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达人
科技生活 生活科技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203 OpenNet在不久前宣布说要增加每日铺设光纤的数量,避免让许多心急的用户等太久。 其实没那么简单,但他们却把潜在的难题和问题看得太简单了。 因为许多技术问题本来就没人克服,而要训练出这类队伍不那么简单。 OpenNet本身本来就不是长期专业施工的公司,所有的承包商都是随意拼凑的。 在全国下乡访问的行程中,我遇到许多阿猫阿狗,都告诉我他们也参与OpenNet的施工。 普通组屋没难度,如果屋主要求不多,一般上阿猫阿狗阿黑都能搞得定,不需要担心不对或搞错。 最简单的例子 – 许多目前正在装修的屋子的屋主已经在做准备,希望能把头疼的OpentNet管道隐藏起来。 但没有人预料到,完全没有任何装修承包商能针对性的解决这个问题,没有人敢拍胸膛说不简单的他都搞得定。 而如果是没有进行装修的屋子,屋主想要自己先搞定难度高的部分,他绝对无法轻易的找到任何人接下这类工程。 我知道一些承包商本身其实有相关的一些能力能提供,他们不完全清楚这个光纤的特性或限制,但他们知道其实不简单。 所以当他们知道这种线不是电话线或电线那么直接拉了就行,一旦拉不动出蛮力拉就行的传统做法不能用,他们都决定不做。 或者说他们都不敢做,因为这种工程风险没那么简单,拉坏了线,之前的时间就浪费了,因为没完成那个单位,钱就拿不到。 许多新技术和新方法必须自己想出来,没有早就存在的最阳春的廉价施工方法,这样不简单的要求,早已考倒所有的人。 就因为没那么简单,到处怨声载道,怒气冲天,再拖下去,问题也不会自然解决。 看来,现在应该是我介入的时候。。。。 [youtube 35tGjiLJgUM] [youtube vQ-nZL4gamY]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201 从9月22日到目前为止,晚报和新明日报都在重点报道勿洛蓄水池母子双尸命案。 有问题吗? 有!内容不带批判性,反而让报道成为迷信的帮凶。 那么接下来新加坡人国庆日还该不该穿红衣? 新加坡女性还该不该涂红指甲油? 回魂夜是实际存在的,因为“报纸”都报道了? 职业是身为最迷信的行业的死者母亲恶狠狠的说出要血债血还,媒体如实报道,让人觉得“精彩绝伦”,“高潮迭起”,那媒体的底线究竟在哪里? 在这样的内容下,死者母亲的精神状态和待人处世的原则是否意味着她也同样的在钻牛角尖? 更糟糕是那个在记者扎堆出现时摔酒瓶的死者叔叔,是否意味着他的暴力倾向是媒体所导致的? 如果这个人看了报纸报道后不问清楚地赶到停柩处就怒气冲冲的砍人杀人,那会是谁的错? 就连之后被警方扣上手铐带走的亲戚,也就是同样的性格?还是也是因为看了媒体的报道? 怎么他们几个不同的亲戚看起来就是一个同样的暴力倾向血统?这意味着什么? 我们这些读者安静的看着这关键的几个家庭反应的报道,难道不会想到就是目前社会的缩影? 如果不明白我说什么,有空到咖啡店坐一坐,到购物中心逛一逛,数一数究竟有多少身上露出纹身头发不会是没有修饰的幼龄稚嫩年轻夫妻带着年幼的孩子在溜达。 这些人都是我们社会上,时刻围绕在我们身边的炸弹。 如果这些人都在看新明日报和联合晚报的这类报道,有样学样,学而“时习之”。。。。那我们完了! [poll id=”49″]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199 网友Yi Fang留言: 您好! Erm..虽然跟主题一点关联也没有,可是我又找不到您的电邮地址,所以只好写在这里了。 我是一名来自南洋理工大学的学生,正进行关于“蓝头巾”的毕业论文,我从网上搜寻到您曾提过这个: tech Says: November 8th, 2009 at 8:01 pm 广东派的红头巾本身的性格就是非常刚烈不能与其他族群相处,建筑工地里属于福建派的蓝头巾根本无法和她们来往 即使是今天在牛车水看人对她拍照就打人的,也多数是来自那几个地区的。 (http://blog.omy.sg/sgstory/archives/895) 请问您从哪些资料得知福建派的蓝头巾呢?还是您有“蓝头巾”的资料吗? 关于蓝头巾的资料真的不多,所以我才会这样冒昧地问。希望您不会介意。 谢谢! =) 我是从我祖母口中知道原来新加坡有蓝头巾,因为祖母本身也参与虎豹别墅的建筑工程,工地上就有蓝头巾。 我们在新加坡常听人说广东籍贯的妇女很凶悍(不是彪悍),其实指的就是这些红头巾工地妇女,不是一般广东广西或隶属广东的潮州妇女。 但我祖母已经移民很多年了,每当经过被荒废的虎豹别墅,就会想到当年她说看着来自中国福建的工匠所制作出的十八层地狱,印象中我好像进去两次,或者一次,反正我都忘了。 但当年我的福建话还没毕业,她说的相关内容也不是很多,其他的蓝头巾点滴她应该没说。 我连小学同学和中学同学的外貌和名字都记不得,要我记得祖母说过的几句话是超困难的。 如果这些妇女还健康的活着,多数人的年龄会和李光耀差不多,所以应该比较难找到。 