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达人
科技生活 生活科技
因外来媒体人而愈发混乱的新加坡华语

因外来媒体人而愈发混乱的新加坡华语

多年来,我谈的华语话题多不胜数,每当有媒体报道什么关于新加坡华语的话题时,我都有话讲,但不是每次都有空写在Blog,虽然多数也是老生常谈的范围。

去年,08-Apr-2015,我说的:你走先-不是新加坡式华语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187

其实直到现在,我还是听到新加坡有语言专家与学者依旧说“你走先”,是新加坡华语的其中一个明显例子,没有人知道自己犯了主观评论的错误。

比较离奇的是竟然有人认为“你吃先”是受新加坡式英语影响,这就是儿子教爸爸如何生孩子的一个典型

在新加坡一般语言的应用中,马来西亚北方中部南方华语,还有广东帮福建帮华语,麻坡槟城怡保华语词汇与口音都不同,还有几够力的同一间中学的同一位华文老师教导出同一批读错音的学生的现象,影响力与使用范围比本地自己创造发明的新加坡式华语还要多和广,但本地没有真正的学者对这方面有着科学与认真的研究。

另外一个许多本地学者不谈论的,是现在越来越混乱的本地媒体华文华语,我是忍无可忍,现在已经是习惯的常在本地中文媒体的Facebook那里单刀直入的批评媒体从业人员。

新传媒与报业控股的主要区别,是报业控股虽然也已经有许多中国籍的媒体从业人员,但有着比新传媒更多的马来西亚籍工作人员,而他们使用马来西亚式华语不明显,但却明显的喜欢对源自香港和台湾苹果日报的港式中文原文照搬不误,所以现在形容本地人什么都是用狮城男狮城女。

我们需要担心中文媒体业老一辈的不再有能力掌控与监督中文水平,许多华文媒体从业员本身说话也是已经混杂着英语了,电台933就一样是标榜着是轻松的娱乐音乐台而逃避中文频道广播员中文能力不应该不强的社会责任与使命,而政府取消电视与广播的执照费 ,意味着他们更加不像是官方的地位,可以更加随心所欲的胡来,贴近年轻人,就是所谓的一起沉沦。

多年来,与多位新闻从业员因为谈论到华文华语时,都会告诉我他们有着使命感,这些较年轻的新加坡人在大学里看到越来越少本地人修读中文系,他们身边本地年轻一代的中文越来越弱,心里自然产生危机感,所以他们自己会有使命感,但路遥知马力,说很容易,做就不简单。

我在社会工作多年,即使我从事的行业是英文为主,我说华语也不混杂英语,只因为我在乎,如果我自己说得一塌糊涂,怎么可能给别人做榜样?这是自我要求的使命感,不关其他人的事。

现在也不啰嗦,为了防止中国人抄袭内容,我不多列例子,只谈几个我反复批评媒体却得不到答案的:

1。本来不是问题,但我得不到答案
以前我们说 – 现在是采取行动的时候。
现在媒体与多数人都用英式中文 – 现在是时候采取行动。这个港中台都一样,都已经是时髦的中文,没有人认为有错,又是新时代可以接受了的。

2。踩踏与践踏
本地媒体多年来用 – 因为人群推挤,所以发生了践踏事件。
早报很明显的中国化 -只要是转载中国报道,就一定坚持说  –  发生了踩踏事件,新传媒虽然是中国籍人士多,却很奇怪的依旧正常使用“践踏”。

3。阴沟与下水道
本地本来就一直在使用阴沟系统,无论是谈到厕所,谈到地下管道工程,都只使用阴沟这个词汇。
现在,双机构的Facebook编辑主要是由中国人负责,同时都出现了 – 下水道。

4。淡米尔与泰米尔
以前,我们只说印度淡米尔,而新加坡的印度人主要就是这类族群,所以我们不会搞错。
在李光耀去世之后,媒体越来越多爱使用泰米尔,源自于有所谓的泰米尔的纪念李光耀活动,然后过后就一直泰米尔下去。。。。

但新传媒的新闻报道字幕,不一定每次与Facebook或网页的词汇相同,这是一个问题。

早报网和Facebook,与印刷版的联合早报,不一定使用同样的词汇,这同样是一个问题。

在报业控股对新媒体的负责人调整多次的多年来,情况没改善,其实可以说是每况愈下,越来越糟。

许多网页上的中文错字,多数是由我或是另外几个比较热心的网民出面纠正,这些都有迹可循。

后来,设立的facebook 组 – 大家来找错字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chinesetypo/1628821100766470
就是要留下多些证据。

当然,有很多时候,当我们在Fb指出错误,中文媒体的网页编辑几乎都马上纠正,除了新明日报Facebook常不纠正。

我唯一说到“西北显”的,就是榴莲,虽然一些人可以输入榴梿的正确字,但更多人办不到,也不知道是不正确的错字,只因为手机和电脑的中文输入是以中国提供的中文为蓝本,他们不点头,榴莲这种不是莲花的莲就天天在报章媒体上重复出现,你又能怎样?

