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达人
科技生活 生活科技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378 如果,我是在说如果 如果再过两个月是世界末日,那么,相信这类说法的人会干什么呢?会在FB告诉人家他感谢谁吗? 学生再也不需要认真学华文,反正如果能因此在几十年后有机会赚到中国人的钱,那也是以后的事。 司机再也不会小心翼翼的开车,24分太多了,在警察面前闯红灯,潇洒的挥霍掉12分,其实还有剩。 奉公守法的人再也憋不住了,即使红灯行人不能过,也照旧穿梭自如,大步向前,反正只剩两个月。 那些吞药灌酒的就更乐在其中,因为加入一起摇头晃脑的人更多,一起跳着踉跄怪异舞步的骑马舞。 要收钱的,手伸得更长更快,连炒菜的也伸手,不收的就脱裤让人咬,所以警察更忙,调查员更忙。 更多人为了要美美的登上诺亚方舟,临走前到美容院削骨去油,也是为了减轻重量,船才不会下沉。 上方舟的最后一次万圣节彩排,大家抢着把卖古怪用具的店的货掏光,别人才不会被吓得掉进大海。 上不了船的克制不了,结果上床换分,上不了床的就只好上车,师徒没车上,结果都挤到课室里上。 乱世必出妖孽,嘎那赛。。。。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376 母语成绩就如股市分析专栏作者百说不厌的那句 – 果然,的确是每况愈下。 成语“每况愈下”,和另外一句“每下愈况”的意思是截然不同的。 但是,如果我们借用“每下愈况”的字面意思,来说明情况越糟,事实却越清楚的现实,却相当符合这样的状况。 过去,我们一直在担心一直不断往下调整水平的华文考试不能反映我们新一代普遍性的华文水准低落的惨况。 用最草根的说法,就是华文成绩是“玩臭”的。 高级华文与当年华校生的华文相比,已经是出现距离。 而几千年的中华文化诗词,何曾出现水平变化? 难道当年让人细细咀嚼的唐诗宋词可以因为新加坡低落的水平而变成糖丝送匙一口吞下吗? 把学习与考核水平拉低根本就是逃避现实的虚假做法。 学校可以训练学生来应付某种模式的考题来争取高分,但绝对无法改变学生不热衷自修提高华文的风气。 现在应该可以放心了,水平果然真的是越来越糟,不再靠较简易的考题来维持面子了。 那么,知道了之后,我们又能做什么? 恢复开办新的纯华校? 别傻了,李爷爷还没做出结论,人家喝汤你喊烫干什么? 那怎么办? 等2012年世界末日之后再说吧。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373 有时候,看了一些新闻报道,我的感觉是 – 要是我会相信的话,我,应该已经算是头刚撞到墙壁 – 头壳坏。 当我们看到所谓的清洁工人薪水3000元的时候,已经可以直接判断 – 有人是在当别人是白痴。 通常各行各业在用华语解释“赚”这个意思的时候,常有人搞错。 所谓的赚,必须指扣除一切开销后的利润,也就是“净赚”。 比如 – 有两间不同地点的店,都可以说他们一个月可以平均赚得2万元。 但是,一间的店租是8千元,3个员工,结果,可能只能每个月净赚不到3千元,而且淡季可能会亏损。 而另外一间,店租是5千元,2个员工,可能老板能赚整万元,所以老板脸上常挂着笑容,常买鸡腿吃。 所以,一个德士司机说他能赚7千元,是指他扣除一切开销后的净利的话,是指他一整年每个月的利润都一样的话,那他一定不是人,是神。 我们是讲证据的,不是摔酒瓶握拳头吐口水的。 请他们这些说驾德士能赚5千7千的一群出示income Tax。 我不知道为何一些人一接触到记者媒体,说话就像国庆日放烟花一样,好像不用钱似的。 信口开河的代价通常不小,在新加坡,挖“龙沟”让武吉知马路疏通水患都那么困难,还要花钱请洋房的人搬走几个月,如果有人可以随便用嘴巴开龙沟开河,请他去做吧!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369 如果不是不健康的儿童食品,而是误导消费者的各类食品广告呢? 民众知不知道,在媒体上猛打广告,说所制造的新鲜果汁可以完全取代水果的广告是误导民众的? 就让我们拭目以待,看以后这类果汁广告是否就此消失,来证明当局的审核能力。 民众知不知道,在政府部门外包的健康讲座,有时是被食品公司以自己开设的另外一家幽灵公司的产品来作为主要行销的一种包装? 这种实际上是推销自己产品的讲座的利益冲突如果已经有人举报,政府是不是又是高层完全不知晓? 那么啤酒广告在夜晚的时间才可以在电视上打广告,其实就是让只在夜晚才看电视的年轻人直接长期接收这类广告讯息,所以新加坡的酗酒年轻人持续增加中。 如果本地人超重患糖尿的比例情况正在恶化,那么,任何食品广告对他们来说都是不健康的,可以全面禁止吗? 什么都禁,让大家都不出门,只在家里玩手机。 偏偏手机信号弱,上不了Facebook,就只好闭目养神。 闭目养神养久了,人就发神经。 人一发神经,就冲到24小时经营的油站里去,买几大袋的零食吞下去! 破功! 多此一举,白费心机。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367 其实,风水师应该算是一门专业,而不是一种职业。 人们心甘情愿付钱给替他看风水的人,就因为相信。 风水师不是专门分析什么才是上流或下流,更不是一个能决定娶多少老婆才算风流的人。 风水师帮人看风水,就只是收取咨询顾问费,这是现代化的说法,这样政府才能收税。 但是,最现代的风水师,是专门卖宝石玉器,而且是卖给他看了风水的人,那才奇怪。 看风水可以不算钱,但他看了之后你必须买玉器让他赚钱,他才是真正的完成看你的风水。 风水师如果师出无门,根据现代市场行销理论,他必须说他曾经出家当和尚,所以他就有一个法号。 这就像现在的每一个大学生,如果要人家觉得他有大学的料,就必须考取MBA,说话才比较大声有力。 为什么会有当过和尚就会显得在风水知识专长方面会更与众不同的形象呢? 风水师和医生差不多,必须陪伴客户直到海枯石烂。 客户的风水每隔一段时间就必须调整,因为磁场起变化,这和新加坡的房地产一样,政府也喜欢喜欢就调整。 风水师绝对不可能突然告诉人家他不干了退出江湖,因为这违反了风水的哲理。 风水的哲理究竟是什么? 你问我? 如果我知道什么是风水,我哪里可能告诉你什么是风水? 如果我不知道什么是风水,那我更不可能告诉你什么是风水。。。。 这是一门学问,需要几十年的时间才能毕业,你自己找资料读吧!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364 上次说过,经过大巴窑一处,发现树上所有的附生植物全部枯萎。 这是一种很怪异的事,我是觉得奇怪,就这样而已。 今天再度经过时,仔细再看,原来有两棵大树很明显的出现树身的爬藤全部枯萎的现象。 这些树,都在大牌193旁。 发生了什么事? 我开车时当然无法拍照。 上谷歌地图街景找,看到的是当年其他爬藤“还活着”的景象。 看得出草地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吗? 