找这类人还是需要靠联合晚报或新明日报,或者是联合早报这类华文报,有机会看到报纸的蓝头巾应该不多,她们也应该多数是文盲。 研究近乎已经不存在的社会群体应该不容易,靠的都是缘分。 当然,如果就这样交差,成绩出来,也只能靠缘分。 [youtube B1L6nkrlBwA] [youtube G8zZaBLo8xY] [youtube K-K2SysxwRI] 1986的电视剧《红头巾》主题曲,整部电视剧完全没提到蓝头巾,所以这算是一部有缺憾不完整的编剧内容,当年那些妇女才70多岁,资料容易找,却少了有心人。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195 从事IT业的人很多,但不是每个人都有管理数千台电脑或编程的经验,而管理有着成千上万在线使用者的资料库系统的经验也不是人人都有,所以一些对资料库所出现的错误,很少IT人可以凭经验就直接说出问题所在。 所有的电脑系统都是由人类所设计和管理的,只要人想出来的细节出错,电脑系统自己绝对不会自行纠错。 所以无论电脑系统出什么错,千错万错都是人类的错。 新加坡人近年来领教过两次离谱的电脑软件出错事件,一次是Starhub的帐单,另外一次是水电费帐单,如果有新加坡人完全不知道这两次重大的事件,那么他是一个幸福的人。 那我们应该问什么人才会知道最近肃毒局所说的,资料库系统出错而造成三年的资料完全不对,使逐渐恶化的滥用毒品问题反而变成问题逐渐改善? 更复杂的是不久前两次的银行电脑系统的瘫痪问题,电脑专家最终都能找出问题的源头,这样就能避免类似的事情再发生。 而我多年来其实还有留意到一个与电脑相关的问题。 这个问题,同样的是与警察部队相关的电脑问题。 很多年前,我在某一次听到有人述说到警局报案说车子被撬开,损失了一些财物,值勤的警员告诉他警局里的电脑系统出了一点问题,要他在一张完全空白的A4纸上写一些资料,然后告诉他有时间的话再倒回去报案,后来这个人没空回去,事情就算了。 很多年后,我留意到一些人因为皮包遗失,因为担心身份证被盗用的问题,到警局报失时,警员是说他们不接受这类报案,要他们到移民与登记局报失身份证,等到那个人坚持皮包里的财物也要报失时,警员才只好处理,却说电脑系统出了问题,要这个人另外再回去,同样的,这个人也没空回去。 好几次在不同的新媒体上看到网民有类似的说法,这些也包括了一些人因其他案件到警局报案时,电脑系统坏了,只好用手写下个人资料,过后却不了了之。 我的一个问题很简单,回归传统,警局里本来就应该准备有编号的手写表格,在电脑系统出问题不能使用时,详细写下报案资料,然后复印给当事人,当作是一份正式的文件,也就能完成手续,不需要再回去报案。而警局里的人员在这之后的电脑输入工作是必然的,这是后备的方法,能在电脑系统出现故障时继续纪录资料,包括在停电时也能用,所以不可能不需要这类文件的存在。 反正出了什么事,电脑一坏,大家就乘机说电脑系统坏就不能工作,哪里还要动脑筋解决? 所以他们说电脑坏了不能输入资料的说法,应该是真的。 全国犯罪活动都逐年减少,应该也都是真的。 你们信不信不要紧,反正我信了!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196 受访德士司机说:去大士那种地方,偏远不是问题,偏僻才是问题。看来他们的华文一定是在O水准拿A1,佩服,佩服!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192 很遗憾,新加坡地铁的兴建是由前总统王鼎昌倡议坚持的,在1987年通车后,多年来对华文坚持说不的传统从来没有动摇过。 我常说其实我长期追踪与观察许多社会现象,新加坡的交通系统全体杯葛中文说明的行径,是其中一怪,也是我常提起的。 究竟是哪一个团体有那么大的权力而无视民众的需要,坚持要拖到中文媒体的华语华文新闻报道出街后才又再花钱纠错? 每一次的修改,都会坚持拖拖拉拉,把淡米尔文和马来文也一并加入,然后傲慢的告诉民众 – 看!招牌那么多字,怎么看? 新加坡的多元文化与融合,在方方面面都能看到,不必刻意表演给外国人看,我们在大街小巷,在公司工厂,都能感受到。 当年日本人在新加坡的阔气,一些私人的地方就冒出日本文字的指示牌,这个历史的演变相信许多人还仍然是如人饮水。 而当年还需要新加坡人寄钱回乡的仍然在掘土,没崛起,所以大家没想太多,现在甩现钞的中国人一多,中文招牌出现了。 我们无论怎么理解,也绝对无法知道为何换了那么多交通部长,换了那么多教育部长,换了那么多总理,结果却仍然一样。 通常正确而美丽的坚持会换来大家的赞赏,而官方无视民意的丑陋与傲慢的坚持,换来的结果大家都会看到 – 就是流失民心。 民间看到这样的演变没因此出现危机感,相反的,新的食阁招牌上,再也没有出现的中文的英文翻译不知道代表了什么改变。 我说错了吗?我是说错了吗?我是真的说错了吗?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188 美国一项调查显示,韩国互联网下载速度位居全球之首,紧跟在后的则是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立陶宛和拉脱维亚等东欧国家。