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达人
科技生活 生活科技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965 因为觉得会有点啰嗦,所以还是必须把解释餐馆系统的“几句话“放在这里。 在饮食业,因为较特殊的运作,所以有独立的F&B餐饮业电脑系统开发出来,与其他零售业系统不同,尤其是本地自己开发的这类系统,有它的独特性。 但是,传统中餐馆的一大难,就是监控厨师使用食材方面的问题。 凡是餐馆老板本身不是厨师的,永远都会被厨师反客为主。 举例子,一块几公斤的猪肉,进货时,有单据。 可是,这大块猪肉,分为价格不一样的部位,还有处理方法不同的,然后菜色不同的,而中餐偏偏就是这么复杂,结果,利润完全不一样。 而小煮炒摊也是看人出价和调整份量,这部分又造成利润起变化。 那些有外地美女像树熊般抱着进餐馆的老酒客,分分钟钟都会被宰,焦点可以集中在单独一道菜,当他酒一喝多了,餐馆就对准菜头一刀切下。 餐馆一知道来者是游客,马上自己调整价格,这样的手法,遍布新马,比如去到黑道当道的槟城餐馆,被认出是外地人而没有当地人陪伴,一样也会被宰。 新加坡的黑餐馆都是宰游客为主,纽顿圈那类接待游客的煮炒摊,就有办法弄个35元的榴梿”榨果汁”给日本客人,你不得不佩服他们。 如果老板不在场,而助手们都听从厨师的话,那就会有部分食材被转移出,让餐馆蒙受损失,厨师家里却餐餐大鱼大肉。 所以,一些餐馆绞尽脑汁,用电脑化来牵制厨师们的使用份量,用数字秤来得到准确的用量,然后再在收据方面配对使用量和收费。 一些情况下,比如一些餐馆所说的不同季节卖不同价格的食材,还是能被一些算法紧盯着,但不会是100%控制得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会出现人为的破坏来让这个电脑化方式受干扰,但电脑化的好处,就是1就是1,2就是2,所以骗不了人。 这个表面很讲究卫生的行业多年来的员工手脚不干净,终于在不久前在许多有名望的大厨师因为收取贿金而真正公诸于世,谁才是好人?他们当然不是。 来到重点,陈福记的电脑点菜系统,软件开发商与硬件供应商是不同的公司,但这没什么问题。 问题在于一套使用多年不换的旧系统,终究会有能力走到尽头的一天,但要去之前,它会有典型的普通毛病,这都是预料得到的事。 当服务员接受客人的任何要求,电脑系统就有记录,无论是怎么烂的系统,客人要两碟苏东,送到客人面前时是两碟苏东,就表示没问题。 这两碟苏东,是在打印出收据时,也还是转为两碟苏东,没有所谓的变成22碟,也不可能有人为的去修改成22碟,因为不合逻辑。 就这样,数量的多寡,是由厨房的出菜时的最终改变来决定的,上了桌吃进肚,资料就不可能回头再改,因为不合逻辑。 但是,一些人所谓的退回没用过的湿纸巾,茶水,都不是厨房的材料影响的,价格也低,随便就可以乱改。 于是,当我们看到有所谓的20杯普洱茶,总价是80元,有人说那正常,我们说 – 这个人不正常。 来到关键点了 – 无论电脑系统再怎么出错,任何服务员,难道对一桌高达5800元的收据没有任何反应? 如果电脑系统真的能出这样的错,为何全新加坡多年来几万次的交易只有这家餐馆出这样的错? 经验老到的餐馆系统供应商下意识的反问就是 – 他们的员工难道完全没有查看收据对照,完全不具备警惕心吗? 这就是我要的答案,因为内行人分析问题,几秒内靠本能条件反射所捕捉到的重点,是外行人所不一定想到的。 他们内行人接触了几千家餐馆,哪一种“北灯”没看过?这家,就被贴上“他们做生意竟然做到那么狠”的感慨。 晚报Facebook一时之间涌现的花140元吃海鲜大餐很正常的说法,证明这群网军很不简单,但是,他们以为自己很厉害。 那么,指网民是键盘勇士的人,究竟是来自哪里?画公仔也不必画出肠,还要我们画出毛细孔。。。。 既然有人要狡辩,就随他去吧! 新加坡的餐馆难道就只有那一家? 可怜的新明日报和联合晚报,白白的让对方打了免费广告 为了纪念这场乱七八糟的事,我勉强宣布,明天大家都不必上班不必上学,抗议新加坡这类海鲜餐馆常漫天要价,不相信的话,你就是傻的。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962 在新加坡,或者说新马一带,本来就有许多行业有让人“有话讲”的背景。 有些可以变成真正的发迹“野史”,生活经验丰富的老人家们会有许多这类故事,说也说不完。 我们自己本身比较熟悉的新一代说法,就是遇到黑店。 黑店不一定到处都有,但不少。 黑店一多,这个社会就变成黑社会。。。。 可是,我不能乱说成所有的店都是黑店,那就是一竹竿打翻一船人。 偏偏有我说的那类网民 – 又是不好好阅读我浅白的留言,说我说的那句 – 谁说新加坡没有黑社会?修车的,卖煮炒的都有他们的影子,“有人”就受不了,回应说 – @tech,什么是黑社会?修车和卖煮炒的就有黑社会分子吗?你是遇到流氓吧?有礼走天下,你不好一竹竿打反整船人,还有人like??? 结果,莫名其妙的就有20个人like给他看。。。。 本来没什么留意昨天火爆的餐馆缺乏菜头的新闻,但刚才重新看时,发现那家餐馆的老板一口气说了许多话,然后,自己为自己喝彩 – 按赞,真的是。。。。 最后,他竟然谢谢一些网民的支持,还把名字列出。 这样的举动,让我好奇了,因为 – 都不正常。 再仔细看所有的网民留言,明显看到有网军的存在,义无反顾的支持餐馆,好像很讲义气。 为了了解这些网军,就随意挑了一个自称是会计师的网民去看她的FB。 很不幸的,她的网页有许多那家餐馆的相关内容,这,不用我多说了吧? 在新加坡的法律下,一家为产品促销而举办幸运抽奖游戏的公司,雇员和他们的家属都不能参加,这个道理大家都或多或少懂的吧?当然,最后谁知道谁是谁,你会知道? 就因为当年我的工作是曾安装过餐馆电脑系统,所以,餐馆行业的许多“基础结构”早已经知道,因此,这次说员工不小心输错内容,收据从5000多元一降再降,降到3000多元。。。。我不信。 你信不信? 那个会计师问 – 这里是不是大多数人都认为20个大人去吃海鲜,无论如何都不会,也不应该吃到超过3千元的, 请举手!! 然后,她自己为自己的留言按赞。。。。 餐馆老板在那里发牢骚,说以后不要再在晚报打广告了。 美食专栏作家留言要他解释一些“疑点”,他就偏不说。 真服了他们,把晚报FB炒得热热闹闹的,然后网军们一个个说晚报FB的网民都这个那个,说不要再来了! 很有趣,FB还可以这样玩的? 一小撮人竟然以为靠自己就能左右新闻媒体的网站内容? 当然,政党的支持者也本来就爱在新媒体呼朋引类,但餐馆也有这样的玩法,还真的让我大开眼界。 温馨提醒,在新加坡,凡是把店开得堂皇大气做游客生意的,如果从不缺乏菜头,那一定是他们自己常吃草。。。。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960 这是一个新的Facebook Page,主要是为了方便一直在使用Facebook的网民 Facebook page – Our Healthcare Costs 我们的医疗费用 – http://www.facebook.com/OurHealthcareCosts 真正能整理资料的网站需要时间和多一些资料才能做出来。 而还有另外一个论坛可以辅助,适合需要匿名的网民使用。 狮城乐园 » Our Healthcare Costs 我们的医疗费用 http://www.ehome.com.sg/discuz/forumdisplay.php?fid=164 大家尽量呼朋唤友,用中文英文把资料丢到这些地方,让我们参考越多资料越好。 数据会说话 越多数据,就越能分析出更多。 比如 – 网友们即使是自己自己上网说自己患上骨痛溢血热症,自己居住的地方或去过的地方,而同时有其他人在同一天内回复说自己也住那一带或去过同一地点,也是同个时候患上骨痛溢血热症,那么,这类比官方数据更快透露特殊病情的情况能让网友们自己能马上行动,无论消息是否过了几天后才正式由政府确认,网民们都能自己提早透露消息而能及早做好准备。 另外一种,多年来,吃东西泻肚子的小事,其实是一些人去某个地点食物中毒,惟有通过手机发送消息到社交媒体网站,我们才能知道是不是有其他人也同样泻肚子,就能做到信息快而准。 不啰嗦了,这种通过自己传递正确最新信息的方法,才是上网真正的意义,信不信由你。