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达人
科技生活 生活科技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586 那天,说完了A老板的事之后,陆续还听到其他的老板的省钱“妙招”。 B老板是我认识的,不过在我搬来之前的几个月,他搬走了,应该说是不干了,因为他那个行业越来越难赚钱,虽然他是那个行业的老行尊,而且还替总代理在中国训练当地的代理,可见他的地位,不过,那毕竟是往事。 某一天,刚好老板娘不在,B老板来买菜头粿,大家都是买2元一碟,除非是另外加料或大盘的,价格就不同。 在B老板还钱时,他听到2元时,用很大的声量说 – 这么贵,没有啦!我还1.95给你! 本来在炒菜的老板以为B老板在开玩笑,因为他不是第一次买,没想到,他竟然掏出零钱,真的交1.95元给老板的儿子。 年轻人比较容易受震撼,所以,他记住这个怪人,从此以后,B老板自己真的降价,每次都掏出1.95元,完全不理会老板同不同意,而且还说菜头粿的本钱本来很便宜,不应该卖那么贵,这样的嘴脸实在令人佩服。 C老板是最有钱的,因为他拥有很多单位,一些供出租,所以这种商人算是比较行的,但是,他还有更行的。 他喜欢吃咸鱼炒饭,每次都一定吃,而且每次都要求加多多咸鱼和腊肠,老板看在他是老顾客的份上,没说什么。 直到有一天,老板娘说因为有加料,所以必须收取4元,因为原本是3.5元的炒饭,加料的成本是不少的。 没想到C老板非常不爽,大声抗议,弄得老板娘好像是在敲诈他似的,加上他态度强硬,只好又收取3.5元。 C老板走了之后,老板娘决定了,吩咐儿子,用电脑打印出新的价格表 – 咸鱼炒饭3.5元,加料4元。 第2天,他们挂在摊位的中间,在最显眼的位置,只因为一个客人闹场,他们不得不“重点对付”。 而老板娘其实之所以会这么做,主要也是C老板有个臭底。 以前,老板娘有个习惯,只要是适合配搭不同辣椒的食物,她都会放一汤匙的自制辣椒酱在食物旁,除非顾客自己要另外再拿,或者不吃辣椒,她就没放。 C老板的咸鱼炒饭本来也是这么放的,本来也相安无事,但有一天,老板娘捧到桌上时,C老板对她发难,用不小的声量说 – 谁叫你把辣椒放在我的饭上面的?本来我可以吃15口的饭,因为你的辣椒弄到那些饭,我不能吃,变成只能吃14口,你知道我损失有多少吗? 老板娘傻了,她完全没想到辣椒会害人家少吃一口,会害人家有损失,所以她决定了 – 从那一天起,她不再自作聪明的放辣椒给顾客,让他们自己去添加自己喜欢的份量,或者是特地要求她放,她才会这么做。 她说她遇到这样的事,很“激心”,我也有同感,就因为他比其他人更有钱,他表现出来的,就是他要让别人不能吃他,只可以他吃人,就是这样的意思。 至于另外的小故事,就是一小群老承包商,每次聚会时,都是6、7人,但他们的绝招都是一样的 – 只点4个人份量的菜,然后,拿7碗白饭,7个大男人就这样吃完晚餐,然后才开始买啤酒喝。 老板娘说本来看起来是没问题,但每次都是这样的吃法,总觉得他们就是要把每个人的饭钱控制在2元以下,但是,啤酒一喝起来,就不知道多少倍的花费,又不见得他们省那些钱。 说真的,我也还很山龟,不知道为何有那么多爱喝酒的老板都在吃饭的事情上表现得那么斤斤计较,而且是过了头,似乎小贩都是不应该赚他们的钱似的,啤酒厂却可以。 如果你问我怎么看待这些人,我只能说 -对爱财却不走正道之人,爱以钱财羞辱他人的人,我只会鄙视他们。 道不同,不相为谋。 我走我的阳光道,他们?就等他们自己趴令道。。。。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581 那天傍晚,去工业大楼的餐厅买晚餐时,看到老板娘时,她马上表现得很激动,说刚刚发生的事简直要了她半条命,我却错过了。 原来,有位不时的在晚餐时间到他们那里吃饭的老板,在他们煮好他的食物之后,老板娘因为摊位前站满了前来买晚餐的人,所以喊了他几次,要他自己过来捧走,他却装傻看报纸。 在晚餐的时间,这类工业区的餐厅座位其实没什么人,声音洪亮的老板娘在喊了第5次之后,已经引起整间餐厅所有的人的注目,扫地的,收拾碗盘的,泡咖啡的,都亲眼看到那位大牌的老板稍微放下报纸瞄了摊位一眼之后,又继续看报纸。 老板娘气急,就继续招呼那些排队的,这摊本来也就是典型的自助摊位,所以其他人也都自己捧走了食物。 这时,那位大老板很不爽的走过去,大声的质问老板娘说 – 为什么你不拿给我?你靠北靠母乱喊作什么?我是你的客人!你这样怎样做生意?