在这项全球互联网连接速度的分析调查中,美国仅排名第26。 有没有看到新加坡排第1? 没有,这类美国新闻通常不会有新加坡,而新加坡的华文媒体在转载时,也没有人“好心一点”,帮忙找出新加坡排第几。 那么,新加坡究竟是算老几? 因为英文报说的竟然是:Pando said. Singapore’s average download speed was 335KBps. The study was based on 27 million downloads by 20 million computers in 224 countries from January through June 2011, Pando said.所以,这类数据是不是可靠的?从哪里连接到哪里? 另外一个网站 http://www.netindex.com/download/allcountries/ 16 Singapore 17.00 Mbps 但它的网页说明是:Based on millions of recent test results from Speedtest.net, this index compares and ranks […]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189 新闻报道说:外劳政策收紧后,通过二手承包商聘请清洁工的餐饮业者每月花在每名清洁工身上的费用从原本的1800元左右,飙升到近3000元。 这是怎么一回事? 这样的薪水完全偏离了正常的新加坡低技能的蓝领工人的薪水范围,究竟是谁赚了那么多钱?或者说究竟是谁能赚那么多钱? 如果留意一般本地身体健康的中老年人之所以不愿意担任清洁工人的唯一理由,就是薪水偏低。 如果真的是餐馆都需要以2800元以上才请得到一个清洁工人,我相信接下来有人会惹上麻烦。 如果报道里所转述的数据是正确无误的,那究竟是哪里出了错?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186 或许是巧合,本地连续出现两个类似的搬迁受阻的事件。 一个是疗养院,另外一个是少年收容所。 反对建任何设施的不满,都是有人以为民主和权利比天高的新狮城傲慢主义心理在作祟。 把任何设施建在组屋区,其实不必样样都要看居民的脸色。 我本来是很没空的,听到电台958的听众竟然说疗养院会引起卫生问题,心中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愤怒。 这是典型的没事找事,没话题找话题。 而居民担心停车场会出现停车位问题,是一个真正会让有车的居民发狂的问题,所以这个说法必须接受,建疗养院也就是需要建成一个多层停车场兼疗养院的怪异建筑,这样大家一定会满意。 如果说疗养院夜间会制造噪音问题,会对住在组屋的环境有干扰,这也是能在建筑物的结构上修改而解决的,问题不大,如果居民是精神衰弱的,无法容忍任何噪音,吵死人的电单车和巴士罗厘都应该禁止上路,这样大家都可以每天静悄悄的走路上班,又环保又能强身健体,对吧?那大家为何不这么做? 但是,受访的居民竟然又提出屋价会下跌的离谱说法! 组屋楼下就是疗养院,方便居民探访是不适当的吗? 我建议建屋局先向这些居民收集资料,凡是什么都赖说屋价会因此下跌的无耻冷血居民,不准他们在20年内买卖任何组屋,这些向钱看的人为什么要放过他们? 然后再让环境局卫生部向居民收集资料,凡是无缘无故说疗养院会影响环境卫生的,罚他们将头插入他们的组屋范围内最脏咖啡店的厕所马桶然后倒立10分钟,再吵就罚20分钟,越吵就加倍,直到他们停止胡说八道为止。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184 其实,新加坡的成年人当中,可能有一半以上的人知道什么是普通天线。 这些知道什么是普通天线的人,可能有一半知道什么是Starhub的天线。 这些知道什么是Starhub天线的人,可能有一半知道Starhub有很多普通免费波道可以看。 这些知道Starhub有很多普通免费波道可以看的人,可能有一半知道Starhub天线也可以用来上网。 这些知道Starhub天线也可以用来上网的人,可能有一半知道那是使用以前政府免费提供的天线。 这些知道那是使用以前政府免费提供的天线的人,可能有一半知道自己以前其实曾花钱另外多铺线。 这些知道自己以前其实花钱另外多铺线的人,可能有一半知道这些线才10多年就已经落伍后会后悔。 这些知道这些线才10多年就已经落伍后会后悔的人,可能有一半不想再看没戏看的普通电视节目。 这些不想再看没戏看的普通电视节目的人,可能有一半以为新的OpenNet到时是接上就有免费电视可看。 这些以为新的OpenNet到时是接上就有免费电视可看的人,可能有一半不知道自己是在做梦。 这些不知道自己是在做梦的人,可能有一半知道人类会因为有梦想而伟大。 这些知道人类会因为有梦想而伟大的人,迟早会遇到现实中的科技达人。 这些遇到现实中的科技达人的人,迟早会知道什么才是OpenNet。 