,也没关系。 以前问过一些家庭,老婆是福建人,老公不是,却一样有拜天公,或许都因为老婆说要拜,老公不可能可以说不,要不然会被拉耳朵跪算盘。。。。 那你有拜天公吗? 你是福建人吗? [youtube uoUWCZsvYMI nolink] 影片中两个主持人不是福建人,旁述员应该也不是,也都不是使用本地常听到的福建话主流 – 安溪或南安口音,而是混杂了不同的“diao掉”的福建音 – 台湾闽南的和厦门的口音,说不定有参杂了我们不容易明白的闽东口音。 力洗福建人? – “力洗”这个音是哪个地方的口音?是洗衣很用力的地方的人吧? 闽南福建人和同类语系的潮州人虽然占了人口的一半,除了近年来的潮州人,老的福建人很少为了什么会馆权力争一口气而上报丢脸或告来告去,比起那类人数很少却又爱出风头爱争爱闹的族裔好得多了,都是因为DNA吧? 也没什么不开心的,反正每个人一投胎来到这个世上成功,就已经算是赢了一亿多个竞争者,无论什么MRT,ERP或贵loti,就随便生活下去吧!因为天公疼耿人 [youtube iShk45_eSG0 nolink] [youtube SzAThopDZh0 nolink] [youtube UNBH5d7s39g nolink] [youtube -S5TEUdEOrQ nolink] [youtube VXAMFwSwFII nolink] 客家人也有他们的“天公”,可能就是有人“顺便”对天公唱了下面这首客家求雨歌 [youtube lKp4W1OEb44 nolink] [youtube Ap9HTwZfD8Q nolink]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956 很奇怪,每年的新年时期,头几天的电视新闻一定会提到医生说病倒的人增加,很多是饮食不当,暴饮暴食所造成的。 我觉得奇怪的原因,是因为身边那么多年来,看到很会吃的,都没有那种吃太过量而不舒服后找医生的,那究竟是哪些人会这样傻?真的不知道。 医生通常不需要大炮,因为他们生意好得很,不需要打广告。 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新年期间会增加体重几公斤的,那也是很厉害的,想象一下每天有超过100克的额外肥油贴在身上的样子。。。。 四斤等于多少?它是每逢佳节倍思亲的谐音,因为原本网上是有一句每逢佳节胖三斤,反正都是超过1公斤。 其实,在新年时,应该同时吃这个 吃完了就观看匈牙利人刚在春晚表演中国人不会表演的 [youtube SZJTG5cIp0U nolink]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953 政府准备过几天宣布为年老的一辈“准备帮忙解决一部分”的医药问题。 当然,完全帮忙是不可能的,因为无法让家里的老人安享晚年,按常理来说,就叫做子女不孝,没得争辩。 新加坡政府不可能会变成比共产党还共产党的社会主义,什么都是国家出钱,政府的好心总是有国民也要负起部分的代价的。 那政府究竟会怎么送好处?送给谁?送了之后大家会送(福建音)吗? 早报的资料是 – 目前,年满65岁的新加坡居民共有40万4400人,如果把受惠年龄拉低至满60岁,人数将增加多五成,达62万6600人。要是进一步纳入55岁至59岁的居民,人数又多增加约45%,至90万7700人。 这种年龄分类,其实以前在谈什么新老移民的话题时就提到了,因为新加坡人在建国之前也是来自五湖四海,这些人牺牲大。 而80年代末期才前来的北方新移民,是没牺牲什么,只是前来“分享”我们给予的好处,但他们却比较喜欢说 – 牺牲了个人美好的生活与前途前来新加坡。 一些政府人自己也没好好搞清楚这种不同,举这类例子来证明什么才是外来人才时,越说就越乱,越乱就越容易说错。 所以,建国一代的标准一划分,就意味着没拿到好处的,就都是后来才来新加坡分享好处的,而不是多年前就来新加坡牺牲建国的。 那个时候,大家也没计较谁来自联邦,谁在本地出生,谁从中国来,只要肯做,就做,没问有没有钱可拿。 就是说,这是政府自己正式定下国家标准,这些人也不是某一小撮人发明的所谓的“老移民”,他们是“建国的一代”。 这种身份,就是不计较后果,不贪图分红,一心一意同甘共苦,一起奋斗的意思,听有没有? 