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达人
科技生活 生活科技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743 我不是一个懂得吃的人,所以,让我谈吃比较适合,立场真的会中立。 我无论去到什么地方,不管是午餐晚餐,去到咖啡店小贩中心,脚步很少放慢或来回走动选择,直接点了食物吃了就离开,因为停车费贵。 直到今天,我还真的没吃过那种一小块肉,横放一根菜,一小粒冬冬,然后淋上冷气一吹就冷的浓汁,这种吃不饱的食物,就是让餐馆赚最多钱的食物,道理和布料越少就卖越贵的比基尼泳装一样,你问我为什么?我哪里知道咧? 无论大家吃得多好,10个钟头后就一定会再饿,所以,吃,是一种浪费。 吵架就不一样,吵了过后,30年后的某一天还会记得吵了什么,所以,现在路上大家都很喜欢吵架,因为比较划算。 我的视觉不好,有散光近视老花,可能是这样,人人在我面前都是俊男美女。 我的听觉不好,听电话只听习惯左边,看到研究报告说手机放右耳可能比较靠近大脑会致癌的传言,那也不关我的事。 有时候在网上在媒体上看到我去过的地方有新加坡美食家选出的最优秀美食,摊位自己却不张贴这种名衔来标榜自己多好,心里是没有大吃一惊,谦虚其实是本地人的一种美德,外地人有没有?你去问啦!去看那些说自己谦虚的人会有多谦虚。 有时候看到在不同的地区很吃得开,上媒体电视电台写专栏开座谈会,在自己祖国在新家都宣称代表人家却只说自己话的人,心里其实在想,总有一天这个家伙会撞墙吃闷亏。 有时候在一些“事故”现场视察一些问题,或研究从现场发回来的报告,很容易就找到有人吃蛇的痕迹,才造成这种后患,当然,被别人揭发的下场,就是吃不完兜着走。 有时候听一些商家说关于员工吃里扒外的故事,听一些可怜的怨妇说老公偷吃腥的事,心里在想,新加坡人真的很爱吃啊! 而吃力不讨好的政府官员在电视上掩饰自己看到成绩后吃惊的疑惑,用尽吃奶的力来尝试解释专家们也不怎么理解的天书时,心里想 – 政府这次吃力(福建话)廖! 可是民间爱吃喝玩乐吃饱找包的人却带那些本来能吃苦耐劳省吃俭用现在却在吃草的人去荷兰花园吃风,所抗议的外劳问题与外来人才与外来移民三合一混在一起,这些爱现的,看来知识能力也是西北吃力(福建话-意思是-烂!)。 政府说人口越来越不够,要引进外来的人才够多才行,民众不满却又不能做什么,要提高生产力?那些只生了一个孩子的已经说吃尽苦头吃不消,看来我们即使看到美女也只能吃吃的笑,不是癞蛤蟆不吃天鹅肉,也不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不酸,而是。。。。大家都在吃自己。。。。 无论如何,有得吃就偷笑了,卖嫌北派,爱嫌咧?就嘎那赛咯!

zaobao_2013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740 不知道为何政府把两个需要时间讨论的大块头话题放在一起。 白皮书的内容在网上的讨论已经够乱的,政府人自己也把短期客工和留在本地的外来移民的身份搞乱。 还没讲清楚的当儿,刚出炉的预算案因为有着同样的讨论内容,都牵扯到外劳与生产力,于是都被搅拌在一起了。 所以晚报Facebook因为预算案的内容,问网友是反对引进外劳还是反对外来移民,结果还是有人搞乱。 政府自己的乱,在于无法聆听各行业的真正不同需求,所以只分5大行业,上新闻媒体最多最复杂的,就是服务业,因为许多人看得到餐馆或购物中心,没去工厂,所以凡是不是吃喝玩乐的行业,就不清楚状况了。 早报网的图 如果我们看,建筑与海事业,没什么争议,根本没有本地年轻人肯加入,加工业呢?制造业呢?也是一样,看到的年轻员工,多数不是本地人,本地人的年龄都偏大戴着老花眼镜,那么,这些行业应该起什么变化? 假设我们觉得许多行业没必要再搞下去,不要再引进外劳,真的不会马上出大问题? 新加坡也与其他地区一样,许多行业必须有上、中、下游的行业互相扶持,如果供应链当中的某一个部分因为外劳成本太高而退出本地市场,它本地的客户和它的本地供应商会置身事外吗?当然是一个接一个的受拖累而完蛋。 虽然许多新加坡行业经营模式已经是马来西亚或中国是下游或中游供应商,由新加坡装配或转出口,但一些聘请大量马来西亚劳工或中国劳工的公司却没打算到马来西亚设厂,为何?如果新加坡工厂关门,这些马来西亚工人能去哪里? 中国的劳工成本也不断的在上涨,或者说是疯涨,企业转向越南柬埔寨或缅甸的机会更高,或回流到印尼,但那些都不是小公司能搞的,需要大手笔大订单,小公司离开新加坡后能去哪里? 不要说那些什么行业,单单说接下来一年,新加坡人装修房子所需要的外劳,就肯定会因为房屋销量的增加而相应增加,问题是当中许多马来西亚装修相关的工匠都被政府区分为低技能劳工,所以劳工税一增加,民众一定要付出代价。 有办法解决吗?可以训练新加坡年轻人“上来”吗? 问装修商公会吧!钱懂得赚,却没法解决未来长期问题,投诉越来越多,其他外行人能说什么? 其实在本地,一些工匠的收入多年来偏高,与高技术的技工的收入相比会更高,但另一方面却有同样工作性质的新加坡工匠的收入说无法负担三房式组屋,而同样工作的马来西亚散工,却能在马来西亚拥有超过一间屋子几辆车,这类例子很多,却老是让人无法知道如何谈论。 是新加坡人懒惰吗?没有,一些新加坡工匠也有屋子有车,但很少大富大贵,当然比较行的也都自己当老板,可是都老了。 或者把火力集中在房屋与装修行业的这几千个外劳吧!我们能做什么才能吸引新加坡人重新入行洗牌?ITE学生读完了去了哪里? 许多屋子的装修期被拖延被搞得乱七八糟,源头都和人手不足的致命伤有关,现在可能会火上浇油,政府伸手讨更高的劳工税就会越搞越糟,当然,羊毛就一定出在羊的身上。 如果政府把外劳的费用调高,而逼得这些不同类的公司都宁愿请新加坡人,但新加坡人技术却不行,怎么办? 如果敢敢付出高薪也请不到适合的新加坡人,怎么办? 你问我怎么办?其实,事实是 – 多年来本来就请不到新加坡人,哪里有怎么办?大家抱在一起哭咯! Case closed!

IMG-20130226-WA0000s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736 金沙赌场中国豪客非礼女员工的事件终于被警方结案了 –  前一篇相关内容《司法不公与王八》 被警方结案的意思,是由警方用很专业的手法分析出男人摸女人不叫做非礼,而是叫作刑事暴力。 摸女人的人就只是被警告,受害人连说话的余地都没有。 当事人今天收到警方的信件,正式case closed。 晚报几天前联系警方得知进展,而警方对当事人的电邮询问依旧完全置之不理。 所以当晚报知道消息时,当事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这符合了我一开始就认为的,媒体介入后,警方会在压力下“认真”的解决。 这个过程,根据推算,在接到记者开始询问,到通知当事人case closed,只用了不到一天的时间。 但我们不知道警方究竟是如何“严厉警告”,因为信中只是说警告。 别忘了,我们知道警方在嫌疑人多次进入新加坡后,完全不知情,只回复说金沙赌场没有通知他们。 如果无法见面,那么要如何严厉警告? 写一封对方看不懂也懒得看的英文警告信? 还是拨一通电话用很大声的声量来严厉警告? 请警方通过媒体澄清这点,既然警方已经结案,那么更加不可能再回答当事人。 当事人已经不是当事人,算老几?警方为什么需要回复她? 即使是之前,警方多次的不理不睬当事人,AWARE妇女协会一写电邮询问,就马上回答她们。 我们的警察部队是可以这么对待受害人的?为何不解释警方人员这种傲慢敷衍的态度? 许多英文媒体的网民是后来才知道这件事,但也有许多人正密切留意与关心进展。 现在我们能做什么? 找律师起诉金沙赌场让员工蒙受刑事暴力后不理不睬然后借机开除? 是不是?我都说过,警方会很专业的把事情推给专业的律师,让人自己破财解难。 再怎么不满,最多也只不过是违反人力部的马上解雇的一个月通知相关条款,还有呢? 以后新加坡的女性在任何非礼事件后,是否会在没有CCTV的证据下,再被警方大事化小,社会和谐,相亲相爱,降低犯罪率指数,改而说都是刑事暴力呢? 因为只是被骂而已,又没罚款没坐牢没打鞭,骂就骂吧! 我这样说会被告吗?会说我在网上用语言虚拟暴力吗? 那么! 我们能告中国政府放任没有教养低素质的国民到新加坡游玩吗? 我们能告新加坡政府让金沙赌场成为排除在新加坡法律之外,司法独立的新租界吗? 我们能告睁眼说瞎话,每年参观赌场几次的赵本山吗?虽然他只是配角而已,但他放话不认错的态度,是负责任的吗? 你以为我们真的像网友说的,能把这件事带到国会询问? 下一步呢?

All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729 我种植物的地方非常靠近PIE,只隔了一条大水沟。 现在PIE道路加宽,我们与大路的距离会更进一步的贴近,当然,那是以后的事。 多年来,我有一直观察路上的植物演化,尤其是自然变出来的品种,肯定是已经适应了气候恶劣的马路环境。 我有发现了一些古怪的新爬藤类在道路上冒出,不知道源头在哪里。 在没有与对面的土壤连接的情况下,那些植物开始一个接一个坐飞机移民过来。 这些移民,都有同样的特征 – 用长须与其他植物纠缠。 估计这是因为它们都生活在大风大雨的道路旁,唯有与其他植物纠缠,才能活下去。 第1类 – 这种是最先锋的,卷曲得完美很像弹簧的须也往往把其他植物纠缠得透不过气,它还能结果,非常顽强,在土壤中爱长出头,长出主杆挺直的抓住上方其他植物的叶子,所以被我惩罚得最厉害 第2类 – 这种就像鸡爪形状的比较温驯,却也因此长得较少,所以不去碰它,它也不会胡来,环境一恶劣也就自己完蛋 第3类 – 这种叶子很像牵牛花或葡萄的种类,在雨季繁殖得很快,但也最容易被害虫摧残,所以未必是最强 第4类爬藤,来自文礼一带的鸟巢蕨的树皮与土壤混合物,是否会长期适应还是未知数,看它爬过木瓜树,伸出四方八面的藤须来抓紧叶子 把几种爬藤,加上Money Plant,在龙眼树身缠绕,让它们随我的意思而成长,看它们会不会听话 无论如何,这些四处缠绕的东西,都有它的根,掌握了根的位置,它就无法随心所欲的四处蔓延,即使是第3类最会延伸长根须的,无论它去到哪里,从主根处一拉,即使它已经深入了其他地方,也统统被一把拉扯出来。 它们像谁? 你说呢?

