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达人
科技生活 生活科技
jiayou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475 不是在装可爱啦!因为车子没什么油了,明天还是必须工作,当然要去加油啰! 变成是在2011年所花的最后一笔钱。。。。 但是! 还是要对大家说 – 要一起为明天 – 2012年而努力和加油哦!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468 SMRT 应该是收到交通部转交我的电邮内容,他们今天回复: Thank you for your suggestion that to use SMS alert to disseminate updates during major train service disruptions. We are review how to make our system more robust and reliable, focusing on areas such as incident management, emergency procedures and how such incidents can be better managed especially in the areas of giving […]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464 地铁列车司机 地铁列车操作员 地铁车长 以上哪一种职位必须完全听从上头的命令,不能以自己的能力先与乘客沟通? 我说过我观察了许多年,发现往往从巴士车站疾冲而出不顾其他车辆安危的,多数是SMRT的巴士。 企业文化,靠的,还是人。

2011-12-28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463 早报网站目前的特色,就是让人找不到特色。 我这么说有点残酷,但这是事实。 虽然早报有好几位“高人”有看我的Blog,但他们其他还没88岁的员工说不知道什么是omy。 他们可能以为omy就是。。。。 早报网的新平台会有什么新特色?会否超越过去的88年? 什么都不重要,还是内容最重要! 只希望早报言论版不要再铺天盖地的讨论中国的社会新闻,转载中国的芝麻绿豆什么碗糕,毕竟人家还是共产社会,我们外人讨论那么多会改变什么吗?那是不可能的。 把读者来信的版位留给新加坡人投稿吧! 也请早报自己的记者不要再与民众抢言论版的版位了。 也希望早报自己人认识自己人就好,千万不要以为民众看到名字就一定认识那个人就是记者,还在别人的Facebook地盘用山寨王的口气说话。。。。 要知道,我是认识李光耀的。。。。 不过! 李光耀根本不认识我。。。。 7寸也就够看了,千万不要以为屏幕越大就越好。。。。 拿10寸的笨重家伙说读报方便,其实是。。。。

flood111224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452 4452 – 事事不易,但世上无难事。。。。 既来之,则安之。 既然自家的防水办法花钱又没有效果,比不上政府的大工程,那就算了吧! 勉强是没有幸福的。 既然搞乌节路排洪不是一朝一夕的事,那就不要再等了。。。。 搞个潜水艇主题餐厅吧! 再不然就让水留着,弄个热带水池主题餐厅让客人穿比基尼穿泳裤清凉清凉吧! 没有什么事会那么困难。 地球是圆的,反正过几天乌节路转到地球的下方时,水就会回到天上去。。。。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466 昨天大家看到早报满满一大篇的地铁话题,应该会以为早报真的要积极讨论这个热门话题吧? 我怀疑。 我是真的怀疑早报是否真的要讨论地铁目前出现的问题。 理由很简单,大家可以重新阅读去年我说电邮给早报言论版的一篇内容 – 每当地铁暂停服务 早报不刊登后,我又修改内容,精简想说的话,再电邮一次。 结果,早报仍然完全不回复。 所以,早报不是真的很想讨论民生问题,这是我的肺腑之言。 晚报呢?新明日报呢? 还有,我算老几?

