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达人
科技生活 生活科技
SM30-001-0-SHIs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473 李显龙总理指出,公共服务部门必须调整办事思维,用国人的角度提供服务以取得人民的信任,才能有效运作并落实惠民政策。 那就是说 – 目前,公共服务部门的办事思维并不是用国人的角度提供服务? 原来如此。 所以,有人向民防部队胡乱投诉,说我们自己公司前方没影响别人的地方放置物品。 民防部队一来,傲慢的两个人完全不听任何解释,直接说会罚。 现在看到罚单,就是罚五百元。就是那类严重影响防火安全的罚款额。 就这样。 如果这件事无法圆满解决,那么,下一届大选,就多一些人投PAP反对票,OK? 就这样,我无话可说。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471 人到无求品自高,是中华文化特有名词,短短的一句话,融入了佛家道家甚至是儒家的与世无争的思想。 我们呢? 我们都在追求有能力每天上班不迟吃得饱,小孩生活快乐没烦恼,部长议员凡事要做好,自己无病无痛到终老,坟墓不必再迁起纷扰。 这些许许多多的愿望与追求,证明了活在世俗的我们真的有够俗的,所以,哪来的人到无求品自高? 其实,它的意思不是那个意思,说的无欲无求,是指不要过度的自我的权欲追求。 在新媒体时代,Facebook的出现撩起了许多平常人潜伏着的欲望,许多心魔大量的涌现,所出现的状况比FB面世之前的论坛和Blog的辩论还来得多和急。 本地中文新社交媒体当中,目前网民活动最频繁的领头羊是联合晚报,也所以,成了兵家之战的地盘。 每隔一段时间就来一次的网民彼此不屑吵吵闹闹,不是28天一次,而是频繁得变成此起彼伏,干扰了正常的网民对话。 不同的网民其实还是一直自在的在不同新闻标题下留言,没有人担心什么问题。 反而是本来集中一起讨论的群体,在各自有领头羊在别处集聚后,几乎是每天在晚报FB不认真的讨论话题,就只是一直在放话说晚报FB的这类焦点话题应该结束,然后网民可以到他们自己控制的那里留言,不应该在政府控制的SPH的地方说话 一直以来,有一种很能发表意见的网民能畅所欲言,而他或许会因为立场不同,对别人的言论表示不屑,但也能举证说明,这样的网民,其实是属于A级的,却也最容易招引别人的攻击,但无论如何,这些网民过后还是会针对一些话题继续发表看法,不会被干扰,所以,他们都是素质最好的,无论他是好人还是坏人。 另外一种,是自己沉浸在自己的世界的,但不太会攻击别的网民,这类人,也算是比较稳定的。 至于常鼓吹政治的,就是最极端的,却有一类还是很会说话的,这些人,最厉害的是打死不跑,所以,也没问题。 而另外一类,不习惯好好谈论话题,每几句话就说自己在很烂的地方说话的,不想再说了,以后也不会说了不要来了,这类看似他是个比较有经验在外国的地摊杀价的高手,说价钱太贵了不想买了,假假转身就想走,眼睛却瞄看小贩要不要把他拉回来减价给他。 至于最后一种,是许多单纯想聊天说话的人绝对不会想到的 – 有野心的人,这类人的破坏力极为强大,通常会在别处对别的网民放针,然后就会有热心的脑充血的人按捺不住的替那个人出面发言,攻击别的网民,也就是会在无端端的情况下对人发难,然后那个高人就对他表示支持。 我这里有许多晚报FB的网民不时的有来看内容,所以我这篇是特地写给他们看的,然后就会照旧的有人说我就是最后一种。 那最后一种人会有多少个?我目前最明确的答案是 – 已经出现了那一个,就又是那一个,没有人会料得到的那个。 我不知道这类人的人生目标是什么,如果是想得到汽水盖,请直接说,我愿意支持,但请不要掩饰。 每当他高调的与不知就理的网民亲切的开始热络,我就冷得起鸡皮疙瘩。。。。 因为我没惹他,他却来惹我,但,我还是“不敢”惹他,我怕,因为我绝对斗不过吃饱没事做又工于心计的机会主义者。 如果我们政府接受我现在说的 – “新媒体议员”的新做法,取消官委议员的制度,这个高人当然会高票当选,无人能比。 相比之下,那些有能力在FB呼朋唤友聚众另谈的人与他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无论如何,会有人急切的想知道他究竟是谁,我当然不能说,虽然会有人对号入座。 路遥知马力,日子久了,铁会生锈,塑胶会变脆,龙沟也会生蚊子。。。。 只是想告诉大家 – 他在你们的左右。

SM_27_09_2013_CJ_1_22863274_19966398_seowqw_x1_tab[1]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468 新闻说 – 将与警方旅游局携手 佛总要揪出假和尚 假和尚?假和尚关旅游局什么事??? 一些人从外国进入我国了之后,才换上衣服假扮和尚上街,旅游局要如何帮忙?分派旅游指南给他们? 如果要派人看那些讨钱的和尚真假,倒不如派新传媒戏剧组的星探,让他们不要整天只找俊男美女,要顺便找这些脸皮厚而演技很自然的生活演员,找到后颁奖给他们拍照留念,抄下联络电话和护照资料,然后再请他们到一个地方喝咖啡。 不要问什么地方是给这些假和尚喝咖啡,新加坡很多政府部门都有喝咖啡的部门,听说最近有些部门的内部员工可能觉得咖啡很好喝,又不用给钱,结果变成自己也进去喝。 本来和尚尼姑就已经不应该上街讨钱,还搞到那么麻烦? 这些害真正佛教和尚形象被破坏的假光头是哪里来的?为什么有钱长途跋涉到新加坡来?谁支持的? 旅游局在外地非法导游猖獗多年却闭一只眼,什么都没做,其实是在纵容,自己份内应该做的都做不好,现在又要帮什么忙? 或许,因为旅游局的员工华文程度不行,证据是他们过往的中文翻译出过几次“笑话”。 或许,他们真的不知道“狗拿耗子”,也就是“狗捉老鼠”这句话的意思。 你知道是什么意思?真聪明! 知道就好,自己闪开一边静静的掩住嘴巴。。。。

