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达人
科技生活 生活科技
20131105_ln_fadang[1]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681 本来我们就讨论过,本地在停车稽查员人手不足的情况下所聘请的新稽查员,会否因受训不足,不了解本地风俗文化而惹出麻烦。 本来有段时间我们只是私底下谈,想不到最近突然连续出现华人殡葬队伍在进行仪式的当儿,被稽查员直接开罚单的事件。 第1次,11月初,有人用手机拍下影片,显示运送遗体的车也中罚单。 新闻在:http://wanbao.omy.sg/multimedia/vodcast/story20131105-15619 第2次,11月底,有人在巴士上用手机拍下照片,显示与前方运棺车一起在路旁停泊着的私人巴士中罚单。 新闻在:http://wanbao.omy.sg/local/story20131129-17429 路交局在Facebook作出解释 新闻在:http://wanbao.omy.sg/local/story20131130-17494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565272836876290 无论这些事最终罚单被撤销与否,这其实是否反映了,新一代的稽查员的办事态度趋向轻率,而使大家蒙受不必要的“伤害”? 执法如山如果不拿捏好,会否变成执法过当? 问题能解决吗? 如果减少这些稽查员的数量,把多数的工作科技化,然后让比较有经验,也比较专业与认真的稽查员从事这类工作,减少不熟练员工惹麻烦,是否会更好?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679 那天清晨9点,在深圳一座天桥电梯旁,远远的就看见一位老妇缩在电梯门一旁,她的眼睛,看着地上,我年少时读书读坏的近视眼在老花眼干扰之后,几十米外能清楚看见地上的老鼠。 等我走近老鼠,老妇惊慌的叫道:不要踩到!不要踩!别走那里!别过去! 我看了老鼠,与我在新加坡公司最近刚捉到的老鼠完全一样!真巧! 那就是说,这是同一种类的老鼠,还有老鼠是少过3个月大。 在充满卷舌京片子的老妇继续的惊叫中,我用鞋子轻触碰了小老鼠,它身体僵硬,看来已经归天超过6个小时。 老妇硬是要我把老鼠挪到电梯后的草丛里,我拒绝,然后我解释说 – 搁在电梯外的角落就好,等一下可以被清扫掉,丢到草丛反而不好,会腐烂发臭,老妇听了终于冷静了下来。 接着,她说 – 不知道谁那么缺德,放鼠药毒死这些老鼠,真缺德!没良心! 我听了,晕。。。。差一点要扶栏杆。。。。电梯来了,我与她就一起搭乘电梯离开了。 如果她没遇到对老鼠见怪不怪还常常喂它们吃东西的我,会发生什么事,我也不知道。 那天,回来新加坡时,飞机上的3排的第1排都有幼婴儿乘坐,我坐在中间的第3排右边,看到爸爸妈妈们一直在忙,心里想 – 干嘛带小不点出国坐飞机?不是麻烦的问题,是小家伙们会饱受折腾。 隔了一段时间,飞上高空,右手边那排的爸爸抱起了小宝宝,没什么头发的宝宝就自然的望着其他后方的人。 我本来还没留意,但突然发现宝宝对我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他就和我以前一位小外甥女半岁左右没长头发时一样的圆头,那种模样,就是参加宝宝比赛会拿奖的那类。 宝宝的爸爸发现他突然笑得那么开心,回头张望,看到我前面的那排没人看着宝宝,觉得奇怪,转回头,宝宝又笑。 这次,我对宝宝微笑,宝宝又再笑得非常灿烂,就快长牙的脸非常逗趣,也是典型的小宝宝睡饱吃饱后的行为。 他爸爸再度转头,才发现宝宝是对着我笑,还乐得咯咯笑出声,也被他逗得很开心。 这种小孩这样的性格,没一下子,走过的空姐和空。。安哥,都被他吸引住,都会逗弄他几下,再拿新航的小飞机模型绒毛玩具送给他。 宝宝只要有机会看到我,就又乐得见牙不见脸,旁边的人看我对着小家伙没什么表情或大动作就能让他开心,自然的会觉得奇怪。 我算是见怪不怪,因为常有陌生的小孩和小动物会对着我有这样的反应,虽然我不知道究竟是为什么。 难道它们看我有好欺负的眼神,所以觉得好笑?或许吧?反正我没得问。。。。

ZB_29_11_2013_CJ_1_23495586_23495585_tancb_tancb_mSx5_fmy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676 早报网的这类网站标准图片 什么是远程赌博? 就是人在狮城,上网丢钱在它乡,然后看它是浮还是沉。。。。 丢对了,钱在它乡累积,却不一定可以拿得到。 丢错了,钱在你本地银行户口消失,对方却一定马上拿得到。 那什么活动可以算是远程赌博的变种? 有很多,比如,上淘宝网淘了宝,钱付了,货没送到,或货到了却不对办。 也有招兵买马,高声疾呼,要大家一起到印度投资,包括可能开牛肉餐馆的。 也有带团到非洲,然后说当地的市场很大,因为人们都很少穿鞋,所以拖鞋市场潜能无限的。 也有说亚马逊河一带等大家一起去开发,包括开辟探险之旅,让人们试看把手指放进没有其他鱼的河里。。。。 人来到世上,不就是一场命运的豪赌吗? 那。。。。身在海外,投票选新加坡的议员或总统,也就是一场远程赌博的游戏。 不是吗?