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957 不是人的东西,政府很合作 与人相关的事,政府就说我们不合作 已经实现的有 – 政府全数采纳改善动物福利建议 不可能的会有 – 政府全数采纳本地理工生与同龄初院生同等公共交通费用的建议 不可能的也有 – 政府全数采纳本地小型货车与重型货车巴士分属不同COE的建议 不可能的还有 – 政府完全采纳科技达人说巴士车站应该做到不让人上下车被淋雨的基本要求 不可能的还有 – 政府全数采纳科技达人说政府部门应该恢复公务员每星期工作6天的灵活工作安排 不可能的也还有 – 政府全盘接受民众认为本身拥有私人房屋的居民不应该被允许买组屋又找借口出租 更加不可能的有 – 政府完全同意即将读大学的本地大学生看不懂科技达人Blog的中文内容就不能上大学 如果你以为以上的不可能之中有些可能会可能,那就可能会不可能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954 我常带不爽与不屑的口吻说前总理无缘无故的随着别人说新加坡人怕输。 所谓的拿话来讲,这就是典型中的典型。 我们说话评论一些事,通常都是靠个人的感觉来说,在与几个朋友间的聊天中,这很常见。 可是,任何上媒体的大块头课题或批判式的贴标签说法,就必须起码要有根有据,让人信服。 许多人家以为的事,都是没有根据的,因为都是主观和个人很有限的接触所造成的。 像我们这类每天有大量的数据来分析的人,我们本来看待许多事的结论,又常被其他例子直接推翻。 所以,我们有一个习惯性的说法和反问投诉或下结论的对方 – 很多吗?都是这样吗? 所以,当叶鹏飞的《新加坡人缘何“丑陋”?》文章拿一个半夜两点打电话投诉的例子当例子时,我们需要想到的,是 1。这个投诉的人,是第一次“受害”吗? 2。或者是他长期被乱撒尿的坏邻居困扰,等待新证据出现,当场取证,不要消灭证据? 3。这个人精神异常? 当然,转告这件事的那个“半官方官员”,自己一定是在十分不爽的情况下发出这个牢骚。 吴嘉禾-早报漫画(2013-04-06) 而如果我们亲身在雨天时在许多可怕的组屋电梯门口的斜坡和铺地砖的电梯大厅脚滑差点摔跤,不是我们狡猾,而是铺地砖的人不专业。 难道他们自己本身没有任何基本常识,在雨天的时候这些溜滑的地面能杀人吗? 难道有许多老人摔一跤后不久就健康受影响的例子不够多也没听过吗? 有这样的基本常识的人对危险的地砖不满,会需要转身拿藤条鞭自己的小孩怪他走路不长眼睛吗? 市镇会拿居民的钱来办事,这类维修相关的事项要他们处理好,预防后患,如果我们主动举例投诉,就会显得我们心态丑陋无理取闹吗? 之前还有那些可怕的例子,是官员说新加坡驻印尼的大使馆接到许多无理的要求,包括提供一些包裹服务,甚至说有嫖妓不付钱的。 这些例子常有吗?多吗?这些人都一再的惹事生非吗?本地也有吗?以前有吗? 答案其实非常明显,这些提出古怪的要求的人,行为举止很不正常,俗称 – 笑的 拿笑的人的例子,来当作反面教材,这样的做法,也是笑的。 很会察言观色的警察说5月1日的芳林公园可以不必申请这个那个,没问题; 而管理花草树木的公园局,不知道下雨天哪棵树会倒,却偏偏就说外国人不可以去参与活动,要不然需要申请准证,我们能说这些乱担心的管树木的就是丑陋的新加坡官员吗? 还是他们心地好,怕外国人在芳林公园看热闹后不懂得搭车回家? 我们可以接受说丑陋的新加坡人在地铁不让座,虽然在地铁里有一半的人不是新加坡人。 我们也可以接受说丑陋的新加坡人拿纸巾乱霸位,虽然霸位的人群中有许多不是新加坡男人。 我们也可以接受说丑陋的新加坡人排队领免费或特价的物品,虽然人群中也有许多不是新加坡人。 但是,半夜两点不睡觉又准准门口被洒尿还让他闻到又碰巧他拨电话的对象有接电话,那表示什么? 很多吗?常发生吗?到处都是这样丑陋的新加坡怪人吗? 政府人不是自己本来就爱说特殊的例子吗? 就连乌敏岛都被他们当作无民岛,任何人路过住过都要向他们还钱就对了,之前的文件好像是电脑印错,大家都没错,都是误会。 这些办事变通得变来变去,转得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官员,是丑陋的新加坡官员吗? 那么,选择性的拿特殊的怪异的半夜不自己帮市理会洗地冲尿的例子来讲,意义什么? 你问我?我问谁?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942 有水气的地方,就有蚊虫 有蚊虫的地方,就有蜘蛛和壁虎 有蜘蛛和壁虎的地方,蚊虫就自然较少 公司周围的环境有分大自然的和不自然的工业楼宇内部的 所以,有不同种类的蜘蛛分布在不同的环境 可以明显找到的蜘蛛有3大类,其中一类无法织出漂亮的网的数量最大 那些不好好织网的种,是随便的乱喷网,抓得到蚊虫,能吃就好,所以数量多繁殖快 而在户外的蜘蛛网,往往都很完整,数量却少 从蜘蛛网的修复速度,可以辨认出蜘蛛的年龄 越老的,体型越大的,网就越完美,看似更耐风雨 但是,所有的蜘蛛网都无法抵抗暴风雨,所以要一再修复 蜘蛛网都是半夜修复的,和人类半夜才上网的情况类似,所以,人类是学蜘蛛的 有个传奇故事 – 英国著名的威灵顿将军吃了败仗,落荒而逃。在一农舍的草堆上,见到一只在风雨中的蜘蛛不畏风雨,终于结了网。威灵顿深受激励,重整旗鼓,终于在滑铁卢战中打败了对手拿破仑 这种是典型的说激励故事的桥段,听听就好 一个人不成功,说什么都没用 一个人成功了,乱说一通别人也不得不信 反正我这个瓜也没什么成功被人家咬的故事给铁齿看,就放蜘蛛网的照片让铁齿顿悟吧! 但是用手机无法拍到透明的蜘蛛网,所以就要喷些水雾来让水珠留在网上,才能看到网的美 这是水沟边的品种,在木瓜树和鸟巢蕨之间,我没喷水 后来,这张完美的、可以困住整个人的超大网消失了,蜘蛛美人不知何处去 在鲤鱼池上常有蚊虫,另一品种选这里做生意,政府不会赶来收租金 开始有经验了 还不熟练,又不美 为了不再让网轻易的被人弄破,我鸡婆的用铜线弄了个电线网来保护它 那天,出现的又一个完美 又是完美的早上,看似长触须品种的这类蜘蛛大家应该很少见到 风雨一来,还是完蛋 半夜无人之后才连夜赶工,完成的作品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939 我在2009年9月26日写的 – LTA如何救别人的命? – 里头已经提到相关的新闻 – 女童被撞引发争议 行人灯转绿车子禁转弯? 16/09/2009 和 绿人亮起时 车辆不该右转? 2012年4月3日,盛港发生妇女被右转巴士撞倒碾过拖行的致命意外,因为有被其他车辆拍下影片,更加令人震撼。 2012年4月5日,我觉得应该说 – LTA – 请改成行人绿灯时车辆不可转弯吧! 没过几天,在2012年4月10日说 – 这次,巴士左转撞倒小孩 – 说的是左转 2013年1月29日说 – 那两位不幸丧命的小男孩 – 说的也是左转 昨天早上,2013年4月24日,金文泰又发生巴士转左碾过中年妇女的事件 – 说的也又是左转 无论是之前右转的或者这些左转的致命交通意外,共同点都是司机明显犯错。 这不是盲点的问题,是车辆没在行人道前停下等待。 因为长得老,走的路比少年人多,我本身也有多次被司机擦撞过,知道这些鬼遮眼的司机根本就是当行人是透明的。 同样的,也有行人是在半梦半醒,或者是拿手机看Facebook的情况下过路,当车辆是透明的。 但这几起致命意外无论怎么争辩,行人不可能有错,因为巴士司机根本就连看都不看的,在行人道前没有停下,就直接驶过。 我们知道,凡是比较专业的呼吁开车要小心的重点,都是要司机清醒,有必要时务必停下,再看看,然后才踏油门。 但是,一个人出现疲劳驾驶时,他会完全不理会任何物体,在眼睛没有知觉的情况下让车子继续移动。 因为我研发汽车黑箱功能时不断收集资料,看到的许多例子证明,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一种方法和科技产品能随时的阻止司机失神,也来不及。 必须一再强调的,是让行人警惕那些出现不正常行为的司机。 比如斑马线也一样,我们必须有一个基本的认识,任何车辆,必须在行人道停止线前完全停下后,行人才应该跨到车道上。 可是,左转或右转的交通灯系统却无法让行人能避过危险,因为当绿灯出现时,是绝对没有车辆的,行人开始走了几步,车辆才贴近; 这个时候,就是所有致命交通意外的共同点 – 即使行人发现司机不停下,他根本来不及反应,因为他已经在车辆的撞击范围内! 而我们必须清楚知道,近年来,所有的新轿车,尤其是欧洲大型车,起步的爆发力惊人,猛冲的速度,比起旧车的速度还要快一倍以上。 唯一!就是说我们能做的唯一方法,就是不要管交通灯变得更慢塞得更严重,一律禁止转弯的车辆与行人一起绿灯同步放行。 不要一直说行人自己应该要小心,看看那些外地人、小孩、老人和脚车乱过马路的场面,唯有让车辆等待,无论有没有行人,等多10几秒,转弯的红灯转绿,才允许弯左和弯右,降低风险。 