2011-12-25a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454 前面的大洞 小雪人的屁股 不管三七二十一 进去了! 厕所里头 洞比较小 小雪人的头 进去了! 没错!装修小雪人已经壮烈牺牲了! 以后每年12月25日,很多国家都会把这天订为公共假期来纪念它。。。。 安装冷气的工匠在把通往厕所的排水管移位后,原本的大洞,就直接猛灌Silicone封胶。 两个多星期后,封胶因为逐渐凝结而向内萎缩,而且还是软塌塌地没干,非常不可靠。 装修小雪人的身体比刚出生的婴儿的拳头还大一些,于是,它决定牺牲自己,让墙壁回复坚硬与平坦! 许多装修商用的几类补墙材料都会在隔一段日子后出现凹陷和细微的裂缝。 主要都是他们不考虑持久性,而且通常钱收了,或甚至因油了漆,表面不平坦就已经不关他们的事。 他们不是用Silicone硅树脂,就是用Putty油灰(中国俗称腻子,真正名称是原子灰),两种材料不管户内户外不管需粘贴什么材料,就两招走天涯。 许多人的住家在OpenNet的工人开洞后封上的白色Putty,几天后凹陷龟裂的情况处处可见。 如果要能防水,要能够坚硬,要完全平坦,基本上,99.9999%的装修承包商是不会自动做到的。 而且,一些没基本功的根本就不知道如何做到,也嫌麻烦和要花钱,所以,不能要求他们太多。 不要问我为何常如此看待普通装修承包商,现实生活中,他们是不敢反驳我的。

2011-12-25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448 这个Blog编号是事事事发,看了大家都会发! 不过这个是圣诞节,没有恭喜发财,那样恭喜就太俗了! 用石膏粉加水,贴石膏板用的螺丝钉和粘接网,就弄成这个装修小雪人! 这个Blog是准备给小朋友们看的。。。。 大家圣诞节快乐!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444 没什么关联的字眼,只因为Blog的编号是4444。 omy的Blog编号是多人共享的,所以下一篇Blog编号应该好像大概也许可能是超过4446了。 似思私食 – 虽然是乱拼凑,但其实是说看起来有像是在思索,其实还是自私的考虑到自己而已,举例的话。。。。刚刚过去的地铁事件的一些人的说话,还有乌节路淹水时那些提供防水配备的商家的看法。。。。 如果大家在路上看到车牌4444的车辆,会发现通常司机会是马来同胞,或者是印族同胞,因为他们眼中的4444是漂亮的号码。 当我在输入汉语拼音的sì时,愕然发现原来厕字也能读作si。 原来以前大家开玩笑常用的古语“茅厕”,竟然也是读作(máo si)!!! 请注意那个si,是真的是小圆点的i。 如果试用汉语拼音全拼输入法拼一拼搏一搏,máo cè 就出现茅厕! 懂得北方土话的古人没事做,没事找事,又一例。。。。 所以。。。。 活了几十年。。。。 华文。。。。真难学。。。。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446 今天全岛又是细雨绵绵,而我的公司里却又下起雪来了! 同事们走过下雪的地方,回到座位时,满地的白脚印! 真应景啊! 制造雪景的那些人,却满头大汗,每分钟流出的汗,可以泡一杯三合一咖啡。。。。 我抓了一把雪,倒入一些水,雪溶得很快,一下子就都溶入水中。。。。 我再抓多一把雪,洒在那堆雪水上,雪,终于露在水面上。 然后我拿起东西搅拌它,然后搁着。 几分钟后,它不动了,用刮刀铲起了它,丢在地上,它滚动时发出硬邦邦的”咯洛声”。。。。 你没有看错,因为那些雪,是石膏粉啦! 办公室在装修,所以到处都是石膏粉,我们这类憧憬着人类有着美好的将来的,就把那些粉都当作是美丽的雪景啦! 去年看到佛教的Facebook有网民祝老和尚圣诞快乐,差点。。。。 幸好今年没再看到。 祝新加坡的西方教徒圣诞快乐,不是教徒的普通老百姓长假愉快。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443 我们新加坡本土一代的华文程度的深度开始向下低落已经超过20年。 教育部刚发表的报告还是不够详细,轻描淡写,处之泰然。 如果没有新移民,本土公民的华文程度与成绩会如何? 任何山坡土壤流失超过20年,一定会完全崩塌。 山坡一旦崩塌,一定会掩埋下方的水沟渠道。 水沟渠道一旦有太多土石,深度一定变浅。 渠道深度变浅,一旦风雨来袭,就一定会淹水。 即使是修补了山坡,多了新加的坡,下方渠道不挖不疏通,仍旧会淹水。 现在有人问 – 新加坡为何越来越容易淹水? 人人只看到最上方的标记着英文的渠道向下加深加大,与世界其他渠道接轨。 没有人看到它的下方标记着华文的渠道淤塞加快,只因为渠道的最深处,有块纹风不动的巨石。 