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达人
科技生活 生活科技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797 坏人,不是指捉小孩去卖的人而已。 暴发户,指的都是坏人。 心肠不好的人,也都是坏人。 心肠不好的暴发户,也还都算是坏人。 同事去某间邻里咖啡店,发现那家咖啡店必须铺设新线缆才能解决他们问题,他通过电话,通知了店主,要他自己找承包商解决。 结果,被狠狠的臭骂一顿,这位有着几十年老江湖经验的同事很少喊救命,但这次,他开口说救命。 轮到我通过电话和这位店主通话,粗声粗气的他说不到几句,就直接抨击我的同事懒惰。 叫他住口,他说他自己就是拉电出身的,休想跟他说这类问题。 我搬出iDA条例,要他搞清楚问题不在我们身上。 怎么知道他“没大没小”,竟然说我讲废话。 林北开始火起,警告他不要随意乱抨击,有什么事等我亲自到现场勘查再说。 他被我哩哩罗罗轰回,没其他借口,也只好同意。 到了现场,我逛来逛去,把这类嵌入多层停车场的咖啡店用4D眼看透,知道同事根本没有胡说,这间咖啡店必须自己先搞定才行,于是,决定要给这个傲慢的家伙Some Colour See See。 走着走着,发现咖啡店里有两个人在电箱旁弄一个新能源的新电表。 于是,上前表明身份。 那个没有笑容的60岁左右糟老头抬起头,不打招呼的,傲慢的直接带我去他的那间厕所旁的办公室外指指点点。 当然他就是他啦! 整个过程,好像我欠他钱,完全没有露出任何笑容。 我知道他心中充满期待,还指导我应该怎么做,因为他本来就是电工,所以说得自己很内行。 但他不认识我,我已经知道他其实不知道困难在哪里,那些问题必须是他自己装修才能搞得定的。 所以我已经断定他的功力其实不强,根本不是装修行家,也不是高难度工程的高手。 就因为他自己是业主,有法律上的责任自己解决他自己的问题,一哭二闹的话,谁都可以不管他。 而且他的问题是那种深夜10点以后才能在热水炉冷却和那些油腻腻的摊位收摊之后才能进行的工程。 他把面对的问题说得很轻松,语气却还是咄咄逼人,就是要别人免费做给他就对了。 告辞之前,他还流露出得意洋洋的高姿态,根本不知道之后我所进行的事会否让他笑不出。 Law by Law,我根本不怕被人Law。。。。 也不是第一次遇到这些赚了钱就开咖啡店的老电工暴发户。 但我还没遇上开咖啡店赚了钱之后就去投标电气工程的家伙,估计是。。。。 但也不是第一次领教他们这类吃人够够谁都欠他们钱的嚣张态度。 一直在怀疑,这些行业的人士为何在度过一段苦日子后,还不懂得微笑待人? 他们不就是处在服务业的吗?怎么笑着要求别人帮忙那么难? 一定要把别人的话当废话,钱才会赚得到? 这样的性格,这间咖啡店的那些摊主们日子会好过吗?我怀疑。 算了,这些暴发户龙蛇混杂,很多底子也很臭。 就如一家规模很大的咖啡连锁集团,老板常上媒体教人家怎么做大生意,但是,他们自己欠钱却不懂得还,这就是废话。。。。 这之后,回到自己的地盘,我发了电邮,放这位自以为是的老电工飞机,让他自己面壁思过,自己动手搞定他说很容易的事,反正这些都不关我的事。 所以,即使那时是午餐时间,我肚子饿了,我还是去别的咖啡店吃饭,不要给他的咖啡店赚。。。。 他以为他说话很大声就是坏人? No!No!No! 我?我是好人。。。。

di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794 丽的呼声欲走还留,欲说还休,明天,就是“那种”日子的到来。。。。 问你:你是念“丽的呼声”?还是念成“丽地呼声”? 新加坡人有大约三代人有着不同的各类华语发音。 那些念浓浓乡音的许多是当年来自中国的五湖四海的旧时代中国人,所以这些80岁以上的老人说的口音,现在的年轻人未必会听得懂。 如果有个年轻人名叫魏碧慧,她也听不懂。。。。 就像目前的中国人,各地的方言口音还是会让城市里的人变成乡巴佬,变成也听不大明白对方说些什么。 所以李光耀爷爷说方言不好使用,于是,新加坡的方言就变成只能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的老人说给菲律宾护士们听。。。。 另外本地还有一大批45岁以上的,到60、70岁之间的,有各自的不同华语发音。 较年轻的出现的口音,是马来西亚口音,就是电台958的那种有话自己“烁”,虽然几句罢了(liao),但几乱一下。。。。 但有一个字,是无论什么年龄层都会念成不一样的,就是“的”。 一些人或许会发现一些台湾卡拉OK的音乐影像里的歌词里会出现“滴”的字,来提醒别人这个字念“地”比念硬邦邦的“的”好听些。 读中华文学史的人或许都知道旧时代一些诗词里出现“的”时,必须念成“地”。 形容词念出的口气不一样,放轻些,就会让文章的意境变得不同。 不能老是重口味,那对健康不好。。。。 这些段落是华文老师们赚吃的部分,不能乱开玩笑。。。。 最佳的例子,就是靡靡之音的诗人徐志摩所写的《再别康桥》。 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 但是,有些版本会写成 轻轻地我走了,正如我轻轻地来;我轻轻地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 西天的云彩 – 从来没有人写成“西天地云彩”,但照旧念成地的人很多。 那么,朗诵时该念成什么? 又但是! 结尾的 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却没有人写成其他版本! 很乱有没有? 华文,真难学。。。。 [youtube FR5_bJqffsA] 如果你认真的听张清芳唱的《再别康桥》,你会疑惑她什么时候决定唱地,什么时候唱的 《再别康桥》 作者: 徐志摩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 作别西天的云彩。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阳中的新娘; 波光里的艳影, 在我的心头荡漾。 软泥上的青荇, 油油的在水底招摇; 在康河的柔波里, 我甘心做一条水草! 那榆荫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 是天上虹; 揉碎在浮藻间, 沉淀着彩虹似的梦。 寻梦?撑一支长篙, 向青草更青处漫溯; […]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792 新加坡人的华语程度不太好,一些华文词汇的表面意思和它的真正内涵有许多人无法好好的掌握。 一个简单的例子就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新加坡人什么都会提到“东西”。 我们常看到,在新闻节目中受访的3岁到90岁的新加坡人,习惯性的会说参加一些活动,他们看到许多“东西”,也学到了许多“东西”。 所以新加坡人都是“东西”。 那些华文程度好的当然不是这样说话,但不代表他们不是“东西”。 华文程度差不多的,会解释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意思,就是自己不要的东西,就不要给别人。 什么东西? 他们的头就是东西?所以,我们可不可以说 – 东西你的头啦! 