行人同样的也要提高警惕,不要一面走却一面低头看手机上网玩游戏,不要分心用手机讲话不看路。 凡是可以降低风险的,就要试看看效果。 不要什么都没试,就一直在那里啰嗦,说会交通大阻塞。 那么急做什么?赶去哪里?奈何桥?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937 因为晚报FB网友提到一件事而查了旧资料 – 本地歌手岳雷几年前也是因患癌,卖掉本地的房子,到马来西亚养病,后来病逝在马六甲。 而娱乐圈还有没有其他较不宣扬的人因为负担不起昂贵的医药费而选择到其他国家养病的?不知道。 这类娱乐圈的人,情况就和普通的许多散工一样,年轻时享受荣华富贵,患病时年老时无路可退。 黄文永已经是新加坡人,他是否是新传媒全职员工,有个问号,因为媒体报道中,透露了他本身后悔没有买健康保险。 如果他是公司雇员,照理新传媒有员工保险可以承担这类医药费的部分,而其他部分是由CPF承担。 除非他就是合约制员工,什么福利都没有的那种,公司什么都不必理的那种。 新加坡的失业率近年来离奇的变得很低,其实政府一直避而不谈数目增加的合约制员工让许多人过着没有保障的朝不保夕不安稳的日子。 无论怎么解释,这其中一定有无法让黄文永所负担不起的开销,尤其是媒体报道说他后来才知道患癌而不是胃炎。 他对医药费的担忧的言论,时间点是否就是当他知道癌症疗程与药物的开销后才开始筹划到外地进行疗养的? 卫生部对本地人的医药津贴究竟是有多少?我们人人都会有机会花负担得起的医药费吗? 其实经常都有人在新媒体上详细的说自己或家人染什么病住院多少天接下来吃多少天的药,然后总医药费是多少。 这些住院1个星期的典型例子,都是需要病人在入院前找几千元现金才能住得进去。 如果筹不到钱呢?如果连大耳窿也不肯借呢?如果亲朋好友都刚好出国旅行呢? 这才是真正困扰许多民众的棘手问题。 我们从来都不知道那些紧急的情况下筹钱的病人如果无法借到钱进行紧急手术后应该怎么办,把他丢在医院门口吗? 而许多中等收入的人患癌后倾家荡产,或老年人耗光CPF可以动用的部分,却还必须再找钱继续医病的例子多不胜数。 报章上每当有人说自己负担不起医药费,就会有冷冰冰的那句回复 – 请找医院里的社工们协助,我们会尽量帮有困难的人士解决。 更多人碰到的例子,是患癌的病人去世后多年,他们家人还在分期摊还欠下的庞大医药费,比如一些十几万元的。 他们的家人,绝对经受不起第2个家庭成员又病倒,如果是收入超过两三千元的,没有资格要求经济援助,只能靠自己。 整个家庭,没有欢笑,没有额外的能力,过着清贫的苦日子,直到医药费清还,这样的日子谁能想象? 所以,一些重症患者思路太清晰,知道医药开销会拖垮全家人,所以,才会有发生坐轮椅的老病人有力气爬上组屋走廊然后跳下。 这些多年来网民透露的真实的事,媒体不是都全面报道,除非具有增加报纸销路的特殊背景。 最为讽刺的,是这些寿命已被医生断定为只剩几个月的末期病患,CPF里通常还有钱,有些是剩很多,足够偿还而无需借钱,但政府说不行。 命都快没了,CPF动不得,如果身边只有幼小或孤僻没人可以帮,这些瘫在疗养院病床上戴氧气罩的重症患者去哪里找钱还医药费? 这些CPF里的钱,究竟被强制保留是供什么用途的?有什么意义? 答案应该是 – 等他去世后,给医院拿回他们该拿的钱。 我建议政府设一个隶属于政府的公开网站,让人们无需担心,自己填上一个被隐藏的身份证和联络方式,然后填上自己会被公开的医药费,如什么时间住哪一间医院,患上的疾病,药物名称,账单照片,总住院开销,及出院后的后期复诊开销。 相信我,这样的网站,能清楚列出许多惊人的大量费用数据,会有连政府自己也不会知道的数据。 但请相信我,政府应该不敢设立这样的网站。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934 10多20年前开始,新加坡的组屋区开始出现“巴刹骂滥”,也就是夜市。 没有人解释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为何开始出现在路边,而不是附近有演大戏或歌台。 卖饮食卖吃的因为没有很方便的自来水可以使用,没有人知道东西肮脏了怎么解决。 多年以后,这些夜市出现的频率多得惊人,此起彼伏,这里结束了另外一边又搭起。 现在,最常见的情况是 – 它们卖的手机配件,比邻里商店更多选择,价格更优惠。 许多对它造成环境及卫生的不满的投诉,都有人能把它“消化掉”,不了了之。 后来,才有人证实,这些抢邻里商店的生意的夜市,是居民委员会为了筹办活动经费而主办的。 而原来在台湾和中国等地,居民委员会也是用夜市来赚取活动经费的,也就是说,新加坡好像是在“学习”他人。 许多时候,邻里商店被这些打游击战的搭棚大军严重影响了收入。 这些商店,都是向政府花钱租下昂贵的店面,营业时间到晚上8、9点,而6点过后出现的人潮,是他们的主要生意来源。 但是,夜市也是6点开始就卖东西,有些更早就在卖,连白天也卖。 这公平吗? 许多组屋区的邻里中心各商店被夜市团团围困,根本无计可施,只能抱怨。 在情在理,我说过 – HDB作为一个收取租金的业主,却对租户的生死存亡不闻不问。 这样冷血的只收钱不讲感情的做法,它们的心肝是左派?右派?还是西北派? 政府现在让居委会聘请经理,一年也要花起码3万元来搞定这个经理,然后,如果需要其他人手呢? 我们问 – 钱从哪里来? 没钱就要举办更多能赚钱的活动,抢邻里商店每一种能赚钱的生意? 要不然,钱,难道会从天上掉下来? 居委会成立的宗旨是什么?难道是要让别人对它比中指的?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931 我认为,我要谈的RC问题,很可能是一种隐形的政治话题。 爱搞政治的和参与政治的,是不一样的意思。 我说过,我不谈政治话题,因为我会说不过人家,尤其是爱搞政治的人家,最厉害的,是嘴。 我最厉害的不是我那张嘴巴,所以,我绝对不想谈政治。 新加坡的联络所,是人协管理的。 组屋区的公民咨询委员会,也是人协管理的。 居民委员会,也是人协管理的。 人协,是PAP与人民接触的渠道。 而我们已经完全证实了,所有人协管理的组织,参与的人士再也没有机会不肯加入PAP。 就是说,如果一个人热心的想为住家附近的邻居们服务,他不可以完全不参与PAP的活动。 新加坡目前的组屋单位有一百万间。 而这500多个RC“突然”花钱聘请经理来从事类似向居民收取杂费的市镇理事会的杂项工作。 这种没有效率的工作性质重叠行为,有点不正常。 市镇会究竟是干什么的? RC真的会忙到需要一个经理来帮忙解决那么多问题? 那么为何我问遍了那么多人,许多人超过10年没看过自己的议员,屋子内常有人却只看过RC丢信在门口也不敲门? 按照科技达人的模糊逻辑推理,情况可能是: 一百万除以572,等于一个经理管理约1800个组屋单位,这意味着,他负责看守1~3个投票箱的居民。 有错吗?你怎么知道? 而早报记者报道内容里的那段 – 本报向人协询问有关引进居委会经理的长远计划,以及居委会角色的改变,但迟迟没有获得答复。更加不寻常。 最古怪的还有 – 人协规定,只要有N水准的最低资格及懂得基本电脑操作,就可以申请成为居委会经理。据了解,全职经理的薪金大概介于1400元至2000元。 RC真的能代表居民说话?真的会比较了解民意?真的可以挽救PAP不断下滑的选票? 为什么不要聘请一位清洁工友,给他2000元,早上傍晚上下班前后去外面扫地,其他的时间在冷气室里使用电脑当经理,这样不就省钱? 我的问题是 – 这种经理职务所花的钱,钱从哪里来? 572个居委会 * $1400 (假设都拿最低薪)*12 = $9,609,600 = 1年要花1千万元! 希望有高官出面解释一下。 我觉得很不舒服。。。。 因为。。。。晕。。。。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927 其实Facebook本身有许多为人诟病的功能从来没有改善过。 单纯的那个“like”,在中文版里的翻译,就是“赞”。 于是,问题出现了。 无论是正面或负面的消息出现在Facebook时,关注它的人,为了表示自己看到了,就只能按赞。 这种没有其他选择的点击,其实根本就是一个不应该出现的怪异坚持。 这个不算是软件特色,因为它毕竟就是设计得不对劲的。 就如Facebook从不回答任何问题一样,这种几万人呼吁要求改变的功能,还是保留着。 没有人知道究竟是什么困难会这样难倒Facebook的程序编写员。 后来,连Youtube也有样学样用like。 许多网民,常会因为看到别人按赞而生气,一些人看起来为此而暴怒。 