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达人
科技生活 生活科技
Centella asiatica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131 在我的Blog内容当中,应该说木瓜叶治疗骨痛热症是一个重点话题,因为它能救人命。 应该可以相当肯定的说,到目前为止并没有病人服用木瓜叶汁之后病情恶化的案例,而相反的都证实几乎是两天之内就能下床走路,包括下列新闻中也提到同样的情况。 我也提到过马来西亚和台湾的网民常搜索我的这些内容,然后加以转载。 现在马来西亚官方机构已经进行了这方面的初步研究,就看新加坡卫生部会不会进行更多这一类研究。 包括我提到的,会长出果实的母木瓜树和不开花结果的公木瓜树,在疗效方面是否会完全一样,需要核实。 在人类身上搞临床实验的危险性不高,就因为这个土方早已在东南亚成功救治许多无药可医的病患。 而等级最高,病况更严重,死亡率高的多数是病患第2次或第3次染症的种类 – 骨痛溢热血症;还不能确定木瓜叶汁是否完全能有效治疗。 总之,在东南亚很猖獗的病症,能用东南亚环境容易种植的植物来加以治疗,是大自然的一种微妙结合。 以下的新闻我不知道为何会有小血板,应该是血小板,记者这个小错误是很大的错误。。。。 专家研究半年‧木瓜叶可治蚊症 2011-08-31 (马来西亚-光明日报-槟城31日讯)本地医药人员与外国医药专家,耗时6个月时间针对木瓜叶研究后,已经证实木瓜叶具有治疗骨痛热症的疗效! 掌管槟州卫生委员会主席彭文宝週三向《光明日报》证实,理科大学、大马亚洲医药、科学及科技大学、奥地利维也纳大学的医药专家,联手合作针对木瓜叶进行6个月研究之后,已经证实木瓜叶对於治疗骨痛热症具有疗效作用。 他说,木瓜叶的確对於骨痛症具有疗效作用,尤其被黑斑蚊叮上,患上骨痛症者,食用木瓜叶可以提高与生產人体血小板对抗骨痛症病毒。 小血板恢復正常 他指出,骨痛症可以破坏人体的小血板,尤其人体体温会不断上升,一旦小血板降至5万每微升指数可能就会致命。 他说,有关报告指一般正常人体的小血板是维持在15万至25万每微升,一旦感染骨痛热症人体的小血板每微升指数就会下降。 他表示,这些医学专家研究时,曾以小老鼠进行研究后得悉的疗效结果。同时参与这项研究包括大马亚洲医药、科学及科技大学与理科大学卡特里申博士、曼梳医生、苏拉斯博士及维也纳大学的医药专家瓦尔特博士。 他透露,其实这项研究报告还未出炉前,他本身就曾食用过木瓜叶汁,尤其是他发烧时也会饮用。 “过去,身边朋友患上骨痛热症时,我都会鼓励他们食用木瓜叶汁,结果隔一两天后就摆脱了骨痛热症,体內的小血板每微升指数也恢復正常。” 外劳用木瓜叶治蚊症 彭文宝指出,早前他巡视州內建筑工地时发现,儘管有关建筑工地被列为骨痛热症病发黑区,不过工地上工作的外劳却没有人感染骨痛热症。 “但是经过我与建筑工地外劳进行交流之外后,才发现这些外劳,尤其是非法外劳,患上骨痛热症之后,由於不敢前往政府医院就医,因此就以古方的木瓜叶来治疗发烧或骨痛热症疾病,结果真的取得了疗效。” 有驱热疗效 他说,之后他也跃跃欲试了多次后,每当发烧时他就会喝下木瓜叶汁,的確有了一定的疗效,况且木瓜叶汁属於寒凉,当体內温度上升时,喝下木瓜叶就有驱热的疗效。 他表示,由於木瓜叶具有疗效作用,他曾要求槟州卫生局针对有关木瓜叶偏方进行研究,结果经过多名医学专家证实后,木瓜叶是具有治疗骨痛热症的疗效。 他说,目前还不清楚政府医院会否使用木瓜叶来治疗骨痛热症,总之一切还有待卫生部进一步定夺。 木瓜叶治疗骨痛热症偏方 ‧取下两片木瓜叶 ‧把木瓜叶清洗乾净 ‧再把木瓜叶放入水果较汁机较拌(记者又写错字,是搅拌) ‧再倒出榨取木瓜叶汁 ‧倒入杯內,添加少许的盐即可喝下(光明日报) 后续新闻提到的Centella asiatica 积雪草(网上的资料:这草别名异名很多:崩大碗、马蹄草、雷公根、蚶壳草、铜钱草、落得打、积雪草、灯盏菜、牛浴菜、野荠菜、马脚迹、遍地金钱草、半边月、老鸦碗、破铜钱、半边钱、地浮萍、野冬苋菜、盘龙草、节节连、大叶伤筋草、葫瓜草、落地梅花。。还有还有。。太多了。类似这种叶子的就有好几种,马来人称它Pegaga Biasa, Pegaga Madu, Pegaga Kerinting,它的用处 – 防癌、加强记忆力、清热解毒、治咽喉肿痛、百日咳、还有很多很多。) 在马来西亚的中国报往日报道中,提到需要用母木瓜树(有果实)的三片新鲜叶子,而且不是使用高速捣碎的榨果汁机 木瓜叶汁的制作方法 (注:叶子和种子都有毒且偏凉,药用时需小心) (一)取3片木瓜叶,有关木瓜树需确定可结出果实。 (二)将木瓜叶的茎切除,只保留叶子。 (三)将叶子放入石臼内舂碎。 (四)过滤后榨出约一茶匙的汁。 (五)为保持新鲜,取汁后最好别掺水,并即刻让病患饮用。

software_phone_Scam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128 电话骗子的招数一变再变,所以总统竞选期的那几天,一些人收到候选人的SMS,就马上想报警。 警察很忙,就是在忙着处理这些投诉。 这几天是会有人用破英文告诉你说它们是微软的人,说你的电脑有问题,接下来你要嘛盖电话,要嘛继续被它们耍。 记住最简单的一个原则 – 从来没有人会知道你的电脑有问题,除非是你自己的电脑中毒并发出大量病毒电邮,那么SingTel或Starhub这类电信公司就会拨电联系你,但他们会清楚表明身份,他们的英语再怎么烂,也比那些台湾和中国的骗子来得好。 其实无论骗子如何诱骗,只要一个人没有信用卡,那么被骗钱的危险性就降低一些。 如果不幸的已经拥有了银行户头,拥有电脑,拥有手机,也有接听家里的电话,那么最重要的保护方法,就是不要太有钱。 但如果把钱藏在枕头下或牛奶罐里,遇到上门卖榴梿的,一个不小心被调包还是会被坑掉几十块钱。 所以,穷有穷开心。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126 这是真的,一直喊Hi-5,意思是最高“5”,结果应验,得票勉强可以算是5%,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自己先预测自己的未来,幸运的话就变得很准。。。。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124 憋了很久,总统竞选活动终于结束,很多话,比如那些比较人身攻击式的话现在应该可以说了。 我不懂得看女人,但我看男人的第一眼的一种感觉很重要,虽然这完全不是看面相的一种,因为我对五官的面相其实是完全外行,但是,只要是我第一眼觉得这个男人不是好人,那我就永远不可能有机会看到他变成好人,除非他变脸,或脸色大变。 我选择陈清木,只因为他的过去表现显示他有着普罗大众的心,这不是我看出来的,是许多懂得看人的阿公阿嫲看出来的。 