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达人
科技生活 生活科技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602 先只聊左派,因为新加坡没有人关心什么是右派,大家只关心政府有没有红包可派。 最近执政党主动的介绍新成员时,特意强调有几位新人的家庭成员有左派的背景。 什么是左派?很大件事吗? 以最让民众容易明白的方式解释,左派,就是指这些人是“西北派”(福建话:很坏)。 为什么这样区分?它是根据多少类标准区分的? 我们用最简单又正经的方式解释,最让人搞清楚的说法就是指那些不轻易妥协,动不动就强烈抗议罢工罢市搞对抗的人,就是左派分子。 其实,在新加坡独立前后,因为民不聊生,普通人在没有任何其他方法的情况下,一定会在谈不拢的情况下,以不爽的罢工来表明不妥协,于是,我们看到许多都被官方称为左派份子的人,都是领导工运和学运的领袖。 换成现在的模式,大家知道什么身边的人是左派份子吗? 简单! 抗议老板拖欠薪水,因为即使继续开工也会没钱吃午餐,所以你决定不上班装病骗病假,那么!你就是标准的左派份子! 抗议老婆煮的饭菜不好吃,你决定到楼下打包食物来吃,你也是左派份子! 抗议咖啡店咖啡乱涨价,决定只吃饭,茶水却不买不喝,你肯定就是左派份子! 抗议一家餐馆的食物不好吃,价钱贵,服务生态度差,你呼吁大家别去光顾,你也是左派份子! 抗议巴士地铁起价,你决定改搭德士来抗议,你不是左派份子!你是傻子!福建话就是头壳派! 把左派打入地狱,把左派说得一文不值,把左派弄得里外不是人,究竟左派思想的地位如何?现在的中国人都是来自红色背景的左派共产社会,他们都是坏人吗?还是因为他们都只是来自左边驾驶盘的社会,所以都不是坏人,是好人,所以我们的赌场最爱他们? 用客观的立场来判断,究竟我们国家独立后出现的所谓左派份子是不是真的都是坏人?等吧!等盖棺定论吧!反正新加坡被当作是左派的人物大多数都已经80岁以上,我们不要急。。。。急的话,你就是左派的!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600 念中学的侄女今天通过她妈妈SMS问我:你有e乐大赏的门票吗? 啊!糟糕!完蛋!没有。。。。 因为忙着参与“聊大选”,所以忘了这个现在少男少女很留意的omy活动。。。。 因为有收到关于e乐大赏的电邮,没留意内容谈什么,就这样。。。。 要找借口的话。。。。就。。。。都是因为英文名称:Singapore Entertainment Awards 2011和华文不太一样,让我走宝。。。。 感觉有点意思,当年omy开始主办这类大型活动,看着这些人大大小小忙成一团,我们就等验收成绩,那时获赠的入场券如果要送人的话,人家的反应是。。。。hah?e乐大赏?什么来的? 今年就不同了,要omy 博主在一定的日期内写些相关的内容,才有不便宜的门票可拿,所以没有付出的都不会有收获,如果我的不怎么乖的侄女有偷偷看到这篇内容,那她就会知道“没戏唱了”。。。。连facebook都放韩文的外甥女就更应该撞墙了,因为她应该不知道原来omy Blogger是有lobang的。。。。 无论如何,听说最近有人要看我的拿大选作借口来骂人的文章后,点击like之后才会去睡觉,才会睡得着。。。。 也听说有人在午餐时间要看我的拿大选作借口来骂人的文章后,点击like之后才会去吃饭,才会吃得香甜。。。。 就当我这篇文章也是e乐吧! 不说你不知,只要我说关于娱乐方面的内容,小寒老师就会溜来看,君伟也会溜来,只要你们没看到这篇有他们的留言,那就表示他们很关心娱乐圈的活动,没空留言。如果他们有留言,那表示。。。。他们按错。。。。 如果你很有同情心,要安慰我那拿不到e乐大赏门票的侄女,那就点击like来告诉她。。。。“allbeegood” (黑米滑。。这句肯定不是福建话)吧!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598 今天说的标题更触目惊心,好像什么无间道的内容,其实不是,只是要谈议员上任后对社区组织的控制。 这种话题当然需要避重就轻,因为它必须要由思想有深度的人才会有能力误解我说的内容,思想单纯的人就会觉得内容肤浅没有什么可看性。 反正又不是写稿有钱赚的政治观察家,我都已经说这是在闲聊大选了。。。。 先说联络所,大家知道联络所现在都不称为联络所,已经改为民众俱乐部,为什么要改名呢?这。。。。 以前执政党的人民协会是承诺让联络所保持中立,所有参与活动的人都不需考虑或担心什么政党的色彩,只要你是住在周边的居民,你就可以到住家附近的联络所自由活动。 那么在社区活动中扮演很重要角色的公民咨询委员会也是一样,一些为居民们尽心尽力,鞠躬尽瘁的人并没有参与任何政党,他们的为民服务是真诚的,用几十年的努力换来大家的认可,这些人获颁PBM或BBM,都是为社区服务后应该得到的,议员要不要推荐他们获奖,大家也不会看不到这些人的付出。 但自从我们的联络所改变名称后,政治手段开始大力影响所有的社区活动,联络所突然出现来自五湖四海的远方选区年轻居民成为新成员,这些特种部队成员所到之处,歌舞升平,极为活跃积极,于是,到了或终于得到了参与投选的时机时,这些人多势众的成员当然推选自己人为代表,再进而就对章程虎视眈眈,但人都已经是他们的了,还有什么会办不到?于是,以往的又老又没什么新点子的无能落伍不积极办事读书又不多的旧成员被取代,最终,洗牌的结果,这些特种部队一字排开,就都是议员的自己人,控制了联络所,也控制了公民咨询委员会。 不要奇怪这类现象,因为这就是政治,控制社区,是议员的主要工作,照顾社区,是议员次要的工作。渗透各地方组织,掌握讯息,是必要的手腕(不是手段)。 如果不控制,社区领袖都不听从议员吩咐,那怎么办?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没有领袖魅力没有领导能力的人不能担任议员,因为如果他无能,反而会使天下大乱,垃圾处处飘。。。。 所以有议员很会控制社区却不太会照顾社区,快大选了才来到处拜访居民,还厚脸皮说现在刚刚已经做了什么,很有信心,但就是不谈过去几年做了什么,而居民一受媒体访问,直接说4年来根本没看到议员出现,直接戳破神话,完全不怕被控告,不过当然是不可能会被告,难道议员可以告居民说他没做工?