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达人
科技生活 生活科技
伊蚊再杀一人
Categories: 家居常识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6125

945148_509206985815366_1064275543_n[1]

本地刚出现今年第2位因伊蚊而丢命的人。

几年前我的姑丈就是因裕廊东组屋出现伊蚊,家里的人一个接一个进医院,在庆幸自己没事时,却变成最后一个染病而丢命。

另外一个亲人的亲人是在出现骨痛溢血热症时,因疼痛而服下强力止痛药,这类强效的止痛药是会伤胃的,结果导致内出血而丢命。

我家人也是因来历不明地点未知的出现骨痛溢血热症,才让我们真的知道这类蚊子的可怕。

现在看历史纪录,因蚊子而死亡的人虽然不多,但也是大家的机会都是均等的,不能不防。

在东南亚各国,许多人都有对付蚊症的偏方,但大家都不怎么相信别人的偏方,但唯一的共同点,就是木瓜树叶!

20130518_150652s 被我一掌拍中后变形的斑点蚊

在生活中,伊蚊的出现与消灭有许多方法必须长期持续

* 不要赶走壁虎,它的出现,可能会帮你消灭蚊子,和让你警觉某个角落突然出现蚊虫。

* 不要让家里完全没有蜘蛛网,虽然天花板的蜘蛛网会让家里变成破庙般,但是,坚持一个简单的做法,只要你看到蜘蛛的大小超过0.5cm,那你才可以放心的弄掉蜘蛛网,因为它有办法在傍晚蚊子出现时修好新的蜘蛛网,但是,这类蜘蛛网,只能抓获普通蚊子,因为这类蚊子才会飞到天花板休息。

* 不要驱蚊,要杀蚊,如果认为自己在一个房间看到蚊子,应该关窗关门,喷杀虫剂,然后走出房间,让药剂留在房间超过半个小时,药力发挥到最理想的效果,只杀不驱,就是这个意思。

* 人在坐着时,是平时的腰部高度,要留意在这个高度快速横飞的蚊子,如果发现它的飞行速度是平时一些蚊子的一倍以上,而且很小,那么,超过6成的机会是斑点蚊的品种,这个时候,一定要关门大开杀戒。

* 如果拍打蚊子时,蚊子不飞高往天花板飞去,而是乱窜,消失无踪,本地品种的斑点蚊的机会很大。

* 我发现整个新加坡,到处都有的有盖水沟偏偏是蚊子繁殖、休息与出动的温床,大概在傍晚5点半过后,所有躲在这类水沟的普通蚊子就会倾巢出动,只能依赖壁虎在附近消灭它们。

* 引诱已经吸血了的蚊子在附近产卵,是一个让蚊子在两个星期后消失的唯一途径,吸了血的蚊子其实飞不远,有水源的地方它就停下休息,这个时候,引诱它产卵的方法必须是让它觉得这里安全,同时水质不能太清洁,这样才有养分让它们的幼虫-孑孓活下来,所以,养个小鱼缸,不需要打氧气,养耐存活的“龙沟鱼”-母的不漂亮的孔雀鱼才有办法吃虫,就是影片中没有漂亮尾巴的母Guppy,公的尾巴漂亮嘴却太小,速度慢。而且水面最好有水草掩护,它就在那里产卵,这个时候,才算成功。

这是用自然的环境来让蚊子无法顺利繁殖太多,许多私人住宅区或组屋也有人放这样的鱼缸在屋旁,引诱蚊子产卵,无需时时刻刻用杀虫剂。



* 专家说伊蚊已经聪明得在很多地点只产一点点卵,提高它的后代生存的机会,这个我还没办法用最自然的消灭法,除非有办法设计出最先进的自动感应器,在侦查到蚊子准备产卵时,启动吸气装置把蚊子吸进去,这个是办得到的,只是不便宜。

* 要让环境降低吸引伊蚊往高处繁殖,除了政府动手砍掉那些会积水的树种,另外居民们就是避免种植会累积水气的植物,因为就是这类在夜晚散发湿气出现水珠在叶子背面的植物会有蚊子休息喝水,什么植物很明显呢?Money Plant和鸟巢蕨!

上面的内容,水沟、壁虎、蜘蛛、木瓜树,Money Plant、鸟巢蕨、孔雀鱼、水缸,这些东西,不是过去常出现在我的Blog吗?

是的,我其实就是一直在研究与分析它们!

因为伊蚊的进化很厉害,有钱没钱的一视同仁,政府本来就不会什么都是一视同仁的,所以。。。。我们不得不防。

大自然就是我的实验室!

你以为我是在玩“马刹”咩?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8 Comments to “伊蚊再杀一人”

  1. 阿初 says:

    睡觉半夜被蚊子叮,我肯定会牺牲睡眠,关房门把蚊子揪出来,非置它于死地才甘心。

    但,我也有一个疑问:蚊子只是传播病毒,还是产生病毒?骨痛热症若是出自人类,是不是也应该像沙斯那样,把接触病患的人也一一隔离?