现在那里树身是一片凄凉,人来人往有人气的地方竟然会有植物大量枯萎。 或许,omy的人会有机会上班时看到。 或者,是大巴窑地头蛇“阿初”,他应该可以深入走走看看。 如果这些植物是自然的枯萎,那意味着什么? 那是否真的没什么? 那为什么周边地区其他树都很正常? 有没有人可以告诉我? 还是说需要找灵媒来揭开谜底? 真的,耐旱耐折磨的植物能全数枯萎,给我的感觉就是这里有。。。。很。。。。那个。。。。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354 不久前新闻报道说的因为垃圾堆满树所以砍倒树的新闻很“吸引”我。 因为这个地点就在公司不远处,也因为新加坡很小,什么地方都不算远。。。。 好奇加上“山龟”,觉得这些树的问题应该不那么单纯的 – 市理会的人胡来。 一到现场,马上看到左边早已有修剪掉所有树枝的“小树”,而且是已过了很久,所以都长出新嫩叶,起码都超过一个月。 右边则是“案发现场”,最靠近组屋的树只留下一棵老树,而且它是在两座组屋之间的空地,不会阻挡阳光和气流。 最靠近组屋的地方现在只有被修剪掉的小树,而且是很明显的,更久以前就已经进行了。 也就是说,这个靠近PIE的狭长小公园跑道旁的树早已一直在进行修剪,不是刚刚砍掉10棵树那么简单。 无论如何,目前这个地方还是有许多树木,再过一段时间,当枝叶长齐之后,还是有一定的作用。 让树长得那么靠近屋子虽然会为低层单位遮荫,但也就是会最靠近树的屋子比较不通风。 现在剩下的这些树,看起来没什么问题,环境风水也似乎还不错。 只看居民投诉而作的报道就骂市理会的人不爱惜树木,也未免太片面了。 从左边望向右边 密度看起来都还好,以后枝叶茂盛了之后再说 从最右边看左边 从最右边看左边的放大 最左边的几棵 靠近的都不剩了 最老的这棵看起来多么贴近组屋 被砍倒的也不算是很老的老树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350 标题是中国人很常用的日常生活词句,新加坡人就不熟悉。 新加坡人比较熟悉的说法是 – 舞滑,cheap cheap cheap。 性价比,不是指最近的那类上网看什么性的价格比较。 原意就是产品的性能与价格的比较. 又好又便宜最划算,又好又贵很多人看了就算,又便宜又不好却偏偏是最多人的选择。 比如一辆越来越贵的日本丰田Toyota轿车,因为日元汇率的关系,变得更贵,但性能方面保持不变,于是,人们就觉得“ball滑”(福建话) – 不划算。 而一辆本来价格很昂贵的欧洲制造的宝马BMW豪华轿车,越卖越便宜,也因为新元汇率所带来的“好处”,人们觉得现在买就“舞滑”(福建话) – 很划算。 本地欧洲车的销售记录也已经证实了新加坡人一窝“疯”的都买高级欧洲豪华名牌轿车,因为现在已经算是很便宜了。 可是,问题来了,在使用的3-5年内,欧洲车的性价比还是非常不划算的,为什么呢? 很简单,欧洲车杀人放火的维修费和零件费用贵得离谱,超级离谱,简直就是坑钱。 或许再过1年,我们会开始看到一些付不起维修费的人把欧洲名车卖掉。 对他们来说,他们肯忍痛付钱修车的借口就是 – 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等久就有。 另外一种例子,就是我们的手机和手提或掌上或膝上电脑配备。 有什么是跟性价比有关的? 有,Extended warranty! 最近,三星的Samsung Galaxy S3提供了额外的一年保修服务,我马上问Samsung。 我问的,是三星的其他产品有没有延长保用的配套,因为最近买了  – 18台Galaxy S3 15台 Galaxy Tab 10.1 6台 Galaxy Note 2 之前也买了50台Galaxy Tab 8.9 所以就问了Samsung有没有其他“康头”,好让我买多一点保障,这样产品的性价比就会更好。 Samsung Singapore 写道 “@Tech: The extended warranty is currently […]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348 政府庆祝国民服役45周年 1亿元奖励90万国民服役人员 当过兵就算了,都已经过了几十年,干嘛需要奖励? 我们又不是温室里娇嫩的小花,没奖励也没关系。 我不知道我是否是拿100元的“安哥”,但应该好像或许大概多数可能是。 我在总理的Facebook留下几句话: 李总理,我不要那100元,我要捐出去,能有这样的选择吗? 100元可以买30包有两肉一菜的杂菜饭。 给我100元的餐券礼券我肯定会浪费掉。 给我戏票,我哪里有时间? 给我礼券,我上哪儿花钱? 给我餐券,我吃好料干嘛? 政府啊!不要啰嗦,赶快弄好一个SMS系统,让我们把这个好处转送给小贩们,让他们煮好吃的东西给那些有需要的人吧! Thank you hoh总理 !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344 下午,吃完午饭,走过餐厅隔邻的五金店。 两个店员同时招手招呼我过去,说有话谈。 两个人同时的问我 – 我的那些孔雀鱼还有吗,一个说有人送给他小鱼缸,他要养些小鱼。 另一个也说要孔雀鱼,因为。。。。他老是喂他的金龙鱼吃青蛙,想要帮金龙鱼换一换口味。 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旁边有水沟,他说完一定被我一脚踹进“龙沟”里。 他们说下午要下去我的公司水缸捞鱼,我就说随便,反正孔雀鱼太会生了,几个月就变成几百只,拿掉一些是必须的,要不然会都太拥挤而活不成。 到了傍晚,我才猛然记起他们准备来捞的事,去到鱼池旁看,没动过的痕迹,这些小鱼又活多一天,命啊! 晚上回家前,照旧替植物浇水,然后放火杀一些白蚁,再杀一些跟小蟑螂一样大的那些黑蚂蚁,控制它们的数量,还没试看看如果被这些黑蚂蚁咬到后会发生什么事,改天要找人试一下。 然后,熄灯关上卷闸门,就可以回家了。 就在今天比较早回家的时间,不知怎么的,不想走。 于是,就再“逛”了一下水沟旁的木瓜树和鸟巢蕨,“考察当地的生态市场”后,还是不想走。 又走到公司另一边的鸟巢蕨阵,然后站在那里注视着新生长的嫩芽。 就是这样的注视动作,全身不动,然后,我听到一声“扑通”的水声。 那是另一边,公司闸门前的大型纤维鲤鱼池,可能是水比较混浊了,所以鱼才跳跃一下。 但是,不知怎么的,心里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 因为,锦鲤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在夜晚睡觉时间突然跳跃,除非。。。。 突然,又一声“扑通”的水声。 就在这个时候,站在黑暗中的我,全身,尤其是背后,突然起鸡皮疙瘩,从后腰直到后肩直到我的脸颊。。。。 我停止呼吸,仔细的聆听周遭,因为我已经发现真的有不对劲的地方! 我听出来了!