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达人
科技生活 生活科技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635 每当工作天出现2月29日,这一天,都是员工亏本的日子。 白白多干一天的活,却拿一样的薪水。 如果真的有2月30日,那所有的员工就亏大了,幸好没有。 不过,2月29日有举行国会,薪水不低的议员就要多干一天的活。 算是赚回来了吧? 刚才应该有几个小家伙开始一个接一个从妈妈的肚子里溜出来了吧? 爸爸妈妈赚到了,4年才需要庆祝一次生日,很省! 分手的人选择2月29日是最。。。。因为。。。。只能让人4年打一次小人。。。。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633 干服务业的人会支持NTUC所说的。 顾客不是永远是对的,这句话没错,是对的。 顾客是永远是对的,这句话有错,不是对的。 如果我们把对的说成错的,那错的就是对的。 如果我们把错的说成对的,那对的就是错的。 如果你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那其实我也不会知道你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631 omy的这篇 从等电梯测试你的个性 。 少了很多种类,可见写这篇的人只是为了交稿而写,不是生活中有仔细观察人的人。 新加坡到处都是电梯,以前没有电梯的地方现在也有电梯。 那么,以前有电梯的地方呢?当然还是会有电梯。。。。 文章中竟然只有ABCD四大类,其实还可以慢慢的加EFGH。。。。 E。在电梯外,悠哉游哉,等别人按电梯按钮的人,很耐心的一起等,等啊等,电梯一来,进去之前,才问电梯里的人 – Up or Down? 结论 – 白痴一个。。。。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629 新加坡的高速公路的条例里头,有个极为不公平的强制靠左的规定,主要是针对巴士和货车。 而新加坡COE制度里头,有一个极为严重的缺陷,就是在巴士货车组别。 电单车无论大小,它的各种型号的体积相差不很大,汽车也是一样。 问题就在与汽车一样体积的小货车,以及与巴士一样体积的超大型货车,COE都被死死的捆绑在同一组别。 当新加坡人需要维修或送货服务上门时,各类提供服务的货车被卡在高速公路的左车道,快也快不了。 可以载很多人的大型巴士和小型巴士的COE也是完全一样,但它们霸占公路的空间可以相差几倍。 而旧式多层组屋停车场高度只有1.9米,许多装修商只能将货车停泊在组屋楼下,接到凤飞飞给的三万是必然的,费用?当然应该加在装修工程里头啦! 当体积不算小的G牌货车车头坐着3个都绑着安全带的成人时,就会接到200元的罚款。 爱投诉的新加坡人会同情吗? COE现在贵得这么离谱,政府就是故意让小商家就都只能选择买旧货车做生意吗? 难道多年来各个政府部门的决策人都常被货车喇叭从小吓到大,所以都不喜欢货车? 要不然,货车到底得罪了政府什么地方? 你说! 你们说! 你们说说看!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627 刚才在邻里中心正走向停车场。 在商店行人走道的某个T型的转弯处,一个中年男子弯右走向我这个方向。 后头跟着的一个2、3岁的小家伙直走。 突然,在小家伙后头另外一个也转右的男孩喊 – Girl!这里!走这里! 小男孩后头的母亲也喊 – Girl!Girl! 剪着短发平头看起来完全就像个小男孩的小家伙脚步飞快的继续直走,突然回头看一下母亲,没有表情,然后,转回头继续又冲! 在她后头的我把脚步跨得更大接近她,因为再过几尺就要到停车场了。 她母亲在不算太拥挤的行人道一面呼唤小家伙,一面尝试追上前。 我一接近小家伙,突然伸出右手轻捉着她的手臂,小家伙楞一下站着,没有挣扎,也挣扎不了。 她不会感觉痛,只是不能动,因为出手的人不会让她痛。 再过几步,如果母亲无法追上,看来她就会直接冲到停车场上了。 她母亲一面笑一面追上来,对我说了Thank you,就把捉到的小家伙重新押上路了。 这个小孩有点反骨,做妈妈的辛苦了。 但。。。。她那个走在前头的爸爸有回头吗?