我不喜欢陈钦亮,因为他说的话通常不算数,虽然他在《我报》里长期提供数学游戏题。 我也不喜欢陈如斯,不是因为他是机会主义者或见缝插针,不要问我是从哪里看出来。 我没喜欢过陈庆炎,所以我没投选他,但我会敬佩他的能力,毕竟我们读华文书的,尊师重道是我们一种很重要的道德思想。 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有几十万新加坡人有着这样类似的想法,所以没有庞大资源的陈清木医生的得票率让人不得不说“哇!” 这是Blog,个人想说的话,是可以通过Blog胡扯一番。。。。 那些借新媒体胡扯的网民再次严重撞墙,自以为人人都支持反对党,还自作聪明的把自己的网上投票成绩当真,但这些不要脸的网民绝对不会觉得丢脸,就因为他们本来就不要脸,所以丢了也没关系。 我留意到许多不是本土人的中文网络网民越来越吱喳,不断高调抨击新加坡和新加坡的政治。也有许多越来越嚣张的自称身边认识的新移民都是投非执政党的票,反正他们认为上网什么都能胡扯。而那些附和它们的笨新加坡人就不需要我们批评了,希望改次有机会的话可以让它们这些没名没份没投票权的都消失。 以上所说,如有雷同,不是巧合。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122 前总统王鼎昌先生是许多人心目中的永远的新加坡国家领袖,来自不同背景的人无论对政府有什么不满,提到王鼎昌先生,语气马上转为理智,很少会有人敢在一群人面前抨击王鼎昌先生,除非他疯了。 但这次总统选举,却明显的看到王前总统被“过度消费”,希望以后候选人不要再有这类“衰款”,希望我的希望有希望。 最近在总统选举开始前,“下乡访问”时,恰好到候选人的铁票仓“访问”,一位安娣以坚定的语气说,她们三巴旺一带的老居民一定会选择陈庆炎。 而碰到亚逸拉惹区的居民,他们就一句话,选陈清木。 别忘了陈清木医生在亚妈宫多年行医的口碑,这些林厝港居民在迁徙后,散布在裕廊东、裕廊西、蔡厝港、武吉班让、甚至到兀兰,而他当议员的地盘,是金文泰和西海岸班丹德曼,版图之大,根本是不知情的人或新入籍的外来移民完全无法理解的。 而巧合的是,PAP在5月的大选正好在这些地区获得比较稳定的票源,这告诉了我们,总统选举其实就会是两个人的较劲。 只有务实的干过议员,让人知道他的实力,才可能让人看得起。 新媒体一面倒的制造假象,说陈如斯会如何如何成功,笑话。 搞网站的人算老几? 明天又会有许多专家有话说了,等吧!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120 几分钟前的昨天是冷静日,因为一整天下着毛毛细雨,又冷又静,所以叫做冷静日。 冷静日是大家祭拜的日子,所以到处都看到人们进行祭拜的活动,大家都在拜什么呢? 是在祈祷明天选总统能顺顺利利,最好选出来的总统是姓陈的。 也希望如果明天天气太热,就来多点云,下点小雨。 也希望如果天气太冷,就希望出点小太阳晒干昨天没晒好的衣服。 也希望不要有总统候选人的按柜金被没收,要不然啰嗦的落选老伯又要骂人家害他输钱。 也希望有总统候选人的按柜金被没收,这样以后就不会再有一整群的人最后一分钟插队排队竞选总统。 也希望会赢的不要输。 也希望不怕失败的会失败。 更希望那些包输的赢不了。 就这样,大家的冷静日都在拜这些。。。。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118 如果没有增加承包商增加人手,OpenNet刚说自己计划在9月把开通宽带网的顶限,从现有的2400个增加到每星期3550个,是有点难度。 过去一段日子新加坡人自己也是对这类工程一问三不知,有些还不甘愿让OpenNet人员上门,要承包商配合自己的生活作息,这类自私自利的话题其实也无需多讲,因为已经是常态。 但另外一个我常提到的,Starhub一直采取不积极合作的态度,反而时不时会干扰OpenNet工程的进度,比较明显的是不久前它们不爽OpenNet使用楼宇间的现有管道,这些10年左右的管道,通常都是由Starhub铺设的,很多已经霸占了空间,后来者通常难以另外跨越或增加多一个管道,而且光纤与Starhub铜缆共用管道是没有问题的,在组屋的走廊,一个里头只使用了10%的大管道如果再额外加设一条光纤,本来就没问题,但Starhub就是不爽。 一些承包商认为使用自己的新管道,铺设的速度其实蛮快,问题不大,但到了Starhub管道阻挡的地方,就慢了下来,加上星和的不合作态度,让人更觉得这类工程人为干扰的问题还多过建筑物的问题。 Starhub其实不只是不帮忙想办法解决,而且是让别人更忙。 我一直提到新电信一直在帮新加坡人省钱,解决问题,但红了眼的新加坡人一提到足球播映权,就老是骂新电信,谁说新加坡人是“有理智”的? 一些之前铺设得有问题的管道需要一部份承包商的人手去重做,这个时候,OpenNet如果自己又夸口能做得更多,那么额外熟练的人手究竟是要到哪里找?又要向那些承包商施压? 这种高强度的工作,新加坡人都不干,所以工程队伍几乎都是马来西亚人和外劳,那我们新加坡人自己是不是又要制造劳工短缺问题? 连在组屋进行翻新工程的外劳找组屋楼下空旷处躺下睡觉,都会有冷血的人看不顺眼的写到早报投诉,这样坏心眼的人性“到哪里找”? 动手就没有,投诉就有,是不是已经变成标准的新加坡人人格? 听过许多住户的各种埋怨,所以如果OpenNet短期内没法做得更多,就不要勉强。 勉强是没有幸福的。

X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115 要选好的总统 那就要选“不”“错”的 因为 “不”=X “错”=X 所以选“不”“错”的总统 就要记得划“X” 有人问 – 在选票上必须划打叉才算的做法是谁发明的? 答案是 – 可能应该好像或许大概是读华文书的人发明的。。。。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113 在此慎重凝重又郑重沉重也庄重隆重的呼吁年龄超过40岁以上的地球人,尤其是新加坡人,尤其是在选举时出现的人,请不要再逢人就说小时候很穷,跪求这些人放过我们。。。。