元宵节快乐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726 今天是正月十五,元宵节。 在新加坡,走在路上,爬到树上,你也绝对感受不到农历新年喜庆最后一天的那种氛围。 今年整个新年期间的舞狮的锣鼓喧闹声,比起往年,少了最少一大半,你没发现?难道是因为我的耳朵塞满了网络的酸言批语? 新加坡也没法放天灯,没飞机的地方也说会影响飞机,这是不是说从天空有“东西”一直在瞄地面的我们,怕被挡怕被弄坏? 不迷信的政府人放天灯是用一条线拉住,假假放开了就拉回,结果几年下来,新加坡人的幸福就被不断的拉下来,执政党的票数也一直被拉下来。 甘愿了咯! 回顾整个农历新年,只吃了一块肉干,几粒黄梨挞,几把手掌数量的豆,一些糖果,两粒酸梅,几罐人造果汁汽水,没吃到鸡蛋卷,没吃到小春卷,没吃到很多种糕果,然后可以休息三天不流汗,现在,我的体重竟然比新年前还轻!!!浪费!!料粗。。。。 虽然今天元宵节也是东方情人节,本来政府也一直在找机会鼓励大家多爱来爱去,然后“put”多几个人出来; 可是,财政预算案还没有拨款,讲了很多的政府人就按兵不动,因为政府部门还没这些钱可以搞,怎么办事? 原来政府也是和普通人一样的,没钱,就什么都没做,就只会讲,也只能靠讲,要不然你能怎样咧? 为了广大的王老五和黄花闺女,现代应该是改称宅男宅女,政府决定在新马两地之间建高速铁路,以后找伴就可以去远一点的地方了。 当然,那是以后。 人口白皮书说的,也是以后。 以前,怕热的警察穿短裤,现在,怕热的警察躲冷气室,用电脑却不爱回复电邮,路上也没看到他们。 那么,现在的政府做了什么可以让人有牵手的可以一起庆祝东方情人节的? 好心你啦!政府不可以每次都弄停电,大家还不是马上拿手机出来当LED手电筒?现在哪里还需要电灯泡? 其实政府已经静悄悄的安排地铁服务不要那么好,常自然“出状况”,让大家有机会多些伴在一起挨着等车。 就这样,合眼的,就你看我,我看你,有车没车几时恢复通车哪里需要再烦? 还没自己的家庭却还经常在投诉等车等很久很烦的那些, 那么急回家干什么?又是要看电视又要上网? 就这样,下次地铁服务坏,本地人要找牵手的,请都站到左边继续等,那些要回家煮饭带孩子的,就让她们站右边先搭巴士离开。 这样可以吗? 要不然要怎样让新加坡原住民的人口增加叻? 把COE弄得更高,让单身的人越来越难买车?行!现在已经是了!你以为政府真的“无法控制”COE?那你太不了解政府了! 还有吗?让更多没讲求情调也人多吵杂又卖太便宜食物的餐馆因为被限制外劳而请不到人而越变越小越少?已经开始做了! 还有 –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哪里有桃花树叻?那些爱吵架的邻居们有的是桃花木剑和八卦镜,要吗? 还有吗?哦,新加坡全国的河畔很少有柳树,所以没法搞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骑脚车的那种情境,可以做到吗? 如果骑脚车的被那些路边老垂下来的柳条飘来打到头,谁出钱赔? 其他的政府部门咧?别傻了,政府人都不爱读华文的,哪里知道什么是月上柳梢头?以前那些8%的双语精华在哪里呢? 谈到月亮,政府部门就太空闲,只想到发展太空,以后送人上太空,会干什么?没读华文的怎么知道嫦娥与广寒宫在哪里? 那些学生要考高级华文,学校老师校长们马上站出来说 – 读你的头!放掉!家长写信给教育部给早报投诉做什么?除了不是教育部的人,谁不知道这种釜底抽薪,暗渡陈仓,困在地下室说保底不封顶的欺骗全国说华文成绩都一直很好的烂招术?你以为那些教育官员敢跟自己的饭碗和花红过不去? 2013年元宵节,以上的情境,你我皆心知肚明。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724 我常说,我不谈政治。 我认为一个人无论怎么“A赛”,无论语言能力多强,智慧爆棚,对政治话题不熟悉,就不应该碰。 时事类话题写成的内容,主轴是某个事件,政治也还是配角,但如果谈论政治人物,就是百分之百的谈论政治了,这要搞清楚。 当大家都热烈讨论许多火爆的话题时,可能会有人忽略了下个星期是财政预算案发表的日子,政府应该会比估计多了30多亿的盈余,这些钱是从哪里赚来的?等政府宣布了就知道,到时候,大家讨论话题的焦点应该就会转移到那里了。 新明日报的编辑在FB感慨说马来西亚有稻米公司制作的温馨新年贺年公益广告影片,然后说本地没有。 所以我就找看有没有Youtube影片,果然看到一个新年前刚制作的温馨广告,是关于给本地刻苦耐劳的老德士司机们惊喜的安排,现在上载到Youtube,多看看这种新年的事感染气氛吧!吵架的事等过了年再吵吧! [youtube QpAm0n_T6Wk nolink]

4681762723_58e211c9cd_z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722 讲些比较“野”的内容。 在新加坡,以前的华校生有许多英校生所没有的特质,这种特质,只有华校生本身才会彻底了解。 最顶尖的华校生是南大生,可是,还有另外一群没能力读大学的精华散落在民间各处,全球各地。 最爱抱怨怀才不遇的,其实是读书比较多的南大生。 至于家里无法负担而没读多少书,一切靠自修的那群,能力与南大生其实是一样,但被忽略,他们也不抱怨什么怀才不遇。 当20多年前政府开始大开门户引进以前不准华校生接触的中国的广大共产党民众自由的前来新加坡工作与读书时,也没有人留意到这批隐士的想法。 又或者,他们被主流的左派所忽略,所以他们绝对没有左派那种“硬”,却更纯,纯得无懈可击,完美无瑕。 现在,潜伏已久的不愁吃穿的英文沙文主义者借中国民众的本地多次社会事件重新抬头反扑,兴风作浪,而政府人也还是无动于衷,或者其实是无计可施。 以前有马共的时代,新加坡有许多有料的暗牌特务能理解这些不同组织的想法与动向,现在天下太平,当然再也没有人,你以为锱铢必较(zī zhū bì jiào不是蜘蛛壁叫,是念自猪避叫)的政府会养得起无所事事吃“料米”的? 于是,以为没有人比他们更行的一些华社派新移民动作越来越大,虽然他们不碰英校鹰派,但也渗透每个角落,也互相支援不同乡的老乡们,虽然还是有 – 老乡老乡,背后放枪的事继续发生着。 但无意中,他们应该已经踩到这些隐士的衣角而不自知,又或者,这些隐士其实也还没在意什么。 所谓山中无老虎,猴子也称王,现在乱蹦乱跳的猴孙们撒尿在老虎的床上,老虎会有怎么样的反应? 借力打力?暗渡陈仓?请君入瓮?引蛇出洞?隔山观虎斗?袖手旁观?空城计? 这些隐士究竟真的有吗?在哪里?什么时候他们才会在大难临头时出手? 现在他们应该出来说说话吗? 其实,如果我们知道谁是隐士,他在哪里,那么他就不能称作隐士。 买1千万多多如果大家都事先知道是什么号码会开,那么大家就会有买等于没有买,因为会有690万张让中奖的人领奖。 我们也可以这样解释 – 可以预测到的意外,就不叫做意外,所以,如果出现什么什么意料不到的意外,大家不要觉得意外。 [youtube PDE0rgLze2w nolink] 其实真正歌名是《山歌姻緣里之一山还有一山高》,静婷与费玉清唱的都是 – 一山(huan环)有一山高,我们现在其实都念一山 (hai 孩)有一山高

