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达人
科技生活 生活科技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197 之前看到互联网上那张模糊的猫照片,没有特意去找清晰的照片。 后来看到的都是完全一样的模糊照片,所以只好对照片里的梯级看仔细些,最后还是觉得用梯级旁的踢脚线解释,应该最直接。 踢脚线就是Skirting,全世界许多屋子无论新旧,免不了在边缘放个不高的木横条或地砖,避免物体撞击后留下难看的污迹。 本地许多旧屋子,尤其是超过20年的老房子,无论是私人公寓或洋房,在当年的做法是在每一级的梯级边缘依旧的放踢脚线,长度与梯级一致,所以踢脚线也呈现梯级的形状。 只有拉电线的承包商,在需要在地板安装插座或拉线时,才会留意这个踢脚线,因为它使得拉线变得困难。 后来,不知谁先开始,这些踢脚线就不这样麻烦,直接一条向下倾斜的线,也少了累积灰尘和角落难打扫的麻烦。 许多同事在各种楼梯旁不知道耗费了多少青春,这些人拿这张模糊的照片给他们看,他们也一样会去辨认踢脚线。 所以,把这个旧的照片,找了一张中国的装修图作个比较,多数人一看就可以明白了,也不必争什么猫的身体姿势了。 猫就是向下爬的。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954 武吉巴督鼠山事件暂时没什么新的后续进展,但电视台也跟进,报道了害虫控制公司灭鼠的相关信息,其中包括了所谓的这些公司研发了一些科技产品来提高效率。 [youtube XTVOw520QrE nolink] 传统上,无论是放置老鼠笼,粘板,电击装置,或者吃了见光死或喝水肿的慢性鼠药,都面对同一个问题 – 老鼠的尸体发烂发臭才被发现。 其实,我是新加坡第一个,也是真正自己搞过用无线电科技,任何传统的捕鼠器改装后,在老鼠被捕被电击之后,通过手机简讯通知工作人员去那里清理老鼠的尸体。 当时,我发明的产品是让一家负责很重要地点的灭虫公司测试,他们试了说可以用,但是,嫌贵。 一些内容在 – 02.Mar.2009 《灭鼠不能太残忍?》那个时候,也是大谈对付老鼠的事。 那是一个我自己单独构思设计发明,却没特意去想什么专利的其中一个产品,因为觉得不值得提专利,那样成本会太重。 后来我也不积极跟进,因为这些行业不舍得花钱,乱省钱,因为常捉老鼠,所以他们“很猫”,所以,很难卖产品给他们。 世界上其他所谓的同类无线系统当然不可能比我的强,因为我是用专门研发无线电的高水平来试弄这类简单的改装装置,其实就如工程师自己说的 – 大材小用。 电视上,很多商家开口闭口说自己研发,没那样的事,研发这句话被滥用,买产品来用,不能说成研发。 那个时期,是在H1N1之前更早的几年,我已经在玩鼠摸熟老鼠特性,然后制造出一套能几百米内形成无线通讯网的系统,这样才能通过手机通知负责人。 就因为我的产品测试地点,是那种开车走遍整个区域也需要半个小时的大范围,所以如何长期的监控就成了一个考验。 现在看影片中使用的方法,也还是我的那种设计模式,我使用的用地图显示位置捕鼠器位置的方法,影片看起来也是类似。 但不一定是他们“参考”我的设计,毕竟已经太多年了,后来什么都要提到GPS的,都沿用这类浪费电的模式。 后来,我自己在公司里断断续续的测试,和看了外国的影片,自己另外弄了水池陷阱来诱导老鼠入水,发现它其实“最便宜”,但当然需要有人去捞“那个”。 