说完,竟然又回到自己的座位,就是不拿他点的食物。 老板和老板娘傻眼,还真的遇到这样的人?老板正想息事宁人和气生财的捧过去,老板娘气得栏住他说不要,不要卖他了,然后把那份食物收进去。 那位很大牌的大老板等了一下子,看他们不妥协,也站起来转身就走。 然后,什么都不知道的我才跟着出现。 我还以为故事就这样而已,原来不是,老板娘把旧的牢骚都一股脑儿发泄出来。 这位高头大马的大老板其实真的是有老板样,常在晚餐时,点一碟虾,或多一道菜,喝些啤酒。 其实,这摊砂煲饭摊位没法这样卖虾,虽然老板本来就有能力煮任何菜,可是,这样一碟5元的虾,其他煮炒摊会卖12元的价格也没人说太贵,所以,他们是被那位大老板“吃定”。 而且,大老板几乎每次都要加一碟咖哩马铃薯,最厉害的,是他的先斩后奏绝招。 他几乎每次都会在付款之后,找借口要老板娘再添一碗饭,或一碟咖哩马铃薯。 老板娘照例的说需要收取3角钱或5角钱,他就用很大声的语调说 – 哇!这样也要赚? 一次,他在老板也在旁边时,很大声的说 – 你娶这个老婆总算娶对了!你不收的钱,她会帮你收! 夫妇俩同时语塞,无法回应,因为他在说这句话前,也又是不肯付那额外的5角钱。 上当多次以后,老板娘憋着的那股怨气没得爆发,心想既然是多年老顾客,就少赚算了。 但没想到这个晚上给他这么一当众羞辱,彼此撕破脸,就一拍两散,决定不要再做他的生意了。 估计以后他吃晚餐就不方便了,要嘛走去很远的地方,要嘛开车去别处,这是他自找的。 我以为像这样的大男人贪小便宜的小故事这已经够让人摇头了,想不到,几天下来,老板娘告诉我这栋大楼竟然还有别的几位,都是那种刻薄老板的故事。 这才是卧虎藏龙,这才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真正例子,这么说 – 风水学可以研究一下,这栋建筑物,原来聚拢了那么多这样的人?惊! 而且,有我认识的,和不认识的,但,都是老男人大商人,所以,我开玩笑的说 – 原来喝啤酒喝多的男人都有这种问题,老板娘突然一愣,同意,然后放声狂笑。。。。因为她老公也爱喝啤酒。。。。 想不到还有那么多让我说人闲话的内容。。。。那些大老板小男人赚大钱却贪小钱的故事就分开说吧! 还要听吗?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165 深圳的办公室正在进行增聘研发工程师的工作,看了几十份求职信后,这几天都有在安排一些人面试。 最特别的是今天,早上安排的那位,没来,也没打电话通知。 不知怎么的,同事们都同时觉得下午的那位可能也不会来。 到了傍晚,应该来的还真的没出现,也同样的没打电话通知自己来不来。 这就是现在中国年轻一代,在深圳有着工作经验的,这就是他们的素质。 虽然表面上中国一直有几百万大学生长期失业,但实际上是他们自己本身不太想工作,反正父母会给他们钱。 在新加坡也是一样,刊登聘请技术人员的广告后,每10个求职者中,只有一个前来面试。 我们是有打电话问他们为何爽约,他们的解释是 – 忘记了,睡过头,等等等。 都说了,现在的年轻人的工作能力不断的下降,自己却老是没积极自我学习,得过且过,骑驴找马。 或许,以后,年轻人过马路时,只低头看着手机,懒得抬头看交通灯,年轻的司机驾着车,低着头看手机,懒得抬头看前面的交通。 “碰”!伴随着强烈的震动。 年轻人这时都抬起头,茫然 – hah?什么事? 站在他们前面的,是牛头马面。 兴奋的年轻人拿起手中的手机,想拍照后放上网让大家分享。 他们却忘了,那里虽然有人会烧手机给他们用,可是却没有网络,因为也是请不到技术人员安装网络。。。。

T40328627-5M-jpg_090413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995 一则不起眼的新闻反映了我们社会的一种年轻人新文化 – 不切实际。 人家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 他脚踏浮云,一步登天,然后 – 摔倒。 新闻说 – 拥有英国曼彻斯特大学一等荣誉学位的陈俊源(27岁)辞去经理职位,在大巴窑中心第177座的咖啡店开肉骨茶摊,曾扬言要在3周內回本。 开业才4个月,陈俊源前天却在面子书说,本月28日以后就结束营业。 陈俊源受访时说,生意的確很不错,真的在开摊3周內就回本。 但是,他从一开始就计划5年內开三四十间分行,成立中央厨房。于是,他从4个月前开摊就开始招聘助手,但一直请不到人。 