这块石头,是千年之前古人用来祈求繁荣昌盛的镇山之石。 但是,时代的演变,其他渠道的变换,它却反而变成中流砥柱,堵着通往华文的渠道之路。 它绝对不会移位,不只因为它的巨大,只因为它是宝物。 要怎么通呢? 不通,不通。 所以,不要再问新加坡为何越来越容易淹水。 也不要再问泥土下的地铁轨道为何出现变化。 更不要奢望华文水准能保底。 因为这个所谓的底,也是自己不断往下陷塌的啊!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441 感觉这种东西,是很难捉摸的。 有人靠感觉,就可以中马票,人们把它称作很艺术的 – “灵感”。 我还没研究过男女之间的感觉,所以还写不出任何“论文”,敬请别期待。。。。 但有时一些感觉,是指直接的发觉,比如身体的直接触感。 几年前在深圳一次乘搭德士时,当德士进入高速公路没多久,坐在后座的我开口问德士司机:你的左边轮胎有问题? 在开车的德士司机不管三七二十一,整个身体转过来双眼看着我说:啊!是!你知道啊!对,左前轮早上坏了! 他转回身子继续说:因为修车师傅看了说要换掉轮胎,打算傍晚换班才去让公司换。 我说:那你开慢一点,因为你的轮胎钢网已经受损了,高速行驶时爆胎翻车的机会很高。 司机忙说:啊!是吗?好的,知道,知道,我会小心。 身边的电子工程师朋友从一开始看我突然说轮胎有问题,惊讶得张开大口,到最后听我们的对话,就不断的窃笑。 最后他忍不住,问我:你怎么感觉出来的? 我说:是经验,因为这类震动,在低速不明显,在高速才会出现的噪音和晃动,是轮胎受过撞击钢网受损的典型情况,因为经历过,所以知道,司机应该也会感觉到驾驶盘出现不寻常的抖晃。 司机又转头过来说:对!那么多乘客,也只有你会这样说,没有人知道有问题。 下了车,工程师还在开心的一直笑,说:那位司机被你吓到了! 那些日子,我也在香港地铁和深圳刚通车不久的地铁站不断的来回“考察”,记下许多“感觉”。 几年后的今年,当我乘搭多年没乘搭的新加坡地铁时,凭感觉,我就只有一个感觉 – “担心”。 包括在中峇鲁站附近所出现的剧烈跳动,是我记忆中20多年来从来没有改善的,而且是觉得更严重。 我站在地铁车厢中,没有依赖任何仪器,感觉车厢在转弯处所出现的螺旋甩尾摆动有点过度,尤其是看到许多抓不到扶手的男女脚步不稳,而过后在媒体上看到地铁公司说车厢的人数其实还挤得不够时,我只能说我当时一直在担心,直到现在。 如果说我所担心的还没出现,这会是人说的话吗? 如果有拜神的网友看到这里还在担心,那么。。。。晨昏一柱香,出入保平安。。。。 祝福大家。。。。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439 大家可以这样问自己许多问题: 你自己每天上班的出发点和目的地是不是都是一样的? 你自己乘搭这些公共交通工具的时间是不是都是一样的? 你是不是希望能有办法事先知道你所要前往的路线的巴士地铁有没有任何问题? 你是不是知道许多手机上网查交通的软件其实往往查不到什么交通出状况? 如果有问题出现,你是不是希望有个方法能让你知道你会花多少时间用另外一种交通工具到你的目的地? 如果你被困在地铁站周围,没德士没巴士,你是不是希望能直接知道应该走向哪里离开? 如果车资没有取消扣除功能,意味着你被逼下车离开却照还车费,如何知道? 如果要索回车资,你觉得你会为了几角钱去排队拿回吗? 如果地铁延误,你觉得在地铁站排队索取文件交给脸黑黑的公司人事部判官证明迟到不是故意的,是一种没法改变的手续吗? 我没搭地铁很多年,我的许多观察应该可能好像或许大概已经失准,所以你应该想得比我多,也许能想到解决的办法,但是! 为什么这些问题现在还是像10年前一样存在着?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437 刚好够时间,在不到一个小时内,写了一封1600字左右的电邮给总理和交通部长。 因为是我熟悉的通讯方法,所以简单的说明它们不同的应用,成本和局限。 其中一个方法很简单,大家随便看一下,看不懂无所谓,看得懂也还是无所谓,部长和总理认真的看才有用。 一种其实很简单的方法,就是在每个地铁站周围设立一个专属的SMS代号服务热线,公众自己主动向这个SMS Server主机发送要求,想知道这个地铁站的最新情况,使用不同的代号就可以收到不同语文的SMS,这样公众就能自己随时查看这个地铁站的最新的信息,也无须留在地铁站范围内等待。 这类不同语文的SMS信息,只需要由交通业者自己的总部人员负责把资料输入,就能避免不实际的要求每个地铁站任何时间都必须有负责四大语文的工作人员,这不是成本的问题,是交通业者会长期聘请不到这样足够的多语文工作人员。 其他啰嗦的解释还有更复杂的做法就先不公开说了。 很佩服SMRT长期以来动不动就要公众向地铁站职员求助的样板说法,当有100人一起涌上前询问时,谁能应付? 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只有不懂得解决还另外制造问题的问题。