不过,后来才知道,许多本地的山顶人,本来也是用同类的方法就能长期设下陷阱,控制老鼠的活动。 也就是说 – 殊途同归,我老是发现我自己无师自通的方法,其实人家早已在多年前就已经在用。 所以所谓的传统捕鼠器抓获一只老鼠,就不能马上再用,也是大家归纳经验总结出来的类似看法。 因为如此,外国一些性能不强也昂贵的装置也需要考虑这类问题,要不然老鼠看到外形或闻到味道,就不再上当,再昂贵的设备也会失效。 这种有时可以说是白忙一场,有时也可以说成是一种肯定,毕竟我没跟山顶人接触,就弄出一个一样的概念的东西,其实这就算做得正确,没有搞错。 要让专家知道我懂专家要什么,然后做出让专家觉得比他们更专业的东西,其实,就如那些专家说的,我是和他们一样的专家,但比他们厉害,这不是我自夸的。 新加坡到处都有垃圾槽,几乎到处都有咖啡店,用一种可以长期使用,低成本,容易清理的鼠患控制系统,其实不难,虽然我心中有数。 市镇理事会如何花钱来控制害虫与鼠患,遇到真正的专家,就可以花钱花得物有所值。 其实,几个星期前,也是有人打电话到公司,询问关于我们公司网页上的这类高科技监控鼠患的系统,但当时我的回答是 – 目前不做那款了。 就那么巧,一个星期后,武吉巴督鼠山事件,同事联想到那天的那通电话,但我说 – 不要想太多。 但是,我不是靠这种吃饭的,说说就好,号练也没用。 知道什么是重出江湖,东山再起,一气呵成吗? 我不知道。 会有钱赚吗?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950 上个月,一只拇指大的小老鼠摇摇晃晃的慢慢的爬过同事们的桌子,然后,消失在隙缝间。 那种慢慢摇的模样,看到的同事就只说 – Micky! 对我来说 – 天旋地转。。。。 因为这表示最少会有母老鼠和它的兄弟姐妹躲在某处,外面的餐厅实在害人不浅,让母老鼠在我这里产下下一代,在公司内部要找出老鼠比野外更难。 不久之后,小老鼠又出现了,又是摇摇摆摆,摆摆摇摇的,消失在不知道哪个角落,速度比之前快了。 而我,其实是看着它爬行的方式,和躲避的路线,因为,对付老鼠,要先放生,观察它们的来回通路,这是必要的准备。 上个星期五,同事发现一只小老鼠出现在某个角落,又不见了,然后又出现,又再度不见了,那是通往仓库的一个隙缝。 第二天,同事又在厨房那里发现小老鼠,然后小老鼠就乱爬,爬到每一位同事的桌子底下,结果,所有的男同事全部站起来 – 闪开。 然后就呼唤我,我就只好去看老鼠,差不多的体积,多了一个月,应该就是那只,或者它的同胎的,我拿一根棍,去打它,它就跑来跑去,公司内橱柜多,地方复杂,它又躲开了。 但我大概知道它跑动的路线了,也猜到它有找东西吃的目的,那就是说,它应该会再倒回来了。 于是,我在我座位下不远,曾经看过它爬上下的墙壁边缘,放了老鼠胶盒,里头放了鱼饲料,粘在中间。 放了之后,就不管它了,要有耐心,只要在它跑动的路线上,小老鼠很难不会闻到味道。 昨天,也没去看,所以没去移动盒子。 今天早上,清洁女工不知道是没看见还是看见了,没问过我,就把纸盒放在别处的箱子上。 我对被移动的有目的安置的东西很留意,虽然清洁女工老是搞破坏,但我也已经懒得说她,因为她条件反射式的永远都不会承认她移动什么。 结果,当我一看,它早已经移民了,就只是一天左右,它耐不住,与那只在台湾被重摔了两次的可怜河马一样,一起动也不动了。 就放两张可以放得很大的照片让大家看清楚,怕的人,就别点击了。 