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达人
科技生活 生活科技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558 最近在新工程项目开始前,因为工程的细节会需要一些与过去较不同的安装步骤,所以我培训同事们的时候,加入了他们没学过的许多装修工程的各类工具和材料,及必要的常识,让他们学亲自动手,一些同事其实很喜欢这种实用的技术,因为这让他们以后可以自己动手做些家中的小装修。 其中一些步骤,我让他们在公司外墙上钻孔凿洞安装物品之后,再补洞抹平,连许多资深的同事也不熟悉各类较特殊的新型工具,我顺便教了他们分辨洋灰白灰石膏快干型慢干型和如何混合不同材料成分比例以及计算时间,学习如何做到能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能在这些表面上漆,这样才会提高生产力,要不然,用错材料用错方法,慢干不坚固,还要特地第2天回去补漆,是我觉得没必要的。 过后让他们自己动手了,几十只手就在那里搞,简直要把公司的墙壁给拆了,过后,补墙的步骤开始后,马上就搞错材料了。 所以要他们铲掉错的,重新补上正确的,同时要完全抹平墙面,包括另外一组做干墙的,都必须确保一定要完全平整牢固,才能上漆。 当同事们补好墙后,我问他们觉得可以了吗,个个都说可以了,于是,我拿出强力手电筒,往墙面从上往下随意一照! 他们个个目瞪口呆!因为看起来是平坦了的墙面,惨不忍睹,而且,一些没被去除的残钉,一照之下,马上就看见,而他们之前一整群人确认了,以为可以了,才开始补墙,我这么一照,他们信心崩溃,还有人问我可以这么照出缺陷的? 我再拿手电筒去车子旁边,问他们车子表面有什么伤痕,他们确定没有了之后,我一开灯,车漆表面的刮痕和粉尘马上清晰可见,这时他们对这样用光照法来找毛病的方法才开始恍然大悟。 我再等他们把乱七八糟的地方清扫干净之后,抹地之后,我问他们确定地上可以了,他们说100%好了,我瞄了地上,转身又去拿“武器”,再度亮出手电筒,这时,他们学乖了,知道有戏看了,已经没有之前做什么都信心满满的神情了。 我把手电筒搁在平滑的地面上,然后,开亮手电筒,向四方八面作扫描,这时,又是哗声四起,个个都瞪大了双眼。 手电筒从地面往前照,这类可以照射超过100米的强灯,马上照到地面有多处依然有粉屑,而且,还被照到几个地方有残余的金属屑和几根断钉,他们也终于知道快速寻找掉落地面的小物体的方法。 有同事说他们的工作是被手电筒打败的,这是对的,强光手电筒能准确的快速的判断出任何表面的各种问题,以前其实没有这类强光LED,再怎么强的灯,都只能依赖不能随意移动又特别热的聚光灯,所以不是那么灵活使用,这是以前和现在的不同。 前几天,刚好在Facebook的新加坡装修话题那里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renovation.sg ,有则晚报的新闻:投诉盛港预购组屋 屋主列出156处缺陷 新闻图片中,用手电筒照射天花板,让凹凸不平的表面清晰可见,就是我说的检查方法。 其实,这也是最专业的手法,因为装修工程中,提供专业抹平墙面工程的工匠,就是需要用这个方法来检查墙面。 任何老花眼的人,或自认眼力很强的人,都比不上用灯这么一照,什么都看到了。这当中有可以接受的小缺陷,但也有一些瑕疵是不应该存在的,这些他们新组屋都有得作比较和衡量出究竟哪一种程度可以被大家普遍接受。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HDB的职员,竟然是用一把水平尺,来向记者证明天花板是平坦的。 这样也可以?????? HDB一路来都是用这样的工具,来反驳别人的投诉? 是否知道自己变成外行人在反驳内行人? 不会的人,可以骂的,可以教的,我当然会骂,会教。 看到HDB的专业人士做出这样的举动,我也只能摇头。 叹息。。。。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257 最近这几年,综合同事们和其他商业伙伴们的许多经验,发现许多与装修有关的各种问题其实没什么改进,而消费者协会每年的报告也证实了许多问题没法解决。 或许这些行业是以赚快钱的二手承包商为主,所以在一些问题的处理上很不积极,他们东家不打还有西家南家和北家。 其实我算是一脚踏入与装修行业有关的一些事,但又不是那行的人,然后有许多事是自己处理自己动手,说真的,与我类似自己动手的人也有很多。 只是到了最近,大家才提到每逢新的组屋开始兴建后,屋主们都会自己搞个Facebook专页,一些人进去打广告,就马上被除名,而一些人打广告就没事。 这种事说穿了,其实就是有人“自己来”,所以那些广告的下场才会厚此薄彼,不用解释也猜得到。 