竟然没有流水声! 这也证明我被汽车警报喇叭弄坏的非金耳朵终于恢复正常了! 但是!糟糕,水泵没操作! 赶快开启闸门查看,果然,水泵的电源插座在刚才关门时,因为下午有人把电线勾得比较突出,电动闸门关闭时稍微拉扯到延长插座,拉扯力把电源按钮弄得被硬按下而关闭了! 重新开启水泵的电源,操作正常了。 整理好电线,再关门,没事了。 刚才只关电这几分钟,就有锦鲤及时的“挺身而出”通知我有事发生了。 如果我关了门转身就走,根据过往惨痛的经验,到了隔天早上,通常这10多只锦鲤将因为缺氧而无法存活。 它们救了它们自己的命。 是哪一只?我不知道。 锦鲤不会说话,它们究竟是怎么那么厉害能让远处的我觉得不对劲而留下来徘徊,才发现出了状况的? 难道有“心灵感应”? 命。。。。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342 之所以问这类“大块头”的问题,是因为今天早报言论版一位原籍中国的分析师的文章《新加坡人该换个视角看中国》。 与其他早报普遍常见的文章相似的地方是 – 文章没有提什么出实质的建议,只是要你换掉不对的但不告诉你怎么换才对。 通常,立场不中立的会告诉你如果他认为自己人有错他自己才会认为有错,但他是不会告诉你他会认为哪里有错。 看媒体上这类充满罗惹式东拼西凑的样板式内容之后,我常会感到满头雾水。 用通俗浅白的说法就是 – 说了等于没说,读了等于没读。 其实我早已说过 – 中国人,不是单一民族,也不是思想单一的类型,所以连中国人自己都不了解中国人。 新加坡人也不是单一的民族,也不是单一的思想意识形态,也不能把华族简单的分为华校生英校生两大类。 要不了解新加坡人的新加坡人去了解中国人也不了解的中国人,情况就像是要求股市分析师精确分析未来一个月股市行情,或要求新加坡气象局预测准确新加坡未来一个月的天气一样,不是不可能,只是要记得排队买马票,那才比较准,“预测”中了也是你的。 新加坡人在过往的日子已经对着中国人团团转,团团转的意思,就是360度,全方位的 – 瞎忙。 新加坡政府也不时的带领人民以高角度来评价中国,高角度 – 就是意指从天上往下看,也就是俯瞰,简单的现代时髦用语,就是看3D的虚拟影像。 我们说的视角如果不是单凭肉眼看,难道要借助望远镜、放大镜还是显微镜? 难道从显微镜显示出的DNA中真的能了解中国人的方方面面?那不可能。 可是,新加坡人真的还缺少了一个角度来看中国。 这个角度其实很重要,就是在泥土中往上看。 这个泥土,就是指 – 根。 中国人,无论你怎么理解,他们的根,究竟是在哪里? 这个思想的根,是否深植在共产社会主义的基础里? 社会主义是不是说 – 大家的钱就是我的钱,我的钱是林北的钱? 还是腐败官员的人人畏我,我大声喂人人? 这是否能解读为何一来到新加坡的中国人就说新加坡人只是移民得比较早,凭什么对他们指指点点?新加坡公民拥有的权益为何他们不能马上拥有? 又或是浮现在他们比新加坡的资本主义还要腐败的功利主义里? 这是否能解读比较早来到新加坡的中国人成为中介之后,对中国同乡的狠捞不讲感情的心态? 这也是否足够的回答许多新加坡人对外来新移民的忠诚度的质疑? 这又是否能让人理解为何有些中国人坚持自己是新公民而不是新移民? 那这是否又能让人真正解读为何有自称了解他们的人带头把新加坡人都矮化称为老移民来迁就彼此不同高度的肩膀? 许多人性,不是书呆子去图书馆翻书上网点击人为输入资料的百度就能知道的。 如果你不知道他们自己都不知道的根在哪里,那你要怎么从他的根看他? 如果你能从这篇简单的内容中解读出复杂的内容; 如果你能从理解的复杂内容中找出简单易懂的生活哲理; 那你应该是很厉害的人。 但,厉害就好,不要假厉害。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340 又是同样的停车场。 又一个将近午夜的深夜。 在停车场准备泊车时,看到下面另外一边的另外一层有两个很年轻的停车场缉查员在执行任务。 停好车走出车外,准备走到电梯时,发现那一层传来一阵很尖锐的警报声响。 本来是以为那两位稽查员触发了那类有安装震动感应器的警报器,可是看他们的位置,已经离开那声音来源有一段距离。 警报声响了一阵之后,停一阵,又响,又停。 估计有状况了。 好奇加鸡婆,走下斜坡,看到一辆在闪灯的车子,停一阵又闪又叫,司机在车里。 走向前去,举起手向司机示意不要开动,震耳欲聋的尖锐响叫声让人也无法说话。 再走向前,司机半推开车门,原来是位女士,旁边坐着一位更年轻的女士。 女司机说:啊!好啊!安哥会弄!谢谢! 安哥?是谁?当然是指我啦! 没有天旋地转,稳住,差点要扶着柱子深呼吸。。。。 要那位女司机把停在柱子旁的车子往前移出来一些,好让我打开车门探身弄警报器安静下来。 司机七手八脚,引擎明显的正在开动中,她竟然又再次点火! 车子发出“喳”的一个怪声响,我冒汗。。。。 好不容易,司机把车开向前,竟然又是没考虑太多就往前移动很多。 幸好这是没有屁股的小车,要不然等一下停车场其他车子很“难过”,就会大塞车。 女司机下了车,我正要插钥匙,她说这辆车是Turbo Engine,要再等40秒车子引擎才会熄灭。 整个过程,车子还是不断的鸣叫,那两个稽查员一直在远处对着我们张望。 女司机说人家会以为她偷车,说话是那类和我们这里Blog的网友的北登一样的那种随意。 女司机说这辆车她刚买了一个星期,不熟悉一些功能,刚才是没按防盗器的遥控器就插入钥匙,所以才出事。 我弄了之后,按撤防,听到有Disarm的反应了,可是警报器竟然还是继续响,这下开始觉得奇怪了,很有可能是被特意改装了一些额外线路,尤其是这辆车就是那种改装车的设计。 于是,没有其他选择,只好打开引擎盖,警报器喇叭不遮掩的震耳欲聋的程度把旁边这两位女的避得掩耳皱眉躲到一旁。 我需要伸手摸鸣叫的警报喇叭,手当然没法按耳朵,只好忍着耳朵的震荡拉出电线,告诉司机我会拔线。 司机同意了,我拔了之后,觉得这款喇叭不可能有这样的尖锐的声量,果然,警报器又继续再度响起。 岂有此理,双重警报器!哪个懒惰的家伙装的线路? 只好用手再摸,虽然有LED手电筒,但因为车里的零件遮掩,还是需要用手触摸发出巨响的震动的部位。 摸到了,再用LED一照,果然是另外一个原车的警报喇叭在响! 再拔掉连接头,果然不叫了。 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女司机说还好,要不然等一下吵醒所有的居民会被人家骂死。 我的耳朵这个时候也开始有余波了,真的感到声音回荡绕梁三日的亲身体验。。。。 告诉司机试看看能否继续开车继续驾,这个时候,车子的警示灯继续的又开始间歇性的闪着。 再花了更多时间到司机座位摸警报器,找不到,估计需要整个人探视仪表板下拿灯照才可以找到,所以就决定不要弄。 这样的警报器线路只会鸣叫却不干扰引擎发动的电线接法其实就是会让新加坡的车子在马来西亚直接被偷驾走。 原本车子的警报器响起之后就不让司机发动车子,这样的设计在新加坡被汽车维修行业所简化掉,其实这些警报器的功能都还在,只是所有的技工都不连接那些零件,除非车主要求。 