SM25-001-0-SHI1s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465 这几天媒体在报道前电视艺人转为德士司机的“励志”故事。 焦点是 – 他现在每天“赚”150元。 我承认,每当我看到报纸的一些报道所提供的数据的时候,我就会变成一个白痴。。。。 虽然我可能本来就是白痴,可是这种不确定的漂移感,在报纸的这种说法出现时,终于找到落脚点。。。。 什么是每天“赚”150元? 是指平均一年365天当中,每天平均“赚”150元? 还是指他有时候可以最多能“赚”150元? “赚”150元,是指拿到的钞票总数? 还是指扣除租车费和打油的钱之后的那笔数目? 刚好今天早报的一篇报道中提到 – 新旧德士的租金有所不同,旧德士每日车租约116元,新德士123元,驾驶新德士的司机对此也颇有怨言。 如果假设那位前明星德士司机真的是每天净赚150元,他的年薪是 = 150元 x 365天 = 54750元 = 吃螃蟹喝红酒 不可能吗? 那就他一个星期上班5天,一年上班 52星期 x 5天 = 260天 x 150元 = 39000元年收入,这样或许就看起来比较正常。 但是,德士司机有可能每个星期工作5天吗? 什么时候上媒体的德士司机的收入个个都被灌水的?又要说这也没什么,其实是比洗碗工人少吗? 那我们就说他每天收入是150 – 116元租车费 = 34元 – 油钱 = 吃老本喝西北风 也不可能吗? 算了,怎么我老是要替媒体算这类白痴数学题呢? 真可怜。。。。 读我这篇内容的人更可怜。。。。 大家都很可怜。。。。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463 早上,在深圳的研发工程师问了几个产品问题,觉得奇怪,问他为何会提到这些。 原来是昨天他的旧同事与他见面,谈了一些产品合作的意向,但要他牺牲一些其他产品研发的时间,专注和优先进行他们的产品。 工程师当然不喜欢这样的要求,问我的意见,几个小时内,我们把被动转而主动,不要那个人的构想,进行我们自己要的。 应该说,这个让工程师感到意外的决定,是新加坡速度,因为我查了几个小时的资料后,决定我们应该自己做,这样才灵活。 但是,接下来几天,工程师将会完成他的样品和一些工作,这样的速度,在新加坡根本办不到,所以,这就是深圳速度。 电子研发在新加坡几乎是举步艰难,没人没零件没产品,要弄个小测试都办不到,如果要办到,所花的钱和时间,人力物力,加起来,是深圳的几十倍,怎么可能有竞争力? 现在那些理工学院的师生们去到森林大厦,列出采购清单,新加坡的店员拿起电话,用充满着中国用语的交谈,吩咐远在深圳的人进行采购,几天后,这个人,要嘛手提行李把货带来新加坡,要嘛把货空运到新加坡,搞定。 也就是说,本来是东南亚电子零件集散地的新加坡,早已不是全球电子业中灵活的机件,是可有可无的圆环,就是在螺丝帽与螺丝钉之间那种可有可无的物体。 深圳这几年来不断的建设新地铁线,它扩张的路线,似乎比新加坡来得快,而且深圳地铁列车几年前一开始投入运作就有新加坡列车所没有的 – 列车前进位置LED显示,新加坡老旧的地铁列车与它作比较,输的不只是一个马鼻。 无论如何,就因为电子业的全球性衰退,本地电子业的老员工们在电子厂关门后都应该无路可去,不改行也不行,以前家庭主妇们可以兼职赚外快的空头完全没有了,现在老安娣们要几百人一起兼职赚外快的空头会在哪里?难道是集体到小贩中心收拾碗碟?那样会吓坏那些鸟。。。。 当然,深圳电子业虽然有优势,可惜的是偷功减料的思想根深蒂固,除非你本身懂得他们所做的。 我是新加坡少数学习中文的电子学的人,所以去深圳的工厂与任何人交流完全没问题,有问题的是他们。 有好几次,我在不同公司的生产线上走上前纠正和质问技术人员,当他们的管理层知道我是日本厂工程部出身的,都马上变得沉默,表情不再轻松。 问我的深圳的工程师这些家伙究竟是发生什么事,他说 – 他们怕你啦!你知道他们在干什么,而且你的背景比他们资深,一眼就看出问题然后教训他们,他们都吓到,知道骗不了你,怎么还敢说话? 后来,证实他们还是想方设法的偷功减料,其中一次,在我没同意的情况下,苏甲苏甲就减少1粒电路板的零件,当我不客气的说我要把整批货退回给他们时,他们只好认错,然后空运那些少掉的零件到新加坡,而这些零件,几百粒加起来,成本其实还买不到一杯咖啡,他们是疯了。 另一次,我自己嫌某种产品不好,自己动手设计了样品,要试看看是否比较好用,在那个时间,我还亲自去制作出这些材料的工厂看他们怎么做。不到一个月,全中国各大小网站的那种产品的图片,都换上我的产品的图片,于是,我证实了 – 我真的找到在深圳专门抄袭的主要厂家,当然,过后那间厂的老板被我讽刺得体无完肤,但还是不认错,老说不知道为何,他没那么做。 其实,他虽然用深圳速度额外多做一些收起来,但我早已知道,而且,就是因为知道它就是源头,所以测试了他们的其他零件厂家的联系,把他们抄袭一条龙的门路摸索出来,所以,过后这间厂不敢再放肆,因为他们知道我知道了。 而且我查找他们的背景和被抄袭的产品去向的速度与反击的力度,出乎他们的意料,他们不知道这样的新加坡速度是靠什么办到的,我当然也不必告诉他们。 新加坡有许多人的车中,安装了许多中国厂家生产的电子产品,我可以负责任的说 – 这些东西,包括现在很多人安装的摄像头,都是不合格的,所以许多人的GPS,摄像机和充电器常坏。 他们这些拼命赶工卖出产品的厂家让人安装在车上的结果,就是车子常出现保险丝烧断,或者,是我怀疑的现在车辆常着火的问题所在。 很可惜,新加坡的许多所谓专家似乎一直找不到毛病在哪里,直到现在,我没看过任何关于车辆着火事故找到真正的罪魁祸首,只是常说 – 车辆安装了太多电子器材或非法改装,所以最近德士汽车都常失火。 这样不专业的说法,会丢脸吗?应该不会,反正新加坡人对产品认识的无知的程度让人摇头,认为便宜就是划算的傻佬思想根深蒂固,谁能挑战它? 那么,贵的就是好的呢?你以为新加坡人这么笨会上泡沫Marketing的当? 对不起,许多新加坡人正好就是鼓吹这些说法的人,比如 – 高薪养廉。。。。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461 不是酸葡萄心理,也不是中国那里很典型的那类仇富心理,是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发点牢骚的心理。 现在本地的媒体都学习香港那样,把乱七八糟的娱乐圈消息当作是头条新闻或重点新闻。 重复又重复的王菲离婚的消息有没有让我们的骨痛热症的疫情受到控制?有没有让蚊子死掉?没有?那关我屁事? 几十年前,我们说的笑贫不笑娼,我们看到的戏子无情这类词汇,其实主要都是出现在香港的环境,外国其实没什么谈到。 而乌烟瘴气的香港娱乐圈还有着别的地区所没有的黑社会盘踞控制洗黑钱的背景,这样复杂的环境,怎么可能会有单纯的事? 近年来台湾也染上了这类贪慕虚荣的社会风气,然后中国也随着它们的步伐,甚至发扬光大,因为中国内地的娱乐圈的收入比香港多了不知多少倍,所以就有西方那类超级明星富豪摆阔说话霸气的现象。 而这些新闻当中的副产品,就是穷奢极侈的宴会与活动,尤其是婚礼。 于是,连普通民众的婚礼也染上同样的风气,就是“车大炮”,强力灌水。 我们近年来看到的百万婚礼已经没什么特别,比如刚在新加坡圣淘沙包下海洋馆的马来西亚房地产富豪儿子婚礼,就也是一种典型的例子。 买一辆宣称有价值的高级跑车说是当礼物,就灌了120万,加上其他开销,就说这是一个200万的婚礼。 对不起,这是数学白痴与生活白痴才会计算出来的所谓泡沫价值,我们不是乱做假帐的笨蛋,不会相信这类没有根据乱估算的算法。 就如一些借来的几百万元首饰,关婚礼开销什么事?拿不存在的价值来炫耀自己花得起那么多钱的目的是什么?借来一架飞机游艇就说婚礼价值高达几百万元,是这样搞的吗? 就如现在大家常看到,香港娱乐圈极为低俗的娱乐圈报道模式是: * 只要有女明星穿不穿高跟鞋了,已婚或未婚,就有话说了,这不用我多说,连小孩都知道什么事,还人为的强调鼓吹虚假的什么怀孕少过3个月内不能说的迷信说法。 * 只要有男明星很少绯闻,就说他是同性恋,结果现在真的让娘娘腔的男性占据了各地娱乐圈的主要位置。 * 一结婚,就说送一栋高级别墅给女方当结婚礼物 * 一生孩子,就说家翁家婆又买一栋高级别墅给女方当奖赏的礼物 * 女朋友一生日,就买高级跑车当礼物 * 一离婚,就说双方可以分到多少栋高级别墅 糜烂,苍白,无脑,就是这类低级无聊的新闻报道的形象,也永远的在制造重复又重复的同样内容。 我说,如果每份报纸完全不报道娱乐圈的那类消息,那么,多数的报纸还有可看性,不是指还是可以看到性,而是值得看的意思,不要搞错。 但是,少了娱乐圈消息,报纸销量下跌,那记者们的奶粉钱去哪里找? 也对,钱,从哪里来?不过,这种事。。。。关我屁事叻?