但是,请他们不要再问可以自己动手把OpenNet装的没有用的插座整个拆掉吗!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181 懒惰!都是因为懒惰! 咖啡店厕所 全岛最肮脏 主要是咖啡店的店主懒惰,另外就是负责洗厕所的人也懒惰。 理论上我不可能谈女厕所,这点大家如果搞不清楚,那就很糟糕。 说一下男厕所,站立的尿盆空间不足,是许多男厕环境乱七八糟的原因。 但真正该打的,是全岛所有的男厕所都没有理想的设计。 不要拿少人光顾的酒店厕所来谈,也不要拿有人站在一旁等清理的樟宜机场厕所来谈。 如果大家懂得洗厕所,或有洗厕所的“能力”,会留意到咖啡店厕所的异味,主要来自尿垢,尿垢必须存在很久,才会出现,为什么会存在呢?很简单,没有洗清洁! 洗厕所的各类化学品没那么复杂,咖啡店在关店时即使随意的撒那些粉状的或液体的清洁剂,第2天这些漂白剂起码是会把很多东西都杀光,这根本就不需要我解释。 而凡是有售卖啤酒的咖啡店,喝醉的人的尿是洒在各处,如果要避免,那就不要卖啤酒,就这么简单。 一直怪使用者弄脏厕所?为什么不要在厕所设计简单的喷洒装置,只要没人,关上门,按下喷洒,除臭杀菌,几分钟后,等水流光了,厕所的异味也会消散,这不是什么大装修才能改得到的,但为什么没有人针对新加坡的咖啡店环境来设计厕所呢? 几年一次翻新厕所,变成什么都彻底清洁,然后就这样获奖,这样也可以? 算了吧,谈厕所的事,现在的年轻人有多少人拿过马桶刷?懂得把头插入马桶就有!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179 台湾卫生署疾病管制局做过试验,洗手后若湿着手东摸西摸,细菌可比未洗手前多了80%,洗手后没擦干,等于白洗,所以,绝对不能洗手不干!其实,这还需要教吗?年轻人早就经常这样!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177 岂有此理,新加坡政策研究院的这个说法有问题,我不同意。 我是针对这样的华文新闻标题表示不同意。 愤世嫉俗 – 在我的人生经验中,在我能力范围的理解中,它这句话其实是形容“疯子”。 只有疯子才会愤世嫉俗,因为他的精神状态属于不正常,才会埋怨别人,不同意人家过得比他好。 情况严重的,是仇富,看到有钱的就会说他们赚的是黑心钱,说自己的老板骗自己的薪水才会住洋房开大汽车。 看到人家吃好穿好,就咒骂人家发不义之财,迟早倾家荡产,绝子绝孙。 什么事都忿忿不平,每一天都有事能让他埋怨唠叨碎碎念个不停,说这些话时皱着眉头,眼睛发出凶狠的仇视眼神。 诅咒别人,是愤世嫉俗的人的最标准行为,只有合乎这个行为模式,才能把人称为愤世嫉俗的人。 考试成绩不好,怪老师,怪学校,怪教育部,怪政府,怪父母没给他补习,怪这个那个,这些学生其实已经是初期的愤世嫉俗的病人。 所以之前母语教育出现宣称受不了学习华文母语的困难而移民外国的,理论上就是也可以算是愤世嫉俗的人,原因都出在本身,却怪老祖宗没遗传金发碧眼,怪父母亲把他生在新加坡,怪什么语文学习障碍的基因作祟。 而那些老是上网骂政府,对也骂不对也骂,什么都赖政府,本来就是最标准的愤世嫉俗的人,这些人本身不承认也不行,我说是就是! 还有很多其他的例子。 但是!大选时投反对票的人,绝对不是等同于愤世嫉俗的人,这点这些象牙塔里的研究员要搞清楚。 当然,新传媒的华文新闻里,研究员用的是“政治愤世嫉俗”,这样我们就没话说了。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175 这句话没什么杀伤力了,比较感性的说法是 – 等到讲华语地区的东亚精英都能讲流利的英语时,我们老祖宗传下来的“祖传秘方”就算是用完了!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173 是啦!专家很厉害啦!接下来男士们每年有最少12天不方便上班的新借口啦!卖药的治病的又有新财路啦!不过,其实是心理期,不是生理期!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171 有一个没有人可以解开的疑团。。。。 新加坡每年工艺教育制度下所培训出来的学生,是成千上万,这些学生,将来从事的都是级别较低的,属于中层管理层以下的蓝领阶级工作,而大学毕业的技术类毕业生,则是一上班就属于中上层,或甚至马上成为经理,也就是白领阶级。 问题是在于新加坡各行各业所缺乏的人手数量与每年毕业的学生真的是差太远了,究竟是差多少? 我们随便计算一下,每个年龄都有约5万名本地学生,无论读多少年的书,20岁之后每年把该读的书都读完的年轻人,还是就是那5万人。 除非,我是说除非,新加坡领土中存在着一种不知名的黑洞,这些年轻人都爱躲到黑洞里,没人知道他们究竟躲在何处。 大略的估计,本来每个行业,包括有着很多部分时间员工的餐饮业,油站,派报,扫地,送乳酸菌,保姆,等等等,在已经引进外地工人之后,本来就不会太缺乏人手,而实际上,还是找不到足够的员工。 新加坡传统的外地员工当中,西马员工数量最多,蓝领阶级的最明显,直到近十多年来出现更多来自中国的蓝领白领员工后,西马人的饭碗和地位才受到威胁。 