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达人
科技生活 生活科技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675 不是指白色都输光,不要误会。。。。 这首歌在5月8日凌晨之后将会短暂流行。。。。 地点:新加坡任何地方 (电影”柳浪闻莺”插曲) 歌名:如果没有你 演唱:白光 作曲:庄宏 填词:陆丽 如果没有你 日子怎么过 我的心也碎 我的事也不能做 如果没有你 日子怎么过 反正肠已断 我就只能去闯祸 我不管天多么高 更不管地多么厚 只要有你伴着我 我的命(世界?时间?)便为你而活 如果没有你 日子怎么过 你快靠近我 一同建起X生活 X ≠ 新 ≠ 性 ≠ 腥 ≠ 辛 [youtube 7XR3tQB4SKU] “一代妖姬”白光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677 [youtube QlFjrFjwlgs] [youtube 0szpT4aTgBc] “据报导,监视器画面显示,11日晚上7点28分左右,天空中正下着雨,撑伞的行人匆匆走过。然而,接下来的一幕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一名男子把手放在头上挡雨并快速奔跑,忽然一道闪电劈了过去,他瞬间倒地。 根据监视器画面,10几秒后,男子醒来起身继续向前走,没想到才走没几步又被另一道闪电击中倒地,但让人讶异的是,他看起来没有大碍。不少网友形容男子“倒楣至极”,而报导指出,这样的可能性并非没有。 有专家表示,闪电最喜欢连续出现在同一点,第一次闪电会导致空气中产生大量粒子,容易吸引二次闪电。 提醒大家,如果你不幸被闪电击中,没有大碍的话,最好蹲在地上,别起来。。。。”

gothere.sg_1304083034743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672 gothere.sg 地图网站这次很好心的列出每日群众大会的地点。 其实也很实际,因为举行群众大会时,这些地点附近一定塞车。 今天终于碰上被大选影响我工作的事。。。。 一位客户接电话时,我多番解释,他停顿了超过3秒,才“啊!对对对,我懂了,原来你是说。。。。。” 最后他说 :“我忙着大选的事,你在大选过后再联络我吧!” 几个长假偏偏用来搞大选,机关算尽,俗话是 – 用到够本,算到够够。。。。 就知道会这样物尽其用,所以才让人猜大选一定落在5月。。。。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670 一些华文不是很好的人其实完全不懂什么是主观,什么是客观。 但华文很好的人却容易把主观的说法自我形容为客观。 会有这些现象的主要原因通常是 – 越聪明的人就越狡猾。。。。 就如一些人说话时,表示自己是以客观的立场来评定一件事,是就事论事,但是!他已经偏颇的立场根本就不能当作是客观,那给人感觉就是不对。 接下来的一个多星期,大家会真正领教不客观的人与太主观的人在斗嘴,这个时期,是没有所谓的客观的人,说话太客气是混不到饭吃的。 像我这类常带着客观态度看待所有问题的人,是没有容身之处的,所以要站远一点,看热闹吧!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668 是的,科技达人是到目前为止,全世界唯一准确测中新加坡2011大选成绩的第一人。 除此之外,早在2月27日已预言大选会落在5月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522 4月12日准确猜中5月7日是大选的日子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629 在一篇大家目前暂时看不到的4月18日的内容中的第一行和最后一行是: 是的,李资政赢了,他打败了这里的一位博客Blogger。。。。 。 。 。 这是PAP的第一场胜利,恭喜恭喜! 请不要问科技达人关于2011年大选的最终成绩。。。。 我没空!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666 说的是动物,不是人。 我从来没有养过猫狗兔鼠牛猪羊蛙,我只是常莫名其妙的负责喂养鱼,尤其是孔雀鱼和锦鲤,因为我从来没买过动物,但公司里就有这两种鱼。 常在有地住宅的人家里看到水池里养着数量不少的锦鲤,很多时候,这些锦鲤对人不理不睬,或者溜到池底,总之不想看到人。 而孔雀鱼则也常见,尤其是一些办公室,也常看见小鱼缸里有一堆孔雀鱼。 这两种鱼的共同点,就是在吃饱后对人躲得远远的,你的手一晃动,它们马上紧张得乱窜。 但是,如果它们是肚子饿,你一靠近它们,或者把手指伸进水池,这两种鱼都会挤过来亲吻你的手指,或者不断的在水面张开着口等着你喂。 只要你喂饱了,它们马上换上另外一种态度,不理你了,还躲你! 家里有幼儿的人其实应该也知道,小孩也是差不多就是这个模样,你给他糖之后,满足了,不缠你了,溜了。。。。 也许,选民都被政府喂得太饱,没兴趣听领导人训话了,就都是这么一回事吧? 怎么办?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664 还是谈大选。。。。都是因为新媒体。 5年前和现在相比,最大的不同是很多人已经拥有能直接上网的手机,但是各类网络问题仍然没有改进,估计接下来的日子大家就会碰上这些问题,也许会有人会无辜被拖累,在一段时间或几天被干扰。 