hawker centre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458 昨天在晚报FB那里看到网民再发关于外劳问题的牢骚。 也再度有人提到清洁承包商的相关问题。 就想到这些日子来所说的一些关于小贩中心清洁承包商的麻烦事。 于是,就说考虑写信给部长们,看提议是否有反应。 今天就在某个时间想到写些要点,写着写着,就把内容弄成较完整。 过后才查看一下应该电邮给哪位部长会比较适合。 想不到,查了几下之后,才发现许多政府部门会涉及其中的一些部分。 通常,涉及太多部门的建议,即使再怎么特别,在正常的情况下,都会无疾而终。 没办法,写完简单的重点,就把电邮发出去了,顺便CC给总理看看。 如果有部长想知道更多,才会把他想知道的部分写完整,要不然说太多也没用。 毕竟议员和部长会知道许多我们所不知道的事。 虽然我们常说民间发生了许多事,部长们似乎什么都不知道。 但谁又知道其实他们是完全知道的? 而且可能是知道了也以“不变”(福建话)应万变。 我弄其中一张图给大家看,黄色的就是应该可能大概多数也许好像还没有人想过的。 看得明白的人就不用说出来, 看得不明白的人也就不用问,就这样。。。。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457 无意重新点燃昨天火爆到真的爆炸的话题。 新明日报在昨天头版所报道的一位马来西亚籍“不出名”女士的“没人留意”的博客内容应该是“完蛋”了。 新明日报特地删除了Facebook的内容,连omy这里的只是封面那几个字也随着两篇内容被删后消失了。 她的博客也收山了,甘愿了咯! 发生什么事了? 当然,马来西亚许多新闻网站还是有着原原本本的内容,人走过当然有痕迹。 与新加坡之前有几个古怪发姣爱谈性的胡言乱语的女博客类似的现象就是 – 她们最终是嫁人了。 再怎么骂也没必要,反正这就是她们的生活“情趣”。 新加坡男人好不好,能不能嫁,不是她们说了算。 干嘛那么多网民出现暴怒的反应呢?怎么都这么没信心?干嘛要向她解释? 自信心爆棚的人怎么可能把她放在心上? 我?我睬她都傻。 再有哪个笨蛋说新加坡男人碰不得给我捉到,我最多只想说 – 来!有种就碰我! 反正就在网上说的,不怕人家碰得到我。 那如果现实中敢在我面前放肆的说你们新加坡男人XXXX呢? 等一下她就会自己“趴令道”。。。。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455 看到报纸的专栏的小标题说 – 动心脏绕道手术时只需付8元现金,这次亲身经历证明,如果充分运用整个健保机制,这是可能的。 我没戴眼镜,所以不会大跌眼镜,也没戴假牙,所以不会下巴掉下假牙飞脱而出,椅子也是质量好的,所以不会从椅子上跌下。 当然,假如我戴眼镜,装假牙,坐着不牢固的椅子,所有的事发生的几率是绝对的有可能的。 文章里头字里行间的潜台词就是 – 就因为可能有人滥用制度。 谁?谁会有办法滥用? 当发生任何较大的社会事件时,政府人从没拍胸膛说自己需要负全责,但会告诉民众,那是孤立的事件。 而少之又少的民众做出一些滥用各类制度的事时,通常我们都认为那是孤立的事件,可是政府人不同意,说必须设立更有效的制度来改善它,因为政府人认为这些少数怪人其实等于代表全体的民众。 SO? 或许,我们可以这么说,只要大家过着身心健康的生活,根本就不会患上医药费最昂贵的癌症,这是可能的。 而且,如果保险公司肯做赔钱的生意,许多心脏病一再复发重复入院的人每次都只需花8元,也是有可能的。 或许,我们也可以这么说,只要大家过着正常的生活,没有人的体重会轻易的超过80公斤,也不必到健发中心去编织谁都看得出的假发,更不必戴假牙,到80岁时不戴老花眼镜也能读报,这是有可能的。 也或许,我们更可以这么说,只要患上癌症的病人在治疗完成康复后,只要懂得过着身心健康的生活,癌症不会有机会复发,这是有可能的。 当然,政府医院的药物费用只要与市场一样,整个医疗制度里,政府人一直顾左右而言他不敢说太多却最“伤人”的 – 津贴后比市场价格还是贵很多的药物费用就能被拉低,不需要去柔佛买药造成交通堵塞,这也是有可能的。 我们来玩范围广泛的文字游戏来让这样的轻描淡写的口吻能被充分的利用,比如: 假如民众自动一点,不需要用车就不买车,8元的车辆COE是可能的。 当然,只要车辆因为8元的COE而激增,过后每趟8元的ERP也是有可能的。 假如民众要素质高的公共交通服务,每辆巴士无尘不染也没有疯子霸位吵架,每趟车费8元是可能的。 假如民众要德士能停在任何地方,随时随传随到,电召德士的费用8元,绝对是可能的。 假如HDB不下重手阻止咖啡店集团投机活动,接下来每盘1肉2菜的菜饭最便宜的卖最少8元,或甚至是每杯咖啡卖8元,绝对是可能的。 假如要吸引更多人成为清洁工人,无论是扫地的洗碗的,每个小时的工钱最少8元,绝对是可以吸引千军万马前来工作而把乱飞的小鸟挤掉的,这不是不可能的。 让缺乏人手的司机和保安人员每小时的薪水调到8元,这些行业就不再担心请不到人,也绝对是可能的。 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任何政党在召开群众大会时让人享用免费的8元豪华套餐,我想,体育场是可能会爆满的。 SO? 没什么好SO的,讲废话本来就不用钱的。。。。要不然你想怎么样?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453 不知道有没有天生的风水师与算命师,能靠直觉来判断什么事即将发生,或者有能力化解即将发生的灾难。 JEM的火与水的事,如果有风水命理师事后孔明,当然会有许多“治疗”的手法,那是“风水匠”,不是风水师。 预感,是一种无法说出的感觉,所以才会有人买马票会中,当然,不买马票就不会中。 有一个人,当他第一次听到正在兴建中的JEM时,他说 – 这样在那里做事经常会JAM,不顺利,名字不好。 可是那时还没人知道它的完整中文名是否已经取好了。 其他同事当然不以为意,反正本来就是开玩笑的。 当然,后来JEM终于因为孤漏寡闻事件(意思是很少听到的(寡闻)一个水管漏水(孤漏)压塌天花板)而关闭,那是好多个月后的事了。 有天,他老是觉得有点什么不妥,那是一种“没事找事”又说不清究竟是什么的不放心的强烈感觉; 他觉得应该是睡眠不足,所以精神会不集中,于是,他找来他的侄儿,要侄儿在他爬上爬下时帮他扶梯子。 这是他的侄儿莫名其妙的第一次被吩咐花时间学习如何正确的放置梯子,角度与摆放方式都说得非常详细,而平时,他是自己一个人单独爬梯子的。 整个上午过去了,工作完成了,他就让侄儿干别的事了。 到了下午,他想把一些东西挪开,于是必须暂时把一些杂物放在较高的位置,那个地方是差不多人头那么高而已。 因为东西多,为了方便,他拿了一个很新的梯子,爬了几级,把东西放上去。 上下了几趟,没事,就再一次,当他站在梯上伸手时,梯子突然怪异的斜歪一边,他拿着东西的手完全没东西可扶,就这样跟着楼梯倒下; 大腿压在倒下的梯子上,把轻薄的梯子给压歪,他没什么事,因为本来高度就不高。 看了CCTV的影像,梯子没理由会倾倒,但他终于知道,是祸,他早知道不妥,算出来了,心知肚明,但,躲不过,只不过还算是小事。 过后,慢慢出现梯子的痕迹的大腿才让他痛了超过一个星期。 又一天,他晚上睡觉,睡了不怎么久,他朦胧间,看到沈殿霞站在他的升降机上,看似要升上舞台,过后,开始上升; 就在上升到超过两个人的高度时,突然,她本来看似有一个栏杆可以抓住的手无故松开,向后仰。。。。 就这样他眼睁睁的看她向后落下,然后在地上滚了两下,头发有点乱,然后。。。。醒了! 他在莫名其妙的情况下,突然想到 – 咦,沈殿霞不是卖咸鸭蛋了吗?臭鸡蛋。。。。怎么会做这样怪异的梦? 因为他几乎不做梦,所以,他。。。。心里。。。。照睡。。。。 第二天早上,他一直记得这个梦,所以,静静的观察一个体型像沈殿霞的男同事,觉得没什么,就算了。 一天就这么过去了,他也忘了。。。。 傍晚7点,一个同事打电话汇报,说他刚从4级高的梯级失手,向后仰倒跌在地上。。。。 不过,是背部受震荡,没受重伤,只是腰部觉得不舒服,肯定有伤,准备第二天安排时间去推拿按摩。 无论如何,当他听到这个向后仰倒的无意中失手的动作,马上想起那个梦,一模一样的叙述。。。。 不过 – 现实中这是一个高瘦的男生!落差不是很大,而是落差非常多。。。。 又是。。。。是祸躲不过。。。。 唉!怎么地球除了有无法解释的飞碟现象,还会有这种事? 真要命。。。。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451 谢韶光说:明白的不说也明白 不明白的说了也不明白 我知道他自己知道他在说什么,但是,我不知道他为何会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对于COE,政府其实也是在说 – 你们想买车却嫌贵的人,明白的不说也明白,不明白的说了也不明白。 对于组屋价格,政府其实也是在说 – 你们想买组屋又嫌贵的人,明白的不说也明白,不明白的说了也不明白。 对于淹水的解释,政府其实是说 – 你们明白老天爷的不说也明白,不明白什么是老天爷的说了也不明白。 义无反顾支持政府的,对一直埋怨政府办事不力的人说 – 好政府就是好政府,明白的不说也明白,不明白的说了也不明白。 对于每况愈下的选票数目,我只能对政府人说 – 你们明白的不说也明白,不明白的说了也不明白,不明白的问了明白的会更加不明白,明白的被不明白的问了之后,也变成更加的不明白。 明白吗? 不明白? 那。。。。知道吗? 其实,我真的不知道我自己究竟会明白什么,你知道也罢,不知道也罢,反正我就是不知道谁会知道我不知道。 那么 – 明白的不说也明白 不明白的说了也不明白,会有答案吗? 其实有,答案就是 – 卖聊洗干(福建话)