就如我说过的,本地新的中文媒体员工当中,能讲流利的华语又能写出好文章的媒体从业员,本地人很少,所以我才说新加坡早就已经出现超过10年的“中文”断层,那些来自西马的华文老师实际上是填补了这个断层。 修车行业过去也是西马人的天下,现在他们也在摇头,因为在自己的家乡再也无法找到年轻人过来新加坡学修车,在有生意上门却找不到人的情况下,唯一能生存的条件,就是聘请中国员工,但也无法解决长期的问题,因为中国员工一旦学会了修车赚钱的窍门,三年后你绝对不会再看到他们留在本地,这个行业实在够衰。那么新加坡多年来各技术学院学修车的学生毕业后为何不到这个行业上班?有!汽车总代理的修车部门技术人员,新加坡人不少,但这些年轻人都留不久,问题出在哪里?很简单,因为年轻人只是负责换引擎油,换电池,换轮胎这类有的没有的,如何找出车辆的毛病这种大事,老师傅亲自动手,他们年轻人却连看一下的机会也没有,学。。。。个。。。。屁! 而本地关系到装修相关的行业,也几乎算是新加坡年轻人绝迹的,西马人也占了很大的部分。最奇怪的是这个行业其实利润不低,认真做这个行业的人,如果本身懂得亲自动手做也懂得自己训练人,是能捞得比建筑业还好的,虽然吃的灰尘几乎一样,但建筑业是不需要看到每个顾客的脸,只看到墙壁,而装修行业却需要动脑筋把完成品展示得让顾客甘愿付钱,也就是利润更高的是来自“包装”,当然这类行业都早已聘请大量力气比较大的外劳。 本地年轻人力气小,没法干需流汗却高薪的职位,不是因为吃太多牛扒喝太多牛奶,而是因为常搭电梯,性能好的电梯下降的速度比较快,所以会脚软,而政府又把车站建得离住家太近。。。。那些拼老命学健美的年轻人练的肌肉是让人看的,主要是能让他买小一号的露肉背心,而不是让他显示他有力气扛整包水泥。。。。 还有很多其他行业,说不完。。。。 那么究竟我们50岁以下的劳动力去了哪里?为何购物中心地铁巴士转换站到处都是人却到处真的还是请不到人? 难道到处拥挤的人群都是四处量马路过日子的? 年轻人都不爱做长期工,退休年龄已过的父母们只好继续苦干养这些家伙,那我们还会有明天吗? 又是PAP的错吗?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169 当商家有生意却缺乏员工时,有人说商家选择关门大吉!因为政府不让他们聘请更多外国员工! 真的是这样吗? 按照常理,政府不一定会死板的硬要企业遵照所有的条例,条件是这家公司每年都赚钱,每年都乖乖缴税。 常看到住大洋房开超级豪华车的大佬说行情坏生意难做,一直在亏本,政府不帮他们解决外国员工的问题,不知道是否问题就是出在他们报税时一直说不赚钱。 既然一直不赚钱,怎么能奢望政府插手帮忙? 就如一些做小本生意的,常吹嘘说报税会说不赚钱,但政府不是笨蛋,亏本超过三年的公司,马上会被税务局关照,理由很简单,亏本三年了还需要撑?钱从哪里来?而当这些商家真的想找银行贷款时,从来不赚钱的记录如何让银行有信心借钱给他?所以以前那家卖咖哩卜的说亏本,却在中国下重资开店,老板马上被政府人请喝咖啡了之后就进去蹲。。。。 一个行业如果出现反常的迹象,大量的工作岗位急需大量人手填补,却完全没有办法聘请到人手时,政府其实是知道的,只是不想说他们早已经知道,就这样。。。。结果当政府真的不知道时,人们也还是以为他们会知道。。。。 每当我们说到外国劳工,就会有人提建筑业,海事业,再不然就是清洁行业,保安业,现在是轮到咖啡店沦陷,中国美眉负责泡咖啡的随处可见,哪里还需要什么泡咖啡一流的海南老头手?问题是,薪水低几倍的泡咖啡美眉能让大家喝到比较便宜的咖啡吗? 等!等久就有!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167 报纸报道的,属于老一辈新加坡人的骄傲 – 创新科技公司没办法让国人能有值得骄傲的机会了。 然后又报道 – 本地电子公司订单减少,这意味着电子业的各类上中下游供应商也都会受波及了。 有没有更坏的情况?还是说有没有其他行业也会面对全球开始的不景气?什么时候情况会恶化? 如果留意我们身边的所有做生意的人所透露的信息,20年来,没有一天,生意人会不说生意难做。 小贩们也爱把行情坏挂在嘴边,一挂就挂了2、30年,再也不需要拿下来,就在那里挂着吹风纳凉。 去年说马来西亚行情变好,纷纷回去找门路的马来西亚员工,现在出现在新加坡探听门路了没有? 我们看到越来越多马来西亚员工提出与新加坡员工同工同酬的“合理要求”,然后每天搭车回柔佛。 中小企业优先聘请菲律宾缅甸中国员工的基本原因,就是马来西亚人越来越稳如泰山的薪金要求。 比如中国籍员工不怕辛苦,有加班费,日做夜做没休息日没问题,而薪水高过他们的西马员工呢? 时间到一定要走人挤车过长堤,星期天绝对没兴趣加班,因为很忙,家里通常都会有事让他们忙。 不要以为我在说风凉话,我不怕说这些话会得罪人,因为是“雪”一般的事实,越来越明显的情况。 我是听了太多让心里一凉的话,再不说出这些话心脏就也会被弄凉了。 说了一大堆,新加坡员工呢?更加。。。。。注意看下列的标准新一代新加坡员工要求: 必须是一个星期工作5天,绝对不允许老板们要求他们星期六工作。 