但是,每年圣诞节的捐赠爱心礼物活动,就一定会有人说捐出过期的和使用过的礼物的人很没有爱心,不明白那种“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理。 晕。。。。 因为他们是说自己所不要的东西,不应该送给人,那样不太好。 错! 真正的,最简单的,最直接的解释,尤其是对小孩子的解释是: 你不要人家欺负你,你就不要欺负别人! 你不要人家看不起你,你就不要看不起别人! 你不要人家那样对待你,你就不要那样对待别人! 这就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明白了吗? 再乱用什么东西,我就用我手上的身边的东西敲你的头! 下课!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790 当我看到omy的那种好介绍有人说早餐的食物配搭红酒是不错的选择时; 当我看到有人说自己无论如何每逢长假一定要出国才能保持心理平衡时; 当我看到停满几辆跑车的豪宅庭院的车子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很少开动时; 当我看到拉电线拉出很多钱的老板们纷纷标下咖啡店自己卖咖啡茶水时; 当我看到邻里商店自己竟然有办法在最适合的位置一间隔成五间店面时; 当我看到特别不健康的青少年常选择在三餐吃着又贵又不健康的快餐时; 当我看到晚上喝酒的人群傻傻的不断的互相点一瓶又一瓶昂贵的啤酒时; 当我看见长得有气无力也已经太瘦弱的蓝领工人选择吃斋饭填饱肚子时; 当我看见一群又一群的大学生常在聚会活动后离开时留下满地的垃圾时; 当我看见扫地的外劳大胆的敢在工作时间在还没打扫的地方躺下睡觉时; 当我看见年迈的本地清洁工人勤快又吃力的在阳光下在草地拔出垃圾时; 当我看见许多装修相关的工程留下的许多后患而大家都选择粗言恶语时; 当我看见路堤让高龄的老翁跨不上去而上前帮女佣搀扶软弱无力的他时; 当我看见左边小贩中心有收费右边有免费的咖啡店厕所而我选择左边时; 你们应该很清楚为何我天天有废话可以说。 但是,还是有些看到的生活事实我是从来不说的,怕大家因此而被吓坏。。。。 说得不好听的真话一说出来,可能会被说三道四七嘴八舌轰得体无完肤。。。。 如果真的说了,大家都会发现马路和日子都一样难过。。。。 下雨了,谁会烦衣服晾不干呢?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788 我其实是一直在谈bizSAFE。 我一直活在这个制度中,而且我常考倒那些举着bizSAFE大棒的人。 坐在冷气室里的人,其实通常多数就是麻烦制造者,蓝领工人都知道这个“常态”。 头脑灵活随机应变的人,才应该是领导这类制度的人,但我还没看到灯火阑珊处有这样的人。。。。 我常说有些话题不能提,一提就出现新闻,这次,又来了! 鼓励民众举报,是一种新公民社会意识形态下的产物,它的前提必须是 – 自我。 读很多书的人,会趁机举出许多名词来标榜自己懂得的事,但我这类看老夫子长大的绝对办不到。 当一个人觉得他自己接受不了某种他不想看到的“东西”时,他有权利说话。 于是,新加坡新一代的公务员都朝着这个新方向,鼓励民众说出自己的看法。 他们的共识,就是以为这样搞就会有更多支持票来赢得大选吗? 这个,其实就是新文革。 这是一种新的文化革命风气,不断摧毁蚕食着大家的团结与包容心。 什么看不过眼的,在网上发牢骚,然后,看不惯这个牢骚的,就报警。 这是一种冤冤相报的毒害,鼓吹不得。 我们是东方社会,但这些新文化根本就与我们的思想价值观不相容。 看到新闻 – 公众可举报不安全工作行为,我下意识的联想到 -完蛋! 因为我本身认为,市场上其实有超过一半的小的一次性工程根本就不合格。 那些建筑工地不合格根本就应该罚,那种环境不一样。 为什么人力部要提供这些举报的方便?目的是什么? 政府自己就是在制造问题,不是在解决问题。 让不专业的民众胡乱举报,所引起的生产力损失,责任谁扛? 根据经验,这个制度一定会被滥用来让一些人得到他们所要的,请不要和我争辩。 要游街示众吗?要顺便举办游街示众花车设计比赛吗? 把所有的小承包商都打入地狱吧! 让所有没有标准的懒惰散兵都滚出市场吧! 如果装备齐全的要求提高服务收费,叫他们眼睛放亮一点,那是应该的,那才能开工,为什么需要多还钱? 那我们的社会就会变得完美,就不会有因”公”受伤的事情。 还犹豫什么?你的手是干什么的? 拿起你的手机相机,把看到的不平的事都拍下! 看着别人被罚吧!看着别人失业吧!那是他们的报应! 是吗? 这就是我们新加坡人未来的人生? 呸! 心寒。。。。

LEDs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785 很多年前,在 一次手痒的情况下,当车子深夜在空荡荡的停车场缓慢的移动时,我转动车子的钥匙关掉车子的电,才发现没了电的车子完全不受控,因为电子零件没电,驾驶盘就很难扭动,要非常用力才转得动一些,车子也无法靠脚踩刹车来停下,没有反应。 因为车子本来就移动得很慢,所以我就尝试拉上手刹,它竟然还是完全刹不住车子! 没办法,加上右手帮忙把手刹再往上拉得更用力,车子才终于停下来。 就是那天,我才明白要用多大的力气来控制没电的车子和停下车子。 几天后,在路上,就在四马路附近,在交通灯前,突然!发现刹车器没反应!踩下去竟然发出“的,的,的”的声响! 完蛋!车子一直往前滑,幸好是刚好转绿灯,没有行人,而且前方没有其他车子挡路,所以我马上换成一号排挡,让车子引擎的制动力拖慢速度,同时再用力拉手刹! 但因为车子速度较快,我只好耐心的等它速度再慢些,却发现它会滑向斑马线,这下糟了,因为需要用力的转左才能顺利滑向左倾的斑马线!要不然,稍微右倾也会撞向前方直行却已经在交通灯前停下的车辆! 这个斑马线旁的行人道,平时有许多行人,因为是四马路通向惹兰勿刹的主要交通灯行人道! 但是!又幸好,因为是时间较早,竟然完全没有行人! 谢天谢地,避过撞倒人的风险,静悄悄的车子继续静静的滑向Sim Lim Square,路上也又刚好完全没车! 就这样,从斑马线之后,45度斜切横跨4个车道,滑到Sim Lim Square的停车场入口的斜坡处,才被斜坡拦下! 过后什么叫拖车的事就不用提了,但许多人听到我竟然可以从四马路福禄寿大厦那里一路滑进Sim Lim Square入口处,还讲得那么镇定,简直都不相信。 其实,我就是在那次手痒的“演习”被吓了一跳之后,掌握了车子没电只靠“滑翔”的人工控制法,才懂得如何镇定的控制无法停下的车而避过一次车祸。 到底是幸运?还是不幸? 连那些修车的都摇头,也认为不是我弄坏了车子,而是我自己似乎预先知道会需要这招,所以提早练习。 今天早上,好像又发生了。 四天前,关电清理很久没空洗的大鱼箱过滤部分,再度开电后,抽水机竟然不工作,以为电源坏了或抽水机坏了,麻烦大了! 星期天哪里那么容易解决问题?而且是傍晚的时间,要买什么都可能买不到,这次完蛋了! 花了许多时间查电源,查插座查电线,直到怀疑沉在水箱里的抽水机! 不是不关电就没事,一关电就坏那么倒霉吧! 搞了很久,才发现应该是锦鲤的粪便太多,抽水机因为停下后迅速被大量的粘稠粪便塞得满满的,暂时无法转动,只要被塞的地方被较清洁的水流过,一疏通,又正常了。 因为没空把整个抽水机拿出来清洗,而且过滤棉过后已经被洗干净了,就暂时不管它了。 只是过后一直在担心如果停电,没有抽水机后备系统或来不及解决,傻傻又纯纯的锦鲤们会完蛋。 一直在想如何设计能撑很多小时的溶氧装置,又或者是要向那位卖无电溶氧装置的供应商买他的化学品。 