怎么告?怎么证明被冤枉?地方那么大,难道议员和没有缘分的居民不会出现向左走向右走永远无法相遇的情节? 但是,什么是主要工作,什么是次要工作,也不是议员说了算,议员还是要收集情报才能有机会继续在下一届担任议员,无论是执政党或非执政党的议员,这类工作不能省。这么做有错吗?哪里有错?谁说这样做不行? 为什么?你以为政治是玩泥沙打GoLi玩家家酒? 以上情节,不属虚构,信者就信,如有雷同,不关我事。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596 出身 – 这类话题的范围很广,我比较关心的,是那类所谓的 – 因为出身贫寒,所以了解贫穷是什么。 这么说对那些从来都没有过上苦日子的好命人来说是不公平的。如果你像我一样遇到本地一些含”银”匙出身的人,你会觉得。。。。命啊!天啊!呸! 男人不一定要怀孕才会晓得什么是生孩子的辛苦,但他绝对无法晓得生孩子时那种超级无法控制的痛。。。。 但不用借钱就能在提款机按钱出来的人是不可能知道那些手脚发冷脸发青怕人不借钱给他的人是如何的面对绝望面对冷言冷语鄙视落井下石。 经验可以通过学习而转移部分到自己身上并随时应用,但是自身刻骨铭心的经验,才会随时因为条件反射而马上做出反应。 我以前的 – 因为做过,所以了解 就也是谈这类话题,现在重新炒冷饭。 人们往往认为,从底层职位做起的员工,会最了解底层员工的心理。 其实是错的。 而实际上,情况是相反的,往往从别处调派来的管理人员,反而会比较了解员工。 而最奇怪的是,那些从底层往上升级的员工,反而忘了自己以前从事的工作环境,所以,当同样事件又发生时,他们无法应用以前学到的经验来解决,或者应该说,他们完全忘了以前的事。 当然我对于什么人都能空降到职总当官领薪没话可说,但如果又是那类 -“ 他们是来自职总工会的领袖,所以很了解工友们的需要”,这类话就请不要多说,因为这是骗小孩的话。请不要抗议我这么说,没有人有权利抗议,骗人就是骗,抗议也没用。 现实中,摆脱了贫困摆脱破产之后说不怕失败不怕再面对破产的人,都是在说谎,不要问我为什么。 会有人对我这么说出现“生理反应”。。。。也就是不爽,心跳加速,那么我让不爽的人听歌吧! [youtube J3VU7Z3D0Fk] 如果你听得懂这类歌的某些歌词含义在这篇Blog相呼应的暗喻,那恭喜你,你的草根很草。 如果你听不懂这类歌的歌词暗喻,那恭喜你,你。。。。够土。。。。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594 最近有很多小贩们承诺不起价的新闻,一方面显示那个政府委员会有做工,另外一方面显示本来就不会随意起价的弱势群体被利用来稳定弱势群体的民心。 这是一种与大选捆绑的活动,信不信由你。 熟食不起价与所谓的不偷工减料是不同的两回事,所以,还没有完全不减料的运动。。。。 到底我们消费物品当中,每天必须花费的熟食当中,什么关键的因素会马上影响价格? 油价?电费?薪水? 这些我们常看到的所谓起价借口,其实不是真正影响价格永远有上无下的最麻烦根源,最让人烦也严重影响物价的关键是: 租金! 去找HDB,JTC,要这两家影响所有官方经营的商业建筑邻里商店民生的机构作出承诺,三年里商业单位租金绝对不上调! 如果这两家机构答应,我发誓,我会想办法筹款建一间小庙来供奉这两家机构,感谢他们造福苍生,这样的大恩大德,直到。。。。三年后才再说。。。。 如果他们只承诺三年,我们却感恩一生一世,那岂不是亏大? 不过,大家放心吧!他们答应不起租金的可能性,和取消集选区的可能性是完全一样的!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592 最近开始出现执政党介绍候选人的大量新闻,铺天盖地的介绍又把新人捧得比天高。 媒体如果自己不自律,任何一篇撰写的口水文章都会不经意的流露出马屁文化的痕迹。 如果一个人在某个职场任职,没有特殊的长处,就不必说太多,硬要找个理由来称赞没有什么贡献的人,把还没当选议员的人当明星般吹捧,这能算立场中立? 如果新人没有口才,就让大家见证他们没有口才,等过了一段日子,大家就看得出他有没有进步,同样的,如果他根本没有特长,不需多言,反正搭顺风车当选的机会还是很多,让他展示才华的机会也很多,不必急于一时。 够了,也真的没有必要找理由来称赞已经当了一段时间没有特殊功劳的议员,议员的使命是高尚的,但没有了他,也还有别人能坐上他的位子办得到同样的基本任务,议员是没有超级任务的,再怎么伟大,还就只是一个人民的代议士,任务就是替人民说些话,别忘了议员不是一个只需3千元就能请来的小经理。 所以,把没有功劳的部分找个理由来称颂,那。。。。要不要大家一起捐钱立个雕像给他留念? 我们不必鄙视歌功颂德,只不过,中文里的“歌功颂德”。。。。是贬义的。。。。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588 政府多年来向新加坡人灌输一种观念,就是如果没有高薪,就无法找到最好的人才来管理新加坡。 基本上,我们必须严肃的看待一个信息,那就是这些官员真的是在自卖自夸。 哪里有职员告诉顾客,因为我的老板很聪明,住洋房,买大汽车,所以东西必须卖你们贵一点,不能减价?。。。。神经病! 根据这样自夸的逻辑推论,新的议员当中,又将会有“本来薪水将会很高”的愿意先放下身段,说服家中成员,委屈自己当一段时间的“低收入”议员,然后找一天让他成为一个担当重任的官员。 这类所谓“严重牺牲”的故事已经泛滥了,媒体就不要重复使用这类老故事了。。。。 既然这类新新人类必须用高薪才能委屈他们减薪当部长,那么更加委屈的议员工作他们愿意干吗?值得吗? 那么当年那些充满热忱为民服务的官员们都不是最聪明的一群吧?因为高官强调说最聪明的就一定会赚最多,这是哪一派的理论? 既然他们这些没钱就不行的那么计较留在私人企业能赚得更多,那么用高薪来打动他们加入所谓的牺牲收入的官员队伍,他们就会愿意全心全意投入社区服务?就会把议员的责任发挥到最极限,让居民们受惠? 怎么可能? 找个人来说服我吧!