生日必须有生日假,女朋友生日,请假,老爸老妈公公婆婆外公外婆姑姑阿姨叔叔舅舅和他的感情都很好,所以这些人生日他必须请假,然后女朋友的老爸老妈公公婆婆外公外婆姑姑阿姨叔叔舅舅和他的感情也都很好,他也需要请假。 凡是这些亲友众多的,一定会有人需要他陪着到医院几趟,所以,也要拿假。然后,这些亲戚一定会有人结婚,一定要他拿几天假筹办这些大事,没有他不行! 然后每年一定要出国超过一个星期的超长度假,这样才能和女朋友培养感情,要不然女朋友因此不高兴而生气要分手,他就又必须另外拿假哄女朋友解释为何不能出国。 算到来,上班不到一年的新加坡员工,必须能让他拿假最少21天,无论是有薪或无薪,因为培养感情比较重要,难道大家没留意政府要年轻人早点成家吗?别人还敢忍心破坏国家大事吗? 然后!女朋友生病,他也会跟着生病,如果他先不舒服,女朋友当然不可能不生病,然后他们一年里一定会有机会吃错东西泻肚子,公司太多工作害他迟吃饭闹胃痛,下楼梯脚扭到,拿东西手扭伤,在公司扛东西背拉伤,老板在后面叫了他结果害他脖子扭到转不了,工作紧张咬紧牙关结果牙痛,咽喉痛,发高烧,头很痛,喝太醉,吃太饱,玩太累,催他赶工结果没睡觉,这些不同的身体部位都能让他们成功拿到病假,而且每年普通病假用完之后,剩下的住院病假,他们一定会有办法用得着! 所以 365天 – 104天周末 -11天公共假期 – 14 -14 = 222 – XX 天 = YY 天? 这样搞下去,新加坡各行各业的行情能不变坏吗?生产力不会变糟吗? 再这样搞下去,新加坡还会有明天吗?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165 感动!刚才吃下这小口月饼的那一霎那,我才想到吃马铃薯的爱称今天为月饼节!因为抬头看不到月亮和嫦娥,只看到可恶的印尼烟雾,还是月饼才是摸得到又吃得到!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163 近期制作的,youtube找得到的,关于中秋节的歌曲短片 [youtube cceHwNCnTLU] 背景音乐是马来西亚童谣,制作这部短片的是一位79岁的马来西亚老人 [youtube HCRtGQ9G9A4] [youtube 8bjSrNhMSZI] 新马老歌爱好者制作上载的 [youtube PZzx5JpH-bQ] 台湾闽南歌 [youtube 6C9qloPUhPg] 另外一首新加坡人刚制作上载的 [youtube suhhHuHFrK0] 马来西亚一首在2009年创作的歌曲 [youtube GU7RzsTKUBk] 邓丽君最经典的歌曲,不知道为什么,许多新加坡人听着这首歌时都会想到已故的王鼎昌前总统。。。。

天灯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160 天灯,也叫孔明灯。 天灯,大家都看过。 气球,大家都看过。 风筝,大家都看过。 风筝,如果飞不起来,绑在气球上飞高一些,一定就能变成放风筝。 天灯,如果飞不起来,绑在气球上飞高一些,一定就能变成放天灯。 哪里还需要风? 哪里还需要火? 就只需要气?! 看了就漏气! 真实的天灯 新加坡的天灯图片 。 。 我实在没有脸也没有勇气把图片放出来,请大家自己翻阅早报星期天第10版。。。。

RFID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157 今天是美国911事件10周年纪念。 这个惨祸的发生当然是事实。 但我们必须对惨祸现场所发生的种种非正常现象有合理的怀疑。 早报周刊今天漫画中透露了其中一位研究员提到的怪异现象,这只是其中一个部分让人直接用肉眼发现有古怪的问题之一。 许多网站收集了这两座大楼当时的怪异物理和化学现象的证据,全世界各地也有许多各类专家参与,所以许多人初步的看法就是 – 有古怪! [youtube 3BTqVwBuBcI] [youtube GXMcZLh-p_E] 还有其他的,影片中也提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巧合,就是发生在英国伦敦的恐怖袭击。 [youtube kurV7hcOq_U] [youtube _XlLKFT16hY] [youtube KZMKXAlY7Yw] 最可靠的最直接的说法,就是飞机里头的飞机燃油不足以使两座大厦塌得粉碎。 美国政府并没有、也无法合理的反驳一些直接证据,包括为何大厦的熔化与粉碎程度超出正常,这使得许多人联想到生化武器和杀伤力强大的非常规武器。 我大概可以想象到,有多少不知情的人看完这类专家分析的记录片之后会不怀疑许多疑点。 我这里不列出世界各地多年来数量众多的各类证据,反正要真正反思一切的人,应该阅读这类研究报告后才去反思。 如果你要通过搜索引擎查找911事件的所有阴谋论,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必须阅读很多很多很多天才会看完一部分。 在911事件之后,大赚特赚的竟然又是与杀人武器有关的行业,同时也使数万人在之后受牵连而牺牲。 