20120224_it_lcn_rubbish2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624 把本来可以分开谈的话题二合一。 新加坡的清洁工人的薪水很低贱,是一个存在已久的社会现实。 无论官方怎么把当中学习和工作能力本来就正常的一小撮能力提升后向大众宣示他们的薪水可以偏高也于事无补。 或许官方从来没有一个基本的常识 – 每个行业都一定有一批能力较强的人收入较同行高。 管工级的、小组组长级的、能负责多一些的都比那些普通的一群收入来得高,这是无需宣传的。 我们对新加坡清洁工友的薪金的容忍度,多年来维持在800新元这条“生命线”。 今天早报所报道说的90%清洁工友的薪金是1000元以下,是有点让人“不知所措”,“不明所以”。 外劳清洁工年轻力壮,但躲在一边打电话的时间多过挥动扫把的时间,所以我曾经有多次想要研究究竟他们的手机能持续通话多少分钟?带多少电池?怎么充电?每个月花多少钱在手机费用上? 新加坡的年轻人要向别人表现自己有爱心时,往往会选择搂抱着不能说话的狗; 他们认为只要对狗表现得有爱心,就是一个有爱心的人。 我们只看到老想出风头的家伙抱着狗合照上媒体宣示满溢爆棚的爱心; 但从没有看过他们与满身大汗还必须在媒体记者前戴着热得要命的安全帽的清洁工人一起劳作合照。 媒体不断的被有钱有势的爱狗人占据发言的空间,甚至开车撞了狗怎么处理,他们好像是说了算。 大规模繁殖狗来赚钱的行业把钱赚到手之后,人们不喜欢的狗他们也无需回收,还胆敢也加入一起批评人们不爱狗。 钱他们赚,问题源自他们,出了社会问题,责任他们不必扛,还敢说话那么大声? 如果政府下令不准宠物店再卖小宠物,必须把人们弃养的数量庞大的宠物回收后,重新“包装后出卖”,问题将会变得如何? 人们会把养宠物的爱心耐心细心与开销转移到清洁工人身上吗? 人们就会自己到小贩中心时自己动手收拾碗盘自己好好丢弃带鼻涕的纸巾吗? 不只是年轻人,多数新加坡人对任何清洁工人都视若无睹。 如果医生级的议员认为议员的收入少一些,议员就少了尊严; 那如果让长时间固定工作的清洁工友能有1000元的最低薪金,给他们起码的尊严,没错吧? 曾经看到一鼻孔出气的年轻情侣对完全来不及清理桌子的年迈清洁工人不爽; 这符合了天生一对狗男女的形容。 更糟糕的是,同桌的一家人包括那些老的也在瞪清洁工人和出言批评。 新加坡的狗是不是比人多? 或许,在形式上,有些方面的形象化的比喻算是对的。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622 刚才在公司的停车场走着,在靠近车辆时,突然感觉脚底一粘! 过后看了一下,原来是久违了的口香糖残渣! 在新加坡,马来西亚和泰国带过来的口香糖常看到人咀嚼,但很少看到人乱吐残渣。 这个乱吐的家伙。。。。 反正真的很多年没看到地上出现黑黑一块洗不掉的污迹,人们也不需要花时间清理鞋底和衣服的口香糖残渣,所以。。。。新加坡整体的生产力还是会比其他国家高。 而且,没有咀嚼口香糖的美女都不需要去削面骨,因为瓜子脸咀嚼口香糖久了也会变成国字脸。。。。 我爱新加坡!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620 如果杨荣文是后港区议员,那后港居民绝对是赚到。 有人问我为什么我会准确无误的猜中去年的大选日期,我回答他 – 我不是猜的,因为。。。。不告诉你! 杨荣文如果一宣布参与竞选后港区,工人党如果不想被打败,除非刘程强硬着头皮辞掉集选区议席而吃回头草硬战,要不然任何多角战都无法动摇杨荣文的爆发力。 李总理,副总理张志贤都是将领,现在还有另外两个新加入内阁的新一代领导人也是将领的身份。 新加坡是个小国,最精良的战斗力还是来自武装部队。 军事将领的思想深度与平民百姓不同,国家需要他们,他们从不说不。 杨荣文是潮州人,基本上会让整天吵着要听潮州人说话的后港人没有不满意的地方。 潮州籍贯的人向来被评为“精”,通俗的说法就是“猫”。 部长级重量级人马一成为选区议员,所有的居民的信心是完全不一样的。 对工人党来说,最大的噩梦,是一旦梦想着征服本岛东部的沙盘推演进行到一半,一个真正具备多方面谋略与战斗力的军事将领从天而降,直接进入已向外发动攻势的出发点源头,那么辛苦争取到的滩头堡也将不保。 所谓的东部摇摆区一旦让PAP插桩成功,反扑的力量将与林书豪有得比,不要问我林书豪是谁,姓林的都是很行的。 军人不怕打过败仗,即使是暂时受创,往后退,整顿一下后勤资源,然后再战一回,没有什么好犹豫的。 军人也有绝对服从的观念,所以 – 一旦党有了决定,轮不到他说“不”。 相信我,如果我是靠猜的,答案可能一半是错,也可能一半是对,总结就是 – 废话! 希望工人党的人不要看到这篇Blog。 也希望PAP的人不要看到这篇Blog。 更希望大家当作没有看到这篇Blog。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618 习惯阅读本地华文报章的人,会在这几天突然看到一个奇怪的新词汇 – 时政评论网站“淡马锡政坛”。 这是报业控股自己决定的翻译,或许大概可能是错误的翻译。 新传媒则是翻译成“淡马锡政坛评论”政论网站,也许应该算是起码比较完整贴切。 