战略上的重复 反对党人把这次的总统选举的网上战略搞成与大选一样的做法,比较不同的是这次他们倾巢而出,围剿同一位他们厌恶的候选人,吹捧心目中的同一位候选人。 两大政治网站也以为自己掌控全新加坡人的选择,风格越来越趋向自我,这是“值得鼓励”的。 新媒体是新媒体,选民是选民,新媒体网民不是全体选民,这个事实不会改变。 小众群体也还是小众一堆,再怎么成群结党,也不代表大多数新加坡人。 耳朵软的年轻人就让他们在耳朵上多戴几只耳环吧! 他们不累,就让他们继续玩吧,何必担心这些头壳坏的玩坏脑? 让这样的风气持续下去吧!让社会继续分化下去吧! 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分了又合,合了又分。 若非一番寒彻骨,焉得雪糕堆满仓。。。。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109 陈庆炎 – 在感情上,我不选他,在理智上,我其实必须选他。 陈清木 – 在感情上,我认为他没问题,在理智上,选他的话问题也不大。 陈如斯 – 在感情上,我不会选他,在理智上,我也不必选他。 陈钦亮 – 在感情上,我不选他,在理智上,我不知道如何可以选他。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107 失去了就要坦然接受失去了,偏偏不死心的觉得吃亏,回头又咬一口,结果越解释就越让人觉得吃相难看,让他们自圆其说吧,没眼看。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105 看一个人,不是只看他笑起来怎么好看,而是为什么而生气,为什么而责骂人 看一个美女,不是看她笑得如何甜美,而是看她是否无故对人瞪白眼,眉毛倒竖,鼻孔变阔。。。。 看一个总统候选人,不是看他的能力,也不是看他的努力,也不是看别人如何为他而卖力 一个人要当总统,是要看他有没有运气 有运气,就能发功,丹田发热,说起话来当然就让人头脑也发热 一个人能当总统,是真的要看他有没有运气 有运气有福气,就能当总统,命不够硬,死刑不能被豁免的那些可能每年这个时候都会回到总统府度假打招呼。。。。 看一个人能否当总统,就要看八字和姓名是否透露玄机。。。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103 在大选前我说的一些内容,可能给人感觉太政治,虽然我“口口声声”“宣称”我不谈政治。 但凡是我批评看似涉及政治的内容,都很容易引起注意,包括那些收集政治内容话题的网站。 所以我还是要说明,我不一定算中立,但我必须自我宣称我是中立的,这样我才对得起自己。 搞清楚了我的这个立场了之后,我才可以说一下刚刚被政论网站“重拳出击”的最新话题。 就是非执政党议员陈硕茂等人在他们自己的山寨被那整个山头的公民咨询委员会“被特别安排”,所以不能出席七月的相关中元节晚宴活动,要不然这些活动主办者会有麻烦。 这类政治手段,是我的Blog之前已经提到的,所以可以证明我没有胡乱的“讽刺”任何群体或组织。 我说的一些事实,被人当作是嘲讽和“酸”,其实我的目的很单纯,就是不希望看到这类事情再发生。 很遗憾,又发生了。 有些人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什么。 等到四方八面的潮水涌来了,才知道什么是什么。 权利不是完全等于权力,议员拥有权利,但没有权力,这是华文可爱的地方。。。。 总而言之,现在大家可以暂时搞清楚,新加坡的政治是这样的权力结构: 总理之下,是部长。 部长之下,是人民协会。 人民协会之下,才是议员。 为什么? 这就是把权力下放与把别人的权力放下的差别。 不然你想怎么样?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101 第一种情况:总统将负责出国,三位副总统,一个负责上网浏览反政府网站的内容,一个专门负责监督总理公署慢慢的搬迁,另外一个负责传达给人民他老婆所说的话。。。。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099 近期被突出的社会事件,好像都是和种族习俗有关,也主要都是通过新媒体散布后引起更多更大更激进的反应。 实际上,许多事情是能在有智慧的人介入和调解之后解决。 这类事件之所以发生,本来就是由一群进化成只以膝盖思考的新变种人类造成的。 本地一个中国人社群网站的管理员今早在早报的叙述,我们可以看出这些人都积极地在主办一些“融入社区”的活动,其实这些活动,一些新加坡人也应该参与,尤其是许多也还是不了解其他族群社会文化的本地人。 新加坡人本身也是在私底下长期有着类似的怨言,但这类抱怨已经变成家常便饭,没有人觉得突兀,所以不是没存在,但被淡化。 咖喱事件虽然是发生在7年前,但也还有一些孤立的,被人提起的同类抱怨,也有类似的内容在这个中国人社群网站内,而如果管理员没有适当的劝说,这类内容在网络搜索引擎的魔爪下,随时会突变成另外一个不容易解释的矛盾 http://www.sgwritings.com/bbs/viewthread.php?tid=23939 好讨厌的咖喱味道啊,有什么办法吗? 这篇内容是三年前的,里头其他网友的劝说中,恰好和最近马来西亚关于清晨的回教清真寺的扩音机争论,和刚刚发生的本地麦当劳的店内广播事件有着相似之处,比较理智的说法都是 – 如果不习惯,那也没办法,还是要忍! 彼此容忍还是需要的,不只是只有外地来的人在本地生活才有磨合期,新加坡人本身即使是磨了几十年,也还要继续磨下去,直到海枯石烂。。。。 omy这里的论坛,也有网友一直故意的在挑衅着,故意不断的用粗话和激烈的字眼来闹,特意收集外地人的相关事件新闻报道,然后挑衅说要论坛关闭来解决,大家似乎都不多理会,也似乎没办法钳制住这类故意闹事的网民,问题是 – 这类网民以为什么都能乱说吗?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097 我们最近通过各类媒体所得到的感觉是 – 越来越多新加坡人把过去不算敏感的小话题转变成敏感大话题。 所以中国学生才会因为自以为是的用戏剧化的小丑形式念出别人写的怪文章而被讨伐,甚至让反对党成员乘机用来报警抢出风头。 这类事件本来可以成为小圈子的小事,然后用时间来让它逐渐消失,可惜懂得华文的迫不及待的马上翻译给根本不知情的其他种族,虽然宣称出发点是与种族和谐有关,但实际上他们就是正在制造和鼓动不和谐的气氛。 人人都有知道一切的权利,但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要懂得拿捏,要有分寸,也要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即使知道了不说,这类守密也没有错,不算是什么天打雷劈的大事。 最近又一个菲律宾护士嘲讽新加坡人,结果事情又因为她是外地人的身份而引起本地人不满,接下来看她那嘴痒手痒闹出事情的老公能否保住教师的饭碗,或者夫妻俩之中哪个人会成为杀鸡儆猴中的那只鸡。 因为中国籍组屋居民不爽印度邻居煮咖喱的气味而闹出不愉快,需要别人调停,事情本来已经算是“被解决”了,几年后,却因为Facebook网民四处链接联系人,号召一起找个日子大家一起煮咖哩而马上引起大反应。 唯恐天下不乱。 来说是非者,便是是非人 – 这是中文俗话中对这类心态最贴切不过的形容。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095 之前似乎还不敢太高调,现在终于恢复“正常”,要闹的总会闹,要来的总会来,不然要怎么样?