还有一些人会紧急呼吁“大家别按赞”,其实,他们自己误会了这个like的真正的“我已参与”的用意。 就像今天,有网友看到黄文永逝世的消息的like数量超过90个时,生气的说 – 都不知道这90+ 的人like什么屁 不到一个小时,按like的数量仍然增加到超过140 睬他都傻 何必呢?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924 政府决定在年中的学校假期的最后一个星期开始试验提早搭地铁到中央商业区的计划。 我不需要凑热闹的也骂政府偏心还是说不公平,因为这已经是许多人的看法。 因为地点和时间的关系,我们只能说这个计划应该可能是要让许多公务员参与,还有许多的白领阶级也可以考虑提早出门。 但是,因为中央商业区有许多大厦是使用中央冷气系统,所以有些建筑还是会限定开门的时间,人们也不可能提早闷在公司里流汗。 根据这几万个有可能提早到场的人所可能带来的资源消耗来说,提早开冷气浪费更多能源的事无需多谈,因为那是必然的。 先不要打乱焦点,把注意力放在地铁列车因这一部分避开高峰的所带来的人数减少的可能好处。 海峡时报照片显示,星期三下大雨时,地铁站出现更汹涌的人潮 政府拥有许多数据,这些数据能让他们估算出哪一些地点和哪一类群体会有稳定的乘车时间; 少了这些人在高峰时段挤车,会让更多无法改变工作时间的人能挤得上,所以政府心中有数。 现在政府眼睛眨都不眨,一千万元掏出来,马上行动,一定有他们认为有理由的理由,无论你接不接受。 一年后,或者,1千万元提早被用完后,我们就可以看有什么可以让人“兴奋”的数据。 其实,我还是要说以前说过的 – 政府机构应该恢复每个星期工作6天的制度。 为什么是政府机构呢? 因为政府机构本身有特定的职务,无需依赖顾客来维持收入,他们永远都有工作需要做,除非 – 没有政府。 当这些不同类不同地区的公务员把工作时间加以分散,他们本身就在一定程度上缓解高峰期的交通流量。 而许多政府机构的供应商和承包商也会跟着调整他们的工作时间,比高峰时间更早出门,比高峰时间更早下班。 而星期六是一个可以采取灵活工作时间的特定日子,不同员工也可以轮休,就像许多私人公司的做法那样。 而这估计会影响许多零售业的经营方式和营业时间,他们能聘请到的各行各业员工也会起变化。 而8点上班,4点下班,会使得许多吃下午点心而过胖的人不再吃甜点,这也会影响一些饮食业和运动业经营方式。 职业妇女每次5点下班就从办公室冲向车站搭车然后冲向托儿所然后冲回家煮饭的紧张生活方式也会得到改善,让她们比较从容,养儿育女的压力会得到缓解。 越紧张的生活,身体也就越不健康,这是一定的。 我们不必把与增加与家人相处的时间理想挂在嘴边,因为现在看来,人们是花越来越多的时间在公共交通上与别的烦躁不安的人们一起增加相处的时间。 当年,应该是李总理提倡5天工作制度的吧? 多年来,所有的数据显示,5天工作制度没有改善许多现象,包括未婚人数持续增加,生育率持续下跌,离婚率依旧增加,所以,一个星期休息两天没有好处。 现在新加坡的Y世代和Z世代的年轻人,一听到应聘的工作一个星期工作需要超过5天,就不接受,完全没得商量,这是制度的后遗症。 这种后遗症,连带使许多行业倾向于聘请愿意一个星期工作7天的中国籍外劳,这是问题所在。 所以,改变5天工作制度,会对交通业起重大的影响,瓶颈就会改变,而政府根本无须拿出1千万元。 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921 不久前,看到新媒体有人说要向劳苦功高的外劳致敬,老实说,我。。。。无话可说。 然后,早报读者开始写信感谢 – 《向组屋垃圾槽工人致敬》 再然后,今天竟然刊登 – 《也谈向清洁工人致敬》,把这种感激他人的心理,说成是华人的传统美德? 其实,地球人都是天生的会感谢他人,不只是华族,这只是人类的正常社交礼仪。 而这类媒体上呼吁感激外劳的内容不断重复出现了一段日子,我觉得,够了吧? 要不要我们大家集体来一次流出真眼泪痛哭流涕的跪下感激,然后五体投地? 家教,不是在媒体上呼吁的,家教,就是老一辈的在家里教导年轻一辈的,才叫做家教。 新加坡华校生,包括草根一派的,通常不会在口头上对人家表现出极度的热情与感激,拥抱也是被看成是吃“刚当”和西方教的人常做的。 这类“冷漠”的遗传因子也“传染”到我,算是不幸中之大幸吗? 错!我是从小开始就一直在帮人,所以我不觉得帮别人有什么特别。 把应该做的平常事当作大事,就都是平时不做事的,这是真理。 但我发现,书读得越多,越懂得各类表示感激的表达方法。 许多民众,平时不吭一声,大选时,还是投票给PAP,吓得冒冷汗的PAP议员感恩到~~~大选后就忘了他们的存在。 这些议员,书都读得非常多。 简单的成语有饮水思源,饮水不忘掘井人,复杂的有忘恩负义、过桥抽板、过河拆桥。。。。娶了老婆忘了娘。。。。 低调其实不是错,老李对沉默的华校生的评价很高,但也就只是那句 – 静静的在新航班机上阅读早报。 在新加坡的中国侨民,在过去,在人们单纯的以为他们很单纯时,时不时的在早报发表了许多对新加坡歌颂与感激的文章。 我们楼下的花儿,鸟儿,热情的阳光,清洁的水和空气,不会堵上半天的路,赚了钱说谢谢的小贩,都变成歌颂的对象。。。。 我是一个观看个人的任何现场演出就会起鸡皮疙瘩的怪物,看到这些差点唱起山歌说俺的家乡好的文章,鸡皮疙瘩当然此起彼伏。 谁不说俺的家乡好?递送出境。。。。 后来,媒体上政府人自己爆料,申请居留权被拒后,有人突然这么说 -为什么?我不是有写关于称赞新加坡的文章到早报,而且获刊登吗? 原来如此。 虚伪! 我本身长期混在蓝领与白领之间,去外劳宿舍的经验,我比别人多,和各种背景外劳一起工作的时间,比别人在地铁里与外劳贴身挤在一起的时间更多。 我会感激谁? 我少年时期就已经是自己单独在垃圾站找电子物品如电视机,不靠轮子工具就用尽吃奶的力搬回家修理好后卖给人,这种真正的环保经历,我去感激谁?丢垃圾的人? 当我多年的电脑再循环的实际经验对上那些口口声声说环保很重要的人时,我也不必多说什么。 但有谁看到我发表对拾纸皮拾荒的老人大呼小叫大惊小怪大惊失色大作文章? 每个月我的工作环境所清理出的纸皮载满几卡车,有谁对我大惊小怪? 只有在温室里的小花,才会被猛烈的太阳晒焦,才会在风吹雨打后瘫倒。 我认真的希望,民众不要太滥情,越滥情的人,通常是虚伪的人,这是人生经验。 政府要感激我们对他们的支持,就不要暗地里起水电费店租产业税,然后又对普通阶级最多儿女修读理工学院的昂贵车资视而不见。 你可以不接受这样的评价,但这是放诸四海皆准的人生大道理,更加会讲道理的红毛人自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如果要我感激,我也会。。。。 我。。。。谢天谢地。 [youtube mCXoJg0eCPA nolink] 温馨提醒,她的“成功”,不是因为歌颂她的祖国的。。。。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919 终于,政府出新条例,许多被隐藏与被误解的问题就能解决。 新闻说: 电信公司今后能够免费利使用建筑的一部分空间来安装移动通讯设施,以提升室内移动通讯水平,提高室内手机通讯信号覆盖率。 新的条例被收录在修改后的《建筑内资信设施行事准则》(Code of Practice for Infocommunications Facilities in Buildings,简称COPIF),5月1日生效。资信局是在经过几轮的咨询后,推出修改后的准则。我国相信是全球首个采取这类措施的国家。 目前,电信公司必须同建筑商直接洽谈,才能进入建筑去安装移动通讯设施,加强建筑内部和周围的手机通讯信号。建筑商也有权利向电信公司征收租金。 我说过,在新加坡,许多新的多层工业建筑物或较偏僻角落的工业楼宇的内部手机信号都很差,在停车场和办公室内无法收到手机信号的问题很普遍,许多到处走透透的房地产代理员与承包商也经常碰到这类麻烦。 那些出现问题的建筑物,往往在SingTel,Starhub 或M1在投诉的盲点安装小型的信号放大器之后才能解决一部分问题。 而他们往往在安装时受到刁难,因为那些建筑物的管理处往往伸手要钱。 理由是电信公司安装增强信号的配备会占用地方,而且能赚钱,所以需要每个月几千元的租金。 他们没兴趣关心租户没手机信号所带来的困扰,因为不关他们的事。 这是典型的霸王条款,电信公司虽然愿意花几千元安装配备来解决信号问题,但无法负担每年几万元的租金,因为根本不划算,也没必要。 就这样,很多地方吵吵闹闹了几年的问题,民众把矛头指向3家手机服务公司,它们能怎样? 新加坡还是有很多行业有让人厌恶的有钱也有“文化”的流氓行为,跟别人样样讲法律刁难别人,这就是其中之一。 