有点好笑的,是装修行业技术员工是以华语为主的,许多本地的讨论却是英文为主,这也是新加坡双语社会的一大特色,所以那些马来西亚和中国工匠常会和业主一只鸡一只鸭的讨论一些装修细节,有老人在场的就用方言。 新加坡年轻一辈的都很少有兴趣自己加入与装修有关的行业,却选择加入与美术有关的室内设计行业,所以才会有因为没基本功,无法自己做出好的设计。我在许多次与室内设计师碰面的机会中,几乎都是我在传授我的经验,因为这些20多30多岁的从来没动手,怎么可能会知道以后的问题? 许多人看屋子装修好的表面,我却是一踏入别人的屋子就观察各种缺陷和未来的隐忧,这是职业病,因为工作上,许多老屋子累积多年的问题没得到解决,必须有人懂得帮他们做好,却随便的做,等我们到场,又要再花钱,这些事很常见,就如现在的组屋越来越容易因失火把客厅或房间都烧得精光那样,就因为没有人出面解释应该做什么,电源负荷本来就是问题,不是不必谈的问题。 之前装热水器之后没多久却被电触死的新闻案例,原因查出来就是因为热水器是由一位没执照的德士司机兼职安装的,所以才出事,但是,大部分没执照的电工所安装的电线电话线电脑网线,遍布全新加坡,谁知道会有事? 最近有两个亲友要嘛是搬家,要嘛是老屋子需要整间重新装修,所以一样的会谈到装修问题,但是,各凭经验,各凭运气,大家都是这么进行的。 我去过几间独立式的洋房,在与女主人谈起一些必要的成本以及一些相关问题时,女主人非常清楚知道细节,一问之下,原来整间洋房从设计到建成,都是女主人一手包办,所以她们连细节都完全清楚,有时间就是这样,没时间也无法这样搞,而细心也没用,必须到处去看别人的房子,看到老毛病,才会想到要如何用新的方法避免自己的屋子以后也会出现同样的问题。 组屋就没那么复杂,我们也很难知道一些设计是源自谁的想法,但只要由我们这类开口批评设计出错,尤其是客厅的家私最容易出错,结果就什么花招都有,有直接认错认为自己没经验的,有不服气的,也有认为我们是笨蛋胡说八道的,我们见的人多,见的鬼也多,工作经验又比他们多,当然不会太在意什么,因为反正不关我们的事,最终他们还是必须自己花钱找承包商解决。 但有时觉得有点残忍,还是觉得我们这类应该也可以帮忙指引介绍,毕竟许多胆大但乱来或没水准的承包商还是必须由我们自己揪出来,政府帮不上忙,好的承包商就可以让他们赚多点,价格就有得商量,大家好来好去。 结果今天想了想,其实还是要由我们这类有IT经验的人设立一个讨论为主的网站,再连接到现在已经开始普及到老人群的Facebook,不管其它什么新潮流的软件,然后让商家自由的爱打广告也好,让大家交流经验,但现在的新潮流,应该是倒过来,Facebook要先搞定。 说了那么多,想到要花时间弄,就。。。。看看再说。。。。 现在先弄好一个Group,就是能在加入后自己也邀请朋友加入的小组 – 新加坡装修话题 –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renovation.sg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062 中国人很奇怪,明明可以说的华语,被红毛人影响,赶时髦,结果出现不伦不类的语言,比如 – 3D。 本来华文中就有三维,所以那些英文不好的,就老爱说3滴,要不然就是3弟,总之有三就对了。 一直在测试我买的3D打印机,很耗时间,因为我是直接就尝试不同材料,所以温度和速度的调整很耗精力和时间。 有时候某名奇妙的毛病出现,我就三字经出口,也是有三。 我的妈,他妈的,臭鸡蛋,鸡蛋糕,都是三字经。 同事们每当第一次看到3D打印机,就会谈到电视新闻提到的中国用3D打印机建房子的事。 这是典型的臭鸡蛋新闻,因为那种是拿3D来炒作的新闻,本来无需提到什么3D科技,因为机械设备中,能做到XYZ的功能的机器一大堆,许多工厂里的切割机也是XYZ,就是左右前后上下移动,都没刻意强调3D技术。 真正考我们耐心的,是打印复杂的小物件时,一个手掌般大小的成品可以需要费时超过3个小时,再搞多一些花样,6个小时也有,很要命。 所以,先花时间弄个设计图,然后等。。。。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010 到目前为止,有几类科技产品和技术,是连文盲都会知道的。 因为是电视新闻老是不断的重复提,所以大家都或许会听到。 不过,在东亚地区的人在念到其中一种产品时,会让一些人误会,那就是三滴科技。 三滴,不是指三滴眼泪,也不是指在一哭二闹三上吊时,所挤出的那三滴眼泪,而是3D打印技术。 另外一个被说得有龙有凤,却只能算是玩具阶段的,是无人飞机,也只有新加坡,才会把这种机,搞成捧菜机。 还有大商家都想搞的,是无人驾驶车,虽然地球人口越来越多,但是搞高科技的人,却不喜欢人,就什么都让机器搞,有点奇怪。 另外一个说了很多年,产品改朝换代了几次,还是属于未来有潜能的技术,是智能家居,在光纤技术进入新加坡许多家庭之后,在外遥控家里的技术依然最多是老妈打电话回家遥控女佣准备什么菜肴。 