20131112_taxi_ST_0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673 在新加坡,德士服务被政府监控得失去监控,所以才会有晚上德士躲一边装傻不载客的事。 然后在媒体上,一些人睁着眼说瞎话,说没那种事,害我们听到时还以为我们自己的耳朵坏了。 在现代科技的各种功能中,有许多方法可以针对德士行业的问题来加以解决,要我动手吗? 解决德士问题,不是只是刚刚新闻播报的,再度在市区内安装传召德士的系统。 别忘了,以前坡底就是因为难搭德士而曾经安装过德士站的召唤装置,后来没了,为什么? 现在的德士种类,车型大小和颜色多得令人眼花缭乱,收费差异也让人算得无法算清,为何要搞到这么乱? 几天前,为了方便,在机场搭德士,司机问我走PIE好吗,我说那个时间走AYE比较不塞车,司机虽然“听话”,但还念念有词。 从机场到我家,无论是走PIE或AYE,路程长度也只相差两公里左右,但在不同的时间,PIE和AYE塞车的风险不一样,但德士司机们都会认为他一定比我熟悉。 下了车,这个那个附加费才跟着印了出来,就这样,40元就没了,这种搭客他们最喜欢也赚得最爽。 就如有一次在机场搭午夜过后的德士,超过50元,马来德士司机说 – 今晚载了你我就可以回家休息不必载其他人了! 我很少会在一些事情发生时,联想到去香港找专业的路边阿婆打小人。。。。 这几天,同事车坏,我去帮忙,然后在路边召德士,一下子就到公司,然后我还需要多还附加费。 几年没搭德士,一搭就连搭两次,还每次不知道车费总共会是多少,让司机打印出来后才知道,变成山芭佬。 岂有此理,搞那么复杂,收费表上看不到,停车时司机才逐个加,那搞错时,谁知道? 谁敢说德士司机是不会搞错的?来!我们当面谈!不过,买咖啡的钱他出! 只要是公共交通相关的服务,政府一定要管,一定要理,不能让它乱。 因为管也乱,不管更乱,乱了不管就乱上加乱。 可是,没有人留意过,LTA自己本来就是把德士当作是公共交通工具。 证据在哪里? 请看 http://www.lta.gov.sg/content/ltaweb/en/public-transport.html MRT & LRT TRAINS,BUSES,然后下面是什么? TAXI,新加坡没读书的人都会认得的4个字,不过是不能用来买马票的4个字。。。。 谁还敢说德士不算是公共交通工具?

1016773_10151675354977752_1011382769_n[1]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670 新明日报记者在昨天的FB文章中,提到本地的网络上的意见领袖。 本来这是中国用的网络用语,本地没有这样的事,他应该是认为本地也可以这么样的适用。 他说他为了自保,在政府出台新骚扰法前,绝对不会说出这些人的名字。 哈哈。 最近许多网民都在突出那句李总理刚说的 – 常上网的人都是不开心的人。 那就是说,常在旅游和吃美食或其他享乐时,拍照上FB上Whatsapp的新加坡人,都是不开心的人。 哈哈。 当年,一位网民时不时的,就拼老命的联络其他有办法联络上的网民,说他被禁发言,要大家帮他。 有时,他会突然注册新网名,因为他一口咬定旧网名已经无法发言,已经被禁。 在那之后,后来一再过档,到许多网站,他都很积极的要发起各种活动,率先呛声。 终于有一天,他突然发难,与其他发难的网民对某个网站发泄不满,原因是网站要他听他们的,意思就是说 – 他无法做头。 后来,他继续漂泊各处,与支持他的人一起造势,一有什么话题,第一时间就代表大家写给部长写给总理。 这期间,所有的拉拢网民的方法依旧,但是,他要做他的,别人不能指点他,也不能指挥他,他就是要做头。 最近,他又广播了,他又发现自己被部长FB除名了,许多不知底细的网民跟着起哄,同情指数爆棚。 许多现在正在看这篇Blog的热心网民,会突然联想到一个人,应该会对号入座吧? 哈哈。 没错,就是他。 好吧,就把他也归为网络上的意见领袖吧?好吗? 他要做头,我们就顺他的意吧! 反正我这几天“看似避风头”,没头风吹过,也没天天上网写Blog,就是说我不算是天天不开心吧? 哈哈。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668 写Blog的这几年,我常提到政府设立的民意处理组的REACH网站。 常提到的,都是负面的,也因为它其实没什么让我有办法勉强自己去称赞它的。 当我在中国时,只能用绕过封锁的网络阅读新加坡新闻网站所报道的 – 总理再次发表对网络黑客的看法,当新闻同一时间也提到REACH网站将采用实名制时,我只能摇头。 没想到,第2天,REACH就发出一封电邮,通知曾在REACH注册的网民他们会实施实名制,看到这样的电邮,我能做的,也就是摇头。 按照我所知道的这类“风格”,如果我没猜错,他们已经准备了很久,只是现在乘机、或者是趁机出招。 早报举办国是论坛,谈网络文化,但是,早报网本身就是没好好处理早报网站的论坛,结果沦为胡说八道的低级网站,最终莫名其妙的关闭,而成为我们喜欢喜欢不时的拿来说三道四的一个话题。 就如现在流行在吃完月饼后就试吃圣诞大餐,顺便尝新年食品加春节美食。 所以我现在习惯的看到新闻有提到这类试吃活动,会自然的建议他们加入粽子和月饼试吃。 要搞就搞一条龙,1月搞到12月,这样就比较甘愿咯。 政府也好像在这样的背景下,什么都是捆绑推销的,有的没有的,大官小官一起敲锣打鼓马上推出各种活动。 网络黑客文化,是一种类似高智商精神病的“文化”。 网络匿名捣蛋,是一种低智商的典型精神病的“文化”。 聪明人知道如何让对方觉得他很聪明也觉得自己有够笨。 而笨蛋是只会做些让别人都觉得他是超级大笨蛋的愚蠢行为。 新加坡的网民也分为最复杂的红毛派,和最单纯的本地华文派,不能一概而论。 政府其实搞不清网络文化的许多事,那其实也不关我的事。 如果聪明人觉得自己有办法让其他聪明人变得不聪明,那他才是真正的聪明。 问题是 – 这恰好也就是笨蛋文化的精髓。 结论 – 都是笨蛋。