DSC00372s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586 刚才在白沙看到一栋正在兴建中的建筑物,以奇怪的钢骨搭了一片外墙,我是看得出那堵墙应该是今天新闻有报道的垂直绿圃(vertical greenery)也称“绿墙”(green wall),但是,为什么不是建好建筑物后才搭这层外围的钢架呢?非常不明白,难道这堵墙是政府肯出钱津贴的部分,所以先建好之后就可以比较快拿到钱? 当然以我计算过的这类爬藤式植物的生长速度,它在最快速生长时,是真的能一晚长一寸,和听话早睡的小孩一样的长高。。。。 常经过全岛许多新的多层停车场,发现近来包括面向马路的私人住宅,现在许多也在外墙上搭上了钢架,爬藤植物正在低层往上爬,如果两个星期长高一尺,一年内就能爬满整堵墙,能降低建筑物因为西照而使阳光直射这些外墙所带来的闷热感。 可是,就因为栽种的方法和材料不适合,所有的这些垂直绿圃的叶子都长得弱小,但我们从报章上所刊载的新闻中知道,这些绿圃都有专家指导如何栽种。 我之所以知道栽种法不怎么对,就是因为我自己也早已搭了一个绿墙,叶片成群的越长越大,证明我所使用的方法使植物具有感觉长在大树上攀爬的环境,所以出现类似对不同的阳光光线,温度和水分所出现的变化。 我也在“下乡访问”时看到许多自生自灭的爬藤类植物长得特别好,所以参考了这些植物的生长环境风水,领悟到一些特性,将这些特性转到我搭的绿墙上,这些受到刺激的植物一进入那类成长期,我们就必须马上将它的刺激条件保持着,让它持续的变化着,就出现了其他地方所不曾看见的整道大叶子绿墙。 而叶片越大,长高的速度就越慢,因为营养已经转移到让叶片生长,拼命吸收阳光,而不再需要以高度来取胜,不再快速长高的小孩,就是。。。。已经长大的小孩。 当然我的终极目标,就是看能否像东部的某栋公寓那样,出现每片与雨伞一样大面积的爬藤叶子,这是在起码高达8层楼之上和生长许多年的叶子才能有条件这么生长,也只能允许一株,能否模仿得到,就看缘分了。 看到目前那些花钱搭了十多楼的垂直绿圃长得乱七八糟,不知道那些园丁到底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也不知道为什么。。。。这篇文章写起来隐隐约约好像带有政治的口吻。。。。。 长得好的叶片,是以超过10%的速度变大,从图片中下面叶片小,无法遮挡阳光,到上面与人脸一样大的叶片,已经能遮挡阳光,这样的密度,类似百叶窗的效果,为什么要叫作百叶窗呢?数数看,有没有百片叶子? 这个设在三巴旺组屋区的垂直绿圃,总面积260平方米,由16个波浪形垂直绿圃,以及24个长方形垂直绿圃组成。 这座绿墙取名“热带雨林狂想曲”,由120多种植物和花卉组成。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584 其实一些新加坡屋子早已有预先准备内部网络,也让每个房间都有足够的电话插座,它们的连接法设计就与办公室的设计一样,都是选择其中一个地方为集中点,然后散布到其他房间。 我视察了好几间在几年前就预先布好线的有地住宅,它们都是拥有原本可以使用的室内网络布线,但准备转换到FTTH时,都不能用了,只好求救,为何? 这些屋子必须经过我改造完成后,顾客才真正恍然大悟,我之前所说的这里接那里,这里必须接这里,那里不需要接那里,那里必须加上另外的线接这里,他们听得晕的逻辑在真正的展现在他们面前时,他们才总算明白,可见这类问题的难度。 这就是为什么我知道我在Blog这里怎么解说才会让人看懂,就因为我是。。。。专业的。。。。 其实并不是这些几年前的材料不适合,这些线材和插座规格都还能用,但网络连接的信号来源起了变化,从原本的某个楼面的插座,变成另外一个楼面的插座,这个转变使得原本的集中处变成无法直接连接到网络信号。 而更直接的原因,就是所有的设计师都常没料到电视机或电视机旁需要一个网络插座,而目前市场上的产品应用,其实更需要电视机旁需要好几个网络插座,尤其是网络媒体播放器,或甚至是另外的网络摄像机。 科技的发展让人措手不及?非也,这些科技产品早已面市超过三年,而我仍然在少过三年的新屋子发现完全与新时代家居设计脱节的设计,虽然表面看起来这间屋子的设计很时髦,最新的超薄显示屏,新款的喇叭和不同体积的各类播放器都能容纳,却没有考虑到足够的电插座和网络插座。 要如何解决? 都来找我吧!你出钱消灾,我出力解决! 一直在考虑要不要开设新的FTTH家居网络风水专业设计顾问公司。。。。谁。。。。要出钱?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582 你算是老大?那么请看 新闻 – 长子配长女婚姻不理想?专家:说法不无根据 所谓的婚姻专家会同意这类所谓的调查?难怪本地的结婚率和离婚率。。。。 什么时候最娇生惯养的家中最小的老幺变成婚姻里最可靠的? 我看人看了几十年,还没任何人给我感觉是家里最年幼却是最可靠的,而且还最善解人意??? 这则新闻颠倒了我们身边所有看得到的事实,你说奇怪不奇怪? 就如一个特定的现象,如果大家仔细”研究“,就会发现在怀孕时坚持要吃这个吃那个,或常让丈夫瞎折腾的孕妇,本来就是娇生惯养的饭来张口型千金小姐型。而劳碌命或者说刻苦耐劳型的孕妇,从不会这样吵吵闹闹,即使是吃到吐,也静悄悄的去解决。 我不知道什么才是专家,专家算老几?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578 多年来,我们知道其实许多公司都聘请“高薪”的外地人,涵盖了许许多多的行业。 这些“高薪”人士,其实常被人踢爆一部分知识水平非常低,或无法让人相信他具备大学生资格,即使不看他的证书,工作上的学习能力也一般,但就是一直没有任何政府部门出面解决这些投诉,似乎有一种无形的强大力量在安抚着各方,大家都相安无事。 于是,在没什么人抗议的那些年,许多人成功的晋级成为PR,一些甚至转为公民,当然拿到PR或公民之后的职务与薪金就变了,就无需留在这个假薪资的圈子中纠缠,这我不需要再说。 那么,现在政府很“聪明”的说要拉高门槛,要求属于更高的薪资的人士才能够申请相关的不同职位,而许多雇主,则将会照旧的在那里抗议政府漠视聘请不到本地人必须依赖外地员工的“严重”问题。 很多行业多年来的潜规矩是,雇主申报更高的薪金来替员工获得“留下来的工作与机会”,但交到员工手中的薪金其实少很多,这些钱去了哪里?雇员之所以接受这样的安排,就因为他自己明白如果照实申报不符合资格的真实薪金,他肯定无法获得批准留下来打工,会得不偿失,于是,你聋我聋,皆大欢喜。 所以,政府只象征式的提高薪金的要求就会解决这部分问题? 这类随便问就能问到不合逻辑的地方的问题,却从来没有被媒体集中火力猛攻,不可能是那些行业每年七月时香火够鼎盛有保佑的结果。无论目前政府部门如何的严格审查这些申请,虚假的高薪将照旧的保留在我们所谓的法律严谨的社会中,融入其中,生生不息,直到真正的天灾出现。。。。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579 这样的标题有点让自己触目惊心,不过的确是这段日子的一些“生活现实”。 从外国媒体在纽西兰第一次大地震之后吹嘘得让人疑惑的不倒房屋到最近一次地震把一切震回现实的遗憾,没有媒体乖乖的承认几个月前夸口的不倒房屋去了哪里。 