说了这么多,除了无人机,什么东西我都是搞擦边球,因为没什么好赚的,还只能算是玩玩。 今天,定购的比小孩还高大的3D打印机送到了,在忙着想办法该怎么忙,所以,等玩了再说。 也许就像我朋友所说的,除了我们这类搞研发产品的人会很正经的玩3D打印机,其他人,买3D打印机的下场,其实,也都只是玩。 没得玩的,就看我怎么玩,OK?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777 一直在找电动的各种配备,所找的,就是要把不自动的各种配备转为自动一点,还有更多人不熟悉的无线遥控,甚至用手机控制。 对于很不自动的人来说,无缘无故的就站在不宽的路中间不动,挡住人家去路,就无需电池和电力,在新加坡,只需要大声说很新加坡口语的:“爱死Kill Me!”,就可以了,再不然,就是直接用身体撞开对方,其实我时常在餐厅周围做的,就是不吭一声的把挡路的人慢慢的顶开,不想说太多,反正我够力气与人相撞。 可是,日常生活中,许多需要花费力气的事,其实就可以通过自动化来省力气,而在新加坡,搞这些行业的老安哥收费惊人,对我来说,他们会做的,我“马”是可以自己来。 老人家没力气干的事,是可以通过自动化来借力,我是觉得奇怪的是本地很多人有本钱来买各种配备照顾行动不方便的老人家,却几乎没看到什么人买那些电动升降马桶和从轮椅上转移到床上的配备,我只看过几家安装了电动楼梯升降机让老人家上下楼,一些屋主是告诉我说他们的楼梯弯道太小,承包商说不能做,而这种问题几乎占了大部分。 给大家看看算是很“简单”的家居自动化控制配备,但大家或许就是没什么机会看到,现在最常看到的,最多就是停车场的出入口处的那道闸门。 我比较需要动手弄的,是下面的那种床收纳方式,其实,那些老人从轮椅上下的关键,也与床有关,而好一点的电动床的价格可能与议员的薪水一样多。。。。 [youtube xvprwFQelY0 nolink] 总之,在新加坡,除了缺乏电器工匠,木匠的工艺水平也走下坡路,这类电动橱的安装,只要他们不熟悉,就别想了,他们都会做不到。 [youtube U7fASFuN3lE nolink] 智慧屋不难做,只要能赚钱的,都能做,问题是 – 能请到谁来做?阿内?阿中?马劳?唉~~~~ [youtube jBPPNlQskwo nolink]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686 这几天,与工程师谈到市面上一些电动车辆的配件的用途,一面谈论,一面查找全世界的产品特点与价格。 然后,我突然发现本地完全没有,外国也没有人成功的大量生产给老弱病残的许多电动配备,这在新加坡来说,人们都会因为有钱请女佣就可以帮忙了,就不热衷于用自助的,看来,我们必须自己重新的先看看第一类 – 普通轮椅的改装。 如果现在超重的金正恩真的需要轮椅,他也会有钱买电动的。 日本人正在加紧研发助力的器械,帮助人上下楼梯扛重物,这些都很实际,因为的确需要这样的器械来取代逐渐老龄化的环境。 新加坡也是,老人们可以从事的许多行业,包括清洁工作,却偏偏不是体力弱的人能胜任的,所以年轻的外地清洁工的工作效率强过新加坡老人,这是用膝盖想都会知道的。 新加坡的城市化环境,与本来就山路多的香港一样,脚力有问题就很难出门,但现在政府四处造斜坡加建天桥斜坡,旧组屋加建电梯,基本上已经不像以前那样难了,这就解决了最难解决的困难。 而年纪不大却患上关节炎或膝盖脚踝有问题的年轻人似乎比以前多,在以前,凡是说自己有这类毛病,下雨天会喊酸痛受不了的,以男性爱踢足球的为主,多过其他受过伤的。 另外还有吃得好而患高血压然后中风心动不便的,这些人,还不需要轮椅,却需要一些助力的器材,才方便单独行动,他们也很难会一定有人跟着,因为这需要花更多钱。 如果有各种辅助器械来帮助行动,许多人一整年所聘请的女佣费无论如何都会高过器材价格,这是其中一个成本效益的最简单计算,必须物有所值。 普通轮椅在新加坡以200-300元的占多数,而且可以租用,也能买旧的,政府也有津贴,朋友刚送来的让我看的款式就是很标准的,较强性能的,能让人在后面也能刹车不溜下斜坡的 我正准备对轮椅的底部与结构做些测试,看在后面推动轮椅的各种助力方法,包括使用电动装置,把在家里使用的轻便普通轮椅一出外就能变成电动轮椅。 这种设计肯定会有许多人尝试过,但因为看不到也买不到,这就意味着本地理工科学生多年来所设计的各类相关产品没有大量生产。 只要产品实用,就一定会有人买,只要有人买,就会需要大量生产,然后价格成本就会低。 但外国设计的许多配备价格都不便宜,也没什么人懂得维修,这些技术问题,还不算容易解决,以后当我们身边的人都变老了,就更缺乏技术人员维修,这不可能不算隐忧。 说多也没用,等做出一些设计再说,这需要时间,也就是所谓的研发时间与成本。 