busstop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092 这是2008年上载的影片,不是现在的,只是让大家参考。 [youtube m4dWMbB2vOs] 我自己也曾经亲眼目睹这类场面,也看过路边的行人莫名其妙的在我的面前被弯进巴士车站弯道的巴士刮得往前扑的危险行为,我瞄到司机其实已经瞄到,所以知道司机是故意撞行人的。 我也一再的常看到准备开出的SMRT巴士在巴士站弯道内的车道鲁莽的猛踩油门往外冲出车头几尺,要别人马上紧急刹车让它们进入车道,不要问我为何这类情况大多数是SMRT巴士。 我也几乎天天看到各种德士在各类汇合车道提早的冲入中间位置,霸住空间不让后面的车越过,让后面的车紧急刹车,当然许多普通车辆也有这么做。 也几乎常听到别人叙述和自己亲眼目睹在汇合车道出现的典型惊吓场面,通常是本来位置在后面的车辆突然猛踩油门硬越过前面的车。 我也留意到现在越来越多新加坡车辆爱按喇叭来对路上别的车辆表示不爽,表示对方笨,表示对方技术烂,无论是清晨还是深夜,让几百人被吵醒其实就是他的目的。 更奇怪的是在西部的快速公路上,常遇到开车不按常理出牌,速度时快时慢乱换车道的柔佛车牌车辆,他们这些没什么水准的开车法难道验证了他们的驾驶执照都是买来的? 开着铁壳杀人机器的司机们,难道不知道什么叫做“危险”吗? 如果出了人命,是谁的命贱?还是谁自己在犯贱?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090 老天爷到了最后一刻还开什么玩笑?难道它不知道四位候选人“不是”被吓大的吗?那以后他们还敢走“后门”吗?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088 李总理在宣布会提高企业聘请外籍员工的门槛之前一个月,政府才刚刚调高这个门槛。 但是民间有一种传说,说一些外籍员工会把薪水回吐给老板,以便换得这份实际上算是低薪的工作。 那政府会不知道吗?那政府有对策吗? 这些外籍员工是集中在哪一些行业? 新加坡法律很严明,但是处理外来人士的劳务中介还有学生中介却专门骗政府。 虽然有人认为这些是“害群之马”,而实际上他们是“害马之群”,事实也证明政府还是很好骗。 但最让人惊讶的不是其他问题,而是媒体报道一位聘请菲律宾员工的受访者说:“如果一定要将薪金门槛提高,她希望政府能给予外籍员工薪金方面的补助。” 如果有谁认识这位受访者,请帮我转告她一句话 – 她疯了!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086 难道是因为全新又便宜的只有组屋,而政府津贴的钱不拿白不拿?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076 其实大家如果留意到新加坡的中文Blog,不包括教育背景来自马来西亚且数目较多的中文Blog,会发现一个不正常的现象。 什么现象? 几乎没有蓝领阶级的Blog。 或者说数量过多的吃喝玩乐一族几乎占满了所有的空间,没有普通“流汗”阶级的生活的Blog。 那么Facebook呢?也几乎是一样的特性。 很奇怪,大家歌舞升平,醉生梦死。 所有的白领阶级的Blog的内容特点都类似,没有“疑点”。 然后就是政府突然发现大家都对住屋问题不爽,对公共交通不爽,对医药开支不爽,对工作被外国人抢占不爽。 所以,该说的不说,都在让人觉得自己过得太好,吃得太好,该去的地方都去厌了。 一个转身,什么都要呼吁政府解决,说自己快活不下去了。 究竟是谁不了解谁?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083 因为新加坡政府善于治疗头风的人民。。。。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081 用这样的标题有点“吓人”,但想不出其他吸引人又简单的中文标题。。。。 我对癌症并不了解,每当有人谈到癌症或草药的相关功能时,我会留意其中的某些特点,这些特点与疑点非常的多,如果要我把一些重要的问题丢出来,也许会因此考倒非常多人,包括各相关业内的专业人士。 或许我的一些说法会引起争论,但我的目的很单纯,我不能乱鼓吹新理论,而只想要把已有的事实与资料找出来,或者把一些理论基础很强也有效的成功方法找出来,让那些想碰运气浪费宝贵生命的事情减少发生的机会。 再借此让更多人把自己知道的事实提出来,越多资料,就越容易搞清。 我们身边许多人的亲朋戚友都有不同的癌症病患资料,没有人专心的把他们收集成一个参考资料。 但在所有的模式中,已经大略的看出,凡是坚持不要任何化疗的病人,“移民”的机会几乎是百分之百。 那些医生已经通知他们必须接受“强制移民”而“不上飞机”的,通过自己拼老命试验偏方而成功不需要“移民”的,新闻报道的资料都没有显示他们最终究竟有没有人能存活超过10年以上,所以,资料的收集必须是长期的,尤其是癌症的复发理论都是所谓的5年风险,10年算是脱离危险,非常难让人相信那些只存活超过2年就说什么偏方是成功的。 我们不能听一位开刀或治疗过500位病患的医者说他有信心会有80%成功的机会,而病患根本还是不知道自己最终究竟是“开大还是开小”。 我们更要留意那些有1万位病患资料的医者说他知道哪一种的成功机会模式适合哪一类病人,或者更细的分析包括年龄与体重,或者再细分性格是否孤僻暴躁,或者生活极为不正常如压力过大等。 听到许多性格顽固及抗拒任何中医西医癌症治疗方法的病人错过治疗的机会而遗憾终生,觉得很遗憾。 难道我们不能通过一些比较科学的方法,把各种数据资料一字排开,再用已经发生的事实来辩证它的可靠性吗? 对那些已经接到“移民”通知的,难道他们采用死马当活马医的草药偏方或高毒性的中药的方法有错吗? 我纯粹是想把相关的中文媒体的资料直接排列对照,就这样简单。 许多人在草药,中成药与西药之间的分辨能力其实都不高。 单单现在我一说中草药和中成药, 这两种产品有着很大的不同,究竟有多少人还是搞不清楚? 一株草药,新鲜采下来就直接煮食或榨汁,它是一种疗效,如果把它通过太阳紫外线晒干,它会是另外一种疗效,如果只让它自然风干,它的效果会与晒干的有不同,如果拿去人工弄干脱水,就像炒茶叶那样,它会出现另外一种疗效,而如果萃取其精华制成药丸,那又有不同。以上所有的说法,对不喜欢中医学说的西医来说,都是废话,草就是草。 别以为新加坡或马来西亚的中药店就真的很清楚这个差别。 我举例,当来自中国的资深中医学教授来到新加坡,发现新加坡的中药店都爱把来自中国的药材摊开摆在店后晒太阳防霉,他知道这类做法之后摇头不已,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079 我说的就是农历七月,不是红毛7月。 