最终,出现在报纸上的标题是 – 每小时付$8.50请不到人 肉骨茶档宣布结业 这则新闻其实算是引起马来西亚人和媒体的留意,只因为肉骨茶这道美食。 我说过,本地媒体常报道样板式的企业成功模式,包括报章,包括电视,都在说着同一类的企业经营模式,让无知的人信以为真。 多年来,许多生意人都发现了一种摆脱不了的魔咒 – 见光死。 就是本来经营得好好的生意,在媒体上曝光后,在无法预知的情况下,生意迅速走下坡,一些则关门大吉。 现在看来敢面对媒体,畅谈企业成功之道的,都较少会有我们没见过的新星了,都是“稳稳吃米粉”的行业居多。 而近年来,特许经营稳赚的模式为本地某些圈子所接受和推广到东南亚,同样的一些群体吹捧之下,参与的金融业者自然也接受。 于是,我们在媒体上所看到听到的样板模式变成 – 第一年开设多少间,接下来开设多少间,然后推广到东南亚如吉隆坡,曼谷和雅加达等地。 许多突然冒出来卖得不便宜的咖椰面包鸡蛋加陶瓷杯盛着的咖啡,就卖得比普通杂菜饭还贵,只因为他们说是家传秘方,结果很不幸的,到东南亚旅行,甚至在中国,都被同样的食品围绕着,这就是新加坡美食家所追求的吧? 笨! 为何什么模式都会几乎一样?答案很简单,这些都本来就是他们写给银行的计划书的内容,因为这些人都采用同类商业顾问提供的内容来向银行借钱,就如那位大学生夸口的 – 计划5年內开三四十间分行,成立中央厨房。 还有许多一模一样的商店,被同样的商场业主邀请去每一座旗下的购物商场开店,结果每个新购物商场变得越来越重复,价格也因为电脑化而变得一模一样。 可是,做生意不是这么一回事,复制分店所带来的恶果往往就是 – 骨牌效应。 做生意要成功,有三大要素。 第一,运气 第二,还是运气 第三,也还是运气 挑战这个定律的人,是经验不足的人。 别以为靠运气的说法太迷信,这是建立在科学的基础上。 所谓的运气,是可以因为运气,有钱撑,也因为有机会靠某个人脉广的人帮忙,又或者因为机会而拿到独家代理权。 当年,我们爱举几个每隔几年就出现的危机 – 猪瘟,禽流感,疯牛症,因为这些历史事件的确重创了多家老店,一些真的因此而倒闭,这就是所谓的运气不好。 近几年来,这类靠经验而谈的说法,变成所谓的 – 风险管理,看!这么多名堂! 本地华文媒体有个股市分析家很喜欢拿这类历史事件来分析股市,就是那种如果没有XXX,股市就会更好,如果出现YYY,一些公司可能会受到拖累,股价就会受影响,这类有讲等于没讲的内容,是我们常引用的标准例子。 我们也看到许多所谓的学生作文样板 – 小时候家里很富有,常出国旅行,后来做生意的爸爸被朋友骗走了钱,生意失败,从此家里就过着贫困的日子。这类神话现在还是很常见,你信或不信? 这类故事颠覆了新加坡生意人都是老实人的表面说法,很有趣。 […]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987 做工,是本地方言华语,比较正确的华语是 – 工作。 工会,是一种组织,其他国家都是工人合作设立的组织,本地是政府人合作设立的非民间组织。 最近新年期间,工会大发慈悲,建议让50岁以上的工人增加一点点的公积金,钱,由雇主出。 很好笑,我一时之间怀疑自己看错,同样的字再读一遍,才确定工会是真的建议雇主再拿出更多钱给50岁以上的工人,理由是让他们与别的工人的薪金更接近。 最近有什么迹象显示公司企业都赚很多钱吗? 干嘛无缘无故的想要建议别人多拿出钱? 工会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如果无风无浪,工会当然不需要存在。 可是,本来就是无风无浪时,政府人控制的工会,有替本地公司企业设身处地的着想吗? 不可能,工会的人,不是做生意的人,不会知道各种行业的生存之道,他们自己也不是所谓的工人,他们只知道为工友们争取应该得到的,至于什么算是应该得到的什么不应该得到的,就不关他们的事。 于是,当人们说白领阶层的外国人数量太多时,工会什么都没说,也没法做什么。 然后,政府自己突然决定必须加速减少蓝领外国劳工的数目,工会也没显示出他们究竟知道什么,能说什么,懂得什么。 政府对白的与蓝的颜色认知真的这么与众不同?白领外劳太多的说法很难听得懂? 当许多企业拿出真凭实据来证明生存能力大不如前时,工会是否当作没发生这样的事? 当公司关门之后,失业的本地员工是否都能马上找到新工作,能赚得更多? 现在车辆买卖生意变得难做,房地产生意因为市场开始走下坡而难做,而与它们息息相关的劳动力短缺的问题却继续恶化,因为劳工税不断增加而成本包括租金其实还持续上升. 请不到足够人手的生意要怎么做?