告诉她这个警示灯就是连接到防盗器,但不影响车子发动驾驶,车子灯闪应该不会让她在回家路上遇到麻烦,也只能等明天才去找卖车的那个代理要他帮忙搞定就行了。 她点头会意,发动了车子,前后说了两次 – 谢谢安哥。 旁边那个年轻女士也准备上车了,也说 – 谢谢你!安哥! 车子开走了,停车场这个时候突然很巧的驶来了一辆又一辆的车子,如果是刚才,肯定会大乱。 回到家,耳朵的听觉明显的被影响了超过10%,有轻微的耳鸣现象。 那类警报喇叭通常有110分贝左右,那种环境人需要喊着才能听到自己的声音,这样的声响肯定会暂时影响听觉。 无论如何,这类声响的杀伤力,还比不上那几句带着喜悦又亲切的 – 安哥,这个震荡才真正直通任督二脉。 一个有点耳聋又心碎的夜晚。。。。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338 全国对话会是政府搞的官方正式大型活动。 我们可以借这类高调进行的活动来顺便观察许许多多社会现象,尤其是一开始就抗议说他们没有被正式邀请上台的反对党人士。 大家要搞清楚什么才是所谓的反对党,这点学校上课如果老师没法教,爸爸妈妈抓没有球不会教,那我也没办法。 反对党的党员与狂热支持者,还有极端反政府的人,说政府无论说什么都错的,都是同一类“北灯”。 而为身边的老百姓说话,不喜欢政府的许多政策,比较愿意支持聆听反对党人士说话的人,只算是很普通的人,不能算是反政府人士,也不是反对党支持者。 在这一个月左右的时间里,反对党处处让人觉得他们自以为很有分量,这是我的观察。 如果没这次对话会,翘头(福建话)的人不一定能被看出来。 反对党很善用新媒体,他们在这方面有许多同情者与支持者帮忙,所以他们在这个媒介所说的话最多。 无论如何,新加坡人必须要有心理准备,这些看似人家必须铺红地毯热烈欢迎的人士,其实根本就是很自我的人。 在现实生活中,很自我的人,对旁人来说,有好,也有坏。 他说话有没有分量其实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不能“西北号练”。 但对我来说,这些很自我的反对党党员所说的话,给我就是一个感觉 – 你算老几?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336 新加坡政府坚持不要有最低薪金制给收入最低的几种行业。 主要的借口有很多,或许,是不想让新加坡完全没有穷人,要不然领取高额津贴的议员们将没事可做。 即使有许多“专家”提到只要让清洁工人和保安人员有比较好的起薪标准,政府也坚持不妥协。 没流过汗弯腰拾垃圾的政府人大发奇怪的伟论,把自己读过什么大学的什么各种理论都挖出来抖出来,似乎是在告诉大家如果让低收入的人群提高收入,新加坡就会在2012年12月31日2359hrs被海水淹没般消失在地球上。 NTUC根本就不是私人机构,是政府全权掌握和管理的“半”私人机构,所以,NTUC从来没有代表低收入的工人说话,也不能代表工人向自己-也就是政府喊话,因为这会和一个人对着镜子向自己说话的情况完全一样,这,也就是新加坡工会的主要特色。 现在让清洁工人“臭臭”都“骑马”要有一千元的薪金,就是直接告诉大家 – 政府没有选择,只好同意让长期被剥削的清洁工人能有基本薪金保护。 早报网的图片 谢谢政府。 但我会故意没空谢谢同样也是政府人的NTUC。 谢谢。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334 新加坡政府做事的效率其实已经让我开始感到疑惑困惑抓不到球。 这种疑惑是建立在对某些“科技与技术”运用上的感觉。 在现代科技中,分析一些资料已经不困难。 要避过审查也不困难。 或许,在技术上,政府知道许多人持续不断的上网看“黄片”“鬼片”“刀片”。 于是,政府宣布家里也能看有事没事都要脱都要溅血都要大喊大叫的R21级影片。 虽然政府其实知道在家里看的审查制度根本就是多此一举。 最令人惊叹的是 – 消息一宣布,隔天就能收看,效率高得惊人。 另一方面,我们不要让手机号码被滥用,不要被招徕员烦的事已经发生了超过10年。 政府不断的告诉大家,他们已经知道了,他们正在处理中。 就这样,几年后,他们终于宣布 – 在参考了许多公众的意见后,就快要实施了。 个人资料保护法令明年1月生效。 但是,你要注册拒绝莫名其妙的不明来电广告,要等到后年1月。 意思就是说,热汤端来了,但要你等座位等汤匙。 有问题吗? 对不起,我在资讯通信行业打滚多年,我不相信这其中没有古怪。 有一种无形的神秘宇宙力量在拖延在据理力争着,像是不让他们的饭碗被打破般。 这就像一个超能量的集团有着许多人脉四处罩着不让自己摊开在太阳底下被阳光晒着。 不要问我这个古怪在哪里,我是凭感觉才这样“乱说”的。 要设立一个网站,让大家注册手机号码,表明拒绝来电,是许多程序员一个月内就能完整做好的。 我们用了10年来让许多人不断接到不显示来电号码后发疯,所以新加坡的手机疯子才越来越多。 这些疯子是谁? 很简单,你看那些敢在过马路低着头不看车只盯着手机的人,就是怕手机突然响起而不知道的疯子。 那些吃饭时不看咕噜肉在哪里只顾低头看手机有没有响结果让咕噜肉滚到地上去的,也是手机疯子。 所以,我才说 – 我。。。。越来越不了解新加坡政府。 有谁可以挺胸站出来说为何拒绝来电需要拖拖拉拉那么多年吗?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332 如果议员是热心的长期参与社区工作后才顺利的当上议员,那么,他的底子就在那里。 如果议员不再当议员后,仍然继续的热心的为社区服务,那么他会是功底最深厚的一位社区工作者。 而且这也能证明,他对社区的服务是真正发自内心的。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指的不是心脏专科医生或骑马的人。 真正的爱,真正的热爱,真正的有心,永远都不会嫌累。 会累,就是没有爱。 作为一个参与新加坡任何社区工作的人,一定会接触到所有的社会问题,归纳起来就是 – 衣食住行,老弱病残,还有鸟猫狗。 通常,如果有居民为某件事而疯,议员肯定无法脱身跟着疯。 疯,是一种概括性的形容词,它包含所有的一切正常与不正常的行为。 非理性或理性的行为也都能形容为疯。 但你绝对不能对他们说 – 你疯了!因为疯子绝对不会承认自己疯了。 居民可以为震耳欲聋的重型电单车经过而疯,但政府部门的人来调查时,会告诉居民没问题,所以,调查人员往往被归纳为疯子。 居民可以为邻居的车鸣鸟叫狗吠而疯,但我们知道多数的投诉案例都是拖拖拉拉好几年也不能解决,所以,负责解决事情的负责人 – 就是已经被连累成疯子。 现在,我们可以说,当身在国外而精神紧崩的议员半夜接到居民打电话来投诉邻居的狗吠而让他快疯掉时,议员一定是早已跟着发疯。 如果应该跟着发疯的议员反而压抑自己汹涌澎湃的情感,冷静的、理智的告诉居民,他接到这样的电话,他!会!疯!掉!时!enough is enough时! 我们可以断定,他,简直已经疯了。在华语中,简直,其实就是不等于等于,就是还没有。 