moon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719 最近在谈的话题,一再引发新火爆点,一个知少少扮代表的撞墙了,还有下一位强出头的吗? 除了黄皮白皮冰皮,彼此越是韧皮,就越多争执,引经据典,几时休啊! 不是我们在金沙赌场的事件上再也没有往前走的空间,而是在耐心等待。 这不是守株待兔,而是选择相信。 相信在英文新媒体开始流窜的讨论,能为当事人筑起一道支援的力量。 我们不相信我们一路来义无反顾支持的国家法律,会让受苦的小市民像小草般被揉碎了之后,慢慢的消失。 即使在强势的利益集团出招之后变成没法可依,我们还是选择相信道德、良知与道义 – 简称应该不是德义。 我们依然没有把话说尽,留给双方后路,就只因为那个关键的警方人员依旧保持沉默。 海外记者拨电想联系当事人,甚至有未经事先联系就找上她家敲门的所谓媒体记者,其实都还不需要问什么。 现在能说什么?问什么?需要重复又重复,抱怨又抱怨? 对官方来说,英文新媒体的内容他们才真正看得懂,那么,给他们多一些时间是需要的。 更多人在搞清一些来龙去脉后,也理解当事人对警方处理的手法有着无法了解的疑惑。 本来不是主角的赵本山我们不像海外媒体那样把他当主角,就因为他本来就不是主角,何必去烦他。 在这几天,还接到不同渠道的人,包括网民在对事件的留言中提到的,所说的各类案件报警后无疾而终的事,这与我以前到现在所曾经质疑的数据相符合,我们的社会的漏洞越变越多,而我们竟然不自觉。 谁是好人?谁才是坏人? 越挖越多,就越多人不安,那么,现在还在新年期间,今天才年十二,要挖?再过几天吧! 我们当然必须有凭有据才能指出哪里有问题,不能指桑骂槐。 要不然,就像我娘说的 – 我们手指乱指月亮,会被割耳朵的。 [youtube gCyzLMY2fSc nolink] [youtube o6t-l19oD5k nolink]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717 新公民在早报抨击议员刘程强。 刘程强不爽,用措词尖锐的口吻反击。 爱讲话的新公民皮不痒肉不痛的再反击。 其实,如果阿刘知道这个阿李的说话习惯,就无需浪费时间咬回去,因为没有什么意义。 许多新公民在本地原住民谈关于新加坡公民与福利的话题时,往往习惯性的加上一句 – 你的祖先也是移民过来的,凭什么XXXXXXX。。。。。。。。 这里我稍微分享一下为何我们谈这类话题时,口气往往会变得比较不那么妥协,或者说 – 不爽。 在阿李设立的网站混了很久的前媒体人和媒体人,主要是韩山元和张从兴,两个人通常在谈这类话题时,立场“过于理智”,就是也已经“偏”。 阿韩和阿张的言论与立场其实也可以归纳为与阿李类似。 “老公民”这个我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反感的名词,就是阿韩带头鼓吹使用的,华文能力不强的政府人以为能用,就用得随心所欲。 也就是说,基本上,那个新媒体阵营已经有两个领军人物的理论与逻辑上我极为不苟同。 而有非原住民宣称说本来是支持阿刘的,现在对他那样的立场感到失望,干嘛?又要找什么话题? 我说过,这十年来,媒体上任何人开口谈到关于新加坡的祖先也是移民的话题时,都会被我习惯性的人肉搜索。 所以我说过在媒体上,以不屑的口吻说凭什么新加坡人就可以什么什么的,查了背景之后,发现都是中国人的背景,100%。 那么,来自马来西亚的人呢?我没发现有什么问题,就因为新马本来就一家,而且现在两地通婚的人还是很多。 不是因为来自马来西亚的人都苟同一些新加坡人的本土人言论,而是大家都共同度过那种完全一样的困苦与奋斗年代,没有分你我,有些事会共进退。 在土地上被政治人物切割,在感情上,新马华裔人民仍然有一种不那么计较的默契,这与乱割乱划硬凑换来换去的集选区的情况类似。 每一个40岁以上的新加坡人都曾经牺牲许多,所谓的许多,是许多无法衡量的物质牺牲与感受。 在一般的中文词汇中,这种感受可以被具体化,最精确的形容词,就是 – 同甘共苦。 住过乡村的人对这种感受尤其强烈,因为他们牺牲得最多,住坡底的住东部的反而没什么受冲击,所以,新加坡人的背景也有不同。 我们常使用小三介入别人的家庭后,说那个男人现在还不是靠她赚大钱接新订单,没她不行,而对他一起白手起家的大老婆冷嘲热讽。 我们知道这种比喻很难看,但却是目前的情况,是我们绞尽脑汁后,别无选择,所能找到的最贴切生活例子。 人的思想深处里,午夜梦回时,他大脑皮层对任何非电流的刺激的条件反射,就是他的人格赤裸裸的表现。 政府人当中,当年读华校的读英校的对不同的话题有着很明显的不同解读。 所以,我说过,老李(李光耀先生)现在在分析民情时,一定还是不很了解为何牺牲很多的西部农民的后代仍然是不那么爱举招牌抗议的群体。 爱喝酒爱抽烟的人抗议的内容,与过着平淡生活的民众也有不同。 新移民或新公民,都是登记号码第3个数目字比原住民大的一群,他们都被“认证”,证明他们不是从本地医院产房推出来或在德士上冒出来,而是从本地领土以外的别处移植过来的,当然,在类别分析上,就是“移”。 为什么要抗议被贴标签呢?现在医院里小孩如果不贴好标签,会被抱错,以前没发生过吗?你怎么知道没有? 当然,当争吵升级时,新马两地也分出类别,就如我说的,马来西亚和香港网民骂人难听难看的程度,不是一般的水准,这是平淡稳定的生活的人无法变出来的。 其实这意味着,越过着漂泊不定生活的人,生活越不安的人,思想其实就越偏激,好听的说法是越爱去想。 白白送给这些人的,他认为是他争取到的,是他的,你不给他,他就批评你放不开,固执,不民主。 离乡背井找生活的人,都会有所准备,有特定的生活目标,他的目的当然是要过更好的生活,而不是像到非洲过着野人般的生活,这样的人,你从他身上得到的信息会是什么?他愿意作出牺牲?别傻了! 把国民服役当作话题来辩论没有意义,矮来买刷(福建话),哩哩罗罗说一大堆,说什么交税干什么?新加坡没有他不行? 与人辩论时,尤其是谈论人口话题时,前提一定是 – 你究竟以为你自己是谁?你算老几? [youtube Lba3rBoDr4w nolink] [youtube 2aj2nAqI7Wc nolink] [youtube _NzTSUzZQwA nolink]

WB_15_02_2013_CJ_1_20544318_20540135_taysb_x2wkc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714 新闻 – 碾死小狗 3男围殴德士司机 这还算是各说各话的麻烦事,无论如何,究竟是谁有错不重要,打人就是不对,就是犯法。 这只小狗是什么?它不是什么,它通常就只是通过宠物店人工繁殖出来卖给人赚钱的工具。 司机又不是故意撞狗,如果不是故意撞了狗,违什么法?虐待动物? 另外一起看了让人要开始发火的同类事,是在晚报Facebook里网友说的 Adrian Chua :最近醉酒驾车撞伤人,也只罸款了事。朋友的朋友撞伤隻狗,医药费就已经使到他倾家荡产。天理何在! 什么?新加坡还有王法吗? 所以我反问 – 难道以后在新加坡,司机发现闯祸,只能把狗再碾过让它移民,然后让自己被打接受治疗,好过让狗接受治疗? 为什么需要这么说? 就因为看起来我们普通人已经比狗还不如,狗的存在意义比一个人还重要,兽医的收费再怎么高,也是值得救? 官员多次在媒体上,在不同的场合浪费时间谈畜生,也不珍惜机会谈眼前发生的民间问题与解决良方。 偏偏住组屋的病人只是要求保留多一只狗陪伴渡过余生时,政府就把条例搬出来,一句话 – 不行! 究竟政府对狗有没有感情? 或者是我问错了; 究竟政府对病人有没有感情? 如果将来连狗都有权利投票,那我真的现在会马上认输。 许多人为了狗为了车的小事而闹事,是不是法律的吓阻力量已经消失?邪恶的潘朵拉盒子是否已经被悄悄的打开? 警方不愿意处理的事项越来越多,不理解新法律的小市民何去何从?又是要让律师赚钱? 不要谈去医院看诊需要钱,也不要谈去找律师也需要用钱; 已经看出,政府什么都外包,认为自己不够专业的不能处理的,就通通要民众找律师,推掉这些烦人的事。 没钱没能力开口问的,是否就此被塞入社会底层的阴暗之处? 究竟我们的社会发生了什么事? 是不是其实是那两个赌场的建设打开了邪恶之门? 把那两家赌场关掉就能解决吗? 你问我? 我问谁?