20131119_ln_zongli-02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665 昨晚看了中国小学二年级的华文课本,觉得内容等于新加坡中学生的华文课本,而且,这些二年级的学生另外在每天早上朗诵唐诗三百首,而且能背诵给我听,只念错几个字。 新加坡的中学生的中华文学是超级简化的内容,能勉强熟悉和背诵的唐诗也是不到三十首。 我们凭什么说自己的华文程度理想? 这几天,李总理提醒年轻一辈的要懂得饮水思源 我的小学是孺廊学校,现在变成比较有名气的邻里学校,但是,它本来就是福建人创办的传统华校。 如果教育部懂得什么是饮水思源,如果孺廊学校不年轻的教育工作者知道什么是饮水思源,就不应该把多年来的校训撤换掉。 原本的校训是“礼义廉耻”。 近年却被改掉,变成“Morally Upright” 什么意思? 只剩下校门口的旧校训默默的继续被风吹雨打,再也没有机会回到舒服的课室。 学校的校董们都是说华语的老阿伯,所以校长副校长无论是不是华文教育背景,自然的会在与彼此开会时说华语。 明年,新的副校长会是印度籍的,校董们应该如何解决沟通的问题? 马来西亚政府在改造传统华校的手法中,最常用的就是让校长的职位转为由完全不懂得华文华语的非华裔担任。 教育,是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用时下流行的商业与管理模式来配合各方,让自己融入评估标准中,现在看来当然没错。 大家都被时代洪流所吞没,在轰隆隆的巨响中,我们因痛心而发出的声音是多么的微弱。 只是要大家谨记: 以后 再回头已是百年身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663 正在深圳,还没空在光天化日看女孩子。。。。 在平时,许多人都提到在中国是无法继续使用Facebook和许多网站,其实,对新加坡人来说,情况不是这样。 我是这么用的: 首先,启用新电信的手机漫游服务中的DataRoam Server Daily,这项服务在中国是一天20元,无限制使用。 也有月费的,给那些真的要这样花钱的西北有钱人用的。 启动后,手机里原本的所有软件继续操作。 包括用手机里的skype打网络电话,也非常正常,虽然中国两大电信公司无法处处提供3G,但它比较慢一些的GPRS Edge也能使许多服务操作正常。 然后,再使用比如三星手机的Tethering功能,也就是让这台手机变成“流动热点”,让平板电脑或其他手机和电脑通过Wi-Fi功能,通过这台手机上网。 在中国,只有早报网可以在任何地方能浏览,而且是免费的,新加坡人在新加坡却要付费,这种很“政治”的安排,不需要多想,早报也从来不敢正面解释为何这么做,既然早报不敢回答,那我们何必问? 所有手机的主要软件我没空都试,但基本上都没问题,连Youtube也没问题。 许多新加坡人常出国,照理说这种上网漫游功能M1和Starhub也不会没有,但要有人试过才知道。 通过手机卡,会知道主人是谁,我们光明正大的用,反正给了钱就是老大。 当然,那些出国花钱旅行不享受还一直低头看着手机的傻佬,灯柱与脚车会在他不远处等着他迎头接触。。。。 我这篇其实是通过手提电脑遥控公司里的电脑写的,所以,omy的IP不会显示我在其他地方,所以我就像是在这台电脑左右。。。。 所以,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有新加坡小女友在看内容,不会知道我在外地的不温柔乡呼吸着不新鲜的空气。。。。

Marina Coastal Expressway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660 如果技术上没有人能够回答为何东部的路线还需要迂回绕,那么,我们就可以尝试从风水怪论学上来解释,为何这种大道需要两边对称。 照理说东边的也是填土地带,没需要征用土地,那么为何不贴着海边建一条笔直的大道呢? 嫌钱多? 看一下,就没什么要说的了。 原来还真的是 – Money Comes Easily 那究竟是谁可以赚钱? 你说呢? 信不信由你。。。。

Better_City_with_MCE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653 我今天刚知道,过去,还有未来的几十天,新加坡这座大城市还不怎么算好,其实是因为没有MCE。 现在有了MCE,就会更好,不过,要等到12月29日,也就是圣诞节之后几天,新加坡,才会变得更好。 什么是MCE? 不是Money Comes Easily。。。。 是Marina Coastal Expressway 中文就是滨海高速公路。 是陆路交通管理局说的 – A Better City with the MCE,那没有MCE呢? [youtube HUihpEZuzx8 nolink] 为了找这个新的路线,我往Blog的右边顺便瞄一下看现在公路上的天气,与NEA的降雨区网页对比准确度。 结果,又发现陆交局的另外一个小玩笑。 我想知道,陆交局有没有真的有时时刻刻的查看自己的网站的? 黑色的箭头难道是被黑客倒转了方向吗?那我们究竟该往哪里去? 除了把ERP价格往上调,我们的公路在繁忙时间主要是被汽车搞得拥堵的现象会改变吗? 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我真的弄得出车辆一上街造成拥堵就还钱,这样比未来的ERP考虑的GPS更准的解决方向真的会是LTA要的吗? 不知道,LTA永远有自己的方向。 因为 路是它开的。。。。 [youtube SRENCYPYL-Y nolink]

Parking zone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649 看到URA在寻求电子路边停车方法时,所需的一些技术要求,其中的图表 这个没什么,最难以消化的是 这种DSRC,(Dedicated Short Range Communication)专用短程通信,其实就是我们正在使用的ERP配备,只要这种装置加上GPS,就多了一个地理位置信息。 问题来了,GPS虽然一直宣称它的准确度很高,但是,它的准确度不能用来寻找每个停车位的位置,那真的有如刻舟求剑。 别忘了,URA,就是专门负责市区范围,这片地区,高耸的商业大楼附近,GPS信号变成不可靠,因为GPS信号无法顺利的传递到地面。 所以,连移动中的车辆在这些地带都会失去GPS座标,不知道自己在哪里,更何况用它来做精确的定位? 如果真的在进行测试时可以有5,10,15,25米的误差,那真的是等于误差超过一条街了,那么CBD边缘价格相差一倍的停车场停车费该怎么计算? 另一句成语 –  舍近求远,就是指远在天上的GPS卫星很远,真的太远,乌云密布时,树木浓密之处,有遮蓬棚架,就都没GPS信号。 不过,如果真的采用GPS,而没GPS信号就找不到车子,就可以不必还停车费,那我就支持,绝对的支持。 省钱的事,要认真对待,如果你不同意,那你就惨了。。。。