我们最近看到另外一个触目惊心的新闻,就是报道说日本大地震有10万人丧命,经过一段日子,我们知道人数被夸大了,现在台湾媒体因为这被渲染的10万人而挨骂,那我们呢?我们这里还好,媒体都只是说8万10万人失踪,比较厚道。。。。只是50步而已。。。。 世界的媒体都一面倒的报道日本人面对天灾的从容,却忽略了许多居住当地的外国人说的,在地震后第一时间就在任何地方无法买到蜡烛电池等必需品,当地人并不是所谓的很厚道的只买自己需要的那部分而保留给别人不要过度的抢断。与外国人大喊大叫也抢不到相比,与我们这里图书馆脚被踩也抢不到书相比,我很疑惑为何他们能静悄悄的在几个小时内就能把超市掏空,究竟是什么社会心理和战术? 不是抱着幸灾乐祸的心理在谈日本地震,而是现在慢慢涌现的媒体报道,都开始指向人祸是核灾的罪魁祸首。 而媒体一面倒的说东京市民都因为怕核辐射而都戴上口罩,却要等到普通民众反击说是因为花粉病的季节才戴上口罩,那究竟是谁在制造核灾扩散的消息,动机是什么? 盐的事就不说了,不关媒体的事,都是一群超级蠢蛋在抢盐,吃再多的人参当归虫草鲍鱼燕窝鱼翅补腰补肾补气补脑也还是笨蛋一个。。。。 说回本地,新加坡的反对党议员中风后行动不方便,头也抬不起来,大家都看得到,无须遮遮掩掩,但媒体记者如果再敢说老态龙钟,一定再挨批。那么李资政常在各社区活动中出现,身边的人都小心的呵护他,如果记者敢说贬义词的老态龙钟呢?那准完蛋,孩子的奶粉钱就别想了。 不是执政党的政党为什么一定要称为反对党? 秉持着为民服务的信念的人在个别政党旗帜下或个人参与选举,可以不要都被乱称为“反对”党吗?华文字千变万化,为什么只有“反对”这两个字就一直只用在新加坡的政坛上?谁说媒体工作者的语文能力就一定能掌握得最好? 道歉?为什么要媒体道歉?就是坚持不道歉的才能称为媒体,如果道歉了还像话吗?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576 这次日本大地震之后,本地各语文的媒体都出现了完全一样的比较,那是拿一件事来对本地人做出批评,是什么事?就是图书馆抢书的事。 看我的标题就知道,谁能告诉我这些人就是新加坡人?他们完全代表我们新加坡人?把这些事当作新加坡人应该反思的公众事件,会适合吗?新加坡人真的都是这样的素质吗?如果有人对我这么说很不以为然,我只能很不以为然的说,不要什么事都赖新加坡人,我已经说过,走在新加坡路上的人,几乎一半不是新加坡本地人,谁不同意,先叫他拿出证据反驳,我没空和死脑筋的怪胎争辩。知道为何我需要“斤斤计较”这些人是不是新加坡人吗? 什么事都要故作沉思状的反思,我们一天到晚老说的白忙难道就是一直在自寻烦恼的反思?那倒不如把时间花在反思为何买的马票会跳字更实际。 我不相信没有人在现场看到什么听到什么,但是首先要有人肯站出来对大家澄清说这些人是真的都是新加坡人,我才愿意相信,别忘了图书馆是可以靠借书的证件查出现场到底是谁用抢的方式借了大量的书,政府部门拥有许多不想公开的数据,数据是会说话的。但是!政府官员迟早会凑热闹的拿这件事来数落新加坡自己人,如果我这么说他们才不敢那么说的话,是不可能的。 而我也认为不需要公开这个数据,因为这是小事。就如我在生活中处处观察太阳底下的每件事,也不能每件事都口没遮拦的直接说出来,更不能因为要成为什么特殊风格的Blog而用极端激烈的语气透露这些小事。 另外有一批新加坡人不知道什么原因,必须通过探险活动才能找到人生的真理,才能激发自己的斗志,才能让人知道他的成功,他能做到的,就是伸手向其他人讨钱,然后进行昂贵的世界级探险活动。 欺山莫欺水,但不久前一位大学生就因爬山而牺牲了生命,新加坡一间小学的老师和学生也因此刚在马来西亚遇险但没事,之前在外国进行的看似安全的国际龙舟赛也因此牺牲了许多宝贵的新加坡青年的生命。 企业拒绝捐款给想要到世界最高峰冒险的爬山队伍,250万元的费用不是小数目,把钱用在社会中贫困孤苦老人的开销上更值得,把钱用在几个人为了自己所谓的梦想勇气毅力与能力上,我不觉得有意义。 现在的新加坡年轻人如果你不让他的薪水超越市场价格,他就认定你剥削他,不让他得到他想要得到的梦想,他就认定你冷血,不知道人生的真谛,你如果反击严厉一点,厉声斥责,他就可能会向人哭诉他因此得到忧郁症,从此以后只能写歌唱歌而不能好好工作,他写的歌如果没有被看上,他就说别人没有眼光。。。。 一直在想,这些乱七八糟的“新加坡人”到底是不是人。。。。反思中。。。。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574 在“人类已经能乘太空船飞上天空的今天”,竟然还有人坚持一种不存在的理论: 早报的言论版一则奇怪又非常短的文章 现在我国的公路素质相当的好,再加上国人个个爱车如命,汽车都保养得很好。有些超过十年的车,性能还很好,就这样报销,实在很浪费。 本人建议,不如把报销车龄延长至12年甚至15年。这样的话,既能制止人们购买新车,也能减低人们用车的负担。 首先,什么时候超过10年的车性能很好就丢到焚化厂中?答案是 – 没有!能使用的旧车都是再出口到外地,而销毁的车辆让人拿回的剩余价值和能供再循环的材料都是没有让人浪费什么。 其次,什么时候有国人个个爱车如命,汽车都保养得很好?这是哪一个调查数据说的?爱车如命的人,只爱少过三年的车,有些人甚至每隔一两年就换车,这些人才是真正的爱车如命。普通人怎么爱车如命,也无法让旧车不损坏,因为车辆的零件是有它的使用寿命,欧洲车昂贵的零件是车商故意乱开价造成的,即使是一年的新车,欧洲车也常出现这个坏那个坏,换一次零件的费用等于或高于买一辆新车的按柜金,谁还敢用上十多年? 还有,为什么需要制止人们购买新车?为什么旧车能减低人们用车的负担?买新车能刺激消费,能让大家感觉市场有活力。而旧车的维修费高昂,也常需要送修,是没有买这类车的人所不清楚的。 再来,目前全岛各处高速公路都出现路面凹陷破损龟裂不平坦劣化的问题,许多地方因此开始大规模铺设新的路面,尤其是AYE,所以当铺完之后,就。。。。应该是大选正式开始的日子。。。。把路面平坦就等于公路素质好就等于车辆少损坏而能用十年以上是一种非常天真的联想,车辆的避震装置不是昂贵的零件,与公路凹洞相关的损坏轮胎的问题也不是真正的大问题。 这篇文章通篇都是一种很简单化的想法,对汽车产品的应用与普遍上存在的问题完全不了解而表现出主观理想化论调。 如果你不同意我说的这篇早报的怪文章完全不对路,那你应该先告诉我为何汽车保险费水涨船高。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572 非常讨厌不是新加坡人的人爱胡说八道,把新加坡说得一文不值,好像没有能力应付任何突发事件。 更讨厌真正的本土新加坡人云亦云,以为把讨厌政党统治的心理转移到针对新加坡的各种体制与应变能力后就可以胡扯。主观的推论,这些人应该就是会在出现国难的时候,马上乘船乘车乘机溜走的家伙。 难道没有人有判断力?难道新加坡的国民服役制度所训练出来的75万名现役和战备军人会完全没有能力应付任何事件?难道民防部队是空壳?难道这75万名男人不是男人? 75万意味着什么?那代表了几乎每个家庭都会有一位懂得听从团体纪律指挥的男人,带领着家庭成员应付任何灾难,那我们真的会办不到什么? 