想要在群众大会上现场用手机搞东搞西的人,肯定会遇到几乎无法上网的瘫痪难题,所以想用新媒体进行所谓现场报道的人,不要太乐观,除非现场能有“阿嘎料”的公司能借到信号转播车,否则很难。。。。 到目前为止,估计想用手机拍这类群众大会大场面作公民记者报道的,不是画面不清晰,就是拍摄的影片让人头晕,这类问题其实都和一个词有关 – 手提,凡是手提的小电子产品,你想要完美的话,等久就有。。。。 和5年前相比,我们在媒体的信息应用其实在原地踏步,除了“私人”懂得搞之外,政府人最后一分钟突然搞了一百多个分舵,不知道是要搞什么飞机还是船。。。。 新加坡各个政党在接受新传媒访问时,“都”提到他们已经在3年前开始测试新媒体的功能,他们所谓的新媒体,主要是指Facebook和Blog,不是podcast这类冷门的。 3年前? 但当看到这段报道时,我的内心深处涌起一股无穷无尽的力量,血脉贲张,任督二脉猛地抽搐,太阳穴不自觉的隆起半寸有余,我的元神马上提高警觉,在这股冲击波准备冲出我的口腔时把它们拦了下来,屏住呼吸,马步一站稳,身子一沉,一口气硬咽了下去,把它们困在丹田中一压,烟飞灰灭。。。这股力量。。。。其实有个大家非常熟悉的名堂,就是 – 放屁! 很少用这么粗鲁的字眼,大家要体谅一下,毕竟我已经不是24岁了,已经很会忍了。。。。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662 如果你的答案等于是,那请你看下去。。。。 如果你已经看到这行字,那就表示你已经没有思考方面的问题。。。。 这也表示现在只剩下我有问题。。。。 中文中的“有问题”不是指“有病”。。。。 而是我的问题有很多。。。。 不是那种老说大家吃草没吃饱老婆难找车子不好房子很糟整天到处乱跑事情难搞的小问题。。。。 而是要不关心大选的你被引导到这里之后,认真的选择每一题你会关心的,这些都是与大选相关的主要讨论话题,虽然不一定有结果,但是能吸引大家开口讨论的都集中在这些,,你对哪些问题有兴趣? [poll id=”47″]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660 有些人天生没有方向感,甚至左右不分。 有些人立场时常摇摆,同一种话题,不同的时空,立场会时而左时而右。 有些人立场太偏颇,就是所谓的倾左或倾右。 在野党女候选人一开口,就让之前老批评年轻人不懂事的人立场摇摆。 被掩盖的是面相上眉宇间的泼辣,看顺眼的人却认为那就是世故。 而之前被批评的被狠批为说话幼稚,却不一定是。 当然立场太偏,就是右倾,被认为说话幼稚的如果本来就偏右,那就不是小偏。 不是执政党的开口说不需要制造业,只需要服务业,他说的香港本来就已经在碰壁。 这样的人如果想上台,因为站得太偏,一脚把他绊倒滚下台是很容易的。 同样的,媒体从业员也一样,如果写起文章内容都是政党官腔,到底立场是属于左还是属于右? 难道大家忘了,媒体的立场本来就应该不偏不倚? 读者的立场会不会也因此而被人左右? 忘了说,这个非常时期,许多隐世高手也已经在大家的左右。。。。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651 我知道许多人留意到我一直不愿意直接谈大选。 不是因为这个Blog是站在新媒体的风口刀尖浪头上。 我不怕什么白衣的,如果是半夜不着地的飘来,我也根本不怕,因为没有做亏心事。 主要的原因是 – 我觉得选民关心的话题我一直沾不上边。 什么叫沾不上边? 就是比较吸引眼球的谩骂式话题,骂GST,骂政府让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痛苦中,骂27岁的候选人,骂家族政治,骂部长无能,骂议员,等等等。 我不骂议员,我只单纯的讽刺工作已被证实有问题的议员,我不无的放矢的作出不客观的人身攻击。 我知道我无法撼动可以稳稳当当留在岗位上5年的议员,因为是没有任何制度能逼他们辞职。 但我不同意我们的部长不能领取高薪,我只是对总统的薪金不苟同。 任何企业对待人才都可以是赏罚分明,为什么我们的政府机构不能这么做?虽然目前只有赏没有罚。。。。 当然议员就不同,使命感是无价的,就像对于华文教育,华文老师和华文媒体的记者们都有使命感,如果别人认为我能影响他们对华文教育的“感觉”,那么我也变得有使命感,这是无价的,我没法领任何薪水。 我的立场很鲜明,就是我一直不喜欢那些摆出中产阶级高姿态的在野党,也只有中产阶级的人才会对COE,ERP和GST这三大课题吵吵闹闹。 同样是中产阶级的那群人也跟着吵闹许多年,其他民众本身有没有办法判断什么是普通民众生活话题?什么是吃饱找包向人显露本身有大智慧能当总理谈民主的高不可攀话题? 普通民众关心的话题我一直以“时事民生”的话题类别来区分,虽然我也一直拿COE,ERP来谈,因为我是直接受到影响花冤枉钱,但不是每一个搭巴士地铁住组屋的人对中产阶级的话题,尤其是私人房地产话题有兴趣,他们只是知道组屋能靠自己的薪水而不必等中马票才买得到住得起就算满意了。 但是,医疗费问题是所有临门一脚准备离开人间的人让债留子孙家族的严峻话题,谁有办法解决? 我一直在全岛跑透透多年,我一直在跟进所有重要的基础设施改进,尤其是组屋翻新,我目睹了许多,我也知道许多地区白天的生活,对于HDB影响商店经营的方方面面看在眼里,又因为深入私人住宅区,接触达官贵人的豪宅生活条件,我可以算是清楚知道什么事情会影响什么类别群体的生活。 所以我只能说,我们每当大选时能批评的话题其实真的不多,因为我们的国家真的很好,不好的就只是我们自己银行户头里的数目太少,老婆长得不美,老公长得不帅,孩子读书不用功。。。。 我不随着中产阶级,尤其是东部中产阶级的话题起舞,所以我本来就不喜欢网友在我这里留言用刻薄的字眼。 我也留意到omy这里网民没地方谈政治话题,而omy Forum那几个不断重复废话的网民又没人能砍掉他们,那我还是选择让想正经谈政治话题-不对,应该是民生话题的人来我的blog说点话,总好过完全不让大家说。 