20131108_221923s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646 正在查看每当路边停车时,新加坡人现有会遇上的困难,与及相关的生活方式。 在路边停车位停车时,人们会觉得最方便, 因为它往往很靠近目的地,这种好处却并不能因此让政府多收钱。 有时候,人们会因为车内还有人而放心的不放停车固本就离开,但最离奇的,却是不时的有人提到还是因此中“三万”的。 所有的停车场电子收费制度,都是车子一开入停车场就开始计费,直到它在出口处闸门前才停止计费,所以在停车场里半路被塞,或准备回家时出现大堵车,塞过了一个小时的时限,就会花冤枉钱,这里有“花”。 为什么电子收费的停车场不算分钟收费,反而像旧时代的计费法那样,一个小时算一个费用呢?当然是故意的,这样才能赚更多钱,这是由许多专门坑钱的人一起花时间想出来的绝世好方法,这里也有“花”。 那么,在路边停车位停车,车里仍然有人,理论上,它霸占了一个车位,让别人等,这样是不是应该照样收钱?那么,新科技能辨认出车子已经停在那里很久,车辆引擎却始终运转,车里也有人吗?当然,没有办不到的技术,怎么应用,是各花入各眼,这里也还是有“花”。 如果我来卖花呢? 我当然会问,为何不要突破传统思维,提供除了电子收费之外,也附带有电子提醒功能? 在罚之前,为何不先通知一声?因为有些人没留意,毕竟陷阱处处,没有人会在车里开车时抬头专心的阅读每一块经过的指示牌,除非有很明显的大告示。或许牌子不太多就会被留意,难道这样做,政府就会少了很多白花花的银两?这里还是有“花”。 算了,我正在种那种“停车钱不要乱花”,等有人要买,我才卖吧? 那是什么花?卖花的往往会赞自己的花香。 花时间花精力弄好,以后才能有钱花,才可以随便花。

20131110_215447s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639 自从鸟巢蕨经过几个月的不同气候转变而适应环境后,长叶季节一来,新长出来的嫩叶明显的都开始自动调整角度,因为挂在绿墙上的花盆都是必须向外倾斜,倾斜的老叶长出了水平向上的新叶。 鸟巢蕨的这种一定要保持水平向上的特性让它在不同的环境中变成长得不好,所以有时需要人工整理那些被困住的新叶。 虽然它本来可以在树干上的任何一个角度生长,无论怎么困难,它最终还是一定要让叶子能向上来接收所有的雨水。 问题来了,我的工业大厦正在进行油漆工程。 这项油漆工程所使用的外墙漆,是有五年保证的防霉菌的漆。 这种漆,对植物来说,就是有剧毒的破坏,所以,问题开始出现了。 最初,正在油漆时,是开始出现雷雨的天气,最先出现中毒症状的,其实不是植物,而是鱼。 我的其中一个大鱼缸,就是在半户外的位置,因为用它来接收从外墙上流下来的雨水,最先油漆的墙面,就在它的上方。 结果,多次下雨后,孔雀鱼和幼小的老虎鱼被毒死,它们在中毒的症状出现时,都是几乎游不动,然后慢慢的移民去了。 过了一段很长的时间,将近一个月后,本来在半户外位置的鸟巢蕨也开始因为上方出现新油漆而出现大面积枯烂。 修剪了几次,几乎把每个花盆弄成一半属于户内范围的都没事,一半在户外被外墙水滴到的都被剪光。 今天,决定把鸟巢蕨们再度放回水沟边,等我把铁架往内移,避开外墙毒漆水,才能放回。 现在终于可以说,最毒的,不是什么人的心,而是化学剂。 想象一下,这种漆飘散在我们整个地区的空气中,人,会没事吗? 看到门口的植物一半绿一半烂的怪现象,同事们没有人留意到这是有古怪,因为都不关他们的事。 最后一种本来就与鸟巢蕨共生的蕨类植物,几乎是灭门,不断的枯死,本来青翠的部分无论怎么救,都不断的变黑枯死。 这种算是天灾吗,应该是吧?部长们解决不了的,不都说是天灾吗? 又要花上大半年来救回这些植物,命。。。。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637 最近新加坡平民百姓突然开始大量接触“黑客”这个名词,只因为媒体铺天盖地的不断报道关于黑客可能有干扰某网站的消息。 其实,许多事看得出有被特意/恶意夸张炒作的蛛丝马迹。 发生什么事了?难道要转移淹水事件的焦点? 其实在新加坡,新加坡公司没本事发明操作系统,大型系统都是欧美发明的,都有犹太人在参与软件工程,而犹太人正好也是现实中搞生存斗争的特殊人种,他们在网络世界的思维模式,也都一样,他们做出什么完美的新系统,却总是有缺陷,而事实上,大家都已经花钱又买了新版本号称更安全的软件。 搞了老半天,这些软件公司告诉你,下一个版本会更好,绝对不再需要担心什么缺陷,结果,又有更多人当冤大头,结果,这些犹太人成了大富豪。 新加坡武装部队当年就是以色列军事顾问帮忙“搞上来”的,所以也很“犹太”,现在也一样,许多高级军官成为政治人物,帮忙治理国家。这些人的战斗力和思想意识会与平民百姓一样?不可能! 如果真的要说现在才认真对待网络威胁,那其实不是新加坡现在才真的要做的事,这种事,做的时候,绝对不说,说的时候,未必没做。 政府网站有什么特殊的地方怕被干扰?干扰后就完蛋?完什么蛋? 其实,除了Singpass这类让人能到处办理手续的功能和许多银行信用卡付费的网络电子商务功能最怕被人干扰之外,我们也没什么值得担心的,大不了去排队解决,人多的时候,上厕所也要排队。。。。 近年来,许多产品改进的关系,让人觉得IT人越来越多余,没他们公司也不会有事,有他们公司却照旧有事。虽然电子化造成公司内部有许多工作必须要有懂得电脑的人动手,可是,市面上有更多供应商的技术人员也能做到,没什么高门槛的专业技能。 就如我习惯性的谈一些技术问题时点到为止,一些来自中国的网民就指指点点,说我是什么技术背景的?哪家大学的? 真正的电脑黑客,几乎都是神童,都是天生的,自己摸索出使用中的任何东西有没有破绽,这些小孩,都可以是很顽皮的撬开玩具,然后自己另外再弄,也可以弄破好的东西,在短时间里面知道做什么能破坏好的东西。 而去读大学,上高人指点的特殊课程,然后试验成功,就自认天下无敌的,通常就都是凡夫俗子,只懂得靠别人的指导来明白目前的系统,就自命不凡,而不知道自己其实是罐头工厂的货。 真正的黑客,完全能自己想出设计出一个新的系统或方法,既能破解别人,也不会被人破解,而这个他自认为完美的系统,最终也还是会又被另外一个天生的黑客破解。 然后,在做好事与做坏事的区别中,又有人有事没事的说有所谓的骇客,就是专门做坏事的,都是骇客。 其实,新加坡的“害客”更多,他们在哪里呢? 很简单,害客能有渠道引进大量人力,在芽笼用人海露肉战术斗赢警察部队。 害客也能从当年的陪读妈妈群体中脱颖而出,把新加坡家庭一分为二,然后她们再合法融入,当年,就曾经有人单刀直入的说 – 那些害陪读妈妈们的少数人应该都是中国特务,带着上级命令前来渗透,现在革命应该成功了吧? 害客也有本地人,能让许多楼下发呆的老人家免费得到CPF,为他们换来更多可以被剥削的外来客工。 害客完全掌握了本地制度的缺陷与漏洞,只要他们参与害人,他们的洋房就多了一间,所以,收了钱不请人却要大家帮他的忙放回碗碟,就是害客的典型行为。 害客也贴近我们的生活,只要他们说店租上涨,他们卖的咖啡涨一角钱,生意还是不受影响,照样有傻瓜上门被他们砍被他们害。 害客也可以是政府人,只要他们说是树叶太多,有伊蚊或会淹水,都会是老天的错,因为老天让树长得好,虽然他们没暗示究竟是谁大量种树的。 害客可以是有钱人,就因为他们有钱,所以才有COE,ERP,如果没这些害客,今天我们还是能从樟宜用脚走到大士,再也没有体重超标,人太甜结果尿也甜,健康差得让医院赚钱,然后在摸到CPF之前到黄泉。 害客还可以是什么人? 很多,但只要不要来相害,就不是害客咯!