cable_tie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431 当我们从新闻中得知脱落的地铁轨道金属部件目前用尼龙的扎带Cable ties绑着,从新闻照片中可以看到先用一片铁片环绕,再用尼龙扎带绑紧。 我的第一个反应是极度的震惊。 任何金属的物件如果要临时或长期固定,都是使用可调金属环,大家最常见的最低端最便宜最小尺寸的金属环,就是常用在水龙头水管那类,能扎得很紧。 金属不是不能用尼龙的扎带Cable ties绑紧,但必须要用大尺寸的型号。 每一种尺寸都有它的束紧的极限。看到他们用太幼小尺寸的Cable ties,好像在绑普通没有拉扯力的电线那样。 警察在抓大批坏人时是没使用手铐,所使用的大Cable ties,需要超过一百公斤的拉扯力才能挣脱,所以普通人根本拉不脱。 我昨天还使用了20多条比现在他们使用的大两倍的Cable ties,只因为要暂时绑一些电线在大管道上,杀鸡用牛刀就是这个意思,说得简单一点,就叫 – 浪费。 早知道我同一个时间也在绑Cable Tie,那我倒不如捐出我这些更强更壮的给MRT。。。。 不过,LTA只是暂时顶,也不需要这样搞然后上新闻公诸于世吧? 如果MRT说他们铁环缺货,那也难怪。。。。 [youtube xsXXmUbXCnM] RazorTV – 记者招待会上的解释 – 第2段影片 http://www.razor.tv/site/servlet/segment/main/news/72282.html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429 既然AVA人员那么有空调查螃蟹太多缸太小,能否抽空帮忙调查一下地铁列车太少而人太挤?因为挤在列车里的都不是人,是沙丁鱼。。。。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427 地铁公司选择在星期天争取时间检查,民众当然没得选,就只好等。 要保持新加坡的华文地位,政府选择设立特选中学来让学生选修华文为第一语文。 小学PSLE会考成绩不好,华文特别好的学生,就别无选择,与“有水准”的华文课程说再见。 这还是另一种精英主义,强制规定只有聪明人才有机会学习两种第一语文。 笨蛋都只能选英文为第一语文。 如果“O”水准的第一语文成绩不行,华文成绩却顶呱呱,对不起,去读工艺教育学院吧!因为你是笨蛋! 我们每年究竟埋没了多少对华文有学习热忱的笨蛋? 有得选吗? 没得选。。。。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425 MRT系统如果一再出现问题,那么大家如果可以的话,先别出门闲逛凑热闹。 如果已经出门了,又真的遇上MRT服务出问题而中断,那就留在购物中心慢慢逛,买东西吃东西,别急着回家。 不为了什么,这就叫风险管理。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或许目前的虎就是MRT。 因为碰到时不时坏一次,是倒霉。 又碰到一次,是很倒霉。 又再碰到一次,是。。。。佛的火都灭了。。。。 自己在家的话,就拿冰箱里的食物煮煮不同的配料,给自己一个惊喜 – 原来煮得不对是那样的味道。。。。 如果连煤气炉怎么点火怎么转大小火都不知道,那还是算了。。。。 如果真的有空,自己染头发,一根染一种颜色,不要给那些靠染发赚太多钱的家伙炫耀财富。 不要特地搭车去排队买又贵又不健康的泡泡茶了,自己在家找茶就可以了。。。。 顺便把橱柜角落那些20年没扫清洁的头发狗毛猫毛细心的弄清洁,不懂得用扫把刷子扫,就用吸尘机。 如果连吸尘机怎么开电都不会。。。。那算了,把整个衣橱拖出去丢在垃圾站,如果你拖得动的话。。。。 电视机很久没开了,遥控器的电池可能都“没力”了,随便按个波道看任何节目,都会比在地铁列车里看人家表演树熊抱树好看。。。。 既然这几天MRT服务变得不可靠,你也不想做太多事,也不用买圣诞节礼品,那么就把整个周末花在科技达人这里,从第1篇Blog看起,看完的时候,农历新年可能就在明天。。。。 无聊,就要找事做。 不然你要生MRT的闷气到什么时候?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423 我想我虽然真的很没空,天天没日没夜的在赶工,但或许真的要抽空向政府提些意见。 写在这里的华文Blog当然没有什么人看,只是要说一些“关键”。 1。地铁停驶的可能性永远都存在,没有办法完全避免,不容易解决,还会发生。 