政府没有选择,现在“横空出世”出新条例,要这些目中无人的MCST山霸王遵守新法律。 那么,住家的手机信号呢?难度就大得多,因为拒绝安装的那些私人公寓,就是怕天线塔的信号强度会致癌。 所以,他们往往强硬的要电信公司安装在其他公寓的天台,把手机信号从别处接收后转发射向他们,让别人得癌症。 就是别人死是别人的事,他的手机信号问题不能靠安装在他的天台来解决,但一定要解决,要不然要找律师告。 媒体上吵吵闹闹的那些HDB邻避问题,跟这个私人公寓暗算别人的事比起来,简直就是小蚂蚁见大鲸鱼。 有些事,知道就好,气也没用。 等,事情就会解决,船到桥头自然撞墙。 不过,新加坡政府在这方面不是笨蛋。 现在,不就让那些贪婪的MCST撞墙了?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915 911事件后,许多美国监控与保安产品厂家加大力度研发新科技。 终极目标是通过电脑科技来判断一个物体的移动,放在一边太久没人动的大物体会被留意,然后自动发出警报。 人走太快无缘无故跑动,也会警告,人的眼睛东张西望,更加会把他从人群里辨认出来然后跟随他移动镜头。 这些都是商家的理想,你出钱,他们帮你达到你理想中的梦想,让你去追防恐的梦。。。。 所以,整个地方就必须安装密密麻麻的监控摄像机,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不留盲点。 当年,本来是夕阳工业拍苍蝇的CCTV商家个个都狂捞,趁热闹新加入的也没错过稳赚的机会。 对于监控科技,我们真的能做到滴水不漏? 不可能。 但不做也得做。 在SARS之后,许多建筑物也从本来四通八达的入口处转为限制入口与出口,为人们带来许多不方便。 这些保安与人员流动监控新思维有没有改变建筑师的新建筑设计概念?我不知道。 我们的地铁列车接下来应该会再重复呼吁乘客要留意可疑的包裹。 虽然经过了几年,我们从地铁列车有位可坐,发展成很多时候无法转身,那么,任何被踢到座椅下的包裹,怎么可能看得到? 大家只要去到地铁站,可以抬头看出入口处的摄像机数目,看你能否找到不被它发现的盲点死角。 不过,现在最好别这么做,因为会被人发现你在瞄摄像机,等一下会有人上前问候你。 好人,是绝对不会抬头四处瞄摄像机躲在哪里的,所以,我不是好人。。。。 要监控,就要反监控,然后反反监控,再反反反监控,没完没了。。。。 恐怖分子的心理,应该都是别人干了也跟着干,以宣示自己的立场和存在的价值。 无论如何,美国今天发生的爆炸案,在未来的日子,还是会影响大家的一些生活 。 我们什么都不能防,老婆不能防老公瞄女人,老妈不能防孩子去纹身,职业妇女不能防女佣在冲凉房打小孩的屁股。。。。 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防车资起价。 当然,人多的地方不能不去,还是要工作还是要上学还是要吃饭的,除非到哪里去都躲在车里用铁壳保护自己。 估计接下来会有怪胎拿这类事说自己不能上班要人家送东西给他以避开危险。。。。 本地还有的真正恐怖分子是这类 2013年4月15日发生在Bugis Junction的事 [youtube Lx2vdOf18Ps nolink] [youtube mo53-kXCCoE nolink]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910 看到Facebook上有人在传这个图片 你应该会相信吧? 我去看了冲涼房里标榜100%天然的洗脸霜,那个四方标记,是黑色的。 然后,看到不同种类的牙膏,是蓝色的标记。 不相信。 上网一查,果然,原本的图片 还有人很认真的解释说: black, blue line 100% chemical red line 50% chemical 50% natural green line 100% natural 但是!结局是! False Claim – Colour of Squares on Tubes Denotes Chemical Content 台湾的一个网站更完整的解释 – 事实上软管尾部上的彩色长方形色块是定位点,一般通称电眼定位点(eye mark),是便于软管自动充填封尾机定位感应之用。 这是他们的影片,第1分49秒开始,让你看看那个颜色的定位作用。 [youtube 4_ZJW-VnuDc nolink]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905 韩国的PSY鸟人。。。。不对,人家年龄大了,别人改称他为鸟叔,新歌的Youtube正式版昨晚8点面世,半天之后,现在已经有超过1千万的点击率。 新歌算是色情动作为主,这种越来越色的风格,恰好反映了韩国的色色社会风俗,尤其是他们的娱乐圈。 这些都不关我的事,我关心的,是影片里使人家跌倒的拉椅子的恶作剧动作。 里头的其他属于舞蹈的动作多数是色情的猥琐动作,儿童这次真的不宜。 家里的小孩无论如何都别让他们学。 小孩和年青人在背后的椅子被人家拉走后坐跌在地上,问题不严重。 中年人就最好不要玩,因为会伤到脊椎和手腕,不是开玩笑的。 人老了,看不开,听歌看戏,看到娱乐歌舞片,只观察到什么会影响到健康。。。。 没有了 [youtube ASO_zypdnsQ nolink]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902 你没看错标题,我不是要说政府肯出手解决吗,我是说政府肯放手让我帮政府解决吗? 其实,我这类建议早已写过,并提供给政府,但没回应。 或许,对政府来说,它们没理由接受不赚钱的事。 我的建议是属于创新的无线电综合技术方案,但是属于能买得到的产品,不是异想天开。 新加坡的警察对脚车失窃的问题根本就是束手无策,破案率太低,低到连老是不见脚车的人都不愿意再浪费时间报案。 而这类无线电技术,也能用来追踪失踪的老人和猫狗,还有超市的手推车也能找到。 但因为是社区工程,还有因为它与ERP类似的概念而有隐私权的问题,所以,必须有政府参与。 在新加坡,其实只有我能提供一些办得到的技术,这不是自夸,而是在我完成了一个政府测试工程后才“恍然大悟”的。 科技应用,许多人只会说,但不会做。 在进行测试工程的过程中,连夸口可以做某个技术的印度公司,在iDA推荐我接洽他们后,他们自己打退堂鼓,因为怕我知道他们不行,所以只好承认他们不会。 费用的问题,安装费使用费维持费,我也知道如何拿捏,因为我不是关在象牙塔的人,这是象牙塔的人对我说的。 我曾告诉政府人,一些技术应用本来就应该推广造福新加坡人,为何没人有兴趣? 多次发生老人、自闭症失智症的家人失去踪影,警方调动几辆红车大规模搜索,这些问题,不就是问题吗? 政府人说 – 你就帮忙想看看咯! 当然,后面一句没说的,也不需要说的,就是 – 政府考虑考虑。 所以,现在我想了,说了,也曾提供了,但是,政府听到了吗? 没关系,我再“公开做秀”一次给大家看,用新媒体,到议员马炎庆先生的FB留言,顺便,到转载他内容的PAP的FB留言。 无论结果如何,我只能用这个例子告诉大家,我,有替新加坡人想办法解决问题; 但是,警察部队有吗?政府有吗? 政府会没钱做试验?怕失败? 有钱?不怕失败?那就一起做咯! 马炎庆的FB相关内容 – http://www.facebook.com/BaeyYamKeng PAP转载的相关内容 – http://www.facebook.com/pap.sg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898 在新加坡,花盆是一种很奇怪的东西,脚车也是。 奇怪在什么地方? 被排挤! 在有钱人的家,脚车,是越贵的越好。 在有钱人的家,花盆,是越多的风水就越好。 那在组屋呢? 脚车,是越贵的被偷得越早。 花盆,是数目越多就让邻居们越多困扰。 有地住宅,地,是他的,他爱做什么都行,只要没滋生蚊虫,就没烦恼。 公共组屋,屋外,都是政府的,连空气也是政府的。 所以,如果你制造过多的气味,也会被敲门,更不用说制造噪音让狗乱吠水滴到楼下会被人骂。 许多组屋,都面对半夜时听到楼上有人拖椅子,有人打球,或有人重复把玻璃弹珠或麻将倒在地上的声音。 这些我常说的话题,都一直没有答案,连专家也解释不出。 只有和尚道士牧师能解决的问题,通常不在Blog这里讨论。 或许,住在组屋的,许多都是精神衰弱的。 一些本来不是精神衰弱的,也被爱闹的一个邻居搞得楼上楼下左邻右舍集体都精神衰弱。 走廊如果空荡荡,就少了人气。 放着天天有浇水的植物,放着常被骑的脚车,这个地方,通常就是有人气,就是风水会比较好。 