parking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711 年初九,新加坡的福建人会忙着拜天公,我家本来也一样,但自从我娘后来成为佛教徒后,家里就不需要拜了。 年初九,可以谈很久的,是我们的690万白皮书话题,因为新加坡人说我们现在没有位了。 没有停车位的芳林公园在这个新年假期的周末刚被利用来主办反对政府人口白皮书的红毛集会。 这个红毛反白皮集会很明显的被政治化,就又是那些东部红毛派的人在搞,简直就是政治集会的“北登”。 发起人本身是本来就反中国人,被人旧事重提,结果道歉个没完,道什么歉?有钱拿的?既然讨厌中国人就继续讨厌吧! 结果,就因为他这个人,让许多中国媒体借用了同一个新闻标题 – 新加坡千人抗议移民新政 中国移民成“头号公敌”,虽然内容根本没有反什么公敌。 甘愿了咯! 另一个爱谈同性恋的博客,就说这类活动只用一种语言就可以了。 那些听不大懂英语却有心到现场的人,到了现场才发现被冷落,鸭子听雷,现在有没有话要说? 我不知道这类爱说着同样话题的政治爱好者变成带领群众的人后,他们的政治思路会出现什么变化。 但不是支持反对党却不喜欢白皮书的人去到现场应该也无法表示不同意什么。 但这个集会,我在晚报Facebook那里说 – 华校生的看法和说法都被骑劫了。 集会上举标语的,小孩子供拍照的,都有很明显的做戏痕迹与模式,这表明了,集会又变成那些人的舞台。 无论集会有3000人或5000人,签名表示反对白皮书的人数为何又说是大约有1000人,这样代表了什么? 我不知道为何这类集会要使用反对党集会爱使用的唱国歌的方法。 新加坡人当中,其实许多人都不太会唱国歌,发音不正确,因为是马来国歌,只有东部人爱唱,因为他们本来就熟悉英语马来语,你不相信?离开电脑找一找或打电话找40岁以上的华校生,看这几十万人有谁能把国歌从头到尾唱得流畅又发音正确。 但是,唱不正确的国歌就等于不爱国吗? 爱国只是一种内心的表现,我们通常比较含蓄,不会看到国旗就掉眼泪,只是看到那些吊在屋外一整年的国庆日国旗,我们才会有反应。 但是,现场有一个被媒体报道的标语的翻译是 – 、“在护理、饮食、船务、清洁、建筑、交通、家佣上拒绝聘用外国人” 这才是唯恐天下不乱,是哪个家伙想到这样写的,难道他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神,所以能说出这么超凡脱俗的废话? 这类乱七八糟没水准的口号,只会越帮越忙,会让政府借口说民众胡乱抗议,对的也说,不对的也说。 媒体所报道的这次人口白皮书的反应当中,少了许多类型的商家的看法,其实,人口的多与少,好与坏,商家讲的话比较准。 公共交通与组屋是政府的责任,不是零售商家或厂家需要负责的。 偏偏另一方面,那些大老板级的又乱说话,竟然又说那些没外国人就等关门的重话,马上被严崇涛反击说 – 政府不可再被雇主威胁。 各行各业当中,本来有些本地人流失的工作,是本地人会做得比较好,比如装修行业,只要越多新加坡人加入,投诉会减少,理由有很多,改天再谈。 护士方面,学校的课程已经在追赶培养新血,而本地中年人也正在逐渐的有更多人加入,这是以前所没有的,但这种转变,也改变不了严重短缺的问题,就因为人口老化,这才是重头戏,老人护理需求持续增加! 那个在集会上说那句拒绝外国人的,请有心人调查他的背景,看未来15年他自己能否做到靠自己完美的解决所有的一切,完全不靠外国人。 我常提到,现在许多新公司一上媒体宣传公司的接下来发展,那些零售业的,一定会说在短期内会开设多少分店,长期是多少间,然后到东南亚开设分店,这些很有野心的人是怎么做到的?就是靠现在所增加的人口才有这样的潜力,银行借钱给他们也是算准这方面的可行性,即使他们快速开设许多店是吹牛的,也骗不过雨天收伞的银行。 这些公司只要一请不到人手,钱有的是,店如果开不成,会起连锁反应,所以这些有野心搞特许经营的都很怕死,虽然新年期间我本来不可以说那个字。 但不要忘了,许多老化的组屋邻里商店都在拍蚊子,他们缺乏足够的年轻居民上门光顾,都在撑,你告诉他们现在人口已经太多了,他们会同意吗?不!他们需要人气,人,还远远不够!这些地区的生意变惨淡,谁该负责?当然是收取高昂租金的HDB需要负起全责。 让我们的家庭妇女想找的工作是什么?真正让我们社会中40岁以上失业的人就无法顺利受聘的工作有哪些?我们年轻人所修读的技能文凭是什么?这些才是有争议的。 雇主们爱说的新加坡人不行的那些话变得越来越多人不相信,从事同样的工作的新加坡工人怎么会输给菲律宾或中国人?输在哪里?问题在哪里? 但我们有必要现阶段就围着那20万女佣或会继续膨胀的建筑劳工的数目而讨论?焦点是否乱了? 工人党为何轻率的说应该马上冻结外国劳工的数目?他们是不是又也是坐在冷气房不肯到处走走看看? 外来人口中,外地学生的比例是多少其实不一定要知道,因为这个部分就是政府可以马上狠心腰斩的,受影响的,就只是那些私立的学校,那些宿舍的经营者,那些饮食业者,那些周边的零售业,就这样而已,是好影响吗?不知道,这些人没有带来年迈的父母,没有带来其他的拖累,与建筑业和女佣是类似的,时间到没有合约捆绑就走人。 有许多争议的,就是那些引人注目的,所谓的抢本地人工作的外籍员工,尤其是来自中国的独身子女,两个人如果是在新加坡是夫妻,他们在中国的4位年迈父母随时就需要过来给他们照顾,这是许多人特意提到的,这样的情况反而没有在人数较多的马来西亚人身上出现。这样如果真的17年后,这类屋子住着6个老人的情况会多吗?为何会有人把焦点放在这类人身上? 如果这类外籍人士带来太多的非劳动人口的老人,政府要怎么做?新加坡没有山,所以政府绝对无法把80岁以上的老人送到深山与猴子同住吃香蕉。要怎么减少这些让政府少一些GDP的老人? 而如果政府在这方面铁石心肠,那么外籍人士的年迈家长留在本国,这些外籍工作人士会因此决定离开新加坡回国照顾老人,而让新加坡蒙受严重的损失吗?如果不是,为何常有人宣称他们一不干收兵回国就是我们的损失? 本来我们就知道,外来人口中,马来西亚人一直是占多数,但恰好有许多例子是 – 本地人与西马人的家庭会把一些买屋养老的压力转移到马来西亚,因为比较容易负担得起,这方面的数目有多少,我们不知道,但最终养老的压力会出现在新马的关卡吗?如果关卡聘请不够的人手,柜台不全开,那关卡建得多阔也没用,但反正现在不都是马来西亚籍的新加坡保安人员在工作吗?如果要求停止聘请外国人,新加坡人肯闻着不健康的车烟站在那里被熏吗? 不同行业聘请不到的员工的因素不完全一样,但政府的行业外劳比例的条例什么都一刀切,这很奇怪,公务员与民间活动本来就没脱节,官员们为何常显示出后知后觉?通过他们自己与各承包商日常的交往,他们为何不知道许多行业的难处与利润空间?这种事情需要“恐烧灯”来分析与解释吗? 本来多一点人少一点人不是很困难的,“东西”准备好了就没事,我们又不是像那些整天放垃圾桶霸位的私人住宅区,神经兮兮的居民发现邻居又多买了一辆车就会崩溃,我们的组屋停车场天台停车位空荡荡得变成种花草,你以为HDB会不心疼少赚钱? 放垃圾桶霸位,不让外来人停车,就和反对外来人前来抢工作类似。越没停车位,越多人乱停车,本来就狂赚的URA和HDB抄车牌的工作就应该丢回给新加坡人,政府应该规定,一定要新加坡人,完全不准本来就没有什么法治观念的外国人从事这类工作。 如果请不到人,没有人抄三万,大家省钱,那是URA和HDB的事,这点,我一定支持到底。 […]

SM_2s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705 今年的新年,是我第一次觉得不值得很快乐的新年。 因为接触了一宗让我觉得新加坡社会还有它龌龊的黑暗面的案件,让我再度审视我自己究竟能做什么来帮别人。 之前说在新明日报和联合晚报的脸书上透露有金沙赌场前员工被非礼的案件,两家媒体后来都接触了当事人。 新闻同时在初七刊登,为了方便大家,请新明和晚报允许我把新闻剪报部分转贴在这里。 新明日报上半段 新明日报下半段 联合晚报上半段 联合晚报下半段 其实我很惊讶当事人依然能单独面对记者叙述整个经过,虽然她说她自己语无伦次,真的很想从组屋高处跳下。 每当提起往事,当事人无法控制的悲从中来,谁能帮她?所以才想到先靠中文媒体。 已经有英文的新媒体网站负责人接触想知道更多,或者我们看情况再说。 我们不可能有其他好办法,因为新加坡没有上访的“优良”制度,也就没有《秋菊打官司》那种条件。 发现两家报纸刊登的内容相当的完整不夸张,至少能在她忍受着不愉快,再度把一年前所发生的事重新回忆和整理出来,加以叙述之后,把事情的经过大概说出来。 就如我慎重的提醒新媒体网民不要胡说八道说当事人的什么,因为当事人受限于公司条例,完全没有做什么,之后因病缺勤就被公司开除而失业,也没有人帮她讨个说法,她也没钱找律师求助,直到几天前她刚知情的亲戚在震惊下与我联系。 一接触这件事,就觉得它很特别。 有普通的新加坡员工,有不积极的多位警方人员,有议员,有妇女团体,杠上的,却是财大气粗的跨国赌博集团和腰缠万贯的外国超级富豪,谁能说还能做什么?对方有的是律师团,我们算老几? 这宗非礼刑事案的特别之处,在于它有许多证据,金沙赌场内有许多高科技的摄像机,比市面上普通的摄像机更精良,所以它能取证,至少没有所谓犯罪行为没有证据的疑虑。 而因为在场有许多人,当事人的同事也亲眼目睹了嫌疑人的动作,所以也有证人。 但是,刚刚新闻却偏偏报道金沙刚被赌场管制局罚款,说它没有好好保存CCTV的影像,而提到的时间段就也是刚好就是那个时期,就是6月之前的那个2012年2月份所发生的影像记录很有可能已经被销毁,这是当事人非常着急而警方却无动于衷慢条斯理的其中一点。 但是,如果依照当事人所说,警方早已到场取证,并且表示证据确凿,为何不好好直接回答来安抚当事人,尤其是因为她已经因为案件的压力而患上轻微的忧郁症而直接影响了工作? 当事人说开始时处理案件的女调查员在过程中常不回应她,后来当事人知道嫌疑犯又再度入境我国进入金沙而当场通知警方时,经过多次折腾,才知道换了另外一个调查员负责,又要把来龙去脉花时间说一遍,再后来另外一次,又换了另外一个调查员,又花时间解释一遍,让心力交瘁的她对新加坡警方的作业系统,调查与专业能力彻底的失去信心。 嫌疑人是常和中国的娱乐圈大腕 – 赵本山一起乘搭私人飞机到新加坡,然后进入赌场,这个过程,警方竟然完全多次没有办法自己做出什么,只是依旧敷衍的说必须等待金沙通知他们才会进入赌场接触嫌疑犯,那么我们的机场是可以自由进出的吗? 我们用一个很简单的“利益冲突”的说法来看待这个警方与金沙的安排 – 金沙会和自己的收入过不去,把每次让自己赚钱的VIP豪客转交警方? 就在当事人准备受记者采访而获知嫌疑犯上个月又到赌场玩了几天后,再次对警方不积极跟进的无能感到彻底的绝望。 之前让嫌疑犯逍遥法外的过程,当时还在那里工作的当事人通知警方时,都有使用手机内的电话录音录下警员与她的对话,赖也赖不掉。 我们能否就此怀疑,金沙早已触犯了赌场管制局的条例,没有强制检查每一个赌客的身份证而让VIP豪客自由进出?虽然答案是肯定的,但这种事会严重吗?还是我们大惊小怪? 我们能否就此怀疑,许多通过私人飞机进出新加坡的外国人可以隐瞒身份自由的进出新加坡? 当事人其实也害怕,她真的害怕会有杀手前来把她干掉,因为对方都不是普通人,你敢说她杯弓蛇影? 就在我们对当事人被没有头绪没有下文拖拖拉拉了超过半年,警方完全不处理时; 就在我们知道当事人找过选区议员如陈硕茂,如前警监朱倍庆,如新加坡妇女协会AWARE,MOM人力部,都完全没有办法时; 就在当事人在记者准备采访而决定鼓起勇气再度电邮给AWARE时; AWARE收到警方的快速回应,说案件通常会在6个月至两年内完成调查然后结案,目前这案件还在进行中,如果有进展,会联系当事人。 就在当事人还战战兢兢的等待更多消息时,才一天的时间,她接到警方的电话; 调查人员说,这宗非礼案已经结束,嫌疑犯受到警告。 就这样,case close。 极度震惊的当事人又再度陷入无助和完全放弃的境界,心理压力可想而知,要不要继续把事件公诸于世,她已经没有了答案。 晚报和新明可能都还不知道警方突然速战速决,单方面决定非礼案不是大事,只是警告了事。 你或许现在看完这个部分会觉得不可能,但这些都是事实。 不要拿过去许多本地的非礼案来作比较,你会完全不知道如何比较。 我交代当事人在下个星期向警方索取Black & White-文件,来证明他们在星期五究竟是做了什么,为何一天内会说话完全两个样。 现在我让大家回头看一下我们为何会觉得有人必须正面看待下列的许多问题: 1。一个女员工在公司范围内被顾客非礼,公司可以完全不管吗?律师怎么看待这点? 2。当女员工在公司不表示有意见而报警之后,公司有必要开始处处刁难女员工吗? 3。当无助的女员工因此而病倒,即使有医生的病假,公司可以妄顾MOM条例而马上开除她吗? 4。通过赌场本身来自我约束而通知警方前去抓人的制度会不让赌场漠视来避免影响收入吗? 5。赌场没有任何条例来惩罚他们知情却不通报的问题吗?如何知道他们已经触犯这项条例? 6。任何人通过私人飞机进出我国,我国警方会完全无法知情的吗?违禁品或贪官会可能就这样入境吗? […]