那些身为战备军人的男人,如果再口口声声说天灾一来新加坡肯定完蛋,那么应该让他免费到新加坡最高的组屋天台参观,然后要他往下跳! 新加坡的组屋有多坚固?难道大家忘了新加坡以前一些旧组屋就是用爆破法炸毁之后,几乎完好无损,结果从此以后照旧使用传统的拆除法慢慢拆的往事? 难道没有人留意到以前一直讽刺新加坡旧组屋都是海沙的所谓熟悉建筑的人所说的话都是危言耸听,都是废话? 有谁有能力拿一只电钻单手在30秒内就能钻穿新加坡组屋的柱子,叫他来找我! 新加坡新的组屋屋内的防空壕避难室难道大家都没看到?新加坡组屋区楼下笨重的防空壕设施难道大家都没看到?新加坡地铁大门处处露出的厚实设计难道无法让人知道灾难来了能让人避难? 嘲笑新加坡自己会被海啸冲毁组屋会被地震震裂震倒的目的是什么?唯恐天下不乱? 一定要有天灾才会晓得新加坡的国防与民防体系的存在?难道要有天灾之后新加坡人才会变乖?极度的幼稚无知的谬论。 人家疯了难道需要跟着疯? 在新加坡的公众场所,现在是外国人与新加坡人以几乎一对一的比例在活动着,为什么要把外国人乱七八糟没教养的行为与我们本土人的行为混为一谈? 为什么看到外国人乱过马路,新加坡人也跟着乱闯?怕输却不怕死? 为什么看到外国人乱丢垃圾,新加坡人也跟着手痒抓不牢垃圾? 没有自己的主见,那干嘛要活着? 不会说话,就请闭上嘴巴,不说话不会活不下去!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570 我们知道议员最重要也做得最多的其中一个职责,就是替前来求助的民众“伸冤”,帮忙解决与政府部门或一些机构相关的惩罚占了很大的部分,写信成功,就能免受惩罚或减轻,所以一些居民很期待部长担任他们的议员,就是因为部长说话比较“有力”-翻译成英语就是比较有“POWER”。 当然也有许多不像样的失败例子。 据说,一位居民因为拖欠了300多元的杂费,市镇理事会发出律师信提控他,结果要求偿还的数额变成1000多元,因为加上律师费。 这位居民为了解决,要求一次过付这300多元,但市理会不同意,他只好要求让他还这1000多元就算了,市理会却坚持要把他控上法庭,不接受他肯付钱的要求。 在无助的情况下,他找了他那个区的议员,他从来没有投票,因为那个区是没有投票就有人自己当上议员的,专业名词是“自动当选”。 听说,当这位居民对议员提出要求帮忙时,这位议员没有答应帮忙,而只是说了一句“政府是这样的啦!” 这位居民在向其他人转述这件事时,用福建话咬牙切齿的说(为了还原现场的气氛,原汁原味的粗俗内容不加修饰):“干腻那!令伯要是有机会投票,一定会投反对党的票!这种烂鸟议员有什么用!” 议员把市镇会当作“政府”? 那目前两个反对党的市镇会是另外两个政府? 那就是说新加坡有很多不同的政府? 那到底谁才是真正的政府? 这样的议员,真的,就是有 = 没有的议员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568 新加坡其实也算不上还有其他什么中文媒体,来来去去只有新传媒和报业控股两大集团,如果还有其他公司想要开口说自己排第三,那。。。。不关我的事。 已经变得非常中国化的本地早报网在大选就要来临的时刻,突然在网页上弄了一个 2011新加坡大选互动论坛链接让人点击 只要一点击,就会转到omy的论坛, 国家课题讨论区 – National Issues Discussion Zone 谈谈你的选区 – Talk About Your Constituency 群众大会随手拍 – Share Your Election Pictures 那意味着,早报网不算是一个新媒体吗?答案就是。。。。当然,因为只转到omy网站,就是这么简单。 与早报网不同的是,这里的条例都只用英文列出,没有提供中文,因为认为网民“心知肚明”常有的各类条例,就算看不懂什么T&C也没有什么问题。。。。 那么,omy这里的网民就比较能谈大选课题吗? 错!也还又是那几位啰里啰唆吵得没完没了又不断换网名的怪网民一直在重复说着一样的内容。 管理员可以放心的把这几个神经病网民废掉吧! 我们当然可以当作没看见他们吵,但这就会代表本地华文新媒体的群众就是这样的低水平,这会让大家感到光荣吗?懂中文的议员真的有空看这些怪里怪气的留言吗? 谁如果敢到疯网民群中一本正经的发言,我。。。。一定会找机会找地方每逢初一十五给他点香供奉水果。。。。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566 有些人的嘴巴很毒,日本大地震后,就说那是日本的报应,把这句话说得最响最出名的,正是日本自己人。 有些人的手很毒,胡乱用手编出骗人的短信,告诉别人新加坡这里将下毒雨,这种毒迟早会毒到他自己。。。。吃黑豆饭去毒。。。。 有些人的心更毒,在这兵荒马乱的时刻,还硬要在原本订好的时间到日本旅行,而不管5千公里外的日本现在核污染到底会不会变得更毒,这是自己在自杀。。。。 看看还有什么比日本东北沿海的鱼吃了人肉之后又游在被核污染之后的海还毒的。。。。一面打这段字一面觉得恐怖。。。。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564 通常在重大天灾发生后,媒体自然的会提到某某地方原本是盛产什么渔农产品的主要地区,比如这次的北海道,如果报道提到农民接下来将无法种植,因为海水灌入内地,渔民无法捕鱼,因为渔船没了,海水又受核辐射影响,生计受影响,这类说辞自然比较让人站在同情灾民往后多年将面对的恶劣生活条件,自然的会同情。 但是,反过来,报道世界其他地区的日本高级餐馆将会因为来源短缺而必须高价购买,或甚至卖贵货给食客来应付需求。 都什么时候了,嘴还那么刁?必须吃那个地方的食物?标榜什么? 不吃这些东西会。。。。死?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562 很多人其实很期待家里能改用这个由光纤提供的新宽带服务,因为它的上网速度快上几倍,如果是选择最便宜的50Mb光纤服务配套,价格也比目前的10Mb相比增加得不多,所以比起目前的电话线或有线电视的线路,它比较物有所值,用中国内地使用的正确的形容,就是“性价比”更好。 与购买新电视机或新电脑这类较昂贵的电器比较,签订新光纤服务所需付出的价格少很多,虽然上网的路由器Router往往是随着签订的配套免费提供,无需付钱,有些服务商应该算是分期付款,但是开通新服务的行政费用是免不了,这与我们买新手机时签订新配套的服务费都很类似,没什么好不同意的。 比较不一样的,就是必须另外准备一笔钱,供不在价格配套内的另外铺设电缆的费用,这笔钱从多数组屋单位较短距离又没什么铺设难度的一两百块钱一两条线,到私人有地住宅三四层楼高和距离远又数量多的几千元线缆费用,其实都是不同产业价值内的人们能力范围内的一笔开销,这些价格并不会是天文数字。 到国外旅行,花个几百几千元,两手空空回来,最多是另外付钱买的纪念品能看得到,买来的食物几天内也都进入我们脚底下的深邃阴沟系统,看不到了,可是人们却会对着电脑里自己拍下的旅行照片怀念不已,从不后悔。 但是,把钱花在提升自己屋子的功能,让自己的屋子变成具未来家居功能的新式设计,以后转卖房子时能借此卖个好价,却是目前人们所不晓得的好处,这个好处就让我成为这个理论的推广第一人吧! 为什么要坚持屋子钻个洞就完蛋?就一直在那里抱怨?谁有错?可以怪谁? 有风水师敢说拉光纤会破坏屋子的风水吗?叫他来见我! 非常多人看不开,所有我要特意的说。。。。不要把这些小钱看得那么重,要看开一点。。。。 我之所以很清楚所有各方面的细节,就是因为。。。。我是吃这行饭的。 天天“下乡访问”,我当然知道所有的问题,不知道我在说什么的人,是。。。。我们的缘分不够。。。。 专家没有吊起来卖,正在为大家指点迷津,但很多人仍然“抓不到球”。。。。 [poll id=”46″]