平时工作时间没空东搞西搞,所以搁着。。。。 好的不灵,坏的灵! 早上8点前,工业大厦的电源突然中断!就只有我们这半排部份的所有单位都断电! 等待大厦管理处的维修技工来上班的那段时间,我桌上一向来所准备着的许多LED手电筒就四处充当应急照明。 有那种与MRT乘客感同身受的末日感。。。。 但我们没有免费的巴士来载我们。。。。 等到电源在9点多恢复时,抽水机依然没动静,少了流水声,四周仍旧静悄悄的,加上之前有人傻傻的关上电灯开关,许多同事根本不知道电源已经恢复了。。。。 这个鱼池在2个小时内的水中氧气还能让锦鲤活着不痛苦,但如果是误以为抽水机坏了,就要花上超过1个小时到别处才能买到新的强力抽水机。 但因为4天前已经断电演习过了,所以马上走向鱼池,拉扯摇晃抽水机的水管让抽水机顿一下! 水动了!不到20秒内解决! 过后大厦管理处派承包商来查每一间单位的电表,因为他们发现应该是有某间单位的60A电源的接地线有问题,所以引起跳电!使用更大电流的200A的用户却没事。 这样的事,这栋大厦7、8年来从来都没发生过,但是!它发生了! 真的很玄,怎么我对贴近身边的“灾难预感”会那么准确? 演习,真的很重要。。。。 地铁站不是常有演习吗?那为什么。。。。

20120425_it_lcn_police-climb-into-house

警察部队没有bizSAFE 屋主忘关水龙头 警员爬窗入屋 其实,如果给人力部的官员看到这样的照片,他们会说警察应该可能好像或许大概算是没有遵循bizSAFE的安全准则。 https://www.wshc.sg/wps/themes/html/upload/announcement/file/Falling off Ladders can kill.pdf 重点是 – 警察部队会需要遵循bizSAFE安全准则吗? 当然是不需要,对吗? 如果答案是“不需要”,那么,以后那些承包商进行危险的高处工业活动可以考虑外包给工商保安警察。。。。 说真的,人力部有许多bizSAFE安全条例就只是为了安全第一,而造成的时间严重浪费和许多事办不成的问题不关他们的事。 佩服这几位年轻的警察敢直接爬上薄的水泥遮棚,它不是真正坚固的阳台,所以其实这是算是危险级别相当高的动作。 而在二楼的平台使用A型楼梯“听说”是错误的,因为人力部说不能使用,他们说什么都是对的,因为他们是政府人。 无论如何,人力部官员遇到警察这么做,也不能阻止,不服气的话,也绝对无法报警。 阻差办公,是会被上手铐的,怕。。。。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779 我说的这个遥控,监控,互动,调动,其实还是针对MRT的后勤问题。 从事维修行业的或那些处在随传随到的行业的人都会明白我的简单四点。 MRT是否是四大皆空? 以目前以及长期以来所观察到的,他们的后勤支援的漏洞,其实还是在这个部分。 当他们内部的员工通讯系统也瘫痪时,他们是使用手机来沟通,包括地铁列车司机。 很疑惑究竟出了什么大问题,可以让一切低级的错误都同时出现而无力回天。 建立一个额外的通讯系统凌驾于目前老旧的线路可能代价很高,但起码它不会因为主电源瘫痪而与其他配备同归于尽。 如果有线系统成本太高,还是能有许多无线通信系统适合地底的环境,就要看要不要使用。 地铁列车内部断电没灯,冷气漏水淋湿列车无人理睬,通风系统出问题,是过去许多乘客在一些其他日常投诉中一再出现的牢骚。 这是很可怕的缺陷。 更可怕的,是比如一次的大漏水,当时SMRT公司竟然“有办法”回复说当天那个时段的那段列车没有乘客投诉漏水的纪录。那就是说,没有任何额外的感应器能让系统知道哪里出了问题。 我们看到30多岁的美女,绝对不会轻易的说她老。 但地铁系统20多岁就已经太老,美也没用。 说句真心话,其实这些小小的民众回馈意味着 – 当地铁站或列车面对恐怖袭击时,我们将会束手无策。 现在更明确的知道,地铁站员工长期有着高效率的生产力 = 缺乏人手。 现在外面是猛烈刺眼的阳光照射着新加坡的土地,虽然远处有乌云。 我的心却比冷气机吹送出的气流温度还冷。。。。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776 之前不断对地铁站常以“请向我们的工作人员寻求协助”来解决所有问题的官腔很反感。 现在,听证会证实了我的猜测 – 他们根本不太可能有人手应付琐碎的小事。 如果在混乱中要吃糖吃药要喝水,谁理? 当地铁站出大事时,所有从其他地方调来的支援也不可能马上抵达现场,那怎么办? 而听证会里的陈祥泰法官说:及时提供换巴士信息,有助迅速疏散地铁站人群,也是很多人本来就常提到的,必须要有的方法,但多年来却从来都办不到,怎么办? 所以,要提高地铁公司的生产力,他们必须加强很多方面的科技应用,不能死脑筋。 如果听证会结束,有关方面决定委托一家依赖聘请外劳来提供科技支援的公司来提供解决方案,那么,问题将会继续此起彼伏,永无止境,或者,问题可能会更上一层楼。 不要问我根据什么来判断,我不是算命佬。 提供一个全国性的公共交通快速反应辅助乘客的科技方案其实不容易,全世界都还没有公司真正做到这一点,那。。。。让我来做吧!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774 新加坡的铁路系统就是火车,地铁和轻轨,它们的路是铁做的。 最老的已经晚节不保,不复存在,令人惋惜,永在怀念中。 老二骨头松动,血管常塞,常出现的呼吸困难场面也让人为之语塞。 老三呢?还好,只是有时伤风感冒罢了。。。。 可怜的那些司机们啊。。。。 [youtube YRaYYhFPQuA nolink]

535321_351858541538818_100001440247350_914254_157061143_n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771 问一下,如果情况需要,能否在地铁和轻轨列车服务中断的时候,确定已经关电后,让人在轨道上骑脚车? original photo taken by Izzul Haziq,网民修改图片 这些歌都是叶佳修作词作曲兼自己演唱的 [youtube 9CCo9Te6I0E nolink] [youtube oUoN6GkcbtA nolink] 远远的见你在夕阳那端,打着一朵细花阳伞; 晚风将你的长发飘散,半掩去陀红的面庞。 我仿佛是一叶疲惫的归帆,摇摇晃晃滑向你高张的臂弯; 苍穹有急切的呼唤在回响,亲亲别后是否仍无恙? 来吧!让我们携手共行,追逐夕阳的步履; 走在林间的小径,撩过清清小溪。 那儿有一座小小蜗居,等待着我们踏着夕阳归去。 [youtube jXhssuHC5h4 nolink] 走在窄窄的田埂上。。。。 我严重怀疑,这些歌,是叶佳修在乘车时,列车坏的时候,走出车外时所写下的歌。。。。