2。困在断电的地下隧道里,同时在没灯没风扇又挤满人的车厢内而对生命造成危险的可能性永远都存在,不容易解决。 3。让车厢内转身困难的人能够及时得到重要信息的办法是存在的,安抚情绪的条件包括不能只使用英语,但这个肯定能解决。 4。让留在月台的人都及时疏散出去,不让他们留下苦等又与后来的乘客抢搭巴士,也需要靠及时信息,这个也能解决。 5。让还没进入地铁站的人们马上及时的直接留在附近的巴士上然后分流,避免人群继续进入地铁站范围,这个也能解决。 6。让其他交通工具帮忙把几百位堵在巴士车站的人们载到附近的邻里中心先休息或等待,这个方法难度或许大,需要许多政府部门点头作出及时反应,但或许能解决。 对我来说,能做到第6点,就已经是可以解决许多事,而且它是属于战争级的应变,也就是如果遇到大停电或大事故,我们都能使用这个方法。 我可能要专心写封信给总理,我写信的习惯通常是提供完整的可行方法,而不会开口说政府应该解决,也不会无故狂骂现在正在想办法解决问题的人。 出了事,先解决当前的问题再说,骂人的事以后再说,这是我办事和解决问题的原则。 别人如果不行,那就让我来吧!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421 新加坡的及时交通信息系统仍然非常不理想。 在路上开车的人往往比任何人都敏感,反应快的看到前方有慢下来的迹象,就马上换路线,这是少过3秒的反应。 如果要等到看LTA设在路上的电子告示板信息,等电台播完歌曲才报告,才看看如何决定,一切都会太迟。 而往往前方交通明明已经畅通,告示板却慢三拍,还在显示大堵塞,一些司机还是被骗或犹豫而改道。 现在大家用手机上twitter上Facebook,自己身在地铁站内所看到的,不到1分钟内就可以通知所有的人。 现在电台DJ把在Twitter所看到的信息念出来,地铁环线出问题就是出问题,为什么DJ不能报告? 现在所有的传统媒体,包括报章和电台的新媒体都鼓励网友发出及时的信息,而新加坡几乎没发生公众胡说八道虚报车祸等的事,所以多数的消息是可靠的。 地铁公司还是新传媒究竟是不是不想“小事”被太多人知道?还是想看看地铁站塞满人的景象然后趁机拍照留念? 我不认为这位DJ及时报告有错,如果谁敢说他有错,他们迟早会知道什么是不对的。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419 是“选”字。 因为今年新加坡有大“选”和总统“选”举 在大选结束后不久,巴士车费就涨价,民众没得“选” 快年尾了,轮到赚大钱的德士公司先调高收费,公众现在只好“选”颜色来搭 有公众说去咖啡店不是“选”食物好不好吃而是“选”厕所干不干净后才决定要不要坐下来吃,这些怪胎。。。。 剩下两个星期,还没有适合我的女孩跳出来让我在2011年“选”她 其实也就只是因为最后一个理由,所以我选“选” 不可以咩?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417 好像有点运气不好,接洽的很多行业的不同人士好像都很忙。 忙得根本不想接我的生意,都是要我等到明年1月才会轮到我,才会有货卖给我。 为什么1月就会轮到我? 很简单,现在大家都是手头上还有余钱,拼老命的下单送货取货。 与欧洲市场来往或有关的大小企业都有类似的“动作”。 明年,就吃草。 真的,这是事实。 那些爱说自己很忙,所以没有空写Blog的不算,因为忙的是别的事。 无论如何,好像只有我很有空。。。。 就因为我天天写Blog瞎扯。。。。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415 对大家有害的东西,政府通常是不客气的。 咀嚼香口胶会让人的脸变成欠揍的脸,为了大家的长相,政府用心良苦,下令禁止售卖香口胶。 那么三合一咖啡得罪了谁? 得罪了大家的健康! 许多老人都是在诊所被查出健康有点问题后,医生直接开口要他们停止饮用三合一咖啡。 而一些健康本来不怎么好的人,喝了三合一咖啡后,胆固醇血脂血糖血压变成不正常,医生常会习惯性的下意识的问病人有没有喝三合一饮品,如果知道的答案是有,那么医生通常会劝告病人自己冲泡普通少糖少奶精的热饮,不要懒惰。 而喝下许多奶精冲泡的泡泡茶,身体发胀的学生们未必有更好的健康。 我很少提到吃喝的事,但是,我如果一提,绝对很少有让自己流口水的内容。 不好的东西为什么要继续卖?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413 没错,自从把厕所改成电梯而没厕所多年后,被投诉得焦头烂额的他们可能会再把电梯改成厕所,每个人只限进去1分钟,时间一到,门,就会自动打开。。。。