所有的老鼠在挣扎的过程中屎尿尽出,从它们的粪便,就可以看到之前它们是否空肚子,吃过什么,乱咬东西的,粪便会有那些渣,还有粪便多大颗,如果其他地方的粪便与它的不一样,那就表示还有别只还躲着,包括它的娘。。。。 或许,它不知道我是这么多单位当中,准备最多抓老鼠方法的单位吧? 没办法,我们见面,注定双方都会倒霉,但它一定不可能赢得了我,因为。。。。虽然它是老鼠,但,我是老安哥,我比它老。。。。经验。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731 这两年,在新媒体,尤其是Facebook,网民学好三年学坏三天的趋势很明显。 我的标题的最后一个字,是不管男女老少,尤其是来自岛国北方的网民都很爱用的字眼,是不可以习惯就好,但用语恶毒的外地网民训了也没用,本地网民则有些有时会道歉会收敛一些。 多年来,我在本地常听到的一种鸟叫声,不算好听,也不像是来自很呱吵的鹦鹉类的大型鸟所发出的声响,在一些午后寂静的私人住宅区听到时,觉得它的叫声简直就是破坏环境。 而这几年,在不同地区的晚上,还有我住家附近的深夜和清晨,也都能听到这种不好听的巨大声响。 如果有谁倒霉,刚好住家很靠近这只鸟叫的地方,那个人无论如何一定会被吵醒。 其实,我是随时准备,一旦我受不了,我会找出它躲藏的地方,然后。。。。下手。。。。 后来,我觉得需要提高生产力,所以也考虑到要如何用4台无人机,同时带着一片巨网,飞到树顶,然后撒网。。。。 刚才中午时,经过多层停车场,听到了鸣叫声,知道它就在附近,于是,直接走向声音来源,看它的样子究竟是如何。 看到了,原来是红眼的鸟。。。。 但看到时,它一直静悄悄的,等了一段时间,终于开口叫了,果然是它! [youtube C1kHcywlMbs nolink] [youtube XoWyjBOvSMg nolink] 这究竟是什么鸟? 不要告诉我是什么濒临绝种的,要不然真的会很快的就绝种。。。。 或许,它的前世,就是整天妒嫉着任何事,什么都觉得眼红,虽然自己明明吃得饱睡得好,却偏偏就在那里一直叫。。。。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614 最近,一直需要杀生。 本来在下雨比较频繁的时节,我常做的,是拉起花盆上的大蜗牛,然后把它丢到路旁的行人道上,如果它飞得远,就会弹到单行车道的马路对面的行人道上。 不是残忍,是因为所种的植物会被蜗牛啃食掉嫩叶的部分,对植物造成伤害,但我没去理会小蜗牛,就等它们长大,才又抓起丢掉。 上个星期早上,看见某张椅子上有一只体形特肿大的蚊子,远远看外表有点奇怪,所以我拿起一根比手掌还大的厚大木块,然后拍下去。 仔细一看,它鲜血乱溅,血非常鲜红,是有人刚刚被叮的,如果不是我的血,就是同事中的某一人。 然后我就看到它短小体形中的白点,斑点蚊!拿起手机放大拍下。 隔了两天,也是在早上,在座位上,被一只移动异常快速的蚊子所干扰,看到它飞舞的姿势,猜到又是最难打得到的斑点蚊。 身体停止不动,引诱它,等它飞回来,一飞到我面前,啪!中! 一看,果然又是斑点蚊,血没有几天前那样鲜红,那意味着有人早已被它叮咬过,那更加。。。。危险。 不知道这些斑点蚊究竟是不是从厕所外飞来的,看来需要在厕所的窗上加防蚊网,无缘无故的,又要忙这种有的没有的。 而每天晚上,与我三根手指头差不多一样大的小老鼠大摇大摆的要嘛从门口的走道上摇摇晃晃的慢慢跑过。 