kisskiss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769 我说过,林教授所说的相关话题,说上一个星期也说不完。 按照我对阅读Blog的人群的理解,说上一个星期其实会说得太快,许多人吸收不到“信息”。 当大家都把矛头指向低薪工友提高薪金就会加剧通货膨胀的时候; 当大家都在问钱要从哪里来的时候; 有没有人想过自己越来越有能力出国旅行的钱是从哪里来的? 有没有人想过自己是如何得到更多薪金的? 真的都是因为自己才智过人长袖善舞事业成功? 新加坡收入较高的阶级,都有能力把钱花在别的国家,没有把钱留在本地消费。 这些爱旅游的群体有一个特征,就是每隔几个月,就会浑身不自在,浑身痒。 能力较强的,一年出国超过2次到4次,这样才能止痒。 这个往国外倾倒的几亿新元,能否倒流一些来灌入本地的服务业,让收费被压低的各类服务恢复正常收费、让这些员工吃得饱、让本地贫富悬殊的问题得到缓解? 这样的说法就会天真吗? 为什么不能?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765 林教授的理论直到今天为止,还是被所有看似修读过经济学的新加坡人完全打入地狱。 然后这些人也好像包裹着头巾,用双手遮着脸,拿着雨伞挡,戴着口罩,说他们其实没有这么说。 我没读过经济学,因为我读的书很少。 我只看老夫子和小叮当。 我不懂得看人,我只会看四周围有没有垃圾,我只会用我自己的感觉。 我,感觉不到任何人真的知道新加坡低层人民究竟是在面对什么问题。 低层不等于底层。 很低不等于最低,这个大家要搞清楚。 许多所谓的专家对林教授最狠的一句问话,就是 – 钱从哪里来? 对,钱从哪里来? 如果,这次还是如果,如果是一个无法应付生活和医药开销的工友问大家这句话呢? 一个已经加班已经在打第2份工的苦命工友拼了老命,家里的开销还是无法应付呢? 那么,钱从哪里来? 许多人搞不清楚所谓的蓝领和白领的薪酬其实差别不是真的很多。 许多人也搞不清楚什么才叫作白领。 当然,拿了钱不好好做事,地铁照旧出问题,那些也可以叫“白领阶级”。 无论官方如何划定什么薪资才叫作低薪,800、1000、1200、1500元这些都不重要。 只要一个普通家庭完全无法靠自己拼命工作撑下去,一家之主一倒下,这个家庭随时就会垮。 这些存在危机的家庭完全没有储蓄,完全没有轻松的心情想出国旅行散心减轻精神压力; 有的就只是一个信念:“活下去”。 如果这些家庭有18岁以下的小孩,他们的生活重心与压力是一种。 如果这些家庭有高龄和病情不轻的老人,他们的压力更加无法让我们直接面对。 而现在的社会现实是 – 越来越多家庭出现癌症病患,一个病患的医疗费,会榨干整个家庭和其他直系亲友家庭成员几十年的积蓄,包括CPF。 如果他们这些凝聚力较强的家族有其他成员伸出援手,他们也还是绝对经受不起第2个或第3个跟着病倒的风险。 那些没有什么亲友,又嫁娶外地人的更加孤立无援,只能靠借钱撑下去。 这些没有积蓄或很少积蓄的人,背后的整个生活链,都是被低薪牵扯着。 大耳窿的存在,真的就因为借钱的人个个都是赌徒? 医生当上议员,议员的酬劳只是“象征式”的津贴,准备稍微削减,肉痛的医生就说会他会失去尊严。 虽然他被狂骂,但他算是很老实,这本来就是他们的那个圈子的生活价值观,起码算是“正确”的世界观。 修车技工是很专业的技术,世界各地都一样,但在新加坡,昂贵的车子价值养不起新加坡人愿意加入当修车工人,越来越少或甚至已经没有本地年轻人愿意加入,只有成群态度不算让人满意的马来西亚修车技工垄断市场,和因为请不到新马学徒而纷纷引进的中国修车员。 有谁知道其实老练的修车专家,冷气专家,装修工程各类专家的收入会比普通医生和普通律师来得高? 有谁尊重过他们?难道就只因为他们身上沾有些许灰尘,所以就不比坐在冷气办公室的人更有尊严? “打工的”不一定是指白领,“上班族”不一定也包括售货员,但“工友”指的却一定是蓝领。 而工友不能用“上班”来代替“去做工”,因为“上班”不是蓝领用的,外地来的就正常的使用“去工作”。 不要和我争辩我观察的本地华文使用有所误解,因为这本来就是阶级观念。 为何新加坡人会把上班当作是比较有尊严的说法? 为何会有白领阶级去上班,蓝领阶级去做工的两种说词? 就因为新加坡市场缺乏人手,衍生了另外一种问题,就是马来西亚甚至中国工人要求与新加坡人同工同酬。 已经越来越多领域面对这个要求同工同酬的严峻问题,但我从来没有看到媒体上有任何人站出来警告大家。 我很清楚,在新加坡媒体上,包括新媒体,只有我一直在强调这点。 不要问我为什么,现在这些话题,说一个星期都说不完,慢慢的讲,不要急。 我只是很失望,所谓的观察家和经济学家,甚至是背景来历不明的所谓工会领袖,就与新加坡的股市专家和气象专家说话一样 – 有讲等于没有讲。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766 我不明白议员和学者在担忧什么,我也不明白为何需要去明白他们不明白什么。。。。 其实Facebook是一种说过就算了的社交软件,很难打理,问题多多。 那就意味着,谁都会错过这个那个,很难长时间稳健持续的掌握和整理所有的话题。 很多人错误的以为Facebook的方便与众人的快速反应是非常重要,其实不然。 它只是我们生活中的其中一种调味剂,放太多,就走味了,不放,却又淡然无味。 我就是一直不喜欢Facebook的许多严重缺陷,却又必须紧盯它的软件开发演进。 无论如何,我一直不理解,在许多地方轻易的测试出软件有古怪不好用的Twitter,怎么会成为SMRT最爱使用的软件? 如果应不应该公布信息都要迟疑许久,那依赖上网和智能手机还有必须有Twitter账户才能看的慢三拍延迟内容真的有用? 有很多事,我们真的不明白。 无论如何,花招再多也没用,只要不要有真正的民怨,就谢天谢地谢祖先不杀蚂蚁积德之恩。。。。 ******************************************************************************************************************************* 一些人目前不知道总理的Facebook网址,暂时放在这里给大家点击,就是他的名字http://www.facebook.com/leehsienloong 旧的那个 http://www.facebook.com/pages/Lee-Hsien-Loong/216582508358682 两星期内会被关闭,但这几天有许多人误以为这个就是总理的Facebook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763 军队里特种部队的个人战斗力,是1个人能至少打倒另外10个人,甚至敌方一整团的人。 而一个生产力很高的主管,能一个人同时做5件事。 5件事不是指他同时用手机然后看电视听电台开车吃饼干,是真的在负责处理。 而这5件事,造成108不是梁山好汉的人再加1人需要上庭作证。 而这109人所说的事,影响了超过10万人的上班下班时间。 而这10万人,影响了超过200万人的生活节奏。 而这200万人的生活节奏一乱,就影响到年薪超过百万的几个人饭碗不保。。。。 这个主管,生产力真的真的很高。 谁说生产力不重要? 所以,会做事的人,必须继续做。 而不会做事的地铁列车司机,就必须坐在那里等别人吩咐他做事,因为。。。。司机,本来就是要专心负责开车的,不是开门让人家逃的。。。。 负责开门的,中文叫做司阍。。。。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761 最近的华文圈子,报章上新移民老是对土生土长的人有话说。 那些傻得自称自己是旧移民老移民矮化自己的新加坡人不在此讨论的范围。 学生写文章说出自己对外来的人的看法,老师就写信到报馆发牢骚,就因为老师自己感觉不自在。 以中立的角度反复阅读华文报的多篇相关文章,通常会感觉早报是外人说话比较大声。 外人在主导新加坡人,随他们以外人的角度来思考新加坡人存在的意义。 怎么每隔一段时间都要来一次反客为主? 是快淹水了吗?干嘛需要绝地大反击?