政府领导人常强调大家应该提出建议,不应该只批评,但问题的症结,就是因为 – 我们不能让领了高薪的用傲慢强势的态度反唇相讥说大家都愤世嫉俗要我们提出解决的办法,要不然我们干嘛要给他们高薪?这就是我曾经强调多次的死结,从我们裤袋里领高薪,就必须为我们办事,要不然。。。。 香港政府的问责制,新加坡政府完全不同意实行,这就有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因为它看起来会吓走人才,但如果有这类问责制,它却会留下真正的专才,剔出那些在做事方面有“缺憾”的人。 如果大家有留意,几天前我把一个话题抽掉,是因为留言太难看,当然有好几人是认为话题本来就“不好看”。 omy重量级博客 – 君伟的政治相关话题的网民留言中,也出现网民不断的以李先生来称呼李总理,这是一种不尊师重道的傲慢态度,也是典型的爱恨不分明的不理智态度。职衔是总理我们就还是必须称呼他为总理,不能没有礼貌,这是一种很基本的个人修养。 只因为几年前一位在野党的人对前任总理高呼Mr.Goh,我发现接着下来所有愤世嫉俗的人都爱这么称呼领导人,这应验了老人们常说的 – 学好三年,学坏三天。 说了这么多,可能会浇熄许多想谈大选的人的热情,请放心,新加坡绝对没有任何华文新旧媒体有能力好好引导大家如何谈大选,如果别人办不到,我没有说我也办不到,我的专业是找出问题和用新办法解决各领域的难题,有多变多样的控制法能控制所有的问题,而现在这个新媒体话题收集的方法也是差不多类似,大家一起参考列出来比较多人谈论的“小”问题,所以如果你想说就正经的说话吧! [poll id=”47″]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649 关于我们的正餐,通常就是指午餐和晚餐,哪一种食物是最不划算的? 所谓的最不划算,就是价格高却又吃不饱,也有价格低却也吃不到几口简直有等于没有的食物。 价格很不划算的食品包括: 1。麦当劳,肯德鸡,比萨 : 这些昂贵的快餐食物却偏偏是青少年最喜欢的食物,也就是这类又燥热又配送冰冻冷饮的食物,造成今天的本地年轻人进化成厚嘴唇和大颗怪颜色牙齿的新一代新加坡脸。。。。如果你不相信,找出你身边有多少年轻人有着类似非洲人厚嘴唇的。。。。还有牙齿变得很大颗的。。。。也许,问题就出在他们这些快餐店里几个月都不换的油,你可以试看看家里煎炸用的油3个月重复使用不换,看我们的食物过后会出现什么味道。 2。云吞面 : 面少 – 三大口能吃完,叉烧肉 – 薄小碎少,汤无味 – 因为是烫面条用的黄水(碱水),菜几根 – 通常是五根,云吞 – 里头有几粒碎肉让你知道它们就是肉,这些特色,让我觉得新加坡人说自己是美食天堂的美誉的招牌应该除下。。。。 3。海鲜河粉 : 没有海鲜的煮炒,要鱼 – 没有鱼肉,只有鱼饼,要虾 – 没有虾,只给你人工蟹条,要苏东 – 完全没有苏东,猪肉三片 – 体积大小看你的运气,打两粒蛋下去,淋在一盘预先炒好后堆在锅里变得又冷又粘结在一堆的粿条,让你自己搅拌,滚烫的汤汁在你拨开粿条后迅速变冷也让粿条变酸,然后价格一定最少三块钱,老板肯定是给人说是住大房子驾大汽车,不请年轻勤快的联邦妹都改请怪腔怪调的中国老村姑,是现在这个行业当中那些烂芋的特色。。。。 4。你自己接下去。。。。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647 在有地住宅频密的打转,很容易让人领悟到一个重要的事实 – 凭经验就可以无声无息的自己卖瓜推销法。 有地住宅的方方面面,不是任何行业能一手包揽的,越高档的住宅种类,就越会出现极为专门的行业高手,也只有在这样的环境,才有机会看得更多,学得更多,趁机学了之后,应用在其他地方,学而时习之,就能提升功力,这,就叫做 – 经验。 有地住宅的住户其实很多事要烦恼,除了长草淹水伊蚊白蚁蛇鼠崩裂地陷溢漏锈朽剥落之外,省电省水遮雨挡风防晒停车什么都要烦。 每当与客户闲聊,职业习惯就是东指西指,聊太阳能聊LED灯聊鲤鱼池聊屋宇线路聊维修防漏,每每就在谈了一个时间之后,客户会突然冒出一句 – 你究竟是干什么行业的?为什么你会知道这些细节?为什么你会知道怎样做? 我有几次反问屋主,为什么他们都会这么问,很奇怪,这绝不是巧合。 其实,最重要的不是客户因此而马上要求帮忙解决其他问题,钱也往往不是主要的谈论重点,因为他们完全负担得起任何价码。或者是这类领域他们屋主接触的各种承包商和专家可能反倒比我多,所以他们很快就凭个人经验知道我究竟是瞎掰还是聊天,更重要的是我不断的指点他们如何做这个解决那个,只差没叫他们改风水格局买哪4个真字。。。。 或者,也有可能这些屋主就因为这样而觉察出来者是“贵人”吧?又或者说,他们是知道我开出的价格有可能会“贵人”家几个档次,虽然我并没有这么做。。。。 我相信,经验,就是一些洋房的狗远远的就知道我准备走向他们的房子,对陌生的我充满敌意的叫,或者,可能我40年来没有走入这个充满多种技术挑战的世界,现在正是蓄势待发的时候吧?但!请别问我过去的40年来我究竟在干什么。。。。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645 憋了很多年,总该谈点吃的话题了吧?因为。。。。 最近不知道走了什么运,午餐时间总会在东部“不能惹婆娘”的地区兜圈子。。。。 这才愕然的发现,一整大片区,除了普通的小贩中心之外,其它地方看不到其他食物,就似乎只有面!面!面!面!面! 不是只有我看了吃不下,所有的同事都不敢相信,因为吃不饱的虾面、云吞面、叻沙、还有不知道多少种什么炒面,价格竟然也都不便宜!我指的不便宜,是。。。。超过3元。 