什么风水学都不重要,没有人的存在,风水学就是空谈。 市理会体恤居民,让居民在公共走廊放置不会阻挡轮椅或担架经过的晾衣架、沙发、脚车、花盆,甚至有些地方在走廊上不只有天公炉,地上还有土地公的位子。 但如果遇到因为不同宗教信仰或人孤僻心理也不健康的,这些东西通通成为与邻居吵架的源头。 心理不健康的人,耳朵通常被耳屎塞住,眼睛也被眼屎遮蔽,人只活在自己的世界。 遇到据理力争的,还懂得写信到媒体投诉左邻右舍的,把事情闹大的,更加让人无语问苍天。 不甘愿的居民拍照投诉到早报把小事闹大 根据经验,这样的走廊照片,显示空间够大,担架或轮椅完全不会被挡,有什么好投诉的? 这就是倒霉,遇到小心眼的邻居,就是命不好。 要不然? 这张新明日报FB刚刊登的照片显示,轮椅无法通过,担架无法顺利转弯,就“犯法”了。 [youtube PcTOoTqSJww nolink]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895 新明日报Facebook一刊登这样的图片,马上天崩地裂,网民为之一振。。。。 http://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505954136129837 新明日报的图片解释是:当你在家烧香拜拜时,要如何确保烟雾不会飘进邻居家中?蔡厝港组屋最近出现这样的告示,市镇会解释,是因为接到居民投诉,才会张贴告示提醒。 [youtube vO95oyO2fEk nolink] [youtube QYmHJF3kyjQ nolink] [youtube 9mmm-XvqEUA nolink] 其实这种通告引起反弹是必然的,因为本地居民有半数是传统的佛道教信徒,拜祭后焚烧纸品的活动是比较重点控制的,因为它的确引发许多火患,以及把公共走廊熏黑,对患有呼吸疾病的人来说,是健康的一大威胁。 可是,在民众在点香时说要注意控制烟雾飘散的去向,那简直就把平民百姓当神来看待。 如果说要解决这类早晚都各有一次的小范围烟雾问题,是有科技的方法能解决。 所谓的科技,最阳春最白痴也最耗电的方法,就是开风扇吹走烟雾。 另一种,很认真的讲,就是本地没人购买的 – 灭烟灯,就是灯泡加上负离子装置的灯。 还有,就是买负离子机。 再来还要的话,就买带负离子功能的冷气机。 这些负离子的装置一开电,烟雾很快就消失,可是,新加坡人没人安装在家中的神桌旁。 而挂在走廊的天公炉呢? 算了,就让这些看不开的人继续吵吧! 要不然你想怎么样? [youtube EfLNHQ9BoBI nolink] [youtube abnkTAq9tHs nolink]突然发现,广东歌曲有很多风……..不过,日本风更多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893 早报4月9日的一篇来自中国的本地大学生的文章让人有天地为之一震的感觉。 早报社论与言论版是由许多资深的新闻工作者把关,也是本地华社紧盯着的重要版位,任何话题都能吸引来自四面八方的讨论。 但是,为何这次早报编辑那么随便,随便得让人不知道是否不经过审核? 我常谈5C,就是前总理吴作栋发明的说法的那个5C。 前总理也把kiasu的字眼加以发扬光大,莫名其妙的把这个不受正常人承认的怕输标签贴在新加坡人的背后,从此无法摆脱。 前总理时代就是开创了我说过的什么4个M,什么3个S,什么4个D,什么乱七八糟的都能归纳为英文同一字母开头。 而前总理以前除了说过他会尽量满足大学生追求5C的愿望外; 另外一句我应该没记错的,是当年他说新加坡还可以容纳多一倍的车辆,理由是新加坡许多地区的公路如西北部也还是空荡荡的。 许多今天看来还是觉得莫名其妙的说法,只显示当年为了亲民时听信旁人自创然后乱出馊主意的祸害还继续存在。 早报的这位大学生怎么会天真的想到1965年新加坡人梦想拥有公寓,俱乐部会员证和信用卡? 整个30年的社会发展能用一行字来做为代表跨越过去? 1965年的时候许多新加坡人已经梦想进入名校?名校在哪里? 难道这位大学生是认为米是饭锅里生出来的?苹果是冰箱里长出来的? 欧债危机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什么时候我们的年轻人找工作是与欧债危机有关? 对新加坡的事没花心思搞清楚就随意写文章说梦话。 新加坡年轻人有什么梦?梦想能拿来一本正经讨论成功或失败的? 通篇是废物,我看了的感觉,直觉是一篇为了吹捧所谓的中国梦的中国政治的假文章,言之无物。 完全就是典型的穿越过去的想到就写的妄想文笔,拿目前的任何事牵扯到以前的事。 他真的知道以前新加坡马打穿短裤的吗? 这篇稿根本就应该投篮,难道就只因为称赞习近平就把它刊登出来? 为什么作者不提到1965年新加坡人搭地铁时都有位子可坐? 为什么作者不说1965年新加坡人开车的时候都不急躁乱按喇叭,也不会在开车时发送SMS? 为什么作者不顺便说1965年新加坡人钱多得往家乡送,盖祖屋修水沟修祖坟? 难道他不知道1965年的时候,新加坡人怕白色恐怖,是因为白客常破解人家的信用卡去酒店白吃白喝吗? 难道他不知道1965年的时候,新加坡人不喜欢呆在家里上网,是因为咖啡店的咖啡一杯还不到1毛钱吗? 难道他不知道1965年的时候,新加坡人因为英文太差,用电脑的时候只懂得输入中文吗? 有这样的事吗?通通都有吗? 没有? 那为何这篇烂文章会出现在联合早报?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888 这篇是5888。 昨天花非花看到花觉得不是花所以留言说养荷花莲花的水会滋生蚊虫。 实际上,用一个小水塘吸引蚊子产卵,然后靠水池里生命力强又喜欢吃蚊子孑孓的孔雀鱼吃掉它们,是最自然的做法。 我公司的那个水缸,来过的环境部人员一看到有这些“龙沟鱼”在里头,就不担心的走开了,因为这是基本常识。 通常老人家都有一个说法 – 任何植物,都会引来蚊虫,理论上是对的,少了植物的掩护,蚊虫也少了栖息和繁殖的条件,风一吹就飞到老远了。 有一个我还没谈的植物,就是驱虫的植物类,不是指室内有效,而是在户外就能让蚊子避开的植物。 这种要花时间找,但因为我这里天天有蚊子,所以很容易就能试效果,但,要等。。。。 有时候,查网上的一些新加坡生活“流言”时,常让一些生活白痴的莫明其妙的说法搞得。。。。莫明其妙。 我们之所以常担心来自外地的导遊在新加坡乱导遊,胡编许多事,就是在网上常看到来自中国的人回国后写的新加坡遊记后,摇头。 单单一些人对新加坡的蚊子的说法就“包罗万象”,有些印象很深刻,是因为说的人说得煞有其事。 其中一个乱问乱答 – 听说新加坡没有蚊子,这是真的吗? 凤凰网其中一篇中国遊客的博客 – 新加坡没有蚊子 台湾人说的 – 來到新加坡好像真的沒被蚊子咬過:我們走到一個有小山丘的公園上頭,英姐問我來這裡有沒有被蚊子咬過,這時我才想起,來到新加坡好像真的沒被蚊子咬過,就連在這公園的草皮上散步也沒有蚊子,英姐說在新加坡被蚊子咬可以申訴,隔幾天在家聽到外頭有很大的聲音,像高雄市在噴藥劑殺蚊子的機器聲,原來新加坡常常四處噴藥劑,所以這裡的蚊子很少,但還是曾在一個小溪流旁被咬過。41~42 还有:三叹新加坡——蚊子少 另外一篇科学网站的内容:从新加坡人的观念谈到北京人的意识 – ……就是没有看见过蚊虫,没有挨过蚊虫叮咬。有一次,我把纳闷告诉新加坡朋友,请他为我解开谜底。他说:除草工人在除草的同时,在草地上洒下了一种特殊的药水,这种药水专杀蚊虫,却不伤害其他有益的动物。 还有一篇新加坡遊记,作者说带领他们到处遊览的国大教授介绍说 -新加坡很少蚊子,因为政府到处种植了能驱蚊的某种植物,等我找到那篇再放出来 –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新加坡还是有人在使用蚊香,但是,资料显示 – 使用蚊香一定要保持室内通风,家有老人、小孩、孕妇和慢性病患者,最好不要使用,防止中毒。 中国的许多网站对驱蚊草的谈论好像很怀疑它的功效,本地花店园圃里好像或许也有许多有驱蚊效果的植物。 那要如何避免让蚊子找上你呢? 要冷血!你一热情,热血沸腾,蚊子就叮你,没骗你!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882 3个星期过去了,那7仙女没有动静。 要再买到新鲜的莲蓬不容易,因为不是到处都有卖。 决定去花圃找,因为印象中看过。 到了那里,问中国籍的年轻女收银员,有荷花或莲花可买吗? 想不到,她突然回答说 – 有!A。。。。荷花英文是什么? 还来不及反应,她向不远处的印度员工招手,要他带我去找。 