当然是抬高价钱,装修行业的各种价格已经让人无法参考过去的做法和价格了,就是因为人手严重短缺。 接下来,当人们发现工会所鼓吹的加薪幅度在拉高之后依旧被各行业高涨的收费所抵消之后,他们还会高兴吗? 然后政府人觉得公司企业应该亲家庭,让员工高兴,就认为能留住员工,似乎政府人比老板们还要懂得如何做生意。 当有公司企业向政联单位诉苦时,现在竟然有政府人冷漠的说 – 去柔佛依斯干达区吧! 就是如果有公司说难以为继,请不到人,租金太贵,政府人就等于什么都没再考虑了,就等于直接的说 – 滚! 对那些被狠狠的泼冷水的公司企业,他们应该会联想到这首歌 [youtube ZHx_1OH5tVY nolink] 要不然修改法令吧!把全国的公司都收归国营,政府人喜欢讲什么都没问题了,公积金要提到多高都没问题了,因为都是由他们自己自掏腰包了,看他们敢不敢再信口开河。 要不要?第二声!

1006062_568088003249783_321567952_n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388 新明日报的报道说 – 白锡熟食中心未包括消费税的碗盘清理费,将逐步从目前的208元调高至明年9月的499元,涨幅超过一倍,令摊贩大吃一惊。受访摊贩大吐苦水, 打算调高食物饮料价格。 是不是?又是政府自己先抬高物价! 我们必须提出质疑,要有关部门负责处理这类碗盘清理费投标的人公开数据,来证明他们一定需要收取这样的费用。 君子坦荡荡,我们愿意相信君子,但谁会是君子? 如果证明以后小贩中心都要求顾客们自己放回碗盘,却依旧必须让每个摊位每个月付出半个员工的薪水才能提供这样的服务给小贩,那就有问题。 厚着脸皮说一下,我们这些人常说有些事不对劲,是没用计算机按的,是在几秒内通过大脑换算出大概的可能性。 如果有人问我问题出在哪里,我会直接的说 – 499元(应该算534元,还假假用GST来掩饰价格),等于是每个摊位自己雇用一个部分时间制的帮手的薪水。 那也就是,如果有50个摊位,都付出499元,按照最低的生产力计算,其实是每个摊位都站着一个专收碗盘的人。 如果有50个人一字排开站在一旁随时收碗盘,鸟会飞得比他们快? 一个负责整个小贩中心的承包商当然不需要聘请那么多人,也请不到那么多人。 但如果调高的价钱是把专收碗盘的薪资大幅度调高来吸引更多人加入这个行业,解决人手短缺,让小贩收入增加,那就值得。 但是,大家都有眼睛看到,每次都是10个人左右来应付整个小贩中心,那么究竟一个人头他们承包商收了多少钱? 而如果承包商缺人,有些天没有提供足够的人手,谁来监督?有没有被扣钱? 我们已经给NEA用了多少年来证明他们办不到? 失败的制度怎么能坚持搞下去? 而且现在还搞到要让许多人撕破脸不肯归还碗盘,是要让社会更加不安宁吗? 以后,如果政府再出手,会如何惩罚不肯归还碗盘的死硬派?让他家断电断水一个星期? 每一种外包与支援的概念,是建立在规模效益,承包商专注在特定的领域,然后投资配备,资源共享,降低成本,提高生产力。 而外包系统中,应该保留一部分的红利,奖赏达到或超出预期目标的承包商。 而且,必须有扣分和罚款制度,或付款的百分比中保留一定的费用,来惩戒犯错或不达标的外包承包商,而且是每个月严格执行。 也就是说,赏罚分明,才是真正有效的制度与系统。 但是,从过去发生的种种事件当中,我看不到有赏罚制度,只听到不断的有人以猜疑的说法说这些承包商很好赚,多收的钱只进老板的口袋。 外包制度的原则一定是比自己进行更有效率也必须更便宜。 这种所谓的必须是没得商量的,如果更昂贵,为何不让小贩自己做? 一些小贩本来没什么生意,得过且过,勉强度日,为何强制所有的小贩一定要交费用?如果不分而治之,针对不同利润的食物与小贩的收入来拟定一种合理的收费与合作制度,那与打抢有什么分别? 为何以前一些比较清闲的小贩帮别摊收拾的场面不再? 如果有“英英没代志”的小贩说要帮邻摊收碗盘,可以让他们也有机会赚取收入吗?为什么不行? 如果政府人自己不懂得做生意,就不要强出头,把钱送给那些与政府人关系很好能得标的承包商,却一直无法解决问题,现在还搬出硬要人们自动归还碗盘的最终解决方法,他们究竟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我们很少看到一直失败的生意竟然能一直靠政府撑下去,一不行就开口加价,这样的无本生意要哪里找? 我只能劝告不懂得做生意的NEA – 没有那么大的头,就不要戴那么大的帽! 厉害就好,不要假厉害! 不懂得收拾桌子就赖客人,滚一边去,还敢伸手要钱? 不会做,就让林北做!