无论如何,现在医药费贵得离谱,医院从来都不会做亏本生意,而医药费上涨里头的租金成本和税务本来就是政府自己可以控制的,所以其实倒头来还算是政府光明正大的把钱拨给正统的政府医院来照顾以前照顾国家“长大”的人。 可是,从家里出门去医院要怎么去?搭巴士?搭地铁?钱照算,还规定不同时间不同价格,就是不肯让老人家们繁忙时间或任何时间免费搭车,还有政府人说是因为有些老人“乘机”免费搭车去上班,就是说 –  政府怕吃亏。 感情这种东西,是没有标准的,动物们也知道,他们对你好,你对他们好,好来好去,不是应不应该的,也没有谁欠谁。 如果连这种报恩都要算个清楚,用尺量画直线,机关算尽,锱铢必较,那我们就不是人,就不适合庆祝人日。 对吗? [youtube XHumBMQ020s nolink]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95 多天不下雨,草地的干枯情况加剧,许多树上硬撑的鸟巢蕨都变成叶片瘫软下垂了。 还好,多数的树还是翠绿色的,还没有出现大树被晒干的现象。 新闻报道说 – 碧山公园河流出现鱼群“移民”浪潮,公用事业局说,这可能是因为天气太干燥太炎热,导致河水的含氧量偏低,结果鱼儿就翻白肚了。 公用事业局是谁管的?难道他们不知道环境局所管辖的气象局明明说天气是干冷的吗? 难道他们忘了一个多月前,气象局说一月的降雨量将会比平时多的吗? 然后,伊蚊的活动也少了,所以相关的病症也少了,环境局也说是天气干旱,然后加上一句 – 抗蚊的工作起作用。 然后,印尼的火山爆发,那些火山灰会不会影响新加坡?专家说 – 不会。 或者气象局应该学那些股市分析家,他们说话比较得体,如果学他们,就不会有太多错误,也不会有乌鸦嘴效应出现。 他们可以变成这么说 – 天气将会在某些时候比往常来得冷,而当气温较高的时段,或许大家会觉得会比较闷热。 至于降雨量,估计雨量会保持较低的水平,如果刚好遇到水分较多的雨层在某些地区降雨,那么那些地区的降雨量会比较多。 总的来说,如果天气不太冷,那么就会比较热,如果长时间没下雨,过后还是会下雨,而降雨过后,雨量或许又会变少。 就这样,靠上面三行字的秩序对调颠倒,就一路从1月说到12月。 反正股市的各种数据只要不上升,就会下降。 天气也是,有下雨,就不会没雨,不下雨的时候,就不会有雨。 天气只要很冷,就不热,只要太热,我们就不可能觉得冷。 对吗?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947 以前过新年时就只是过年,没想太多,学校也只教我们十二生肖,所以我们都以为那些被称为年尾仔的是1月出生却在农历新年之前,所以属于不同生肖的。 所以一旦有老人家提起某人的生肖时,如果我们知道是哪个“红毛”年份,就会越讲越乱。 现在呢?更乱! 因为现在才更常听到人们提起每逢新年时,立春这一天出生的,风水命理才会把他当作是另外一年,在初一出生的不算。 也就是说,表面上看起来算生辰八字时他是新的一年,可是,那一年的立春是在他出生之后,那么他就改变了生肖,命运也不会相同。 难怪有时觉得老一辈的虽然看起来生活悠闲,但有时看起来他们的思路比我们复杂,也比我们更忙。。。。 尤其是听到那种哪一年的立春是在哪一天,所以那个正月头几天出生的人就应该是属什么生肖的,真的很佩服他们的记忆力,很不简单。 这种佩服有一种魔力,就是会让人两条腿不听使唤,差点就要跪倒在地磕头。。。。 而今年初四不是举行正式开工的好日子,可是昨晚傍晚之后看到我隔壁的隔壁的隔壁的公司举行开工仪式,然后一群人在那里“HUAT AH!”?!? 公司虽然昨天都已经几乎全体上班,但那是“静悄悄”的上班,要低调。 今天早上才是正式的开工,吃自助餐,给开工红包,送两粒柑,只差捞鱼生这道菜没“玩”,也因为今天是适合我们公司的开工日子。 那立春这一天的凌晨12点00:00,也是让人“玩”鸡蛋能轻易站立不倒的日子,你信不信? [youtube PfNajQDQsog nolink]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944 花生,台湾闽南腔太重的人其实是在说“发生”。 发啊!他们不是念“far啊”,因为会让机会“Far”。。。。