不过,叫金正恩不要来找我,我没空,谁叫他吃那么多。。。。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236 公司的货物常要在小范围推动,最理想的做法,是使用四轮都无定向的轮子,就能原地打转和推动。 我们的货物通常不算重,一整个人高的货盘上的货物都是少过400公斤。 最近也购买了可以叠在一起的货物铁架,同样的需要更占空间的液压推车才能拉动,铁条也直接插撞地面,地面涂层受损的机会高。 要解决这些有的没有的日常运作问题,就是使用能承受更重的轮子,比如一个可以承受125公斤的轮子,4个加起来就是可以承受500公斤,就够用了。 再来就要准备厚度够厚的木板,因为宽度达120cm,能不变形崩裂的厚度就是1寸厚的木板。 一块4尺乘8尺的1寸厚三合板,如果是质地最好价格较贵的印尼木,重量会很沉重,拖动它会比抱起一个健康的女人还难,不过我手头上累积了相当多片的马来西亚板和质地最差的中国板,所以先拿旧板来切割,这些都扛得动,就好像是减肥的女人的重量。 有上过白底漆的8尺乘4尺 需要切割成119.5cm x 119.5cm才能扣紧在底部 一共需要切3刀,其实不切整段也可以,但开小切口嵌入铁架同样的有一定的难度 这就叫一人一半,变成2片,爱唱歌的人做这种工作就可以一面切一面唱那首一人一盘。。。。 安装轮子就需要用到另外3类动力工具,最上方的扭矩力强大,能转动生锈的卡车轮胎螺丝帽,新加坡应该只有卖出这一台 量好左右位置才钻洞,正常的范围,是轮子不应该太深入无法用脚踏下扣紧,或太露出而撞到旁边的物体 在上端开大孔,这个步骤有点烦却需要做,螺丝钉不能太长也不能过短,太长顶到转动的轮子,太短无法顺利扭紧螺丝帽,开孔的深度就要刚刚好 这样螺丝帽才可以完美的嵌入木板中,也才不会太突出而在有需要用来堆放货物时让货物推不动 螺丝钉插入后,底部准备装上轮子,这4根是要绝对准确,不能歪,否则一个苏古(四份之一)的错,就影响其他3个,感情不会固(久)-那首歌唱的 用强力的动力工具扭紧,生产力肯定比用人工扳手快,更坚固 只要尺寸正确,即使只装有一个轮,都能让木板平衡不倒下,后面的左边货物架就是准备安放在这个木板上方的。旁边的液压手推车是能承受2吨半的旧款式,新款的都是3吨的。 做好了,4个轮,搁在一旁也不倒下,如果数量多,排在一起轮子会很红 还有其他可以承受1吨重的款式,也就是个别轮子承受250公斤的巨轮,还没动手做,会做给负荷最重的那几个货架。 一吨以上的重量,其实用液压推车也不容易拉动,超过2吨的,是整个人倾斜45度,用尽吃奶的力也不容易拉动的。 不过,就是通过不同的重量重压,我们能否用单手推动拉动1吨以上的货物,不是自己有没有力气,是轮子有没有承担这个重量不变形的能力。 所以,我才说 – 许多人爱说看到可怜的老人吃力的推动嘎吱伊伊哦哦叫的烂推车收旧纸皮,或费力的推着装满碗碟的手推车,等等同情的说法。 如果真的有爱心,请不要啰嗦,买新的推车给她/他们,问题就解决了,是你要或不要出钱而已,你出钱你就是他们的老板。 这不关政府的事,如果你要介入,就是这样花钱解决问题,没有其他的办法。 我是动手的人,不是爱讲话的人,所以知道自己动手的“下场”,同意吗? 不同意也算了,反正我做东西干嘛需要你同意咧?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201 下午的时候,还没真正完成内部装修的工作继续进行着,同事正在弄干墙,然后钉上铝门框。 我本来在其他地方忙,走过去看了弄好的宽度,觉得不对,就对同事说应该是搞错尺寸了。 拿了铝门框的上半部的边缘一比,果然误差了1寸多,完蛋! 原来是同事看到我之前在地上划的红线,以为那就是准确的了,忘了之前我弄另外一道门时,其实是不断的拿着铝框来一再确保87.5cm的宽度必须完美准确无误,不能太多也更不能少,要不然门会无法顺利关上。 这时同事傻眼了,不知道要怎么修正,我看了右边的部分说 – 这边只有20cm,可以加阔,然后加木条,钉上蝴蝶铰的螺丝钉要靠这些木才稳固,而门也就可以敞开些,门把就不会容易撞墙。 后头转头看热闹的另外一位同事突然脱口而出 – 什么?你为什么一看就知道是20cm?你是怎么算出来的? 我上前用拇指和中指比了一下宽度给他看,说这个距离是20cm,然后在他半信半疑的情况下,我拿出测量尺,量给他看 – 20.1cm。 同事哇了一声,我告诉他我们身体很多部位都有一定的尺寸,我的身高和我的手指长度我大概知道是多少,但是刚才是用肉眼看,觉得是20cm,不是用手指量。 同事一面摇头一面笑,我就顺便教他 – 他身高182cm,从左手中指到右手中指,应该是183cm左右,而他的手指较短,看起来应该是182cm以下,也就是属于手较短的。 同事笑得乱七八糟,不相信,我就拿量尺替他测量,其他同事也在看戏。 结果,少过182cm,同事又傻眼了。 