之前政联公司淡马锡控股对这个自己没有中文翻译名称的政治网站采取行动,告它乱使用英文名称,结果网站被废了很久。 之前原名Temasek Review的中文翻译名称是“淡马锡评论”。 现在改名为Temasek Review Emeritus,如果按照正常中文翻译,应该是什么? 既然它本来就是吃马铃薯的人设立的网站,管它那么多做什么? 既然它没中文名,在中文世界就没名没份,何必替它取错名? 难道帮它取错名是已经找过命理师计算笔划,早已经算出使用这样的名它必定会有官司缠身? 这个政治类网站的网民说话极为“非生活化”。 我自己的非专业解释是 – 生活化 = 普通,正常。 那就不需要解释什么是非生活化了吧? 那些爱说话的以为政治很儿戏好玩? 事不关己 己不劳心 关我屁事。。。。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607 最近几乎都是在谈论补选与粉红风暴相关的问题。 但这些真的都是大家有兴趣的话题吗? 是谁在加盐添醋? 是你! 你还不承认? 你吃卤面的时候有没有加醋? 你吃鱼翅的时候有没有加醋? 你喝可乐的时候有没有加盐? 都有的话,你就是一个爱加盐加醋的人! 没有你的支持,怎么会有报纸肯刊登花边新闻呢? 少了花边新闻,大家的生活是否会变得平淡无味呢? 那你为何还一面骂报纸还一面看报道?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604 看起来达士岭的问题是一种脑筋不灵活的典型例子。 – 火警被触动 达士岭35架电梯全失灵 自从多年前开始,商业建筑物被强制规定每当有火警被触动,就必须让同一座大厦内所有的电梯停止运行,同时电梯马上自动降到一楼,打开电梯门,同时熄灯。 每当这类警铃一响,电梯维修人员就必须赶到现场解决,要不然所有的人必须使用楼梯上下,累得要命。 我曾经问电梯维修人员,如果是住宅大厦也这样设计,会不会吓坏人,他的回答是不知道。 住宅区的设计与商业大厦完全不同,商业大厦经常都是许多单位连接几座电梯,所以如果有火警,所有的电梯就当然一起受控制。 而许多时候,住宅大楼不会连成一大片,通常是有个别的几个单位,最多是把外墙连贯起来,楼顶的水箱还是个别连接,全部一起断电断水的可能性未必会高,火患也未必会蔓延到空无一物又通风的走廊 如果按照目前范围相当大的达士岭的这类问题来做一个简单的推论,那就是 – 有几个人同时犯了错误。 难道一座住宅大楼如果真的有火患,其他楼宇也会被波及烧起来? 但他们绝对不会认错,也会有许多理由可说,我们绝对说不过他们。 究竟是谁决定编写和安排这样的程序的? 难道。。。。这些建筑物。。。。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614 刚去餐厅买点心。 稀稀落落的顾客分散坐在几张桌子,一位身材不算太超重的中年妇女,在拨弄着两个盘子中的炸鸡块和佐料给儿子。 儿子看来是小五左右,头部算不太肥胖,下半身却是我身材的一倍。 这是最糟糕的一类,软塌塌的肚子,代表他完全没有做任何运动。 转头告诉咖啡摊里的人,说这个小孩注定前半生好命,下半生会不太乐观。 糖尿高血压心血管疾病将困扰着他,如果现在不马上改变。 想不到他们竟然一致同意,原来他们也看到了。 摊主说,男孩子可能会在当兵的时候有机会减肥。 我回答说不可能,来不及了,他是严重的类型,而且怎么减,通常30岁以后就会打回原形。 他们也又都同意。 这就是一种改变自己命运的常见例子 – 先甜后苦。 或许,注定是他的妈妈是让他下半辈子吃苦的人。 我常看见有着不健康外表的人爱吃很不健康的食物,这意味着新加坡的食阁都出了问题。。。。 唉。。。。 参考 – 较健康咖啡店 本地行得通吗?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612 国家级的运动员开车,倒霉的撞死一只狗,因为狗乱过马路。 但人们不骂乱过马路的狗,反而狂骂撞了就跑的人简直不是人。 然后 – 报警! 来自中国的大学生在网上骂新加坡的狗比人多。 就因为他说他被人撞到或他撞到人,结果他骂人家是狗。 现在他被围剿,里外不是人,如果不懂得收拾,最后可能也要夹尾而逃。 人不是人,狗不是狗; 人如狗,狗如人。 大家究竟是不喜欢狗像人? 还是不喜欢人像狗?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610 受不了那些烂人爱用这句“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 一谈到新加坡的猪哥跑路事件,就出现这句废话。 废话是被成龙假厉害发扬光大,但这是不可能的。 好色的男人无时无刻想的东西与正常人不会相同。 而真正的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会是什么? 没那么复杂,就只会是 – 。 。 。 。 裤子的拉链没拉!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608 无意中发现,在中国,竟然有更多人使用沾花惹草zhān huā rě cǎo。 