而如果他的处理疯狗的付出换来的是冷漠的居民投下反对票,那一刻,他一定不会疯,因为已经崩溃的,我们绝对不应该形容为疯,而是心寒。 因为心已死,不动,就寒,人,就也已不疯。 文雅的形容词是 – 那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如果不再是议员的因此关机断电封印退隐遁入山林云游四海,我们就只能说,我们这些看戏时还叽叽喳喳,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人,才是真正的疯子。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330 Pacific internet 与杨荣文的共同点是什么? 一个是ISP网络供应商,不是人。 另外一个是政治人物,是人。 他们风马牛不相及,哪里有共同点? 有! 杨荣文在新加坡政坛上“拼”了很多年,输了一次选举后,说他听到反对党人的话后,顿悟,开窍,不干了! Pacific internet太平洋网络在新加坡小小的互联网服务市场拼了十多年,没有自己的配备,只是转卖星和与新电信的服务配套,就是说它从来都不是在卖自己的服务,只是salesman。 它们刚换了新管理层,就对住家用户说 – 不干了! 现在这些太平洋网络用户会散到哪里去? 都会转投它们建议的新电信配套吗? 还是转投新光纤服务的新加入服务商? 或者这些被“抛弃”的小用户以后再也不敢向小供应商签配套? 一朝被蛇咬,他们会怕很像蛇的网线Network  cable吗? 无论如何,无论怎么解释; 他们的共同点就是 – 镭排坦(福建话)!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328 严崇涛批评说新加坡政府“贴钱”举办F1活动是很荒谬的。 政府部门当中,我们知道旅游局的作风一路来都是很西化的,他们会对严崇涛的说法有什么解说? 旅游局用的钱都是阿公的钱,他们燃放一朵烟花会很贵,可是他们会告诉你大家都注意到烟花了。 如果说F1活动是song and dance,我们真的应该翻译成“劲歌热舞”吗? 倒不如直接说成很文学很中文意思浅浅的 – 纸醉金迷? 新加坡允许开设赌场,让大家一起赚中国赌鬼的钱,是什么人支持什么人反对的? 新加坡允许越来越多夜店,让更多年轻人成为酒鬼,是什么人支持什么人反对的? 芽笼满街的流莺不把警方放在眼里,黑白两道一起护航,是什么人支持什么人反对的? 新加坡允许本来设计在旷野中狂奔怒吼的哈雷电单车在组屋区怒吼,引来众多被吵醒的组屋居民握紧拳头怒吼,是什么人支持什么人反对的? 说来说去,新加坡要吸引外国人前来,唯一的不二法门,就是“堕落”。 越来越多年轻人脱光拍照放上网,越来越多人纹身,颓废堕落,目的就只是为了吸引人家注意。 所以,为了继续吸引人家,新加坡将会继续的 – 越堕落越快乐。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326 或许新闻需要时间消化,我一时之间看不懂曾渊沧在说什么。 早报网:香港明报 -《曾渊沧:星人虽“较懒” 人口结构胜港》 曾博士是以经济学者的高角度评价新加坡和香港的不同。 那句:“新加坡老板个个都想请香港人”,个个? 我们只能仰天。。。。大笑?还是长叹? 估计接下来的日子,这种话题会把整个新加坡的中文媒体讨论环境给“淹没”。 不想在工作时间“偷懒”写太长的Blog,让曾博士的看法成为事实,虽然我每天工作超过14个小时。 不过,我其实真的很懒,懒得反驳曾博士。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323 有人拍下阿兵哥冒雨帮忙坐轮椅的老人家上巴士的行为。 原文与Facebook网址: Date : 13th Oct 2012 A show of compassion! Three army boys from Kaki Bukit Camp assisting the elderly to their bus in the pouring rain without hesitation. 这 种自动自发的自然表现的图片感染力会很强,感动度超高,没有网友会冷嘲热讽。 但我看了图片的第一个感觉就是 – 为什么又是一个不搭建4.5米高遮棚的巴士车站? 因为图片有显示车站号,我们可以找到巴士车站 – 72039 的准确位置。 给大家看Google地图显示的这个车站周边环境。 这不是我第一次提新加坡人的生活特点,包括这个 – 雨天搭巴士被雨淋 难道交通部和陆交局LTA的员工都从来没在巴士车站被雨淋过吗? 往日旧内容:问题在哪里?巴士车站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826

那285间不像HDB的屋子 我说的是政府排屋,在黄埔和女皇镇,报道说共有285间。 这些只有两层楼高的排屋式组屋根本就不算是组屋,其实是建屋局接手的改良信托局旧屋子。 早报的新闻报道说 – 黄埔区的其中一位居民说 – “我一点也不想卖房子,这里这么宁静,左邻右舍关系又融洽,我要一直住在这里,直到百年以后。” 我不熟悉那里,所以不知道是否是真的。 但我熟悉的女皇镇的这类屋子,居民之间的感情是。。。。我只能用“唉!”来形容他们这类问题。 女皇镇的屋子最近刚修补屋顶,所以你猜政府会让他们住多久? 女皇镇的这片地区,附近紧贴着的土地都是刚兴建的超高式新组屋,售价昂贵。 而占地面积广的这些旧屋子如果屋主要住到传子传孙,直到99年屋契到?不是不可能,除非。。。。 除非什么? 我哪里知道? 如果政府做什么事你都能猜得到,那他们还算是政府?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318 都是发生在半夜的事 都是发生在停车场的事 都是和女司机有关的事 那天,将近半夜,停好车,走到多层停车场的楼梯间时,听到底层的停车场传来一阵汽车快速转弯时发出的轮胎磨擦声,过了一下子,又一阵,再一下子,又一阵,肯定是有司机是在赶着回家,但是,半夜时只剩停车场最顶楼才有停车位,所以轮胎声一遍又一遍,最少会有9次。就在我走到某一楼时,看到司机了,竟然是猛踩油门在停车场狂奔,在接近我时,我才发现那是一位曾经看过的女司机。这样鲁莽的驾驶法,只要车子出事失去控制,以车子猛踩的速度,这辆车能撞破墙飞出停车场外。不要问我她错在哪里。 另一天,将近半夜,正走到顶层天台之前的车道准备弯上天台时,突然有辆车以非常快的速度从反方向的下坡车道冲上来,就快撞上我的右侧!没时间考虑,马上把车挪左再紧急刹车!我的车速本来就少过15公里,慢吞吞的突然来个刹车,是没什么太可怕,但那个女司机在斜坡上紧急刹车,我看她反而是被吓破胆了,虽然她胆子大,习惯性的抄捷径冲上反方向,问题是她没有想到半夜时会有车驶过,这样的鲁莽行为,只要我不刹车,她的胆再大也会爆破。不要问我她错在哪里。 