SM_22_08_2013_CJ_1_22467899_3770164_seowqw_AZ[1]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356 商用车拥车证在昨天突破7万元,与普通车辆组别一样狂飙,没有任何迹象显示接下来会停止飞涨的势头。 问题出在哪里? 我多次说过,在COE组别中,商用车的拥车证有问题,它完全不理会大商业集团与普通小贩小生意人的成本差别,就只用一种涵盖了包括能用来赚钱的客货车及巴士、不管多少钱都买得起的工业霸级重型车辆,及车身霸占道路空间大小不一的差别,这完全不合理。 我的公司有8辆货车,还有多辆是属于员工自己购买的货车,所以对货车的使用与感觉是已经属于车队式的计算了,这几年越来越觉得很难买货车。 所以,还有另外10多辆员工购买的车,都是买比较容易买得下的汽车,虽然汽油比较贵,但选择比货车多,维修费也更低。 政府现在还要推广Euro 5货车,所以提到一些货车代理有Euro 4的旧货正在想办法清掉,但是,这没有问题吗? 新闻说 – 从明年1月起新注册的柴油车得符合欧盟五期(Euro V)废气排放量标准,车商目前只剩下不到四个月的时间清掉手头上的欧盟四期车辆,推高了C组的成价。 我们询问了货车代理,他们本身对Euro 5的货车性能呸到没痰,因为它在行驶中自行净化废气的过程会影响驾驶动力,所以必须把车停泊在一旁,要不然会使车子出现动力问题,速度受影响。 本来最近许多人都不热衷于买新款的轻型货车,主要的原因是在于这些欧盟4期的货车维修费高得离谱,旧货车每年可能会花上千多元更换配件,再怎么贵,许多小商家都“负担得起”。 可是,后来更新款的欧盟4期的车辆维修费,每年可以高达3千元,甚至是超过5千元,这谁受得了? 结果,我们现在终于看到出现诡异的怪现象 – 新货车的折损费用,还低过老旧的货车。 与汽车还能拿回钱的算法不同,货车养不养得起,就是直接算每年花多少钱。 在以前,一辆旧货车人们可能计算说每年花几千元,一辆旧的货车卖3万元,可以用5年,人们就说每年“浪费”6千元,新货车就贵很多。 现在颠倒过来,买新车必须花大笔钱,但是接下来的那个不包括维修费的“常年价值的浪费”,比旧车还低,让人不可思议,哪里有旧的机器比新的还有价值的? 所以,人们如果选择新货车,必须掏出更大笔的钱,因为单单COE已经7万,货车本身价值几万,买一辆货车需要动用多少万元现金,闭上两只眼睛都算得到。 所以,接下来,我们目前正在交易准备替换的两辆货车,都听从修车公司和代理的劝告,选择更旧一代的,修理费较低的大型货车,少过5年的各款式他们都不建议再碰,这些我们知道,因为我们早已因为维修费多年来大出血而必须替换不适合我们所使用的欧洲货车款式。 政府还笑得出?还真的在我们左右?是在看我们左右的美女吧?我们眼前急迫的恶劣生存条件呢?他们究竟看到了吗? 我?我现在笑不出了。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349 总理说的:https://www.facebook.com/video/embed?video_id=651476608203992 雇主最爱唱的歌:《往事只能回味》,《我是一只小小鸟》以及《都是月亮惹的祸》。 [youtube mlifFcalSKc nolink] [youtube lsJ39NsPZ0M nolink] [youtube dxe1KCwoEp4 nolink] 政府也有三首歌唱给雇主听:《你知道我在等你吗?》《我在你左右》及《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 [youtube 1CKFT41nLyI nolink] [youtube 8wQ-9nn0Ewg nolink] [youtube 0TPH-Bdgs5w nolink] 总理或许不知道,农历七月时,那种歌名《你知道我在等你吗?》