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411 因为小时候很穷,高官没钱搭德士,现在长大了为了环保,都爱搭地铁没搭德士,所以,等不到德士、嫌德士车费贵这种“有钱人”的生活他们是没法理解的。。。。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409 很简单,因为政府必须什么都要带头,所以仍然赚大钱的政府德士公司就照旧带头起价。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404 不是新加坡 目前暂时绝对不是新加坡 因为新加坡社会还没做到公正平等对待自己的国民 你敢挑战这样的结论? 说说看我哪里说错了? 这篇内容是配合我这个Blog的编号 – 4404 这个编号就等于是被歧视的非特选中学的华校生的同义词吗? 或许吧! 再等多30年,我们再看看新加坡是否真的将会是一个公正平等的民主社会 不要急,再等多30年 慢慢等 蹲在那里等 这许多天来,对那种认为读华校就一定等于是会倾向共产思想的愚蠢偏见有了更进一步的“感慨”,难怪那些活在当年的高龄老人对白色恐怖这么无法释怀 直到今天,当年所有的公务员还是厚着脸皮否认曾经不公平对待平民百姓 政治是肮脏的 的确是事实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406 会计师对一些事情有误解是很大件事吗? 新加坡总统的职责究竟是干什么的? 或许在刚过去的总统选举期间,会有些人认为自己终于清楚知道总统的职责了。 那为什么你会知道? 听谁说的? 听总统自己说的?还是听政府说的? 总统这个职位是由他们“发明”的,他们自己解释自己肯定是值回票价的保证,小市民需要买票入场捧场吗? 假设,我是说假设,假设新加坡没有总统呢? 没有手机,你能生活下去吗? 没有电脑,你能生活下去吗? 没有上网,你能生活下去吗? 是不是没有总统,我们就无法生活下去? 小公司需要公关吗? 大公司需要公关吗? 我的立场很明确,总统的薪金根本就是太高。 任何前总统或政府再多的辩解,根本就是多余的。 他们讲什么,我们也只好听,因为他们就是我们的政府。 要不然你想怎么样?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399 大概是在20多年前开始,新加坡的劳动市场人手严重短缺,尤其是电子业一片兴旺,所以需要输入更多马来西亚的工人。 那个时期没有其他国家的工人,就纯粹是马来西亚人,后来才有一些厂到中国招聘员工,这是很多年以后的事。 电子厂工人都很年轻,尤其是女工,刚念完书就到新加坡工厂打工赚钱,即使是不到18岁。 渐渐的,出现了穿着不是牛仔裤或长裙的女工。 再后来,是穿着及膝的百慕达三苏古半截裤的年轻女工多了起来。 再再后来,索性把穿出门的牛仔短裤也穿着上班了。 然后,再也不容易区分年轻或不年轻,工作时都敢穿短裤了。 因为这样,我们学习到如何知道什么是孕妇静脉曲张后遗症。。。。 多年以后的今天,新加坡街头的女学生已经敢穿露出三分之一“屁股”的短裤上学上街了。 我估计看到这里,又会有人开始找东西测量什么是三分之一“屁股”。。。。 比较容易辨认的,就是指那类“专业”的排球女运动员穿的短裤尺寸。 但是,现在也容易看到穿着几乎没有裤管的闺房短裤上班的女孩。 敢穿这类短裤的,衣服的配搭也不会让人不会不感觉到夏天的热。。。。 我不知道这类小公司的文化,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 – 如果公司是由女上司管理为主,女上司一定会规定不准穿不得体的服装上班。 如果公司接待处柜台必须准备大量的纸巾让进门被震撼到的男人擦鼻血,那还像话吗? 对于看起来像是方便替小孩喂奶的衣服,我就不熟悉了,暂时没有意见。。。。 如果工作环境是由男主管控制,通常是“自由与开放”的,绝对不干涉员工的穿着,因为。。。。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我娘以前真的说过的,现在的年轻女孩,真的如来如Buay hiao kian 小。。。。 为了人口的增长,我们都必须学习男主管的作风,而不能学习男主管的老婆的作风。。。。 但为什么现在我们的人口不升反降呢?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402 应该是 –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喂我耳屎,因为。。。。鼻屎无遗。。。。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400 有女万事足这句话,原本是指一个家庭拥有女儿的好处。 