  2. 雪人 says:

    嗯! 可怕的伊蚊…

  3. tech says:

    上周达820起 骨痛热症每周新病例再创新高
    卫生部最新数据显示,过去10天来,本地已有938人感染骨痛热症。今年至今累计的总病例已有9421起,比去年全年的4632起多出一倍。

    本地骨痛热症疫情又刷新纪录,上个星期共有820起新病例,远超2005年时700多起的每周最高纪录。

    卫生部最新数据显示,截至昨天下午3时,过去两天有118起病例。换言之,过去10天来,本地已有938人感染骨痛热症。今年至今累计的总病例已有9421起,比去年全年的4632起多出一倍。

    卫生部在回复本报询问时透露,在今年所有骨痛热症病例中,有38起属于骨痛溢血热症(dengue haemorrhagic fever),症状包括严重缺水、血小板锐减,并出现溢血倾向。

    根据国家环境局的骨痛热症信息网站,截至上星期五(7日),淡滨尼5道、8道、71街、73街,及81街至84街共出现162起病例,属全国最黑区。义顺6道、9道、义顺环路、21街和22街则以94起病例,成为第二大黑区。淡滨尼中1路、21街和41街则有82起病例,排名第三。

    疫情开始往西部和北部蔓延

    令人关注的是,在24个红色警戒地区里,已有迹象显示疫情开始往西部和北部蔓延,受影响地区包括蔡厝港51街和52街、裕廊西52街、文礼大道、实龙岗北1道和后港8道等。

    上月29日去世的20岁华族男子洪勇汉生前住的后港1道,也属红色警戒区,而他住的第103座组屋,就出现了五起病例。

    红色警戒表示这些地区已出现超过10起病例,属高风险区,居民应每隔一天进行五大防蚊步骤。

    黄色警戒区则有28个,大多集中在西部和北部,如武吉班让环路、实龙岗3道和宏茂桥5道。这些地区出现少于10起病例,但仍属高风险区,居民应每星期进行一次五大防蚊步骤,并穿长袖衣物、喷灭虫剂等。

    环境局回复本报询问时说,疫情高发率并不在预料之外,因为之前已有预测指出,今年的情况可能比2005年更严重。

    2005年是本地历来骨痛热症疫情最严重的高发年,全年有1万4000多人染病,25人逝世。

    该局发言人说:“与2005年相比,如今很多病例都能尽早在家庭诊所这类基层医疗服务中被诊断出来,这是因为骨痛热症的诊断工具被广泛运用,2005年是没有这些服务的。在某个程度来看,更多病例的出现也说明社区和医疗人员对病情的意识有所提高。”

    要求医疗从业员

    密切关注疫情发展

    发言人也说,目前的炎热天气是伊蚊滋生的传统高峰期,全民灭蚊运动(Do the Mozzie Wipeout)正式展开后,在5月的首三个星期已初见成效,公寓和有地住宅的伊蚊滋生情况已有改善,而组屋区在这方面的表现过去半年内也有所缓解。但发言人提醒,本地有超过八成人口住在组屋区,因此国人仍须提高警惕。

    卫生部受询时则透露,它已与医疗部门合作,确保骨痛热症在家庭诊所等基本医疗服务中获得有效的检测和控制。发言人说:“卫生部已向所有医疗从业员发出通知,提醒他们尽早诊断和密切留意骨痛热症患者的情况。同时也提醒出现10起疫情以上黑区内的家庭医生,要求他们多留意该区的疫情发展。”

    卫生部也已与公共医院在病床管理方面展开合作,随时应对可能出现的高发疫情。

    记者昨天走访蔡厝港53街和巴西立51街的骨痛热症黑区,多数居民受访时表示,他们已意识到伊蚊滋生的严重后果,也会自觉确保住家环境的清洁。但仍有少数居民无动于衷,在走廊放置盛满水的大桶,或没有把花盆托盘倒过来放。

    家住蔡厝港53街第705座组屋的王小萍(40岁)与丈夫不久前感染骨痛热症,目前仍在康复阶段,需每天复诊检查血小板数量。她受访时说:“我们现在变得更加小心,特别是走廊上种了花草,早上浇花后,都会确保没有积水残留在地上。”

  4. tech says:

    旧资料:

    滋生点远多于组屋和公寓住家  伊蚊“最爱”有地住宅 2006年07月03日
       有地住宅的伊蚊滋生情况是新加坡所有住屋类型当中最严重的。国家环境局的最新数据显示,环境卫生稽查员检查的每一万户有地住宅中,就发现有119个伊蚊滋生点,比起组屋的17个和公寓住家的33个要高出许多。
       为了扩大防蚊阵线,避免出现最弱一环,西南社区发展理事会决定再度为在有地住宅工作的女佣主办“居家灭蚊训练”。昨天上午,就有35名来自裕廊西私人住宅区西林苑及一家女佣介绍所的女佣参与训练。
       这是西南社理会第二次为女佣主办居家灭蚊训练,上一回是在前年。
       在约45分钟的训练中,女佣们可认识伊蚊的生长过程、知道住家有哪些地方容易积水,以及如何防范等。
       西南社理会市长许连碹博士在出席活动后透露,其他西南分区将在接下来两个月,陆续为私人住宅区的女佣推出相同计划。私人公寓或组屋的雇主有需要的话,则可以联系社理会,安排他们的女佣参与训练。
       也是环境及水源部高级政务次长的许连碹说:“即使是两年前参与过计划的女佣,也可以趁这个机会复习一遍。”
       参与训练的菲律宾女佣萝达琳(32岁)表示,过去她只注意家里的容器是否有积水。经过昨天上午的讲解,她不但进一步认识骨痛热症的可怕,也知道除了容器会积水,乱抛垃圾也有可能积水,因此她会更勤于清理家中的垃圾。
       来自印尼的女佣慕吉(23岁)说,由于雇主不断地提醒,她一直都很注意家里的卫生情况,昨天的训练有让她温故知新的作用。
       截止上个月25日,本地今年共发生1478起骨痛热症病例,其中228起是在西南区,西林苑有3起。
       酷热季节到来
       伊蚊滋生个案有上升趋势
       随着7、8月的酷热季节到来,环境局吁请人们提高防蚊意识,不要让住家成为伊蚊滋生的温床。不过,上个月的骨痛热症病例比起五月仍然明显增加了,每周有84至86起。
       环境局的研究显示,每当进入天气炎热期,住家滋生伊蚊的个案就有上升趋势。气候变热会导致伊蚊繁殖速度加快,病毒传播几率也比平常高。研究也显示,温度越高的环境可孕育出更多吸人血的雌性伊蚊。

  5. tech says:

    http://www.ttsh.com.sg/about-us/newsroom/news/article.aspx?id=4448
    骨痛热症病例达五年半新高
    Lianhe Zaobao (15 February 2013)
    开年后来势汹汹的骨痛热症并没有停歇,上个星 期全岛共有322起新病例,达到五年半来新高。专家 认为这可能因为最近多雨,再加上过去几年病例持续 偏低,人群整体缺乏免疫力。   

    国家环境局说,最后一次出现这么多病例是在 2007年7月,记录中每周病例最高的一次是在2005年 的9月,当时一个星期内曾出现过713起。   

    上个星期的322起病例比两个星期前的296起高 出8%,也远超165起的疫情高发水平。2008年至2012 年,每周病例的中位数为95起,也就是说,最近这两 个星期的每周病例比过去一般情况高出两倍多。   

    2013年只过了一个半月,总共出现了1442起病 例,陈笃生医院传染病中心主任梁玉心副教授说,年 初病情就这么迅猛前所未有。   

    “有很长一段时间病例偏少,因此很多人缺乏免 疫力,造成人群对病毒的抵抗力较弱。”   不过,至今大多数病例还是属于四种血清型中的 第二型(Den-2),至于是否会如一些专家预期的那 样,血清型转为较少见的第一型还有待观察。今年 还没有人患上情况较为严重的骨痛溢血热症(dengue haemorrhagic fever)。   

    梁玉心也说,最近多雨的天气可能造成积水较 多,让伊蚊有机会滋生。她指出,目前骨痛热症疫苗 还没有商业化,也没有专治此病的药物,因此慎防蚊 虫还是最有效的方法。   

    环境局最新的骨痛热症黑区分布数据显示,病情 高发区仍旧集中在东部,当中有很多是私人住宅。比 如,单是直落古楼罗弄N就有30起病例、圣巴特力路 (St Patrick’s Road)有43起、东海岸路有17起。   

    杨厝港路附近的宝发路(Poh Huat Road)及杰拉 西巷(Terrasse Lane)私人住宅也有超过30起,那附 近的后港多座组屋新增病例也有上升趋势。其中, 后港51街和52街的17座隔邻组屋几乎每座都有至少一 起,单是第558座组屋就有五起。后港8道第635座组 屋也有多达六起。   

    住在后港7道公寓的江文心(40岁,学前教育教 师)去年10月曾和丈夫及一对子女同时患病,经家庭 医生介绍,她和丈夫到中央医院留医五天,接受一种 新药物的临床测试。   

    她说,即使做足措施让家中不滋养伊蚊,人们对 染上骨痛热症还是防不胜防,“除非我们每天都在身 上喷防蚊剂,确保不被伊蚊叮。”

Leave a Reply

Spam protection by WP Captcha-Free

Get Adobe Flash playerPlugin by wpburn.com wordpress themes