911事件对新加坡的影响也不小,比较特别的是原本属于夕阳工业的CCTV行业和保安行业,在911事件后咸鱼翻身,这是我亲眼所见。 无论是什么政治或宗教斗争,最无辜的是那些失去生命的群众,这种滔天大罪,如果处心积虑而狠下毒手的人逃得掉,那就由这些没天良的人的后代去承担吧!他们要上天堂?门都没有! 上天一定会公平对待地球人的。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155 收听电台的新闻时,又听到PAP政府想要在新媒体上下功夫。 5年前,大选前后,同样的事情也发生过,我也一再的不厌其烦的重提过也重复批评过。 尤其是那些自认是较年轻一代的议员,在当年在新媒体上的三分钟热度,我“猛烈抨击”过。 但政府没人看得懂中文Blog,也没有人负责看中文Blog,所以我的批评随风而逝。 几年后,大选之后的失落感让他们又想要再度认真地搞新媒体。 在电台的新闻访谈中,一位受访的学者说:“新媒体的网民要求政府24小时内回复”! 谁说的? 这是过去中国媒体报道过的:“对于网友的提问,要24小时内作出回应”。 但现在我们是在谈新加坡的问题,不需要把中国社会的所有类似答案完整搬过来。 没凭没据的就说新加坡的新媒体的网民也有这个那个要求,这样的学者究竟是不是专业的? 我尊重学有专长的,我也尊重认真的,我也尊重不糊涂的。 但我绝对无法苟同领专家的薪水讲废话的。 新媒体网民算老几?多少人?为什么政府将来需要有人24小时在新媒体上浪费时间照料? 政府的这些开销最终是谁付出的?是不是又是人民的血汗钱? 我都说过了,半夜不睡觉在新媒体上猛烈抨击这个那个的,都是虚火,慢慢爬去滚去睡觉就没事了。 半夜一面上网一面抽烟一面猛灌啤酒的,打出来的字也是醉字疯语。 为一小撮生活作息不正常的养一堆生活作息跟着不正常的正常人来服侍他们? 谁敢再假厉害提这类劳民伤财的蠢事。。。。就提吧,反正不关我的事!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153 投标制度是一种看似公平的制度,大家按照自己的成本估算出价格,如果是要承包建筑工程或清洁工作,这个算法要非常精确,精确到必须包括不存在的CPF幽灵人头也算在内,如果投标结果不是价格最低的公司获得,那是笑话。 当然其他类的投标工程价格最低的老手也未必能稳拿得标,那是题外话。 政府工程一路来也根据价低者得的制度过着安稳的日子,直到尼诰大道坍塌惨祸发生之后,才有人如梦初醒。 政府审计师不久前曾经抨击一些学校没有依照价低者得的制度来选择清洁承包商,浪费钱,当时有人(好像是议员)出面驳斥,政府审计师很幸运的没有得到民众的青睐而紧追他们所有的审计报告。 对凡事都斤斤计较的审计师来说,省钱第一,其他的,没有所谓的第二,就这样! 市镇理事会同样的也是找投标价最低的承包商进行清洁工作,为了杀价,承包商都聘请外劳,所谓的请不到本地人的说法当然也是真的,因为把任何借口说成真实的事实,根本难不倒这些整天从垃圾堆里找钱的老板们。 根据我多年在全国下乡跑透透拜访各处选民的“惨痛噩梦”,我在“梦境里”发现了一件古怪的事。 自从割草的承包商的割草机放弃使用危险的刀片转而采用塑胶条把草“拍断”的方法之后,全国各地的草地里都存在着这些用过的塑胶条,它们都是透明无色的。 当这些垃圾落在各地组屋停车场草地旁或车道上时,这些扫垃圾的外劳,奇迹般的能扫走塑胶条之外的任何垃圾,但他们偏偏当这些透明的塑胶条是透明的。 他们绝对没有错,因为透明的东西被当作透明的,是对的,绝对正确。 于是,这些塑胶条奇迹般的,有些能留在车道路堤旁超过1年。 真厉害!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151 风险管理是人力部和其它政府部门在推行的一种制度,这种新的制度能加强公司企业的管理,但另一方面也当然会增加一些经营成本,因为什么都不能随随便便了。 组屋天台水箱的开启被发现缺乏有效的管理方法,所以经过检讨,二话不说,全部换上结构更好的锁头,从源头直接切断重复发生的可能,当然那些不高兴钱被浪费的居民们是无法理解这类“高层”次的制度。 尼诰大道坍塌惨祸发生后,许多LTA的工程制度都被检讨,新的制度当然是要确保不要再有威胁员工安全的漏洞。 而最近被起诉,指它造成行人在湿滑的地面摔跌造成瘫痪的案例,三巴旺市镇会说当事人没有使用旁边的扶手,这意味着以后新加坡人如果下雨天走路时发现旁边没有扶手,一定要马上站住不动,等雨停了地上干了才适合继续走,要不然那些湿滑的电梯大堂肯定又会有老人跌倒后无法索偿。 发生意外的地点有没有告示板要行人在下雨天马上扶着扶手走路?如果没有,市镇会这场官司会。。。。 市镇理事会属于法定机构,隶属于国家发展部,出了什么事,就也还是政府必须承担部分责任。 地铁车厂被潜入涂鸦,责任是谁? 大家都以为是SMRT而已,其实在风险管理制度下,LTA外包整个车厂给SMRT管理,LTA仍必须负起全责,所以幸好没有真正出现人命伤亡,要不然大家的日子都不知道要怎么捱。 以前的旧制度和做法,就是如果任何行业有承包商,出什么事都是承包商的责任,现在早已不是了,追本溯源,谁颁发合同,它就是责任方,所有的伤亡,它不能置身度外,而且是主要责任方。 