在本地工作的红毛人有时拜得比华人还要虔诚,尤其是公司企业,为何? 本地华人一旦信奉西方宗教,就不屑拿香祭拜,一些华人甚至在知道某些食品是祭拜过的之后,就完全不碰,那究竟是谁比较迷信? 七月的所有活动和说法完全都是无中生有的吗? 佛教和道教的说法不完全相同,那么会影响到什么? 我不要“再谈”焚烧纸钱污染环境的话题了,谈了也没用,有谁知道佛教与道教对焚烧纸钱作买路钱的看法? 宗教的话题如果不懂得引导大家讨论,很容易就会偏离主题,你知道为什么吗? [youtube K7VFx6ZcZW8 nolink]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077 夜晚,还不算是深夜,PIE向西行的车辆不多,但我行驶在最右车道。 一辆车出现在望后镜的范围,突然,对方闪了一下大头灯。 估计对方离我超过100米,通常在没有什么车辆的快速公路,如果出现这类无故向远方闪大灯的车,他们肯定不是赶路的。 这类司机通常是“笑的”,这是我的经验。 估计对方以超过100公里的时速逼近,我看到前方不远的小轿车速度较慢,于是把车驶向中间车道。 因为小轿车的车速比较慢,没几秒后,我与对方平行。 就在这个时候,后头那辆车又闪了两下大灯。 小轿车开始稍微提高车速,我也同时这么做,两辆车依旧是肩并肩的行驶着。 后头那辆车不耐烦了,本来想换车道跟着我,发现我突然速度又变慢,只好退回右车道。 最左的车道都有车,所以他根本不想换到左车道。 那辆车憋了几秒,不耐烦了,对着小轿车闪灯。。。。闪灯闪灯。。。。闪灯。。。。闪灯闪灯闪灯闪灯,但就是没按喇叭。 这时我发现小轿车其实已经是也故意放慢车速,与我平行,目的就是不让对方有机会越过。 估计小轿车司机已经知道后面这辆车不是赶路的,所以他没退让的动作。 那辆车这时又闪灯闪灯闪灯。。。。闪灯。。。。闪灯闪灯闪灯闪灯。 小轿车突然在右车道紧急煞车,直到完全停下。 我与我后头的德士依旧向前行驶,这时我通过望后镜可以看到这辆惹事的车子是SUV。 SUV应该是来不及反应,所以没有马上换车道继续向前,而是乖乖的停在小轿车之后。 他们的车道后面完全没车,所以没有其他车辆受影响,估计那辆小轿车是看准后面完全没有其他车辆才紧急煞车来警告对方。 甘愿了咯!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074 如果我问新加坡人,工会组织是什么组织? 不一定会有超过一半的人能答对,或者说答得好。 如果我再问,为何官员Suka Suka就可以从天而降,突然变成所谓的“工运领袖”? 那么,除了新加坡政府本身,绝对没有任何人或任何其他国家的政府能回答得出来。 把工会组织搞得不单纯为工友的利益为主要的目标,而是涉及无关痛痒的总统选举的目的是什么? 难道是政府故意这么做来让大家讨厌工会组织吗? 为什么德士工友的相关工会组织对德士司机投诉警方处理手法的重要事件保持沉默? 为什么所有的工会组织,除了交通工友的工会组织,都不针对公共交通的车资上涨提出任何看法? 为什么所有的工会组织不需要为生活中的衣食住行柴米油盐担心? 为什么工会组织在媒体上的说法都是一致同意的?是真的吗? 我们需要工会组织来干什么? 就是让工友们申请会员卡到度假村玩乐休息,和到价钱有时是不便宜的所谓平价超市买东西得到回扣? 还是我想太多? 如果你不知道答案,那么。。。。我只好选择问天。 问苍天。。。。苍天无语。。。。

cat&dog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067 不是在酸高官,也不要以为我那么没爱心,认为野猫野狗都应该全部拿去动物园喂老虎。 如果你看到一个人长期照顾自己的狗猫或任何动物,那种真心付出,是发自内心的真诚,这种爱心,装不出来的。 但如果你看到一个女孩突然对路边的小猫大发爱心,蹲下来用甜腻腻的口吻说猫很可爱,她身边的男孩如果这个时候也不一起怜悯的说要照顾这只野猫,那么他就是笨蛋。 或许新加坡结婚率的持续下降与路边没有太多可爱的小小猫或小小狗有关,所以如果野生的动物全部消灭可能会使情况恶化。 小小的小动物都很可爱,或者说非常的可爱,但长大了之后就。。。。爱情也是,初恋是甜蜜的,连口臭也觉很香,相处久了就。。。。 有没有爱心,相由心生。但你问我如何看得出来?我不会! 当然我也在怀疑禽兽其实也不知道什么是人不可貌相。 正如在别人家的时候,年幼的小孩一直围绕着我玩不稀奇,当他们父母说这个小孩从不与陌生人玩那也不稀奇。 最稀奇的是当主人发现家中的小狗对我摇尾巴表示很喜欢我,当体积不小的大狗围绕着我要我陪它玩,主人通常表示惊奇,因为这类举动通常只是对主人的亲密表示,也因此这些人误以为我有养猫狗。 当我回答说我对猫狗没兴趣,反而时常吓野猫赶走野狗设陷阱捕老鼠养蚊子然后丢到蜘蛛群中,所以很没有爱心,没有人相信我这句话。 小动物和幼儿有个共同点,当你两眼看着它们,它们就知道你是谁,会不会吃掉它们。 所以我觉得很奇怪,差点又要开始研究猫狗。 一些说没有能力养小孩的,是有能力买很贵的宠物饲料喂养家中的宠物。 只要当我确定身边的人都有饭吃,只要没有人说申请经济援助被官方机构拒绝,只要没有人没钱看医生,不会冲动得马上写blog投诉的我,就会开始研究人们养的好命猫狗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前一世究竟是什么。 无论如何,这次它们投胎投得准,任意门把它们投到新加坡大街小巷,总算有高官高姿态表示要亲自处理它们了,但结局应该会是 – 把任意门关上!阉!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071 在女大学生出言不逊后,华文媒体所报道的新闻当中,第一位受采访的外来洋教授直接力挺这位女学生。 再后来,华文报早报出现一篇作者来自中国,喝过洋墨水的教员把洋粗话意识形态捧上天,似乎是因为他的英文程度比新加坡人都好。 再后来的后来,早报又再出现一位来自中国,也喝过洋墨水的教员更引经据典,替大家上一堂英文课,就因为他的英文理解力似乎更加好。 网上所有支持说这句粗话的那些Fxxxing年轻人几乎都认为没什么大不了,就因为大家认为已经是常说常听到的“普通话”,所以就应该接受,一切的理直气壮,都显得那么自然。 恕我直言,没教养的人,根本就会是和死了的鸭子是一样的 – 嘴硬。 有谁曾经看到很斯文客气又谦虚温文的“没教养的人”?如果有,我会跪下磕三个响头,然后对他说“you are fxxxing good” 伊索寓言 – 《断尾巴的狐狸》,故事原文+寓意: 一只狐狸被捕兽器把尾巴夹断了。受了这种耻辱以后,他觉得自己脸上无光,生活很不好过,所以他决定劝说其他狐狸也去掉尾巴,大 家都一样了,他的缺点就可以掩饰过去了。于是他召集了所有狐狸,劝说他们割去尾巴,他信口雌黄地说尾巴既不雅观,又使我们拖着一件笨重的东西,是多余的负 担。