又一天,将近半夜,正在停车场行驶,没看到前方有车,等弯上某一层,看到有辆车子倒退着,已经快停好车了,而那辆车子的前方左边有空车位,于是我把车子向右摆斜,准备90度弧度倒退,怎么知道那辆看起来已经停得差不多的车子突然踩油门向前顿冲出来,我定睛一看,是位身边有男士的女司机,我因为车身完全挡在她的车位前,所以我必须继续后退,要不然她也没法摆正车子,怎么知道她竟然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继续往前驶,这下完了,我只好踩刹车。她的车已经出了车位超过5尺,完全不让我继续弧形后退,我嘴里心里开始要骂时,她竟然又再向前,我只好心里选英文粗话,但因为是半夜,忍住不按喇叭,然后冒险继续后退,本来能一次停好车子的,变成要多一次,还要与她的车子在几公分的距离的情况下摆脱她的干扰,或许,她以为她先有停车位,我应该让她,或许她认为我错,或许是她心里正在骂我。不要问我她错在哪里。 当然,我最大的错,就是遇到她们。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316 我曾一再的在本地多个中文网络论坛看到有着典型的网络精神病的网民发难捣乱。 这些网民有许多是受比较高深的教育,所以都很自负,这也就是他们的致命伤。 另外一种是非本地居民,他们发起狠来真的不是盖的,给人的感觉就是现实中的 – 疯子。 在现实生活中,疑神疑鬼的人,整天认为别人在害他的人,就是疯子。 疯子在秋天到来时会变得比较多,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年头买的药在这个季节就吃完了。 看着这些疯子到处惹事生非,早报论坛,omy论坛,晚报FB,新明FB,没有一个地方能不看到他们。 但比较可怕的,是疯子往往不认为自己是疯子,而是以为别人合作起来害他,别人才是疯子。 看久了,连我也疯了。 那。。。。你疯了吗?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313 总理到新西兰访问。 那个地方,以前我们叫做纽西兰; 现在我们跟着中国标准称之为新西兰。 当然,美国纽约还是叫做纽约,不是新约,你不要问为什么。 以前,纽西兰那里是使用纽西兰元,简称纽元。 现在应该可以说是使用新西兰元,简称新元。 新加坡使用新元,新西兰也使用新元。 但是新加坡一块钱只能换到九毛八分半新西兰钱。 会不会乱? 哪里会? 这是新加坡政府选择的,你哪里可以说政府乱? 不要乱来! 所以,现在照旧是 – 纽元! 看看中国新浪网如何区分“新元”,真的是。。。。没事找事。。。。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311 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转售组屋都让HDB处理,我们的人民将不会再有太多赚钱的游戏。 让组屋居民把屋子以HDB决定的价钱卖回给HDB,把钱注回大家永远摸不到的CPF,居民将无利可图。 让那些卖掉组屋再买组屋的人,再也没有机会顺便拿赚来的现金换新车和每个星期吃辣椒螃蟹。 这也会让有闲钱的人自己靠自己另外赚来的正当的钱来购买私人屋宇或汽车。 当然,收入太高的人仍然是不准买转售组屋。 房屋经纪赚得越多,赚来的钱究竟是从哪里来? 一些人卖组屋能赚得非常多,赚来的钱究竟是从哪里来? 年轻的一代买贵得离谱的转售组屋,钱能从哪里来?从聘金里挖来? HDB成立的宗旨是什么?为国家制造投机分子?为国家制造百万富翁? 如果不放任,投机的外来人砸钱把组屋变成百万组屋的事就会完全掌握在HDB手中。 我们如何能停止外来人用几年的时间把公共住屋的房价炒高,在赚完租金后,再把屋子卖掉赚钱溜掉? 这些外国人买卖之间所赚取的短期高利润,究竟是从谁的身上获得的? 只要政府坚持本来津贴给国民的新政府组屋在卖掉后就由市场操弄炒作,组屋价格永远都不会正常。 让HDB掌控一切的好处是 – 当一对夫妇 买下新组屋,30年后,孩子长大成家后想买组屋,他不会买不起转售组屋,因为HDB也可以把转售的旧屋屋价控制在计算通货膨胀和组屋折旧,加上周围基础设施变化所带来的加减法,还有薪金的变化,计算出一个类似新组屋的合理卖价来给这个想住靠近父母的新家庭。 因为住得靠近父母,托儿所或托老所的交通压力一定会降低,居民的花费也会降低。 不到40年前,我父亲以10,500元买下三房式新组屋。 20多年后,我母亲卖掉三房式,以100,500元买下五房式新组屋。 现在还有这样的价格吗? 难道我未来必须以1,000,500元才能买下新组屋吗?钱从哪里来? 组屋开销牵动所有的民生问题,包括结婚生育托儿所学校托老所康复中心,所有的问题都围绕着组屋而转。 我们目前已经有超过1百万间组屋单位,难道这就是让组屋价格超过1百万的理由? 新加坡多年来开始浮现的许多问题,都和政府宣称的自由市场经济有关。 自由市场经济里的投机成分让懂得玩这种游戏的新加坡人更有钱,更经常出国花钱。 那么,那些从来没有钱到本地旅游旅游景点玩的人呢?他们辛苦赚来的钱去了哪里? 难道政府真的无计可施? 我说的是未来20年。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306 企业生意做得好,就比较有时间安排员工去上课。 最多公司会参与的,多数是那类激励课程或什么团体合作提高生产力的; 一群人傻乎乎的去到野外一起扛起一个同事就会让大家心连心,相亲相爱,直到海枯石烂。 一个平时连半楼楼梯都不爬的爬到树上用绳子捆绑着,就说能提高他的自信心和毅力。 这些课程主办的目的,主要是会让那些受政府津贴主办这类课程的公司能生存下去。。。。 当然,如果员工读完后回到公司,准备学以致用时,却因为最近没什么生意,没人打电话来,那憋久的激励之气也会漏气。 那么,如果让员工去读弟子规修身呢? 不要看错,不是弄曲线美的塑身,是修身养性的修,也是修理的修。 读完之后会有什么好处吗? 地铁巴士出状况而员工因此迟到,老板不可以生气扣薪,员工也会对地铁站职员微笑问安感谢它们让大家迟到吗? 那么员工在公司内用复印机用一半,纸塞住,员工就不会溜之大吉让公司里的安娣们要用时手忙脚乱吗? 那么员工在公司内随地乱丢垃圾不肯为五斗米折腰拾垃圾的情况会消失吗? 那么男员工喝完矿泉水把整桶水摇干榨干就赶快溜,让没力气的办公室安娣小姐们没水喝也不肯弯腰扛起新水桶换上的情况会消失吗? 哎呀!有空儿要玩什么都可以,随便啦!不要那么认真啦! 人好,读完金瓶梅后,也还是好人。 人坏,读什么罗密欧与朱丽叶后,也还是坏人。 人坏,在外国读大学自由的学习FCUK的多种词汇排列,回到新加坡担任什么为人民服务的团体,还是会上Facebook对人民出言不逊而惹祸上身。 老人家说 – 学好三年,学坏三天。 我没读过弟子规或三字经; 但是!我是好人!