但我要说的有女不是万事足,女 – 是指一些政府部门或官方机构或庞大企业的女首脑。 要留意很多年和“收集”多一些民意和事件资料,才能评断别人的评语的可信度。 通常我们会认为,心思细腻的女性当上部门主管之后,能管理得比男性还出色。 如果是指全球各地的各种方方面面大大小小的事,那我选择“事不关己”。 我留意到的是关系到新加坡民生问题的庞大机构的女主管的能力。 无论怎么“粉饰”文字,也一定会有人认为我的说法带有歧视的成分。 但如果真的有人坚持认为我其实根本就是在歧视女性,那我会鄙视他。 我现在只是挑出人们指出有问题的社会事件来说,而很有可能其实有百分比更高的“好事”其实是由非男性做到的,我这里算是转达许多非女性的本地人类的看法。 按照这些年来的民生事件的发生与演变,我可以负责任的说 – 我也是对女性负责出台或出面处理影响民生民众的计划的能力感到心凉了一半。 无情 -是她们的杀手锏。 强硬 – 是许多男性比不上的。 或许大家永远都不一定会理解我说的是什么,但是,如果你问一些商家,或者一些民众,就会发现一些非亲民的措施的背后,其实是非男性主管在主导。 过去的一些事件是因为有“探子回报”,所以我才知道究竟是谁下的“命令”。 就像有些民众最基本的反应是 -为什么以前可以,现在却不可以?为什么那么无情?知道答案了之后,忿忿不平,拼命的骂,再解释也没用。反正我不是政府,轮不到我解释。 以前的公务员透露他们在准备施行一些措施时,老练的熟悉民生的会留意有没有民众受影响,或者权衡轻重,身段懂得柔软。 但现在无情的、冷漠的、不亲善的、受人诟病的,比如租金,比如一些经营条件,比如集体搬迁,没有让人感觉到所谓人类母性的伟大与细腻。 如果你有办法对号入座,找出这20年来的社会事件,或我给一点大暗示,最近天天上新闻的社会事件,当你看到民众说看不到官员直接与他们面对面单独对话时,你会知道蛛丝马迹出现了,自己去找答案吧! 一些感觉,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该己知影甘苦。。。。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397 那天傍晚,看到前方20米处,好像是一对夫妻,穿着运动T恤和运动短裤,一身汗的刚跑步回来。 两人是以大步的较快速度在我前面从另外一个方向转向我前面的方向走着。 或许是我本来就走路较快,所以与他们一直保持着同样的距离。 当前面这两人走过一道楼梯口时,突然同时回头瞧,看了我一下,继续快步的走向电梯大厅,然后拐弯向电梯的方向,“顺便”转头又看了我一眼。 我开始觉得有“疑点”。。。。我不是名人,没有人这么看过我,而且我头发也没有乱。。。。 估计他们进了电梯,我还没走到转弯处,听到电梯传来“叮叮”两声。 根据我的速度分析,电梯应该几乎是在2楼而已,因为太快了。 一走到电梯处,果然,电梯是停留在2楼,然后,不上升了,就停在2楼,另外一座电梯是在高层,肯定不是他们乘搭的。 我按了电梯按钮,电梯下来1楼,门开了,里面没人,也就是说那对夫妻是住在2楼的。 他们微胖的身躯肯定是有些超重,所以应该是做跑步或快走运动来保持健康。 但我敢肯定,当他们经过楼梯时,内心是经过许多挣扎,不知道选择是否正确。 当他们错过楼梯走向电梯时,转头突然发现我看着他们,内心肯定是汹涌澎湃。 或许他们不知道那位眼睛露出激光扫描射线的怪人,准备写一篇Blog。 这篇Blog,是对多此一举的住2楼却不爬楼梯的运动怪胎的纪念。 外面又下着雨。。。。。

2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394 下午在咖啡店排队买茶。 我现在不喝咖啡,因为我早已经变得喜欢找“茶”。。。。 在咖啡摊的小空间旁,通常都是桌椅。。。。废话! 稍微转头看桌子,哎哟我的妈哟! 如果学现在流行的阴阳不分的腔,就是 – CHOY!!! 决定这个星期不买马票了。。。。 一位年轻的女孩,应该好像或许大概是20多岁,穿着运动短裤和宽松的衣服,稍微斜坐靠在椅背,脚张得大大的,向着排队的人群。 我说脚张得大大的,是指她把两脚张开超过两尺。。。。 讲科技一点的内容吧 – 如果拿激光量尺量,两边的膝盖部分应该是肯定会距离超过两尺。。。。 应该是天气很热吧。。。。 过了一下子,排在前面的人买好打包的饮料走过去,看来是她男友,绝对不是她爸爸,也不会是她干哥哥。。。。 她站起来,原来是穿着那类宽松的跑步类短裤,真的是够热的。。。。 我娘以前说过的,现在的年轻女孩,如来如Buay hiao kian 小。。。。 来自中国和香港的人是看不懂我说的话是什么吧? 心静自然凉。。。。 图里这类工具有点像是女字和男字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390 不要一直说只有新加坡公务员才会懂得长期发展与规划。 