这时,我用那个正在弄干墙的同事手部作例子,说他身高172cm,但看起来手部较长,所以应该是173cm左右,同事自己马上一量,173.2cm。 这时,那位一直笑的笑不出了,因为他似乎被震撼到有点傻了。 菲尔普斯身高1.93米,臂展2.07米 我提醒他,我的一边胳膊到另一边手指尾端,就是大概四尺,也就是一个干墙的距离,所以我们用这些身体上的特征,在没有工具的情况下,能大概计算出长度,这是一种生活常识。 顺便告诉他,人群中往往会有出现一些人站直的时候,手部却还能接近膝盖,这些人都是当守门员的料,天生手长,不是错觉,同事突然恍然大悟,终于知道手长脚长的意思了。。。。 那你知道你自己的身高和手部的长度吗?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972 正在找各种装修材料,顺便看别人在网上分享的装修价格。 但多数人都只谈家庭式装修,完全没有人谈工业级的商业环境装修,这是本地的一大特色 – 缺乏资料。 那天刚好碰见一家公司正在装修,门口进行地面涂层的工作,走上前去索取名片,与老板攀谈。 他们进行的是epoxy的地面涂层,看起来不算完美,但我不去谈他做的,只问他这样的表面是否防滑。 就如这类照片,我看了其实是没信心这地面会防滑和耐久 工业大厦环境的地面一定要能防滑,不只是因为很多人会脚滑。。。。是因为这些停车位一定会出现车辆的油渍和水渍,安全考量很重要。 给我猜到,他的回答是 – 当然会滑啦!油漆弄到水更滑,epoxy避免不了也会滑溜。 然后他笑着接上一句 – 如果要防滑,就加多一些沙! 其实,他错!他根本不专业!乱来! 他应该回答我的是哪一种产品能防滑,因为有许多类的产品可以用在不同的用途。 我又不是他那行的,反正我也是问爽的。。。。 其实这也算是很典型的回答,连我去五金店询问时,也都遇到同样的回答,然后就会有人反问为何我爱问很难回答的技术问题。 准备弄的地面是凹凸不平的,所以必须先铺平,然后去除油脂,让表面干燥后,才能进行地面涂层的工作。 我看过附近许多家有涂上epoxy地面的公司,几乎百分之九十以上地面脱漆,除了产品本身的耐用性,更多是因为他们忽略了地面水汽的长期问题,这些积累在水泥下的水汽无路可去,就只好从最弱的地方窜出来,所以最常走动的地方都剥落,看起来就和使用普通油漆完全一样糟。 觉得很可怕,虽然这将近15年来新产品不断的面世,而这些承包商的技术水平却还是那样的糟,不像话。 连组屋的厕所和厨房的地砖表面也能喷上透明的涂层防滑,可是有许多组屋在下雨后,电梯大厅被雨淋湿的地砖变得滑溜溜,会让老人小孩跌倒,就是HDB本身没想到要怎么做。 走路跌倒,只能怪自己,总不能怪世上路不平,脚滑的狐狸也不会承认自己狡猾。。。。 又是那句话 – 花几千元让他们做出以后会内伤的事,倒不如自己来,弄得好,以后我就做这种生意,可以吗?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695 公司前门的电动卷闸门是比普通商业单位的卷闸门还巨大,所以电流也是用大功率的,如果损坏,维修费比普通款式的更贵。 建筑发展商安装的卷闸门据说新加坡为数不多的工业大厦才使用,包括东部的Singapore Expo才用,当没电或损坏时,人工完全无法拉开。 以前有一次,因为卷闸门坏,承包商为了示范没电拉不动会如何,两个身材魁梧的中年人轮流用全身的力拉动铁链,那种力道,足以拉动一辆货车,他们把铁链拉了几十秒,转了几十圈,结果门只上升不到1cm。 他们说楼上几层楼的那些普通款式就很容易,即使是女性,也能用手轻易的拉下铁链转动把门拉上,我试过,一只手拉一下就能拉高1cm以上,与我们的款式简直就一个天一个地。 自从那次花了千多元换新马达后,就一直希望其他部分不要坏,但上几个月油漆工人喷水让门电路短路之后,过后几天就开始出现无法自动持续降下的故障。 拖了很久,才让开价100元的承包商前来检查。 一位老安哥开着货车前来,下了车,对我说的毛病露出爱理不理的态度,喜欢喜欢就说 – Hah?什么? 其实从第一眼我觉得他不是好人之后,我就开始提防他,所以对他的检查动作和步骤寸步不离。 只要我多说一句话,他就 – Hah?什么? 其实我真的很想给他一巴掌。。。。 后来我就不多说也不问了,盯住他开始拆开结构,然后伸手摸的“表演”。 然后!他竟然开始重新转紧螺栓,接着他才问 – 你们是用后门回家的是吗?这前门就暂时继续用。 我说 – 不是,我们是从这道前门回家的。 他楞了一下,不动,那一秒,就不动,完全不动; 然后他再说 – 你们暂时用一下,有零件坏,需要另外再来。 就是这样没交没代的态度,我就知道他准备开溜。 其实,这道门我早已另外改装,加装了遥控器,和用手机或SMS控制开门关门,所以我才有办法继续从这道门出去然后关上,普通人或者其他单位根本做不到。 他楞了一下的那个反应,是因为我的回答出乎他的意料,以及我回答的方式很冷静,也不问他,所以他一时之间就只能愣住。 