不相信,几个人真的各自点了不同的面食,一端上来,我们无话可说。。。。 吃了几口,像我这种几乎不挑食的怪人马上后悔。。。。 东部美食多?东部美食能代表新加坡吗? 谁说东部美食多的?是指什么价位的?是一般人吃得饱的还是一般人吃得起的?是指有太阳当头照的时间还是不用做工开车到处逛的时间才出现的美食? 到底是谁在用什么角度谈什么美食? 他不用站出来说是他说的,举手就好,谢谢!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633 常打高尔夫球的人常会领悟到一样东西,那就是会觉得自己的球杆不够好,不能把球打到老远。。。。 其实生活中一些人也是这样,他们常认为自己的手段不够好,不能把其他人打到远远的,但只要在对方重重的落在地上后,慢慢走向前,再来狠狠一杆,对方又只好滚到远远的,然后再来一推,等到对方掉入小小的“深渊”,才又扮演救世主的角色,把对方给勾救出来。。。。 说着说着,很像是。。。。在说那些。。。。 服务业的,尤其是从事上门服务的各类行业,都应该会有所体会。。。。 近年来一直留意到顾客故意陷害后狮子开大口向上门的承包商索赔的问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有这类顾客黑名单。这类开着家里的大门等着吃商家的怪胎必须收集成一份名单,这样所有的服务业才可以伺机反扑这类坏心肠的。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640 糟糕! 是不是代表以后又一定会淹水? 那我们去哪里靠岸? 创?重创?创伤? 让未来受创? 不吉利。。。。 华文的半杯水负面想法杀伤力真强。。。。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638 问题1 – 选区翻新与选票结果挂钩 这是很老很老的问题,反对党的选区就是因为执政党不甘愿没赢得选举,而惩罚这个选区的所有居民,而电梯翻新本来是关系到HDB的相关规划职责,不是其他政府部门。 有居民老早就重复问过同样的问题,他们也是纳税人,也交所有费用给HDB和市镇理事会,为什么要惩罚他们? 执政党在好几年前犯下的错误,就是硬要使用这个烂招来逼选民在下一届大选因为后悔而决定再投向执政党的怀抱,这种一厢情愿的做法最终是在后港和波东巴西撞墙。 现在的问题很简单,凭什么 – 执政党不以人民的生活为主要的考虑点,而是以这个选区具备选民资格的不到百分之百的总居民人数中的超过半数的选择而惩罚所有的人? 其实如果以百分比计算,没有投票给反对党而把票投给执政党,以及不具备选民资格但喜欢执政党的人如果占了选区超过半数,为什么他们会被惩罚? 是谁那么假厉害的想到以选区翻新计划的政治手段来惩罚所有居民的?始作俑者是谁?他敢站出来承认吗? 我认为我问的这种问题总理绝对不敢回答。。。。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636 这个选区的名字很不好。 如切 – 女人之口有如七刀,这个。。。。莫名其妙! 如切 – 也就让人联想到心如刀割。。。。 Joo Chiat,是它原本的英文地名,不知道是不是以前的官员口音太重,把它翻译成不同发音的“如”,怎么可能? 我们的福建帮潮州帮就应该会有人卷不了舌,念成“炉”切。。。。 那什么字比较像样?煮切?煮妾?助切?这些发音念给我们马来或印族同胞听,他们都会知道是Joo Chiat,不对吗? 就因为名取得不好,不想离开的议员结果还是要心如刀割般的接受上天的安排归故里,让人真的。。。。唉!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634 德义这个名字好,代表天真可爱善良正直,把它用作选区的名字,这个选区的议员就会一直顺利干下去。 德义这个名字不只是好,使用这个名字的选区议员能平步青云,直到最高峰,永远都不会是小菜一碟。 德义这个选区永远围绕着其他选区,大家团结在一起,因为德义而变成范围很大的集选区。 德义这个地方名字是几时出现的?谁才拥有版权?我不知道。。。。 我的名字是。。。。德义。。。。没什么好得意的。。。。 www.teckghee.com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631 不久前我说芳林公园旁的临时小贩中心要关了,因为原本的小贩中心翻新工程完成了,那时在“下乡访问”时“访问”了小贩们搬回去的事项,他们第一句话就都是提到 – 租金起了一倍或很多。 所以那时已经表明他们将必须涨价,要不然无法维持下去,一些小贩盘算之后,觉得不可能靠涨价来撑下去,于是这些年龄较大的小贩就表示不想做下去了。 这次他们的涨价又是我所说的怪标准,也就是 – 不是涨5角钱,就是涨1元,在新加坡,你很难找到慢慢涨5分1角钱的小贩。 如果大略的心算,这些小贩搬回翻新后的摊位时,多出来的成本,就只是在租金上,食材的涨幅不多。 如果算一天只能卖100盘食物的小贩,每盘涨1元,一天就会“多赚”100元,一个月是30天做足,那么他们会“多赚”多少?而他们所谓摊位租金的涨幅是多少钱? 其实并不是我才会这么算,其他人也用大概类似的算法就算出小贩们的收入改变,那谁会相信需要涨价5角钱这么多? 不少小贩们的生活其实也很苦,但他们把拿回成本的对象搞错,让原本打算过来吃东西的人转向别处,到头来生意量大跌,将得不偿失。 或许我们还要再问,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得我们全岛各处必须翻新设备老旧闷热的旧小贩中心后,一再重演小贩们投诉说设备不好设计不佳或摊位租金涨幅太高使食物价格上涨的新闻?如果仔细回想这些年来的小贩中心翻新工程,我们究竟学到了什么? 