mqdefault[3]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634 早上,又看到一场路上开演的戏。 我的印象中,影片里的汽车我也应该可能好像大概也许曾在某次晚上看到他鲁莽驾驶。 老实说,如果林北是那位卡车司机,又碰上不认错的鲁莽司机,唯一能做的,就是影片中的做法。 当然,从影片中可以明显看出我与它们保持“安全距离”,包括后面的德士,也一样采取这种防御方法,防止事情闹大时无路可闪。 又是有人说要把影片交给交警吧? 真的需要吗? 那就要交警忍一忍吧!毕竟这样的事太多了。 [youtube 8MVBeG1_NHo nolink]

maintenance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632 其实大家错怪教育部了,教育部是在教大家“不是兵法”之 – 真作假時假亦真,假作真時真亦假 有为无处无还有,无为有处有还无 谜底:不告诉你

ura_signboard[1]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629 旧的停车固本需要特地花时间买,然后许多人在丢弃那些小圆圈时会污染停车场,有时停车时间放得不够久估计错误撕不够也会被罚,这方面,是车主很不方便与浪费钱。 还有另外一件事,假冒的停车固本应该已经存在多年,但没人找到证据,这方面,政府应该会有损失,但它数量会有多少? EPS电子停车系统,按照每套15万元一个闸门的成本来计算,它不便宜,坏的时候,车子会受困,不方便,而且也可能因为延迟离开而蒙受损失,而且,越来越多地方淹水,这些系统真的防水? 而连带的,停车费让现金卡的费用消耗得非常快,让人每隔几天就要花时间填补储值,放太多钱又怕它失窃,放太少又怕需要浪费时间和再花钱填补,因为银行不是免费让人充值,所以要如何节省? 7 月份的时候,政府审计师说HDB和URA外包给停车场稽查员的制度有缺陷,没有严格执行任务,这样说来,目前的系统靠的是人,委托的人不可靠,政府就会蒙受损失,这是建立在假设有很多人因稽查员不严格检查而冒险“偷吃”的损失,所以,政府认为自己是在浪费钱。 停车场的收费如果保持稳定,那么这些新的电子停车方法就一定要划算,大家才会有兴趣改变,要不然,痛一点也没办法,就继续痛下去。 全世界有那么多城市有各类停车系统,就偏偏没看到适合新加坡用的好方法。 假设新的系统能让车主们下车后就像EPS那样无需担心超时而赶回车上撕固本; 假设新的系统能让政府减少人们为停车罚单而烦议员帮忙上诉,让大家少点恨政府的冲动; 假设新的系统能让我有得忙; 那我就要开始想了,要不然,谁会做?