《我在你左右》都有别的含意。。。。 没关系,总理就当雇主们是在唱歌吧! 那。。。。雇主们会当总理是在说七月的故事吗? 等待中。。。。 [youtube uOdhVwr_4t0 nolink]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690 年初四,已经不是公共假期,也不是阿公的假期,所以就结束新年假期,开始接下来362天的不间断工作。 马来西亚同事就又有人使用了每年同样的借口 – 赶不及回来,把这个当先斩后奏的不上班借口,是很多公司很普遍的现象。 所以雇佣条例有个很清楚的条件 – 公共假期前后,如果雇员无故或不被允许就缺席,假期间的薪金,雇主可以扣除,变成无薪假期。 公司准备了“不菲”的“不肥”让大家吃开工的早餐和派发开工红包。 刚吃完,就来了两个不认识的客人,是两位穿着MOM T恤的印度籍人士。 他们是MOM人力部稽查员,例常的工商业抽样突击检查。 整个过程很快,这里拍照那里拍照,因为我们是已经是bizSAFE level 3,环境与配备早已符合较高的标准,所以他们完全不需要担心,而不是我们需要担心。 也就是说,bizSAFE是方便他们,不是方便我们。 雨下完不久,有个开车的同事拿东西进来,顺便穿着拖鞋,人力部官员马上问他 – 为什么穿拖鞋? 他回答 – 我车上有鞋,等一下出去就穿上,我只是走进来放东西而已,官员就 – OK! 看完了,要我签名,交代我们14天之内把他们需要的员工资料,几份表格还有Risk Assessment风险评估表格员工保险资料传真给他们存档,就可以了。 顺口问他,那些没bizSAFE经验的公司会如何进行?他马上说 – 有些公司会很困难,除了环境,因为都会看不懂那类Risk Assessment 表格,大家都头大。 他们命好,我们在新年前把地上打扫得那么干净,新油漆,吊红彩,好像是在为了迎接他们而打扮的。 就这样,他们走了。 政府人有没有包红包给我们祝我们开工大吉? 等!等久就有。。。。

2011729155134645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306 企业生意做得好,就比较有时间安排员工去上课。 最多公司会参与的,多数是那类激励课程或什么团体合作提高生产力的; 一群人傻乎乎的去到野外一起扛起一个同事就会让大家心连心,相亲相爱,直到海枯石烂。 一个平时连半楼楼梯都不爬的爬到树上用绳子捆绑着,就说能提高他的自信心和毅力。 这些课程主办的目的,主要是会让那些受政府津贴主办这类课程的公司能生存下去。。。。 当然,如果员工读完后回到公司,准备学以致用时,却因为最近没什么生意,没人打电话来,那憋久的激励之气也会漏气。 那么,如果让员工去读弟子规修身呢? 不要看错,不是弄曲线美的塑身,是修身养性的修,也是修理的修。 读完之后会有什么好处吗? 地铁巴士出状况而员工因此迟到,老板不可以生气扣薪,员工也会对地铁站职员微笑问安感谢它们让大家迟到吗? 那么员工在公司内用复印机用一半,纸塞住,员工就不会溜之大吉让公司里的安娣们要用时手忙脚乱吗? 那么员工在公司内随地乱丢垃圾不肯为五斗米折腰拾垃圾的情况会消失吗? 那么男员工喝完矿泉水把整桶水摇干榨干就赶快溜,让没力气的办公室安娣小姐们没水喝也不肯弯腰扛起新水桶换上的情况会消失吗? 哎呀!有空儿要玩什么都可以,随便啦!不要那么认真啦! 人好,读完金瓶梅后,也还是好人。 人坏,读什么罗密欧与朱丽叶后,也还是坏人。 人坏,在外国读大学自由的学习FCUK的多种词汇排列,回到新加坡担任什么为人民服务的团体,还是会上Facebook对人民出言不逊而惹祸上身。 老人家说 – 学好三年,学坏三天。 我没读过弟子规或三字经; 但是!我是好人!