虽然他们说会参考公众的意见,但通常如果他们要你搬家让路,你不能说不行,因为。。。。他们就是政府。 现在我们自己也来预测一下,10年后,新加坡的女佣问题会变得如何。 目前只有在真正的富豪的家里,人们才会有机会看到本地人当女佣。 新加坡政府一如既往的,为了粉饰女佣这个名词的“难听”程度,给了一个“家庭助理”的好听好看却未必好吃的职衔。 就如巴士车长和德士师傅,职业都是开车的,薪水不上调,却以为换了职衔就能吸引人加入那个行业。 政府不是鼓励大家要有危机感吗? 如果2012年没有世界末日,但其他国家通通都不准他们的国民到新加坡当女佣的危机感大家有吗? 那么新加坡家庭主妇担任部分时间“管家”处理衣物打扫和准备食物的困难究竟是在哪里? 现在已经有数据证明越来越多女佣被本地家庭聘请的主要原因是为了照顾老弱病残,而不是以前的照顾小孩为主。 那么我们可以用科技解决这些问题吗? 政府常援助企业科技研发,但这么多年了这些科技产品究竟在哪里? 款项托付的研发公司真的有能力开发出好的产品吗? 为什么政府不自己来,自己花钱制造,然后才能直接卖便宜的照顾老人的科技产品? 以后一定有佣人机器人科技能照顾老人病人,但究竟是什么原因没有办法让我们看到本地产品? 如果政府够勇敢的话,敢拨款给我开发吗? 会有人做出比我将会做出的功能更好的产品吗? 很不好意思,学别人那种臭屁的口吻,结果一打完这行字,空气中就飘来附近卡车排放出的浓臭的烟,真配合。 外面又下着雨,20分钟打完。。。。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391 我还没机会读李爷爷的新书。 但我可以肯定的说,这本书的出版,对那一万两千名遍布全球的南大生来说,可能不起任何作用。 固执与精英主义就是关键,而时代政治背景只不过是一种配料。 单单马来西亚方面最近因此再谈论南大的文章就自然的多了起来。 对我来说,我的感觉是 – 这些都是精英与精英之间的拉锯战,旁人要靠边站。 我有一种很深很深很深的感慨,我们的社会,其实早已形成精英绝对不太与下层平民百姓自然交流的现象。 别以为我说的精英就是指官员,我说的精英,是泛指一般大学生,或者是看太多书的人。 有一句话可以形容南大事件50多年来的演变 – 傲慢与偏见。 南大生也是大学生,这是肯定的,我们不能以在新加坡所发生过的时代政治演变当作一个标准而不把南大生放在同一水平。 如果你不明白我说什么。。。。 拿omy这里最多元化的群体作参考,你只要留意,就会发现大学生绝对不与普通人交流。 或者说有更高学术背景的人,不轻易的与他们认为不够资格的人打交道,或者态度冷淡,被动。 这类随意的就形成的小圈子的那类思想究竟是如何演变的? 双语教育?华校生?英校生?不得志的?踌躇满志的?成功的?刚中马票的? 家庭幸福的?爷爷奶奶知书达理的?爸爸妈妈平易近人的? 土生土长的?移民很久了的?刚来的?中港台马的? 就更因为我常四处“下乡”探访民情,亲自“接见”民众,然后再参照网上民众的看法,我觉得。。。。 不要问我究竟看到什么,我只能说。。。。唉! 一代不如一代。。。。 外面下着雨。。。。15分钟写完。。。。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386 当你看得到这篇的时候,就是已经没问题的时候 应该好像不是报业控股在新媒体方面又遇到瓶颈 也不可能是正常的浏览会造成所有的网站都进不了 如果每天傍晚七点左右常会无法进入那么多网站,就像刚刚11月的最后一个小时又进不了那么多网站,问题会出在哪里? 被黑客黑?嘿嘿。。。。 曾在晚报Facebook留言说发现某个时段omy stomp 等多媒体网站都瘫痪,竟然被一个女网友突兀的说另外一段时间她能用,问我是不是在睡觉。 摇头 在这里不温馨的提醒她 – 厉害就好,不要假厉害,还说话那么大。。。。。。。口气 。 刚才报业控股的主要媒体网站都无法登录,那些寄存在报业控股的公司网站也都无一幸免。 asia1.com.sg hardwarezone.com.sg straitstimes.com businesstimes.com stomp.com.sg ST701.com zaobao.com mypaper.sg omy.sg razor.tv 其他对普通人不重要,浏览量未必很高的包括: ShareInvestor.com Herworld.com Femalemag.com.sg Nuyou.com.sg radio913.com radio1003.com 可能都受牵连,或许改天有机会“进不了”,大家可以试一试 想象一下,如果新加坡的主要新闻媒体都在网上消失几天的话,网民应该可以去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