我们究竟什么时候能跳出这样的模式?难道官方又要那些投诉食物价格太贵吃不起的人去寻求援助吗?这类样板式的生活和回答方式大家不累吗? 那我的Blog跟着老是重复这样的内容和调调,我不累吗? 累!当然累!打不累打汉(马来话)!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629 新加坡的政治人物基本上都没有什么幽默感,这不是我说的。 即使如果他们说的话编的故事本来有些幽默感,太感性的人在笑之前老是联想到百万年薪,又笑不出来了,所以,被指没有幽默感不是政治人物的错。。。。 而真的没有幽默感的例子有很多,从所谓开玩笑说着以前部长被掌掴的民间传奇,天真又山龟的人们却信以为真,必须不断地擦掉额头的汗珠的他这才知道人们其实没有幽默感。最近他又自认是开玩笑的说某人与心理医生见面疗伤,搞到更多人以为是真的,没有幽默感的记者们的报道更加证明大家都没有幽默感,当然,他最大的幽默感,来自于他以为人们以为他有幽默感。。。。 我本来也一直以为,政府坚持说因为责任最大的人才可以领最高的薪水,所以当我每次看到领最高薪水的人一出现,尽他最大的责任来让我们清楚知道他的责任是什么时,我也终于知道政府的确很有幽默感。。。。 五年前,打出双语中生代议员牌的政党,让人感到新加坡的双语人才真的够多料,等到这些所谓的双语人才一开口说华语,人们才知道那原来是政党的 – 幽默感。。。。 今年政党转打苦情牌,讲得好像人人都是从井底奋斗成功才爬上来的,还牵扯到催泪的苦命往事,看到大家无动于衷,憋太久的自己先情绪崩溃,果然是越老的姜就越有幽默感。。。。 如果今年的母亲节前夕是举行大选的好日子,你别太紧张,那是政府又在发挥他们的幽默感。。。。 理由很简单,当天晚上,选举结果公布后,全国到处一定妈声四起。。。。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627 政府派钱的通知单你们应该都收到了吧? 你们家中的小孩其实都已经知道政府会送爸爸妈妈一笔钱吧? 那么。。。。 告诉你的孩子你爱他,所以你不能买iPhone给他! 告诉你的孩子你爱他,所以你们也不能拿了钱就到赌场搏杀! 告诉你的孩子你爱他,所以更加不能另外掏出储蓄准备等年底全家去加拿大! 告诉你的孩子你爱他,所以他要相信外头的行情正在变差,PSA的工人工作变少的事实没有骗他! 告诉你的孩子你爱他,所以他必须知道接下来的日子爸爸妈妈需要有储蓄不能乱花,因为商家都会借口乱加价来让你们的裤袋被挖! 告诉你的孩子你爱他,只要他听话,科技达人哥哥会奖赏他,礼物是 -他会 叫爸爸妈妈给孩子们买。。。。蛋挞!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625 日本大地震后,影响到的全球工业与各种原料的供应,比农业渔业的影响来得大,这让很多人觉得出乎意料与疑惑。 本来我们早已预料到全球将会受影响,但不知道影响会多大。通常有各类零件库存的公司要嘛照旧卖旧价格,等价格较贵的新货送到了才起价,这是最理想的做法,大家都明白。虽然媒体上一直只强调日本和国外汽车工业马上受冲击,但实际上不是只有一种行业受影响。 一些公司一定会马上采取行动,说自己的旧货卖完了被抢购完了,实际上是等几个月的时间来囤积以便抬高利润,这也是全球常见的奸商手法,你呱呱叫也没用,谁叫你自己倒霉要用到? 但生产的产品零件价格上升,最终付出价格的就是全球消费者,我们大家避无可避,会在接下来看到无法相信的各种涨价狂潮出现,不要以为手机和电视机等物品会没动静。。。。 不知道什么原料会普遍性上涨,但是可以预见到的,凡是用到金属、化学与塑料,和数目最庞大的电子零件的产品都一定上涨!你认为你自己身上什么东西是没用到这几样原料的?如果你想买新的,要趁早! 也就是说,如果有人现在正在装修房子,另外一个人在几个月后做一模一样的工程,估计会涨非常多,比我们的通货膨胀平均百分比还要多。我不知道油漆和装修材料价格会涨到什么程度,我也不知道铜线等金属价格什么时候会停止上涨,装修一间房子如果整体价格出现20%的大涨幅,你不要以为是我教坏他们的。。。。 我不相信一些材料有理由上涨,但如果人家要卖贵,你敢说不? 大家还在傻傻的讨论什么熟食小贩食品价格不上涨6个月,却避重就轻的不谈小贩的食物分量减少及几乎所有想让热饮起价的咖啡店将马上一哄而上起价,以便作好声称不起价的准备,早报也很识相的竟然敢刊登采访时一位女士说的: 受访食客陈玉丽表示:“我宁愿他们食物给得少一点,价格却保持不变,这样总比起价好,反正食物那么多我也吃不完。” 食物分量太多吃不完?这是头壳坏离谱荒谬愚蠢过分超级秀逗虚假废话! 如果是电台958,我放红色的部分他们一定会加上Echo Echo Echo Echo。。。。 记者为什么不要访问其他正常人?包括食量最大的发育中的学生青少年和收入最少体力消耗量却最大的蓝领阶级人士?这些人在记者面前是透明的吗?那等大选后大家才来如梦初醒吧,不关我的事。。。。 估计今年公众拿到政府分发的现金之后,不懂得储蓄起来,就又是出国旅游和买手机买东西吃东西把钱花光,不知道天上将要掉落的石头就要重重的砸在头上。。。。等看热闹吧!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623 假厉害,也是FTTH工程进行当中最大的敌人。 什么是假厉害? 主要就是一些IT资讯科技业的工作人员,以为自己从事IT,找到或大略知道关于光纤科技的各种资料后,一股脑的向别人展示他所懂的各种相关知识。 其实老实说,新加坡比较行的IT人员都对宽带的产品特性与应用认识不是很深,即使是多年来遇到海外或者是来自海外的IT人,他们讲出的一些看法其实是不正确的,主要的原因都可以归咎于 – 没有经验。 