20130919_100649s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447 今天是农历八月十五中秋节,祝大家中秋节快乐! 人们在中秋节都爱用月亮的圆来庆团圆,然后吃很圆的月饼来让自己肚子圆,因为都是圆。 现在大家用手机和上Facebook祝贺别人中秋节快乐的次数,应该都会超过向人说出中秋节快乐。 以后可能会变成大家碰面时,互相拿出带图片和贺词的手机祝对方快乐。 蜘蛛本来会织网,现在也很爱上网。 我的电脑,每天有几个小时,会有蜘蛛陪着我上网,我一走开,电脑就没影像,所以它当然会寂寞。 它很爱追会移动的鼠标,所以它上网时是一直团团转的。 中秋节我们庆团圆,它就庆上网团团转,反正也是有“团”。 它正在观赏自己的影片 [youtube 2nPWOHZe6wc nolink] [youtube WBN3y0veGpY nolink]

sg-700-yrs[1]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443 我提过,差不多这10年来,很多所谓的成功商人很喜欢动不动就说自己当年辛苦创业时,口袋里剩下几千几百甚至夸张的几十块钱,才捱出一个春天,还有一些外地的成功故事,主人翁说自己是身无分文用游泳偷渡的方式才得到成功,最后最成功的当然都是说靠借钱的才是最穷的。 这是一种故意把商业成就加以衬托的一种新手法,只要落差越大,就是越能显示那个人就越厉害,就是这样的样板说法,大家以后还是会常听到,习惯就好,结尾如果是那类搞商贸直销的,就会告诉大家他们现在到处旅游,去到哪里想买什么就可以买到什么。 有一种不是我们自己用来衬托成功的,是关于中港台有着大量的不正确的新加坡历史叙述,尤其是牵涉到政治的叙述。 有许多网站抄袭同一个说法 – 1959年,新加坡从一个落后的小渔村发展成今天世界级的商业中心之一。 这样的衬托,有钱赚吗?当然没有,那么,错误在哪里? 答案在网上很容易就找到,1959年,还是英殖民地的新加坡,是一个靠转口贸易为主的商港和军事基地。 那么,说新加坡是小渔村的叙述,是什么时候? 答案就是莱佛士登陆时的新加坡,1819年,就是140年之前记载的古旧资料,被乌龙的用在1959年的新加坡经济叙述。 所以,请注意,恭贺政党政府或人士成功的把新加坡从1959年一个落后的小渔村发展成今天的成就这些话,是摆乌龙。 没知识也要有常识,没常识也要多看电视,没看电视也要懂得上网查关键字,不要只会问发生什么事。 如果1959年新加坡还是渔村,那么1942年日军攻占新加坡时,为何大家不到处放置破渔网和螃蟹来对付日军,让他们跌倒? 而且,有资料显示,是莱佛士当年自己说当时那里是小渔村,究竟是不是真正的事实,还有待能否找到道行高深的问米婆看能否成功跨越200年的屏障寻根究底,把没投胎的那批家伙都叫出来。 因为还有比他更早的资料是说: 古代新加坡曾一度是个重要的商业中心。但于公元1377年遭爪哇入侵被毁为废墟,1613年它又遭到葡萄牙人的劫掠和焚烧;到了19世纪初,这里仍是个丛林密布野兽出没的荒岛,这时它是马来亚柔佛王国的一部分。 新加坡的学生怎么可能会想到新加坡在1377年之前有出现过什么? 参考omy 文史达人的 – 《新加坡历史七百年》 http://blog.omy.sg/sgstory/archives/802 还有 – 博物馆华文义工:研习坊 《Singapore先?新加坡后?》 这也就是说,在明朝(1368-1644年)的时期,应该早已有华人出现在新加坡 维基百科 – 《新加坡华人》 – 在新加坡出土的文物有宋朝真宗(998-1022年),仁宗(1023至1063年年)的铜钱与瓷片,证明了宋朝(960—1279年)已有中国商人到过新加坡。 要知道,资料显示,1959年以前,新加坡国民收入的75%来自转口贸易活动,而不是靠卖鱼虾鲍鱼龙虾螃蟹和补渔网才有这些收入。 难道那些摆乌龙的以为转口贸易指的是人传人,口传口,传的时候把话乱转乱编,所以就叫做转口贸易? Blur like sotong,指的是不是这些人的记忆模糊混乱得像渔民捕获的Sotong? 真的有够。。。。傻的。。。。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441 黑屁,是翻译自英文的Happy。 我们的社会,因为许多人教育水准的提高,以及财势俱增,所以能用金钱来利用律师帮他们解决他们所想要做的任何事。 普通警察的教育程度当然无法与这些人斗嘴,所以,吵吵闹闹的事与日俱增,这不算是外来人的问题,因为涉及的也算都是以本地人为主。 给大家说个故事,刚顺便在晚报Facebook谈论黑社会的话题那里也放给大家参考: 昨晚,9月16日,深夜11点半过后,位于裕廊西5道,裕廊区警署斜对面的蚬壳油站,停满了10多辆改装车和一辆真正的跑车。 打完油后,这些车里的人都站在油站外,几十个不到30岁的人站满了四周,就是不把停在油泵位子的车移走,后面来的车当然无法停靠打油。 接近午夜12点之前,第1批大概6辆的车先发动,在油站狭小的出口处就一直在猛踩油门。 开始出发的到前方100米外的交通灯U转掉头后,朝惹兰巴哈的方向驶去。 这样看来,要嘛他们会冲到PIE,两个方向的快速公路都有车辆稀少的条件让他们玩车。 要嘛他们冲到林厝港路,也有让他们与常埋伏在那里的警察玩捉迷藏的路可以试车。 这个时候,有大概三辆开始在这寂静的私人住宅区旁狭小的双车道小路猛踩油门,以轰鸣的声响和发挥瞬间爆发的冲力,直到超过90公里的时速,一辆接一辆的从警署前呼啸而过。 过了一下子,警署里站岗的警察走出大门在路旁张望。 其实,摆明就是挑战警方,那些人站在那里那么久,不是不知道这是西区的裕廊警察总办事处。 油站里剩下的那些年轻人,看到了也没当一回事,也很少说话,那种很古怪的故意低调的臭屁嚣张掩藏不住。 以前,只要集聚超过几个人,管你法律上可以几个人,只要警察想查问,通通就不能不合作。 有一个眼睛看着地上走路,看似故意低调的,有路不走,看似傻呼呼的走到我打油的油管位置,结果当然被油管拦住,只好闪来闪去才走过去。 看情况,其实是他看似听到我与油站的老安哥在对那些车指手划脚批评他们霸位和指前面一辆扰流器是不合格的,以为可以走过来show off顺便偷听一下,其实,我从他溜了几下尝试隐藏的眼神中,看出他正留意我。 这么说来,这批人当中会有人是有料的,所以天不怕,地不怕。 或者,其实这类吃敢当也营养过剩的大块头白嫩嫩年轻人其实听不懂福建话。他们的人当中,有一辆是印度人驾驶的。 接下来,剩下10多辆改装车依旧的分批几辆接几辆,从警署门前呼啸而过。 我当然没拿出相机拍,反正油站的CCTV能拍得一清二楚。 就这样,你领悟到了什么?

20130915_food_court_cd[1]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438 我习惯性的写成 – 小贩中心的碗盘,自己觉得应该好像或许大概可能是受福建话所影响。 新明日报和新传媒也是写成碗盘。 晚报和早报就写成碗碟。 各自的新闻报道中,则是用 – 食客自动归还碗盘运动和食客自动归还碗碟运动,因为没有中文,所以媒体自己喜欢就用,欢喜就好。 晚报刚刚报道 – 碗碟没人收 生意降30% 200多个摊位?是多少? 我查了一下资料,牛车水熟食中心总共有226个摊位。 牛车水熟食中心 = 226个摊位,每摊收费300元。 226 * 300 = 67,800元 包括督工,如果大约20个清洁工友都是“高薪” = 1000元 20 x 1000 = 20,000元(应该不可能会有那么多,理论上清洁工的薪水少过800元) 其他的,主要是洗碗剂和各类材料费,和雇主公积金,都算在剩下的 47,000元里。 如果有人不上班缺勤,公司又能扣除薪水,但这笔钱绝对不会转用来请小贩们喝水道歉。 以前可能是226 * 320 = 72,320元 (新闻报道里说20、30元) 因此,新的承包商用了226 * 20 = 4,520元,也就是减少大概4个人头的成本来取得承包合约,也恰好经常“会”人手不足,真聪明,算得真准,佩服。 承包商不可能需要还水电费,所以,真的真的真的很好赚。 不是吗? 这样好的康头可以让我做看看吗? 跪求! PLEASE!