我再问他什么坏,他才说有线断,还有一个轨道的零件也坏了,他回去就查零件价格然后给我们报价。 等他走了之后,我看了他修理的位置,心里想,真的假的?那我自己来,应该说 – 林北自己来。 到了晚上,我动手拆开门边的装置,学他把门降到那个位置,然后模仿他摸的动作看他为何摸几下就放弃。 果然,摸到一根断了的电线,再拿灯照,那个供电的轨道就只是累积了多年的油尘,所以我动手仔细的清除掉那些尘垢,再推动那个轨道供电扣,发现它很稳,知道那个家伙说谎,就把断了却还够长的电线修剪了安装回去。 再拴紧所有的螺栓,测试,好了,修好了。 臭鸡蛋,给他100元,结果最后还是自己动手,虽然只是学他每一个检查动作,但也算是学费。 几天后,他们公司传真报价单过来,说要另外修理那个零件,要我们另外付350元。 把报价单丢进垃圾桶。。。。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416 会有人无知的捅出一个洞后,找多一些人以其他的洞来补这个洞,结果,成了无底洞,虽然那都是别人的钱。 也会有人坚持制度不能改,因为认为改了制度,会有人走漏洞; 所以,有钱人照旧能拥有车队,就因为他负担得起,也符合政府要人民负担得起的意愿。 难道这不就是典型的怕?怕什么?怕有钱人骂人比较大声? 我?不怕捅出洞,只因为我自己会补洞,所以,先破坏,后建设,拆倒重来也没关系,。 即使是这样,在补洞的过程中,或许会出现些许瑕疵与不完美; 可是,那已经够了,不完美的美,也是美。 但是,我们还是能一再修饰,把不完美的部分修整得完美无缺,这有什么难? 有漏洞的制度,也是制度。 只要有制度,我们大家都一起来帮忙补洞,怕什么? 先堵住“漏洞” 再施行一些条例 最后,上漆粉饰太平之前,表面已经完美无缺 再回头对比之前的大漏洞 – 有钱人可以买10多辆车。。。。 COE拥车证的每一种标准什么时候又自己变成多头不可撼动不可宰杀的圣牛?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259 有些时候,有些事讲很容易,做起来却很要命。 现在,我准备把绿墙从阿公的地往内缩进单位内。 之前所计算的尺寸,都能让我不困难的移动货架,现在多了额外的一些铁架,就要改变一些衔接法。 许多本地新的工业大厦都有类似的高度和阔度,但不完全统一。 很少供应商会想到提供一些方法来随时修改尺寸,主要原因当然是为了能多赚些奶粉钱。。。。和吊花的钱。 而本地的各类材料供应与工程服务公司当中,最终价格很明显的与材料和人力的成本完全不匹配的,就是铁匠。 任何设计牵涉到金属架,承包商开出的价格是会完全预料不到的,而自己动手,价格可以相差近10倍。 在新加坡,这类行业几乎没有什么新加坡人能随传随到,所以如果是要快手快脚的切割烧焊衔接打铆钉加螺栓,移动时举重时要大量器械与配备互相配合,还是自己来比较快。 这是一种很考体力与耐力还有因为要一面做一面想的脑力的。。。。折磨活动,比跑马拉松还要更快减肥。。。。 这也是蓝领工作中,最顶级的体力消耗活动之一,与搅拌水泥和油漆类似,就是整个过程要一气呵成,不能停下,直到做完为止,所以要估计自己会不会在特定时间内做好那个部分,才能休息和离开。 几位同事都不太适合帮忙,因为他们没力气,撑不住而松手那就完蛋,会越帮越忙,除非找个美眉在旁边摇旗呐喊加油助威。。。。 明天,又要吃“去凶药”了。。。。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180 带同事去林厝港“吃风”,无意中,特意的去到梁宙路一处海边的单位。 里头出现真正的柳暗花明又一村,入口处本来不远的单位一家看来是售卖植物架的已经引起我的好奇。 再往内走,凹凸不平的泥沙石路是典型的“山顶路”,幸好今天没下雨,路面比较干,有的都是昨天的雨水留下的泥泞。 来到这个地方最尾端靠近海边的地方时,这家公司外的自然爬藤绿墙已经让我觉得内有乾坤,因为这样的篱笆是有人工整理的“自然痕迹”。 再走进去,这才发现,它竟然就是新加坡其中一家真正提供绿墙服务与材料的公司。 之所以出乎意料,是因为它的公司名是防水防堵的,后来它的员工证实他们在其他地方的公司总部的确还是做防水防漏工程的。 很乌鲁的公司,几乎没人影,但它所有的产品种类我用大脑储藏起来,留作改天慢慢回味用。 其实我这才发现,之前我自己凭一些做法所觉得应该那样做的想法是对的,因为那些专业产品真的是这样设计的,而我从来都没看过这些。 浇水设计,材料使用,植物种类,都是差不多,这就是说,我自己动手弄的其实最终会是一样的。 当然这类系统有所谓的局限性,和植物被限制生长的一些问题,看来是植物绿墙的宿命。 