不好 他们是念“花”,因为这样才会有钱花。。。。 我们是念HUAT AH!!! 新年时,在家里伸手抓了一把花生,剥开来,竟然有一半是四颗的! 这样的排列,其实。。。。蕴藏了。。。。马票号码。。。。 觉得有点。。。。那个,因为这是典型的变种,因为多年来,我们吃的花生从本来很稀奇的三颗,到几乎整包都是三颗,然后现在出现更多的四颗,有问题吗? 基因改造,是植物培植里一直在讲到的,可是,转基因的马铃薯问题,就闹翻天了,大家怕吃进肚里会让自己变成怪物,那花生呢? 上网一查,原来中国人也有许多人和我一样的疑惑,也提到他们多年来花生的品种的变化,但是,有人提到了中国东北有一种四颗的红花生,叫做“四粒红”。 那就是说,配种了的新花生应该是大量培植了,产量增加,所以我们买一整包,身体长短的都有三四颗,没有两颗了的。 本来新加坡人以前家里都能生几个的,足球队也生得出,所以现在过年时,很多亲友可以拜访。 自从政府改造新加坡人之后,生了两个,输送管就被医生绑住,滴水不漏,人口自然萎缩。 现在,不绑了,水却也漏不出了,发生了什么事? 应该都是吃了太多的台湾塑胶,那些牛车水骗钱的台湾果冻年货摊位,不就是还在卖纯化学产品吗? 果冻是什么?谁会吃?吃了之后会出现什么事?不要问太多。 那去年的有毒麻油产品,政府说拿去查,查到哪里去了? 没有人知道。 我只知道,这些卖台湾不知有毒没毒产品的,又重新卖了,都说台湾商人很敢,还有什么话好说的? 不要马上以为谁乱讲,如果一个社会越来越多娘娘腔的出现,只能说 – 或许是吃了有问题的东西!?! 以前家里,甜的东西一搁桌上,蚂蚁成群结队涌上来,还要我们桌脚放水盆,半夜却防不了空降的壁虎。 现在,再怎么甜的食物,放在一边掉在地上,蚂蚁没出现,几天后还在那里,为什么? 马来西亚人爱说 – 看到甘蔗摊榴梿摊没有苍蝇在飞舞,就别吃,因为有农药。 那究竟我们吃进肚的是什么东西? 天知地知,你我皆不知。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940 新年时,许多华人都会提到CCTV,他们是指他们在新年时观看中国中央电视台(简称央视,英语:China Central Television,英文简称为CCTV)的新春特别节目,而我要说的CCTV,则是Closed-Circuit Television闭路电视。 这几天,与CCTV应用相关的各种新闻又出现一种无法形容的对或错的事。 地铁站本来就布满高性能的CCTV摄像机,本来就不应该有盲点,当之前泰国少女跌入轨道被碾断脚的官司暂告一个段落,而后续出现这场官司将会打到高庭时,技术上分析,地铁站的设计不当和摄像头无法清楚拍摄到事发经过,会是争论的重点。 怎么知道,又在地铁站发生了一位老翁在没有CCTV能监控到的盲点跌入轨道,也没有公众人士留意到,幸好地铁列车司机及时紧急刹车停下,才不使情况变得更糟的意外。 这个月台早已装置了电动安全闸门,正常的乘客是不可能爬越过这道障碍,更何况是高龄70的老人?只能等调查结果。 而列车司机让乘客留在没有冷气的列车上一段时间,是否恰当?马上让列车换轨道,进入另外一个方向的月台,让乘客下车在月台休息等待,是否会更好? 而之前,地铁站内,本来通常设计用来给工作人员使用的电插座,没特地加盖,就被一位少女使用来为手机充电,结果她被罚400元,引起关注。 而地铁公司已经说明,有多个地铁站长期以来就有乘客非法使用电插座的现象,所以看来他们“已经忍很久了”。 本来这类电插座主要是供清洁工人使用各种配备,另外就是维修人员使用的配备,这类装置,其实应该属于个别电路,就不会在短路时的跳电影响其他配备如CCTV的供电,也就是说,虽然CCTV很靠近这些电插座,但它却不应该同属于同样的电路,以免比较有机会跳电的这类公共空间电插座出了事影响那个区域的运作。 但我不知道这类新电气电路设计思维有没有被用来这么设计,理论上很少有人能做得那么细,也不会考虑要使用什么款式的加盖电插座是否太突出,容易被手推车与物件撞坏或者容易弄伤人的脚。 但是,我们生活在现代化的都市环境中,正常人必须清楚知道自己在法律下所可以做的,比如自己在住家屋外的任何公共走廊的任何水电,楼下的花草,都碰不得,就如在一些花园乱踩草地其实会被罚,这是基本生活常识。 