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达人
科技生活 生活科技

年少时,学电子维修的初期,大家都是到森林大厦买电子零件,也都会走到不远的组屋区买一些产品,那里是许多批发商的所在地,路边就是卖旧货的。 那个时期,当兵之前我一样的在做旧货 – 放学后去垃圾站扛回没人要的黑白和彩色电视机,修好后卖人,那个年代,我自己无师自通的这么做,没有人知道免费的旧货转手后的价值。 但在这样的经验背景下,我去那些乱七八糟的旧地摊看的物品,却没引起我的兴趣,即使那个时期我们这些懂得自己装配音响器材的需要找便宜货,但森林大厦都也有二手货的的材料,如果要找,去森林大厦找比较快。 多年以后,当我在森林商业中心开电脑店时,我是少数能提供全面的电脑器材维修的店,也同样的有许多机会接触二手商,与他们混熟,也因此认识新加坡二手电子行业的龙头老大,那个圈子,也没结霜桥的人,因为小角色没人理。 在整个30多年期间,我在不同的时期经过,都懒得认真的看有没有好料,其实,那些旧二手电子产品,我们熟练的看货能力在很短的时间就看完摊位上打开着能看到的货,其他朋友也一样,他们也都是说没东西可看。 我们从来没有觉得那个地方的特殊价值,只因为我们知道还有其他同类的二手店分散在各处,好料更多,要找旧唱片的群体一直很大,但去结霜桥看货,只是花些时间碰运气,就像心血来潮买些马票一样,被吃的机会多,中马票就是运气。 和修建快速公路时征用坟场就有许多正义之士跳出来一样,结霜桥的事件在许多人眼中,是可以政治课题化的子弹,说了也爽,都来凑热闹,顺便可以骂政府。 我们认识的sungei road的人,所谓sungei road双溪路,范围很大,但其实旧班底就是包括结霜桥的地痞流氓黑货商,后来都到森林大厦珍珠大厦森林商业中心做大生意的,发迹的人很多,他们自己都说了 – 结霜桥卖许多类货的其实没有一个是好人,这话其实是指卖贼赃的那批人,许多货不是在摊位上交易的。 这些人做了正业后,依旧是坏心肠,所以森林大厦几十年来还是常有人说买东西被骗钱,就是这个“典故”。 许多年轻人不知道这一区龙蛇混杂的程度,因为附近也有传统的妓院,总之它是原本最乱最乌烟瘴气的,芽笼对比一下,其实没那么复杂。 我们相信出身在那里的地头蛇说的,因为我们领教过那些蹲过的人头风发作时的六亲不认,我们没有那样的矫情的善心去同情他们以后的落脚处。 许多牛的人,是正牌的头风,无药可医,或可能因为梅毒入脑,这些不讲理的人,都一直在那一带混,一直在发牛脾气,有时候,流氓也奈何不了牛的人。 有些天真的人忘了 – 坏人会变老。 是的,我们知道那里有许多老人,背景不简单,年轻是混混,老了说话还是流里流气,卖旧货的手段能能骗就骗。 早报网站记者去那里拍,有许多个不爽被镜头拍到的老阿兄,出于经验和敏感,我反而怀疑这几个的出身背景。 至于部长说的那些普通商店都有的那些普通流行货品的摊位,是后期出现的,应该是好人多,不是我们以前说的真正的坏人,所以政府也不理睬他们的诉求,这些人原本就不应该出现在那里。 跳蚤市场永远都会存在,现在他们暂时去黄金大厦聚集,或许改天会又再转移地点,这是无可奈何的。 有钱有闲,什么都鸡婆什么都要保留,什么都要怀旧,地球人口越来越多,租金越来越贵,什么都算了吧。 说真的,事不关己,己不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