峇变成巴,巴淡岛,巴厘岛,甚至离谱的巴巴娘惹文化应该都会让马来西亚华人以为这样用没错,虽然有些人会提到旧电脑无法找到峇字。

出现一些网民开始使用港式的德士  – 的士,却是显示他们以为这是在中国使用的正确的字眼,所以在中国搭的士,回到新加坡,就只剩下的士,德士无影无踪。

还会有其他去新加坡化的中国式中文字词已经从移民身份变成殖民,本来存在于本地的港式台式中文逐渐消失,而新加坡的教育系统中,只有中学的中文教师会有机会需要向学生解释哪个才是本地独有但不一定算是正确的,离开中学后,继续修读高级中文的学生更多是来自中国的中国人,他们不知道哪个是不正确的本地常用字,反正数量也不多,无伤大雅,也只因为他们的教师很多也是中国人,这些人进入我们的大学中文系之后,以后这类中文字的使用自然的会去新加坡化,融入新加坡的环境中。

我都说过了,当年本身华文能力不强的李光耀先生认为媒体应该引进来自中国的广播媒体人来提高新加坡人的华语能力,是没错,他却不知道语言的使用不是全中国百分之百一样,更何况与新加坡相比,许多不同点不可能靠放弃一方来完全迁就别处的文化。但政治人物做的所谓务实的决定,20年后30年后社会出了什么变化,都不关他的事了。。。。

无论如何,我依旧在说印尼,澳洲,寮国,沙地阿拉伯,纽西兰,而不会使用被愚蠢的官方硬要我们改说的印度尼西亚,澳大利亚,老挝,沙特阿拉伯,新西兰。

政府能对我们的所谓固执不全球化而不爽吗?究竟是谁有资格不爽?

究竟是哪个政府部门要对新加坡越来越混乱的中文使用负责?教育部?外交部?还是无形的所谓通讯及新闻部?

算了吧,建国50周年都给通讯及新闻部改造成功过关了,其他就不必多谈了。

杨君伟有份参与的 -《十分访谈》新加坡式华语
http://www.channel8news.sg/news8/ca/hellosingapore/episodes/20160516-hs-high1/2873356.html
里头那些郑惠玉是林厝港派口音的例子都是我以前在君伟的Blog留言说的 http://blog.omy.sg/dannyyeo/archives/6418#comment-7219 ,主要是他们西北人的林厝港蔡厝港是福建南安口音影响华语发音,我们其他人是安溪口音不卷舌,我听得出不同,可能杨君伟会越看越乱。。。。

5 Comments to “因外来媒体人而愈发混乱的新加坡华语”

  1. 大腹豪 says:

    台灣不會受新式英語影響,所以就如我說的,石班瑜那“你吃先”配音是全因電影的原版廣東話語法的引用,之後才影響到中國。

    而“這樣”的發音變成“醬”,是華人社會因台灣腔的普及而通用的,並非新加坡所創,若我沒記錯的話(其實相當肯定),把“這樣”寫成“醬”也是始於台灣網絡。

    歡迎大家來討論 :)

    • tech says:

      在2010年之前的非Facebook时代,许多搞怪式语言都是先台后中后港马,新加坡人网络中文用得少,学习也慢很多。
      现在最老一辈的本地华校生也在这两年终于使用手机上FB,以前许多用法或判断标准就必须随着改变,跟着FB跟着中国微信的本地人就会追得越紧,只要因这样而让他们的中文能力提高,总是好处多过坏处,反正在网络上用中文骂人,新加坡人远追不上纠缠与骂人功力与港台接近的马来西亚人,更何况是几乎不必上班不必睡觉的中国5毛党

    • 喵喵 says:

      我就是喜欢”酱”, 我已经习惯把这样写成酱, 我说的时候也是”酱”快, 不能忍受说”这样”慢; 的确是受台湾腔的影响。记得网络时代开始, 我只逛影视圈艺人的网页论坛, 成为中港台新马广大”粉丝”中的一员。台湾网络上什么”哈拉” “打屁” 等等的怪用语, 好几年没有去八卦了, 也忘了好多。

  2. 莫名其妙 says:

    当年新加坡家长都把子女都送入英校,华校被连根拔起,华校生成了丧家之犬,或更贴切叫死剩种,今日华文水准低落能怪谁? 自作孽啊! 新加坡华校生就是龌龊!

  3. 教书匠 says:

    我前几天也才跟学生说:为什么本来好好的本地语言一定要跟着中国说了算?澳洲纽西兰寮国不好吗?澳大利亚新西兰老挝听了才让人莫名奇妙。我对这种情况很不爽,可是实在无可奈何。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