这位印度仁兄为了和中国籍的员工沟通,也学会讲“一电颠”的华语。。。。 他要我上车,坐那种电动车,人不捉紧会飞出去的那种,原来要买的在几百米外才有。 去了那里,我看到的都是烂烂枯萎小小的几个小池,原来是需要买整个泡在水池里的花盆。 这个时候,我发觉他们有两大类的植物,一种是完整的圆叶,另一种有缺口的像PacMan的叶。 哦,这就是传说中,让许多人抓不到也捉不到球的荷花与莲花的差别! 问了一下价格,一种要28元,另外一种58元。 没有38元,没有48元,就是差30元,为什么咧? 没有答案。。。。 我?。。。。就买28元的咯。。。。 试试看,有时候,泡妞也要试试看,这些泡在水里的也是泡。。。。 买回去了,倒了水,先放在一边。 今天早上,花点时间把整盆带泥的塑胶花盆沉浸在大瓦缸中,就是司马光打破的那种。 猜一下这些圆叶的究竟是荷花还是莲花? 为什么本地人有阿花阿莲,却没有阿荷呢? 开始的时候,9.48am,叶子都泡在水中,我好心把塑胶花盆稍微叠高,结果只看到几片叶子露出水面 4个小时后,1.57pm,小鱼们吃午餐的时间到,更多叶子露出水面想吃免费的午餐。。。。 又4个小时后,5.53pm,几乎都自己露出水面,我查了拍照的时间,竟然都是隔4个小时,我怎么那么准呢? 希望,4个月后,能真的长成这个样子。。。。 会美吗?你看哪里?不要看错焦点hoh。。。。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880 我们本地的旧车买卖市场因为没有行内人在政府部门的“游说”圈子中说话有力,而受到重创。 无论怎么力挽狂澜,二手车市场经此浩劫,将会为本地劳动市场贡献出几千人的失业大军。 这些失业的人群,除了汽车销售员,也包括因为车价费用过高而再也无法靠车辆代步而失去工作的群众。 而这场浩劫的受害者大部分都是本地人,也就是说,受影响的是以本地人为主,但政府看似并不担心。 进入这个汽车销售员工作的门槛很低,特殊技能不高,失业的人们将无以为继,找新工作的话,应该就最多涌向零售业或当德士司机。 短期内,一些市场请不到新加坡人的问题应该会有所缓解,就因为有这批“受害者”。 交通部长以前是HDB建屋局局长,他可以把这种一夜风暴的狠招传授给HDB吗? 许多新加坡人一直对政府向外宣称新加人拥有自己的房屋和汽车的说法不以为意,因为看起来没错。 其实,汽车贷款一日没还清,车子就不是车主的,而是贷款公司的。 同样的,HDB的每个单位,一日没还清贷款,屋子就是HDB的,轮不到屋主不同意。 可是,地皮是政府的,而且即使屋主把贷款还清了,屋子也不是能无风无浪传子传孙直到99年。 只要他把垃圾往屋外丢,只要他把整间屋子租给人没经过HDB同意,只要他在屋子内的活动HDB不爽; 那么,HDB就有权以他们自己算出来的市价把屋子收回。 只要HDB觉得他住家外必须建新电梯而多数邻居同意; 只要HDB觉得有必要让几座组屋必须集体拆除重建或租给JTC赚租金; 只要HDB在他家附近进行什么工程; 他都不能不同意,因为地不是他阿公的,而且,连他的阿公也要听政府的。 所以,凡是不拥有私宅,就不应该说新加坡人已经拥有自己的屋子,因为任何公共组屋随时会被政府强制以市价收回而无须道歉。 现在,我们赶建新组屋的进度,行内人说即使再过3年,也还是来不及追上过去几年的累积需求,那么,该怎么办? 下重手,收回那些同时拥有私宅的有钱人和地址显示是长期住在私人房子但不知道真的有没有钱的没钱人? 那些靠收房租永远赚钱的PR,人在外国,钱继续赚,也应该收回? 没有很好的理由却长期出租整间组屋的人,这些人就重新一个一个算账? 如果因此能腾出几万间组屋,就够了,也马上能让人搬进去住。 对我们平民百姓不公平的,为这些有闲钱的人制造的公共住屋房价百万元泡沫将会爆开,使房价稳定回归理智。 当年,组屋就是给我们修身、齐家,然后支持政府的“治国”,让天下太平,让人人安居乐业,这道理很简单,不是吗? 不是啊?我人老头脑愚钝了啊?组屋是让人努力学习香港商人李嘉诚炒楼致富然后大谈人生大道理的新途径啊? 难怪。。。。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877 早报的图片 其实我早已咬着理工学院的学生们没有获得优惠车资的社会不公平问题不放。 不是我不理智,而是我认为政府很不理智。 我们的两大公共交通业者几十年来靠着政府给予的垄断式私营待遇,从来都没机会亏本。 要明白他们对媒体所说的任何话其实很困难,因为逻辑混乱,往往是他们说的都很有道理,民众都是无法理解困难的。 从来都没有政府官员能真正的解释清楚为何他们需要不时的发表自相矛盾的内容。 我希望明白的是 – 每当业者说盈利下降时,他们就一定能获得批准调高车资。 政府给的理由是 – 不应该让业者做亏本生意。 先不谈政府本身就是大股东,也不谈管理层领高薪却让公共交通服务素质每况愈下的事。 我们知道有个所谓的公共交通理事会从来没有不给政府面子,没让经营者真的亏本。 因为这个公共交通理事会是政府委任的,不是民选的,他们不可能不与政府合作。 所以,每当出现一些让我们疑惑的疑点时,这些专家都从来不帮人民开口问。 有疑点的包括每次的盈利预测,就是已经在所知的所有开销后,包括必须承担与付出的津贴与回扣后,才叫做盈利,这个预测,通常很容易通过电脑化的数据模式来分析与预测,绝对不会严重失准,除非突然出现几十万人凭空消失,再也没乘搭巴士地铁,那才会比估计的少赚。 假设一下,业者估计自己会赚2亿,可是这个2亿里,过后必须通过回扣方式,把1亿5千万放回车资卡,那么,这就是说,业者还是赚5千万元,那么,在账面上,它究竟是说自己赚了多少? 为什么不对人民说 – 只赚5千万元。 为什么没必要提承担优惠车资? 因为 – 本来就是等于一般民众在承担其他群体的优惠车资! 最白痴的简单解释是 – 本来理论上你是付1元,老人付1元,业者才会赚钱。 优惠后,你付的是1元3角,老人付7角,就是说老人得到半价优惠。 但是,对外宣布,本来大家都该付1元3角,但业者做出大牺牲,给优惠! 所以,因此,结果,业者却照旧赚钱。 明白了吗? 就因为如果赚不够多,公共交通的车费一定再涨,这是一种受保护的手段,护航到底,无论民众如何不爽。 如果这两家公司先花钱把员工问题搞定,亏本干,那么服务改善了,民众花钱也心甘情愿,但却不是。 政府11亿元设立的巴士服务基金,除了800辆巴士的采购费用,其中最不清楚的,就是其余的用作营运的费用部分。 可是,现在是坚持必须是政府出钱帮他们搞定问题的同时,也要大家出钱保持一定的利润,它们才能提供“更好”的服务。 最奇怪的一个借口,是说赚来的钱不够买新巴士,让人好奇的是 – 他们其实根本就从来完全没有把赚来的钱留下准备买巴士,而是先把钱这里分那里分了之后,股东满意了之后,才说没钱。 而股东们是谁呢? 服务本来就一直不好,每次开口加价就说要提供更好的服务,结果呢? 这意味着,我们去一家餐馆,叫一盘鸡饭,必须花20块钱,老板说这样他以后才会弄更舒适的环境和弄好吃的鸡饭给大家吃,这样的钱,你肯给? 这就是无本生意,生意人完全明白我在说什么,这样浅白的例子,普通人也应该完全会懂。 所以我们简单的要求就是 – 从政府的拨款开始注入的那一天开始,公共交通业者就不应该让股东每年再分红,而是必须有牵制的算法来让利润得以留下来。 告诉大家另外一个相关相似的政府收费的故事 – HDB和JTC的故事。 多年来,HDB和JTC会不时的逐步提高租金,那些租约到的才会知道,因为更新租约时才被通知。 往往是一部分租户被逼签下更贵的租约后一段时间,突然,媒体到处报道,JTC与HDB即将调高租金多少百分点。 但是,为了与民同在,与民同忧,而他们也了解经营的困难,他们决定承担涨幅1年,或者2年,或一半优惠。 之后,将会上调恢复到正常的新租金水平。 这个时候,没有人知道新旧租户的不同算法。 […]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873 下面的图,是取自omy的一篇博客品尝美食活动的blog。 通常就是这种煤气罐喷火器 几十年来,我们的基本常识是 – 用火炭烤肉,烧焦了,我们还是敢吃,虽然蛋白质烤焦后会致癌这类说法已经被广为接受,许多人还是照吃不误,因为好吃。 台湾近年来发生了几起每天吃烤肉的青少年患上大肠癌,就是一种最直接的证据。 但我们从来没有人敢在煤气炉上放沙爹和鸡翅膀烤肉然后直接吃,因为大家的潜意识都是 – 煤气有毒! 可是,多年前,我们在日本的美食介绍影片中赫然发现 – 他们使用一种手提式的烤枪来弄热食物。 开始时,我们看到的日本厨师,是用手快速的晃动有点距离的烤枪烤容易熟的鳗鱼肉,他们所使用的煤气罐,是那类小型煤气炉使用的款式。 当时在想 – 真的有必要搞到这样的地步吗? 