而正确的应该是昰拈花惹草niān huā rě cǎo 解释:拈:捏;惹:招惹;草、花:比喻女子。比喻到处留情,多指男女间的挑逗引诱。 我发现近来华文媒体在多起风化案报道中,使用”婚外情”的次数很多。 如果是指案中主角与一位女性纠缠上,那婚外情的说法可以算是正确的。 但如果是到处留情,就是拈花惹草,也就是标准的色鬼,老猪哥。 色鬼的日常生活中的猪哥表现是很多时候会显露出来,隐藏不住。 观察不出身边的人是猪哥,除非自己是“习惯”了。 按照专家把各种“痒”归类为某种需要治疗的瘾来看,它就也是精神病的一种。 老猪哥的脸皮之所以厚,并不是他的猪皮厚,而是他是“笑的”。 不要问我为何福建人把色鬼称为猪哥,我不知道,没研究过。 可怜的猪。。。。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605 你们男人啊!都是XXXXX,这是一种比较没有口才的激进派女性爱用的开场白。 而如果我在场听到这句话,当然会针对性的回击,直到对方安静下来。 星期天,用10分钟来说个故事,话说当年。。。。 有位女同事老是拿她那个乱七八糟的男朋友的事说给身边每个人听,大家都被烦到。。。。。。。。。 她最喜欢用那句“十个男人九个X”的词句。 不知道哪天开始,她一直在唠叨发现爱赌的男朋友竟然去嫖妓,最后她用上了“哎呀,没办法,十个男人九个嫖!” 之后几天她不断的重复着这句“十个男人九个好色,十个男人九个嫖!男人犯贱!” 一天,她又说了,当时,刚好我站在她身边不远,于是,我开口了。。。。 Ooi!你命不好遇到贱男人是你的事,不要老说其他男人一样烂hoh! 我就是好男人,不过我看不上你,所以你的命还是不好! 但我没有空,你不要来烦我,我不会爱你的! 身边一大群女同事霎那间都同时动作停顿、错愕、血压上升,几秒的沉默,互相对望,然后 – 大家轰然的发出爆笑狂笑,场面乱成一团。。。。包括她自己 从那天起,那位女同事就没再提贱男人的故事给我们听了。。。。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602 我们的服务业和制造业严重依赖外劳来运作已经算是相当恶化的现象。 许多比较有分量的行业人士代表多年来不断的要求政府放宽外劳政策。 但政府是反其道而行,已经是不断的在加速紧缩外来劳工的条件,包括最明显的提高劳工税。 为什么会这样呢? 政府在大选前后对劳工政策的不妥协,已经可以证明问题已经相当糟,逼政府下重手。 围绕在议员身边的许多工商界人士无论怎么游说也完全无法改变政府的方向。 现在大家的未来可以说相当明确了,那就是 – 许多严重缺乏人手的餐饮业会开始放慢扩充的步伐,或甚至行业出现萎缩。 集团式遍地开花的各类型店面也将被钳制泡沫化的步伐。 每个邻里中心的新购物商场的复制与扩充景象应该会放缓。 生意不断流失的邻里商店就有机会再继续存活下去。 而被削价抢走生意,素质也每况愈下的许多服务业可能会稳下脚步,重新整顿。 那想不出办法的建筑业海事业制造业呢?大局已定,时不予我。 过些时候,我们就知道外国劳工究竟是不是太多,还是已经算是太少。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600 政府是要先垫钱还是出钱? 不要像那些老爸帮儿子垫钱买车买房,最终连那间屋子的厕所都没上过。。。。 对负责巴士运营的公司来说,两种途径得到的新巴士的成本是完全不一样的。 既然是政府出钱,那COE要怎么标?又要和普通货车抢COE? 这是政府加大力度介入公共交通服务的第一步吗? 除了拿大家的钱买巴士让大家有多一点巴士可搭,还有什么大家可以“自己帮忙自己出钱的”? 能不能再拿多一点钱去改巴士车站,让乘客雨天上下车时不会被雨淋得好像刚从泳池爬上来? 再顺便给他们多一点钱请多一些听得懂几种语言的新加坡籍司机? 如果司机不够,能不能让本来就有驾驶巴士的执照的乘客自己上巴士然后自己开巴士,让他自己搭车免费? 突然间,好像变成 – 人人都能出钱买巴士,然后请人开车,每次上车就刷卡当作是给“阿默”小费。。。。大家会不会暗爽?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598 如果有补选,会出现针对性的讨论话题。 近期性的风化案和正当性的话题也会有。 许多人也将会有建设性和发展性的意见。 当然我们不能随意的就谈普及性的话题。 如果民众觉得特殊性的讨论有其必要性。 民众也许会因暂时性的冲动而一起参与。 而积极性和主动性要求也必然避无可避。 也会有鼓吹性和丢出震撼性言论和意见。 当然人人都不能说自己的想法具代表性。 大家事先必须具备保护性的想法与考量。 这些讨论都只是为了国家长远性的需求。 以上内容,具备特殊性内容,请仔细阅读。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596 疑点一,连骨肉至亲都不知道,反而是律师助理这类外人知道?然后让年轻的儿子和儿子的朋友们参与葬礼? 疑点二,对已故夫婿的感情,也无法阻止她自己要指定让骨灰安葬在台湾,与夫婿分开两地? 疑点三,还没有人从医院得到任何法律证明,证明她真的是在香港医院或家里过世。 难道。。。。她出家遁入空门?