有一只狐狸站起来说:“喂,朋友,如果这不是于你有利,你就不会这样煞费苦心地来劝说我们了。” 这故事适用于那些不是出于好意,而是为了自己利益而劝告他人的人。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068 新闻报道:“来临的民选总统选举,选民人数约2.27 million,比刚落幕的国会选举的2.35 million合格选民来得少。 选举局解释,超过147,000名在5月7日大选时属于有竞选选区的选民并未投票,他们的名字因此从选民名册上删除。不过,过后有70,000多人成功申请把名字重新登记在选民名册上。” 选举局的意思可能好像大概也许是说:有7万名选民可能。。。。最终。。。。是被大选结果活活的气死。 新闻报道:“林瑞生指出,这次的民选总统选举与前两次不同,因为有些工会领袖认识职总英康保险合作社前总裁陈钦亮、有些认识人民行动党前议员陈清木医生等,但不希望因此影响所有工会的决定,所以一改以往采用的“由上而下”的决定方式。 在谈到过去两次民选总统选举时,林瑞生补充道,由于纳丹总统是职总劳工研究署(职总行政与研究署前身)的要员之一,而王鼎昌则是职总原秘书长,因此职总有支持他们的理由。” 那么,这是不是说明,总统选举本来就不关NTUC的事,那些没名没份的工会可以为总统选举说三道四? 新闻报道:“尚穆根在回答现场观众提问时说,若民选总统不按照宪法规定行事,政府将有权力通过法律程序罢免他。 尽管民选总统表面上看起来处处所限,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没有影响力,他可以通过同总理的例常讨论,发挥他的影响力。不过,若与总理进行讨论,他必须对讨论内容保密。此外,民选总统也会得到内阁文件,知道内阁所讨论的最新课题。 尚穆根认为,若民选总统是有丰富经验、有智慧有学识、可信可敬的,那么,总理理应重视他的建议。 “当然,民选总统是否有影响力,得视是谁当上总统。若他是一名不受尊重的民选总统,那么,影响力自然有限。”” 为什么越解释就越让人觉得总统的职务很不简单?究竟这是什么工作? 搞了那么多事,解释了那么多,我还真是不知道总统究竟是选来干什么的。。。。 以上说的几句。。。。可能是都算是开玩笑的。。。。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065 如果大家留意,会清楚记得每当国庆日之前几天,或甚至当天,全岛会出现大雷雨的天气。 大家的传统的国庆日心情,就是会担心国庆庆典会被取消。 也有几次,是提早入席的观众们是有撑着伞的。 说也奇怪,国庆庆典一开始,就不会有雨。 当年检阅典礼的队伍坚持站在大雨中不解散的坚强画面不再现。 为什么老天爷会那么自动? 民间说新加坡几大宗教领袖有进行仪式,确保“风调雨顺”,很多人选择相信这个说法。 另外一个比较科学的说法,是出动空军在一些地区进行人工降雨的方法,这个也有很多人信。 其实根本没那么麻烦。 当李爷爷国庆日走出大门,望向天空说:You better STOP “before” I tell you! 就没雨了!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063 农历七月初七“七夕节”,又称“乞巧节”,是东方情人节。 农历正月十五“元宵节”,也说是东方情人节。 冬至大家吃汤圆,说一定要吃。 元宵节大家也吃汤圆,不吃等于没长大一岁。 很乱有没有? 反正如果男女互相爱来爱去,什么都能成为节日。 或许每一次出门拍拖,目的就是为了买下一次拍拖要穿的衣服,就这样,一直都有借口和机会。 反正现在是七巧节的最后15分钟,茶都凉了,别喝,喝了生风,到时就别搭电梯,万一遇到心目中的。。。。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061 如果大家留意,会发现今年挂国旗的房子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少。 组屋区通常有RC促销国旗,面对热闹马路的那些主要的“主屋”都自然会有国旗,你我心知肚明,心照不宣。。。。 那为什么今年大家好像都提不起劲?连车身挂旗的也少?又是要赶在最后一分钟搞? 就因为之前李光耀说“新加坡因为没有社会凝聚力,所以还不是一个真正国家”的那句话? 大家也太认真对待了吧?那是开玩笑的。。。。前面这句是我开玩笑的,负负得正。。。。 电台958DJ也把国庆日称为国庆节?又要跟随中国?为什么不要索性称为”捏蛇勒爹”? 怎么现在我们每隔一天就像是脱离地球遨游宇宙的。。。。山龟了? 现在大家不挂国旗,看起来变得没有凝聚力,给他老人家说中了,所以还不是一个真正的国家了?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053 交通部长把对公共巴士服务水平的要求设为四个 reduce waiting time 缩短等车时间 increase the predictability of bus journey times 让乘客更能够掌握巴士车程时间 improve our chances of getting onboard  让更多人顺利上车 provide better information to commuters 提供更完善的信息 现在问你一个问题,你认为上面这四大要求够吗? 你的要求更多?还是你没那么多要求? 当你站在车站等了超过半个小时,你要乘搭的巴士总没来,你会想到什么? 而如果所有的巴士都没来,你会认为发生了什么事?那你如何避免迟到? 如果地铁列车服务中断,你不情愿的在一个不熟悉的地点下车,你会怎么办? 如果你准备明天去一个你没去过的地方,你是如何知道应该搭什么巴士的? 很多问题要问。。。。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052 鬼门关大开,大家都听到鬼话了。。。。 女大学生在毕业典礼上说的那句惊天动地的粗话,媒体都以Fxxx-ing来取代。 英文不好的究竟要如何知道那三个XXX代表什么字? 很简单,用鸭子- Duck,就是叫起来声音不好听的鸭子。 但绝对不要用幸运 – luck,因为她现在倒霉了。 这篇内容,我改了三次,用了两天的时间,还没“放出来”。 因为又被“昨天”早上早报言论版的大篇幅鬼话震慑住。。。。 母语Facebook有留言要大家留意“今天”早上的早报言论版。 好吧!还有7个小时,我们再忍一忍。。。。