那么紧张作什么? 那新加坡公民就没话说了吗? 有什么好争的? 干嘛需要说新加坡人理直气壮? 本来在自己的地方照顾自己人哪里需要担心的? 当然,政府就是因为听到许多我们没听到的声音,所以就一直在调整移民政策。 所谓的调整,就是一下子调错一下子又调对然后又调坏。 那不是上帝的旨意,也不是齐天大圣暗通讯息,更不是来自宇宙的光信息。 目前看来,低薪工友还没机会有震荡疗法(“休克疗法”(shock theraphy))来拉抬薪金,移民政策却早已出现震荡疗法。 马上会影响许多人的,是那些比中下还要低的阶层,嫁娶外地人的人在伴侣医疗费用方面会出现压力。 而小一入学优先权能抢多少次?又不是家里有一队足球队等着上小学,那么不爽干什么? 再除了那些永久居民买房子会受影响,还有什么是与金钱挂钩的? 难道会以为迟早外地人搭MRT搭巴士会必须付多一倍? 难道会以为外地人到咖啡店会喝到比新加坡人薄一倍的咖啡? 难道会以为外地人到食阁小贩中心再也不允许用纸巾霸位? 赌场不是在亏待新加坡公民吗?新加坡人进自己的国家土地要还钱,外地人却不需要。 新加坡哪里会好? 美女太少,男人都戴眼镜,停车常接罚单,电脑常翻译错中文惹自己血压高。 而且这里会淹水,人们都在喝厕所用过的水,地铁常坏,巴士常塞,部长常被骂,华文报纸太薄。。。。 那些认为自己是人才,可以到处去闯的,可以去试看看啊!怕什么? 不是说去到其他地方会更自在更有尊严吗?敢敢去吧! 去吧!我们新加坡人精神上支持你们再到其他国家闯! 那还有什么值得讨论的? 为什么不值得讨论? 很简单,这里是新加坡。 为什么新加坡公民不能优先?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759 柳巷,在中文里不是那种让人慢慢逛街吟诗,充满着风花雪月的环境。 花街,卖的也不是花,有的,就是家庭主妇最痛恨的野花。 当男人说他到花街柳巷寻花问柳时,不是指他真的准备买花送老婆。 报纸,在中文里不是让人下雨天拿来遮雨的工具的同义词。 爆料,也不是指报纸包不下的料从里头爆出来。 当人们买报纸看爆料消息时,不是指他是想探听花街柳巷的行情。 其实,我原本的标题是要放得很粗俗的,不过,那会破坏我原本已经没有的形象。。。。 报纸,不应该爆料爆得过火,变成是寻花问柳的价目表。 为什么大标题要突出那些价钱呢?难道报纸刊登的是广告? 我们将面对的问题其实很多,而问柳的行情被公开的下场就是。。。。 包括那些常上夜店喝得烂醉后免费送给人的少女们现在知道自己亏大了。 包括那些随时要大捞一笔的本地外地“摩的”,现在知道要如何包装自己了。 也包括那些一直在寻找各类行情的年青人,随时为了了解生活而实地考察。 以后这些年青的一代也会知道什么“假期工”必须在18岁以后才能干了。 清洁工人扫了一个月的地,还不如那些“摩的”在床上滚来滚去半天就收工去买名牌手袋。 难道政府不怕这些清洁工人会到那些廉价酒店的床上滚来滚去抗议吗? 说到来,报纸的定位会是什么? 报纸的终极目标是什么? 就是老人家说的 – 教坏大小! 要不然?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757 姓林的教授说新加坡低薪工友的薪金必须大幅度调升。 姓林的政委工会领袖马上一一反驳。 林教授错了吗? 林教授真的错了吗? 难道林教授真的错了吗? 政府千方百计不赞成最低薪金制,绞尽脑汁说明它的坏处。 现在也又是同样的招术,同样的完全不同意任何概念与想法。 为何? 难道政府自己真的有控制政府组屋的价格?组屋价格可以一直涨就无害,人民薪水涨就有害? 难道政府自己真的有控制货车COE的价格,不让小商家受苦? 难道政府自己真的有控制邻里商店的租金,让商店的面包可以卖便宜一些? 难道政府自己真的有控制外劳的数目,让技术工人的饭碗不会被菲律宾印度中国人抢走? 难道政府自己不是样样遵循投标选价低者得的服务,卖地出租却要价高者得? 什么都是政府自己说了算,那还谈什么民主? 难道政府生存的唯一之道,就是管理一半不是国民的新加坡? 难道政府真的以为自己是生意人? 难道政府不知道自己是为谁服务? 人在做,天在看。 政府在做,人民在看。 我写blog,你在看。 唉!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755 突然之间,美国总统特工和新加坡特种寻芳客都同时成为同样的话题。 这些特种部队的共同点,都是种子特别多。 种子一多,在自己的田地地插秧插得累了,就想要找嫩芽接枝。 谁说新加坡民不聊生? 酒色财气,饱暖思淫欲,另外要试自己的手气,赌场马上就去。 按摩院处处,不是按摩院的按摩女更是处处去暗摸老男人。 又是政府的错吧? 都怪政府让人民生活得太好对吗? 都是政府控制不了城市人的欲望吧? 都是政府要人民活得精彩,活得自在吧? 好色的男人要到哪里找? 吃自助餐时狂扫生蚝一整座山的老安哥老安娣算是吗? 当然算! 不然你以为他们只是要吃够本? 叫他们不要“假小粒”,你知我知,真的不知道他们吃生蚝吃那么多的意义,是不是在博一下拉肚子的机会来解决老人便秘的问题。。。。 看看接下来的日子,是不是又是会有人出言讽刺新加坡人的道德水平好像变得很高,嫖好像“变成”是一种罪。 其实,说这类话的男人,就会是有问题的男人,相信我! 也会有人说,幸好,他们找女人不找男人,就证明他们是正常的男人,这类不要脸的话应该不难听到。 抽烟的男人爱逞威风,喝酒的男人爱逞英雄,爱嫖的男人更加不必说,爱逞自己禽兽的本能。 当然如果又是那类说十个男人九个嫖这类话的女人,就是曾经沧海的女人。 男人爱嫖的其实绝对骗不过男人,如果有男人要反驳要狡辩要硬拗不怕拗断,叫他去找女人解释吧! 人在做,天在看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750 。。。。 那层楼,是在奥林匹克型的溜冰场的下面那些楼层。 如果她站在溜冰场的一端说话,我相信,另外一边的人是能听得到她的声音。 她说:我的Contractor说他们已经做好线了,为什么你们说没有? 我说:我们检查发现没有,就是没有,你不必告诉我他们有做,如果他们做错,叫他们回来做! 她说:他们明明已经做好了!(她的“明”的发音,是类似小明的妈妈在喊小明的那种声量,不过,对话时她是离我们10尺远) 我说:你不必担心,这是小事,另外你的线被发现有一条损坏,不够用了,叫你们的Building Management来搞定,他们会马上修理或另外拉给你们一条新的,这个你也不必担心!这几天这里有好几间店都有发现这类损坏的问题,都已经解决了。 她拿起电话,叽里呱啦和对方说话,我没听她说什么,只和同事聊天,聊地球聊环保聊人类在宇宙空间的生存质量聊政治家的使命。。。。才怪。。。。我们只会聊。。。。肚子饿要走到哪里才有饭吃。。。。 她突然转头对我们说:你们到底会不会弄的?我的Contractor的线明明真的做好了,是放在那个角落!说完,指着另外一个角落。 我说:我们看到那边是空的,没有你说的什么线,你叫你的Contractor回来改,因为总头就是在我们打开的洞的这边!这里没有就是等于没有!你要不要爬上去看! 她说:什么?他是我老板叫他做的,我的老板嘞!我的老板哪里会搞错?(说这话时,她指着手机,而且对方还在等她和我谈,所以会听得很清楚。。。。实在会“婆”。。。。婆到出面) 我说:这不是你老板的问题,我已经跟你讲了,你打电话给Building Management,要他们马上过来检查,由我们告诉他们要怎么解决就对了,不要再讲其他东西了!不要浪费我的时间! 