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594 一些人对搞男欢女爱也能拉议员和公务员下马感到不解,认为是小题大做。 为何我们必须对议员或公务员有较高的道德标准要求? 这里我用很简单浅白的解释: 如果拥有权力的人徇私,那么,徇私舞弊的现象一定会出现。 舞弊,未必是指单纯的金钱交易而已。 比方一个行为不端的议员出现在风月场所,被人捉到把柄,以此要挟,要以某种条件交换,换取议员保住饭碗,那么,这个议员的行为将不再正直。 比方一个行为不端的议员家属参与商业活动,因为利益关系,他把工作重心转移到所进行的公务能使自己的一方得利,那么,他还有心情为人民服务吗? 比方一个行为不端的议员为情所困,女方不吵不闹,却以某种条件为交往的条件,他能保持稳健的工作态度吗?不可能! 比方一个行为正直的议员,因为家中下一代的前途,以自己的权力在所熟悉的环境中争取各方的支持,使政府出台一些新措施,而看似惠民的措施,其实核心的动力,就是确保下一代能从中获益,你能说这样是不对的吗? 人,凡走过必留下痕迹。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592 我是说如果。 凡是已经发生的,想要讲倒反的,就会需要说 – 如果。 但我不能说如果,因为每当有提到“如果”,林北这个人就出来说话。 让我们来听听林北的意见: 林北说 – 如果饶欣龙没有被开除。。。。那也不关林北的事。 如果饶欣龙有事,那是他自己家里的事。 现在后港需要补选,那也不关林北的事。 那些网站网民,凡反对党的事就样样袒护,凡PAP的事就猛烈抨击的,这次要愣几秒。 几爽一下。 PAP自己也笑不出来,反正世风日下,大家一起从胭脂马落下,同是天涯沦落人。 事不关己,己不劳心。 就这样。。。。 林北说完了。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588 这不是我找出来的。 开帖日期是10-10-2008,是omy网站相当资深的Forum 论坛粉丝俱乐部帖子。 可能就因为是纯英文的开头,所以被大家忽略了。 Fong Fei Fei Live performance on stage 05-28-2011,演唱会取消,是最后一个内容,或多或少记载了历史的一部分。。。。

20110813173214142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587 对我的家族来说,日军占领新加坡后,最不可饶恕的事,就是无缘无故杀死我阿公。 据我阿嫲说,当年我阿公和邻居在西海岸的住家附近一起走着,突然被远方的日军喊住。 日军愤怒的说他们两个没有对日军敬礼,无论他们怎么道歉,我阿公最终被日军用铁丝捆绑在椰树上。 然后日军用枪头的刺刀直接插入心脏,再把枪支转圆圈扭来扭去,这样的手法不是用残忍就能形容的。 然后再用刺刀对阿公倒在地上的邻居猛刺几十刀,让他全身没有一处会没有血洞。 他的朋友过后拖着血路爬着回到家,他老婆还叽叽喳喳的骂他,最后他躺在床上把事情经过说了出来,才断气。 村民们赶到椰树下,才看到胸口一个大洞的阿公,因为被铁线死死的缠绕着,他的躯体就这样稳稳站着。 阿嫲叙述这件事时,眼眶中已经没有泪,年轻的文盲村姑要带大那么多孩子,不是眼泪就能道出辛酸。 日军投降后,多年以后,中华总商会召集了所有的村民,挖出日治时期遇难的村民骨骸集中在一起。 听说阿公的骨灰就在坡底的纪念碑下,我的家族却从来没有带子孙们到那里,只在家中祭拜。 所以我还在怀疑究竟我阿公的骨灰是否能100年不变,永远长眠在那里,以后不会建马路。 无论如何,我不知道为何把它称为和平纪念碑。 家里仍然收藏着当年中华总商会提供的一张证明书,上面写着挖出遗骸和大略的处理经过。 70年过去了,我们也没法再说什么如果。 这个世界本来就没有如果。。。。 如果,当年两人如果没有阴差阳错的走上不归路,那么。。。。 林北就不会有机会在这里写出这篇Blog。。。。 “日本占领时期死难人民纪念碑 1942-1945”

jeremy_Lim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584 其实还有一个林德义。。。。 林书豪,刚刚在美国职业篮球赛NBA球风大爆发,因为到了一个适合发挥他球路和才智特长的队伍,成了亚洲华人甚至是世界各地华裔的新希望。 林秋鸾,就是凤飞飞,华人世界的巨星,地位与已故的邓丽君不相上下,刚刚才知道她早已经永远的离开大家。。。。 林德义,???,什么也不是,他不是老几,只是在考虑在不关他屁事的情人节写些Blog让因为凤飞飞离开而心情低落的中老年人的生活有点“生气”。 都是姓林的。。。。