忧遁草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054 马来西亚光华日报的新闻 – 传有助治疗癌症 忧遁草报道网上狂传 无论它对癌症的疗效显著的说法是真是假,能清热解毒的植物我是想种的,谁有忧遁草? 网上说 – 忧遁草的吃法如下: 1:健康的人,每天吃9片即可,放进咀里嚼或用一粒青苹果加一些白开水,然后放进搅拌机内搅来喝,,搅后就要新鲜喝,不可收存过后才喝,每天喝一次就可以,吃饱后才喝。 2:第一期癌症者,每天50片。 3:第二期癌症者,每天100片。 4:第三期癌症者,每天150片。 5:第四期癌症者,每天300片最好勿渗其他药物吃。 英文名:Drooping Clinacanthus,别名:鳄咀蛇草、忧遁草、暹罗蛇草、百草王、青箭、竹节黄、柔刺草、扭序草、蛇草、雅配牙钧(泰族名)。民间习称为“沙巴蛇草”,颇符合她攀缘的生长习性;正名为“鳄嘴花”。分类学上属爵床科(爵床科)鳄嘴花属(Clinacanthus),正名原因既在于此。 忧遁草性味功能:味甘、性平、清热解毒、散瘀消肿、除湿抗癌、止痛。 那一盆植物会有多少片叶子?看起来数量要不少,不知道有没有人试过吃下太多荔枝或榴梿之后,或吃了太多肉干,或什么燥热的食物,然后再喝下这类清热解毒去湿的饮品,如果有效,那就真的够力。 我,一吃榴梿就会出现热火五重天,所以很少吃。 如果忧遁草本地本来就没什么人种,那就麻烦了。 接下来我要到处巡逻找草吃草了。。。。 图片取自:癌患救星~~「憂遁草」- 台湾的 http://tw.myblog.yahoo.com/flyawaymama-2008/article?mid=27171 草药并非人人适合 医师叮咛服用要小心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050 10月8日 – 地铁环线全线通车 10月10日 – 新国会将召开首次会议 预料 10月12日 – 新公交收费“晓以大义”“屈打成招”“委屈求全”“一哭二闹三上吊” 10月14日 – 部长薪金“水落石出” 10月16日 – 德士收费“顺水推舟” 10月18日 – 半年不涨价的承诺“名存实亡”“寿终正寝” 10月20日 – 百业价格“拔地而起”“逆流而上”“暗渡陈仓” 10月22日 – 尘归尘,土归土 12月31日 – 万众“引颈期盼” – 静待世界末日的到来。。。。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048 一项最新研究显示,基于大脑所需能量巨大,加上脑部发展的自然限制,人类智力或已达顶峰,未来人类更可能因进化压力而变笨。 什么是可能?其实,情况早已经出现,就在新加坡! 新加坡人说:ERP吃钱!可是,骂ERP的人就是专门开车路过ERP闸门的,因为车辆才会比较少!结果,有钱没钱的都挤到有ERP的路,说没其它路可走,结果,路又塞了!以前有没有这样的笨蛋?没有。 新加坡人说:COE吃钱!可是,骂的人是买得起豪华车的,他就是要引别人一面骂,他一面找便宜货!他看到新车,就要车商马上给他,不管什么代价,结果,车商又高价标下COE,30年前有这类心甘情愿买一张几万元的纸的笨蛋吗?没有。 新加坡人说:HDB屋价高得离谱!可是一旦别人掏出大把的钞票给他,他笑着收下,钱他收,政府他照骂!然后,等他要买新屋子,他却买不起!不搬不就没事了吗?以前有这样自找麻烦的笨蛋吗?没有。 新加坡人说:公交服务很烂很贵!可是政府收集的调查却一直显示大家都很满意公交的服务!填表格的人都是笨蛋吗?以前的人有填这样的表格吗?为什么没填?因为他们聪明! 新加坡人说:他们要换掉烂政府,一群什么都没有的又爱演的也跟着他们骂,于是,他们选他们,他们就成为他们的议员代表他们!以前有这些人吗?我不知道,政治的事永远难说清,这是我唯一不能说他们是笨蛋的,因为笨蛋是绝对不承认自己是笨蛋。。。。 新加坡人说:他们穷得快饿死了,到处都有推着手推车拾荒的老人,他们都几天没饭吃了,社会快崩溃了,于是,政府都分给全新加坡人红包,他们拿了红包第一件事,就是到欧洲旅行,到日本旅行,买手机,买电视机,电头发,结果,政府终于知道喊穷的都不一定是真的,以前有这样自打嘴巴的笨蛋吗?没有。 新加坡人说:他们必须保持身体健康,于是女性纷纷找最划算的健身俱乐部,买最划算的配套,最终,我们看到一大群女性都学到高举拳头怒吼,学会集体找律师告那些收了钱就做运动 – “跑路”的俱乐部老板娘,以前有这些“。。”吗?没有!为什么我不敢放那两个字?你以为我敢得罪女人吗?我还不是笨蛋。。。。 新加坡人说:台湾的泡泡茶有毒,但本地的绝对没有问题,等到有毒产品的问题真的出现了,他们说那也没问题,他们喝另外几种就没毒,以前有这样天真的笨蛋吗?可能有,但可能早就被毒死了。。。。 看来,新加坡人有进化的,应该都是钱多人笨的基因。。。。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046 或许大家不知道,其实马来西亚的骨痛热症也是长期困扰着他们,而他们与印尼地区常用的民间偏方 – 木瓜叶,能否治疗骨痛热症,也许还没有专门的临床试验来证明它的疗效。 以前我几次谈到木瓜叶的功效,过后我发现马来西亚方面有许多网民查找这类木瓜叶的资料时都找到我那些内容,包括 – 救命土方之 – 治骨痛热症又抗癌的木瓜叶 人命关天,我谈什么话题都无害,只有关系到伊蚊的话题就不能胡说,毕竟大家都在尝试寻找西医也无药可医的骨痛热症的治疗方法。 在我叔叔患癌的末期,为了减轻不适,他尝试了一些木瓜叶汁,结果,他马上出现手指头皮肤局部干燥龟裂,不得不马上停止服食,过后再试,情况再度出现,所以,可以大概估计,能使骨痛热症血小板极低的情况消除的木瓜叶,却无法对付属于热毒的肿瘤所造成的血小板偏低。 许多人应该留意到,原本全身出现红点的骨痛热症患者,在没有西药可服食来减轻不适的情况下,也是在服食了木瓜叶汁之后几个小时就出现转变,通常一天内体力会恢复得非常明显。 食物能影响我们的身体,而且能迅速改变,这点在木瓜叶上能证明。 为何新加坡和马来西亚没有官方专门研究木瓜叶里的特殊物质,反而让民间不断的又期待又怕受伤害的情况下让病人服下木瓜叶汁? 为了加速生产木瓜叶,我最近种下超过20棵木瓜树,然后又要花时间和侵害木瓜树的炭疽病搏斗,目前我输掉了一棵本来长满了10多粒木瓜的小母木瓜树。。。。看以后还有多少机会是长公木瓜树,而且公树母树的疗效可能各会有不同,所以需要继续研究。。。。 我过去研究几类蚊子的习性,已经能用感觉来觉察出身边飞舞的蚊子的种类,所以常在出现伊蚊的时候,完全没法冷静下来,一定要想办法诱捕到这类单独一只的蚊子才甘心,发现之后就要花时间到处巡逻,看哪里出现特殊的积水处,想办法“毁灭”掉这个地方。许多突然出现的伊蚊,应该都是搭免费”德士”过来或顺风飞来的,所以很难找到来源,这才可怕。 普通蚊子的飞舞速度并不快,而且死赖着不走,当人拍打手掌时,它会向上飞,所以天花板上憩息着的,往往不是伊蚊。 只要你淋湿手掌,单凭一只手掌,就能抓到普通蚊子,然后收拢成拳头揉碎它。 曾经在前国家乒乓球员井俊泓的住家外看到她以极快的手势凭空抓蚊子,我估计她是能像我一样起码能抓到几只,所以才有这类动作,当然我比不上她的速度。