真正有经验的,其实都是在那些天天处理很多不同案例的资深技术人员,所以这类人数目其实不多。 新加坡人比较集中讨论相关话题的Hardwarezone网站我常提起,也常提到里头有许多胡说八道爱搅局的人相当的无知,他们即使要认真讨论也很难,因为完全没有经验,凡是太主观的人,没有可能有进步的可能。而他们当中许多本身正是ISP的承包商技术人员,所以这类底子不好的人去帮别人搞技术的相关安装或维修,怎么可能把事情办得最好? 当然比较让我反感的,是昨天听到的,一位客户的电脑坏了,上门维修的电脑技术人员告诉他以后他的FTTH是不需要拉线那么贵又那么麻烦的,有一种插在电插座的产品就可以直接传送网络信号,很简单容易使用又比较便宜。 如果看我过去一段日子集中火力强调的重点,就会知道我非常不爱讨论使用电插座的HomePlug技术,理由是凡是本地买得到的这类产品都有问题。 但就因为这位嘴巴痒的低级技术人员简单的几句话,这位相信他说话的客户立场马上摇摆,不相信我后来知道后向他解说的已存在的问题。当然也因为是钱的问题,为了省钱,他好像豁出去了。 就是这样,啰啰嗦嗦苦口婆心教人怎么安排家里的线缆布置,敌不上外行人胡说八道随意的乱建议。 反正我不急,就让客户自己撞墙,因为那些老安哥如果坚持要试看看他们认为对的,那我们就放生吧!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621 如果,如果我是PAP的军师。 我会派27岁的新人陈佩玲攻波东巴西单选区。 我也会派梁莉莉医生攻后港单选区。 包赢!一定赢! 你知道为什么吗? 即使现在所谓的反对党人看到这篇Blog,要改变战术也根本赢不了。 你以为我在开玩笑吗?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619 不知道有没有人留意到,本地中文电台958城市频道的所有播音员近期在所有的广告中加入了大量的Echo,也就是回音,莫名其妙的一段正常一段加回音,感觉好像播音员都移民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在说话。。。。也就是鬼话连篇,你不相信的话,只要收听958,几分钟后就会马上听到,如果你担心,最好准备好手握十字架和贴几张符在身上才开始收听。。。。 很有可能他们正在测试一种方法,尝试搞晕听众,或者是要弄坏听众的耳朵,好让大家在接下来的群众大会上一听到台上传来非执政党发言人口沫横飞和强劲的回音声响时就倒地不起。。。。 也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留意,几乎所有执政党的老小都一窝蜂似的在使用Facebook,然后另一方面又不断强调大家不可以相信新媒体,又要大家仔细看又要大家不要看,我们的眼睛只好随着他们指来指去的摇来晃去,什么时候会断掉?我们的眼睛被搞坏了,有得赔吗?都是故意要大家到选举的时候没眼看新媒体吗? 其实新媒体被妖魔化是没有用的,人们还是爱看,而且网络内容是完全无法阻止的,到目前为止,除了切断电源之外,绝对没有任何技术手段能阻止人们通过新媒体得到关于选举的各种内容。 其实,很可能:新媒体 = 新加坡媒体 不然你以为新媒体是指Facebook,Twitter,Blog?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617 我小时候很穷。。。。 我爸爸很穷,妈妈也很穷。。。。 照顾妹妹的奶妈很穷,照顾我的保姆也很穷,厨房里两位大婶的家更穷,打扫屋子的三位阿姨家里更加穷。 妈妈的司机很穷,爸爸的司机更穷,前院的园丁叔叔也很穷,后院花园的两个园丁伯伯家里更加穷。 大家都很穷! 长大后,因为很穷,爸爸把整片乌节路卖掉,我们就变成无家可归了。。。。 为了能看到我们的旧家在哪里,买不起房子的爸爸只好买下几间酒店,他都选择住在最高的地方,这样才能天天俯瞰整个乌节路,怀念我们当年的穷日子。。。。 昨天,看着报纸的妈妈兴奋的说:找到了!当年我们失去联络的穷邻居-开咖啡店的穷大叔终于找到了! 。。。。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615 上周五,四月一日,英文媒体报道关于星和Starhub投诉关于OpenNet的线缆工程破坏了它们Starhub的电缆。 但新闻中报道说OpenNet搭接了星和的线缆。 网络论坛Hardwarezone一群没有技术知识的网民随着起哄,没头没脑的讨论不存在的问题。 实际上,OpenNet绝对不可能把光纤搭接在Starhub的同轴电缆上。 用最实际的说法,就是说OpenNet不可能把一辆车的一个轮胎拆掉之后,接上Starhub的拐杖,然后开车,这简直就是废话。 问题出在OpenNet的技工使用Starhub的PVC管道,隆帮一下省空间,就这样的小事而已。但不知道星和的人员对记者说错还是记者自己写错。 新加坡的OpenNet工程进行的绊脚石是谁? 是谁坚持住家里的同轴电缆不准使用在新电信的mio服务? 是谁坚持属于顾客家内自己已经付钱的管道不能放其他线缆? 是谁把少过百分之一的小问题放大到比摩天观景轮还大的? 是谁一开始到现在一直吵吵闹闹不妥协不合作不为顾客的方便着想而想尽一切办法阻扰各种方案? 是谁在技术人员眼中总是麻烦制造者? 这次的事件又再一次证明,不好好做事,纯粹靠捣乱来占市场的人就是不爱好好做事,耍赖! 我这次没有说选举,但如果你要联想到选举暗招,请便!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613 最近不知道为什么,27岁变成一种可以辨认一个人可以或不可以、能够或不能够、应该或不应该的界线。 听说过20岁的年轻人谈论一些话题,把27岁的人说成“老了”!。 选新秀的各类比赛如果有27岁的人参加,人家就会说怎么那么老了还来参加! 可是,30岁的人眼中,27岁的人经验已经和他差不多。 在40岁的人眼中,27岁的人经验还不够。 50岁的人根本就不太同意让27岁的人担当重任,理由是 – 他们还太嫩! 所以,你对27岁的人的看法是什么,代表了你自己的年龄身份地位和经验。 你怎么对27岁的人做出什么评价,也代表了我能通过你的说法对你作出一些评价! 既然27岁的事情让那么多人讨论不休,那我们也就继续看热闹。 或许没人留意到近年来路边22岁23岁就拥有2个孩子的稚嫩妇女不知为何多了起来,不要告诉我她们都是在准备参加大选吧!