要嘛在公司里的一个角落突然冒出来,因为从外面的餐厅溜进来到我们公司里头才不到一分钟,它们就这样来去自如。 没办法,还是需要花时间逐步的封房间封门缝封货架的物件,不知道封到来我会不会先疯掉。 正准备买那些红外线感应老鼠经过和发出超声波来驱散老鼠的电子配备。 但我通常不选择驱赶,我选择的是捕抓,免除后患。 于是,先在公司里,弄个大桶,内壁涂油,中间放老鼠爱吃的鱼饲料,我已经没鱼可喂,饲料却还剩下不少,就当作是喂老鼠的。 然后造个路,让老鼠能有个通道往味道的方向跑去,才有机会让它掉进去,就这样,天天花心思准备杀生。。。。 下午,走到外头的植物群中,察看植物,然后听到整群鸟巢蕨的中间发出声响,在中午的艳阳天,这种声音,通常是老鼠在跑动。 如果老鼠在白天也跑来跑去,意味着它们的生活环境有问题,要嘛吃不饱,要嘛地盘里已经有太多只抢吃,所以要值下午班找吃。 没看到老鼠,转头去弄木瓜树。 过了一下子,又是那种不到两个月大的小老鼠跑过铁沟网,然后溜到花盆后面。 我的本能反应,就是举起脚,踢向花盆,陶土的花盆我没用力,因为怕它破,但它撞墙时,也已经有破裂的怪声。 然后看到小老鼠躲到塑胶花盆后方。 这次,我用力踢的力道,是让塑胶花盆不会破的力道,但已经足够让它完全撞击墙壁了。 然后,再一次,然后第3次,都是确保花盆不会破。 再拿起手中一杯水,倒向花盆后面,小老鼠被冲了出来。 完蛋。 我是不是很残忍? 不过,我是没机会碰到挖老人钱财的人,要不然,应该也是顺势举脚踢“它”几下。 它很会挖人家的钱,比我遇过的白蚁还厉害,不知道正面遇到这样的东西时,我下得了手吗。 管它叫不叫奶奶,它奶奶的。。。。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399 本来我是一整年都没什么看电视的,即使是有机会看,也最多是瞄几分钟就算了。 在中国的那几天,却有一件事,因为看了比较多小时的节目,让我通过中国与新加坡的媒体看到一些话题共同点。 是关于狗的事。 因为在6月时,中国广西的某个地方想举办狗肉节,大吃狗肉,结果闹出大事,全国甚至外国一片哗然,地方政府赶快灭火收兵,凤凰卫视特地安排了一个现场讨论的特辑来讨论中国社会吃狗肉的现象。激辩的现场看得出还是有不少人将会继续吃狗肉,不会马上放弃。 就在同个时间,本地有几个团体一起联名表态要求可以带宠物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在一定程度上,体积最大的狗自然成为大家留意的主角。 在人们开始富足,开始吃饱找包的社会,养狗,已经不是很自然的事了,是花钱从宠物店买宠物的机会高过自己在路边拾回来。 以前大家可以在路边拾红毛丹,可以拾到狗,现在当然连路边掉落的芒果都不能拾了,因为社会变了。 以前许多坏蛋的小朋友都被自己的母亲证实说是从路边的垃圾桶拾回来的,是因为以前没有垃圾焚化厂。。。。 既然狗的来源是买回来的,那么一些所谓的对自己宠物的爱心,其实就是一种商业交易,不是自然的。 我几乎走遍了新加坡各处的私人住宅区,可以客观的说 – 如果没有养狗,我们的社区其实比较安宁,因为狗就爱乱叫。 在住宅密集的住宅区家里养了爱乱叫的狗的人,脾气都会很不好,这点他们完全不自觉,我说了当然会有人不同意,这和喝醉的人不认为自己是喝醉了的情况是一样的。 我多次亲眼目睹对小狗充满爱心的疼爱着的主人,转过身却对女佣恶言恶语面露凶样,如果女佣会因为这样的环境和待遇而讨厌狗,那也不算是有错。 