可以开玩笑的说,如果她拍一巴掌,我们普通人根本躲不过,蚊子也一样。像几天前那位前中国排球员简直像网前飞扑扣杀,一巴掌扫掉冲向她老公的袭击者那样,她们都是有练过的。。。。 伊蚊已经进化得非常可怕,它能分辨水桶腰的人的腰部在哪里,因为它真的只飞舞在人的腰部以下,左右乱窜,速度是普通蚊子的一倍以上。 而所有的蚊子最厉害的地方,就是它们喜欢绕到你的身后,虽然它们的视力其实不那么好,但奇怪的是它们一定知道你的后颈和肩背的地方,所以,当你想拍打蚊子又找不到刚才面前的蚊子时,最好转身向下查看,如果是伊蚊,你还没转身,它早已叮着你的手肘不放,你根本找不到它,所以也要一面转身一面拍打身体,形成一股金钟罩,要不然一旦伊蚊以极快的速度攻入你的裤脚或袖子,什么都完了。 说真的,要怎么消灭伊蚊,我有一直在想办法,但根本想不出。 我不怕纹关公眉煞气重的安娣,就只怕体积很小的伊蚊。 没法度。。。。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044 我们最近才知道总理公署是有个专门负责人口事务的部门,前内政部长是负责这类工作。除了内政部负责的移民相关问题,外来人口其实也要与住屋和交通规划紧密挂钩,2011年的大选之后,这两个部门的部长都换人做了。 住屋的规划其实也和交通规划一样,什么大变动都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决,所以政府让许多地区的空置地段规划为短期的劳工宿舍,或把一些工业区改为允许住宿的地区,这些都能在几个月内搞定,解决几千人甚至上万人晚上有床铺可睡的难题。 如果留意最近的新闻报道,都会看到凡是新地铁线或LRT轻轨的部署,政府都强调说需要两三年的时间才能到位,这期间,所有的缓兵之计,都需要依赖巴士。 这类公交规划方案的复杂程度,绝对不是网民靠几天的愤慨激情就能草拟的,更不会因为一个人加入非执政党的政党之后,在博客上说的都变成完美可行的。 如果大家留意,会知道外国劳工税一直在逐步提高。 如果大家真的有留意,会已经知道政府高官之前已经承认大量外来客的涌入,相关基础设施与需求没有同步解决,造成今天的民怨。 如果大家已经留意,就会发觉口头上认错的人虽然多,实际上政策似乎没有改变。 我的问题很简单,外国劳工税的这笔收入主要是用来做什么用途的? 提高外国劳工税的目的是什么? 只是要阻吓公司企业减缓增加外来客的数量而已? 外来客除了来工作的,另外也包括数量非常多的外国学生,但他们许多已经有学生宿舍的安排,所以我们不需担心学生无房可住。 还是说其实政府是认为,如果不提高外国劳工税,地铁巴士就会越来越拥挤,房子也因为他们的到来变得抢手而拉高租金? 既然政府收取了外国学生的费用,收取了雇主聘请外地工人的费用,那么,政府本来就应该把这笔钱投入在解决这些外来客所需要的交通与住屋上,不是吗? 那么,现在强硬规定罗厘卡车安装护栏,保护外劳,一方面迫使这些外劳的雇主花钱另外买巴士接送员工,另一方面却又减少巴士货车组别的COE数量,直接抬高这个组别的COE,那么是要故意使这些公司企业倒闭,这样外劳的问题就会减少,是这样吗? 政府可能迟早又会朝向利用货车来缓解公交不足的困境,虽然几十年前政府本来就使用过这个方法,我们的道路拥挤问题将逐渐恶化,只因为公路的容量再也不会因车辆的增加同步进行扩建,所以吸纳的交通流量将不再像以往那样哪里有ERP哪里就交通顺畅,现在是有ERP也顺畅不了多少。 5年或之后的以后,ERP的效果将不再明显,COE的价格再高也无法阻止有钱的人买车,那么,繁忙时间拥堵在路上的卡车货车,将会是路上唯一允许“塞人”的但有空间浪费着的移动物体。 许多轻工业地区一旦建好大型的工业楼宇,往往会使通向这个区域的道路在繁忙时间增加至少100辆车,这是最低的估计,这类一栋新建筑物就使支路马上塞车的问题还没恶化到直接影响快速公路,乌美工业区以前的堵塞噩梦在附近的新快速公路落成把车辆分流后得以缓解,可是多座新大型轻工业楼宇没停下建设的脚步,5年之后,这个老问题如果再度浮现,那么,新加坡的交通警察在乌美总部里头被困住而无法出外执行任务的问题将会降临。 其实我之前已经大概的说过,除了身在海外的,新加坡公民约300万,但新加坡本身约50万辆家庭相关的车辆能解决约100万到200万人的交通问题,也就是一半的交通压力是家庭自己搞定,当然新加坡公民人口中,也有许多不需要公共交通的年长人士,所以新加坡人每天的公共交通需要,也就是不到200万人。 可是,外来客有超过130万,几乎以学生和工作人士为主,很少有自己的交通工具,所以都一定需要依赖公共交通或公司企业来解决他们的交通需求。 近年来,民众在公交上发现挤在一起的多数乘客看起来不是本地人,就表示现在这个比例已经非常明显,绝对的是超过1比1,真正的百分比是多少,政府有资料,请不要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公交公司一再威胁说他们如果没机会加价就会没钱买车,服务素质也下跌,或许他们是自己暗示为了省钱,请来比较便宜的外国司机,服务素质都不行,这是现在他们已经早就在做的事,他们自己承认了。 我想,政府目前最简单的做法,就是把收取的外国劳工税的一部分用来买新公交巴士,来5个 外来客,就必须保证公交能分配给至少1个座位的比率,因为他们上班时间错开,不可能一人一座位。而这些巴士的增加,永远都要与外来客的数量同步,这是一种起码的相互挂钩,不能松懈。我估计政府人有某些精确的数据能推算出来。总理说过政府有很多各方面各类的数 据,我认为是直接收集得到的。 理论上,假设一辆公共巴士售价40万元,假设只能用10年而已,假设每年等于4万元,假设每月等于4千元,假设有40张座位,假设平均每个座位的本钱需要400元。这些都是随意乱算高估的,实际上没那么贵 (平均每辆巴士约42万元,约14年使用年限,平均每个月约2500元,每天整辆巴士车身成本只有约85元)。 那么,政府向每个外国劳工收取的费用,公司付出的工作准证是每月介于200多元到300多元,无论怎么调整,未来每个外国劳工的费用每月是接近400元,那么,政府在每5个外国劳工税抽取一部分的400元来津贴巴士座位,真的很难吗? 如果政府这样做,这样民众说外来客使交通问题恶化的怨言就会少一些。 外来客手中没有选票,他们也不能要政府听他们的话,因为轮不到他们乱说话,要不然工作准证随时不保! 什么数据都看不到的风水师都能推算出一个人往后几十年的运程,有很多数据可以看的政府数理专家会推算不出公交系统所需的座位? 难道政府要民众一人一元捐钱,协助政府购买巴士给公交公司拿来当无本生意赚钱吗? 有可能吗? 不知道,目前已经是农历七月,算是七月说鬼话,应节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