说完,也不怎么理她,她也一面打电话一面走开了。 就这样那样。。。。 第2天,随口问同事问题解决了吗? 怎么知道同事突然笑嘻嘻的说,原来还有另外一个额外的总头供应给这间店,找到足够的线,也测试出都没坏,都可以用,其实是她自己指错位置的,商场管理层的维修人员到场了才知道他们自己的承包商还是有东西搞错。 我怀疑是因为这间大店面是属于两间店面打通的关系,才有奇怪的额外的多余线路可用。 但突然他又加上一句:她说她就是说明明还有其他线,你这么凶又不让她讲,害她不敢讲,讲不下去。。。。A!原来她竟然会怕你啊!哈哈哈!她这么凶的人竟然都会怕你嘞!哈哈哈哈! 就这样,原来我比坏蛋还凶恶的事实还真的又是事实。。。。 我是好人。。。。真的。。。。只是做的工作都西北凶。。。。 。 。。 。。。 。。。。 (以上情节,不属虚构,萃取精华,拌以佐料,能吃就好)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752 不要怀疑,你,可以认真去追梦 诗人说: 寻梦?撑一支长篙,向青草更青处漫溯,满载一船星辉,在星辉斑斓里放歌。 所以,只要是你在追梦,别人一定是当你在唱歌 但他绝对不能因此而撑一支长篙,对准在唱歌的你du下去 如果现实中没有人追梦,100人抢90人的工作,那天下就大乱 只要有10人追梦,其他90人就有安稳的工作,不必做梦,谢天谢地 追梦的人,通常在把梦追到手之后,一定会让别人知道,他已经做梦了 追梦的人,在无法把梦追到手时,一定会让别人知道,他是一直在做梦 人类会因为有梦想而伟大,所以,伟大的人都是在做梦。。。。 天天说提高生产力,不能算是梦,是在白天说的旧梦 有人要人去追梦,就是表示这可能就是他的梦 他的梦是要人去追梦,所以就还等于是梦 你,自认有才华?可以认真去追梦 a   pu  then? 又关我事? [youtube AOPHbVb3Clg nolink]罗大佑写给三毛的歌 [youtube hho_wh0lYk4 nolink] [youtube 19-7VOyNHFg nolink]寻梦的那段落的唱法是歌曲中最高昂的部分,为何?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749 那天,离Jcube 商场正式开幕还剩下3天的时间。 去“探望”同事在干什么。 里外的停车场少说也有整百辆货车停放,可以说那几天是最多各行各业的装修承包商集合在一起日夜赶工了。 同事忙着飞来飞去,之前在进入大厦之前强制佩戴安全帽的措施已经不需要了,可是整个商场九成的商店还在装修,放眼望去,全部都是装修工人在忙碌着。 同事最终去了一间他要我“帮忙”的店,那是一家靠电脑零售为生的上市公司,进去店里面之后,发现需要使用很高的楼梯,才能爬到4.2米高的天花板。 到隔壁单位向一位中国工人借,他肯借,但过了不到10分钟,因为他自己也要爬到天花板,所以要了回去。 再到隔壁另外一家有非常多铝梯摆放一旁的店借,同事不敢开口,于是我走进去向一群马来西亚籍的家私工人借,他们爱理不理,都说不知道是谁的。 转头问另外一组中国工人,他们的表情也不很正常,眼神乱溜,然后说不知道是谁的。 迎面走来一个印度工人,看外表很YaYa,属老鸟型的,问他,他反应极快“No!Cannot!” 疑惑的反问:Why? 他指了我身后,说:My boss said cannot borrow! 我迅速转身,刚才第一个回答说不知道的那个家伙,原来就是他的老板! 他看到我转身看他,赶快把眼睛往地上瞧,装出一幅很奇怪的表情。 知道又遇上那类很X的类型的人了,X = 天上飞的。 反正我是走进别人的地盘,我马上识趣的转身走出那间店。 同事突然想起,可以向刚才他去过的那间店借,因为他们的梯子已经搁在一旁没用了。 于是,他顺利的得到他们同意,把梯子扛进那间要我“出面”的店,那间店面不算小的店。 弄了没多久,他用眼睛瞄向店里深处,告诉我:来了!那个恶婆娘就是她!昨天就是被她骂到狗血淋头!只好今天再来!她的问题都不关我们的事,硬要我们弄给她!她的Contractor不做,我们哪里做得到?” 终于,出现了一个像沈殿霞,却又比较像卖猪肉的大娘,大摇大摆的走过来,看样子,是这间店的总管。 她才说出几句话,那音调高八度又像是对着山谷怒吼的声量,还真的不是盖的。。。。(待续)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747 如果,我是说如果; 如果有“东西”20万元求售; 如果你负担得起; 你,会买吗? 如果,食品的配方20万元求售? 如果,方言的电台20万元求售? 如果,中文的小报20万元求售? 如果,中文的书店20万元求售? 尘归尘,土归土。。。。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745 你真的相信那些吃教的红毛人骗鬼的事? 那你相信过马路时车子一定会停下来让路给你吗? 那你相信在小贩中心吃完后自己收拾碗盘可以得到回扣吗? 那你相信中国来的头手泡的咖啡喝下去是和老海南头手一样的感觉吗? 那你又相信不相信你不知不觉的读到这第五行是因为自己什么都相信吗? 相信我,我没骗你,其实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 骗你是鬼! 所以,这一天的早上真的会有很多全身没力爬不起床的鬼家伙拿病假不上班! 13号星期五不吉利? 鬼才相信!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743 看到这种不像话的新闻:不满女童列车内喝水 地铁火爆大叔怒踩男子双脚 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是我在地铁车厢里喂宝贝小孩喝水,谁敢动我? 我,姓林,字北。 如果他敢动到我,林北会让他“飞”掉。 完全不准喝水的条例是由没有脑的人傲慢的制定出来的,大家就必须完全服从? 有事没事就要人家下车找应该是太空闲的工作人员帮忙? 我说过,有一天,当大型传染病开始快速传播时,咽喉因长时间不喝水而累积着的病毒将有机会快速繁殖蔓延。 到时候,吃亏的,就是不懂得马上喝水清除喉咙不适的笨蛋。 我是一个非常遵守法律的好孩子。 但是遇到不合理的怪条例,林北。。。。是不会忍气吞声的。。。。只会吞水。。。。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741 不知道新捷运为何需要强调“Free”的Alert Service。 如果他们有种,就大胆的说他们如果遇上服务出现问题,就会提供一种收费的SMS通知服务。 看看会被舆论轰炸得多深。 爱之深,责之切。 人们骂他们骂得越狠,就表示民众都是深爱着他们的吧? SMRT也一样,人们越爱骂它们,就表示人们爱地铁爱得要命,对吧? Correct me if I’m wrong。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739 阿窿如果又被证实逼死人,能判那些心狠手辣的混蛋死刑吗? 不要判他们坐牢,就只判死刑,可以吗? 逼死别人,那不算是误杀,是有预谋的直接谋杀。 没有被媒体报道的被高利贷追债而跳楼的例子也听过,这些事,警方是如何解决的? 是谁天真的以为黑社会所强调的孝顺父母,如果加上疼小孩就能证明他不是坏人? 流氓如果也可以算是好人,那好人算是什么人? 好人又怎么可能加入黑社会? 有警方无法解决的“特殊群体”吗? 那么,内安法令究竟有没有用处的?