4zt542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702 年初七是华人的人日,也是大家说的,是人的生日。 但这种说法是华人自己发明自己讲的,其他种族并没有这样的说法; 所以,知道什么是年初七的华人才懂得这天是大家的生日。 商家最支持这类吃喝玩乐为主的节日说法,因为有钱赚。 其他种族民族不至于今天不想过生日,如果你给他红包,他一定会把今天当作你的生日。 但是,把华人的人日改造为捞鱼生庆祝,商家自己也吵起来,把话题炒到国与国之间谁才是发明者。 吵了有钱拿?这句话在这里是对的,吵赢了真的会有多一些钱可拿。 发明 – 这种东西其实没必要,当我们老祖宗开始穿裤子的时候,还没发明内裤。 有人发明了内裤之后,就有人“发明”了上厕所时应该把两件裤子同时褪下,或还是一件一件慢慢来,两大流派。 这个快与慢,又与我们人体的那个关卡当时是严重塞车,还是到了下游靠近悬崖即将形成瀑布,或者是火山熔岩到顶准备喷发,都有关系,是一种能在理智与冲动之间,心灵上与肉体上无法选择的人类学,心理学,生理学。 还有,一个人在厕所内选择把裤子留在小腿之间,还是从左脚脱出,或者从右脚脱出,都有第一个人先那么做。 这个选择还与环境挂钩,地上是干的湿的,都能改变选择,如果门上没挂钩,也会改变选择。 上厕所当然没有人会想到打电话给发明左脚或右脚先脱的人征求同意,因为那需要上香或祈祷,是来不及了。。。。 同样的,地铁巴士不好,大家每天都要等地铁哪里坏,每次一定只有那一批人不能回家,是新加坡发明的。 而当这些服务做不好,巴士和地铁公司就要求乘客多给他们钱,他们才会提供好的服务,也是新加坡发明的。 地铁还一直在出问题,巴士服务也还不能让人满意,政府却还一直在对我们说钱不能省,就也是新加坡发明的。 今天,华人生日,地铁会在哪里出问题?你猜!

ZB_15_02_2013_CJ_016_20536101_20451926_zhangxh_Lcs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697 刚看到本地媒体转载中国的一则小新闻。 在没仔细看图片之前,吸引我的是- 曾动手建造喷雾植物橱柜、植物墙等,18年下来,他已经花了200万元人民币(约39.7万新元)。 但我看到图片中只有简单的Money Plant和虎尾兰(天然的清道夫,可以清除空气中的有害物质) 连鸟巢蕨也没有。 许多中国网站的不同照片,这点能证明应该是很不简单,竟然有不同的人上门拍照 网站的文字夸张的说 – 进入吕大爷家的客厅,仿佛进入森林 另一个网站的文字说:吕家客厅的绿视率达35%,堪称一绝。 另外有加上很典型的中国产品“仙”故事 – 目前吕克健家的室内立体绿化共获得国际、国内绿化专利16个,而解决大量植物进入室内则是吕克健最为津津乐道的家庭绿化成果。 一进吕大爷家,放眼望去天花板下绿色波涛起伏,48平方米的客厅里共种了6棵形态各异的“大树”。树冠以“黄金葛”为主。据吕大爷介绍,每棵树可放置385个小花器,每个小花器中可以培养10个小植株,预计有19万个叶片。餐桌、沙发、茶几穿插在林荫之中,坐在藤椅上,听着鸟叫声、流水声,透过树冠上纷纷垂吊下来的枝蔓,望着窗外,恍然间,仿佛置身小森林之中。 我的结论是 – 这是人为的多则假新闻。 这些植物的灯光控制根本就不对,完全就是很普通的室内植物的萎靡状态,真正仿照室外阳光的植物不可能长得那么烂。 所有的money plant的下垂部分有点不正常,不自然,叶片的扭曲和方向与光线分布不匹配,但需要现场看才会看出哪里不对,虽然我怀疑是别处或外面移植过来给人假假拍照用的,叶子的变化是与时间有关的,通过这些蛛丝马迹就会知道有没有人扰动叶子的自然生长,什么时候染病,什么时候缺水,什么时候出现季节气候的自然干扰等。 林北说 – 按照比小孩手掌小的本地室外Money  Plant叶片来说,一旦进入最佳状态,最可怕的狂长速度,是每个小时长出1mm的高度,也是真的一晚长一寸,比小孩长高的速度还快,一旦长得够高了,阳光光照度的吸收和攀爬紧抓的环境调整好了,叶片比手掌还大了,就马上进入只长大不需要长高太多的状态,每长出一片新叶子,就比旧叶片大10%,根茎开始变粗。 林北是有炼过的,所以这方面他很“号练”。 新加坡有许多组屋的阳台或走廊的植物长得比这些图片的还好,而且有真正的蜂鸟自动来筑巢生蛋,是真正的鸟叫。 图片中我们只看到植物,没有动物,什么鸟也没有,哪里来的鸟鸣声?开CD播放? 许多室外植物被断定为容易在室内生长,但这些植物其实只能处在最差的状态,再怎么弄也没什么美感。 向上攀升的叶片是一定越长越大,条件是阳光的光线要调整适当,而从天花板往下垂的叶片却只能越长越小,叶片之间的距离变越远越难看。 现在室内植物的关键是新发明的植物用LED,能仿照阳光中的紫外光波长,开花的长叶子的结果子的对波长的要求是不同的,那些需要猛烈阳光的植物目前根本无法人工在室内以廉价的方法培养。 如果你不相信,给林北6个月,他能弄出比吕大爷家还夸张的室内树林,让你走不过去。 200万人民币?开什么玩笑!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695 未雨绸缪,是一种很简单的道理,或者说是一种学问,是一种生活的哲学。 当政府说人口可能会达690万,就有人说这个周末要到芳林公园集合给白色的政府Some Colour See See。 以前我说过的,曾渊沧博士说新加坡应该增加到800万人,以便让内需推动经济,当时李光耀特地表示不同意 – 如何让人口增加? 现在大家都把焦点放在到处都是人的那种挤迫感。 其实,无论大家怎么吵,新加坡的城市规划的脚步是不会停下的,给大家参考下列的影片 [youtube MYU2npmmkMc nolink] [youtube reoV8IX_QO4 nolink] [youtube yxynqgSzSaM nolink] 我自己也是觉得自己有点怪,常有些事提早“测中”,偏偏每次多多超级大奖就没中。 几个月前,觉得公司少了一个完整的急救箱,于是,去买了一个超过10个人份量的急救箱,后来发现bizSAFE里都提到要有这个,而我却自己买了,几天前,MOM的人一开始进入公司范围拍照,第一句话问我的是 – 你们有没有急救箱?然后,拍照。如果几个月前我自己三心两意不花钱买这个不便宜的急救箱,那么,就一定被酸,为什么当时我自己突然想买呢?我自己也不知道。 几个星期前,我心血来潮,在那种廉价店买了几套雨衣,虽然我已经超过30年没穿上雨衣,现在这些中国生产的薄雨衣也可以有机会穿看看。然后,又在五金店买了几套工作用的全身装雨衣,这类包括裤子的雨衣就能让人在雨中继续工作无需撑伞,当我买的时候,五金店的员工不断追问我怎么可能会有机会用到,不管他们,照买。然后,买了几套帆布,这类是适合遮雨却不耐太阳晒,过后,就是我去买那几片超大的遮阳帆布。 没想到,在那个酷热的星期一过,天空变脸,就不断下雨,我所买的不可能用到的材料全部派上用场,我自己就几次在雨中穿着雨衣走动,才知道穿了雨衣身体未必就会干的,因为在流汗。 所有的帆布都能及时的遮盖许多货物和配备,没有出乱子。 气象台每次的预测都是自己讲自己爽,当他们只说到初三的天气时,初四过后天天都还下雨,我的防雨的材料还是需要用到,根本就不需要再管什么酷热的太阳晒了。 很奇怪的未雨绸缪,真的。 下雨不愁,不是我有大头,而且没有那么大的头,我是不会戴那么大的帽,所以我从来还没买过任何帽子。 当然,如果我是穿白色雨衣裤的,即使我能未雨绸缪,人家也会骂,如果下暴雨还打雷,人家就更爱骂,真的。

72980_483437831716736_1840572671_n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692 年初五是年初五,请人是请人。 今年的年初五比较多人会请人。 请的人不一定是情人,因为有些是请了人之后才变情人。 请的人不一定是工人,但以后一定会变老,都称为老公老婆,然后心甘情愿做牛做马没马跑。 有些是被请之后欠他一份人情,利上加利之后再请回他。 如果请的是工人,出钱的就是老板,请人不一定需要登报,因为靠人家介绍,反正过了年才请人,比较容易找到人。 请了人后如果登报,通常是感谢大家赏脸光临包红包,不必流眼泪的那种。 一些人请了人之后,接下来一个月每天吃面包,而且是两片白面包包上一条香蕉的那种。 哪一种请人是哪一种请?华语是有点复杂。。。。 初五请人的借口是什么? 2月14日请人的借口是什么? 一起捞鱼生啦! 怕鱼不熟?你知道为什么那些灯光昏暗的厅里桌子都点一根蜡烛的吗?就是让你夹鱼片去烤熟的啦!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690 年初四,已经不是公共假期,也不是阿公的假期,所以就结束新年假期,开始接下来362天的不间断工作。 马来西亚同事就又有人使用了每年同样的借口 – 赶不及回来,把这个当先斩后奏的不上班借口,是很多公司很普遍的现象。 所以雇佣条例有个很清楚的条件 – 公共假期前后,如果雇员无故或不被允许就缺席,假期间的薪金,雇主可以扣除,变成无薪假期。 公司准备了“不菲”的“不肥”让大家吃开工的早餐和派发开工红包。 刚吃完,就来了两个不认识的客人,是两位穿着MOM T恤的印度籍人士。 他们是MOM人力部稽查员,例常的工商业抽样突击检查。 整个过程很快,这里拍照那里拍照,因为我们是已经是bizSAFE level 3,环境与配备早已符合较高的标准,所以他们完全不需要担心,而不是我们需要担心。 也就是说,bizSAFE是方便他们,不是方便我们。 雨下完不久,有个开车的同事拿东西进来,顺便穿着拖鞋,人力部官员马上问他 – 为什么穿拖鞋? 他回答 – 我车上有鞋,等一下出去就穿上,我只是走进来放东西而已,官员就 – OK! 看完了,要我签名,交代我们14天之内把他们需要的员工资料,几份表格还有Risk Assessment风险评估表格员工保险资料传真给他们存档,就可以了。 顺口问他,那些没bizSAFE经验的公司会如何进行?他马上说 – 有些公司会很困难,除了环境,因为都会看不懂那类Risk Assessment 表格,大家都头大。 他们命好,我们在新年前把地上打扫得那么干净,新油漆,吊红彩,好像是在为了迎接他们而打扮的。 就这样,他们走了。 政府人有没有包红包给我们祝我们开工大吉? 等!等久就有。。。。