6708_1316_20130915131809_67b6b0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435 闷了几天,今天又是全岛性的下起雨,但有没有人知道会否再淹水? 刚好民防部队在中午1205分,在乌云满布的那种不安与压迫感到来时响起警报系统演习的声响。 我们是否会有那么一天,在局部地区用民防部队的这种警报系统来叫大家躲避开始淹没马路的暴雨和击打人的冰雹?还是可以用它来叫家庭主妇们收衣服? 我一年工作最少362天,每天最少工作15个小时,所以,交通和天气是我必须留意的,虽然我一年里撑伞的总时间少过1个小时,但淋雨的次数与时间比吃佛跳墙好料的长度多了几个地铁线的总长度那般长。 就因为公司在毫无遮拦的地面空间,除了要天天预防楼上丢下来带着火苗的香烟头,花费在许多配备与车辆的防锈去锈为它们移位避雨的时间,使我不得不想办法节省这些没必要的麻烦。 在我的Blog右边,现在时时刻刻能看到10分钟左右的全岛主干公路交通与天气的变化图片。 虽然陆交局接下来会加设道路交通信息显示屏,但那种不准确的信息系统如果仍然存在,也依旧没有用。 太少的摄像镜头影像让公众观看,反应太慢的电台道路消息,常让我们陷入车龙中,多年来从不改善。 我是因为研发交通工具配备时,才留意到城市交通与天气的互联,也知道新加坡在这方面的表现其实一直不理想。 虽然我本身曾有好几次提供完整的技术方案给政府,想要做看看,但是政府的那种SPRING主导的科技技术创新与援助计划从来都不会回应我与挑选上,完全懒得回答,是政府部门的通病,他们只会对被选上的公司说些话。 加上几年前政府部门开始每周5天工作制,这造成了基础设施的许多方面的效率明显的降低,反应都变慢了下来,似乎都变成CCTV般 – 事后孔明。 这些事情是发生在人们都拥有能上网的智能手机开始到出现iphone之后,我对此感到疑惑与遗憾。。。。 而自从滨海堤坝完成后,相关衔接到的河道的周边民众所回馈的 – 在大白天路旁大小水沟的水位一直维持在过去最高的水平,就是所谓的沟水接近路面那种不正常现象。 政府人所做出的反应,让我们起疑心,究竟他们是否肯认真的面对现实,还是他们所认为的滨海堤坝完全没责任? 对于排水,基本常识就是 – 你要如何引导水往哪里走,要留还是不要留?多快让它走?留多久? 水沟水位本来就高,下暴雨时激增的水该往哪里去? 少了空旷的土地空间吸水,建筑物的表面上的所有雨水几分钟内就开始在附近大水沟累积,难道城市规划时他们已经忘了这是城市地区常出现的设计疏失? 难道政府没强制要发展商自己必须吞下范围内的所有雨水,一个小时或以上才能排放出来? 可行的当然就是多一个蓄水的空间,或者使用迂回的水沟设计把多余的水稍微阻拦一段时间才汇入水沟,但这些都不容易。 所以,雨水决定留在原处,把路面淹没,不是雨水的错。 虽然我们知道一定有许多地方出现树叶挤满所有水沟通路造成堵塞的事,而且是常发生。 当年,当新媒体还没那么多“激进”的网民时,高官所说的水位暴涨时开启滨海堤坝的巨无霸排水泵是很浪费电的那句经典,逃过了被网民口水淹没的命运。 现在,无论政府要不要马上铺高AYE的一些路段,无论要不要马上把排水沟加阔,我们的问题,其实都是对下雨的时间与信息一无所知。 我经常性的,习惯性的讽刺新加坡的气象预测极度的不准确,是建立在过往多年的各种天气造成的事故的基础上,不是无的放矢,是事实。 所以,过去几天,当我们听到气象预测说AYE淹水后几天将仍然有几天的雷暴雨,就估计接下来几天会出大太阳,果然预测正确。 因为气象局的预测往往会出现前后颠倒的古怪特征,本来一直下暴雨的天气会因为气象局一公开对媒体说话,就戛然而止,出大太阳。 本来燥热异常的天气,才刚说也会造成伊蚊大量繁殖,就马上下几天的连绵细雨把温度降低,然后,政府人就改口说 – 因为连续下了几天的雨,民众更应该留意那些长时间积水的地方。 因为我需要预备那些鱼池的旧水来灌溉许多植物,也必须在喷洒杀虫剂或施肥之前估计会不会在隔天下大雨而前功尽弃,所以,我很讨厌气象局乱报的天气“猜测”,因为准确度少过50%。 也就是说,我们本来要求的气象预测,早就是很低级的气象猜测,乱猜也会中马票的那种低级推测,就是用在这方面。 空气中的湿度,也是通过观察许多地区的草丛中突然冒现大量的蘑菇后,必须马上决定如何安置不同的植物。 有些气根类植物在高湿度的那几天,根须会生长得又快又好又急速发新芽,比如一些品种的胡姬花,会在持续湿度高与较低温的那几天突然快速开花,这个时候的施肥与浇水的方法完全与平时不一样,不能照章行事。 就因为看天气吃点心,我还是必须说 – 气象局本身不具备预测什么时间下暴雨的基本条件,老是说云层难捉摸,害许多人的生活被打乱,已经变成常态。 就因为如果能完全估计特大暴雨,水淹车水淹店的损失就能降低,因为大家提早作准备,是可以避免短暂的淹水所带来的几天损失和无法弥补的破坏,这样的要求一点也不过分。 另一方面,让居民在杯弓蛇影的情况下以为将会大淹水而白忙一场,其实不算是气象局的错,都是命。 但多年来在媒体上,气象局一概否认所有的不信任的指责,同时强调他们的员工都是大学生,都是有料的。 这种话题最最最最最适合的结尾,就是 – 天啊!

SM_13_09_2013_CJ_1_22710127_22704047_chials_x1teh[1]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432 大巴窑有棵40年的老树在无风无雨的情况下轰然倒下。 40年,它就从一棵树,转为一棵“神树”,这是人们自己以为的?还是它真的就是神? 有没有90年或者百年的老树? 为了突出它的范围,还在树底下铺上地砖,这应该也会保护土壤不流失吧? 但是,它的根在哪里? 当树的根比树的顶部范围还小时,危机就出现了,因为,这就是“头大症”。 要嘛,把不必要的“头”去掉一些,比如头衔也是头,爱出风头也是头,少了这些头,树,就不会头大身体小。 如果树身再加上那些附生的和寄生的植物,明眼人当然懂得去掉会伤害树身的寄生的,可是,附生的就不会伤害树了吗? 不一定,每当刮风下雨,吸饱了水分的附生植物,也让树身承受额外的、不是本身枝干自然计算后繁衍长粗生长出的、少了负担得起的支撑力。 所以,来自附生植物的额外负担,也会压跨树身的枝丫,当风雨一来,拉扯力可达整吨重的外力也拉扯晃动树枝,树枝会如何? 就在无风无雨的情况下,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在没有向人托梦的情况下,神树还是倒了。 不会没有人看得出树出了什么状况,但因为没有明眼人关照,不管有病还是白蚁围剿,都一定有征兆,只可惜少了会看树的伯乐,虽然没马跑。 如果树上有什么猴子什么鸟,就会出现树倒猢狲散,大难临头各自飞的场面。 当然,树倒之前,还拖累那些汽车,给予这些坚硬的钢铁重重的一击,所以,这些汽车受伤了,它自己也还是完了,玉石俱焚。 但至少,它倒下时,旁边的小树毫发无伤。 甘愿了咯!

iphone_5s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429 看到媒体转载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外行专家这么评论刚发布的iphone 5s: 伦敦 LONDON:网络安全专家认为,iPhone 5s的Touch ID指纹辨识功能虽能增强手机安全,但也可能引发“断指”抢手机的盗窃案。过去曾有罪犯为了给使用指纹辨识技术的设备解锁,而发生切断受害人手指的案件。 另有分析指出,指纹辨识技术存在很多问题,质素较差的指纹阅读器只要用影印指纹便可蒙混过关,还有研究员曾用制造小熊软糖的明胶(gelatin)破解了纹锁。此外,皮肤干燥、手指沾水或是受伤,也可能妨碍指纹读取。 这种近乎白痴的外行人说法怎么媒体会加以报道? 而且这样不负责任的报道反而会让一些本来无知的人信以为真而不敢买新iPhone 5s,或者真的去砍别人的手,真是岂有此理。 指纹辨识系统已经存在多年,分辨率也早已不断提升,很多年前单靠剁下后已经没有生命的手指头就能破解的说法,原本也是存在10多年前那种007电影情节中,而近年来则是有所谓的使用Silicon硅胶来仿制手指纹,但那都不是简单的事。 一根没有生命的手指头,会少了流动的血液和温度,所以较先进的指纹扫描仪是当作外来物体,不是指纹。 离谱的是报道中连什么用影印手指纹就可以过关的废话也说,这是哪个笨蛋说的?叫他站出来面对全世界再说一次! 如果用商业的手法来恶意抨击指纹系统,当然什么话都可以说,不只是手指受伤无法开机,比如,眼睛受伤了,不能用手机,头刚撞到墙壁,也不能用手机,这些不算是废话,是事实,不过,是愚蠢的废话。 现实中指纹感应器最让许多人天天碰到麻烦的,是那些在工作中不断让手指摩擦或按压的人,这个人的手指会从早上开始到晚上出现些许的膨胀差别,所以有许多公司的门禁系统 Door Access在傍晚的时候会比较多人扫描指纹失败,这与傍晚时才适合去买鞋子,只因为脚部在一整天的活动后出现肿胀的道理是一样的。 可是,偏偏就没有人针对这个关键的误差来做科学试验,反而东拉西扯胡说八道。 无论大家怎么外行,只要有那么一天,如果中国突然出现大量仿真指纹骗过指纹扫描仪而偷渡到别的国家,那么,就意味着这类零件需要再升级。 因为只有中国才会有大量的专业专家想方设法让人偷渡到别的国家,指纹不过关难倒了他们,所以他们有许多人正倾全力想方设法破解。 我说过,我的Blog就是因为不时的聊指纹认证系统,结果长期以来就不断的有来自搜索引擎的中国IP前来查找破解指纹的方法。 信不信由你。