fengfeifei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579 http://www.fongfeifei.com.tw/ 凤飞飞 官网 http://www.fongfeifei.com.tw/contact/guest.asp 留言版 这类殿堂级的歌手网站可能会涌入世界各地的歌迷留言追思,如果网速变慢,大家要耐心一点。。。。 鳳飛飛歌唱之旅主页图片 Facebook –鳳飛飛音樂交流站~凤飞飞音乐交流站~Fong Fei-Fei~帽子歌后 非官方Facebook,名字很长很啰嗦,从昨天开始,人数开始暴增。估计往后的日子可能会出现更多Facebook专页,但中老年人参与Facebook的意愿与数量会很少 FB网友把往年的凤飞飞专辑封面拼凑成一张图片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577 这种内容半夜讨论最适合。。。。 晚报报道了越南女被怀疑中了爱情降的新闻,结果被许多读者抨击,说晚报鼓吹迷信。 唉。。。。 什么是迷信? 如果是的确真实发生的社会新闻,它的内容焦点就是主角人物发狂,那该不该报道? 连记者本身也无法搞清楚的事,难道他们不能报道? 马来西亚有类新闻是新加坡完全没有的,就是一些学生在课室里集体出现歇斯底里的精神状态,过后就没事,这类事民间是如何处理善后的? 如果留意我们亚洲地区的各类邪灵事件,会发现到许多解决问题的高人,是道行比较高的和尚,或少数的老牧师。 许多地区也有说当地的乩童巫师能解决一些怪事,但似乎不比和尚来得强,为何? 各类佛教都有佛经,但都没有对付妖魔鬼怪的实际内容,但为何各地老和尚往往具备一些我们不知道究竟是什么的秘方来替人解决问题? 印度支那半岛的养小鬼和各类降头巫术是真的装神弄鬼而已? 还有马来西亚有本地却少有的茅山巫术,替人消灾解难不收费,他们通常不需要人家解释过程,他们反而可以告诉人家过程,难道他们到处安装CCTV? 另外还有一类无师自通的乩童,据说通常都是童年时期在夜晚有精神力量导师在睡梦中替他们上课,所以他们不算是无师自通,真的有这样免费又无需上网的“远程上课”的奇幻力量? 为何许多乩童在10多岁开始有许多力量,接替旧的乩童,到了30多岁就需退休交棒,神秘力量和能力也消失,难道灵界在选运动员?所以黄金年龄的它们才看得上? 为何越“乌鲁”的地区,奇怪的事件就越多? 为何新加坡老兵都相信灵界的存在?为何马来兵基督兵在军营里也烧香烧冥纸膜拜?谁能让他们主动“入乡随俗”? 为何我们常听见有很正常的人说他们有第三只眼,能看到我们所看不到的那个。。。。?而这些人性格往往都显得比较自负或古怪,为何? 许多事情不是我们人类铁齿的批评说“乱讲!”就会不存在的。 你不要告诉我你从来没听过任何人描述发生在他自己身上的怪事,除非你孤僻得从来不与人聊天。。。。 如果最近许多有地位的人都因为女色而“纷纷”中箭,难道是他们中了爱情降而不是间谍从天而降? 信不信当然由你。。。。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575 正确的中文是“人不风流枉少年”。 相信我,近来接连“出事”的风化案,不是因为这些家伙的华文太强。 华文很强的人如果读了“人不风流枉少年”后而去实践,那才是上流。 出事的不明白中文中的风流人物是什么意思,会以为下流就是风流。 或许他们现在会认为自己上了媒体,会被中文媒体归类为“风流人物”。 这些人当然不是想实践文学中的风流生活,而是实实在在的犯了贱。 政府为了吸引外国人才,迎合他们的夜生活需求,让夜店遍地开花。 然后政府自己又要耗费更多警力,在深夜四处拦路揪出醉酒开车的。 但上夜店的不只是喝酒,而是与它共生的猎艳活动,这才算是重点。 然后政府自己又要耗费资源,告诉大家爱之病其实不应该全被歧视。 专家已经验证过,所有的“痒”,一开了头被满足,就永远没有回头路。 烟痒酒痒赌痒性痒毒痒嘴痒手痒纹身痒抗议痒,样样都难以再止痒。 当浑身痒的人士掌握权力,必定会呼朋唤友寻找机会扩大这个圈子。 这不是危言耸听或夸大其词,而是一种隐性的全球趋向,不得不防。 如果市场真的需求旺盛,一直有那么多人要寻幽探密冲浪攀登巅峰。 那政府应该必须认真考虑开放夜间高尔夫球场,至少它有18个洞。。。。 世风日下,道德沦亡,淫妖肆虐,天理何在, 乌龟王八,放逐南岛,狂轰滥炸,重拾良善。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572 标题后面那句话不是我说的。。。。 但是! 它是很多人内心深处最原始最直接最本能最自然最毫无掩饰的一种反应! 真的。。。。 等到看到超过多少人按下面的赞,就知道会有多少人对情人节有点那个。。。。 不过! 为什么Valentine读音听起来是“没人Time”“没人谈”?大吉利是。。。。

RSAF_Black_Knights__Pulau_Sudong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570 如果民主社会人人都应该有权利说话,那我们当然都愿意听。 但无缘无故凭着组屋价值会下跌、不够停车位、不通风、太吵、人太多、没地方运动的各种滥借口来“阻差办公”,甚至重复出现激动抗议的场面,究竟我们该不该就这样继续浪费时间耗下去? 这次轮到另外一个“猫人区”的组屋居民不愿附近出现供老人居住的乐龄公寓。 或许有人奇怪为何这些日子以来带头反对任何兴建设施的人几乎都是退休人士,附和的都是中老年人。 吃饱找包,原来真的存在。 年轻人都只会上Facebook抗议,都爱用新媒体喊话。 就如报道所见,当议员亲临现场对话时,“靠北”(福建话)的都是老的,不会“靠北”的年轻人在哪里? 