20110404_km_lcn_tampines_img_main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610 不知道记者和编辑们是不是不小心。。。。 看看这晚报的图片 你看得出哪一位议员不想干了吗? 真的不知道答案的话,看这则新闻吧! 原来议员比选民还现实! 既然不用干了,就不用那么卖力了吧! 那也是否意味着,为社区服务是为了可以当议员,不当议员之后就可以不为社区服务? 很深奥。。。。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608 说说村长的故事吧! 一般得到权力之后的人通常就会乖乖的统治村庄,不能乱越雷池半步,毕竟村长不能向管理着村庄的所有基础设施的政府部门硬碰硬。 但一些个别村长的思想不那么单纯,运用个人权力来让不属于这个村庄的天兵从天而降,这些天兵可能算是村长自己也在打工管理的米库里的看守员,他们被逼着来也应该是不情不愿,因为没额外薪水拿,但在米库里要升职加薪,要靠村长也要看村长的脸色,哪里可以不乖乖跟来。与此同时,村长排挤村庄内自己不喜欢的对象,而裙带关系就这么培养出来。 但就因为他是这个村庄的村长,权力最大,村民又能怎样? 排挤掉旧村委之后,村长的自己人当然会鹊巢鸠占,得到的就是留下来的老本,爱怎么花就可以怎么花吧? 那些变天的村庄有没有出现旧帐簿被取代的问题?应该没有,那没有变天的村庄执委全换,是不是也等于变天,应该算是,那老本可以发放退回给旧的执委吗?不可能! 于是轻易得到帐簿里从天而降累积多年的金山银山后,马上用来大事挥霍,歌舞升平,反正不是自己辛苦筹来的,干嘛会心痛! 如果得到帐簿的是村长的儿子,那故事就不用说下去,大家也大概很清楚了。 诡异的是,村长的行为在任期内被人摊开在阳光底下,没事!继续再担任村长! 被摊开的事迹越来越多,大家都在纳闷迷惑,怎么老天爷这么爱留人的? 结果!时辰到!村长措手不及的被邀请收拾包袱,打道回府,没戏唱了! 这还是公诸于世的戏台活动,让大家看到赖着不下台的村长被邀请站起来为自己歌功颂德之后,椅子被收回,戏台上再也没有让他坐下的空间,只好悻悻然下台。 老天有眼!之前被请走的众神会否回返人间继续普渡众生? 村民的祈求原来上天真的有听到!谢天谢地,连老天都不留他了!有拜有保佑!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606 以前常抗议电视上的财经节目常提出没有深度的样板问题,结果有受访的对象连打高尔夫球时看到球能飞得很远也要谈领悟到什么,之所以抗议是因为它是受电视执照费津贴的重点时事类节目,现在电视执照费没了,也早已几年没看电视,所以没什么好谈了,估计那些没什么好领悟的应该还是照旧什么事都能让他们领悟,这是我们看节目的人所领悟到的领悟。 因为职业是找出问题和解决问题,过着这样的生活也已经有二十多年了,所以有时候说出看到的事,让身边的人大惊失色,让自己觉得好像是一直在吓人,所以觉得很。。。。抱歉。 几天前和一位同事在一起,开车时,稍微转头看了他2秒,因为他是男的,通常我没兴趣正面看男人太久。。。。而刚好他傻傻的转过头来双眼看着我,然后我对他说:你的肝不好。 他。。。。停顿了5秒后,才用奇怪又有痰哽塞在喉咙的口吻问:你怎么知道? 过后,几分钟后,沉默了很久的他才透露很多年前已经有中医诊断出他的肝不好,而他除了抽烟之外,其实没喝酒,所以我看了他一眼就说他肝不好,他非常非常震惊也非常介意这个小秘密被发现,他说,如果不是在行驶中的车内,其实他想向我跪下来。。。。 去一位客户几乎有足球场般大的豪宅绕了一下,安排了同事们进行工程。过后在工程结束时,告诉客户,楼梯间的墙角的装饰木片内部已经开始有蛀虫,蔓延的范围有将近半尺,需尽快的找人杀虫后补上破洞,木片就还能完整保留下来,要不然又要花钱找人重新订做整条雕花木片,麻烦,顺便用手指弹着敲击给他听和看,那些部位发出的空洞的声音让他震惊。 他蹲下来定睛一看,才留意到那个其实不算小的小洞,忙着道谢,问我那是不是白蚁,还问我还要注意什么吗,我说只要不蔓延,他整道木楼梯就安全,如果是白蚁就大件事了,幸亏不是,但这个可以等灭虫专家来了就可以确定。他说他家里那么多人,包括佣人,从来都没有留意到这个墙角缺口,怎么我一快速经过就能看见?我回答说。。。。因为我看屋子是以快速浏览过后才定睛查看每个不正常的部位,所以才会看到,看风水就也是靠感觉后仔细扫描可疑的部位的,客户完全相信。但我也相信他正在兴建的另外多栋豪宅会如他所说的会要我帮他设计和。。。。扫描,我宁愿相信。。。。 还有很多其他例子,当我向人指出某个部位出现的问题时,无论是产品或者是车辆,最常听到的一句回答,就是:hah?什么?几时发生的?为什么我不知道? 是吗?你认为没发生的事我能看得出吗?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604 三年啦!我的Blog就好像三岁小孩一样。。。。都已经是三岁! 废话连篇 – 是给路过的人随便浏览我的Blog时,刚开始的感觉吧? 有读过文学的人,应该很熟悉什么是竹林七贤吧?当然我这里不是!