smrtbuskid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736 不说就不会发生吗? 我说过发生在我身上的惊险情况,是左转的车辆从我后侧擦撞上早已在行人道上的我。 4月9日,就是昨天下午,在兀兰,一辆巴士就是这样的左转撞倒一位9岁的孩童。 还有下一次吗? Woodlands accident: Boy admitted to KKH with fractured ankle; SMRT suspends bus driver 一名男童在兀兰一带过马路时,被一辆SMRT巴士撞伤。 SMRT答复新传媒询问时说,公司的巴士营运控制中心下午3点左右接到通知,指一辆912号巴士在兀兰63通道和兀兰6道的交界处,撞上一名9岁男童。控制中心立即派出一辆救护车,将男童送入医院接受治疗。男童送院时,意识清醒。 SMRT发言人说,当时巴士上载有28名乘客,他们都没有受伤。公司已经联络上男童的母亲,并会尽力协助男童家庭。肇事司机已经被停职,而公司正在协助警方的调查。 不知为何,报业控股几乎所有的新闻网站都没出现这则新闻。 一位名叫Chloe的网民提供给一个政论网站的图片,清楚显示撞倒的位置 – 在行人道之前!!! 不知道这辆双节长巴士有没有在撞到行人后再稍微移动,要不然它只是“踩线”而已。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734 什么乱七八糟的调查,只集中针对某几类食物,只是摄取量不多的水果就能改变一个男人的身体? 新闻说:草莓、蓝莓、黑莓 男人多吃可防痴呆 新闻没提到华人的以形补形。 吃多了,男人会有一肚子的“莓气”。 马票买了也会“莓中”,就因为“黑莓”。 因为运气将会因为“蓝莓”而“莓来远去”。 做什么都无可奈何“莓法度”。 整天觉得自己压力大“莓打汉”。 工作升级的机会随时会被“草莓”。 谁还敢吃那么多“莓”。 开什么玩笑? 相信这个研究的人才是真的已经痴呆。。。。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732 每一年媒体上都会有人提到华人祭祀活动进行时焚烧的大量冥纸污染了环境。 尤其是信奉西方教的教徒更是长期持续不断的埋怨。 只要有华人在,要求完全禁止焚烧冥纸是不可能的。 PAP管理新加坡管得再好,偏偏就是得不到那40%的选票,或多或少证明了没有什么可以包到完的。 所以不要再说焚烧冥纸不环保,因为搭飞机最不环保,但谁要走路去欧洲买手提袋? 其实在新加坡,最会污染环境的纸,就是那些不焚烧只乱撒的小纸钱。 情况算是越来越恶化,农历七月时的情况就属于非常严重。 路边乱糟糟的纸屑中,这种不烧的纸钱几乎占满了路面。 在以前的新加坡却没出现这样的问题。 不要再说什么买路钱,这种以前没有的活动就只会制造问题,没必要。 这只是商家发明来赚钱的借口。 这才是迷信。 清明节只是祭拜祖先,不必“照顾”那些路边的“好兄弟”,这类乱撒的现象就没出现在大街小巷。 那我们该不该用下面的这种纸? [youtube ZeUC0Ej6j1M nolink] 知道为何清明时节会雨纷纷吗? 又或者为何我们的祖先偏偏选择在多雨的季节上山祭拜呢? 可能,答案就是 – 用天然的雨水“隆帮”洗一洗环境,让空气恢复清新,多么环保啊!

182149-intimacy-2-0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729 以后那些心脏病人心跳一加快,人家就马上知道了。 那些不肯认罪的一穿上这类通电的衣服,心虚的心跳一快就会越让人家容易认出。 而那些男男女女。。。。也会看到让她或他心跳加快的人时让别人知道了。。。。 然后。。。。当对方看了变透明的地方后,心脏病就发作了。。。。 [youtube cR3AH8BHLCs nolink] 其实变色LCD膜早已存在多年,可以有通电就变色,比如开电时变透明,或开电时变不透明,是美国的专利,后来中国也有产品出现,请不要问我中国的是不是抄袭的,但当年制造厂商被我考倒,不敢回答我。 新加坡人熟悉的,是那些轻轨列车靠近组屋时玻璃窗就变色,这也是同一类科技。 [youtube tta5qiondLM nolink] 所以现在只不过是洋人想把能曲折的通电LCD膜穿在身上而已,都只是一种新的商业想法。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727 我应该算是新加坡唯一拥有汽车黑箱专利的人。 我一直很留意车辆的相关问题。 几年前我已经留意到许多人在各媒体上提到新的公共巴士坐得很不舒服。 比较明显的是司机们踩踏刹车的控制问题,使得许多乘客被摇晃得很晕眩。 近日来出现更多在巴士内跌倒的惊人新闻,这不是好现象,不能袖手旁观。 多年来巴士换了几种设计,梯级降低。车后变高,这些车身多数是本地装配的。 如果刹车、油门,排挡等配备没有问题,那么就只有司机的能力出了问题。 能解决吗? 可以的! 在车身几个地方安装感应器,一旦车身倾斜摇晃超过一定的限度,亮灯。 这样的设计很容易搞定,如果加上记录仪,还能把司机亮灯的地点和次数都记下来,存在黑箱里。 只要司机开车被亮警告灯的次数太多,意味着他一定是危险驾驶,坏习惯已经养成了。 任何乘客如果投诉司机驾驶技术不好,这个装置的资料也能成为一个很重要的证据。 如果被警告多次不改善,直接开除他,不能留。 但你必须接受一个事实 – 一半的一半的司机可能会吃草。 政府会给我一百万元来开发这类保护乘客的产品吗?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725 巴士司机就这样把一个正在走过行人道的行人活生生的碾过去。 新闻报道说:时间是上午11时20分左右 是司机疲劳驾驶吗? 为什么会疏忽得这么离谱? 还是其他原因? 我们还能让小孩学习独立,还能让小孩自己过马路走路上学吗? 我们还能鼓励老年人积极工作,多出外走动吗? 看了这段影片,看了66岁的老妇敏捷的过马路,然后消失在车轮下,你知道我有什么反应吗? [youtube 6jDbIh247oc nolink] 我宁愿行人道亮起绿灯时,车辆再也不可转弯。 我宁愿因此被困在车龙中,好过车龙从人身上碾过。 我宁愿新加坡整体生产力下降,也好过让人家的家庭人口下降。 我宁愿网上的网民强烈要求LTA马上改变,总好过政府老说网民没提什么好意见。 如果你认为Facebook真的有这股民意的力量的话,如果你上网的意义不是看人家吵架的话; 那么,请你积极的把这篇Blog转发出去吧! 谢谢大家!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723 虽然我个人没有兴趣使用Facebook,但我所“管理”的Facebook的人数超过万人。 中文Facebook当中,佛教相关的内容最普及,而我没本事谈西方宗教,所以就不谈了。 网上台湾香港和马来西亚的佛教群体多而杂,新加坡的佛教徒数量就没那么多。 我只能在这里提醒一下家长们,小心子女的思想被Facebook上奇怪的宗教所影响。 