越来越觉得马路上的车子真的越来越多,很难过。。。。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149 真的,听说一个人玩橄榄球之后,就能公平且坚定地处理任何争议,那么,大家都去玩吧!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147 很难猜,豆花已经有“安排”理由涨价,不降价不代表不偷工减料,如果部长薪水减太多,以后部长傍晚6点过后就不再与人谈话握手,因为 – 放工了!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145 其实这种食物也能算是最环保的。 把卖不完的食物外层剥除,里面比较“值钱”的馅就丢在一起,累积成一个大桶,就放到冰箱里,一年后再拿出来混进去也没人知道。 当然这类最环保的制作方法本地未必会有,如果在当地吃了才知道也没关系,那都是命运。 这种食物也是最不健康的食物,吃太多就又影响健康,饭也吃不下,吃太少又心有不甘。 酒店也爱在这类食物中胡搞瞎搞,鲨鱼又被牺牲来让食物变得高档,燕子看了流口水是最好,它们的口水才收集进去让人们吞口水。 满汉全席的配料都可以用来配搭它,味道绝对不是问题,只有那些付不起这样的价码的才会觉得不是滋味。 这种食物本来就应该是百分之百全素的,无肉不欢的亡命之徒偏偏多事的又搞了荤的产品。 然后雪糕也有了,然后果冻也有了,还有什么会没有的? 许多女士爱收集它们最最最不环保的精致包装盒,只因为越浪费钱的东西往往都越漂亮。 这是最长的灯谜,谜底究竟是什么?

5746593124525320043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140 足球运动在全球近一百年来的发展是大家都很清楚的。 从百年前的专注抢球后踢球进龙门,到近年来的专注踢人铲人撞人头顶人拉手按头打耳光。 足球运动也让纺织业改良了球衣的排汗效果,同时能让人拉扯别人的衣服超过一米时,衣服绝对不会断裂。 足球钉鞋的改良,也让球员在与空气接触而自动摔倒的动作变得自然又完美。 看足球赛的观众也变成不相信任何专业的与专业吃钱的裁判,也不愿相信球是圆的。 新加坡东部人爱看足球赛,但在自作聪明的政治人物鼓吹将足球变成国球之后,各个企业识相的积极参与,活动之多让痴迷的民众更加无法摆脱对这类运动的依赖,连日常生活都不知不觉的爱以抗议似的握紧拳头怒吼来宣泄情绪。 媒体自动自发的突然把体育版的足球运动消息放大成几版超大彩色照片的报纸,为的是让买马票和赌马的空虚一代有多一种让国库更健康的体育爱好。 大选一来,看什么都不顺眼的球迷,怎么可能会变回温驯的小绵羊? 足球暴力的基因在民众的血液里突变,征服了他们的脑、心、肺、肝和膝盖,让他们进化成使用膝盖思考的民族。 当然,让这样的暴力倾向情绪演化下去,这类人肯定将进化成更难驯服的野蛮民族。 再加一句 – 或许有人以为是说玩玩的,其实新加坡社会的分化崩裂悲剧,拉开序幕的,就是足球。 亡国之日,就将在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当东蛮大军征服西顺部落的那一天。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138 对付这些无法无天的恶霸,还犹豫什么?用内安法扣留他们吧!谁说内安法不能用?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136 其实我的工作很容易接触到各类装修承包商,这类工作赚的是辛苦钱,可是有时看了他们所做过的事,别人也会觉得辛苦。 几十年就这样过去了,现在装修商行业才出现这样的新闻 – 新加坡装修同业商联会(RCMA) 宣布成立“调解纠纷小组”。今后如有装修商装修到一半“跑路”或病故,小组可介入调解或接手装修。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行业环境,大家彼此之间互相竞争,互相批评对方,却都彼此不敬业乐业。 这也是一种阿猫阿狗小弟老伯都能参与的行业,没有人会不适合干,只要你敢干有种去干。 干了之后出了什么状况,那就博一下,顶多重新做,如果屋主急着搬进来,那他们的花招又出了。 过去几年本来有大量的中国人私底下承包一些电线工程,他们的价钱一定比别人低,非常低。 有人检查他们所做的电插座后赫然发现 – 他们竟然只铺设两条电线,少了原本必须要有的地线。 有人质问他们,这些中国人的标准回答通常是 – 我们在中国国内也都是这么做的,没问题啊! 就这样,痛脚被人抓到了,他们的市场份额就又回到马来西亚散工的身上。 还有很多故事。。。。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134 应该是他们认为听得懂华语的比较懂得养生之道,午夜12点前一定已经上床睡觉,所以干脆只播映英语现场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