newyear_images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687 我们的开工日是意思意思的开门,开冷气开电脑,只是一种仪式,不是正式收拾糖果纸屑然后上班的那种开工。 不过我在初二时已经晚报和新明的Facebook那里留下了重话,要替人找出解决悬而未决的案件的最终可能性。 所以我的思维其实已经没机会再休息,但也就是我说的不是为了强出头,而是为了正义和维护新加坡人的尊严。 写Blog如果不是因为有话要说,只是为了分享我吃了多少肉干和黄梨挞和看了多少花和美女,那就不是我。 初二也是“探访民情”下乡访问的最佳时机,从高龄老年的长辈们的生活细节中可以挖出许多让人不开心,让人对议员印象不断扣分,让人对新加坡医药费毫无阻力的调涨的事更加刻骨铭心。 对各种职业前景的看淡,对许多本地人能担任的技术人员的工作被外国人毫不脸红的霸占并吞,我们铭记在心。 对议员滥用权力任人唯亲把党的尚方宝剑当皇帝的金牌,被群众多年举报后才终于狼狈下野,之后收拾残局时再发飚吹皱一池春水的事,我们真的无话可说。 多年来一直疑惑的选票不是秘密的事,又一次有人证说有实证证明有地方官拿出记录本向投反对票的文盲民众证明选举不是秘密的。 这些事能开玩笑的吗?不要想太多,新年快乐。 当然,小孩子照旧无忧无虑的继续长大,不需要跟他们说什么2030,又不是要你包2030韩币日圆的红包给他们。。。。 温馨提醒,2030韩元 = $2.31新币,2030日圆 = $27新币 [youtube aViiawlrh4I nolink]

foods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684 大年初一刚过去。 从在去年到今年的363天,我终于又有机会在大白天放松的躺在家里的床上睡觉,爽~~~~啊! 我娘说的,未婚的也可以在新年包红包给小辈,只要有能力,什么都没关系。 礼俗也是人定的,红包是一种祝福的礼俗,不是追求内容的俗。 如果有人敢放System 7 的多多彩券在红包封里,谁又知道那是不是等于是个奖金690万元的红包? 今年听说许多商家和银行不给顾客太多红包封套,但没有媒体报道这类与行情有关的信息,好像是错觉。 家人在早上发现SMS还是无法顺利的发送出去,与去年一样,估计1天后还会收到年除夕的SMS。 本地的手机服务往往无法通过流量大爆发的峰值考验,尤其是这类喜庆时刻手机服务就不佳的问题,在4G服务出现后,照旧还没过年,还在“醒不来呀醒不来”。 最容易发送失败的MMS方面,转用Whatsapp的服务就应该不会再有MMS塞车或消失的问题了。 吃着吃着,感觉家里的新年食品中,好像少了什么。。。。 突然发现,没买“咸酸甜”-蜜饯!料粗! 每次看到油站或“携闷易累门”卖那么多筒装马铃薯片,觉得不可思议,年初一终于同时吃到三种,感觉是。。。。真浪费钱! 吃了不是工厂制作的,由家庭妇女少量生产的黄梨挞,黑莓挞,还有什么莓的挞,因为很少吃,就是这样吃,但懂得吃的人就说比较好吃!而且大家都说商店卖的不好吃!这是一种做得越多就偏偏越没人欣赏口碑越差的食品,与当新加坡政府的下场是一样的。。。。 肉干真的不适合多吃,多年来每次有机会吃时,才吃了不到半片,就已经马上口干舌燥,伸出去的手就收了回来,反正对食物的诱惑,我是很会忍的,对女人的诱惑嘛。。。。还不知道,此段内容儿童不宜,认为自己是儿童的请闭上眼睛别看。 看到新明日报Facebook刊登的一张冰箱塞满食物的照片,好多人也提到自己也是如此,忍不住留言提醒几句; 因为冰箱里的气流流动很重要,塞得太满的冰箱,温度探测器会失灵,而因为致冷的气流无法顺利快速流动,向着门前方的食物很容易出现温度过高,如果是像照片中那样塞满,在某段时间不断的开关冰箱,前面的食物因为没有冷气直吹,会冷却得很慢,就会出现部分会反复解冻或超过冷冻标准的温度,那食物很可能会“受伤”。 米桶可以常满而冰箱是不需要常满,冷冻的东西吃太多不好,人会变得不热情,新加坡的人口就会继续下降。。。。 要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那就多吃咯!新年嘛! 吃不完?请我吃咯!顺便介绍女孩子给我认识咯! 这是为了未来2030年之前,减少输入外国人来抢搭巴士地铁而你能为国效劳的最佳机会咧! 新年嘛!脸皮会比较厚的嘛!可以吗? 不怕脸红,因为红包封反射红光嘛! 这是避免被围剿而主动出击的战略,虽然在新年之前已经被空降的侦察兵突袭。。。。

guanyinmiao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681 现在是大年初一了,插下omy Blog的头香。 插头香的意义其实不应该是像华人地区流行的那样,挤在规模较大的庙然后想办法第一个插上,这样做的意义太极端也危险,也威胁到健康,然后演变成靠金钱的代价来得到插头香的机会。 台湾新闻说有间庙发明了一个妙法 – 不用搶破頭 集香插頭香 真正有意义的头香,应该是自己本身在新年在庙里所插上的第一支香。 也就是人人都有机会插上头香,不必怕没机会。 一些好的风俗应该保留,不好的让它慢慢的被淘汰也没关系。 在这里不祝大家恭喜发财,那太香港太广东太俗太市侩了。 我娘爱用潮州话说 – 新正如意!又有意义又文雅! 中国的潮州人还有“同同如意”,这个我就没印象了。 福建人呢? 新年快乐! 发啦! 发啦! 发啦! 。。。。 [kml_flashembed publishmethod=”static” fversion=”8.0.0″ movie=”https://www.facebook.com/v/573413326008882″ width=”400″ height=”300″ targetclass=”flashmovie”] [/kml_flashembed]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679 每年的农历新年,也就是中国的春节,我都要重复提醒很多人,要小心开车。 之所以要提醒,是因为有许多平时没开车的人都会“突然”开车,使公路上潜伏的各类风险加大。 连停车这种考验也会难倒许多临时借车的司机,这是非常普遍的事。 这是一种多年的经验所累积下来的“过敏性反应”,因为每次都特别的明显,明显的程度是当我发现突然出现许多“怪车”才开始留意状况。 不是故意特别留意才发现有许多这类状况,那就不一样了,变成主观的看法。 早上,与新年无关的,是在组屋区的路上,发现前方50米外有辆相当新的小轿车的司机座位的车门缝比较突出。 一眼就看出车门没关好,于是,等交通灯转绿了,慢慢的跟上前准备提醒司机。 想不到看到车门晃动着,这表示他没关好的程度是很糟糕的,于是在与他平行后,快速的按下4下喇叭。 在左车道的司机错愕的看着我,我用右手指向他的车门,然后保持与他平行。 奇怪的司机,不对我作任何反应,竟然是把眼睛转向仪表盘,看来是以仪表盘那里也出现车门灯警示。 于是他把车速放慢,一面继续开着车一面打开车门后再关上。 按经验判断,能这样做的司机,是比较老练的司机,只是他疏忽没留意车门晃动和气压噪音起变化,这是车门关不紧时会出现的征兆。 新加坡多年来发生过多次 – 司机没留意关紧所有的车门,没系安全带的车内后座乘客在车子转弯时被抛出车外,其中一次是小孩。 我不知道这么多年来我提醒了多少司机车门没关紧,平摊下来,应该是每年一次。 一些司机是被我提醒后,吓得赶快停下车在路旁然后关门,尤其是那些后车门没关好的。 小心驶得万年船,才能有机会快乐的迎接2030年。 今天是除夕,有什么好料要请我吃的来这里说,不要客气,我也会不客气的,反正。。。。因为在网上是吃不到的。。。。 不过不要对别人不客气,这句话意思不一样,和气生财,新年时开车要沉住气,看到Kayu的司机不要骂人不要比中指不要按喇叭不放不要闪大灯不放不要降下车窗比手势,就对了。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677 我其实多年来常谈到早报网。 我早已没有那种恨铁不成钢或爱之深责之切的那种交流,因为没有必要。 题外话,当年就是因为早报网乱七八糟的处理能力,才会衍生出网民另外设立的一个民间中文论坛 – 狮城乐园,不喜欢那类说话难听刻薄的女性网友也都因此消失在早报论坛。 早报论坛也都是老安哥聚集的老店,没风扇没灯没茶水,甚至没凳子,没窗,连门也没有。 头顶上可能有一片天,因为。。。。没屋顶。 这几年来始终如一,也就是软件一样烂的早报论坛看似随时会随风而逝。 连网址链接也被禁止,就只为了防止垃圾广告。 所以有时刚加入的网民发现竟然有这类旧论坛的功能而“大惊失色”。 时不时出现的资料库问题也证明了早报网已经到了固步自封的怪异地步。 工人党议员刘程强在国会的人口白皮书辩论中提到早报论坛的内容。 但他或许没想到,早报网的论坛已经超过3天无法进入了。 听了或看了刘程强说话的人想到早报论坛看那篇内容,也无法“得逞”。 昨天,其实我忍无可忍,在早报facebook留言提醒,但完全没人回应。 这可能符合了过去一段日子早报的可能运作模式,早报是早报,早报网是早报网,早报Facebook就是早报Facebook,各自为政。 本地华文媒体的龙头老大? KJE塞车4个小时与这个论坛软件塞车超过4天比较,是小儿科。。。。 哎。。。。 唉。。。。 哀。。。。 我知道早报网的员工有在看我的Blog,不过我不知道他究竟会知道发生什么事吗。 哎。。。。 唉。。。。 哀。。。。 永在怀念中。。。。 虽然我知道它会复活,因为它有主人。。。。