fish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557 昨天的日本超级大地震发生后,我们从新闻中知道,科技又一次败下阵来。 单单以手机为主的当地无线电联系网再一次无法在最紧急的时刻发挥最强的效率,反而又是再次失灵,原因是什么我们暂时无法知道,因为这些手机系统明明有后备电源应付电流中断,而这次我们看到的是没有这样的功能发挥出来。 而之前原本日本早已经说它们有使用地震通知系统 – 震前10秒倒数!日本防震预报准 赶在地震波到来之前,以光纤转发SMS通知远方的民众,争取那宝贵的几秒逃难,可是,当我看到海啸的第一波冲击港口的影片时,心一凉,看得出很多民众还没有远离海边,那些移动中的车辆肯定有人遇难,而这次如果罹难人数上万,是可能的,这是一个沉痛的教训,这说明了预报系统还是很不完善,必须进一步修改。 新加坡永远都不可能有超级大地震,而会受波及的小地震和小海啸的可能性在许多不是专家的专家渲染之下,好像都变成有可能在未来会发生,那么,我们做好准备了吗? 每当发生重大事件,当大家同时拿起手机急着往外联系时,流动通讯系统就会不胜负荷而瘫痪,配备的改进经过许多年仍然无法摆脱这样的缺陷,所以如果电源没中断,现场却有几万几千人同时拨打电话,什么系统都不能正常工作,那我们可以高兴太早吗? 如果有人问我新加坡为什么没有重大天灾,我的答案就只能是因为。。。。PAP。。。。所向披靡,连天灾都被它们打败。。。。 通常出现重大灾难时,就是能推动另一波防灾难科技研发的最大机遇,希望众多日本科技专才能早日取得突破,不要再管那些什么中国廉价科技削价抢市场,做好自己的产品最重要,人命关天。 要注意,我们周围所有的东南亚地震带的每一个国家都坚持要建造与使用核子发电,看看日本核子发电厂的问题,如果印尼有核子发电厂出问题,那新加坡还能活多少年?那我们一起到了地下18层之后还需要再烦恼大选吗? [youtube aKWdLy1DbEM]

SDAbanner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554 母语Facebook的网民转贴了一张图片链接 我不知道这是属于什么政党,这句话是真的。 但他们真的够烂的,没有人有基本的华文水平辨认出自己的海报写错字! 不要告诉我你认不出哪一个字有“严重”的错误! 如果是的话,你的华文能力 – 不!及!格!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552 同情,是我接触OpenNet工程队伍的不同人员或问题时最常有的感觉。 尤其是我“下乡访问”查看OpenNet在有地住宅所进行过的不同类型的铺设工程之后,觉得这些拉线缆的人很命苦。。。。很惨。。。。 当我听到有组屋的屋主无理的要求铺设电缆的承包商必须倒贴亏本来帮他买油漆粉刷整面墙壁时。。。。 当我听到有鸡婆的组屋屋主拿相机拍下电缆管道在走廊上经过他家门前,所有的不完美的细节部分都被放大拍下然后投诉OpenNet时。。。。 当我听到精神异常的屋主让线缆的技术人员变成比他家的狗还不如的时候。。。。 当我听到承包商不断的被压价,最终熟练的线缆技术工人逐渐被洗牌变成廉价外劳队伍的时候。。。。 为什么要为难这些收入不高流汗勤劳苦干不怕脏不怕吃苦的人们? 为什么不把尊重别人这个最简单的事放在与他人交往的第一位? 为什么把自己贪婪地剥削别人而赚到的快乐建筑在这些上门为自己服务的人们的痛苦上? 难道这些拉线缆的技术工人不是人? 陷害他们而使他们就这样可能失去工作或失去薪水的最终目的是什么?自己就赚到? 收入不高的人之所以服务他人就是因为他们笨?贱? 唉!钱!真的很难赚。。。。 所以,我也真的不明白为何到处都有年纪轻轻不读书不做工天天无事干四处尝美食,四处旅游让自己放松快乐的好命人。。。。 我也真的不明白为何有大量“陷害”他人来获取好处的同类人。。。。 真他妈的! 呸!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550 说起来OpenNet的工程从去年年中左右开始到现在,已经超过半年快一年了,究竟有地房地产的住户们做好准备了吗? 虽然我的答案就是 – 还没!但或许一些人是例外。 我曾在几栋大豪宅重新修建时“路过”,按照这些面积有足球场般大的豪宅的设计等级,照理说它会有较前瞻性的规划,甚至会有可能有融入智慧屋的设计,就像微软的比尔盖茨的房子那样,到处都是智能装置,但这会很贵。 很贵的原因通常不是因为使用昂贵的零件而已,而是负责设计的人的“脑汁”的代价更高,每一滴都是“千金”。 可以说,这些豪宅在屋内的网络设计往往出现一些不怎么具扩充性的设计,就是说无论怎么预备,它的未来再进一步扩充功能的设计实际上并不存在。 都说我是路过的,没有油水捞,我就只能点到为止。。。。 其实我在这里怎么说,真的住豪宅的人是没看这个Blog的。。。。如果他们知道自己屋子的设计未必能符合FTTH未来的需要,又要槌心肝。。。。 而目前FTTH所具备的一些特性和功能限制,其实就是不能以为只要懂得如何拉网线,布置网络就像办公室里的一类就可以了,这迟早又会撞墙,我说的撞墙,是真的撞墙,因为又要敲敲打打墙壁。。。。 老实说,掌握这类有地住宅改装FTTH网线安装的工程设计,要求需要一定的经验,目前懂得进行这类工程的人数,不超过一只手掌,是的,你没有看错,本地懂得有地住宅的FTTH网络设计专家,不超过5个人。。。。 就因为难度高,所以价格短期内无法普及化,但这类似当年的有线电视工程铺设线缆价格,所以基本上不算麻烦,多数人会接受。 所以,很抱歉,我不能进一步说明这类复杂的工艺技术,因为。。。。只有懂得的人才会知道有些话不能说。。。。 吊起来卖是一种幸福,这或许是我所不一定需要的幸福。。。。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548 记得不久前本地媒体提到新加坡人与纽西兰的交流,包括它算是移民的理想地点。 后来纽西兰被本地华文媒体自己改称为新西兰,就只因为几个高级官员一下令,全新加坡华人一起变傻瓜。 这个名称的改变,可能无意中改变了纽西兰的风水。。。。 于是,一次大地震,让大家熟悉的基督城,从好听的名字变成拗口的中国别扭音译地名,本地华文报章却往往在报道中不厌其烦的一定会在名字旁加上注明(基督城),其实这应该算是一种无声的抗议。 也因为这个翻译,使得大家突然记起纽西兰必须变成新西兰,纽约却不变成新约的怪事。 而那次的大地震因为没有人死亡,媒体(以我查看华文媒体的报道,源头应该就是中国驻外记者)铺天盖地的称赞当地的建筑物抗震工作做得很出色,讲得让人会以为那就是真的,纽西兰真的是人间仙境,住那里就不怕地震! 