28233590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4307 从9月1日开始,,工作场所安全与卫生法令(WSH Act)已经生效,就是 – BizSAFE 如果员工在公司弯腰拿地上一箱很重的复印纸的时候闪到腰,雇主要负责。 但没人说如果公司女员工穿低胸装,男员工转头看的时候扭伤脖子或撞墙或流鼻血,雇主是否也需要负责。 [youtube 8gRasJeULhk]大家找看看哪5个地方有潜在的风险? [youtube 8a4edEmWqWs]办公室里最基本的安全概念,其实就是东西不要乱放在地上! [youtube 23IlZMEZnNk nolink]连拖鞋都不行,看到这里,许多办公室员工应该会开始感到“不舒服” 这是网上找到的,一份很标准的办公室环境的格式,全世界都采用,属于标准的“没事找事”约束法。 这些条例的实行表面上对那些凡事都漠不关心的雇主产生压力,使他们认真管理好公司所有的一切,但实际上这又也算是一种扰民的法令。 对新加坡许多小规模的承包各类服务的小公司来说,这个法令一定会要他们付出一些代价,才有机会在将来的日子有工作可做。 就在这个Risk Assessment条例实行的前一天,就发生了一位年轻技工在组屋走廊从不高的铝梯位置跌下,伤及头部,重伤不治,媒体都有报道。 而几乎所有的公司都一定有冷气机或电灯,所以所有的公司都一定有准备可折式铝梯让人爬上去维修,这就是最关键的危险部分。 新条例实施后,如果冷气机承包商没有上过课领取BizSAFE证书,而开门让他进来的公司也没有领取BizSAFE证书,维修员在这个地方跌倒,不是他的雇主的公司负责,而是这个地方的公司负起100%责任。 所以,条例规定,超过一定的高度,爬上楼梯的人,必须有同事帮忙扶着楼梯,就是说不准再让人冒险。 以前,任何主承包商承包工程,他再找人分包,分包商工作时有人受伤,不关他的事,责任可以推得一干二净。 以前能够一个人单独冒险,像猴子般爬上去维修的工作,现在不只需要2个人,而且要安全配备,必要的话,超过4米高就强制搭鹰架。 现在不同的还有更严格的要求,让这家主承包商开工的场地所属的公司要有证书(共有5个等级),也要负起100%责任,因为他们负责建筑物管理的必须确保主承包商有合格证书,才能给他在管辖的范围内开工,而主承包商也必须确保分包的承包商有合格证书,才能给他开工,一层一层下去,直到大家都知道工作风险,有负责人紧盯着所有的事项,一旦意外仍旧发生,只要他能证明他尽责,罪状就能减轻,罚款就不会那么重。 那么,接下来这些成本由谁扛?当然是要开工的人自己保重,要不然再也无法标到工程。 所以现在成本上出现变化是必然的,但请不要以为政府会出钱帮你解决,等久就有。 如果以前员工热心帮忙做类似的杂务,替老板省钱,但公司里没有相关安全配备,公司就必须让合格的承包商做,钱不能省。 从此以后,新加坡再也没有替公司“卖命”的员工了。 无论如何,希望那些在办公室留长发爱穿裙声音却超低沉的男人不要再站出来甩头发吓人,如果害承包商被吓到跌倒受伤,他的公司要负责。 拜托!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389 这篇Blog文章的编号是生生发久。。。。 坐地起价通常是指吊起来卖。 吊起来卖通常是指坐地起价。 老黄卖瓜通常是指自夸自恋。 不过这些其实都不是在说摆摊的小贩。 当行情好时,请不动的人,告诉别人不要找他,因为他很忙,忙着赚比较好赚的,就是典型的吊起来卖! 当行情坏时,这些以前吊起来卖的找人谈判时,自己必须找下台阶来解释以前眼睛望天是患了什么眼疾。 那些搭顺风车的有了权力之后,大家集体为自己加薪,还告诉别人自己是不会嫌钱赚得不好意思,还要大家也不用客气,不必不好意思,这就是厚脸皮哲学的精髓。 现在这些有权力说话的很慎重的告诉大家,必须让他们继续领高薪,要不然天下会大乱,得不偿失。 如果是企业老板遇到下属坐地起价,老板们该怎么做? 公司少了他就会垮?大客户就会跟着他跑?新顾客再也不会出现? 登报请人换人做看看吧!看究竟是谁有本事吊起来卖!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387 行军打战,布阵用计在所难免。 那做生意呢? 在新加坡,什么战略是生意人常说的必赢手法呢? 薄利多销? 放屁! 个个认真这么执行的,最终都成为慈善家,就是把公司捐给社会,关门大吉。 那他们那么多熟练老员工去了哪里? 你问我?我问谁?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375 其实我有一直在与这类话题“擦肩而过”。 工作上有不断的在训练别人,用20多年时间已经证明了一件事 – 就是多数普通学生根本无法学以致用,到了30岁以后,工作性质已经和原本的文凭毫无关系的例子大家都应该很熟悉,或者说本身就是。 