130810224453541431f487267c[1]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426 新币5万元,看起来数目不少,但是,目前这样的数目已经无法买到任何COE。 这5万元加登报道歉,是新谣界第一次出现这样的内讧之后,我们重新认识的“面子”的价格。 在新加坡,新谣,其实是末代华校生的终极代表,不只是一种本地过气的流行文化。 末代华校生从来都不会在听到新谣歌曲时无动于衷,因为聆听时是一种精神与心灵上的一种抚慰。 所以,现在看到进入商界的前新谣成员以一种商业口吻和老大的风范来要求人家尊重他,同时必须为他的不受礼遇而付出5万元的赔偿,这种事我们怎么可能不“动心”。 我本身处理过几次律师告客户使用盗版软件索赔的棘手案件,也接触过一些涉及这类游戏及歌曲影片版权问题的商家,我可以负责任的说 – 律师通常都不会说好话,爱小事化大。 只有惟恐天下不乱的律师,才会是可以成功赚到钱的好律师,要不然他们忙什么? 本身所处理过的,虽然其中有两次是律师本身不靠搜查令就大咧咧的进入问心无愧的客户办公室搜查电脑来找出他们所说的证据,和发出索赔的高昂数额的律师信,但最终,我本身在不靠其他律师的协助下,要对方提出证据,然后逐点反驳这些嚣张的律师的说法,让受无妄之灾又睡不着的客户消灾解难,可是我却没有向客户收取高昂的费用,我只是收取意思意思的“孔少灯”费用。 这种软件版权索赔通常都是靠计算出办公室里有多少台电脑将会使用这类昂贵的专业软件,再另外用一套软件价格乘几倍的算法来“惩罚”,所以,最终索赔额通常都是比现在的COE还高。 这些小律师,其实都是靠说话大声和宣称掌握了有利的关键证据来要求赔偿,拿着电话对话都可以对我们高声呼喝,像疯子一样,我还需要用 – Can you shut-up and listen to me,这类极为“低级”的对话来要律师闭嘴。 当然我不吃这套软硬兼施的高压手法,用所知道的电脑知识和他们对着干,他们最终没有合理的证据,也就只好作罢。 也因为一再的碰上不同公司被不同的律师作出同样的索赔要求,我从反向的分析中找出这些公司被律师提告的最基本原因,(这里不方便透露)。所以,当我问这些客户他们有没有做这个那个时,他们极度震惊,也才因此发现他们错怪了自己的某些员工,以为是员工乱告发。而其实在当时,我有考虑过是否能向政府投诉这些律师胡乱撒网的“不道德”的行为。 如果用香港电影的搞笑手法,这些阴险的小律师最终是用手指指着我们说 – 你你你你你,以后给我小心一点。。。。 当然,只要是涉及到律师的话题,我还是需要小心说话。 我本身拥有发明专利,也是需要长期维持着警惕的心理,避免人家突然要求用法律解决复杂的专利权,或者我需要用法律来对付不尊重我的发明权的人。 其实也就是因为这则新谣的花边新闻提到了律师出主意,我才觉得应该鸡婆说一下。 这次新谣31的宣传海报只是使用了一些旧卡带封面来展示过往新谣界所出版过的专辑,但这不构成主办者因什么肖像权而获得更好的宣传和明显的好处,这是第1点。 什么时候,这样的群体封面小图片,在不被重点突出的情况下会构成价值5万元甚至是当事人宣称的 – 他的律师说可达15万元的价值? 请问这位律师是谁,是本地人?能公开他的身份吗?为什么不可以? 当年,我们买的新谣卡带,是有什么样的销售额?发行卡带的公司最终利润是多少?这是第2点。 后来的几十年,发行者因为单单这个卡带任何版权所牵涉的商业利益又有多少?这是第3点。 那么,往后靠这些歌曲和后来转录为CD所带来的潜在全球利益又会有多少?这是第4点。 这些潜在商业利益,会有15万元? 这种估算法可靠? 本地歌唱娱乐界本来就有它的每首歌曲的收费标准,曾经闹得满城风雨的向歌台收取费用的事也是前车之鉴,根据词曲创作人协会所订下的本身认为合理的标准给予词曲创作者一定的利益,但旧的专辑的发行公司也要伸手分钱?他拥有地老天荒海枯石烂的全权永久代理权? 从早报的新闻报道来看,整篇报道中宣称被冷遇所以据理力争的充满着高姿态口吻来教训别人必须付出代价来补偿他一再不受尊重的损失。 所以,他强调说他不是为了钱。 这才是许多人错愕的说法。 他所损失的其实就不是钱,是面子。 那他为何又要求意思意思的钱? 5万元?什么意思? 我很想知道,本地新谣界人士因为靠推广新谣而发达,结果买楼买车娶小三的神话有出现过吗? 因为参与新谣活动而长期节衣缩食,人前强颜欢笑,人后缝衣补鞋的事有可能会出现吗? 亏了很多年的,有没有人真正出手帮忙过关心过?真的有共患难扶一把的? 看到这次门票卖得满堂红,看起来很好赚,就也要分一杯羹,那以前多年来主办活动所亏的都要算进去吗? 按照新加坡人平均寿命超过80岁来计算,新谣歌曲会继续在新加坡传唱与生存的机会是最少还有35年。 无论会否将不赔偿只登报澄清这个底线会不会出现,无论是不是会出现召开“群众大会”握手言和,这种在中国大陆极为盛行的告来告去要求赔偿肖像权使用权的讨钱文化会在新加坡再造辉煌吗? [youtube v7f8DDmMVrg nolink] […]

Clearing-of-Pet-Waste_YF6XtUCl0e1d[1]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422 今年,马林百列市镇会再度“骇世惊俗” 去年,马林百列市镇会首次“石破天惊” 让去年的大腹豪肚子再怎么能撑船再怎么大也憋不下的那口气 – http://blog.omy.sg/shihhow/archives/1985 既然马林百列市镇会再次犯错,我们要多给他们一次机会吗? 如果明年再来一次,他们会负担得起众多新加坡人吐血后大量采购的补血药开销吗?祸是他们闯的,钱当然由他们承担。 而这次又将会有多少人吐血,就必须等下个星期的出炉的每周新加坡家庭巴刹采购指数中的猪肝销量和各药房的“铁丸”的总销量才能看出来。 当然,南瓜和葡萄也能补血,所以也被列入补血佳品排行榜中,请勿错过。 至于你要问我这个采购指数要去哪里看。。。。问得好,我再帮你问问看。。。。 这种事,本来就是人为的,可是,每一次出错的“单位”的解释,都把责任推给不是人的东西。 在新加坡,过去有许多胡乱使用错误的中文的事件中,除了刚发生的不是人的网站翻译功能与翻译软件,另外一个矛头,其实都是指向印刷商,而不是翻译人员。 因为,问题的根源,其实是没有人认真的审查。 这些印刷行业,所聘请的华族员工中,中文能力多数强过英文,而每家有规模的印刷公司都一定有机会印刷全世界的文字。 那么,究竟是为什么,这些从事印刷的行业每次都能置身事外? 装傻。 薪水少的,工作起来不甘不愿,装傻。 薪水多的,工作却都丢给别人做,也装傻。 以前,任何中文书籍印刷品和音乐,无论有多么多艰涩难懂的内容,但只要内容隐约的有人歌颂共产党,就会有人被请去喝咖啡。 那个时候,推敲文字,是一种活下去的必要条件,所以,大家都很认真。 后来,把书法文字镶嵌在地铁站地面任人践踏,意味着中文字从此走上被人任意践踏的宿命。 为了减少大家的烦恼,为了不要再吐血,好!那就不要勉强了。 马林百列市镇会既然没有能力使用中文,就不要再用了,勉强,是没有幸福的。。。。 不使用中文,就不会再发生这样的糗事,一了百了。 住那里而英文又不好的,就去问英文很好的邻居,多与他们聊天交流,问题就解决了!搞定! 甘愿了吧?