2030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673 新明日报的资深新闻工作者的文章 – 《谁该离开?》在新明的FB激起的反应在预料之中。 在各个引述其内容的中文新媒体引起的不屑的反弹也显露出来。 FB – http://www.facebook.com/ShinMinDailyNewsXinMingRiBao/posts/480906865301231 Blog – http://limhe.wordpress.com/2013/02/06/%E8%B0%81%E8%AF%A5%E7%A6%BB%E5%BC%80%EF%BC%9F/ 本地的许多资深的华文报新闻工作者的文章内容常招来鄙视,这些出现火花的文章,多数是与媒体吹捧心目中完美无瑕的政策与个人太主观的立场有关。 立场偏颇的内容其实很容易分辨,只要越多人加入讨论,我们就会看到更多来自不同的生活环境的人的说法,从中可以判断什么类的人说的比较有说服力。 但,为何文章标题需要使用《谁该离开?》??? 我们在好奇之下,一定会对文章发出的问题在内容中寻找作者自己会提供的答案,想不到,作者竟然说 – 690万太多,谁该出局?外来人各有留下的道理,看来是觉得这里太挤的自己人要出局,去找个没有女佣、外劳、外来人才不会占据一半人口的地方,清清静静的过日子吧! 但也要想清楚,到时没有女佣差使、一些生活的小技能还要学会,否则水喉坏了,马桶不通,可能得付上专业人才费用,才有人上门为你服务!七老八老了,也不见得有人要收留你! 什么乱七八糟的?林凤英女士擅长社会新闻时事,究竟是什么事让她这么样的说话? 我是一个会修水喉会修马桶会修这个那个的笨蛋,什么时候我会被叫做“专业人才”然后可以收取高额费用? 17年后总共会加多少人是政府说的,但政府白皮书几时透露要赶走人? 政府说 – 我们谨慎控制引进移民的速度,基于此,到了 2030 年,我国公民人口预计将介于 360 万至 380 万之间;加上 50 万至 60 万名永久居民,我们将会有 420 万至 440 万的居民人口(包括公民及永久居民)。当然,实际数目取决于生育率、移民情况,以及人口平均寿命等因素。 690万的说法只是一种大概的百分比递增的大略估计来进行城市规划,几时需要拆屋赶人?有谁是住在坟墓的? 把人赶走哪里会有办法达到690万? http://202.157.171.46/whitepaper/downloads/exec-summary-chinese.pdf http://202.157.171.46/whitepaper/downloads/flyer-chinese.pdf 2012年6月底新加坡总人口是531万 女佣什么时候会修水喉马桶的?为何水喉马桶会坏?多久坏一次?这跟觉得到处人潮太多的抗议有关? 其实也不想批评其他部分,我只想问 – 会有人那么大胆敢带人进入别人的屋子,在屋主喊说人太多时,要屋主滚出去吗?我根本抓不到球咧! 如果有人可以回答我答案是 – 是! 然后有10000人表示支持他的回答,那么 – 那么 – 那么,从今天起,我就不再写Blog,以示尊重这1万人! […]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670 从那天说Citibank极为卑鄙的纠缠 – 令我极为暴怒的Citibank,之后还是憋着怒火接听他们的来电,到今天,我已经告诉了他们两次以前发生的问题,并要求他们解决问题。 今天早上,当电话里的那位口音是新加坡人的Jenny说我还欠他们720元时,我用让她无法忍受的怒吼让她说无法再和我说下去。 之所以动怒,是因为之前本来多次都是她打来,而她照旧说会寄新的单据,但我证实她说谎。 只要我多问其他问题,比如问单据如果数目不对,那如何彻底解决?找谁? 她照旧用那类一路来使用的样板句子 – 对不起,我们不能做什么。 这类话常使得原本沉住气的我火山爆发开始怒吼发泄在他们身上。 她们是负责追钱的,让她们没钱可追就会失业,所以她们是没那么笨的。 因为之前几次他们招架不住,就是要我自己打去热线电话解决,说必须按照这个唯一的步骤才能解决,后来我几次三番傻傻的尝试照办,结果还是一样。 把这类不负责任的追钱热线电话放在标题,是故意的,搜索引擎会抓获66841180,然后留底。 无论如何,会认真的写信到报馆,政府部门,尤其是监管出现疏漏的金融管理局。 我知道早报那篇信用卡的投诉没有人认真的回复,连金融管理局也完全不介入回应。 一个读者投诉,就解决那个搞定,那么其他没写到媒体投诉的呢?金融管理局无动于衷? 或许他们以为华文报的投诉都是小钱小事,讲华语的人哪里会有什么“power”? 所以大家都自然认定要投诉就应该到英文媒体投诉。 这和不是部长的议员被人们看扁没Power的说法一样,虽然部长也会连任议员失败。 那么没权没势没人理的华文报业还有必要留吗? 金融管理局是PAP所“生出来的”。 谁说PAP的管理人才都是顶尖人才? 现在你问还没“冷”下来的我 – 这些大小官真的每年从国民身上拿了高薪就能好好办事? 我呸!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668 高瞻远瞩与好高骛远,这两句成语英校生比较不能深刻的理解。 他们能看得懂的,是里头的“高”和“远”,这两个华文字太简单了,小一生也懂,“好”字就更加简单。 正面的评价的 – 有前瞻性的,务实的,不浮夸的,脚踏实地的,一步一脚印的,我们会形容为高瞻远瞩。 好高骛远的内容会隐藏在下面的内容中,连我自己都未必找得出来。。。。 好爸爸好妈妈在孩子一生下来就买许多各类的保险配套,很少人会使用高瞻远瞩来形容,只是用现代化名词 – 财务规划。 在孩子几个月大的时候,就开始查看各类教育保险配套,将来孩子才有财务上的保证能读本地或外国大学,这整段句子我无法用适合的成语来形容,毕竟我的华文能力还是很有限。 这个读大学的说法,是预期在17年后他准备到美国顶尖大学修读最昂贵的课程,直到获取博士学位而定下的终极目标。 为了这个终极目标,他们必须策划好如何让小孩健康的成长。 学音乐学艺术补习等辅助的各类人格身心发展上的培训都是小事。 他们决定搬到名牌小学的校门外,从篱笆到家门口不到100米,不需要骑脚车,也不需要什么交通工具,顶多要撑伞那几十秒而已; 这样他们就不必担心行人绿灯还转弯的车辆。 就这样,孩子渐渐的长大,加入学校学生会,争取做会长,参加辩论会,策划活动,带领同学们积极的活跃的乐观的生活着。 他被训练成要有尊卑也要谦卑,他必须懂得感恩,他必须帮助其他被他断定为弱者的人。 他必须有自己的想法,他要什么,没有办不到的,只要肯努力。 学术上,他获奖无数,但他毫不松懈,从不怠慢,仍然积极向上,直到获得光宗耀祖的国家级奖学金。 终于,他出国留学了。 也终于,他得到他父母长辈多年前苦心计划好的一切,成为世界级的顶尖人才。 他决定回国效劳,因为他知道前面的路已经铺好红地毯,已经有人为他展示给予他的规划,17年后,他会登上人生的巅峰,步入政坛。 就这样,新加坡出现了许多18岁和35岁的佼佼者。 上面的生活少了点什么呢? 。。。。。。。 他们没搭过巴士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666 这个标题有点怪,其实是我自己眼花。 我把“白皮书紧缩外劳”看成是“白皮紧缩外皮”。。。。 新闻:白皮书紧缩外劳政策 9国总商会表示担忧 这类商家组织的话怎么能当真? 如果他们不会对影响收入减少好处的任何事表示担忧,那才值得我们担忧。 他们全球到处随时可去,只要最终扣税后让他们赚最多,那个地方就是好地方好政府。 我们平时接听拨打的许多大商家的热线电话,对方可以是设立在马来西亚,印度或菲律宾的公司。 我们的来电骚扰电话当中,最让人烦的是这些外地口音的厚脸皮的人,政府却怕他们肉痛,不敢马上让我们选择拒绝来电服务。 本地的许多行业的技术人员的薪水停滞不前,主要是因为许多公司都能轻易的聘请外地人当技术员,时不时就要回营受训的新加坡男士他们觉得厌恶,但哪里敢向政府吵,就私底下尽量聘请所谓的外国高资历大学生。 我们多年来听到的那句 – 外国劳工比较能吃苦,学习能力更强,其实不是事实,而只是因为他们的薪水低。 多年以后,因为长期的压低这类技术人员的薪金,年轻人不再对这类辛苦的工作有兴趣,于是,这些行业向政府展示报告,说他们真的聘请不到人。 是的,现在他们说的高薪也请不到人已经恶化成事实,已经不需要演戏了。 但这是他们自己搞出来的,然后,又要我们平民百姓听他们的? 这与新加坡政府多年前强制节育的情况类似,对多生育的妇女用尽各种方法阻拦她们多生育,我们听过的是有不人道的被强制节育的事,这些已经过去了的事实,不需要讨论,做坏事与做好事的共同点,就是事情都已经过去了。 政府用了30年的时间把肯生育的环境转为不想多生育,然后政府会告诉你不是他们的错,是全球性的趋势。 同样的,商家用了超过15年的努力,把许多行业转为本地人不再有兴趣加入的环境,然后告诉政府是年轻人的错。 告诉大家一位医生对某人说过的重话 – 很多年前,某位卫生部长觉得新加坡的女医生太多,于是,从那时候起,许多女生无法在本地修读医科,很多年后,现在本地有经验的中年女医生出现真空断层,严重缺乏,懂得妇女病的中年女医生严重不足,一些妇女不肯让男医生看诊,这使得近年来的本地的医疗工作出现问题。 如果这位医生说的是真的,请现在正在看我内容的媒体记者们去查证这个年龄的断层,但我估计媒体绝对不可能跟进报导,你应该知道我在说什么。 成语 – 后患无穷,后患,不是指你现在就能看到的,因为那是以后的事。 买马票,是自求多福,但也不是现在就能知道会不会包中的,因为那也是以后的事。 我说这些,是因为我其实多年来也是在观察一些蓝领行业的动向,就因为我身在其中,可以说将近20年的时间,亲眼看到哪些行业流失工作队伍,哪些被外劳鹊巢鸠占,取而代之,水土流失,荒漠化,荒诞化,然后出现废话,怪论化。 我很有兴趣想知道政府自己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为何20年前卖10万元的4房式的组屋与当时的蓝领技术人员的平均薪资的比例,与现在卖至少20万元的4房式的组屋与现在的蓝领技术人员的平均薪资的比例不一样? 为何政府自己不敢拿多数人的偏低平均薪资来与组屋售价挂钩? 为何现在才谈到不应该拿被乱炒热的转售组屋售价挂钩? 什么都是政府自己搞出来的市场,钱赚了,公务员在同一年迫不及待的马上分多一些花红,亏了呢?少拿花红,但是不能不给花红,或者那是去年的事,反正去年的花红都已经拿了,今年你能怎么样? 然后,拿着鸡腿,叼着牙签退休去了,以后什么事都不关他的事了。 我们能否要求现在涉及2030年规划的所有公务员在2030年才能领今年开始的花红? 如果到时候市场出现大混乱,民众能否要求多年来策划这一切的公务员负起全责,花红取消? 为什么没有问责制来防止公务员因个人判断失准而让全国受影响?公务员一定全部不会做错事? 什么话都是政府讲的,全国对话会就是要听听看大家有没有话讲,讲了之后呢? 偏偏有话讲的群体就是不出席对话会,而吃饱找包的都有空出席各种活动,假象假民意就是这么得来的。 外国人趁机发难讨好处的情形什么时候会消失?等全球淹水发生后再谈吧! 跟政府讲道理? 那我还是去找我那3岁的小外甥一起玩“马刹”跑来跑去会比较快乐。。。。