但最近一次又再发生地震,死亡人数却变得不再让人再敢称赞当地的抗震措施,而基督城应该会风光不再,人们必须另外寻找适合的地方重新建立新家园,以后耐震的新房子就会应验了“新”西兰的名称。 说过地球上凡是风光特殊的睡火山或地震带,一定会让人想长久居住在那种人间仙境里,包括菲律宾日本台湾这些天灾频繁的火山地震带,往往能变成广告中民宿处处让大家泡温泉的休闲度假地带,但是,这种梦幻般的环境,就正是最危险的天灾集中地,千年万年都不会改变这个宿命。台湾的阿里山几十年开发出来的心血,几次天灾就把它弄得面目全非,前功尽弃。 就像是一个天女下凡的美女一转头就变成披头散发掐住你的脖子,问你怕吗? 同样的,把GST说得罪大恶极吸引人家支持他的人如果能借此而进入国会,是否会地牛翻身,最终只在意和照顾自己“不是没有钱人”的权益? 没有经过考验的候选人,是否就如被吹嘘成能耐震的纽西兰房子一样? 天晓得。。。。 看看宣称能抗震9级大地震的酒店 – 6天建好(和非执政党人参与竞选的时间差不多。。。。) [youtube dl_ET7hXQoY]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546 先不要说这半年来各类油价涨了超过12%,单单这3个月来油价已经涨了超过5%,再继续涨下去,会发生什么事? 提早大选!? 屁股痒的吃饱没事干,一天到晚期待着北非的革命能早点登陆新加坡,我又要用那三字真言 – 神经病! 惟恐天下不乱的人,都不是人! 经商成本接下来都避无可避的会面对聘请外国劳工所会需要缴付的逐渐“拉高”的费用,那怎么办? 没有什么花样可以搞的小商家能搞什么创新?提高什么生产力? 有时候,真的不知道谁不了解谁,也不知道谁太了解谁。。。。 能不能让大家过着不因为租金涨员工成本涨交通水电费用涨而头昏脑涨的日子? 不明白我说什么?快了,就快发生了。。。。

Henderson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542 大选的时候有书呆子的份吗? 有!就是在选区划分的部分! 无论用什么专业的数据,无论用什么样的理由,我完全不能同意把几座相连的邻里分成两个不同的选区。 做事做到这样死板这样的地步,根本就是书呆子的思想。 有必要坚持什么数据吗? 早报记者形容这是“有趣的”,我根本不能同意。 我只觉得这是可耻的,要几百位居民听从这几个书呆子有目的的割据而让社区出现生活上的不便,丢脸! 这样乱来的事真的是发生在我对它已经有感情的新加坡? gerrymander – http://en.wikipedia.org/wiki/Gerrymandering 中文解释 http://dict.cn/gerrymander 新加坡政府一路来不欢迎美国的政治理念,但是!大家阅读一下这篇文章,看有多少内容和情况是大家所熟悉的。 美式民主的一大弊病. ——选民选议员还是议员选选民? “蜥蜴脚尾”现象 作者:于时语 第91座到95座组屋都属于丹戎巴葛集选区的范围,它们共用同一个停车场,在同一个邻里内,唯独第94座组屋纳入了拉丁马士单选区。 在立达路下段和惹兰红山交界处的10多座组屋,看起来也在同一邻里,但是被“瓜分”成两半。第104座到109座的这六座组屋,被纳入拉丁马士单选区,其他的留在丹戎巴葛集选区。 [youtube kurAB5ridko]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540 很多人性子很急,包括我也是“不会不急”,但我常对别人说:“等一下”。。。。日本话就是“做多骂爹”。。。。 在快速公路上,明明是我已经在右车道以超过90公里的正常速度在正常的时间和正常的交通流量的车道行驶,偏偏会有人急着从左边车道用与我相同的车速要进入我的车道!那他会怎么做?就是把整辆车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用与我平行的位置驶进来!这类人是不开信号灯也不用眼睛看人的,因为他们双眼通常已经是红色的,怕吓到别人。。。。 如果我急,我只要再往前一挪,两辆车的望后镜一定腾空而起,但是!我不急,就减速让他压进来爽个够,才按着喇叭10秒不放来让他烦,虽然我跟在后面有点吃亏,只要这个疯子一猛踏刹车,什么都不用想了,但是!我不急,就离他远一些,反正几分钟后什么事都过去了,急也没用。 奇怪的是,为何这类尿急的人不时的会出现在快速公路上?难道只有我会遇到? 不讲理的顾客也是我们生活中常遇到的,人家检查了之后让他们知道结果,然后要他们签名,这类急心疯的顾客通常是不签名的,硬要全世界停下来帮他们把问题马上解决了才甘心,不哭不闹不上吊,因为他们是会让别人想上吊,而钱通常不是问题,因为。。。。他们绝对是不会付的。 或许,这类急性子的麻烦怪族群尤其是比例偏高的外地人和某些族类的高血压和心脏病的百分比居高不下,就正是其实他们不只是很急,而且是不懂得什么该急什么不该急。而且还常拖别人下水与他们一起急。。。。 急的后果,草根阶级文盲都懂得的一句话就是 – 去投胎! 没关系,就让这些人“Reset”了之后重来吧! “Reset”就是指。。。。轮回。。。。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536 这次要说的是有地住宅,新加坡“只有”几万间这样房子“而已”,包括排屋,半独立和独立式房子。 与当年Cable Vision电缆电视的工程所不一样的,就是OpenNet是由政府资助从篱笆外到屋内的那个部分,那些车道比较长的较大面积住宅自然还是必须自掏腰包付延长部分,但已经比电缆电视变成星和之后还是继续要求住户必须支持超过数千元的电缆铺设工程开通费用才提供服务的要求来得低,所以基本上已经不会有那么多人会抗拒了。 OpenNet在有地住宅目前主要的问题是在外部电缆铺设的部分,因为如果是因为旧的电视电缆使用的管道无法借用,或者是那些本来就没有电缆电视线路的住宅,免不了需要挖掘,一些人要求承包商尽量不要挖掘,只要沿着水沟边缘装钉,一直到客厅就行了。其实这个做法基本上不正确,土木工程有些条例是必须要遵守的,但屋主不想再花钱把花园挖得乱七八糟,承包商也只好顺从了。 而光纤的缆线其实正好就是不怕潮湿抗腐蚀,其它铜缆会因潮湿而无法使用的缺陷,在光纤这类材料不复存在,这就是它的好,当然也不能就这样把它泡在水沟里,所以工程还是必须用传统的铺设法进行就对了。 到了屋外必须进入屋内墙壁的部分,问题来了,因为PVC管必须露出地面,这会使得一些屋外地面出现这类管道而无法让手推车顺利推到厨房,比较麻烦的,就是因为被人无意中踢歪而破损,更离奇的,就是发生过这些管道被小小只的小狗咬断光纤而需要重铺。 理想的做法,就是花钱把地面敲开,把管子都埋在地下,然后重新铺设地砖。 麻烦又来了,许多屋主就是忘了以前在装修时留下一定数量的地砖供维修时用,所以承包商另外购买不同时期出产的地砖,无论怎么花时间寻找类似的,最终都会面对同一问题 – 颜色不同! 所以,这类屋主必须能承受走道出现不完美的颜色,或者因承包商无法要求高收费而显得手工很粗糙的“廉价”铺设法,无论怎么避免,我“下乡访问”时看到所有的有地住宅FTTH工程,都栽在这个一小部分。 幸好我的工作从没牵涉这类,要不然真的不好赚,很难赚,“赚不到吃” – “排坦”,倒贴!