我建议政府修改内安法,凡是傲慢的把HDB的产业当作自己公公的祖传地盘,不准HDB兴建托儿所托老所康复中心医药中心的,一概必须放逐到苏东岛,巴歪岛和安乐岛至少一个月,而且必须选在战斗机轰炸机军事演习期间把他们送到那里负责扫垃圾。。。。 不要问我没良心的把他们这些没良心的送到这些有很多停车位、通风、不吵、没人、有很多地方运动的实弹演习区有没有Offer。。。。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565 [youtube WTMdrawBxGc nolink] 或许,是教育部发现近年来出现太多近代史自传,个个各说各话,个个都认为自己没错,写的历史原因让人越看越乱,那些“移民”后无法再出来说话的,根本无法也不必再解释了。 干脆一点,大家都不必考了! 搞定!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562 前总统王鼎昌是在2002年2月8日逝世,今天是10周年。 向他致敬。 我是一个还勉强算是有点文化的人。。。。 不过,我没有去看歌台表演,所以我其实已经算是没有文化。。。。 但是! 我不会故作有文化的在标题上向没有儒家文化教养又随意抨击新加坡辱骂记者的北大叫兽致敬。 如果一个有文化的人随意的不分青红皂白的用耸动的标题乱使用致敬的字眼,那意义何在? 再次向王前总统致敬。 永在怀念中。。。。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561 原本没什么留意蔡厝港的中文和英文地名,虽然非常熟悉它。 蔡厝港cài cuò gǎng,根据我多年来听到的西北部福建华语口音,许多人应该是念成菜出港,而不是念成菜错港。。。。 以前那里真的都是种菜的,难道都送错港? 其他人也应该会念错,理由很简单,因为所有的厝英文翻译是Chu,也就是福建话的屋子读音。 而现在我才发现,原来我习惯写成Chua Chu Kang是没错的,因为有小学中学也是这样的校名。 但是,当蔡厝港发展成新镇后,所有的名称都完全转变成Choa Chu Kang! 维基网站“竟然”有这样的解释:Choa Chu Kang (officially recognized as the Choa Chu Kang New Town and historically known as Chua Chu Kang) 是哪个家伙决定这样改的?难道路是他爷爷的? 福建Chua的农民帮势力太弱了吗? 还是说CHUA CHU KANG中学和CHUA CHU KANG小学的校名才是错误的? 结果,CHUA CHU KANG PRIMARY SCHOOL就坐落在20 Choa Chu Kang Avenue 2 而新加坡的后港(Hougang)是个潮州人主要的聚居点,难道是潮州人数目少,所以住在什么港之后?但是!为何是Gang而不是潮州口音的Kang? 网上资料说:值得注意的一点是新加坡人经常把“潮州”误写为“潮洲”,我。。。。又没留意到这个。。。。 就这样,连这样的小事也能写成一篇Blog。。。。 wiki的资料: English Choa […]

Wang_dan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557 大报与小报的差别是什么? 早上的大报和午间的小报究竟有什么差别? 内容?广告? 当连续两天,大报的报纸薄得像副刊一样时,这就是创下第一。 下载量排第一的“乐趣”在哪里?尤其是其他更多不需要下载的该如何做比较? 真的,我第一次惊觉报纸连续两天“性价比”少过加冷牛奶的1公斤估价。。。。 这,也是第一。。。。 如果第一是幸福的。。。。那就是我们所不要的幸福。。。。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563 吃完团年饭,让两个七岁的外甥女中的小大姐先躺在运动躺椅上做仰卧起坐,她拼命的出力,也没法做出丁点的改变,身体还是无法拉抬,所以当然要我借力抱她仰卧起坐,小二姐看了,也跑来想试试看,结果,看来比较有力气的她,也还是没有办法,大家嘻嘻哈哈时,两岁的小弟看了,竟然跑过来要爬上来。 于是,让一脸认真的他用小腿勾着海绵保护的部分,让他尝试,他竟然有板有眼,比较顺利的顺着我的手坐了起来,这证明他婴儿期学习抬头起身的动作还熟悉着,但好笑的是 – 他一脸的认真!不东张西望,也没有表情,就只是在用力拼着小命,那个模样,就像个小大人正要夺取奥运奖牌。 家人看到我笑到几乎要蹲在地上,不知道我在笑什么,只是奇怪这个健身运动器材平时都没人理,怎么三个小瓜突然同时抢着要玩。。。。 新年的另一天。。。。 两年前,带着两个五岁的外甥女到佛学会时,顺便看看舞狮采青,两个小家伙对锣鼓喧天的环境是吓得紧抱着我们,浑身发抖。两年后,小二姐不怕了,敢出去看在室内的舞狮,小大姐呢?还是紧抱着我哇哇大哭,还要老法师帮忙关上办公室的门以便降低声量,明年,希望她不再害怕了。 过后,在亲戚家,整间屋子挤满几十人,小大姐用手环抱着身前的小弟弟,然后用力抱他拉抬一下,她们身边那么多表姨表舅,没有人留意什么,在她们身后很远的我却看到她的手似乎在拉紧弟弟的脖子或肚子,虽然弟弟没有什么抗议。 