hme_our_land_use_plan_org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663 只是针对这句座右铭问一下来自世界各地的高人: 做最坏的打算,抱最好的希望 – 这句话是早报记者“传神”的翻译吗? 还是来自天上神传来的翻译? “as planners our mantra is the Boy Scouts‘ motto – ‘prepare for the worst but hope for the best’” http://en.wikipedia.org/wiki/The_Singapore_Scout_Association Motto:Be Prepared 哪里来的 – 做最坏的打算,抱最好的希望? 难道又是要我们像玛雅神话或达文西密码那样破解密码? OK,换一下话题。 最坏的打算,是690万,现在惹出许多不满。 那最好的打算呢?500万?400万?为什么好的不讲咧? 为什么不哄一下让大家开心一下过年时吃得下让体重变多一点? 既然是买17年后的马票,要买大还是小?要全打?还是正字就好? 温馨提醒大家,新加坡的童军根本就没有所谓 – 做最坏的打算,抱最好的希望。 真正诠释做最坏的打算,抱最好的希望 – 就是同时追三个女人,最好的希望是三个变成是买东西她自己出钱的女朋友,最坏的打算,是三个都泡汤 无论如何,我爹和我娘在我很小时候就告诉我 – 做人不可以讲骗话。

paint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660 买了一个20公升的大桶漆,以为公司的那几面墙还需要相当多漆,怕小桶装的不够。 怎么知道估计错了,随便粉刷去年才粉刷的部分,才用了不到20%,就算差不多好了。 桶里突然浮现一个小塑胶袋,本来要捞起丢开,却发现里头有硬币! 不是吧?又不是哈利波特续集。。。。 拿了塑胶袋去冲水,才发现原来是油漆附送的“赠品”。 上面的英文说 – 得摸有拜,得摸有恩。。。。 什么乱七八糟的? 桶外说 – 有高达两元的回扣! 把一元放进桶里给人家当现金回扣? 那么鲍鱼罐头和肉干也可以把硬币塞在里头吧? 还有恩。。。。现在买错就有恨。。。。 其实扣多少钱都不重要,是我买太多,那些钱的价值更多,要存放到传子传孙才用得完。 问题来了,要传子传孙,就要“有妻”。 那么,油漆多了就要有妻。。。。这是不知道哪里来的绕口令。。。。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658 下午,在一个交通灯转红出现右转箭头后,开始右转,看到右边的行人道出现一位中国客工模样的没停下脚车,然后在我的车右转之后冲过行人道,我后面完全没车,他没事。我说过,我最讨厌也最厌恶也最受不了这类从不愿停下脚车的中国客工,又一次让我记下对他们这类害人害己的恨。 晚上,在PIE,远远的看到一辆巴士快速的把车开到右边车道,是为了要超越中间车道的一辆罗厘,然后开回中间车道,车速照旧非常快,我踏下油门接近它一些,然后锁定距离跟随它,发现它的车速是108公里,慢慢的接近它,与它平行,然后,我转头看司机,因为车牌是马来西亚车牌,我要看是什么种族的司机,巴士司机可能是发现有古怪,赶忙把车开到左车道,同时把车速降到少过80,就这样离我越来越远。 之后,在一个交通灯前,看到3个行人正在过马路,等待右转的德士没有停在右弯的停止线,反而把车开到行人过道的线上,等行人越过就马上开动,看样子是去投胎,如果对面车道有车来,它就等着被撞,或它会选择把行人撞开。 过了这个交通灯,在这个车速限速70公里的车道上行驶,左边车道一辆德士从远方飞奔而来,然后迅速的超越我的车,直奔向它想去的地方,我估计它的速度超过100公里。 马路如虎口,一下子就出现那么多不想活或不想让人家活的家伙,还是关在家里不出门比较安全。。。。

KJE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655 今天的大事,omy新闻 – KJE今早发生车祸 造成严重堵车状况 在晚报Facebook留言“轰”今天早上西北部交通大瘫痪的事。 其实不明白为何不尽快把巴士拖到一边,靠近这段路的惹兰文礼到先驱一带,有许多重型拖车公司有设备可以帮忙,民防部队为何也无法及早的自己动手把车拖走? 惹兰巴哈训练营就在附近,他们帮不上忙?武装部队的工兵部队也在不远的几公里外,为何不向“铁桥兵”求助? 如果再次发生重大事故,是否表示我们又会再次的束手无策? 我们多年来信心满满的国防与民防部队的战斗力在哪里? 政府单位跨部门的协调能力在哪里? 战争如果爆发,是不是就这样困在车龙中等被轰炸? 这次的事件难道不算是一个真实的考验? 什么是民间资源征用演习?不就是在必要的时候动员民间的配备加入行动?为什么不在这次事件中征用民间配备?而且是不困难的普通巴士而已,需要花那么多时间在做什么? 警方表示,他们在清晨5点半左右接获有人报案,指KJE有事故需要警方协助。由于车祸中有巴士出现液体泄漏的情况,因此警方在早上6点到8点之间,关闭了整条西向的KJE,在8点之后才开始让车辆从旁边川行。 发一点牢骚来为迟到的同事和被浪费掉的时间和车油提出严重的抗议! 今天早上KJE的大塞车严重影响西部的交通的事件,有没有官员必须负起全责? 是不是官员们还在睡觉还没上班都住东部? 还是因为西部选区没有反对党抢滩所以不必那么紧张? 我们有许多同事都受到影响,所以我们都非常关注为何让那辆横跨几个车道的巴士躺在那里那么久。 以前快速公路有许多铁栅,我们以前所知道的是那些锁头是由交警负责,一旦公路出现状况,需要通过对面车道疏散车辆,就会开闸。 多年前,这些供紧急用途的铁闸全部被拆除,变成一般的防撞栏。 我不知道是谁决定的,但我觉得政府部门有人因为安逸的生活而降低警惕的心理,就是从这些紧急通路被堵死的那天开始。 后来,看到路旁灯柱还是随时能拆倒,本来可供战斗机紧急降落的林厝港路和先驱路都变成路面比普通公路还烂的“特殊道路”,我无话可说。 也就是说,我们再也不会需要什么紧急的措施,因为人口越来越多,牺牲掉一些也没关系,也没办法。 MRT里人挤人,如果有事,天字第一号的007被塞在车厢里头也无计可施。 是,什么都没办法,无变,就是福建话的没变,以不变应万变,因为我们“没变”,对吗? 是~~~吗? 其实不明白为何不尽快把巴士拖到一边,靠近这段路的惹兰文礼到先驱一带,有许多重型拖车公司设备可以帮忙,民防部队也无法及早的自己动手把车拖走?惹兰巴哈训练营就在附近,他们帮不上忙?武装部队的工兵部队也在不远的几公里外,为何不向“铁桥兵”求助? 如果再次发生重大事故,是否表示我们又会再次的束手无策? 我们多年来信心满满的国防与民防部队的战斗力在哪里? 政府单位跨部门的协调能力在哪里? 战争如果爆发,是不是就这样困在车龙中等被轰炸? 这次的事件难道不算是一个真实的考验? 什么是民间资源征用演习?不就是在必要的时候动员民间的配备加入行动?为什么不在这次事件中征用民间配备?而且是不困难的普通巴士而已,需要花那么多时间在做什么?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653 当年说的话题 – 如何让人口增加? 里头提到的 – 当年说生两个已经够了,还强制人们堕胎的官员们去了哪里? 今天看来,历史可能会重演。 官员们在现今的环境下所作出的科学推算绝对不会有错。 按照我们目前的人口老化趋势所谈的各类隐忧也绝对没有错。 我们如果没办法说什么,也不会有错。 17年后,当政府发现有错,一定会认错,然后纠错。 或许,到时候,新加坡每个星期六晚上8点开始会强制停电12个小时,以环保的方法“培养”足够的土生土长的下一代。。。。 到时候,我们也不能说他们是完全的错,因为我们也会有错。 因为,到时候,一些官员早已经移民; 或者移民到不需要搭飞机的国度,用身上的翅膀到处去,不担心我们骂; 又或者移民到听不到我们抗议声的国度,赏花玩鸟溜狗; 也又或者已经老得脚软躺着休息不能接受我们的声声抗议,我们如果坚持上门开骂,还要先买水果礼篮。。。。 17年后? 2013年的新年多多博彩你知道什么号码包赢了吗? 不知道? 那17年后的事谁会知道? 或者,我们自己已经老得只能与这些前官员有气无力慢慢的聊,那。。。。多浪漫啊! 只要现在开始,行人绿灯时车辆完全不准转弯,那么大家都可以从现在开始一起安全的慢慢的变老。。。。 [youtube VmeM46a3IDc no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