为手机省电 晚报的 – 电池未完就充电 会害手机“短命”? 里头所说的11招不知道是哪里收集到的。 不过现在的手机分为几大类 – 非智能的传统手机,iPhone系列苹果手机和Android安卓系统手机,是我们比较常看到的。 非智能手机是最耐久的,就因为它没有上网功能,还有其他什么蓝牙WiFi如果都没有,耗电量很小,所以能让人通电话许多钟头直到耳朵发烫快熟掉也还有电。 智能手机就老是被许多软件静悄悄的偷偷启动上网的动作,耗电量自然会高。 现在的手机电池已经不是10多年前的那类,所以已经没有所谓记忆效应,就是有些人说的如果没用完就充电,那以后就变成需要常常充。现在的锂电池通常有固定的允许充电多少次,理论上,越经常充,可充的次数越早到来,寿命就提早结束。 其他的是什么呢? 晚报说 – 11妙招帮你为手机省电,减少“机到用时,方恨电少”: * 如果没需要,关掉无线宽屏(wifi)、蓝牙和3G功能 – 这个最重要,但是晚报写错字,是WiFi无线信号,但也不是宽频,3G才是流动宽频。 * 将屏幕亮度调暗 – 这个或多或少会有影响 * 将手机调到“省电模式” – 这个不是每一种手机都有的功能 * 调低电话铃声声量,不需要时将手机震动功能关掉 – 手机震动功能会使用马达,耗电量会高,但是电话铃声声量真的很耗电? * 减少使用手机应用程式 – 应该说需要上网的都会耗电,其他小程序耗电量不会搞得电池没电。 * 将电话移到电话信号较强的地方,信号不强会耗费较多电力 – 这是最不可能让人看懂的说法,真正要注意的,就是不要在信号几乎不存在的电梯内打电话,会不会致癌是一回事,会使搜寻信号的手机耗电量暴增则是肯定的。 * 关掉定位资讯服务(loation services) – 如果直接说关掉GPS,或许就不会有人手忙脚乱的去按GSM的定位功能。 * 减少推送程式(push applications)- 许多人不知道什么才是推送程式,可以解释清楚吗?反正不要上网,什么资料都推不出了。 * 不用手机时,将手机“锁”住 – 这是英文翻译中文的最典型,是拿脚车链锁吗?倒不如直接说让手机进入睡眠状态,至少许多人就懂得意思。 * 将手机摆在凉快地方 – […]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301 我发现本地中文新媒体的网民常使用一些错误的结论。 这些结论可以是来自他本身的主观看法; 也可以是他从网络上学到其他人在其他话题的说法后不加以消化就跟着使用,比较有水准的说法就是 – 人云亦云。 从一些遣词用字可以大略看出这个网民是来自中文造诣较强却常上网用尖酸刻薄类的对话来吵架的东北亚人; 或是在本地生活的新马中文教育背景网民。 比较有趣的是常有人被人批评或质疑他不是新加坡人时,一来一往的对话激辩就可以看出这几个网民的学识水平。 目前唯有Facebook的网民背景比较容易让大家公平的说话,凡是“背景模糊”,人工痕迹太明显的网民都不需要认真对待,因为网上虚拟假人很多。 植物我们可以有植物物语。 网民我们却不能用网民物语,因为物-就是指“东西”,而网民却都不是“东西”; 如果我们说有人不是“东西”,不是在骂人,但是急躁的网民会在少过1分钟内马上做出反应。 要克制他们的急躁,我们可以在两天后才说 – 网民都不是“东西”,因为他们是“人”! 那要把网民的说话都归类,只好用同音的 – 网民误语。 但所谓的“误”,不一定是说“错误”,也可以是美丽的误会。 有些时候,一些上网称赞政府的网民之所以被围剿,其实他未必是“婆”政府的,相反的,其实他也可以正是讨厌政府的人,只是要激起网民的反应,无论是他的出发点是好是坏。 总理常提到胡说八道的网民,其实许多人不懂得分辨,也没什么分辨,而且他更可能就是那种类型而不自知。 中国的网站到处都是间谍,新加坡就没那么好玩,只因为连简单的中文翻译都搞得焦头烂额的政府人中文即使超好,也没空长时间上网监督,除非他有钱拿。 或许有那么一天,当有外包的间谍负责乱取资料乱判定的日子到来时,才是真正的乱,现在连风都没有。 上网什么都快,许多人在无法在手机信号够强而长时间无法上网时就开始发脾气; 这股气直到他上了网还继续的宣泄,用手指不停的打出许多生气的话语,那一刻,他就是“愤怒的”网民。 不知道什么时候,媒体开始不断的使用“著名的博客”,来形容许多被别人告的所谓网上著名的人。 世界各地真的有那么多什么“著名的博客”乱说话等被人告? 枪打出头鸟,无论如何,在什么地方都要慎言,而不是在与岳父打麻将或与岳母谈聘金时才这么做。 要在一个地方出名或想出名,还是必须清楚知道 – 路遥知马力,因为玛丽没住在你家隔壁。 也还是那几句 – 小心驶得万年船。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294 自从我拿到几盆忧遁草后,我开始觉得这种草的种类会让人搞错。 我查了“纪录”,赫然发现这些盆栽已经在我这里生存了17个月!光阴似箭。。。。 不同品种的草药不可能有一模一样的疗效。 它们的生长特性不同,植物的基因也就不可能会完全一样。 我后来也发现许多人家里一旦种了忧遁草,就也似乎会种超过一种,有点奇怪。 无论如何,没有一种疾病能单凭一种药就能完全治愈,所以中医的药方是几种不同的药材配搭在一起,而且不同的人不同的体质,在一些人身上起作用的任何药物,对另一些人可能效果差很远。 给大家看现在让我疑惑的几种不同品种。 猜猜看,哪一种最正宗?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293 通过GPS的资料调查发现证实 – 原来雨天德士数量不足,不是因为更多人要抢着搭,而是因为许多德士也是在雨天时找地方停着,躲雨。 有问题吗? 德士司机租德士与普通人租车的情况一样,一旦牵涉到车祸,就要先牺牲千元以上的按柜金。 很多年前开始的行情就已经是 – 德士司机一撞到人家的车屁股,2000元马上泡汤。 雨天如果持续的时间不长,他们躲雨少赚20元,就可以避免破费,然后自己调整开车的时间,会有错吗? 民众雨天出入不方便却又搭不到德士,不爽不满不能接受,他们生气,有错吗? 大家都没错,是老天爷的错。 有办法解决吗? 不可能! 雨天路滑,视线模糊,开车本来就要小心! 如果可以避免,就别开车! Then? 要不然你又能怎样?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291 看了早报的那篇《需要正确面对华校生的边缘化》,会觉得改革开放后才南来新加坡的中国人永远也不可能会了解什么是华校生问题。 新加坡的华校生问题,不是这个那个,很悲情很秋天,很林黛玉式的童养媳情怀。 也不是什么专家学者搞几十年的研究出版厚厚的一本就能把它当作结论。 归根究底,万佛朝宗。 新加坡的华校生社会问题,是因为政治因素而造成的。 就此刹车。 天凉好个秋! 去睡觉! 拜拜!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289 不是在说什么让日本妞皮肤嫩滑的沐浴露。 是说说植物的东西。 新加坡人什么都是东西,看了很多东西后就会觉得学了很多东西,然后自己动手做东西。 我发现自己在植物方面东摸西摸,其实有很多东西讲出来之后才发现别人其实不知道。 弄植物,也就是搞园艺,新加坡人凡是家里有种植很多植物的人,通常不是木头人。 而凡是家里一点植物也没有,甚至冰箱里也没有水果蔬菜的。。。。通常是。。。。 