20130902_132238s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416 会有人无知的捅出一个洞后,找多一些人以其他的洞来补这个洞,结果,成了无底洞,虽然那都是别人的钱。 也会有人坚持制度不能改,因为认为改了制度,会有人走漏洞; 所以,有钱人照旧能拥有车队,就因为他负担得起,也符合政府要人民负担得起的意愿。 难道这不就是典型的怕?怕什么?怕有钱人骂人比较大声? 我?不怕捅出洞,只因为我自己会补洞,所以,先破坏,后建设,拆倒重来也没关系,。 即使是这样,在补洞的过程中,或许会出现些许瑕疵与不完美; 可是,那已经够了,不完美的美,也是美。 但是,我们还是能一再修饰,把不完美的部分修整得完美无缺,这有什么难? 有漏洞的制度,也是制度。 只要有制度,我们大家都一起来帮忙补洞,怕什么? 先堵住“漏洞” 再施行一些条例 最后,上漆粉饰太平之前,表面已经完美无缺 再回头对比之前的大漏洞 – 有钱人可以买10多辆车。。。。 COE拥车证的每一种标准什么时候又自己变成多头不可撼动不可宰杀的圣牛?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414 今天早上,看到早报内容标题 – 新加坡报业控股华文报集团总编辑林任君呼吁年轻同事为华文的复兴做好准备,让早报迈向百年辉煌。 。。。。。。。。 我们如果不是年轻的,当然没什么需要准备的。 我们能做好的准备,是要如何应付多一个政府网站漫不经心搞砸的中文翻译网页。 只要有那么一天,如果政府人认真的弄好自己部门的中文网页,才能获得常年加薪,才能拿花红,那就是华文复兴的时候到了。 从过去几年的情况来看,从大家目前身边21岁以下的小辈们每天阅读华文报或定时看华语新闻的人数来看,华文复兴?他们会知道吗? 无论如何,联合晚报趁创报30周年,宣布今天开始,正式进军数码世界,用手机或平板也能看晚报,接下来大家就要静待这类全方位的多媒体进展。 同一个时间创报的联合早报,往前跳跃了多60年,则是庆祝创报90周年,为什么咧?这。。。。说来话长。。。。 只要努力,晚报以中老年读者为基础的数码世界里供网民发表意见的【民声筒】如果能成功开拓年轻人的市场(抱歉,无法加入逗号),让更年轻的一群本地人也加入发表意见,那么,复兴就有望了。 那本地的华文几时会正真正的复兴?你问我? 。。。。 那要问谁? [youtube oVWCzKMdOzA nolink] [youtube FSunmrtWZiE nolink]

30568_10151596508246063_1543908114_n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411 扛,是多音多义字,káng、gāng 基本字义 ● 扛 káng ㄎㄤˊ ◎ 用肩膀承担:~枪。 其它字义 ● 扛 gāng ㄍㄤˉ ◎ 两手举东西:力能~鼎。 其实我本来是要说 – 甘榜精神 政府人在发表爱心满满的感人肺腑的言谈中都爱提到甘榜精神,那么有什么人知道什么是甘榜?什么才是甘榜精神? 幼年的时候,我只知道 – 真正的甘榜,是下大雨淹水的时候,河沟边的厕所里的大便漂浮到我们家里。。。。 所以,我谨存的傻乎乎童年记忆,讲甘榜精神,就要谈大便。。。。 最近几年,老天爷已经给我们一再的重温甘榜精神 – 大淹水。 自从许多新设计的巴士车站忘记了车站椅子的原始功能而把它设计成表面又圆滑身体又扁细的铁条让人无法好好的坐下之后,虽然比不上地铁站那种白痴设计的只供靠不供坐的所谓椅子,但很明显的,这些椅子都是由没有甘榜精神的人设计的。 只有谨记 – 甘榜精神就是等于淹水,那么,巴士车站的椅子一定要能让人稳稳的站在上面等巴士等久久,这才是基本要求。 如果新马人贸贸然的对来自中国大陆的人说 – 甘榜精神,我可以肯定,他们一定以为我们是在说 – 扛板精神,如果他们说他们知道,那一定是鸭子听雷,因为闪电说的,鸭子都懂。。。。 也对,我们的政府人现在都缺乏两只肩膀扛起责任的勇气,一旦出了事,政府人自己先绕圈子批评其他部门的政府人。 以前,我们常说,在兵营里,出了状况,第一时间马上出手的人,通常是那些长期住甘榜的人,或者是华校生。 老英校生很讨厌这种论调,也不喜欢这样的说法,我们就是偏偏喜欢这么说,怎么样? 现在,政府人当中,没有担当的,都不是真正的华校生,所以,那种精神没有了,这是必然的趋势,也是老李估计不到的精神与灵魂的盲点。 当然,老华校生现在只能在媒体上哩哩啰啰批评,但别忘了,他们早已无权无势,谁睬他们都傻。 可是现在,英校生的民众却又转身摇身一变,变成扛起铁板的人,他们四处乱放置铁板的结果,就是让漫不经心的,眼睛只看天不看地的政府人老是踢到铁板。 好,我们就也来贯彻扛板精神,扛起重重的铁板,轻轻地放下,让政府人懂得如何再扛起铁板扛在肩膀上,作个既有分量又能两肩扛起重担的有担当的人,就别提两肋插刀下台谢罪了,那太血腥了,也再也没有傻佬会那么做了。。。。 网上找得到的新加坡“扛铁人”的照片 – 329SCE 老工兵在扛铁,工兵,是Combat Engineer,也就是我们俗称的铁桥兵,本地曾出现常识白痴把它翻译成战斗工程师,在一些国家,扫地的人也能叫作Engineer。。。。 突然明白为何越来越多政府部门出现“军师入驻”,原来是要让他们这些扛过铁的来试看看摇笔杆然后上网与多嘴的网民打笔战。。。。 原来如此。。。。

SM_07_09_2013_CJ_3_22637308_22571277_yeosl_x1raja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408 我常提到公司前方的PIE正在修路,加阔的工程现在已经进入尾声。 整个过程,我都不时的花些许的时间观察一些重点,这是职业习惯。。。。 新加坡以前在警察穿短裤的殖民地时代,是由英国人把来自印度的囚犯分配到修路的工程,所以以前许多新加坡的道路都是他们建的。 现在,新加坡开始出现穿短裤骑脚车的警察。 以前巴士车站的椅子是让人在淹水的时候站上去的。 现在,这些以前的每一样都又重新出现,没回到从前的,当然就是部长的薪金和我们组屋的价格。。。。 现在我们几乎所有的道路工程都是印度劳工一手包办,华人的司机和工程师都没碰到泥土了。 这些修路的印度劳工几乎都是有着很低的生产力,以及不懂得变通的特性,这是无法改变的,于是,新明日报出现了一种我们很少看到的: 新闻: 车弃私宅旁 电缆绕道铺 这种不懂得好好处理的小事,搞到来白做,又要再弄一次,意味着就是生产力的损失。 这也意味着,当天没有一个懂得处理事情的工头在现场解决。 我应该说什么好呢? 就只能用这句 – KAYU!

Sungai Pandan Kechil - Google Maps2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405 通过网民上载后在958Facebook网页所显示的图片,可以清楚看到金文泰那里的一个关键瓶颈。 平时不起眼,遇到大事,就栽在它那里。 图片会说话。 看Google地图,可以清楚显示这条Sungai Pandan Kechil在金文泰大牌607与613之间,有一个被收窄的中游部分。 从快速公路AYE那里流下来的暴雨,估计就是被这个横跨的大水管之前的小路给拦截,少了至少20%的旁边斜坡的空间。 所以网民Mitchell Mixue所拍摄到的,水被明显的堵住,如果少了这道小桥,611,612,613的组屋居民会没路可出,那就把它加阔加高,,最难搞的是那条大水管,但估计能马上解决一部分水淹AYE的隐忧。 看来水道是越大越好,至少弄大了之后,50年里就不会再听到那句 – 不可以接受。 不知道这样说算不算是可以被接受的建议。。。。

MY_06_09_2013_CJ_1_22615060_22614182_limtse_x1bl[1]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400 上个月,早报的报道 – 教育部明年实施新大纲 中小学将增加体育课时间(这个教育版面的网页是可以免费浏览的) 昨天,我们看到体育课的重要性与意义。 也亲眼看到学生们如何自然的接触大自然。 希望不久的将来,新加坡所有的学校都有“那样”的设施,让学生们可以在那种情况下走出学校,迎接大自然的挑战,直达巴士车站与地铁站。 什么设施? 你不知道? 请在图片里找。。。。 发生这种事,不需要靠老师校长,也不需要靠父母,更不能靠北,只能靠自己,这是多么有意义啊!

Flood at Commonwealth - YouTube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396 早上,从6点半时的CCTV看到的公司周围本来一直在下着雨的,8点过后突然变成雨势加大,夹带着巨雷响。 莫名其妙的,公司里的一组电脑跳电,其他地方的电源完全正常。 这种古怪的小跳电,很难找到毛病,但其实意味着有东西有问题,不过,反正七月已经过去了,而且是大白天,虽然没有看到太阳。 当雨势加大时,我的雨量计算很容易通过建筑物外墙冲刷进鱼缸的水量,还有横跨门前的小水沟的水量来估计。 几分钟的时间,大鱼缸的水开始满溢出来,速度非常快,估计前后可以注满超过一个鱼缸的水。 今天的雨量还好,算是通常每年几次大暴雨出现时所估计的排前5名,也不算是几年一次的特大雨。 但是,这类雨量通常就是几公里外的武吉知马会淹水的时候,很意外的,今天的新闻焦点不是武吉知马大淹水。 不到半个小时,同事汇报 – 金文泰的淹水是最严重的,已经有地方淹过轮胎,周边地区交通瘫痪,所以他们先等雨势转小才看AYE情况怎样。 讲这些话的时候,公司前面的PIE也已经出现车辆堵得死死不动的情况,所以,心想,修车的又发财了。。。。 到了下午,大量网民提供的新闻图片开始还原现场,以为属于地势较高的杜佛和国大校园区竟然会淹水。 这次又是什么原因会水沟还没淹马路就先淹?又是懒惰的清洁工人没扫落叶? 要怎么解决? 肯特岗是新加坡少有的,可以开发地下坚硬岩石层的片区。 那么,政府要不要开发地下? 开发地下蓄水池咯!很容易,只要向下挖,不就不会淹水咯! [youtube ErTRT8_EvQA nolink] [youtube _CQvYsrwfuQ nolink] [youtube 4fvDFVMrNC4 nolink] 网上最能显示淹水情况的图片之一 罪魁祸首- Sungai Pandan Kechil ? 除了那个停车场出入口,旁边还有大水管,这个是瓶颈之一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394 下午的时候,一位同事在WhatsApp发牢骚。 他说他在其中一位顾客的家时,想上厕所,于是开口问,想不到顾客不答应,一口拒绝,这是他生平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 大家都在LOL。 另外一位同事说,他以前遇到一位顾客,在他要求借厕所时断然拒绝,而且还冷冷的说 – 在去到他家之前就应该先上厕所。 大家又LOL。 另外一位同事也开口了,他说另外一位同事遇到的事最。。。。 那次,那位同事想借厕所,顾客不但马上拒绝,还很不爽的说 – 我花钱装修好厕所,就是给你这种人用的吗? 这次更多人LOL。 一位同事幽幽的说 – 总有一天,这些人会得到他们的karma的。 是的,心肠不好的人,会有报应的,这不是诅咒。。。。 是。。。。阿Q。。。。