多年以后,全世界都已经普及这种从食物上面往下直接喷火的高温烧烤肉类方式。 我们一直在怀疑许多新的化学产品会致癌,但没有人直接说 – 这样的烤肉方式不正常。 我也有许多焊枪,有焊铁的,有高科技用水来产生等离子高温喷火烧焊切割的,还有就是这类小煤气罐的喷火器。 但是,我从来都没有勇气拿那个用水产生高温的等离子焊枪来烤鸡翅膀吃,更何况是那个煤气罐的喷枪? 中国网站上最完整的说法: 目前我们使用的煤气,实际上基本上都是石油液化气。而石油液化气是在石油炼制过程中产生的烷烃类气体,其成分复杂,另外,为了让气燃烧性好、燃烧得充分,以及为使用后在罐内残存的废液尽可能的少,一般的石油液化气生产企业在灌装的过程中都会加入一些化学助剂。 另外,更重要的是,本来石油液化气是无色无味的气体,但是为了让人们在不当使用时及时发觉是否石油液化气泄露,在石油液化气里面还加入了有臭鸡蛋臭味的有毒气体硫化氢。 由于加入了以上的化学助剂,所以石油液化气燃烧后就会产生各种化合物,有些还是对人体不利的化学物。而使用来石油液化气燃烧来烧烤食物,必定会有一部分有害物质吸附到食物上面,继而被人们食用。 这样对人们的健康来说是极其不利的。所以,应该避免使用煤气来烧烤食物。 或许有人认为日本所生产的那类煤气罐比较安全,是有可能的,因为各地所生产的煤气罐的品质都不同,我们自己无法判断有什么杂质在里头。 有哪一个煤气罐有标明 – “可食用”煤气? 笑啊! 话可以乱讲 东西却不能乱吃。。。。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870 今天是农历二月二十四的清明节。 刚才去吃饭时,工业区的餐厅比平时冷清,少了至少20%,华语就念 – 少了百分之二十,不是念 – 少了20巴仙。 咖啡摊助手安娣很“八百”很不以为然的回答说 – 当然咯!今天是qi mia 嘛? hah?什么是qi mia?忍住!Hold 住! 清理桌子的安娣一走来清理桌子,问她 – 你是福建人?安溪人?今天是什么节日? 她回答 – qi mia 咯! 福建安溪话里,清,是很常用的字,都念qeng(舌尖顶在上颚,下唇拉平),只有青,是念qhi(鼻音)。 竹脚医院里的各种族的护士当年替小孩的报生纸的英文翻译音多得数不完,qeng,如果写成cheng,也有人能念出一样的音,而不会念成(撑)。 明,在福建话里有两个读音,明知道就是 – 明知影,明日,可以念成“mia lit”或“mia zit”。 这次奇怪了,这么多年来,我是第1次连续遇到不同读音的福建人。 然后,抹桌子的安娣说 – 错hoh?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念叻!然后笑到溜到尾巴直。。。。 吃完饭,“鼓起勇气”,问五金店的广东福建仔,他的广东音,字面就是念成qing meng的音。 他念的福建音,也是qeng1 meng2,所以,他不相信有人念成qi1 mia2,他说如果有人这样念,他会去打他们! 走去问咖啡摊主,他是蔡厝港的福建安溪人,他也不慌不忙的回答 – qi mia (福建话 – 青名的读音)。 再问另外一个在另一边在忙着搬汽水箱也不知情的咖啡摊助手安娣,她也是回答 – qi mia 啊! 突然!她自己改口 – A~~啊~~不对不对!是qeng meng,讲错liao! […]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867 目前中国的H7N9禽流感的病例已经是9人。 其实中国的老医生说过,每年的这个时节,中国因为气候气温的关系,各地都会有大大小小的各类传染病。 只是几年前的H1N1让许多人明白更多这类传染病会像SARS一般致命而懂得提高卫生水准。 SARS和H1N1,因为季节时间类似,所以也照样被称为“春疫”的一种。 我们新加坡会再度中招吗? 医院探望病人的访客人数如果开始受管制,不意味着风险会降低,因为乘搭飞机时,如果一个人打喷嚏,还是会有机会让身边其他人染上各类传染病。 我们的肺结核的新患病人数已经在逐年增加,却没有人知道原因何在,更加不用说那些同样能靠空气传播的各类传染病。 那要怎么杜绝后患? 那就人人戴头盔,背上氧气筒,就不会有伤风感冒发烧的病毒会再人传人。 让政府管制空气,你要呼吸新鲜无毒的空气就还钱,这样就万无一失,你要吗? 无论如何。如果情况再继续恶化下去,我们已经不怎么“好看”的经济活动会再受打击吗? 观望中。。。。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863 部长说,建小贩中心不是问题,问题是不容易找到小贩。 是吗?真的吗?是这样吗?真的可能是这样的吗? 另一则消息,是牛车水熟食中心重新开张后,有7摊卖鱼圆面。 卖鱼圆的摊位之所以那么多,原因何在?将来他们都能生存吗? 为何多个政府部门一再的出现对市民的生活方方面面无法控制的事? 因为工作的关系,像德士司机一样,凡是有组屋的地方,我们10多年来不断的四处游荡,看到一种失去控制的趋势。 一些组屋邻里商店,被改成咖啡店,售卖不便宜的食物。 但是,仅仅是20步的距离,也就是20米左右,就是小贩中心,那里的咖啡茶水,也并不便宜。 这根本就颠倒过来,其实,正常的情况应该是有竞争就有好价格,这个好,通常指的是更便宜。 可是,摊位租金便宜的小贩中心摊位,为何售价与租金昂贵的HDB店屋咖啡店一样贵? 真正要批评的是 – 为何让不到100米的地方,有着许多咖啡店和被团团围绕着的小贩中心,却没有人能卖便宜的食物? 我们都是傻瓜。 所有的开销,都给贪婪的业主尽情的吸入左右的口袋,却对小贩的死活无动于衷。 都不好赚了,难道年轻人不知道钱难赚吗? 如果钱好赚,会怕没有新血加入吗? 让他们小贩们的钱好赚了,他们就能养儿育女,心无旁骛,会怕他们的食物偷工减料吗? 吃了两个小时就饿的虾面鱼圆面云吞面鸡饭叉烧饭,无论卖多少钱,吃不饱弄得好吃又有何用? 先有鸡还是先有蛋?难道政府不应尽快建好更多租金价格低廉的小贩中心来抑制物价吗? 不把租金降低,现在又有很好心的议员建议大家想办法学外国民众出钱提供免费的咖啡给老人喝。 为什么不说政府自己先提供一个免租金的建筑物然后让低层人民创业,连裁缝按摩理发做小糕点都可以搞? 如果政府敢真的提供免费的场地,我就敢出力提供帮得到的协助,而不是买咖啡给老人喝,请问政府敢这么做吗? 就如国会议员的津贴,如果调整成5千元,会有多少议员马上被老婆拉耳朵跪算盘然后马上辞职,然后需要重新补选?你说呢? 讲而已。。。。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859 本来是差点忘了Blog已经5周年了,突然想起,所以还来得及看截止时间的访客资料。 5年里有1825天+1天闰年 = 1826天 因为搜索引擎的影响,不需要计算的点击率有2,342,663,等于平均每天有1283次跳动。 写了2,024篇内容 很难计算的留言数量是20,111 Blog的“like”就没有自己提供统计数目 但这半年来,因为联合晚报和新明日报的两大中文Facebook群的猛增,FB功能的“赞”,有时会比Blog本身反应来得大。 FB数目最大的数据,是FB那里的连接,就是金沙事件的警方文件图片 – http://www.facebook.com/97576827751/posts/10151436408857752 , 有992个转发分享,与当时说的FB 1000个人的目标接近,但我不知道是谁在看,而且分享再分享就不一定能看到连接的总数。 FB另外一个无法知道的数据,就是转了又转,所以任何通过FB来阅读Blog内容的来源,通常无法做出反应,除非有人在Blog这里的FB功能留言,这算是FB让Blog的使用者更忙的麻烦之一。 许多较活跃的连接,主要都是与金沙事件有关,那是因为有英文网站的链接过来让人直接看,所以英文新媒体的网站点击率还是高于中文新媒体。 最近omy的博客宣传活动中,靠写Blog能赚取高达6000元这种吓人的数目变成话题,或许这个和洗碗工人与德士司机赚取高薪的事情一样,说的人自己高兴就好,我们听听就好。 我都说了,我写Blog,也是赚,是赚 bo eng(福建音)。 不过,写Blog写了5年,真的有赚到一些东西,就是热心留言讨论的网民的网上“交情”,还有那种 – 每天看我的Blog后才吃得下饭的,感动~~~。 其实。。。。是没有人会因此吃得下饭的,是我自己臭屁而已,不要相信我的Blog流言。。。。 写了5年的内容,该写的都写完了吗?以后还有什么好写的? 你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