刚才又拔了一些草药“草胡椒”给同事,因为他家里两个小孩都患了手足口症。两个星期前拔了许多给长了许多口疮很多天的同事,他却忘了告诉我疗效。接下来必须为剩下的小棵拼命浇水,它们就会从小棵急速的长成比手掌还大,水分也多,那就够应付,要不然要拔几十棵小棵的分量也不够煮一碗汤。自然就没什么消毒除肿的疗效。 我这里只是提过草药治疗癌症“忧遁草”的新闻,但我发现它的点击率是非常高,直到现在还是一样。我拿人家不要的三种不一样的“忧遁草”盆栽,因为要太阳有太阳,要水有水,种得生长过旺,我却没空移植到更多地方,所以直到现在这几棵还是乱七八糟的拼命长着,我还真的需要再看资料究竟是哪一个品种最有效。 木瓜还真的不容易种,现在整百棵的幼苗在哪里等着长大,如果生小孩那么容易那还得了,如果熊猫能这么容易繁殖那就更不得了。 黄梨更难种,躲在泥土整年的好不容易自己长出来,就莫名其妙的又烂了,和木瓜一样让人无计可施,果树不好玩。 Money plant黃金葛经过三年的摸索,已经完全掌握它们生长的条件,要它不断长,或要它变大,喜欢喜欢就改造,这种植物其实就能让我写上一系列植物物语,如果不是以前在实龙岗组屋的走廊外墙上发现自然生长却体积硕大的黃金葛,相信我会没法联想到其他种植法。 或许是公司的那锦鲤池的粪水为许多植物带来特强的营养。 也或许是公司朝西南的位置为植物带来理想的阳光。 更可能是因为有个傻瓜每天晚上回家前自己肚子饿不吃饭反而替植物浇水,植物吸水吸到饱,当然长得理想。 无论如何,谈植物也不会没法借题发挥。。。。 现在就加了一个植物物语的类别。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287 看到晚报facebook有网民提到电话骗子。 电话骗子在多年前开始使用成本最低的网络电话来骗钱,却没引起什么人留意。 后来的许多年,媒体与警方才开始留意后,警方也呼吁大家不要那么快就汇钱,同时要马上报警。 但是我留意到许多新媒体的网民所透露的一种真实的情况 – 警方其实不愿意积极处理。 许多人都提到一点 – 只要你很聪明,没有被骗钱,那就可以了,安静,回家,睡觉。 如果你热心的到警局报案说有人企图骗钱,你录音同时记下时间和号码,警方会问 – 你的钱被骗走了吗? 如果没有被骗钱,警方就不会处理,因为罪案没有发生,你的资料是多余的。 我也留意到许多零零散散的一些人反映他们在其他小案件到警局报案时,警局里的人告诉他们 – 电脑坏了。 所以一些人就用手写作记录,一些人则嫌麻烦而回家,不再倒回去报案。 一些人也提到他报失脚车多次却从来没得到任何回应,脚车变成照片里的回忆,所以后来如果再有新脚车一不见,就也不再去警局报案了。 其实这些小细节如果没有高官留意,会被当作是正常的,犯罪率也就真的不再是那么高的。 公众提高警惕,好心却贴上冷屁股,或有难时被冷处理,以后还会热心警民合作吗? 所以犯罪率持续不断的下跌不重要,重要的是有没有“心”防止罪案。 说真的,如果可以用SMS先报名要报案,或可以上网留资料报案,新脚车注册时车身都嵌入RFID身份,新加坡的犯罪记录就会“龙腾虎跃”。 许多科技的应用都能降低犯罪率和提高破案率,就看有没有人懂得应用。 高犯罪率如果跟着高破案率,那么犯罪率会逐渐的下降,这是自然而不是人为的。 我们的社会如果是低犯罪率却也低破案率,那么我们晚上就不可能可以放心走在路上。 无论如何,大家用多一点心好好做事吧!不要再说电脑坏了哦!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285 这是一种可以不时的就谈一谈的话题,讲多也不会累。 目前比较明显的几种说法都可以大概知道说话的人的身份。 比如: 1。没有移民,哪里有今天的新加坡? 其实,这是典型的自我脸上贴金,因为说这句的往往是不服气的新移民,过去百年前的移民是为了生存下去才到东南亚,百年的发展之后才形成今天的社会,这不是10多20年前搭飞机来的人能有本事生出来的新加坡。 2。抛弃家乡美好的生活? 多年前,当这句话开始出现后,我们开始觉得这些外来者埋怨来到新加坡是等于来到地狱,为什么会有这类错觉呢?笨!因为笨,所以被骗,因为笨,没仔细研究分析出国花费太高的风险,因为笨,所以以为自己很聪明。 3。外来员工抢工作? 这要看什么行业,许多蓝领的工作收入不高,必须拼命加班才能获得额外收入,这种没人抢的工作其实争执不大,会有争执的往往都是许多理工学院毕业生能胜任的工作都被菲律宾缅甸印度中国的外国人前来抢走,这种问题的源头其实就在MOM本身,但政府部门老是装傻装无辜,可能它们有个部门专门负责生产葫芦和卖膏药,然后你才不会知道他们卖什么膏药。 4。新加坡人排外? 这是有心人在操弄的话题,政治人物拿这种话题骂政府往往会得到掌声,而政府自己是该被骂的,因为政府自己现在真的承认没有仔细调节各种设施与资源而造成纠纷,这类纠纷产生的排外心理,始作俑者正是许多政府部门本身。如果政府自己没搞砸,民众何必抱怨? 5。外来人的素质。 有没有人留意到往往有许多外地人在新加坡自夸是真正的文化人,而他们眼里的新加坡人素质差又俗不可耐,但另一方面却又有许多新加坡人举出许多例子证明外地人非常没有文化? 出现这样的落差,其实是外来的精英自己没有对自己的族群加以感化,提升自己族群的文化素养,相反的,比新加坡人厉害的外来人嘲讽新加坡人,比新加坡人差的也嘲讽新加坡人,就是不嘲讽自己人。而比较厉害的新加坡人嘲讽他们,比他们差的新加坡人也嘲讽他们,吵来吵去,就只是为了不知道是什么的“精神胜利”。 6。新加坡人就了解新加坡人?中国人就了解中国人? 答案本来就是 – 不!新加坡的福建人本来就不了解新加坡的海南人,中国的北京人本来就不了解上海人,那为什么需要要求新加坡人了解中国人而包容呢?是要哪一种新加坡人了解哪一种中国人呢?怎么可以把复杂的说成那么容易? 要大家彼此融合?其实很难,给大家100年的时间吧!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255 原本以为砍树的进度不会太快,怎么知道在星期三的时候,看到一片区突然出现空地,就是说已经有不少树被砍掉了。 心里也不急,因为能够动手的时间就只有星期天,一切就靠缘分。 到了星期天,留意到许多大棵可以动手的体积都是超过两米的,于是决定用比较大型的货车来参与满载一车绿意。 这次要帮这些鸟巢蕨把它们离开前的故乡拍下,留在科技世界的记忆中。 虽然这些附生植物本来生命力很顽强,但它们绝对抵挡不了挖泥机和压路机的摧残。 如果我不出手,这些看似没有生命的植物,将会幽幽的死去,然后与大地混在一起尘归尘土归土。 说着说着,是不是觉得这些植物就真的很像我们以前的华校? 不对,华校精神没死,所散播的种子灵魂也在,就像植物一样附生在某处,等待雨水和朝露,靠自己顽强的生存下去。 它不开花,也不结果,却能慢慢的延伸到整个区域,却不浮夸也不炫耀,为的,就只是要活下去。 继续处理中,它们在等待花盆沙土肥料的到来,这样它们的移民新生命才有真正的新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