台湾和马来西亚的中文网络常见的,其实就是传销活动。 在家上班一个月就可以轻松赚几千元,这句话大家现在应该很熟悉。 凡是在网上使用日韩美女图片作头像的人,十之八九有问题。 凡是太过积极说爱护地球说一定要吃素的,也都是怪怪的一群。 而他们都爱锁定宗教的相关网民,这是一种很奇怪的做法。 但是! 作为一个男人,我也对男人在网上的小动作非常“敏感。 我常看一些男人在网上的行为,下意识的会联想到 – 他的目的是什么? 简单的例子,长相是会吸引许多男网民粘着一个女网民的主要因素。 不就是谈佛教吗? 怎么外表竟然也会影响谈论的兴致? 还有对汉传、藏传、大乘、小乘、日本、韩国等佛教和旁门左道完全混为一谈的网民。 觉得不可思议的,是那些借机不断设立各类无关佛教的群组讨论的人,不断邀请其他人加入。 再有一类,24小时内,不眠不休不断的在网上发言,似乎完全不用工作不用吃饭。 而最近,突然又涌现一股积极又极端活跃的,很奇怪,不知道这一波从何开始何时休。 沉迷和沉溺有点不同,痴迷也不同,共同点是 – 不正常。 上网20年了,还是觉得网络世界很可怕。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721 新加坡是个海岛 台湾也是个大海岛 香港也一样是个海岛 海岛的岛民心态是什么? 小! 小心谨慎?小时了了?小心眼?小气?以小搏大?小刀锯大树? 好像和小有关的问题就真的比较明显的一直纠缠着服务业。 钱真的很难赚。 没有什么可以随便的卖个350万,除非你有本事把你的产品弄烧焦。。。。 要不然焦头烂额的是服务业的人。 如果你知道我说什么,那恭喜你。 如果你不知道我在说什么,那也恭喜你。 怎么办? 有办法! 用大国大草原大胸膛大口气的子民来混合搅拌吧!政府是这么想的。 结果。。。。更糟。 嘎那赛。。。。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717 有首台湾“古早”的校园歌曲与近来大家熟悉的《那些年,我XX的什么XX》类似,有那种“想当年”的内涵。。。。 有旁述有想象没影片画面的是这首 [youtube 0OQ8KlAKa7k nolink] 有画面的是这段影片 [youtube HE-jAGThiK0 nolink] [youtube gAudeJZBu38 nolink] 现在呢 [youtube mFEeHl5GEs0 nolink] [youtube gOXuTXIsmts nolink] [youtube PHITWl19fus nolink] 听了第一段影片的旁白,提到下课钟声,提到一种新生活的开始,每个人青少年时期都经历过,都会有所缅怀。。。。 当然比较不同的一点是。。。。当年听这些歌曲的华校生大半都没有机会修读高中,都在中学生涯后就落入无边无际的社会洪流中。 他们的文化水平就一直维持在那一条线,不进则退。 都在为生活而挣扎,哪里还有心思说什么文艺创作? 极少数人有机会读大学,邻里中学的华校生几乎全军覆没,这样的情况一直维持到80年代末期华文班消失在新加坡为止。。。。 新加坡的低层次华校生有的是另外一种生活的歌。。。。 与高层次的南大华校生是有所区别的,这点很少人谈及。。。。 或者说,从来没有人谈起这些,似乎,我们的历史中它根本不存在。。。。 很遗憾。。。。 很遗憾当年没本事学会弹钢琴弹吉他写词谱曲写剧本仙查某。。。。 所以今天才沦落到这里写Blog“发骚”。。。。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715 比较有年龄的人听了才会有点反应的歌。。。。 (被形容为具西班牙色彩的歌曲) – 旷野寄情 – 李建复,黄大城,施孝荣 作词& 作曲:靳铁章,他在1979年第三届金韵奖­的参赛入选作品 [youtube 5dyLmc6bA90 nolink] 法国歌曲 DALIDA L’an 2005,她在1969年的专辑里的歌曲 [youtube zGxN8yX4Qv0 nolink] 有没有问题要问?

01300000280411124825460863532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712 4年了? 四年啦! 老了,我的心懒了,我的马累了。。。。当年双手怀抱着的小娃娃们都已抱不动了。。。。 不时的有突然发现新大陆的网友留言说 – 竟然有人能天天写华文Blog!还坚持了那么多年! 他们看了我的Blog的右下角的过往内容数量,好像不相信人类的一个月有30天。。。。 路遥知玛莉。。。。玛莉没住我家隔壁。。。。 虽然内容是乱七八糟没有风格,但我的Blog的风格就是没有风格。。。。 通常我说的话不一定是废话,但如果是废话,那就是废话。。。。 4年前,当我用手机上网回应网友的留言时,也常有网友奇怪为何我的Blog能随时马上回应。 或许当时有人以为我是背着一台电脑到处走的乌龟。。。。 现在呢?时过境迁,部长一代换一代,有了Facebook在手机里,手机功能强了,手机信号加强了,大家在网上的对话都反应迅速了,见怪不怪了。 有时因为有其他网站的转载,Facebook图标那里出现按“赞”表示“读过”的网民回应还多过来这里按“赞”的。 但我就是还在做一个没必要的坚持 – 不在Facebook那里活跃,或者说完全不理睬。 就因为我常说 – Facebook的资料和功能特性不适合我们的使用习惯,也不要分散注意力在四处。 或许有一天,当人们突然惊觉在Facebook里,过往与人交流的多年资料不复存在,也没办法分类和查找时,就会想到要撞墙。 和以前比较,现在每当我的Blog对时事酸一下对社会骂一下对政府提一下看法,网民的反应都很积极很明显很激励人心很热闹。 但只要我马上倒灌一些科技讨论的话题,大家马上冷了下来,恢复以往的搔不到痒处的骚。。。。 在Blog骂政府很容易,提意见很难,这是这近1年来常说的重点,尤其是大选前后,留言的网民说话口吻也会变化多端。 而在不知不觉中,我也发现新加坡的中文Blog悄然无声的持续增加,特点是 – 中老年的、骂政府的、外来的。 或许有一天,当婴儿潮时期出生的老年人都已退休抢不到洗厕所的工作,只能上网聊天打发时间时,新加坡的中文Blog世界将会出现变化,这点我无法推测结果,因为结果就和买马票预测号码一样。。。。 本地“双语”年轻人的中文Blog呢?与马来西亚数量庞大的中文Blogger相比,他们那里的博客数量就像是红豆冰里的冰,我们的数量就像是那碗红豆冰的亚答籽。。。。 我不知道我还能做什么。。。。 那。。。。只看不留言的你能做什么? [youtube 203Pu5ZUJUs nolink] [youtube 6GW7vil4NJ4 nolink] 那有姑娘不戴花 那有少年不驰马 姑娘戴花等出嫁 少年驰马访亲家 哎 —— 那有花儿不残凋 那有马儿不过桥 残凋的花儿呀随地葬 过桥的马儿呀不回头 …… 当妳唱起我这支歌的时候 我底心懒了 我底马累了 那时—— 黄昏已重了 酒囊已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