SM_02_09_2013_CJ_1_22578899_1072383_yonghx_x1_ck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391 每年为了看足球赛,就一定会有许多不是没钱的人吵吵闹闹,不肯掏钱付费却又理直气壮的说这是他的权利。 每次大声说可以上网看免费的人,到了最后都会无声无息,乖乖的掏钱,好像每次都真的都是这样。 今年星和成功的借用政府的力量来扳回一局,让新电信的球赛内容被逼与它共享。 那还有戏唱吗? 当然有,星和使用的是比较落后的同轴电缆技术,多年前已经被人免费收看节目而没法赚到这些钱,却也没办法,就因为是技术问题。 而全球的有线电视的新条例却偏又很严格,买下播映权而付出的费用,其实也就是靠有线电视的用户群和新观众群的估计才算出来的。 新电信的mioTV因为是IPTV技术,所以连用户开机关机现在看什么频道都能监控到,也能控制它对那台机顶盒的播放,就是所谓的双向交通,用户在做什么,它不会不知道。 而星和旧一代的技术,是信号通过电缆向外广播,就不管了,也管不了,就是单程交通,用户要弄什么,它都阻止不了。 多年来,森林商业中心一直有人引进中国的各类解码器,接上电缆,就能顺利的把信号直接播送出来,反干扰技术是每隔一段时间就调整,只要有线电视的反非法的干扰信号有什么改变,他们就换上新的“程序”,那些升级了之后的机顶盒,照样什么频道都能看够本。 这种问题已经被公开超过10年,媒体也报道过几次,人也捉了一轮又一轮,就是解决不了。 现在这个问题被闹大,而在法律上,售卖与使用这些非法配备的人都是犯法的,所以介入调查上门捉人的就包括警察。 会有人天真的以为一山还有一山高,警察是捉不到的,其实不是。 新的技术即使是还没上门捉人,也已经把信号弄成每一台机顶盒都必须事先注册才能接收到信号。 如果星和来不及做好,提供内容的公司迟早会说它有绝对的权利中止让星和转播。 做好心的MDA又要跟着忙得团团转咯!半夜又不能睡必须跟着警察到处去敲门捉人咯! 会有人问 – 怎么可能捉得到? 傻佬!警察会告诉别人他们是如何办案,那还能叫作警察? 看戏咯!

1006062_568088003249783_321567952_n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388 新明日报的报道说 – 白锡熟食中心未包括消费税的碗盘清理费,将逐步从目前的208元调高至明年9月的499元,涨幅超过一倍,令摊贩大吃一惊。受访摊贩大吐苦水, 打算调高食物饮料价格。 是不是?又是政府自己先抬高物价! 我们必须提出质疑,要有关部门负责处理这类碗盘清理费投标的人公开数据,来证明他们一定需要收取这样的费用。 君子坦荡荡,我们愿意相信君子,但谁会是君子? 如果证明以后小贩中心都要求顾客们自己放回碗盘,却依旧必须让每个摊位每个月付出半个员工的薪水才能提供这样的服务给小贩,那就有问题。 厚着脸皮说一下,我们这些人常说有些事不对劲,是没用计算机按的,是在几秒内通过大脑换算出大概的可能性。 如果有人问我问题出在哪里,我会直接的说 – 499元(应该算534元,还假假用GST来掩饰价格),等于是每个摊位自己雇用一个部分时间制的帮手的薪水。 那也就是,如果有50个摊位,都付出499元,按照最低的生产力计算,其实是每个摊位都站着一个专收碗盘的人。 如果有50个人一字排开站在一旁随时收碗盘,鸟会飞得比他们快? 一个负责整个小贩中心的承包商当然不需要聘请那么多人,也请不到那么多人。 但如果调高的价钱是把专收碗盘的薪资大幅度调高来吸引更多人加入这个行业,解决人手短缺,让小贩收入增加,那就值得。 但是,大家都有眼睛看到,每次都是10个人左右来应付整个小贩中心,那么究竟一个人头他们承包商收了多少钱? 而如果承包商缺人,有些天没有提供足够的人手,谁来监督?有没有被扣钱? 我们已经给NEA用了多少年来证明他们办不到? 失败的制度怎么能坚持搞下去? 而且现在还搞到要让许多人撕破脸不肯归还碗盘,是要让社会更加不安宁吗? 以后,如果政府再出手,会如何惩罚不肯归还碗盘的死硬派?让他家断电断水一个星期? 每一种外包与支援的概念,是建立在规模效益,承包商专注在特定的领域,然后投资配备,资源共享,降低成本,提高生产力。 而外包系统中,应该保留一部分的红利,奖赏达到或超出预期目标的承包商。 而且,必须有扣分和罚款制度,或付款的百分比中保留一定的费用,来惩戒犯错或不达标的外包承包商,而且是每个月严格执行。 也就是说,赏罚分明,才是真正有效的制度与系统。 但是,从过去发生的种种事件当中,我看不到有赏罚制度,只听到不断的有人以猜疑的说法说这些承包商很好赚,多收的钱只进老板的口袋。 外包制度的原则一定是比自己进行更有效率也必须更便宜。 这种所谓的必须是没得商量的,如果更昂贵,为何不让小贩自己做? 一些小贩本来没什么生意,得过且过,勉强度日,为何强制所有的小贩一定要交费用?如果不分而治之,针对不同利润的食物与小贩的收入来拟定一种合理的收费与合作制度,那与打抢有什么分别? 为何以前一些比较清闲的小贩帮别摊收拾的场面不再? 如果有“英英没代志”的小贩说要帮邻摊收碗盘,可以让他们也有机会赚取收入吗?为什么不行? 如果政府人自己不懂得做生意,就不要强出头,把钱送给那些与政府人关系很好能得标的承包商,却一直无法解决问题,现在还搬出硬要人们自动归还碗盘的最终解决方法,他们究竟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我们很少看到一直失败的生意竟然能一直靠政府撑下去,一不行就开口加价,这样的无本生意要哪里找? 我只能劝告不懂得做生意的NEA – 没有那么大的头,就不要戴那么大的帽! 厉害就好,不要假厉害! 不懂得收拾桌子就赖客人,滚一边去,还敢伸手要钱? 不会做,就让林北做!

small hole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385 下午,准备把两条五米长的4寸四方铁管加到仓库的货架上,当作额外的一层。 原本搁在货架上方的铁管切割好后,开始下降到下层,准备“塞进去”。 哪里知道出现问题了。 原本的货架根本就没法让这两条巨无霸进去,无论怎么倾斜都不够宽。 扛到手软的两个人只好把铁管靠在一处,想办法解决。 我看到货仓的墙壁的角落,知道这个地方后面有空间,只要能伸出去。 于是,因为手软,懒得拿锯子,就拿起一个大锤,就是那种能敲倒墙壁的那种巨锤,在墙壁的角落敲出一个洞。 然后把另外一边也敲破,形成一个能容纳4寸铁管斜插的洞。 这是干墙,所以能敲破,而且我自己本来就会补和油漆还原,所以完全不犹豫,1分钟搞定。 回到货仓,把管子插进洞伸出去几尺,再摆正管子,可以了,再一条,也可以了,搞定! 对这位在帮忙的中国籍同事说 – 这就是你们共产党的“先破坏,后建设”! 同事一愣,然后傻笑。 新加坡人应该不太听得懂这句话。。。。 其实,我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也联想到晚报的Facebook的网民为了一些事,把网民集体编辑的《出气筒》专题弄得大家紧张兮兮,刚好在8月31日结束,晚报9月会另作安排,不知道会不会保留原本的架构,但作乱的网民还真的像是开了一列先破坏后建设的末班车,以后要如何相处?甘愿了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