URA Enforcement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626 URA最近邀请承包商利用市面上完善的智能交通技术,为路边停车设施研发及测试新的电子停车付费系统,让驾车者可直接通过安装在车内、类似阅卡器的行车器(onboard unit)支付停车费。 还在想我应不应该“睬”,因为这些本来就是我熟悉的功能与技术,可以考虑。。。。 本地目前越来越多停车场付费系统都倾向于采用现有车内的现金卡付费的方法,但是,这个方法就是我说过的,犯了钱财露脸的错误概念。 这么多年来,不知道有多少停车场犯罪事件,是与车内现金卡被偷或是挡风玻璃被敲破之后,就为了取走很少钱的现金卡。 因为现金卡可以用来买东西,比如最贱的小毛贼最在意的 – 买香烟,于是,这种让现金卡功能太多的毛病就一直困扰着电单车骑士。 我的朋友中,骑电单车的,没有一个会不失窃几张现金卡,就因为电单车的阅卡器就是等着人家偷卡,即使不疏忽,也会被撬,这我们真的无话可说。 不知道为什么,无论什么车辆技术,没有科技知识的人也都会说可以使用GPS技术来找位置,所以多年前也就有很多人认为GPS能知道车停在哪里。 GPS是靠天空的老天有眼才会知道车在什么位置,如果有遮棚,或浓密的大树,GPS就失效,所以提议用GPS来决定停车费,不能不说其实算是外行人的建议。 GPS是可以用在ERP,所以以后无论怎么搞,GPS取代电子闸门的机会很高,这样我们才会有机会在乌云密布的情况下,自然的摆脱GPS的跟踪,就有一些花样可以玩,好过我们老躲不掉的闸门扫描。 无论是什么建议,路边停车的收费要求还是无法摆脱 1。什么车都可以收费,只要有电池在车上,就能靠它收费。 2。需要知道什么车不还钱就溜掉。 3。需要很便宜的设计,也要很容易保养维修 4。开车的人什么都不需要懂,就只要懂得怎么让车子还停车费 之前开车的人士有一个很简单的想法,就是如果只是停一下子,就不撕停车固本,冒险博一下。 于是,URA和HDB就用人海战术,外包给更多承包商,稽查员巡查的次数加多几倍,于是,他们赢了。 任何想停车省钱的人,只要一中三万,辛苦省下很久的心血就泡汤,而且会生气很多天,有些还会一直生气,直到投票日把这个愤怒写在投票卡上。。。。 要又便宜又好的系统不是没有,但如果真的有办法提供更好的收费方法,停车费会降低一些吗? 等,等久就有。

886449_10201768889359377_2098870027_o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623 刚才下午载同事到锦茂区的组屋区,我问了一下大牌,是新建的高楼组屋。 就在出发前,从东部开始的大雨逐渐的扩散到中部和西部,于是,我告诉同事,我们要去的地区可能会淹水。 而且我们也会经过现在常会在下大雨时就出现积水的金文泰地铁站地区。 同事笑着说不可能会淹的啦,因为他觉得雨没那么大。 我回答说机会很高,因为我是用肉眼判断雨势和云层,觉得等一下应该会很糟糕。 我接着说这些淹水的区域都是恰好这3年来出现大型新建筑物的地区。 同事还是不相信,一路上雨势还不大,在到了新加坡理工学院附近时,滂沱大雨出现了,车子扫水器无法扫尽挡风镜上的雨水,于是,车速放慢到第3档的40公里以下。 到了锦茂区组屋区附近的私人住宅区,在一所学校附近,就这样突然没征兆的出现积水,但也还只是半尺高,车辆行驶没问题,是行人觉得难以越过而已。 同事这个时候开始说很夸张,为什么会真的淹,报纸从来没说的地方我怎么知道会淹,而且我也说我没去过。 我这时再向他强调,因为凡是新建的高楼大厦,它周边的雨水会在10分钟内出现在水沟,无论水沟有没有堵塞,路上的水一定会增加。 他终于听懂了,等我们绕道到那些新组屋的多层停车场时,雨势更大,也刮强风,他终于也联想到刚才积水的地方应该更糟了。 回到工业大厦,在吃晚餐时,与咖啡摊老板谈起最近常被媒体提起的联邦道积水,我说以前没这样的事,现在才有。 他强烈同意,因为他的另外一家咖啡店在联邦道的工业区很多年了,是这两三年才出现淹水现象的,那恰好是他熟悉的地方。 我回答说,即使我没仔细勘察他说的淹水区域,我如果没猜错,一定是那里因为出现新的大型建筑物后才开始淹水的。 他突然双手一拍,说 – 对!在那所学校拆除后,就开始变化,建了新的。。。。对,就是同样的时期! 他以前干过建筑业,懂水电工程,所以我在柜台上画了几画,说这栋新建筑物的泥土不再负责吸收雨水,所以,与它同等面积的雨水量,无法延迟排进水沟,而是在10分钟内涌现在附近联邦通道的各个小水沟,于是,短暂淹水避无可避。 除非这个区域的这个面积的雨水,想办法通过迂回的渠道,把它带离建筑物天台后,一直在多余的迂回的排水管内转圆圈,用抽水机也好,用地下水库也好,在它自己的范围内流窜,等过了半个小时,才让它接触外面的排水沟,那么,这样的水量,就不会再使他的咖啡店附近再出现短暂的淹水。 他说他明白了,因为他自己计算出那种不多不少淹过车轮胎的水量,就是差不多一个游泳池的水量,就是我随意画出的面积,他觉得这样解释比较清楚。 同样的,我提到菜市最近的小片淹水区域,虽然几乎每隔两天就淹,也已经装好两台抽水机,但今天还是淹。 网上集成的图片 我不熟悉菜市这片区域,但如果有人住附近,应该可以算出最近3年那个淹水区的附近有没有出现超过两个足球场大小的新建筑物。 如果有,还是同样的情况 – 新建筑物让土地不再吸收雨水慢慢排放,而且是让雨水更快的排放到附近水沟。 就因为最近许多地区的草地都减少了,绿地被混凝土建筑物取代,所以 – 新加坡各处都出现了以往没有的新现象 – 少过一个小时的积水,低过汽车轮胎,淹水面积不超过一个足球场大小。 这不是新加坡下沉,这是地区规划出现了问题,没有人留意到考虑到雨水排放量超过周边水沟的容量。 现在每逢下很普通的大雨人们就寸步难行,车辆被水淹坏,交通大乱,已经影响了大家的生活。 媒体现在都爱用“短暂性、突发性积水”-Flash Flood,中国翻译为闪洪,这种怪异的新名词不是因为所谓的雨量越来越大,政府提供的这种新证据无法让人信服,我不认为我相信这样的说辞我就会幸福。 那么,规划出现问题,谁该负责? 以前的国家发展部? 政府会说 – 向前看!