不能因为家里灯泡坏了,去取走走廊的灯泡,虽然这种事在使用日光灯管类的组屋还是会发生。 也不能在走廊的公共水喉没锁紧时,取水自用洗车洗衣,除非是真的取水后清洗那里的公共走廊,那就是做好事,没有人会介意。 我们也懂得,在任何建筑物内,我们绝对不能随意取水取电,因为那都是私人产业,水电费也比住家贵,外人不能使用这些不是免费的资源,这根本无须贴告示或加装什么配备,有胆子敢用,就要有心理准备被保安人员“关心”。 但是,现在却出现越来越多生活白痴,虽然新年时不能骂人,但是,生活白痴是一种特定的新时代形容词,主要是针对那些住在城市环境却自称什么都不知道的人而使用的,再聪明的人,去到什么都没有的乡村,自然就变手足无措,所以不适用。 只有生活白痴才会说根本不知道在别人的地方用电是错的,甚至也可以算是犯法的。 虽然法律本来就是对付故意触法的人,但是没有这些法律约束,人们自己就不能自己“自动”吗? 总要有一些意外,总要有特殊的例子,人们才会从教训中亡羊补牢、事后孔明、纸上谈兵、出谋献策、欲盖弥彰、粉饰太平、顾左右而言他。 车子有了便宜的CCTV,就几乎天天有人把让人瞪大眼睛观看的画面放上网,也让我们看到我们的公路法令的种种软肋,在警力不足的情况下,政府要怎么做到加强执法,对付路霸,设立更多条款来重点对付有提供足够的CCTV证据的恶性事件,只能靠“有关当局”的智慧了。 这部影片类似我当年在AYE晚上遇到的,那个疯子本来在最右车道不断干扰别的车子,踩刹车害别的车紧急刹车,然后他慢条斯理的开,逼别的车换车道,直到我变成在他后面,按了一下喇叭,他就开始纠缠我,从金文泰路附近开始,就与影片中的那种乱换车道,想办法冲到前方踩刹车的方法一样,一直不断的贴近要撞我或给我撞,直到我带他到裕廊工业区里头绕,带他在后面跟,然后开始踩油门冲入小路绕圈后,关车灯等他,等到他傻呼呼的在前方经过,冲出去后开高灯紧跟在他后面,他反而好像吓到,往前冲,直到他慌不择路走到一条上AYE的高速公路支路后,我在后头才改变方向回家。 当时的情况,是我已经引他进入荒芜冷清无人的工业区,他或许不知道我是那一带长大的,所以他迷路后,被我突然从后面冒出来开灯吓到反而想溜掉,变成我在追他,如果他被我逼进小路呢?我不知道答案,但其实我本来就不是那种怕恶人的人,所以不会有答案,可惜当年没有车内的CCTV。 现在影片中的那种“北朝鲜胖子look”的傻佬已经被人公开住家地址,车牌曝光,被公开的Facbook户头关掉了,下场应该不需要想了,给他新年祝语就是 – 祝他马上吃苦头。 [youtube UjXm3K1kKLg nolink] “被告”什么时候会放上他的影片?等待中 [youtube PzhcQ-khgxE nolink] 另外一部类似的影片,也是双方在想办法阻拦对方前进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937 好像每年的农历新年假期是我陪着小孩子们的时间是最长的。 一转眼,最老的小孩,都已经超过21岁了,如果是古早的年代,他们的孩子也已经可以上小学了。 观察每年的小孩成长的改变,就是在新年期间他们可以随意吃喝嬉闹时的表现。 几乎一样的模式 – 第1年,一直在睡觉,睡醒了众人逗弄,爱哭闹的,很快就需要回家睡。 第2年,跑来跑去,大家轮流抱。 第3年,拼命说话,让大家听得满头雾水。 第4年,开始能讲许多话,让众人评价表现的就往往是这一年开始。 第5年,开始被大人重复问些学校老师学习的话题。 第6年,就一路问类似的话题,直到成为少年为止。 通常是等到他们进了小学时,那些心地不好、漠视传统、冷血无情的老师们故意在新年长假给许多功课,情况就不太一样了,所以好玩的时间往往就只是年幼时的那几年。 难怪几十年前从儿童到少年时期,新年时与年长的亲戚们见面时,他们有那种自然流露的 – 啊!都长那么大了!- 的神情 现在有手机天天可以传照片,小孩子们的各种生活点滴都一直可以“看”到,就不会有太多陌生感了。 突然想到 – 因为跨国婚姻的人数影响,新加坡的年初一和年初二比较,哪一天会比较多人出门拜年呢? [youtube -PwZRJalO30 nolink] [youtube 2VApvI9f5q0 no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