给大家看看他们对外开放的产品展示 他们公司外的自然爬螣绿墙 这是由16个小箱组合而成的庭院入口处展示 这种植物我没看过,密密麻麻,里头的也不枯萎,这是特点 他们公司外围 他们最大的一堵墙,希望我也能做到 因为密不透风,风阻力太大,其实这类设计只适合配搭坚固的混凝土外墙,要不然刮大风就危险 有轮子的架子,和较小型的组合架,我看过的都是这类 室内的其中一款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149 下午,承包商才终于弄好绿墙的主要部分,这是我给人家赚到~老板能上云顶的工程。 承包商只是拿了一半的定金,就能上云顶快活逍遥,不监督他那两个年轻的工人的工作,实在是。。。。 他宣称一天能搞定的工作,弄了3天还是不美,虽然已经做好了,不过,手工很粗糙,遇人不淑,时也,命也。 我还没喷漆,先把鸟巢蕨整理好,把一部分的分出体积大小,然后用不同的材料挂在铁丝网上看效果。 上面的四棵,是看起来年龄已经超过10年的,而且是长得比较壮的好品种,就是来自文礼的那批当中的一部份。 一挂上去,马上把整个地方遮掩,果然比money plant更有效果。 其他的小棵的,用不同方法排列,但因为最终必须弄浇水的管道,所以可能无法这样种,而且还有其他植物还没加入,但已经被占满空间。 这样的遮掩,是能抵挡阳光所散发出的热气流与散光,会起降温的效果,那么在它遮掩之后的其他植物的生长效果就会起变化。 最近烟也多,就顺便意思意思的用这些鸟巢蕨挡一下,就像许多人用伤风感冒用的口罩来防止吸入烟雾,都是意思意思而已。 因为就站在水沟旁弄,晚上的蚊子没有来纠缠我,蚊子吸饱了血我不能拍它们的背,要不然它们会吐血。。。。 看来明天根本就不会像气象局在两天前说的 – 星期三会下雨。 等明天,答案就揭晓,我的蚊子宠物很乖不乱来的,每次天气预测比气象局还准。。。。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097 写些让大家看不懂的内容。。。。 过去几天,爬高爬低,把几十公斤重的铁条逐个装配起来,铁架完成后,就是绿墙的部分要自己一面做一面动脑筋改了。 这些工作,都是让人汗流浃背,从衣服到裤子到内裤都完全湿透的汗让人被浸泡着几个小时。 通常这样的情况一出现,这个人就会每天体重减少至少0.5公斤。 每当我的体重超过74公斤时,很倒霉的就会这样而倒退回去,买马票都很难这样重复“中”。 然后!最大的落差出现了! 之前购买的一批又一批的给同事们使用的配备,新款式与旧款的硬件与软件都不同,供应商被骂了才知道自己做错,没改成我订做的特殊功能程序。虽然知道他们其实是装傻的。 他们的工程师改好程序之后,已经是过了几个星期之后的事,然后,他们决定要把这种嵌入式芯片烧录好,然后寄给我,让我自己焊到电路板上。 开什么玩笑?这样搞我一下子拿大铁锤拿让全身震动的巨型电钻,一下子又拿放大镜焊芯片,哪里可以!手抖眼花哪里弄得好? 于是,我反建议他们让我自己通过整机的软件替换,不需要焊,麻烦又会容易损坏零件,因为需要拆壳拆电路板才能办到。 他们同意了,于是,寄来了烧录器,还有说得不清不楚的说明步骤,让我自己弄。 放下“幼秀”的电路板,回到日晒雨淋,风吹雨打,烟尘漫天的“动感”现场 力拔山河,移山填海,汗滴如雨,肯定减肥的工作 回到吹着冷气,眯着眼睛,手不能抖的工作 弄好了,开启了配备,王八蛋,程序竟然还有一些步骤是错的,于是,就这样又过了一天。 第二天,拿到了第二版的软件,再试,发现有其他之前没看到的问题! 于是,轮到他们问回我,哪里出了什么问题? 我又要替他们这个制造商找出程序的毛病。 再弄旧的版本,才发觉原来这批新货都是早已有这个问题! 如果当初我不坚持他们让我自己换软件而是焊IC,那我岂不是白忙很多场? 就这样,又是一天过去了。 明天,我应该会爬到4米高摸东摸西?还是喷漆?还是铺设电线?还是继续弄这个IC? 算了,跟大家说也没用,明天的事明天再说; 终于写完一篇大家看不懂的Blog。。。。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050 公司的厕所每隔一段日子就会水淹乌节路。 通常需要同时用几款适合的活塞才能解决,市面上卖的那类较小的树胶活塞根本就没用,因为向下泵时,比厕所的排水口还要低的洗手盆出口把压力化解掉,真正的办法是需要两个人各自堵着通路一起泵。 但是,如果用这类肯定会通的办法都无法打通“任督二脉”,那就不是我们这个单位的问题,是外头建筑物本身主要的阴沟排水管塞了。 来自中国的同事其实常爱把各类垃圾往马桶丢,爱泡茶的他们也不时的丢茶叶在洗手盆、马桶、还有地板的排水口。 因此多加了一个过滤网在排水口,这样所有的垃圾都会被留在排水管之前。 之所以熟悉这些,是因为“林北”就是被逼动手清理这些杂物的。 星期六下午,马桶开始慢慢的出现排泄速度放慢的迹象,而这种周末时间,是新加坡所有的行业没心工作的时段。 但专门清理水管漏水或堵塞的行业,就是一个很特殊的行业; 顾客有事,这个行业必须越早抵达现场越好,要不然情况会很糟糕; 而一开始动手,必须不停的做,直到问题完全解决了才能离开,这是其他行业所没有的“痛苦”。 所以,修漏水的行业的刀必须常磨得很利。。。。 