连忙绕到他们的身前,地上坐满人,在几步之外的我,看到小大姐又笑嘻嘻的拉着弟弟抬高,但她不是把手放在弟弟的胳膊下,而是颈项!当她一拉,被勒脖子往后拉的弟弟马上满脸通红,这是刚才他们身后的我所看不到的,但这时弟弟露出挣扎痛苦的表情,几步外的我连忙出声,要姐姐放下弟弟,这时,摆脱束缚的弟弟才终于能发出声音,惊天动地的放声大哭!他身边10多人这时才发觉有事! 同时,他一面哭一面突然张开手臂,要离他很远的我抱他,或许他知道这么多人只有我“救了他”。。。。 我赶忙走向前抱他过来,他仍然露出不安的表情,小大姐身后的爸爸这才发觉姐姐误伤弟弟,开口责怪,小大姐有点郁闷。。。。 新年,就是看着小孩慢慢的长大。。。。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559 中文新媒体终于完整了。 电台广播员以后应该没有机会穿睡衣上节目,必须找那些美发师从头到脚打扮好,上街去拜年。。。。 报业控股的Razor TV已经算是一个完整的英文网络电视频道,华文媒体则还没有。 有了网络电视频道,还去回想失去的U频道干嘛? 接下来,就看包山包海包吃包住包打听包开心不包生孩子的报业控股在新媒体中的华社影响力更大,还是以电视新闻作为老根基的新传媒能成为新媒体龙头。 今年是金龙还是水龙,我们没空去看那些靠这种消息吃饭的江湖佬争吵。 当然,如果是水龙是最好。 不要问为什么,龙头大家都想拥有,对吧? 金龙头,你会有吗? 水龙头,你有吗? 你家里拥有哪一个头,就是那个头的年啦!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555 2月4日18时22分是“立春”的时间。 也就是以前“新年”的时间。 现在“预祝”大家新年快乐! 有人说100年前没有所谓的新加坡人,所以没有所谓的新加坡人帮忙推翻什么旧中国统治者。 按照这样往后退的硬拗下去,其实会没完没了。 200年前也没有所谓的中国人。 那个时候,鱼生也不存在,因为没有那么多想赚钱的店小二。 在秦始皇住在我家隔壁时,常来我家吃饭,因为他说宫里的菜从厨房端到桌上要超过1分钟,都凉了,什么都不好吃。。。。 他曾告诉我,他亲自发现到,原来切下的新鲜鱼片混菜片沾酱很好吃,可是我没有记下来,后来喝了孟婆汤之后就忘记了,只记得。。。。写下这篇Blog。。。。 [youtube 4ts-gaHoe64] [youtube qrSboUvMtcc]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553 我真的不知道HDB负责物业的职员是否是冷血动物。 上次我自己“下乡访问”乌鲁的文礼,已经领教了HDB,市镇会和议员对邻里商店经营商品与服务的种类和生存条件不闻不问的问题 – 建屋局应该做的事 当时新明日报后续的跟踪报告,证明所有的新开设的理发店都是凯子,白白把钱送给HDB,换来的是拍苍蝇的机会。 这次李总理地盘的宏茂桥也发生这样的事,证明HDB不是有恃无恐,只能说没有什么能改变他们只管收取租金的态度。 也就因为这样收钱后不做事的态度,才会让总理的选区多年来也沦为按摩院处处的“新特区”。 新政府会带来新的风气? 有的,建屋局拨款1100万,为三千多邻里商店注入活力,是最近的新闻。 究竟这1100万从何而来?3000多邻里商店是怎样注入活力? 可能是这样 – 3000多邻里商店斗个昏天黑地,活力四射,天崩地裂,然后一起跑路,建屋局收不到总数1100万的租金,就这样。。。。目标就顺利完成了。。。。 要建屋局出现新作风?难!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551 不知道为什么,有一派顽固份子坚持要使用猪流感这样的称呼,而不是A型H1N1病毒的中文意译 – 甲型流感。 3年前的威胁大家可能都逐渐淡忘了,抵抗力也变了,所以,病毒又似乎开始趁机攻击人类了。(不能用“乘机”攻击人类,要不然人们以为病毒是乘搭飞机的。。。。) 而如果全球疫情真的又开始恶化,那对我的影响就很大了。 因为,我将会影响别人的生活。。。。 顺其自然吧!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550 因为地铁公司在不久前宣布说即将使用SMS广播最新消息的方法给每个人,在对这类有点蛮干的做法吃惊之余。。。。 我另外写了一封电邮给“政府”,刚收到交通部的回复: We appreciate that you took the time to express your concern about an array of issues regarding the transport system. Since you penned your thoughts, you will have read that both LTA and SMRT are conducting investigations and the Committee of Inquiry has been established. We expect the results of all thes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