而极度讨厌别人抽烟喝酒的人,是不可能借酒疯写文章,只是在故左右而言他的当儿,能让有心人看到我说什么,明白什么是针砭时事,那就够了。 应该有很多人看出我很挑,就是很挑华文的毛病,但其实我的华文不行,因为聪明的人通常不会承认自己很聪明的,笨蛋也是。。。。 过去的一年,在omy的Blog这里活动,最有意义的,就是亲自参与其他博主积极参与的母语运动,看到以前华社所看不到的盲点和灰色地带。 也因为母语,不得不把觉得麻烦的Facebook功能也聚拢在一起串联,和狮城乐园的编辑们一起维持着得来不易的虚拟空间的凝聚力,然后看着所谓的反对党成员傲慢的在Facebook留言,狂妄的要大家换掉政府才能解决问题,自以为华文很行的反对党成员在编辑们狂轰夹击之下,只好收兵,我们再踹一脚,把他们都驱逐出Facebook,还给大众一个真实与相对单纯宁静的空间。 整个过程,直到最终还是坚持不认错的部长说其实是不小心让记者被带到荷兰才会一起搞错,在这样有说等于没有说的情况下才真正落幕,无论如何,这个过程已经进入了大家共同的记忆中,直到海枯石烂。 因为说话常点到为止,所以常有网友觉得我有话不直说,其实,只有笨蛋才会有话直说,哪个傻瓜当我是傻的?我以后还要买奶粉给我不知道会不会有成群的小孩喝,不要害他们没奶喝! 这一年最让我最最最惊奇的,是我那篇随意说着玩的 – 李资政,请您就别再竞选议员吧! 在我随意的说要支持的人请点击下面的同意吧!竟然在一个星期内出现了超过50个按下那个按钮的人! 为什么我会惊奇呢?因为我的Blog内容通常是秘而不宣的,尤其是没有带图片的内容,omy编辑很难剪辑文字内容放在主页,所以不会让路过不进入Blog版块的网民看到,所以通常只会有30人左右会有反应的内容,出现没看过的积极反应,我很好奇这些人是在什么情况下发现这篇内容,又好奇他们如何真诚的按下要李资政好好休息的那个“按钮”。 去年11月下旬时又加弄了新功能Poll,就是让文章有能让人投选的功能,也发现许多从来不留言的网友会点击选择答案,很有趣,因为这类不需要说话的方便,正合他们意,所以互动的机会就提高许多,但这个Poll其实有最高使用次数的极限,我一下子用得太多太快,快要用尽了,所以马上踩刹车,最近这类投选功能就少放了,大家别急,等大选的时候又有机会选了。 这类众多网友出现并有互动的内容,是写Blog的人无论如何都希望看到的,无论怎么不理睬别人的谩骂,通常一些写Blog却孤芳自赏的人还是会选择性的对称赞内容的访客说谢谢,就是因为网友的支持是让这些Blog有不会开天窗的动力。 常出现新网友留言说发现我真的能天天写Blog,有时还超过一个Blog,所以一些人带着羡慕的口吻,其实我每天都能吃三餐,那比Blog还要多! 因为本身的职业,其实也一直在测试不同的新媒体功能,对本地华文新媒体的群众的动向及科技应用能力当然已经有所了解,所以才会在母语Facebook最高纪录的8千人加入时,还特地提醒大家说本地年长的人几乎都没什么参与,所以芳林公园签名活动出现白发群众多过黑发的事实,是必然的,新媒体直到现在还不能算是已经普及,我的内容偏向中年人士才会有共鸣的风格,所以到目前为止,不容易看到年少的年轻人留言,就是这样的原因。 我批评执政党不熟悉新媒体多次,尤其是他们对中文群众的使用习惯完全外行,次数多得我嫌自己啰嗦,反正人微言轻,说了就算了,风吹走了,但等又发生时,我还是要再啰嗦,不能要求我把头埋在沙里,把耳朵泡在水里,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想理吧? 年轻人爱吃爱旅游爱娱乐,我都没有,所以很抱歉,如果有一天我突然写大量的哪里有好吃的食物的内容时,大家就要小心了。。。。 最近几个星期集中聊大选话题,其实是故意的,因为大选不那么急迫,太早说太多很容易让大家出现倦怠感,而我写这些大选相关的一些话题,有些是重点说明情况,有些重点则是专门骂人,但谁知道偏偏我较尖锐的内容,却让最多人有反应,这证明了Blog只要言语激烈,就会有支持者。那些平平淡淡的生活小品,生活感悟,人家睬你都傻,浏览率明显超低,怎么大家都那么爱刺激? 所以我也知道如果大家谈得火起,我只要写一篇科技相关的较深奥内容,留言马上都少了,大家都冷了下来,就冷静一些了,屡试不爽。 但也因为职业的关系,还是特意的凸显一下“科技达人”真正的现实生活实力,因为生活中什么都是真刀真枪的打斗,没有真正实力,只懂得在网上找资料后与人吵架的人是无法胜任解决任何难题的,新的光纤到户FTTH的工程,就是让有实力的人提高战斗力的战场,就因为天天在沙盘推演,所以现在我的Blog已经很少放图片,因为没时间,所以目前只让大家只看到密密麻麻的字,真的很抱歉。 但赚奶粉钱还是比较重要,所以工作第一,写Blog第。。。。不知道多少,才会让大家没有精彩的照片可看。 当然我的职业也离不开照片,天天到处“下乡访问”时拍摄的图片加起来数量非常多,但因为我不能随意公开这些别人私人的隐私照片,所以大家没什么机会看到我一面解释一面加上清楚的图片辅助,等改天吧! 看看目前累积了一段时间的15大Most liked Posts 文章排行榜,竟然有许多和时事民生有关,尤其是那些比较尖锐比较批判式的内容,看来大家真的爱骂人。。。。 李资政,请您就别再竞选议员吧! 遗憾 – 贫困女郎的故事 我要的真的不多。。。。 地铁 我也聊大选之 – 有等于没有的议员 新加坡人? 烟客与不爱华文的政府 葬礼 我终于又知道我的议员是谁了。。。。 我也聊大选之 – 当官的原意 我也聊大选之 – 渗透与控制 经济真的好转了?所以我们该快乐? 新加坡还不能算是一个真正的国家 学母语的关键 姻缘这个东西。。。。 三年的总点击率,包括网络机器人在内,Tota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