在英国,水喉匠多年来是收入最高的行业,比医生律师的收入还要高,冬天冻爆水管就是让他们赚到爆的时刻。 傍晚的时候,水喉匠到了,竟然只是手拿着一个疏通的长柄扁平活塞就开始动手,这个东西我家厕所也有。 搞了一阵子,他没解决,他建议换个新马桶加疏通费,共380元。 我哪里可能同意?因为这个问题关马桶什么事?哪来的逻辑?膝盖骨头痛他用无比膏来止痛止痒? 我不知道是否是他看到门口我摆了那些水管的工具,因为我正在弄水龙头,这会给他压力,以为我会。 他好像不勉强我们,直到我们提议他使用电动疏通工具,就像不久前我家的情况那样,电动工具一下子就疏通了。 他这才说他只用一般的工具,那是另外一个人负责电动的,就打电话要对方过来。 过了一段时间,他的伙伴来了,也看了环境一遍,认为有可能是我们的阴沟系统堵塞,所以才会出现一下子马桶塞一下子变成排水管塞。 他的说法,就是我本来的说法。 我们的大厦管理单位就是不管我们的问题,之前的投诉,他们老爱说只有我们投诉,别的单位没事,除非我们叫人来疏通后发现是总排水道塞,那么他们就出钱,要不然我们自己要搞定。 承包商说如果要他们出动强力压缩机抽吸,费用是一千多元。 我们当然不可能那么急,所以不想同意,也不甘愿同意,钱咧! 他们也没办法,白跑一趟,就只好等星期一再说。 星期天下午,轮到厕所的排水管突然自己淹了上来,我放弃之前的方法,学那个家伙的那种工具,自己改装了一个树胶活塞,再捆绑上一块布,变成像一个拳头,然后用大螺丝钉绑在铁棒上,对准排水管向下三尺猛力一戳! 就那么一下,拳头之前的压力顿然消失了,通了! 以前这样的塞得死死的淹我必须花超过一个小时也未必效果好,现在是一下,把工具准备的时间也计算进去,也不过是十分钟。 马桶就不行,怎么弄反应都还是一样,估计它的水压一直保持着,意味着塞着的物体离我们的单位太远,弄什么都不见效。 星期一早上,联络了MCST,还没说什么,他们就支支吾吾,承认别的单位也投诉了,这次终于又是几间受影响了。 等他们请来的承包商终于弄通了离我们几个单位的两个阴沟口,已经是中午了。 通了就好。 对于之前那个说换新马桶就能解决我们的问题的那句话,我是十窍被他弄通了九窍。。。。 厕所淹水的图片。。。。还是不要拍然后放在这里,因为很多人刚吃饱饭。。。。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017 公司周围的环境属于大好大坏的类型。 好处是因为是面向西照的地面层,有种植物的条件。 坏处是日晒雨淋,常年累月需要维修那些生锈的被淋坏的,如果是那类多层工业大厦建筑里的单位,就没有日晒雨淋的烦恼。 最近因为旁边的PIE扩建公路,,离我们只有30米,以后的空气素质会更糟糕。 这几天开始整理地方,准备让随时出现有空才来的铁架承包商能到时候马上顺利装配,他们无法准确预估日子,所以准备功夫是需要的,只要能做到完全不挡他们的路。 无论是未来的新鱼池,还是未来的绿墙,这两样设备,都一定需要用到水。 难题来了,我们的厕所是在建筑物里头的最深处的角落,而以前的租户有把水管额外延伸到单位中间的两边的墙上,我就必须再延伸。 两年多前,其实我有打开水沟安装了那种透明水管,随便的用电线捆绑吊着,想不到水管本身不耐用,两年左右,就到处破损喷水,我无论如何都一定要拆掉换新的。 这种工作,叫任何承包商来做,都会做得很麻烦,因为我们公司里头到处都是物品,阻挡了水管的更换工作。 而因为没有别的途径,唯有向下走水沟,这也是普通承包商不太可能同意干的。 就这样,还是自己动手。 昨天,趁着几个星期来第一次纯艳阳天,赶快移动水沟盖,但因为是自己一个人在艳阳下工作,热到~~~~ 把重量超过100公斤的铁水沟盖拿出来很不简单,因为它被紧紧地贴着其他铁沟盖,加上旁边的隙缝被灌了水泥,所以必须出力的直线的往上提拉,用其他方法都不行,用人力更不行,出动4个人也未必拿得上来。 这类能耐几十吨的车辆驶过的类型,与组屋区那类让人走过的,薄薄的会被小偷挖走卖掉换钱的不同,那种我一只手也能拉上来,任何工具都能撬开,我们这种就完全是超重量型的,小偷也不容易偷。 所以,我花了许多时间,寻找各种方法和材料,方便自己不断的拉出铁盖,而能让我自己一个人动手的唯一途径,就是用叉车吊铁盖。 以前也试过,可是用不适当的吊绳和吊钩,因为吊车用的尼龙绳有弹性,反而造成危险,几次惊险的状况都是因为这种额外的弹性,在铁盖从固定的地方迸出来时额外晃动会非常大。 决定用稳如泰山的粗铁链,另外找了能支撑一吨重的铁钩,就容易勾到铁盖的铁条,方便加快速度。 拍了一些照片,看这种做的时候累死人,也没人能支援的粗活怎样连续两天耗掉我的卡路里。。。。 可以看到西照的午后阳光 还没真正连接的水管,暂时看效果 已经清洗了一遍的水沟,没让大家看到白蚁和垃圾,要不然这种车道旁的水沟是脏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