政府现在的鼓励再受训,已经在告诉大家,以前的文凭是没什么用的,那。。。。读来干嘛? 单单以男性服完兵役后的工作问题来说,他们以前读的似乎已经脱离了工作要求,连皮毛的忙也帮不上的例子很多。 理工学院的学生修读的理论与实践还比较能让他们跟得上几年后的职业改变,很容易就通过温故知新就能学习到最新的知识。而其他所谓的各类职业训练学校的学生,我们不知道他们“浪费”了两年到底学习到什么。 我们常需要让这些年轻人重新学习工作上急需的基本要求,通常在1个月内他们就会完全上手,即使是那些本来修读其他课程的学生,让他们学习一个完全没碰过的技术专业,也因为现学现卖而很快上手,没有所谓“没读过”的顾忌。 那是不是说以前的书都是白读的? 认为VI名称不好,改成ITE,没有改变到什么,这是事实。 我们的非主流教育有存在问题! 谁说我们的这类教育已经取得成功? [poll id=”32″]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262 当然不是指传统的开门七件事 – 柴米油盐酱醋茶,更不是什么琴棋书画诗酒花,其实让老板监控员工的办法、方法、手法和想法中,不算是最尖端的普通科技已经能办到很多,包括: 1。员工位置追踪:这已经能用一台公司提供的手机在办公时间内追踪员工的位置,因为是公司的手机,就没有所谓的隐私权问题,不要以为位置会不准确,少过50米的误差不难看到,但究竟定位的意义与作用会是什么? 2。车辆位置追踪:这个最多人熟悉却老是搞不定或曾花太多钱,闭上双眼都知道,懂得这类的人一定会说是用GPS车辆追踪,但真的只能靠GPS?如果使用一些方法却不需要每个月付还服务费,那还要等吗? 3。车油耗与状况:公司车辆的司机将车子停泊着开冷气睡大觉连带的问题,是油费惊人和车子性能受影响,而在车子受撞击或粗鲁驾驶习惯让车子几乎散掉的问题其实也能监控,车祸发生时责任的问题也不怕员工说谎,但这个几乎没有人知道如何做到?这类算是多数公司冤枉花费最多也最头大的一种,最应该采取严格的控制法来省钱的办法究竟有多少人懂? 4。电脑上网控制:当然简单的软硬件防火墙就能阻止员工上Youtube和Facebook,只是现在员工使用自己的智能手机早就已经能上网上omy上Facebook,根本不需要通过公司的电脑系统或宽带,但这真的是无法控制的吗? 5。开门关门关电:小公司最麻烦的,就是老板必须一定要开门给员工进门,即使老板很没空,也必须马上赶到公司开门给在门外等待的员工,而且也必须是最后一个人离开办公室锁上门,小公司通常不让员工拥有钥匙,要不然员工拿去复制或忘记关门或马上辞职不归还钥匙等大问题就会很要命,冷气机电灯忘记关当然就只能算是小事,但这真的不能解决吗? 6。员工手机费用:凡是被员工几百元帐单吓过的老板们都应该会刻骨铭心,要查看当然可以要求电信公司账单列出每通电话细节,但其实不需要电信公司的每页5元服务费也能知道员工电话的拨入拨出细节,要区分哪些电话费用由热恋中的员工承担就是通过双方一看就明白的方法,不再有什么争议,要怎么做到? 7。员工上班下班:迟到早退是员工很容易出现的问题,理由是新加坡的路常塞车,巴士常爆满,MRT常停止服务,德士都被别人电召,让员工傻傻的挂个不能忘记带的RFID员工证在脖子上真的可以让公司看起来很大吗?或真的只能用所谓的最先进的指纹系统来当打卡系统吗? 够了吗?还不够? 要不要拿绳子给。。。。 [poll id=”13″]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3259 我也来说说老板们不知道能使用、很想要使用或可以使用的科技手段。 多年来,电脑和手机等应用虽然大家谈到口水都干了,但是!许多老板还是不怎么知道如何灵活应用来让自己省钱省麻烦,会省钱是包括许多因素,会省麻烦也包括许多因素。 有些老板的员工少,有些老板的员工特别多。 有些老板一整天都在公司里坐镇,有些则几乎没有留在办公室里。 有些老板自认IT与科技通,有些则完全无法明白电邮是怎么用的。 有些老板知道应该买什么适合的东西来监控公司的运作,有些则不懂得什么可以买。 有些老板很舍得花这些钱,有些老板则心疼这些钱而不敢花。 被人家问了许多年,不是顾问不是专家都变。。。。鸡婆了,或许有些话这里可以说一说,或许有些要按秒收费才说。 如果你是员工,你知道老板可以用什么办法来监控你吗? 其实也是为了“某报”“某人”常提到的这类相关的应用,却老是兜圈子说些无关痛痒的话,给人感觉新加坡人很无能,应该说是他写的东西让外人以为新加坡人的应用能力就是这么一回事,实在。。。。 如果要谈,可以谈一个系列,那这样好了,有空久久才说一点点,没空的话就说得更少一点,让大家有“凌迟”的感觉,如果老板们学着做,或许大家也会痛并快乐着。 要我开始说吗? 或许要先看看大家的反应。。。。 [poll id=”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