omy_tech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533 台湾联合报报道,勤业众信副总万幼筠说,他们曾帮某家公司追查资料外泄,明明在办公室侦测到异常信号,却一直找不到发射源头,折腾了半天,才在一台桌上型电脑的假硬碟中,发现里面藏着3G无线网卡,把窃取到的资料传送出去。 不过,最匪夷所思的手法,是有一次吴佳翰和夥伴到某半官方的机构听到清洁人员说,“每次把资料放进碎纸机,都会看到有蓝光闪呀闪呀”,他们当场觉得有异,拆开碎纸机,里面果真装着扫描器和SIM卡;所有放进碎纸机的资料,都会先被扫描、传送,等于“全都露”。 其实我不太相信懂得搞东搞西搞窃取资料的人竟然连简单的LED都不拆就让它留在那里发蓝光通知其他人它在工作,应该是无法遮掩的扫描器的发光才能扫描的部分让这个东西露了馅。这类新闻应该不会让那些疑神疑鬼的人从此以后无法安心在公司里工作吧? 本地的华文媒体照旧的一再的一直的刊登反科技应用的怪论文章,虽然出发点可能是善意提醒大家不要滥用科技产品,但我看不出来这些论点有何新意。沉迷电脑或机不离手的问题其实都已经不是问题,它就像在吃饭之后有的人盘子里粒米不剩或有的人什么都咬几口乱吐回盘子的问题一样,都是个人的行为问题。 手机应用我们都没充分发挥,就一直在说手机发出的微波会让大脑生瘤,会如何如何,一面倒的说出它的缺点,这样的意义何在? 本来应用新科技就一定能提高生产力与效率,其他问题都是小问题,纠缠在这些什么会让人沉迷的无聊话题其实就是在浪费时间,也就是反提高生产力的人的借口。 我们能用手机让人在家里或在任何地方控制屋内一切电器和屋外的车辆,也能让人用手机买票,甚至用手机知道其他人在哪里和让人知道自己在哪里,这不稀奇,也不可怕,但效率非常高。 那些不断重复批评科技产品反科技的心态,其实就是典型的 – 坐在家里怕飞机从头上掉下来,过马路怕被车撞倒,坐电梯怕电梯往下掉,坐飞机怕吃到醉鸡。。。。 如果要我用不正经又带骂人的口吻作出评语,我只能说这些反科技的人都是。。。。神经病。。。。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526 我不是要谈大选的华语或方言问题,我只是因为大选快来了,议员和不是议员却又想当议员的又开始叽叽喳喳,所以又听到许多发音不正确的华语。。。。 这些华语其实是本地旧时代的发音,主要都是因为有南洋大学背景的华校生议员常用,直接在有声音的媒体上让大家听到这些“古音”,才会引起我的注意,我已经留意了20多年,情况依然存在。现在我也和他们一样慢慢的变老,有些特怪的发音我也忘了,等我慢慢的想起然后才一个一个排列。 1。合作 – 议员说:喝桌,意思是说大家没法吃桌,所以大家要喝桌。。。。 2。协助 – 议员说:泻住,意思是说他们会帮那些吃太饱的停止拉肚子。。。。 3。积极 – 议员说:忌急,意思是说他们要大家不要什么都那么急。。。。 4。活动 – 议员说:祸洞,意思是说,举办得越多口袋就会破洞,麻烦。。。。 5。假期 – 议员说:假骑,意思是。。。。我不知道。。。。 你自己把下面的句子大声的念出来,不要怕羞: 居民们必须忌急喝桌,也应该多参与假骑祸洞,顺便泻住那些有需要的居民。。。。 还有吗? 有些人不喜欢我在Blog这里即使是批评较严肃的话题或事物也好像是很不正经的态度,其实。。。。有些时候,需要不正经。。。。 如果要我就这样的语言话题正经的批评,那好吧! 一个人生活在四周都有个共同语言的环境,就是说我们的华语社群并不是像百年前的方言群体那么杂,照理说他会顺应环境而改变他的华语遣词用字习惯,就如要学习外语,浸濡在那类语言的环境中就能学习到完整的语言与文化。 但是,为何这么多老议员会有这些与周遭人不同的古音而坚持不改变呢? 根据我本身的推论,只有一个主要原因 – 心高气傲。

早报制图-2011新加坡大选选区划分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530 大选的话题其实很多,非常多,太多太多了,不聊可惜,路过就不能放过,放过就会很难过。。。。 最大的乐趣就是找出谁说溜了嘴,当然最重要的是记者们必须能敏锐的捕捉到一些有趣的内容。。。。 因为当中牵涉到民生部分,所以不得不关注不同身份的人针对同一话题所发表的看法,当然这其中有个典型的现象,就是 – 说多错多,没有口才的人士要参与大选而不说错话其实不太容易,这,也就是为什么那么多律师爱参与政治,因为。。。。他们就是靠它吃饭的。。。。 这几天最集中讨论的,当然是选区划分,而我们可以听到官方的说法,就是声称它是公平的,是依据人口的分布来拟定的,这个蛋糕切得很准,连“官方”都自己必须接受自己说的。。。。 OK,我们“表面”应该大概可以勉强接受这类官方说法。 但是,大家可以另外参考一则新闻,就明白选区究竟是如何被“划线”的: 榜鹅东“意外”成单选区 – 上届大选后从政的柏默(43岁)说:“我们过去五年来在榜鹅东所做的工作,是榜鹅东成为单选区的原因。” 榜鹅东公民咨询委员会主席黎鸿业表示,他的团队已为榜鹅东以单选区姿态出现在来临大选做好准备。 他说:“榜鹅东这次被划成单选区,也显示‘上面’对我们的信心。” 是这些“年轻人”自己说的。。。。 不打自招。。。。 选区划分是公平的?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