20131103_195836s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612 昨晚,阳光消失后,刚买来的昙花真的昙花“一”现,因为只有一朵开花。 今天来一看,没凋谢,还在。 来公司之前,到花圃又多买了之前看到了却还没买下的几种垂吊类盆栽。 我在花圃的习惯是看他们植物的摆放位置,从他们长期放的方式,就知道哪些植物需要强光直晒,遮半,半阴,甚至室内。 只要根据他们植物的这些生长特性,摆在屋檐下的你绝对不应该让它直晒就对了,无须问花圃的员工。 如果只是去一次就贸贸然买下,刚好他们移动位置,你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让半户外的品种长期的天天没照到阳光,很快的就会完蛋。 只是最近突然发现有新产品,某种液体肥料宣称他们的配方能让没有阳光照射的室内植物也能照样长得好,所以买了试看看。 一面选,花圃几位印族员工不时的走过都对我打招呼,他们知道我通常会看了就买,所以我一问他们就帮我选。 我的问法是 – 长得慢?需要半阴,最后会长得很茂盛还是只能垂下一小撮? 所以,有几种垂吊的品种他们要嘛说 – 这个不行,长得慢,要嘛说 – 这种长得太简单不美,别买! 所以我买了也就不多,因为他们这个园圃的垂吊类的品种多数我都买了,就等看我公司那里的环境能否种得好。 昙花完全开展开来 看它的中间部分,是昙花没错 与网上许多图片比较起来,这朵昙花很小,它的白,手机相机功能很难拍,一定会曝光,所以只能看到一团白色的,上面的两张是预先开启手机的LED灯才能够近距离清楚拍到花蕾。 有价钱的标签不会让花俗,这种花朵长成一粒球的球兰Hoya很特别,其实有许多品种,这种星星外形的中间有红色的就这一种,看改天其他花圃会不会有,那位花圃员工选给我的是枝干最长,花朵却脏兮兮不美的,如果是普通的人买,应该会拒绝他,但我其实知道其它盆花朵长得美的枝丫不茂盛,所以这盆如果自己种得好,长枝干就会生长出更多花球,才更美更值得。 花球最终是变成上面的漂亮外形,下方还小的是还没完全算是开花的 薜荔(Ficus pumila),看起来很像其他的长春藤(常春藤),但却不是。 小玉珠帘,又名圆叶翡翠景天,这种肉肉的植物近年来流行,杨玉环如果在世,应该会喜欢她的同类。。。。如果你不知道谁是杨玉环。。。。那就先找一道墙,头部对准它,然后。。。。 我的肥料喷雾器其实有很多种,买那种粉状自己调配的最便宜,有适合生根长叶的,有适合开花结果的,其实我是乱喷的,反正太咸了植物就会一枯二烂三散掉,自己要赶快停止然后冲水换土就可以了。 今天调整位置后,架子几乎看不到了,看到墙壁的警告标志吗?工作进行中!十年树木,种植物,真的是急也急不来。