或许大略的讲一下一个事实 – 这些年来,因为工作的关系,我每隔一段时间就被通知有人被狗咬伤抓伤的“小事”,我自己也目睹了多位女佣身上手上被自己家中的狗弄伤的事实。 畜牲毕竟还是畜牲,轮不到我们说它们已经被训练成很乖很听话,狗自己并没有承认它不再是畜牲。 在中国电视节目讨论吃狗肉的同个时间,我就那么巧有机会马上问身边的几位中国同事,他们都承认在乡下还是有吃狗肉,只不过不是现在天气那么热的夏季。 我问他们的那句重点,就是源自节目里谈到的 – 在乡下吃的狗肉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果然,答案都一样,吃的,是别人的狗,自己养的狗,绝对不吃。 就这么简单。 吃肉的人类,可以有养鸡鸭牛羊猪兔鸵鸟鳄鱼牛蛙鹿驴蛇,为什么不可以有养狗场,然后专门只屠宰和食用? 有人搬出狗是人类最好的朋友这句话,节目中有人直接反驳 – 那是养狗的人自己和自己的狗才算是朋友,这句话。。。。没错。 其实,吃肉扯上文化,扯上民风有没有开化,不是有没有必要,那是看待事情的角度的问题。 这段日子,有多少世界新闻是关于人类亲手杀害自己亲生的年幼骨肉的事?那不是文化的问题,是疯了。 估计到了2500年,人类还是依旧会争论应不应该吃狗肉,应不应该让狗上巴士地铁,你不要说不可能,话不要说得太早,到时候我们再谈,你先不要走。。。。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7189 自从搬离旧办公地点之后,以前所面对的老鼠问题一样的存在,而大厦里也有几只肥嘟嘟的猫,看来都是被人类养胖的,不知道是否真的能捉老鼠。 不过,每晚还是真的看到不同的猫以警惕的姿态在附近走动,这种放轻放慢脚步绷紧身体头稍微抬高的动作,看得出是因为已经发现了老鼠的踪迹,所以正在寻找当中。 那天,看到了一只好像是之前的那只猫,因为新旧地点只隔了一条马路,加上它常四处游荡,很有可能是它,因为太远的距离我眼睛花看不清楚,除非是美女,那就会拼老命想看个清楚。 中午,在冷气机的压缩机旁为植物浇水,突然,一只黑猫从压缩机群旁的空间蹦出,然后给我一个不爽的眼神瞪了我一下,才走开,估计它是被水喷洒到而吓了一大跳。 晚上,在公司后面忙着,把明天需要使用到的空间清理一下,顺便把会档路的植物移开,突然,门口响起几声很大声的猫叫声。 这种撒娇式讨东西吃的连续不断的叫声,就是以前那只猫的叫声。 我抬头一看,好家伙,它竟然站在门口看着我,对着我叫。 我对它说了一声 – Yes? 它顿了一下,然后又继续叫。 我想起几天前找不到的猫饲料所在的抽屉在搬运时密封着,还没被完全打开,所以走出去外面尝试再找看看。 找了老半天,终于找到了,回头却找不到那只猫了。 看了CCTV一下,原来它不耐烦,在我身体伸到乱七八糟的地方找东西时,从我身边溜掉了。 就顺便拿几粒饲料放在叉车的地方,等其他猫或老鼠经过的时候吃,看会多快被这些小动物发现。 无论如何,在新的地点,在没有发SMS给它,没whatsapp,也没Facebook,这只猫竟然神通广大的在那么多单位中,从门口这么多货物中找路,找到门口,直到发现我,然后对我讨东西吃,这也太奇怪了吧? 看到一只不算熟但认识它,却发现它认得我,知道是我才对着我拼命叫,而且叫声比平时长和急,好像是很多话要讲,说它是认识我的,怎么搬来这里了。。。。想到来是感觉有点怪怪的。 它究竟是怎么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