20131102_173208s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593 最近在公司门口属于半室内的植物被小老鼠们咬得乱七八糟,不得不重新整理。 对我来说,小老鼠只在肚子饿的时候吃那种植物,别的却不碰,应该有原因,记在脑里。 昨晚,把别人丢在垃圾槽的一只看起来是植物架的架子拿来喷漆,暂时没有绿色的喷漆,先喷多余的蓝色漆,因为这个架子的表面氧化得很厉害,还没生锈,但手一摸上面的白漆就让手变成白手掌,水洗不脱,所以花了半小时喷漆后收进来。 今天再去买多几棵植物,让这个架子用到尽。 就像是为了买高档的物品,就必须去买车买公寓然后吃高档食物一样,花钱的原始动机就是那第一个害的。 稍微弄好就拍照留念,因为凡是刚从花圃买来的植物,在水分与光线起了变化后,还有年尾每天下雨的情况出现后,最关键的湿气就会起变化,然后植物就受不了,所以一些人认为买来的一些植物必须马上换泥土,就是为了防止花圃在根部放了不该放的肥料,在人们选购时花朵盛开,买回家后枯萎的速度让人嘴开开。 花圃可以随意喷药施肥浇水,我们自己公司的地方就不能这样粗养。 但我们有的是阳光,如果发现植物缺少光线而萎靡,可以移动位置,问题不大。 就把这些植物先排出来拍照,看几个月后情况会变得怎样。 为了这个人家丢弃的铁架子,忙着调整所有会有下垂的叶子的位置,看哪一种以后需要更多阳光后再调整,架子的中央以后肯定是要用爬藤类来爬满,但要等我喷上绿色的漆才弄,现在不行,左边上面的垂吊牵牛花好像家里的同种,但它很难活很久,时间到就全部枯萎。 刚买的昙花,像龙珠果那样的仙人掌科在叶子上长花朵的,成语昙花一现是什么意思呢?昙花可治疗咳嗽、慢性咽喉炎和肺炎,说着说着,我突然发现花圃里好像有可以泡饮料喝的洛神花,应该买来种 这棵已经算是救不活的其实是我买的植物里最贵的,却不适应这里的环境,它就像仙人掌科一样,也是会在叶子四周开小白花,然后长新分株,一分再分,在几个月前干燥的气候中突然急速枯死,救了几次勉强长新芽然后又完蛋,那笔钱就这样进龙沟。。。。 这些都是需要再花心思重新整理的,但长得慢的气根植物相当麻烦,后面的是薄雪万年草,本来长得旺盛,也容易到处生长,但施肥过度就完蛋,现在准备另外大量种植,前面的两盆就都是被老鼠咬乱的 这株垂枝石松看起来种了超过两年,园圃不太愿意减太多,很贵,而且他们告诉我是无法分株移植的,台湾也说以前不容易繁殖。如果我在试验的催生法能让它另外生长出多几盆,那就能把整个地方变成绿墙瀑布,看它下方分了又分的叶子分支,尤其是右边的,要不是它其实有一些分株干枯,这棵的垂下的尾端的夸张程度就是每个人经过时都会留意到 我以前买的小翠云草(Selaginella kraussiana),盆子的标签是Blue Fern,已经完蛋,再买一次,原本特性是极耐荫(微日照)和耐湿,我留意到园圃种这种也是不同月份就出现全数枯黄,与草莓一样对气候的适应能力差,肥料太多也会完蛋,干燥季节一来就要多浇水,看一天5次喷水能否让它能存活。 这棵鹿角蕨被我几个月来四处试验的,从阳光猛烈到半阴的室内,都长得还好,难怪当时我去它生长的蔡厝港园圃买它时,旁边的很多都长得乱七八糟,唯独它就是这个样子,水分不足也没事,水太多也不烂。 买这盆垂枝長春花Catharanthus roseus cv. Trailing Type(Vinca rosea),是因为它有两色,就买来种看看,毕竟开花植物一定要有够强的阳光,这有可能会种得不好,资料说它的个别花朵只有一天的寿命,可是天天都会不断的开花 这几株之前大树上的野胡姬在室内依旧长得很稳定,我完全没用木炭,就是用鸟巢蕨的根部切块后把胡姬的根部包裹起来,它就一直生长,从原本在树下每逢下雨几天就开花,到现在使用室内肥料喷洒,看它什么时候会变种,尤其是全身四处长出新的分株,那些就是以后试验不同种植方法的机会,这几株胡姬非常耐肥料,过度施肥竟然没事,原本龙珠果类的形容词是“喜光耐阴、耐热耐旱、喜肥耐瘠”,看来野胡姬也是 这盆金边长春藤也是刚买两个星期,在测试生长速度及对肥料和水分的反应 这盆花叶蔓长春花 Vinca major Linn,也是长春藤,种很久了,长得又稳又慢,室内室外都证实能生长的,也是那种拔了一部分就能另外生长的。 右边的会开花,口红花(Aeschynanthus pulcher),不过对会开花的来说,阳光很重要 上个星期买的猪笼草,不便宜,这盆草两边伸展很长,所以买下,反正我们这里晚上飞虫多,它会吃得饱,说真的,这种东西究竟是植物还是动物?它的灵魂是哪一种? 它的瓶口自己喜欢就开,有时会关上,里面的水很多,大概三分之一的空间是水,它也直挺挺,就是坚持一定要向上,和我们做人一样 这盆种最久,但也开始对水分和养分产生不良反应 这盆应该两个月了,对环境应该已经适应 公司右边的上下两种不同品种的金边吊兰 种植不同的这些植物,主要也是最近邻居老是使用喷漆作业,使我们公司整间笼罩在油漆气味当中,就用植物来挡一下帮忙吸毒,人,才不会完蛋得那么快。

hackmain[1]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590 海峡时报的Blog网页被所谓的黑客进入后窜改内容,要讲错话误导读者的记者道歉。 这是真的吗? 当然,这是真的发生了的。 但是,这真的是黑客干的吗? 你相信? 我通常很少相信这类网络“游戏”。 因为无凭无据,也不会制造实质的损失,所以任何在网上出现的所谓病毒所谓的破坏,都是表面的。 就如电脑防毒软件公司一直坚持说新加坡过去每年因为网络攻击或保安防护不好而有多少亿元的损失。 我觉得很好笑,虽然我是IT信息与电子科技人,但我不喜欢这类靠软件东拉西扯找借口制造危机感然后赚钱的地球人。 许多保安公司和器材配备公司在多年前是夕阳工业,因为美国911事件发生后,平白无故的赚取了几十亿元,鸡犬升天,这种甜头他们玩了一次后,会放过吗? 就如全世界的军火公司和包括最大的军火交易大国-美国,就是专门在世界各地发动小型战争的主要发起人。 唯恐天下不乱这句话,就是适合他们用的,只要有和平,他们就没钱赚,不是为了什么民主或正义。 软件公司当年爱说那些盗版的软件每年让他们损失多少亿元,实际上,没有这些盗版软件,他们也没法卖出几百万元,这种损失,讲难听点的,是灌水的广告。 新加坡警方所公布的电话骗案或网络诈骗的数据,数目很小,每年最多几百万元,一些人会被骗几万元买涂黑的美钞和药水,一些被警告说儿子被绑票,要马上汇款几千元几万元过去才放人,这个我就相信。 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有某个团体受委托,伪装为第3方来测试委托人自己的团体,而不事先透露会这么做,通常我们就称为内部演习。 一些保安公司或保安软件公司,或政府制服团体,都不时的有真实的演习来考验反应能力。 但这些团体很少真的敢用真正的突击演习来突袭目标,因为会造成实际损失与破坏。 那么,网络是可以这样玩,那要不要玩大的? 那么,玩了之后呢? 就可以顺水推舟的说,因为网络很危险,必须加强管制,然后就开始推出一系列新的法律。。。。 谁会“笑到最后”? omy 也是SPH的架构下的一个成员,所以理论上,同一种程序语言上构建出来的海峡时报Blog被干扰后,其他还没找出的弱点,omy网站不会没有。 我现在说这些,会不会算是蟋蟀斗公鸡? 我很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